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巴星虎威尽失 当权派决兼打国州

 

(张良评述) 行动党全国主席卡巴星曾两次公开放话,指该党在来届大选,将规定每名候选人只竞选一个议席。第一次是在2010 年12月中,第二回是在2012年1月,卡巴星再度重申,行动党候选人在来届大选仅能竞选一个议席的立场不变,惟最终一名候选人是否能国州兼攻交由党中委会议决。

他今年初公开建议禁止该党候选人同时竞选国州议席。此话一出,该党身兼国州议员的领袖如林冠英、郭素沁、倪可汉、曹观友等,没有一个响应党主席的呼吁。显然不愿放弃继续兼打国州议席的机会。最荒谬的是,郭素沁竟提出“宪法也未限制”来捍卫本身兼打国州议席的权利。

身兼国州议员的行动党槟州主席曹观友日前向媒体透露,该党中委会否决卡巴星的上述建议,并维持行动党候选人可以同时竞选国州议席的建议。

卡巴星的献议被否决,是预料中的事,更何况当前身兼国州议员的领袖,皆为该党中委,没有人会主动放弃权力,除非由党中央代表大会来表决,但是行动党愿意征询党员意见吗?秘书长林冠英有勇气把他兼打国州议席的决定权交给党代去决定,或至少留待今年12月举行的党代去加以辩论吗?

行动党自诩人才济济,高层领袖却霸者最安全、最多华人票的选区竞选,让满腔热血加入该党的新人当炮灰。

一个没有以党员为本的政党,很难想象它会真心以民为本。

各报记者鸟林冠英精装版5

 

(叶丽华整理)

一嘴敌万夫

林冠英当上檳首长,将“骂人"的精粹发挥得淋漓尽致,极其揶揄嘲讽国阵眾军,包括任何对他作出批判的组织,一嘴能敌万夫,堪称神勇。

据记者形容,即使身体抱恙脸色苍白,一骂政敌蔡细歷,林冠英便变得生龙活虎。骂人,原来也是一帖灵丹妙药。

一个嘴上不饶人的首长,在短短几年内收尽民心,近乎被“神化",不要说国阵不得其解,连媒体也感到诧异。

蔡美娥 《光明日报》记者专栏“好评”   2012年6月12日

——————————————————————————————————-

粗口博士骂肥婆

那个在讲台上骂人肥婆,自己却不怎麼苗条的粗口博士,那个指责中文报记者“援交”,当中文报记者不与他“援交”时,却申诉中文报记者杯葛他,让他无法在报章上亮相的超人。

别忘了,檳州选民在308选择了民联,拋弃了国阵,选民就是要民联纠正国阵犯下的错误,而不是以犯错的是国阵為藉口而继续犯错!

林昇春 星洲日报〈大北马〉记者评论─“笔笔皆是”  2012年6月29日

——————————————————————————————————-

免费无线上网

檳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上任不久后,推出令檳城人欢呼的免费无线上网政策。

当时,我记得他的口号是,檳城是全马第一个免费无线上网州,只要你在檳城的任何地方、任何时间、任何角落,只需打开电脑,就能免费上网。

我的理解是,所谓任何地方、任何时间、任何角落,是不管我们身处在檳州那一个地方,即使是住家、小贩中心、巴剎或公共场所,只要手上有手机、电脑或平板电脑,就能免费上网。

后来我发现,咦,不对,怎麼我在家裡,或人潮多的公共场所时,都无法使用“penang free wifi”上网?

吴慧芳 《中国报》记者专栏  2012年6月8日

——————————————————————————————————-

新闻更加自由了吗

这就是4年来,记者撰写文章批判民联政府,必获得的“回报”,写的人战战兢兢,用字小心翼翼,深怕不小心被一些民联支持者盯上、围剿、人格攻击。

当媒体人撰文监督政府施政,就被扣上各类罪名,提倡新闻自由的领导却保持缄默时,新闻更加自由了吗?

吴慧芳 《中国报》记者专栏  2012年6月8日

——————————————————————————————————-

电缆工程冲击选​情 民联推卸责任自保

 

(董佳燕评述)

名为“蕉赖皇冠城高压电缆传输线计划工程”,经雪州经济行动理事会2008年底一批、2011129日二批(即准许国能沿用原有路线进行高压电缆工程),其中一条高压电缆路线将从蕉赖老街场开始,途径敦拉萨镇、康乐花园、大成园、蕉赖九英里和蕉赖皇冠城,涉及14个住宅区及商业区,受影响居民超过2.5万人。

自从“鱼骨”形柱子建起后,涉及地区的居民便群起反对,纷纷自组反对委员会传达不满。

200名来自蕉赖区的居民在安邦再也第24区反对高压电缆计划行动委员会率领下,于20111220日“杀上”雪州政府大厦以及国能总部呈交反对备忘录。

民主行动党莲花苑州议员李映霞也曾带领大成园居民做出抗议,但抗议对象却只是承办工程的国能,避重就轻,不敢对准雪州政府这罪魁祸首。

鉴于受到多方反对,电缆工程曾一度停工约10个月。无奈,于10月又再悄悄复工,迅速架起了准备衔接电缆的轮轴,再度触动居民的反感神经。

“康乐反鱼骨电缆运动委员会”举行记者会揭发后,公正党马上挂起“敦拉萨镇公正党与康乐居民坚持反对国能未经咨询民意兴建高压电缆工程”横幅,摆明将所有责任推卸国能。

雪州大臣卡立曾推说该工程是由国阵前朝政府批准,事实上承建电缆的9千万费用却是在卡立领导的雪州经济行动理事会上核准。

有鉴于这项工程的最大受惠者是雪州子民,纵然面对强烈反对声浪,卡立为了雪州利益,妄顾吉隆坡地区人民权益,被视为不智。

民联有感这项工程或将冲击其雪隆选情,竭尽所能将责任推给国能身上,务求令人民迁怒中央政府。来届大选,高压电缆工程依然是双方踢皮球的议题。

卡立担任的敦拉萨镇国会选区,上届大选康乐投票站3259票中有1893票投给公正党,多数票为542张。敦拉萨镇投票站方面,4274票中有2227票是投给公正党,多数票208张。

截至2012年第二季,敦拉萨镇选民人数增至4654人,康乐花园则大增至5020人,当中4801人或95.64%为华裔选民。

12届大选,卡立凭着2515多数票击败国阵候选人陈财和。倘若这两个投票站的原来支持票倒戈,民联议席随时翻船。

卡立即使逃离,不再出战敦拉萨镇国会选区,改由其他民联领袖上阵,国阵若善用这项课题,在高压电缆受影响地区打击民联,有可能翻盘。

马华翻身战 强攻华印裔票

(董佳燕评述)在国阵全盛时期,马华的华裔支持率只有47%,上届大选马华整体华裔支持率下跌至28%,游走于存亡关口。

蔡细历出任马华总会长后,为拉抬支持率,做足两手准备功夫。一是反传统高调宣扬马华政绩,并举行连串马华领袖与华社交流晚宴;二则走入印裔社会,吸纳印裔选票。

虽然是不折不扣的华基政党,但在华裔选民支持率飘游的情况下,马华必须冀望提高其他族群支持度方能提升胜算,否则就愧当华基政党。为此,马华订立“稳健转型,全民共赢”方针,推行一系列全民皆可申请的基金和计划。

蔡细历过去两年间勤于走访印裔社群,经常举行闭门交流会,聆听印裔社群的声音,收集印裔社会问题。印裔社群长久以来被视为“被遗忘的版块”,选票动向引不起朝野高度关注。

虽然只占全国人口8%,但印裔选票在混合选区起一定作用。马华拉近与印裔选民距离,无非是为了消弭行动党煽动华社倒马华的冲击。

纵然在印裔社会中获得好评,马华亦不能放过提升华裔支持率的机会。否则,马华将会失去其代表性。

这个10月,马华一口气举办9场万人宴,分别选择了马六甲的哥打马六甲、森美兰州芙蓉三区、雪州巴生和沙登、联邦直辖区的敦拉萨镇、霹雳州怡保与金宝、柔佛古来和百科里作为地点;当中多是混合选区。

马华视万人宴为选前热身操,所鉴定的举行地点皆是重点选区,同时乘此机会安排各区潜在候选人台上“亮相”,宴会目标群则全是华人。

从这铺排看出,马华势要集合华印裔支持者之力,在混合选区打一场亮丽的翻身战。这一战不单决定马华是否入阁,更定夺了华族未来的政治声量。

万人宴从旁杀出 汤木出战敦拉萨镇露底

(魏金良评述)马华敦拉萨镇国会议席候选人呼之欲出,如无最后一分钟改变,汤木将以伞兵姿态出战。

敦拉萨镇区会於年初举荐三名候选人,即区会马青团长陈国永、国阵青年团幕僚长符策勤以及没有显赫党职的华总副秘书陈耀星。

但是,举荐归举荐,想法归想法,马华总会长蔡细历最近与区会的会商中暗示这个国席将由"天兵"作战,虽然未点名汤木,但以汤木过去半年频频在该区活动已渐露眉目。

10月13日,由区会举办的"稳健转型,全民共赢"的万人宴,汤木以雪州领袖从旁杀出,登上直辖区的政治舞台亮相,绝非偶然。

这场盛宴,由署理总会长廖中莱为主宾,在高喊"要稳定,不要乱"时,汤木站在区会主席周连琼身边。其他人包括陈国永、张盛闻、符策勤、戴国友、蔡金星、陈耀星、陈金妹、姚长禄、马汉顺和李伟明。

前区会主席陈财和对政治已意兴阑珊,不过,他正集中精力培养儿子陈国永转战甲洞国席,预料将面对不倒翁、行动党老将陈胜尧。这个选区历年来由民政党把关,屡战屡败。陈财和向党内建议由马华出阵,但一直受到民政党拒绝。

不过,内幕消息说,以民政党的人脉关系日渐式微,首相纳吉可能转由马华的陈国永以小刀锯大树的姿态力撼行动党的堡垒。

汤木被视为蔡细历的爱将,因为过去的党争中,他对蔡细历的支持力度从未消减。论功行赏,由他在大选中出线看来是任何党的政治生态文化。

其实,汤木入主敦拉萨镇选区早就有所布署。区会主席周连琼由总会长举荐他出任上议员,就是要他腾出这个"空缺"由汤木填补。

半年前,区会闻讯,不断厉声严拒"天兵",不过,如今这声浪已逐渐退化。不过,汤木要如何圆融地与敦拉萨镇区会寻求合作,也许还需要与反对势力磨合才能顺风顺水。

国阵将在沙巴不战而胜?

多名沙巴政治评论人均指出,该州大部分议席将在来届大选上演多角战。根据估计,包括5至6个国会议席在内的20个沙州议席将因此落入国阵手中,使得国阵拥有赢得多数席位的优势。目前包括纳闽国席在内,沙巴州共有26个国席及60个州席。

立新党已敲定候选人名单国家立新党(State Reform Party, STAR)沙巴州主席杰菲里(Jeffrey Kitingan)日前表示,该党将在短期内宣布上阵的选区及候选人。然而,当记者询及有关立新党与其他反对党有关议席重叠的协商进展,杰菲里却拒绝透露任何详情。

立新党最初以砂拉越为基,后再被引入沙巴,因此有关该党能否在来届大选以本身旗帜上阵沙巴一直备受瞩目。针对此事杰菲里重申,该党在修改名称并删除“砂拉越”字眼后,已获得沙洲选委会主席依德鲁斯(Idrus Ismail)确认获允在沙洲上阵。

与此同时,部分立新党潜在候选人已经为上阵作出准备,包括辞去教师职务或提早由公务员职位退岗。目前已经辞去教师职务的该党潜在候选人的包括哈斯敏(Hasmin Azroy Abdulah)、麦林(Maklin Masiau)和比努斯(Pinus Gondili)。

作为立新党青年团领袖,哈斯敏可能上阵丹南(Tenom)国席或该区其中一个州席。此外,麦林可能竞选位于沙巴北部的贫穷区必达士(Pitas)州议席,而沙巴进步党(Sabah Progressive Party, SAPP)同样相中了有关议席。

至于比努斯将被安排攻打拉卜(Labuk),国阵方面则确定由担任沙巴团结党(Parti Bersatu Sabah, PBS)副主席的现任议员麦克阿山(Michael Asang)留守原区。由于人民公正党也有兴趣竞选拉卜,导致该区成为沙巴州最可能上演四角战的选区,即国阵及反对党的立新党、民联和进步党。

进步党主席杨德利将有可能上阵实邦加国席底下的佳蓝汶莱(Karambunai)州议席,因为他在该区拥有强大的巫裔支持度。此外,他也可能上阵利卡(Likas)或其位于东海岸的家乡拿笃(Lahad Datu)。

立新党和进步党领袖均曾公开表示,将不会在对方重要领袖的选区竞选,后者更提议必须尊重现有议席分配和在职者。

话虽如此,进步党却对杰菲里资深署理主席丹尼尔约翰詹文(Daniel John Jambun)的下南南(Inanam)选区虎视眈眈。进步党属意该党署理主席兼现任实邦加(Sepanggar)国会议员攻打下南南。2008年詹文以公正党旗帜竞选该区时,以4,293得票胜于行动党的2,864得票。但是,最终的胜利者却是国阵团结党得票5,979的吴清乐。

进步党主席杨德利将有可能上阵实邦加国席底下的佳蓝汶莱(Karambunai)州议席,因为他在该区拥有强大的巫裔支持度。此外,他也可能上阵利卡(Likas)或其位于东海岸的家乡拿笃(Lahad Datu)。

与此同时,进步党计划安排总秘书杨伟光上阵混合区议席丹绒阿路(Tanjung Aru),而杰菲里的另一名署理主席阿末沙(Ahmad Sah Sahari)也有意上阵该选区。据了解,立新党准备向进步党让出丹绒阿路议席,但是民联对该议席同样有兴趣。

分散的反对票

如果反对党领袖无法意识到调解彼此间分歧和议席重叠的重要性,沙巴的政治局势将持续不明朗化,并导致国阵因上述分歧而不战而胜。

一名评论人以卡达迈岸(Kadamaian)为例指出,立新党、民联和进步党三个反对党若各自派出候选人,将可合共获得约6000票,远远抛离得票约3500票的国阵候选人。但是反对阵营的“策略性”分裂却将使得国阵胜选。类似的情况也很可能发生在临近的邓巴速(Tempasuk)州议席。

“毫无疑问地,来届大选反对阵营的得票肯定会增加。但是反对票的分散却将成为国阵致胜的原因”一名政治观察员兼非政府组织领袖指出。

反对党的愚蠢

目前看来,立新党和进步党之间完全没有合作的迹象,更遑论拟定共同的竞选宣言。虽然立新党支持者众,尤其在卡达山杜顺地区,但是进步党的搅局对其选情的影响始终不可忽视。另外,公正党同样在卡达山杜顺地区拥有相当的知名度并累积了一批支持者。

杰菲里、安华及杨德利若能及早醒悟反对阵营分裂何其愚蠢,对沙巴局势来说将是一件好事。依目前情况,即使杰菲里愿意减少该党竞选议席,也必须准备面对党内反弹声浪。

另外,进步党积极追求双赢方案,惟只有立新党有和它合作的意愿。至于公正党,则因为安华新宠拉金乌京(Lajim Ukin)和威弗烈(Wilfred Bumburing)对现任领袖所造成的压力而陷入茶杯内的风波。

(本文摘译自《自由今日大马》报导:卢克林托(Luke Rintod))

 

多名沙巴政治评论人均指出,该州大部分议席将在来届大选上演多角战。根据估计,包括
5至6个国会议席在内的20个沙州议席将因此落入国阵手中,使得国阵拥有赢得多数席位的优

势。目前包括纳闽国席在内,沙巴州共有26个国席及60个州席。

立新党已敲定候选人名单
国家立新党(State Reform Party, STAR)沙巴州主席杰菲里(Jeffrey Kitingan)日前表示,该
党将在短期内宣布上阵的选区及候选人。然而,当记者询及有关立新党与其他反对党有关议
席重叠的协商进展,杰菲里却拒绝透露任何详情。

立新党最初以砂拉越为基,后再被引入沙巴,因此有关该党能否在来届大选以本身旗帜上阵
沙巴一直备受瞩目。针对此事杰菲里重申,该党在修改名称并删除“砂拉越”字眼后,已获得

沙洲选委会主席依德鲁斯(Idrus Ismail)确认获允在沙洲上阵。

与此同时,部分立新党潜在候选人已经为上阵作出准备,包括辞去教师职务或提早由公
务员职位退岗。目前已经辞去教师职务的该党潜在候选人的包括哈斯敏(Hasmin
Azroy

Abdulah)、麦林(Maklin Masiau)和比努斯(Pinus Gondili)。

作为立新党青年团领袖,哈斯敏可能上阵丹南(Tenom)国席或该区其中一个州席。此

外,麦林可能竞选位于沙巴北部的贫穷区必达士(Pitas)州议席,而沙巴进步党(Sabah

Progressive Party, SAPP)同样相中了有关议席。

至于比努斯将被安排攻打拉卜(Labuk),国阵方面则确定由担任沙巴团结党(Parti Bersatu

Sabah, PBS)副主席的现任议员麦克阿山(Michael Asang)留守原区。由于人民公正党也有
兴趣竞选拉卜,导致该区成为沙巴州最可能上演四角战的选区,即国阵及反对党的立新党、
民联和进步党。

沙巴进步党的诡计
立新党和进步党领袖均曾公开表示,将不会在对方重要领袖的选区竞选,后者更提议必须
尊重现有议席分配和在职者。话虽如此,进步党却对杰菲里资深署理主席丹尼尔约翰詹文
(Daniel John Jambun)的下南南(Inanam)选区虎视眈眈。进步党属意该党署理主席兼现

任实邦加(Sepanggar)国会议员攻打下南南。2008年詹文以公正党旗帜竞选该区时,以

4,293得票胜于行动党的2,864得票。但是,最终的胜利者却是国阵团结党得票5,979的吴清
乐。

进步党主席杨德利将有可能上阵实邦加国席底下的佳蓝汶莱(Karambunai)州议席,因为他

在该区拥有强大的巫裔支持度。

拿笃(Lahad Datu)。

此外,他也可能上阵利卡(Likas)或其位于东海岸的家乡

与此同时,进步党计划安排总秘书杨伟光上阵混合区议席丹绒阿路(Tanjung Aru),而杰菲

里的另一名署理主席阿末沙(Ahmad Sah Sahari)也有意上阵该选区。据了解,立新党准备
向进步党让出丹绒阿路议席,但是民联对该议席同样有兴趣。

分散的反对票
如果反对党领袖无法意识到调解彼此间分歧和议席重叠的重要性,沙巴的政治局势将持续不
明朗化,并导致国阵因上述分歧而不战而胜。

一名评论人以卡达迈岸(Kadamaian)为例指出,立新党、民联和进步党三个反对党若各自

派出候选人,将可合共获得约6000票,远远抛离得票约3500票的国阵候选人。但是反对阵营

的“策略性”分裂却将使得国阵胜选。类似的情况也很可能发生在临近的邓巴速(Tempasuk)
州议席。

“毫无疑问地,来届大选反对阵营的得票肯定会增加。但是反对票的分散却将成为国阵致胜

的原因”一名政治观察员兼非政府组织领袖指出。

反对党的愚蠢
目前看来,立新党和进步党之间完全没有合作的迹象,更遑论拟定共同的竞选宣言。虽然立
新党支持者众,尤其在卡达山杜顺地区,但是进步党的搅局对其选情的影响始终不可忽视。
另外,公正党同样在卡达山杜顺地区拥有相当的知名度并累积了一批支持者。

杰菲里、安华及杨德利若能及早醒悟反对阵营分裂何其愚蠢,对沙巴局势来说将是一件好
事。依目前情况,即使杰菲里愿意减少该党竞选议席,也必须准备面对党内反弹声浪。另
外,进步党积极追求双赢方案,惟只有立新党有和它合作的意愿。至于公正党,则因为安华
新宠拉金乌京(Lajim Ukin)和威弗烈(Wilfred Bumburing)对现任领袖所造成的压力而陷入
茶杯内的风波。

纳吉掌握糖果效应 大选将落在12月?

随着首相向国会提呈2013年财政预算案后,政治评论人再次纷纷推测全国大选日期。虽然主流意见认为大选最快会在明年二月后进行,《自由今日大马》专栏作家莎丽娜·郑(Selena Tay)却独排众议认为大选仍然有可能会在今年举行,而最迟的期限将是12月15日(即12月1日的巫统全国党大会之后)。

“财政预算案中所分发的选举糖果是首相纳吉制造良好感觉和诱使选民投选国阵的皇牌。因此,选举必须在糖果分发前进行,纳吉才能有效地掌握此重要筹码。”

她认为,虽然政府向人民分发援助金是一件正面事情,但是政府的做法无疑只是在给患病者服用止痛药而非根治其疾病,因此对于解决实际问题无济于事。

总稽查司报告

莎丽娜透露,与财案相等重要的总稽查司报告今年再次重复去年延迟提呈的问题。事实上,根据国会程序两份报告应该在同日提呈。目前在总稽查司报告缺席的情况下,民联议员将无从评估各部门在过去一年的开销,因此也无法判断财案中对于相关部门的拨款是否合理。

值得一提的是,现任国阵中央政府自1998年至今财案均呈赤字,并且习惯性提呈附加财案。他表示,提呈附加财案意味着部分部门所得拨款不足以应付开销,同时也反映政府部门并不谨慎开销。

“与此同时,我国国债目前已增加至高达5020亿令吉。若将不附在记录内的临时负债及逐年提高的国家开销计算在内,国债的实际总数肯定比上述数目还高。即便如此,国债却能够维持在占国内生产总值少于55%的水平,这简直是神迹!”

消费税势在必行

莎丽娜认为,若国阵在第13届全国大选胜出,势必推行服务与消费税以应付政府向人民派发选举糖果的债务。这意味着平民百姓的“好日子”将到三月为止,随之而至的则将是取消津贴、节约措施、汽油起价、百物腾涨;消费税的实施更将进一步蚕食国民收入。

“2008年全国大选后同年6月汽油飙涨的情景,相信马来西亚人都记忆犹新。虽然汽油价格过后跟随国际油价下调,国内食品价格却始终没有再回跌。一旦国阵赢得第13届全国大选,同样的情况必定会重复发生。”

莎丽娜指出,为了赢得人民的支持与选票,政府尝试描绘乌托邦式幸福美好生活的愿景,以期人民相信国阵所承诺的未来。

“作为易于哄骗的选民,如果全国大选落在五个月后的三月学校假期举行,看来马来西亚人有必要做好准备接受希腊式危机席卷我国。倒数已经开始。节衣缩食的日期,不远了!”
(翻译及摘录自“Polls in Decembe? 作者:莎丽娜·郑(Selena Tay),《自由今日大马》专栏作家)

林冠英权力狂 想当首长兼副首相

(林文彪评述)《马来西亚前锋报》昨天刊登引述自部落客发布的影子内阁名单,行动党秘书长反应激烈,他谴责《前锋报》诋毁民联为恋权者。他说“不要把我们塑造成像国阵一样的权力狂(gila kuasa),只顾着争权夺利。”

报道中的民联影子内阁成员共有31人,公正党有13个部长名额、伊党及行动党各获分配10及8个名额。除了由安华担任首相,3名副首相分别为伊党的哈迪阿旺、行动党的林冠英及保留一个名额给沙巴或砂拉越领袖。

这份曝光的民联影子内阁名单,被指由公正党州议员苏海米在党内政治局提出,但苏海米已否认此说。民联公正党及伊斯兰党领袖对《马来西亚前锋报》的这则头条新闻不屑一顾,不予理会,为何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却对一份他认为没有公信力的巫统党报报道这么在乎?

林冠英是否担心选民知道他被推选为民联副首相,而如果他又兼打国州,槟州选民会把州选票投给国阵,壮大槟州在野党,实现两线制,集中把国会选票投给林冠英,确保他能顺利入阁当副首相?

林冠英是否因为自己相当首席部长兼副首相的“权力狂”隐议程被人家拆穿,因此暴跳如雷?

为何林冠英会认为这影子内阁的报道,会把民联塑造成像国阵一样的权力狂(gila kuasa)呢?民联没有影子内阁就能证明它没有权力狂,不争权夺利吗?

槟州人都知道308海选大选之前,槟州行动党幸好没有影子内阁,否则,今天的槟州首席部长就是曹观友而不是林冠英了。林冠英被指在民联夺下槟州政权后,自荐当首席部长。行动党做了政府后,做官上瘾后,不再拟定影子内阁,是否要沿用槟州的“自荐”模式,到时看谁的拳头大谁做王?

如果《马来西亚前锋报》报道民联影子内阁的首相人选为安华,而安华也不认为这是把他塑造为权力狂的阴谋,为何林冠英出现在副首相名单中,会让人以为林冠英是权力狂?

没有权力如何当首相及副首相?当首席部长又怎能没有权力?林冠英如果不在乎权力,四大皆空,六根清净,何不索性退位把首席部长宝座让给本来就应该当首席部长的曹观友?并退隐政坛,随证严法师修行去?

阿兹敏图谋大臣权位 伊党也虎视眈眈

(魏金良述评)国阵雄心勃勃要在雪州反攻重掌政权之际,民联似乎胸有成竹把持得住。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阿里突然宣称,一旦来届大选民联夺权执政中央,现任雪州大臣卡立依不拉欣将进入中央担任部长,雪州未来新大臣将由新人顶替。

阿兹敏口蜜腹剑,盛赞卡立表现优秀,为雪州贡献多达23%的国家生产总值。以配合他合理化调离卡立。

阿兹敏对卡立的抬举,其实是他与卡立长期争权夺势的另一波暗战。年前,政坛曾疯传,有人向卡立逼宫施压要卡立辞职,但在党高层斡旋之下,不了了之。

阿兹敏与卡立面和心各异,互抽后腿,人尽皆知。当卡立的大臣办公室被黑手暗装摄像镜头以监视他的一举一动时,他并没有报警彻查,据说是党内所为。而一名貌似阿兹敏的男子,在公寓内接受一名女子替他口交的照片,於今年由部落客发布,也未见阿兹敏报案撇清关系。

这类政治暗斗,都被理解为是对政敌的打击手段,如果闹大了,两败俱伤。

阿兹敏曾不惜狠批,卡立主导的雪州政府提供20立方米免费水计划,令州财政承受严重的经济负担,迫使民联州政府追加附加预算案来维系该计划。

卡立因为达南债务重组出现重重叠叠的弊端,被马华的蔡智勇穷追猛打,阿兹敏由始至终选择默,隔岸观火。不属於阿兹敏的少数公正党领袖出口帮腔,幸亏有行动党的议员力挺卡立,否则就孤独失援。

阿兹敏对安华10多年的政治起落追随在侧而成为亲信,为了攀登高位,不惜疏离母亲,并与揭发安华性丑闻的妹妹乌米反目成仇。

前首相敦马把安华革职及投狱的艰难时期,卡立以庞大的财务支撑起公正党,劳苦功高,使他在安华心目中有一定的地位。这两人的政治角力令安华左右为难,从不轻易向任何一方下封口令。

阿兹敏突然表扬卡立的功绩,观察者认为是替后者"送行",以便他可以顺理成章成为下一任的民联雪州大臣。不过,由於阿兹敏与卡立矛盾过深,他这次以软逼硬的暗功,其动机被看穿是觊觎大臣权位。

由於大选跫音渐进,阿兹敏的野心被批为给民联添乱,因为党争将使公正党内部因各为其主而失去对外的战斗力。

其实,雪州大臣一职,并非公正党理所当然要做就做,伊斯兰也虎视眈眈这个大位。伊斯兰党总秘书慕斯达法表示,两人不应该发类似的个人言论,
民联并未讨论类似的课题。因为民联任何决策都应该先通过三党的讨论和共同拍板。

阿兹敏"调动"卡立的言论既然并没有通过民联三党的任何会议达致,换句话说,伊斯兰党也有资格染指这个权位,轮不到阿兹敏先下手为强。

胜利与执政并非同轨 民联皇朝谁做主?

308大选转眼间已经过了四年,国人都纷纷猜测下一届大选的日期究竟会落在什么时候,关于大选日期的分析和传言也众说纷纭。

前新海峡时报集团总编辑阿都卡迪耶欣(A. Kadir Jasin)在其博客“The Scribe A Kadir Jasin”中表示,基于国阵是当权政府的关系,也许很多人都不敢作出对国阵不利的预测,因为一旦这样的预测流传出去的话,他们可能会受到国阵的压力对待。

“但是,如果他们没有作出有利于民联的预测的话,将来民联成功执政之时,他们也会面对问题的,因为民联可能会对付那些不支持他们的人。”因此,阿都卡迪耶欣认为,决定国阵或民联执政的关键因素还是选民的投票倾向。

大选的目的是为了选出有效的政府

他表示,对于选民而言,大选只是一个方式,他们的目标是选出一个他们认为比前政府更能够有效管理国家的政府。

“我们已经目睹了国阵的执政方式,与此同时,我们也通过几个州属看到了民联的政绩。但是我们必须知道,管理一个州属和管理一个国家还是有差别的。我不会评论民联是否会在下届大选中胜出,如果多数选民都投选民联的话,那么它就会胜出。问题是,民联能不能够有效地治理国家?”

阿都卡迪耶欣认为,民联是否能够拥有良好的施政有赖于民联各党是否可以突破意识形态、政策和计划上的差异,但是目前看来并不乐观。

他也列下了以下问题作为回答民联是否拥有执政能力的指引:

  1. 作为民联的一份子,行动党是否愿意在拥有多数国会议席的情况下接受回教国政策以及伊斯兰党(伊党)的伊斯兰刑事法?
  2. 伊党是否愿意为了配合行动党和公正党而放弃伊斯兰国和伊斯兰刑事法的理念?
  3. 站在行动党和伊党之间的公正党是否拥有足够的影响力来说服卡巴星接受伊斯兰国或者劝服聂阿兹放弃伊斯兰国和伊斯兰刑事法的承诺?
  4. 伊党憧憬的与行动党所反对的都牵涉到了国家宪法,他们之中又是否有人真的了解和熟悉宪法与法律呢?
  5. 如果民联胜出的话,安华是不是肯定会当上首相?
  6. 民联将会执行的经济政策又是什么?

安华依然保有“巫统特质”

阿都卡迪耶欣认为,在民联的领导人当中,安华是最有执政经验的一位,但是安华并不是一个很全面性的领袖。

“他的专长只是演讲,当任何问题出现的时候就利用身边的人来挡驾或称为代罪羔羊。虽然他曾任副首相及财政部长,但是他并没有令人折服的经济知识。”

他指出,虽然安华如今一直提倡民粹政策,如减少税收、降低车价和免费教育,但是他在1997及1998年金融风暴时期所持的想法却是跟现在截然不容的。阿都卡迪耶欣表示,安华如今所提出的解决方案与国家货币基金(IMF)的方式大同小异。

“我不明白安华如何可以在减少税收及提供免费水电的情况下,达到他所承诺的财务收支平衡。”

他也直指安华至今仍然表现出巫统的特质,只是换了一个徽章和口号而已。

“最近民联领袖乘坐一架据说是跟‘朋友’相借的私人飞机去探访沙巴及砂拉越,这就是一个很好的预告片,告诉我们民联执政以后的局面。安华的口味和行径跟富豪无异,这是他在政治生涯巅峰的时候从身边的贪污者学到的,而这些贪污者依然存在,甚至人数更多了,因为他们都相信安华将会在下一届大选中胜出。”

虽然如此,阿都卡迪耶欣也坦承,民联的方向并不只是由安华一个人主宰的,林吉祥、卡巴星、聂阿兹和哈旺哈迪等人的影响力也不容小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