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划捏造各事件蛊惑民众 民联网络造谣阴招皆露馅

pr fake long

(张新采评述)505 大选计票日当晚,有关计票过程发生停电的事件在网络上广为流传,其中传到最炽热的有关马华署理总会长廖中莱是靠“停电”连任文冬国会议员,连Astro AEC在未查证的情况下还报道这起乌龙事件,其主播还在面子书上发表“伟论”,最终证实文冬计票中心从开票到完成计票的过程未曾停电。

之后,网络也张帖了一张照片,以“证明”在计票过程中的确曾经发生停电事件。 选举委员会副主席旺阿末说,经过选委会官员彻底调查后确认,所谓的“停电”照片是假的,这是有心人在大选前预拍的,目的就是要污蔑选委会。

可是,造假的有心人却因为不了解选委会计票工作的标准作业程序,结果破绽百出。 这张在网络上流传的照片显示,因为停电,一名选委会官员被迫在手电筒所照射出来的灯光下计票,但这名选委会官员却没有穿上选委会的制服。

最大的破绽就是这张照片显示,有大批记者和摄影记者在计票中心,但其实除了选委会官员和候选人代理之外,其他人都不能进入计票中心。

这张照片的其他破绽包括用于放置选票的容器并不属于选委会,质料和外形都不一样。 如果真有停电,在计票中心监督计票工作的候选人代理早就报警了,但警方至今尚未接到任何投报。

事件再次证明,民联领袖一早就知道不会在本届大选执政中央,因此策划在网络上散布各种不实的谣言和照片,如指责有数万名外劳投票、停电等。许多人包括受过 高等教育者,也被民联误导的情况下,在网络上分享,故意制造选举有舞弊的假象。当中,又以公正党顾问安华最经典。他在第一个大选成绩都还没有揭晓前,就先 在推特上扬言,民联已经赢得大选。

但真相终有大白的一天,事实证明根本就没有停电,也没有外劳投票的事件,反而是错把选民当外劳的乌龙事件就有。 可是,民联领袖和网络兵团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因为他们成功颠倒了是非黑白,而最可悲的是,许多人失去了理性和思考的能力,宁愿相信谎言,也不接受摆在眼前 的事实,就像有人在网络上散播汽油起价的谎言一样。

大选成绩已经在宪报上颁布,任何落选的候选人若质疑选举的成绩,可以提出选举诉讼,并交由选举法庭根据各方提交上来的证据进行衡量后作出裁决。问题是,民 联至今还选择性拒绝承认败选事实,若选举法庭作出不利于他们的裁决,他们肯定会说选举法庭不公平。对安华来说,只有他当上首相,选举才是公平。这就是安华。

蔡添强哈里斯淡林被逮捕 行动党领袖怕死冷眼旁观

leader arrested long

(林文彪评述)继学生领袖阿当阿迪被警方带上吉隆坡地庭,在煽动法令下被提控后,公正党副候任峇都区国会议员蔡添强、前副首相嘉化峇峇次子淡林嘉化及社运领袖哈里斯(Harris Ibrahim)亦于今日被警方逮捕。

这项逮捕行动预料与“只要不是巫统"(ABU)主席哈里斯依布拉欣号召百万人上街推翻国阵有关。早前,态度强硬的新任内政部长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已经多次强调,他不会再发警告给举办或参与非法黑色大集会的人士,而是直接采取严厉行动对付违法者,因为做法已破坏国家的和平与稳定。

今天被捕的拿督淡林曾于“513大马民族日:拯救民主”讲座会上演讲时,以福建话说“人是他,鬼也是他”,暗喻敦马哈迪是513事件始作俑者。

在大选前,蔡添强曾因发表“拿笃鎗战事件是巫统策划的阴谋"言论被控上地庭,控方指蔡添强抵触1948年煽动法令4(1)(b)条文,并可在同一法令4(1)条文下被定罪。一旦罪成,可被判最高监禁3年或罚款不超过5千令吉,或两者兼施;若在同一罪名下被裁定罪成超过一次,则将面对最高监禁5年刑罚。此案蔡添强获保外至今年4月12日过堂。

若这回再度被控以煽动罪,蔡添强将面对两场煽动罪官司。早前,人民公正党斯里士蒂亚州议员聂纳兹敏因没给予警方10天通知,在雪州柯拉娜再也体育场举办5月8日抗议选举不公大集会,而于上周五在2012年和平集会法令下,第9(1)条文被控。

安华鼓吹群总走上街头否决大选,坚称民联已经在大选胜出,但大选成绩被国阵盗取,进而在全国各地发动“黑潮”机会,欲动员“人民力量”夺回被偷的政权,此举并未获得行动党及伊斯兰党的认同,行动党主席卡巴星已经公开不认同“只要不是巫统"(ABU)主席哈里斯号召百万人上街推翻国阵的言论,他也质疑依靠街头示威如何能推翻国阵。与此同时,行动党高层领袖集体缺席霹雳州黑潮大集会,也被公正党公开批判。

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阿里也与安华大唱反调,他说当下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应认真去落实民联对人民的承诺,总不能整天上街头去示威,阿兹敏阿里也因缺席在雪州举行的第一场黑潮大集会而被敌对派系批斗。

伊党长老会主席哈伦泰益也指出,该党绝对不会支持和介入任何尝试使用暴力手段推翻政府的民联领袖。他披露,伊党主张以和平和民主的方式争取政治斗争。他并不反对集会的举行,惟不会主动参与任何的集会。他说:“民联领袖有权展开任何的集会,惟透过集会或暴力的方式推翻政府不是伊党的斗争模式。”

事到如今,尽管“黑潮”集会的参与者绝大部分是行动党支持者,并以华裔居多,但未见任何行动党领袖被对付,该党领袖个个有官做后,无不害怕“补选”,更别期待他们走上街头集会了。而且这些行动党领袖早已看透安华到处搞黑潮的最终目的,只不过要延长他自己的政治生命,根本无法“夺回”被偷的选举。

大选后仍处于狂热状态的行动党粉丝,继续被安华牵着鼻子走,继续狂热。然而,行动党高层已经“官”成身退,众国州议员或安居乐业,或相夫教子,顶多在办公室发发文告,怂恿“人民”继续为该党的钱途及官途奋斗。

马华衰败自暴自弃离华社 若不痛定思痛改革必自腐

mca youth resign

(陈治平评述)自2008年308全国大选后,上议院不再是橡皮盖章;如果以每一个州属可以推荐2人担任上议员来计算,由民联掌权州属所推荐的上议员至少有6位。他们在上议院所扮演的监督角色与是否执政中央没有关系。这也意味着即使马华不入阁,也不应该放弃上议员这个职位。马华放弃上议员的官职,则意味着它对监督政府的角色没有兴趣,等同告诉人民,“你死你的事,令伯不管!”。

马青总团和以马华署理总会长廖仲莱为首的特别任务委员会还没有厘清“不入阁”所涉及的职位、“不入阁”的后遗症及探讨该党未来方向之前,要求所有拥官职者在一周内辞职,否则有关党员将面对被开除党籍的后果,以树立党威。

然而,他们应该知道一个政党的党威,并不因为其“消极”和“自暴自弃”,反而是其正确的政治理念和孜孜不倦的服务精神,党团壮大,赢得人民的支持,才能够树立赢得人民尊重的党威!

或许,马青错误认为,目前能够显示马华仅存党威的,就是通过“总辞”来教训华人社会;让华裔感受没有马华各级领袖和拥官职者服务的苦楚。马青身为马华的臂膀,没有协助母体痛定思痛,找出败选失去支持的对策,反而将马华在第13届全国大选的失利怪罪华社,推波助澜地,企图通过“制裁”、“杯葛”和“罢工”来惩罚华社,让人民看不到希望,实在可悲!

马华中委会含糊带过,没有清楚表示同意和接纳相关提议,或谕令仅存的4位上议员必须呈辞。他们在会议中提到担任官职的党员必须辞职,但没有特别列出须呈辞的官职。或许,中委们想到,在没有上议员的国会上议院,将会面对任何提呈修改的法令或新增法令“通行无阻”的局面,马华别说阻止法案的通过,会连参与辩论和提出看法的机会都没有。

国会由上下议院两院所组成,如果马华公会否决了国会上议院的功能,它也应该认真考虑被绝大多数华裔选民唾弃之后,是否应该由政坛隐退,恢复马华公会当初的建党目标,成为名符其实的福利团体。

马华领导层应该知道,今天的处境乃当初的“赌注”过大所造成。马华的衮衮诸公到现在还搞不清楚,“不入阁”到底是惩罚那些没有齐心协力确保党胜利的各级领袖,还是在惩罚华裔选民?

以霹雳州选举成绩来说,马华并没有更好或更坏的表现,马华保住了硕果仅存的积莪营州议席。对于那些在积莪营州议席选区支持马汉顺的选民来说,马华“不入阁”的做法,对当地人民是一种变相的惩罚。他们因为对马汉顺的不离不弃,支持他连任州行政议员而遭到国阵马华的不公平对待! 当地选民因为马华的“不入阁”而失去了一位州行政议员的眷顾。

如果以廖仲莱为首的党特别任务委员会不能够在短期内草拟一份让该党脱胎换骨的建议书,廖仲莱将会在不久的党选,面对强大的压力和挑战。届时,即使他不角逐马华总会长的宝座,身居老二的署理总会长的职位相信也难保住。

今天,马华不必再意气用事,反而应该以理性看待人民透过选票来反映的心声。马华的败选,除了外在因素,党内的纷争与不满情绪亦不能够被忽略。物必先腐而后虫生,马华在过去几年来除了着重对反对党的宣传攻击,忽略了党内的政治教育与党理念的灌输,使军心溃散,不能够团结一致, 枪口对外。希望人民不会成为马华宣泄败选怒气的对象,要获得人民的重新支持,马华就必须大刀阔斧地勇于改革!自暴自弃只有将它带上灭亡的不归路!

安华明知大势已去偏耍赖 伊党失吉打政权承认选绩

anwar sell black long

(张新采评述)犯下错误就要勇于认错,而且必须真诚道歉,并确保下次不会重犯。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指出,他对被质疑为幽灵选民的蔡来发致歉,并且希望蔡来发能够接受他的道歉。

投票前夕,民联领袖和网络兵团四处流传国阵安排好数十万外劳当幽灵选民,许多人,尤其是华裔也信以为真,在投票日当天到处“捉鬼”,但至今为止“鬼”没捉到,冯京当马凉的例子却很多,而很多所谓的“鬼”,最终证实都是民联支持者。

包括类似蔡来发被误当为外劳而被阻截投票甚至遭殴打的事件,目前有所谓的“捉鬼英雄”已经被控,但为本身的错误行为道歉的,至今只有王建民一人。其他把法律操纵在自己手上的人,似乎没有当一回事。

选委会副主席旺阿末已经建议蔡来发报警,并采取法律行动为自己讨回清白,因为没有人可以阻止选民投票。

蔡来发是否接受王建民的道歉或向他采取法律行动其实并不重要,关键是谁怂恿无知的民众“捉鬼”。如果连拥有博士衔头的王建民也单凭一个人的外貌就将之视为外劳,更遑论那些以为自己非常威风,但其实只是盲目追随的民众了。

所谓的幽灵选民说法,其实只是民联领袖拒绝承认败选的藉口。如果正如公正党顾问安华所说的,他握有充分证据证明有数十万外劳投票,为什么投票日至今过了两个星期,他还不公开展示?他所谓的证据,只是煽动支持者参加“黑色505集会”的谎言。

投票日当天,投票站外有这么多“热心的捉鬼英雄”,连貌似外劳的公民都被阻投票,更何况是若有大批外劳到投票站,那逃过“捉鬼英雄”的“法眼”?若安华所说属实,岂不是说“捉鬼英雄”失责?

从投票日当晚计票工作才进行不久,安华就先在推特帖文说民联已经执政中央,显示他一早就知道民联入主布城的美梦已经失败,所以就制造国阵玩臭赢得选举的假象,过后就出现了“505黑色大集会”。

可是,如果选举是肮脏的,为什么民联不等到一切“合法”后,才在执政的吉兰丹、槟城和雪兰莪宣誓就职呢?为什么伊斯兰党在登嘉楼州只差两席就可以执政,但却欣然接受选举结果?

说白了,就是因为安华太想要当首相想得近乎疯狂了,所以无法接受民联败选的事实。悲哀的是,这次大选的大赢家的行动党,明知道大集会无法改变大选结果,却甘愿被安华牵着鼻子走,反而是伊斯兰党,虽然表现比308大选逊色,而且还失去了吉打州政权,却展现了泱泱大度,承认选举的同时,也开始为下届大选备战了。

阿当阿里鼓动群众反政府 被捕后民联个个袖手旁观

adam ali long

(林文彪评述)阿当阿里被捕后,警方决定延长扣留五天进行深入调查。据瞭解,阿当阿里是发动号召百万民众走上街头“夺回政权”的主催人物之一。阿当阿里于5月13日在隆雪华堂所举办的一场题为“513马来西亚民族日,拯救民主"讲座会上发表激昂演讲(见以下讲座录影片段),他在公布自己的身份证挑战在场的警方人员报警抓他之后,即高喊“我们不能再等五年,巫统必须即刻下台”,他也号召群总走上街头“夺回”民联被“盗”的政权,获得台下热烈的掌声支持。
在以上讲座会中,大马青年团结阵线(SAMM)主席巴德鲁希山声称,他们将号召百万民众走上街头展开大集会,以抗议第十三届全国大选出现舞弊。

阿当阿里被捕后,社青团全国大专事务局主任邹宇晖批评国阵出尔反尔,虽然曾经在去年由首相宣佈废除煽动法令,但如今却用此法逮捕阿当阿里,言行不一。他指出,在宪法第十条文保障下,阿当阿里拥有绝对的言论自由发表任何对选举肮髒的看法,他号召发动百万人大集会也是宪赋权利,到底煽动性何在?

阿当阿里号召发动百万人大集会,用人民的力量夺取政权,已经逾越“抗议第十三届全国大选出现舞弊”的宗旨。阿当阿里拥有言论自由,人民也拥有集会权利。但阿当阿里动员群众上街头夺回政权,推翻民选政府的言论是否含有“煽动性”,民联高层至今不敢正面表达立场,大马青年团结阵线也不敢站出来维护阿当阿里号召人民上街头“夺回政权”的言论。

邹宇晖之流的年青新进候任州议员,现在除了发文告,哪里还敢去警局点蜡烛挺阿当阿里?行动党新贵的正义已经萎缩在文告中,只管装模作样挺所谓的“学运领袖”沾沾光。行动党的律师呢?霹雳州行动党有三成候任议员是律师,何不组成强大律师团准备为阿当阿里抗辩?

马来社群对阿当阿里又爱又恨,一些网民对阿当阿里被民联利用感到不值,一些部落客发动搭救这个年轻人的号召,但看来旨在嘲讽民联过桥抽板,诚意不足。

安华心理即使很想号召人民上街头“夺回政权”,也不敢直说。老奸巨猾的安华给“黑潮”大集会挂上各种看似理性的名目,例如“人民之声,聖洁之声”,后来还有更无厘头的“介绍槟州民联政府阵容”等等挂羊头猫狗肉的名目。

安华明知道号召人民上街头“夺回政权”无法成功,只好鼓动其他人去当马前卒,热血奔腾的阿当阿里在阵前说要为国家人民前途喊打喊杀,回头看看雪州民联高层正在为争夺官职而厮杀,这真是民联阵营最大的讽刺。

雪州民联高层如今有谁挺身而出响应阿当阿里到底,支持阿当阿里到底?当天在台下热情拍掌呐喊的支持阿当阿里言论的“人民”哪里去了?

反驳大选舞弊指责揭真相 厘清民联造谣生非大阴谋

spr secret long
(郑怡恩评述)正当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正在周游各州煽动华裔选民否决大选成绩,不断重复大选中的停电、孟加拉幽灵选民空降各地投票、出现不明投票箱等等谣言,鼓吹人民勿承认民选的政府之际,国阵开始制作了一系列宣传海报,逐一反击民联在大选前后造谣生非的每一宗事件,截至周六晚,共发布了14消毒海报驳斥民联网路兵团于大选前至今仍在积极制造的谣言。

其中,投票日的谣言最多,其中包括指敦马已经乘坐私人飞机逃亡,但不到半天敦马就现身踢爆谣言。而文冬国会议席计票中心停电的谣言因为行动党的黄德以微差落败,而更让众多狂热民联支持者深信不误,但隔天文冬国会属下当选的行动党年轻州议员李政贤及即刻澄清根本没有停电这回事,自己人踢爆自己阵营制造的谣言,令人啼笑皆非。

李政贤当选后,当然不愿意看到他的议席因停电事故闹上法院而必须补选,所以快快就讲明文冬那边根本没有所谓的停电舞弊事故。不服输,输不起的,至今不但假装没听见李政贤公开亲身指证没有停电事件(见下图《南洋商报》报道),反而继续在全国重复文冬停电大谣言。虽然俗语说谣言止于智者,但有隐议程图谋用不轨手段推翻民选政府的政客则坚信,不断重复谣言,智者也会混淆上当。 lee 投票日,民联的抓鬼行动,说要抓幽灵选民,却把貌似孟加拉人的选民当幽灵选民,阻挠这些合格选民投票,行动党候任沙登国会议员王建民及公正党党报已经分别因为被其诬赖的合格选民公开道歉。最荒谬的就是民联外围党报《当今大马》的执行长兰(Premesh Chandran)也因为貌似孟加拉人,而在前往投票时被所有参选政党的监票员质疑为幽灵选民,而差点失去投票权。此即抓鬼抓到自家的

最大的谎言莫过于安华在55日傍晚657分,透过本身的推特说民联已经赢了,我们要求巫统和选委会不要尝试骑劫成绩选委会后来也严厉驳斥,指安华撒谎,不可能这个时间就知道成绩。就算是晚上830分,选委会官员只是计算了52千个票箱中的2千个票箱。
anwar
投票日过后,民联阵营仍然制造许多谣言,例如面包涨价,汽油起价,消费税已经暗中实行等等。以下为从周末开始在马来网民之间广泛转贴的一系列反驳大选舞弊指责,揭露真相的海报。
SIRI1 SIRI13 SIRI12 SIRI11 SIRI10 SIRI8 SIRI7 SIRI6 SIRI5 SIRI4 SIRI3 SIRI2 SIRI 9 SIRI0

渲染叶娟呈领导基督组织 伊党妒忌基督教获得发展

pas promote christian long2
(吴立勤评述)
吉兰丹伊斯兰党青年团宣传主任阿末法迪昨天抨击首相纳吉委任叶娟呈来担任教育部副部长,伊斯兰党指叶娟呈是马来西亚教会学校联合理事会主席,受委为副部长显示纳吉没有真正为宗教信仰及民族斗争。

马来西亚教会学校联合理事会曾于今年1月21日,与副首相兼教育部长丹斯里慕尤丁见面,并提出3项要求,即取回校地建教会私立中学、委任校长的主导权及延长学校的地契。该理事会主席拿督叶娟呈指出,慕尤丁在对话会上保证,全国438所教会学校将继续在国家教育体制下扮演角色。

当时教育部长慕尤丁保证教会学校不会被边缘化,并享有国民学校般好处,包括继续获得校舍维修与专业发展计划拨款。伊斯兰党青年团也拿来大做文章,并且质疑叶娟呈为教会学校争取到一亿令吉的2013年度财政预算案拨款,犹如把教会学教等同于国民学校的地位,质疑政府没有委任捍卫伊斯兰教的领袖、指出这项人事任命将为现有的学校课程埋下危害学子的因素。
PasM
除了伊斯兰党渲染拿督叶娟呈领导基督组织的背景之外,民联阵营的马来部落格也闻风起舞,举起捍卫伊斯兰权益的的大旗纷纷转贴流传,甚至还挑衅土权伊布拉欣阿里等人为何默不作声。
PasM1
伊斯兰党大选前提出中庸的“全民伊斯兰党”(PAS FOR ALL)口号,受到选民的赞赏与接纳,获得不少非穆斯林的支持。岂料伊斯兰党一但骗取了非穆斯林的选票后,就露出真面目,口出恶言妒忌教会学教获得政府的资助拨款,也对拥有基督教领导背景的民选代议士持有偏见,以极端宗教思想来“质疑”叶娟呈出任教育部副部长将会对回教带来威胁。
pas4
伊斯兰党青年团的极端言论,非但带有鄙视教会学校及基督徒的用意,也显示伊斯兰党不能容忍其他宗教获得政府的善待与援助,这是令人震惊的极端思想,应受严厉谴责与批判。

民主行动党、公正党、华团、民权组织应该针对伊党青年团破坏国民团结与宗教和谐的极端言论表态。

沙巴模范教师出任副教长 统考华教问题考验叶娟呈

moe long
(郑怡恩评述)
华教、华小及独中问题向来是马华公会的包袱,由于多年来教育部副部长职由马华公会代表出任,但在现有体制与政治现实之下,教育法令对母语教育发展的钳制,马华副部长及内阁部长即使三头六臂也难以全面解决华教所面对的困境。而历任马华教育部副部长从早期的陈声新、到近期的韩春锦至魏家祥,除了成为行动党鞭挞的主要对象,也要面对董教总的压力,即使再努力奔走也只能解决一些技术性问题如校地、迁校、师资、上课节数等等问题。大选前悬而未决的关中批文、昔加末独中申办、华小师资短缺及承认统考等等问题仍待解决。这些重任如今都落在教育部新贵拿督叶娟呈手中。

马华公会不入阁的决定,暂时让它脱离苦海。而沙巴团结党临近大选拉拢一名教育界专才——拿督叶娟呈加盟,也没料到因为马华惨败而被赋予重任,团结党代表如今被委任取代马华,出任教育部副部长,是否能突破华教发展的僵局?

教总主席王超群已经表明将近会见这名新官,而董总失去传统的批斗对象后,迎来一名团结党的对手,除了感到错愕之外,难免失落。更失望的应该是民主行动党,毕竟团结党向来不是该党主要的竞争对手。

获得2012年年模范教师奖的拿督叶娟呈,去年从副首相兼教育部长丹斯里慕尤丁手中领奖后受访时强调,要成为一名好教师,必须把教育工作当作是天职,具热心、肯担当和负责任。

斗湖国席国阵新人拿督叶娟呈在505斗湖国会议席选举中,以五千多张多数票,击败来势汹汹的人民公正党拿督江汉明,成功为国阵夺回这个因为沙巴进步党退出国阵,而落入反对党手中的国会议席。团结党领袖丹斯里百林宣佈该党候选人名单时说,叶娟呈一名杰出校长,也是斗湖人,肯定凭着她的行政经验和资历,绝对会有效的为斗湖人发言。

以下是一段发布于今年三月七日的一段拿督叶娟呈个人简介视频:
叶娟呈现年61岁,投入教育界长达32年,现已退休,目前是一名专业培训高级顾问,为教育部模范学校諮询委员会委员,並获得首相委任为PINTAR基金信托局成员。她於1975年在沙巴山打根师训学院担任英语讲师,2007年在斗湖工艺中学担任卓越校长荣休,她在这所中学进行改革转型取得优越成果,使该校於2007年获选为模范学校。

大选竞选期间,叶娟呈抨击反对党一直叫罵,不会给人民带来好处,只会带来负面的思维。她强调,此次大选要选对人,要选一个肯,敢,要做事的领袖才能达到好的成绩。就如她在工艺学院将本来28.28巴仙及格率提升至100巴仙。

以下为拿督叶娟呈的个人网站及面子书专页:
拿督叶娟呈的个人网站(www.mary-yap.com
yap1拿督叶娟呈面子书(www.facebook.com/maryyapKC
yap2

内阁名单马华民政自抽离 华裔选民心倾民联独憔悴

chinese no power long
(姚新言评述) 
纳吉新内阁出炉,马华和民政党首次没有代表入阁。这是马华自1959年加入联盟以来,首次在内阁中缺席,也是民政自1974年加入国阵以来,首次不入阁。此外,砂拉越人联党和沙巴自民党也没有华裔代表入阁。

国会解散前,内阁共有16名华裔正副部长,当中有6名是部长。

尽管如此,纳吉还是在内阁中为马华保留一个部长职,即由希山慕丁暂代的交通部长。纳吉希望这个部门最终由马华领袖掌管。

马华和民政是因在本届大选遭遇惨败而作出不入阁的决议,纳吉虽然希望有华基政党代表,但还是尊重马华和民政的立场。

在马华和民政没有代表入阁的情况下,新内阁只有两名华裔,分别是出任首相署部长的刘胜权和教育部副部长的叶娟呈。

刘胜权入阁是一亮点,因为他过去担任马来西亚国际透明组织主席期间,关注政府廉正和肃贪的问题。相信纳吉委任他,就是要负责这方面的事务,希望能打造一个廉正和零贪污的政府。

至于来自沙巴团结党的斗湖区国会议员叶娟呈,则是一位在教育界拥有30多年经验的退休校长。她对教育问题了如指掌,由她出任教育部副部长,应该胜任有余。

唯一的隐忧是,刘胜权和叶娟呈都是受英文教育者,是否了解华社和华教的问题,而教育部副部长首次由非马华议员出任,能否给华教带来新的突破,都有待观察。

不过,沙巴教总主席黄天良大派定心丸,相信叶娟呈可以有一番作为,而且她也懂三语,能讲一口流利的华语。

 于只剩下两名华裔正副部长,内阁能否公平对待华裔和解决处理华裔在政经文教的问题,备受关注。纳吉说,他要成为一名全民的首相,未来就要看他领导的内阁如何做。这是一大挑战和考验,因为在绝大多数华裔选民排斥国阵,尤其是马华和民政,甚至不稀罕内阁是否有华人代表的情况下,纳吉要如何扭转这种劣势,就要看 内阁推行的政策,是否可以让华裔回心转意?

华裔也要适应没有马华和民政部长的日子。过去,他们面对问题,可以通过马华和民政部长反映心声和寻求解决,如今没有了这个管道,就不能像过去那样方便了,而且也不能批评马华和民政没有做事了,因为这是他们的选择,就要面对在野没有华基政党代表的事实。

相对于华裔,新内阁这次有6名印裔正副部长,人数虽然和旧内阁一样,但说明纳吉感激印裔选民回流国阵,所以论功行赏,其中国大党竞选8个国会议席赢4席,继续保持两名部长和两名副部长。

 而,最让人感到意外,莫过于是兴权会主席瓦达姆迪受委为首相署副部长,另一名印裔领袖是受委为联邦直辖区副部长的槟城人民进步党主席罗格巴拉莫汉。

兴权会曾经被列为非法组织,瓦达姆迪也曾经远走伦敦。兴权会也是导致308大选海啸的其中一个因素,当时印裔选民一面倒投向民联,国大党受到重挫,最终导致三美威鲁下台。

纳吉接任首相后致力解决印裔的问题,并向瓦达姆迪伸出橄榄枝,促成兴权会在大选前和国阵签署备忘录及支持国阵。印裔选民在这次大选回流,让国阵保住政权,纳吉投桃报李,委任瓦达姆迪入阁,相信会进一步提高他在印裔社会的支持率。

安华不断抗议选举有舞弊 至今还没有提呈具体证据

black no prove long

(董佳燕评述)大选过后,民联就选举合法性的批判几乎没有停过。除了民联三党中伊斯兰党接受选举结果,公正党与行动党皆多多话讲。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称, 以全国总得票率来看,民联获得52%的选票,国阵只得近48%因此他认为民联才是民选政府。林冠英对民联总得票比国阵高但赢得的国会议席数量却比国阵来得少感到不满。

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也在各地的黑色集会中控诉选举不公,说民联总得票高于国阵却不是政府,痛批选区划分不公导致民联落败,又绘声绘影说握有外劳投票证据,惟至今未有出示。

民联的说法激起民联支持者对选举成绩不满,成功替各地集会带来澎湃人潮。

美国总统奥巴马致电恭贺首相纳吉领导国阵胜选蝉联中央政权,对大马选举程序与结果表示理解。向来推崇美国的安华,对此感到不满,声称奥巴马也许没注意到 大马国民已对选举舞弊产生极大的愤慨。安华本希望美国与香港媒体一样批评大马选举不公,好让他增加鞭笞国阵政权合法性的筹码,但民主之母美国的反应却令到安华倍感失望。

先甭提安华未出示确凿证据的外劳投票事件,我们看到的是许多貌似外劳的本地人在投票中心前遭人围堵、羞辱、恶骂,静心看看民联不断悲呼总得票率超越国阵却无法执政的选举制度吧。

我国的选举制度是根据朝野赢得国席多寡分胜负,并非一人一票选首相,或一人一票选政府。近来不断有人说,我国的选举制度不公,选区划分不公,不像美国那般民主。那我们来谈谈美国吧。

美国除了有预选,参议院选举(相等于我国的国会议员选举),还有总统选举。而在美国总统选举历史上,也出现多次全国选民总得票率低过对手但选举人票超越对手而胜选为总统的案例,最近的一次发生在2000年,小布什对戈尔战役。

当时小布什输了全国选民总得票,但却以较高的选举人票赢了戈尔,引发争议。

美国式选举中,奉行选举人团制,也就是胜者得全票的制度,谁赢得一州的投票便可以囊括州内选举人票,而各州的选举人票数量不等。总统候选人谁先取得538个选举人票中的270票就可登上总统宝座。因此,许多政治家都将资源与资金投放在选民倾向不明朗的州属,以专注捞取这些拥有较多选举人票的灰区提高胜算。

因此,即便被许多国家人民奉为很民主的美国,其选区划分与选举制度也受到非议。当然,我国的选举制度也不完美,拥有许多可改进之处。

当初戈尔能够为了国家稳定而尊重选举制度下的成绩,放弃与小布什争持政府合法性,为何安华还要不断地抗议,质疑政府合法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