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的政治列车

某公司的生化病毒外洩,让动物和人类相继感染病毒,一辆开往韩国釜山的列车,一个感染病毒的女孩上了车子,原本平静的列车,顿时发生巨大改变,尤其是当人类与丧尸对抗,考验就是人性的丑陋,在狭窄的车厢中,在自保的当儿,我们是否会成為戏中自私的人,或是成為帮助别人的勇士? read more

奥运体现国人团结

今届奥运会,虽然大马没有获得金牌,但是4面银牌和一面铜牌的收获,对我国来说,已经是历史上最大的突破了,我们应该感谢为我国辛劳付出的健儿们。

read more

反对党倒退到比烂小格局

以研究马来西亚政商关系纠缠不清而著称的马来亚大学经济学家艾蒙德特 • 雷斯 • 戈梅斯(Edmund Terence Gomez),最近发表他及他的团队对我国7家官联公司以及首100家挂牌公司的初步报告时指出,在过去10年,马来西亚大部分的企业领域,集中在财政部部长手上,受到影响的是巫统的“军阀”

read more

百万外劳冲击大马

28
(金柳) 政府计划引进150万名孟加拉外劳,不仅马来西亚厂商联合会担心,一般市民更是忧心忡忡,因为150万名孟加拉外劳,再加上国內其他合法、非法外劳,岂不高达300万人?这已经超越现有的大马第三大种族──印裔的总人口了。 read more

狮城依然是“孤岛”

67
(陈俊安)狮城的巡回大使比拉哈里发表了“新加坡并非孤岛”,引起了一些争议。此文洋洋洒洒,纵论了大马政治与社会族群关系的现况,也论及狮城在此骚动纷扰的周边环境中,任何应对,如何自处。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