交流会抨击华团分化凝聚力 叶新田力批方天兴浑水摸鱼

ftx vs dongzong long
(高俊家评述)董总叶邹总在9月8日晚上7
时钟加影董总召开的叶项“马来西亚教育蓝图2013-2025对母语教育的冲击”扩大交流会,竟然演变成为董总叶、邹意图分化华社对母语教育的凝聚力,公开抨击其他华团,涉足华教事务。 read more

林冠英绝不敢起诉面子书 欺负中文报打压媒体一流

lge sue media long

 (吴立勤评述)槟州行动党主席曹观友的助理兼行动党中央代表黎汉明,日前在其面子书撰写驳斥林冠英的文章被各大中文主流媒体大篇幅转载报道。黎汉明说,该党秘书长林冠英指责一些党员“穿着行动党火箭标志,心却属国阵”的言论,是充满恶意 ,歪曲党员以事实批评和无法令人接受的行为。

黎汉明也说:“不同意见,不代表心向国阵,一些穿着行动党党服者,却做着国阵的奉承文化,这种人才是心在国阵。” read more

珍珠快讯6个月耗352万 林冠英以巫统党报斗比烂

mutiara long

(吴立勤评述)槟城民联政府出版的《珍珠快讯》向来成为在野党嘲讽的目标,这份继承自前朝政府的“政府喉舌报”,广泛报道政府资讯无可厚非,但她年前却因为在单一刊物中刊载51张林冠英的照片而被取笑为“林冠英报”。

在日前召开的槟州州议会上,新任反对党领袖查哈拉拿《珍珠快讯》来开刀,他指出,往年国阵政府每年只花费20万令吉在来出版《珍珠快讯》,但现在民联却每月花费140万令吉来出版《珍珠快讯》。

查哈拉没有说明她的信息来源,若属实,每个月《珍珠快讯》耗费140万令是一个非常庞大的款项。

首长林冠英在议会总结辩论时,针对《珍珠快讯》的疑问解释说:“在2013年1月至6月期间,《珍珠快讯》的出版费用是352万令吉;2008年至2012年的费用是900万令吉。”

这与查哈拉所指的每个月耗费140万令有很大的出入,但若以林冠英的答复来分析,2013年1月至6月间,每月出版两期《珍珠快讯》,六个月共12期,除以352万令吉,每期花费27万令吉,仍然是一个惊人的开销。到底每期印刷多少份?每份制作成本与印刷成本是多少?印刷是否公开招标?林冠英并没有主动给人民提供更多透明化的信息,令人遗憾。

据槟城机构的一项统计报告,2010年,家庭数目有38万5千563户。《珍珠快讯》如果印刷38万5千份,足够分发给槟州每一户,每份的印刷费也不会超过50仙,这等于每一期印刷38万5千份只需要19万2千500令吉,剩余8万令吉制作费绰绰有余,但《珍珠快讯》有可能每期印刷38万5千份吗?

在野党的监督能力有待提升,人民对政府的监督松懈,正是政府滥权的良好时机,作为一个负责任及自诩透明施政的政府,她应该主动透明化《珍珠快讯》的账目,让公众监督审核。

针对《珍珠快讯》的课题,在野党浮罗勿洞(Pulau Betong)州议员莫哈末法立(Muhamad Farid Saad)谴责州政府一国两制,中文版与国文版《珍珠快讯》不同,他认为政府应向人民传达相同的信息。林冠英的辩解是令人惊奇的,他说,各主流媒体也是採用同样的出版原则。 “例如,《马来西亚前锋报》所报导的课题与新闻,与《Kosmo!》、《每日新闻》、《大都会日报》及《新海峡时报》都不尽相同,虽然这些报章都是由巫统所拥有。”

林冠英的模仿对象竟然是被民联批判为“五毒散”的巫统党报?林冠英没有更好的理由来辩解,必须与巫统比烂?这些巫统媒体也没有出版双语版,如何与《珍珠快讯》双语版不同内容的课题对比?《珍珠快讯》是一份使用纳税人的钱来出版的政府喉舌报,怎能拿来与巫统控制的“主流媒体”比较?

敌对派捏造蔡智勇遭轰场 报章不幸变为党争的武器

media used long 2(严正凯评述)党选临近,马华各派奇招百出。为捞取政治利益与泄愤,有者甚至不惜捏造新闻,抹黑党内领袖,图一时之快。

本月1日,《中国报》接获“党内人士”爆料,指马华总会长蔡细历儿子,即拉美士国会议员蔡智勇于上周日在柔佛永平举行的“马华革新委员会”巡回对话会中被党员轰出场。

《中国报》依据爆料人士所提供的消息,作出相关报道,惟内容中亦强调记者曾向多名与会代表求证,受询者皆否认蔡智勇被逼提早离场。媒体因而指“马华党争升级,‘倒蔡’势力发酵”。较后,消息获得证实,蔡智勇在闭门会议中遭到党员群起讨伐,以致必须离场以息众怒一事纯属捏造。

基于媒体不堪接收虚假消息,致使不实报道对当事人造成形象损害,同时不愿成为有心人制造党内仇恨的工具,隔日,中国报已在早报及网络新闻中抽掉有关新闻。可惜,该新闻早已受转载,引起议论纷纷。

马青峇株巴辖区团团长杨文钦痛斥,有心人向外界发放假消息,恶意中伤蔡智勇以破坏党内团结。

据悉,当时的闭门会议中确有一人曾人身攻击“马华革新委员会”委员之一的蔡智勇,直斥若要促成改革,坐在上面姓“蔡”的就得下台之类的气话,意图激起在场者的愤怒情绪。

不过,与会代表完全不屑针对该名人士煽动性言论作出反应,表现出充分克制,专注于提出建设性建议。

早在上个月,吉打州马华13个区会便曾发表联合声明,申诉革新委员会举办的首三站巡回对话会显示,部分领袖和党员有备而来,甚至有内定安排党员发言,以致原来探讨马华未来改革方向的平台沦为讨伐党领袖的场合。

经此,与会代表似乎都已预知有人会在对话会中搅局,试图点燃批斗的导火线,因而对那些开口闭口尽是人身攻击,废话连篇的发言党员实施了精神隔离,以免给机会对方制造闹剧。眼见煽风点火行不通,有心人转而对外发放假消息,蔡智勇因事提早离开,也遭捏说成被赶出场。

有心人为了捞取本身政治利益所作出的种种举动,搞得马华党选沦为一出引人笑柄的连续剧,自毁马华声誉不自知。

昔日诽谤羞辱他人尽情爽 煽动利刃一出网民皆丧胆

wangmin scare long

(姚新言评述)兴权会实权领袖乌达雅古玛被控煽动罪名成立,被吉隆坡地庭判处监禁两年半。

这项判决相信会让许多在面子书和推特上发表不负责任和具侮辱性诽谤言论的网民自危,尤其是一名涉嫌在面子书上侮辱国家元首的女网民被警方扣留,并可能会在煽动法令下被控后,之前以为可以在网络世界自由抒发意见的网民开始担心,自己是否会是下一个目标。

过去,在民联领袖纵容和唆使下,许多网民以为网络世界是一个可以自由留言的地方,可以随意诽谤他人,甚至国家领袖,结果现在有人惹上官司后,以往高喊言论自由的民联领袖不敢力挺这些被他们影响的无知网民,而且还马上和网民划清界线,并表明支持当局采取法律行动对付侮辱君主的网民。

代表控方的副检察司诺琳在陈词时说,乌达雅古玛在2007年致函给时任英国首相布朗是不负责任的行为,甚至将信函张贴在网站上,赔上大马在国际社会的声誉。

她说,被告在信函中所采用的句子,如“迷你种族灭绝”(mini genocide)、“清除种族”(ethnic cleansing)、伊斯兰极端份子等都是在国际社会上反映可怕的种族排斥罪行。被告此举甚至已超越煽动的倾向,影响我国多元种族之间的团结。

乌达雅古玛为何被判煽动罪名成立?承审法官阿末占扎尼认为,控方成功证明被告罪名成立,被告无法挑起合理疑点,因此宣判他罪名成立。

乌达雅古玛在致给布朗的信函中使用的上述字眼,在网络世界的帖文中,经常都可以看见,甚至有些内容比这更具诽谤性。之前因为当局没有采取行动,大家都误解网络世界是一个没有法律限制的环境,并被不负责任政客操纵下,在网上煽动仇恨和制造虚假的信息,如最近的第13届大选散布的40万孟加拉外劳投票、计票中心停电、汽油涨价等谎言。

更悲哀的是,在网上人云亦云的网民,包括不少受过高深教育的人。例如涉嫌在面子书上侮辱国家元首的女网民是澳洲留学生,现在还是一间国际知名品牌公司的市场经理,但她竟然还这样幼稚,竟然在社交网站上公开侮辱国家元首,如今必须为自己的行动,付出惨重的代价,包括要坐牢的后果。她也不要期望民联领袖会为她出头,因为他们会觉得她是罪有应得,而不是自我反省,难道他们不需要为目前网络世界出现的乱象负起部分的责任吗?

从“网络红豆兵”到女网民事件,民联领袖突然间变成正义的一方,并斩钉截铁地撇清和他们的关系,民联领袖过桥抽板的嘴脸,不知之前一直把他们视为英雄的网民,未来是否还要甘于被利用?

颜江瀚表情夸张乱报选情 造谣文冬停电成废柴主播

astro gan long

(张新采评述)廖中莱以379张微差多数票险胜黄德连任文冬区国会议员后,有许多网民纷纷转贴文章,指文冬总计票中心发生停电事件,最后关头还戏剧性地出现可疑票箱,导致选情翻盘。

一些本地电视只看到面子书转贴的文章,就播报这个停电谣言, 许多面子书用户过后纷纷不满,换上黑色头像发泄不满,连完全不懂本地情况的港台艺人和文人也跟风,把廖中莱改名“暗中来”。

Astro表情夸张的主播颜江瀚还“大义禀然”,在自己的面子书上帖文,暗讽廖中莱靠停电过关。

所有转贴文章的面子书用户,包括对自己的地方选举都不关心,却来对本地选举说三道四的港台艺人,以讹传讹,以为大家转贴就跟着分享,结果证明他们都是可怜和无知的一群,被人利用来散布谣言。

到底文冬总计票中心在5月5日晚上计票时有没有停电?

根据人在现场的星洲日报记者李佩珍在报道中说,她从当晚7时30分开始,一直留守到凌晨2时才离开。虽然她因持有的摄影记者记者准证而不能进入计票中心,但站在外面可以清楚看到里面的情况,由始至终都没有看到有停电,在计票中心里面的同行也没有提到有停电。

人在现场的民主行动党美律区州议员邹宇晖也澄清,文冬总计票中心并没有发生停电,也没有出现可疑票箱。他希望大家不要再散布谣言。

在计票过程中,候选人互相领先的情况是正常不过的事情,廖中莱最后突围,若黄德觉得有问题,可以通过法律程序上诉,但有心人却因为不能接受黄德败选的事实,散布停电的谣言,是非常不负责任的行为,因为在网络世界,很多用户都信以为真,纷纷转发的结果是,连国际中文媒体也“当真”报道,指责本地选举出现舞弊。

可是,当真相大白时,所有曾经转贴停电文章或换上黑色头像发泄不满的面子书用户和港台艺人,只是把面子书头像恢复原状或删除贴文,一句道歉也没有。包括那位被许多人形容为“废柴”的Astso“乱乱报”主播颜江瀚,以为删除了他的帖文,就当做没一回事发生。亏他之前还好像是正义的化身,但事实证明,他只不过是幼稚无知,人云亦云的跟风族。他难道不应该为自己的错误向大家道歉并纠正这种导致全世界媒体误导的消息吗?

同样的,不知头不知尾的港台艺人,是不是也应该为本身的无知道歉?杨怡对香港行政长官选举出现的状况,有表达过立场吗?五月天对台湾选举的乱象又怎么说?他们对自己地区选举发生的乱象装聋作哑,现在连本地选举如何进行都搞不清楚,却要插上一口,岂不是很好笑?

真相不容歪曲,有错就要纠正。如果文冬总计票中心真的发生停电和出现可疑票箱,大家都会要求重选。可是,现在事实已经摆在眼前了,大家不要再讹传讹了。

节食当绝食丘光耀车大炮 《当今大马》捧为活神仙

hew hungry long
(林文彪评述)
民联外包媒体《当今大马》不但给安华及行动党领袖造神,也制造出一个“绝食不死”的半仙丘光耀,该民联媒体大力赞赏“民主行动党名嘴丘光耀自4月20日大选提名日开始,展开一连16天的绝食运动。”丘光耀把自己当不食人间烟火的虚幻卡通人物“超人”,而竟有媒体不经科学验证,就确认马来西亚有个“绝食”了9天仍在台上嘶声呐喊的半仙。

2003年美国魔术师大卫布莱恩绝食了44天,那是“魔术”,丘光耀大概是在表演“法术”。当年布莱恩表演绝食后,中国四川一个老中医陈建民不服气,他搞了一个挑战绝食极限的活动,说要整整49天不吃不喝。中国医学界及知识分子当时觉得不可思议,认为孙悟空在太上老君的炼丹炉里也才呆了49天啊,难道陈建民也不是凡夫俗子?

结果陈建民在玻璃房表演“绝食”时被踢爆玻璃房射灯突然熄了,导致24小时全球直播的屏幕因光线不足而黑屏了5分钟,陈建民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挂着帘子,说是要小便洗澡。这件事让大家对陈建民的绝食产生了怀疑。

一个人要挂上绝食耐力光环,必须经过公众、医学及科学的公开审核与验证,才能服众,否则就是自讲自爽的欺骗行径。尽管自讲自爽是个人的权利,但一份自诩“有影响力”的政党外包媒体如《当今大马》者,竟毫不质疑就大事报道一宗“绝食”行为,并加以大力推崇宣扬为正义战胜人体极限,令人啼笑皆非。

绝食可以维持多少天,要根据有没有喝水、绝食者的体质、绝食者的身体状况因人而定。中国空军总医院消化内科杨春敏博士指出,一般情况下,一个正常、没有疾病的人,在有水喝的状态下,可以维持生命6-7天,而在没有喝水的状态下,只能维持3-4天。

丘光耀只喝水就能活到9天,不是半仙是什么?绝食是一种用生命作筹码的极限“运动”。常言道“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丘光耀若不是真有这“金刚钻”,就是欺骗人民。毕竟人们只“听闻”丘光耀“狗嘴”里说出来的所谓“绝食”行动,没有任何人可以鉴定他24小时的活动,丘光耀更无法向公众证实他坐马桶、开车、回家后没有吃大餐,没有偷吃。

要从形体上的消瘦来证明本身的“绝食”也是不科学的。毕竟让体型急速消瘦的手段非常之多,并且这些“速瘦”技术也不必“绝食”即可达致显著的效果。

丘光耀愚弄人民,《当今大马》助长歪风,当骗子的帮凶,进一步愚弄其读者,自诩“最有影响力”的民联网络媒体竟然堕落到鼓吹借用“神力”来入主布城,要人民相信民联就可以成仙,把“半仙”当神来祭拜,令人大开眼界。

民联频打压私人电台作业 维护媒体自由已沦为空谈

988-2


(林文彪评述)
我国收听率极高的中文电台988,被民联外包党报《当今大马》抨击指该电台“播出一段约50秒的广告,大肆攻击行动党上台将会影响经济和商业发展,结果招致网民和听众在其面子书上强烈抗议,要求撤下广告,不要成为政治工具。”

988电台随后也在晚上9点於面子书和推特回应听众不满,澄清这是一则纯商业性质的宣传广告,并不代表该台节目内容、代言与立场。

民联外围党报《当今大马》为了鼓动网络红卫兵为安华护航,撰写新闻夸大其辞,惯性的制造全世界都在反国阵,地球上只有民联是正义之神,异议者皆为魔鬼的印象。但《当今大马》却自打嘴巴,他在报道中突出“988电台是马华控制的星报集团所拥有。” 却同时又强调988是马华控制的“私人中文电台”。

既然是“私人电台”,民联的网路红卫兵为何干预“私人电台”的商业活动?为何干预“私人电台”的经营自主权?

《当今大马》及民联网络红卫兵是否认为“私人电台”的广告也必须送交民联审核,确认没有违反民联的利益,才可以出台播放?

“私人电台”接受“对民联不利”的广告,是私人电台作为一家广播媒体应具的主权吗?

如果民联网络红卫兵认为所有媒体皆应该拒绝所有“不利行动党”的广告,那么这些网络红卫兵为何不去抗议谷歌及其旗下的YouTube接受更多“不利行动党”的广告?

所谓的“网民愤而到988电台面子书留言抗议988播出误导的广告,并要求立即撤下广告。”正显示民联阵营根本不能接受异议,打压及干预“私人电台”的广告播放权更是破坏新闻自由,滥用权力及霸权的象征。

民联外包党报《当今大马》所要传达的信息,正是行动党及民联的媒体政策,它连“私人电台”的作业与广告内容也要插手干预,“要求立即撤下广告”。这对民联所谓的维护媒体自由,不政治干预的承诺,是最大的嘲讽。

以下是988网络电台直播链接:http://www.988.com.my/eradio

988

《当今大马》拍马屁露骨 替民联擦鞋谬论误导读者

malaysiakini fake long
(林文彪评述)
《当今大马》为了帮民联擦鞋,昨天报道杨紫琼回马出席“首相与你有约晚宴”的新闻,以偏概全摘录杨紫琼粉丝面子书专业中,被民联愚忠粉丝鲁莽辱骂的言论,却装作没看见刊登在杨紫琼粉丝专页页首,有管理人发布的通告,通告声明这是杨紫琼全球粉丝分享与关注其工作的地方,请勿在此发布及分享您的政见。(见下图)。
Yeoh
民联愚忠粉丝不分青红皂白,如红卫兵一般鞭挞为与其主子政见不同的集团站台演出的艺人,已经到了走火入魔的阶段。这当然符合民联外围党报《当今大马》的议程。它的报道,唯一的动机就是企图制造全马人民都不满杨紫琼出席“首相与你有约晚宴”,没有义务帮民联站台,因此应该受到谴责的印象。这是该网络媒体向安华邀功,同时用以向美国索罗斯报告成绩,继续索讨赞助费的“例常作业”。

然而,《当今大马》并没有看到杨紫琼的粉丝专页被两千多个民联红卫兵辱骂的留言,一则也没有被管理人删除。《当今大马》假装没有看见人家如何实践“言论自由”,对比《当今大马》每天刊登三两篇国阵的文告来做戏,用来“标榜”它所谓的“平衡报道”,实际上《当今大马》几乎完全删除所有“异议”,甚至对其报道方式有意见也提出建设性意见的留言,也彻底被删除干净。

《当今大马》做贼心虚,不敢突出杨紫琼敞开门户任由异议者“泼妇骂街”,也奉行“言论自由”宗旨的量度。杨紫琼粉丝专页管理人甚至礼貌要求网民勿再哪里发表政见。《当今大马》应感汗颜,并多多向杨紫琼学习如何尊重异议。学习如何言行一致,与国际接轨,别只会拿外国人的钱,所做的事却与国际脱轨,成为全世界的笑柄。

《当今大马》最好笑的报道莫过于它摘录这一段网民的言论来当作新闻的简介:“曾扮演昂山素枝的杨紫琼,昨晚公开支持纳吉,结果招致网民批评她戏里戏外不一样。”

《当今大马》到底是无法从两千多则谩骂的留言中找出一段比较有说服力的文字来当新闻的“摘要”,还是脑子里根本就认同演员不能“戏里戏外不一样”这个理论?

民联愚民似乎只知道杨紫琼演过昂山素姬,所以提出他戏外也该跟戏里一样的谬论。幸好杨紫琼没演过慈禧太后或武则天,否则民联愚民岂非失去批判杨紫琼“戏里戏外不一样”的机会?按照民联愚民的逻辑,在戏里演妓女的,戏外也得当妓女?伊斯兰党总秘书慕斯达法为何也“戏里戏外不一样”?
pas-parti-spender1
在杨紫琼粉丝面子书专页谩骂的民联愚民,无知与无礼的留言已经成为全世界杨紫琼影迷的笑话,马来西亚人民也被这些民联愚民拖下水,成为全球影迷嘲笑的对象。

可恶又可悲的《当今大马》不但打击“马来西亚”的国际形象,也破坏国民团结。它鼓动民联愚民制造仇恨,利用民联支持者的无知逞私利。自己一言堂不能容纳异议,却痛恨“不删除异议”的言论自由实践者。

讲一套,做一套,民联愚民及民联媒体《当今大马》企图建造网络一言堂霸权,不能容纳任何异见,也不尊重艺人站台的主权。民联即使赢得政权,必然收紧大马人民的言论自由空间,对大马民主进程绝对不利,改朝换代的隐议程真是太多了,选民应兼听则明,《当今大马》是安华外包的党报,根本谈不上“报格”,更谈不上对读者负责的新闻专业了。

当今大马标题滥用妖魔化 粉饰伊党回教议程正常化

evil malaysiakini long
(董佳燕评述)
沙巴国阵在各大中文报章刊登广口提醒人民若选伊斯兰党成为中央执政党,国家将变样。这些广告图片与短语主要突出丹州男女混合理发店传票风波、吉打州爆发进戏院必须亮灯看戏与男女分坐,以及伊党主导州属零娱乐等课题。

行动党与沙巴伊党见此广告,痛斥这是沙巴国阵“妖魔化”伊党的伎俩,行动党指责这些广告内容都是不实的恐吓。亲民联网站《当今大马》,也配合民联说法,打出十分具有误导性地标题,即:《在中文报刊妖魔化伊党广告,沙巴国阵被轰打宗教恐吓牌》。

《当今大马》在第一句标题中,没有交代是谁说沙巴国阵“妖魔化”,营造沙巴国阵故意“妖魔化”伊党的第一印象。读者若没有细看广告内容并加以查证,果真会以为上述广告真是蓄意“妖魔化”民联,从而相信伊党没有所说的那样恐怖。

其中一个对比式广告左边讲述的是一位笑容和蔼的华裔理发师正替一名男子理发,顾客显得轻松自在;右边则是民联伊党成为执政党后,一名头发蓬乱的男理发师替男顾客理发,顾客表情表现不悦。

广告背后,是引喻着前不久真真实实发生在丹州的理发店传票风波,丹州哥市议会不许男女混合理发店的存在,规定男人只能接受男理发师的服务,形容女性理发师替男人剪发或洗头会引起欲望,而多次对华裔理发师发出传票。

较后在马华与华团的激烈反弹下,丹州政府放软立场暂缓执法,但仍保留严禁男女理发店条例。

至于男女在卡拉ok聚会的广告,照片中非回教徒都拿着酒杯围在一起拍照,男子手中拿着麦克风附注标语: “如果民联政府不准你去卡拉ok和喝酒,你ok吗?”;并设问“如果吉打、吉兰丹,连一家卡拉ok和酒都没有,你觉得对非回教徒公平吗?”

广告内容影射丹州境内卡拉ok全被关闭,吉打州斋戒月娱乐禁令事件,伊党主张娱乐导致堕落而想清除娱乐活动的政策,这些确确实实地发生在伊党执政州属。

既然伊党都已表明丹州将是伊党的治国模板,那么广告中的情景推论都属于合情合理,绝非是蓄意“妖魔化”,它本身就具有“妖魔” 本质。

“妖魔化”这个用词,只适用于比喻或谴责不符合事实且捏造指控的行为,而不是用以误导人民相信那既已发生事实不是真实,而否定真相。
64434_453555371399600_1362022886_n 563644_247127472099893_1183777363_n New Picture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