嘲讽安华甜言导致糖尿​病 伊党与安华仇恨政治切​割

pas say anwar bluff

(郑怡恩评述)伊斯兰党青年团署理团长聂阿都昨天撰文反思第13届大选,他说这次的大选赢家是国阵,落败的的是民联。他也提醒道,伊党主席哈迪阿旺已经公开促请全民接受民联败选的现实,因为这是上苍意旨。

针对民联在东马两州的选举成绩欠佳,聂阿都认为这反映安华竞选机制的弱点。民联在东马选战受挫,已然打击民联欲入主布城的大计,尽管民联在西马国州议席取得良好的成绩。民联无法攻克布城,伊党爱莫能助,毕竟东马非该党主要战场。

聂阿都也嘲讽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所发表的承诺的形形色色甜言蜜语,已经导致民联的支持者患上糖尿病。他强调本身接受自伊党长老聂阿兹及哈迪阿旺的政治教诲是讲诚实及有根据的话,从来没有学过讲那些虚妄的甜言秘密。

他指出,尽管安华不是伊党党员,可以不按照伊党的方式讲话,但令他感到不解的是,竟有一些伊党支持者也成为甜言蜜语的受害者。他炮轰这些至今仍不理解哈迪阿旺强调的“接受上苍意旨”的伊斯兰党的支持者,竟然把民联的败选归咎选委会被国阵操控。

Hadi

当公正党实权领袖拿督斯里安华开始巡回各州举办拒绝承认大选成绩的大集会时,伊斯兰党全国长老会即公开,并促所有民联领袖接受大选成绩。长老会主席拿督哈仑泰益认为,民联领袖要坦然接受人民的选择,他也赞扬选举委员会的表现,他强调没反对大选成绩,也无意要进行包括大集会和示威等行动。

伊党的立场明显要与安华搞的仇恨政治切割,该党对安华孤注一掷要争当首相的猴急心态显得烦不胜烦,无意与安华同舟共济。伊党高层连番向党员及支持者发出“接受上苍意旨”明确的指示,已经导致安华的“黑潮”集会几乎只剩下华裔的支持,不像黄潮净选盟大集会般凸显伊党的积极参与。

民联非政党何来赢多数票 得票反映议席火箭减四席

anwar dap minus 4 long

(张良评述)民联所谓的共主安华,在全国大选后拒绝承认选举成绩,他坚称民联已经赢得选举,而选举成绩被国阵盗取。安华的理由是选举制度很不公平,他除了提出大选出现舞弊、停电、孟加拉外劳投票、点墨褪色等等指责之外,也责问为何获得47%选票的国阵在朝,赢得51%选票的民联反而在野?这个简单的逻辑激励了许多大选狂热的行动党支持者穿上黑衣去挺安华的黑潮大集会,希望以这个理由拉倒民选政府。

连亲民联的政治评论人兼执业律师Art Harun也看不顺眼,日前撰文评论民联如果如此重视一人一票的精神,为何没有将之列为《橙皮书》的重点施政议程,民联的大选宣言甚至一点也没有提及选区划分的政策。然而,民联在败选后才突然间把“一人一票”捧为民主良药,是否因为民联落败后才用的上这剂良药?

如果民联今天已经入主布城,选区划分违反一人一票的课题今天可能完全没有出现,如果现有这个体制能让民联胜利,它会主动去废掉一个对他有利,对在野的国阵不利的不民主制度吗?

国阵注册于1974年6月一日,虽然它不能以“国阵党”的名誉招收党员,但它的成员党一律使用已经向选委会注册的标志参加竞选。民联何来赢得51%选票之说呢?民联既没有注册,也没有统一标志,它曾在舆论要求之下,假惺惺向社团注册局提呈注册,但面对一点挫折后就索性放弃跟进,不再提注册。他只在有“机会”当政府时才自认是一个联盟,以政权为大前提时,勉强握手攀关系,除此之外,所谓的“民联”只是一个空幌子。

第13届大选已经过了三个星期,又再有人提出要求政府批准民联注册,但终究又是应酬舆论的技俩,至今没有任何迹象显示民联有意“正式”结盟,脱离“乌合之党”的诟议。

也没有任何民联高层受委负责民联的注册,民联为了做政府才聚合,但各党勾心斗角,在这届大选甚至自相残杀在多个选区打三角战,这些互相排斥恶斗的竞选中,例如士毛月哥打白沙罗两党的得票也能加起来统称为民联的多数票?

社会主义党大选后已经酝酿与所谓的“民联”各分东西,彼此之间没有共同“利益”之时,就是分手的时候,行动党、公正党及伊党随时会有政党掉队自立门户,不必开会,不必知会注册局,因为它只是一个乌合之众的“测试版”联盟。

前安华律师兼公正党居林国会议员祖基菲诺丁加以分析安华的诉求,若按安华的要求,各党得票应反映所得议席,那么第13届大选的各党得票及应得席位数目如下:

国阵获得46.53%选票,应该得到103席 (但实际上它获得133席);
公正党获得20.03%选票,应该得到45席 (但实际上它获得30席);
行动党获得15.42%选票,应该得到34席 (但实际上它获得38席);
伊斯兰党获得14.51%选票,应该得到32席 (但实际上它获得21席);
独立人士获得1.71%选票,应该得到4席 (但实际上它一席也没);
废票总数占1.8%,它代表4席。

印尼前副总统充当中间人 代表安华向纳吉选前交涉

anwar indonesia long

(张新采评述)公正党顾问安华在大选前曾表示,若民联无法入主布城,他将退出政坛,专心教书。但是,安华在选后却以选举不公为由,表明将会继续斗争,包括主办一场场的集会反对选举结果。

安华再次言而无信,连他的国际友人也不过眼。印尼前副总统尤索夫卡拉本身就对安华无法接受败选的事实,以及拒绝和对手和解感到失望。

尤索夫卡拉说,是安华在大选前主动要求他担任“中间人”,向纳吉表明无论国阵或民联赢得大选,败选者都要服输。

安华承认确实曾在尤索夫卡拉穿针引线下,与纳吉达成败选者要服输的协议,但声称有关协议还涵盖其他条件,但因为纳吉没有遵守而作废。他还说是尤索夫卡拉毛遂自荐充当他和纳吉之间的’中间人”,最终使到两人达成接受选举结果的书面协议。

不过,曾经参与双方会谈的印尼前司法和人权部长哈密阿华鲁丁驳斥安华的说法。

他接受马新社专访时指出,双方达成的协议在投票日当天依然有效。只是,所有的一切在选举结果出炉后出现改变,因为安华不能接受民联无法赢得中央政权的事实。

他说,安华当初要求尤索夫卡拉充当“中间人”,主要是因为安华相信,从人民出席民联集会人山人海的场面来看,民联可以执政中央。

尤索夫卡拉和安华关系匪浅,如果不是因为安华主动提出,他根本就没有必要介入大马的选举事务,还要穿梭在纳吉和安华之间,以确保双方能够达成共识。

这件事情说起来也有点悲哀,因为安华竟然要借助外人来和纳吉达成共识。为什么他不能直接和纳吉坐下来谈。纳吉选前就已经保证,不论什么结果,都会坦然接受,包括败选也会确保政权和平转移。而且,他最终也欣然接受尤索夫卡拉的安排,和安华达成协议。

期望愈高,失望愈大。因为安华太想要当首相,这次又和首相职位擦肩而过时,对他的打击非常大,因此就藉集会和黑 潮来为自己失败和食言寻找美丽的藉口,以继续留在政坛。

民联败选,安华不是自我反省和检讨民联为何会功亏一篑,而是制造一连串的谎言,作出无的放矢的指责抹黑国阵,以掩饰自己的无能。

安华却忘了,凡走过必留下痕迹。尤索夫卡拉和哈密阿华鲁丁虽然和安华关系匪浅,但还是清楚告诉大家,食言的人是安华。

对安华来说,只要可以当首相,他根本就不在乎自己是否食言,也不在意国际友人的观感。可悲的是,当国际友人都看清安华的真面目而不惜大义灭亲说出真相时,本地还有许多人甘心地被他利用来达到其私欲。

大选成绩否认症候群发​梦 安华为反而反陷疯狂状​态

anwar dream tobe pm

(郑怡恩评述)公正党顾问安华指出,公正党拒绝承认现有的选举委员会,在选区划分方面也不会给予现有选委会合作,因为选委会已失去公信力与人民的支持。

看来安华已经成为“大选成绩否认症候群”的严重病患,从反大选成绩,反首相,反国阵,到反选委会,一切反到底,真正成为“为反对而反对”的候任国会反对党领袖。

选区划分工作将在六个月后大选官司审结后就展开,安华如今宣布不会给予现有选委会合作,到时选区划分报告公开展示时,公正党将冷眼旁观,不理不睬?(划分选区边界只需简单多数即可在国会通过,只有增加或减少选区需要三份二多数席)。

安华日前说他不满30个选区的选举成绩,并要求政府马上重选,同时他要求选委会总辞。若在这半年内选举官司审结后出现补选,而选委会又没有总辞,安华的公正党还要派人参加“已失去公信力与人民的支持”的选委会所主办的补选吗?如果到下届大选,选委会仍未总辞,安华还要参加明知是“已失去公信力与人民的支持”的选委会所举办的大选?

安华昨天也澄清,大选前在印尼前副总统尤索夫卡拉充当“中间人"下,他与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所达致的协议,是在举行公正独立的选举、秉持竞选操守等前提下,双方必须接受大选结果。安华也揭露纳吉没有签署该协议,并谴责纳吉已违反其承诺。

日前,《新海峡时报》和《每日新闻》引述《华尔街日报》的报道,指安华曾要求尤索夫卡拉担任“中间人”,向纳吉表明无论囯阵或民联赢得大选,败选者都要服输。安华因此被政敌嘲笑为失信,不守诺。

但是尤索夫卡拉是受安华的邀请之下,才做起这项和事佬的工作,踢爆这宗协议的也是尤索夫卡拉,安华要怪也只能怪他的老朋友尤索夫卡拉。安华自导自演的协议事件曝光后,纳吉没有讲过一句话,但现在纳吉成成为他批判的对象。

作为首相的纳吉当时拒绝签署安华自导自演的协议是可以理解的,今天的局面印证该协议即使签了也没有作用。安华最终连民联无法入主布城将退休的承诺也食言,今天更为自导自演的协议找下台阶,说大选不公正独立及没有秉持竞选操守。

大选公正与否谁说了算?若不公正,民联如何赢取三州政权?大选有没有秉持竞选操守,谁说了算?如果安华是君子,即使纳吉不签署他自导自演的协议,安华自己签署后不能单方面实践协议的承诺吗?

安华自导自演拟定协议要纳吉签署,还附带“公正独立的选举、秉持竞选操守”的条件,简直是在脱裤放屁。全世界奉行议会民主制度的国家,都在实践“公正独立的选举、秉持竞选操守”,选举程序若发现舞弊,各造皆可提出法庭诉讼,而且公正党策略主任拉菲兹已经扬言提出27宗选举诉讼。

安华既然不承认纳吉领导的政府,指为非法政权,为何还要相信这个“非法政权”的司法系统审理的选举官司?何不干脆拒绝上诉?避免30个出现“舞弊”的议席被判选举合法,而导致安华失去否决大选成绩的理由?

如果大马的第13届大选真如安华指控那样的不公正,世界各国包括联合国等国际社会也会公开谴责大马政府,甚至对大马实行各方面的制裁,但是为何世界各国首脑皆祝贺首相当选?至今,可有任何国家宣布不承认大马第13届大选?不承认纳吉领导的政府?

安华必须向国际社会解释,为何他的盟友林吉祥和聂阿兹可以坦然接受选举成绩,只有他一个仍坚持不承认大选?为何行动党及伊斯兰党不是黑潮大集会的主催单位,为何行动党领袖只应酬式亮相黑潮集会?为何林吉祥说大集会浪费时间?为何安华自己的副手阿兹敏阿里说总不能成天这么集会下去,应该专注落实大选承诺为民服务?

阿兹敏阿里主张民联应该跟国阵展开跨党派会谈,以寻找共通点,化解政治僵局。这不就承认国阵政府的合法性了吗?连公正党署理主席也不认同安华为反对而反对到底的作风,安华除了陶醉在华裔黑潮的热情掌声中,不管在民联或在党内的影响力已经明显消退,连马来群众也没兴趣投入黑潮集会,安华要延续其政治生命,只有最后一步,就是加入行动党,当行动党主席,名正言顺当华人的领袖。

计票时停电21天才报案 一张照片诬蔑多区有疑问

no electric

(董佳燕评述)选委会基于大选结束以来未有选举代理向警方作出计票中心停电投报,国能方面也表示没有停电投报,对选举计票时停电的流言,没有调查的方向。

选委会在推特与面子书上发现,停电照片流传及根据散播专页和散播者所道出地点后,向相关选委会州主任、机票主任和有关学校计票中心查询。选委会较后以照片中 计票人员并未穿着制服、解释计票中心不如照片显示般有许多记者及摄影记者可入内、置放选票浅盘的材质与尺码与选委会所使用的不同,认为照片很可能是有心人选前拍摄造假,混淆民众。

526日,雪州沙登区伊斯兰党候任斯里沙登州议员诺哈宁发表称,照片显示的停电地点是沙登国小第三投票室,批评选委会否认投票中心确有发生停电事件,并出示原照。

可是,诺哈宁却表示伊党未有针对停电事件报警,经记者追问才说考虑投报。隔日,公正党策略局主任拉菲兹出示一名公正党监票员的报案书,指称居林万拉峇鲁选区也曾发生10分钟停电。

民联是第一次参与大选吗?通常选举代理都会即时投报,民联怎么隔了21日才来做出停电投报?

回顾这张在网络上传得闹哄哄的停电照片,55日晚亲民联面子书专页《廉政资讯网》便发布了不实消息,标注着“刚接到消息!砂垃越白毛使出阴招了!这就是赢不到的原因?停电!!!!”

较后同样亲民联的《抗议中国报……》专页也分享了这则照片,并打上“妈的!”,进而疯传。目前有53,342LIKE廉政资讯网》专页、《抗议中国报……》专页也有11,328LIKE

单单是当晚《廉政资讯网》专页所发布夹杂不实消息照片,便有6577人分享出去,这尚未计算其他亲民联专页的转载与上载。

若你现在重新点击《廉政资讯网》逐个看回贴文,上述图文已遭删除,找不着了。惟仍可从其他有分享过该消息的页面中找到。这证明,凡走过必留下痕迹,扫不掉杜撰诬蔑的罪证。

这张图片也遭广传牵扯到为原任柔佛州大臣阿都干尼对垒行动党领袖林吉祥的振林山选区、公正党副主席努鲁伊莎对垒原任联邦直辖区部长拉惹农吉于班底谷选区、甚至马华署理总会长廖中莱对垒绿色盛会主席黄德的文冬选区所发生的停电事件,受质疑有加票嫌疑,投票日当晚一度引起支持者情绪紧张。

传来传去,就是没有传是发生停电事件,原照地点沙登国小第三投票室,这不是很奇怪吗?

此前,国阵曾以振林山是国阵对垒行动党、班底谷是国阵对垒公正党、文冬是国阵对垒行动党,浅盘上却显示伊党标志驳斥停电照片。可是,民联一众领袖皆是静静地不作声,未加以厘清。

目前网络上找到的伊党玲珑区部落格“【PAS LENGGONG BLOG-BLOG PARTI PAS”也只是在59日上载这张图片及贴上自称是国能职员指控有人刻意制造停电耍诈的贴文指控,并未说明图片显示地点。

可是,制作与散播不实信息的有议程者,删掉原文当做自己没做过,要不然就当不知道自己的手指曾上载或暗下分享,这些黑手,未曾有就不实指控做出过道歉与澄清。

林吉祥称示威非火箭文化 暗讽安华浪费时间搞集会

wasting time protest long

(林文彪评述)行动党顾问林吉祥接受马来报章《阳光日报》采访时,针对外界指着行动党通过搞集会否决大选成绩推翻政府时,他说,行动党已经有47年的历史,并且经历了10届大选,不会去浪费时间做这种事情。他强调,在过去这些日子,行动党只是对选举制度不满,“我们不怕接受选举成绩”。林吉祥也澄清外界指行动党使用强硬手段也是不确实的,因为该党正在准备提出选举诉讼。

lks

对比被安华鼓动情绪后,夜夜追踪黑潮大集会,激情呐喊的华裔行动党支持者,林吉祥显然沉着应战,操弄群众的手腕比安华熟练。但这是林吉祥不能说的心事,不能公开向华社表态,促请华社无需再浪费时间去参加集会,更难以向安华开口,劝告后者把精神放在选举诉讼及开始关注国家与人民面对的大事。

最了解林吉祥的行动党资深领袖如霹雳州的倪可汉者,早就摸透他的意思,所以安华在霹雳州举办黑潮集会是,只派出一名行动党议员出席。而且巡回全国的黑色大集会,主办人就只有安华一人,行动党及伊党皆不介入,只是派出议员上台演讲“助兴”,以示对安华的支持。

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曾多次公开吁请民众支持《阳光日报》(Sinar Harian)而不是《马来西亚前锋报》及《每日新闻》。林吉祥这回对该党信任的马来报《阳光日报》发表上述言论华裔也没几个看到。如果林吉祥向中文报发表上述言论,公开向华社强调该党认为搞大集会是浪费时间的事,安华的黑潮恐怕就搞不下去了。

华裔选民对入主布城的寄望过高,造成形势误判,这些选后症候群的失望心情久久不能平息,安华通过搞集会让这些人纾解情绪,是否能达致施压即刻重选,或迫使国阵把被指“盗取”的政权双手奉还给安华?这类集会的后果,林吉祥是心知肚明的。除了林吉祥公开表态指街头集会浪费时间,该党雪州主席郭素沁也曾经公开强调行动党反对街头集会示威,因为这将影响外资。

但林吉祥不支持搞集会,不等于他不认同集会的成果。让我们来回顾一段典故,部落格拉惹柏特拉在回忆净选盟大集会游行到皇宫的事迹时,他提到他在2007年参与了竞选盟。“事实上,是我,Tunku Vic和Din Merican三人游説皇室来和Bersih委员们见面和接受选举改革备忘录的。最高元首最后同意和最多十个代表见面。我们用了数个月来策划Bersih,我甚至还和巫统的某些人见面,要求他们多多支持。他们很多人都支持(当然都是私底下),有些人还捐了帽子T-恤等,而我也把这些给派光了。”

“到了Bersih那一天,我们吸引了数万人前来参加,也成功地游行到了皇宫大闸。但就当我们走到了皇宫时,有人叫我们暂时还不要进去,留在外边等,因爲有些政党首领正赶着过来加入我们。奇怪了,爲什么他们不和我们一起游行呢?爲什么要等到我们成功抵达皇宫了才出现呢?(请记得我们一路游行过来是多么的艰难)”

“我们等了大约有一个小时之久,那些领袖们终于到了,然后就一行十个人头也不囘地走进了皇宫,而我们这群爲了Bersih呕心沥血的就呆呆地被遗忘了在大闸外边。在把备忘录转交给最高元首代表以后,这一群政客就走了出来,然后就地给人群来个讲座。”

“简短来説,Bersih被一群政客骑劫了,而接下来他们就顺手推舟地举办了Bersih 2.0 和 3.0。我们要的Bersih是个全民的运动,不是某个政党的政治工具,我们要的是巫统也有份支持Bersih。但现在Bersih已成爲了民联的第四个成员,那请问巫统还会像在2007年般地支持以后的Bersih吗?”

拉惹柏特拉所说的政客是谁,请看看以下《独立新闻在线》的报道,图中那些选择只在关键时刻现身抢镜头邀功的“政客”,正是林吉祥、林冠英及安华。

bersih

马上重选不如马上换首相 安华制造乱象延政治生命

anwar be pm lonh
(吴立勤评述)
公正党顾问安华指出,民联已经圈定民联候选人以微差落败的30个选区,要求“马上重选”。按照安华的要求,似乎选委会必须马上遵守安华的要求,选举委员会当然没有这个权力,安华因此再给选委会添加一个违背“安华”意愿的罪名,并促请选委会总辞。

过去一周,公正党策略主任拉菲兹率领的第13届全国大选舞弊调查团,着手调查27个选举成绩可疑的国会议席后,决定兴讼打选举官司。既然已经准备打选举官司,安华怎么还在要求马上重选?如果有人可以决定马上重选,向这个人施压即可,何必提诉讼?

安华除了拒绝承认选举成绩,也要否决选举诉讼的司法程序,要求选委会、法官或首相超越法律,擅自决定“马上重选?”

安华要给予群众的印象,是选委会没有按安华的意思宣布“马上重选”,就是选举委员会的错,因此选委会必须总辞。如此一来,安华何不干脆要求最高元首马上委任他为大马首相?最高元首若不依,安华是否也要求最高元首辞职?

国有国法,选举有选举法令为依归,任何人若有证据指证选举出现舞弊状况,皆有公民权利兴讼要求法院展开审讯。只有法官可以宣布选举无效,选举委员会收到法院的判决后,才能宣布是否“重选”。这个程序安华不是不知道,而是故意要混淆视听,走捷径懒得打选举官司。

公正党主席拿汀斯里旺阿兹莎又怎么说呢?她强调,有鑑于第13届大选中出现多项选举舞弊,该党建议设立皇家调查委员会进行调查。如果安华认为30个选区可以被某方宣布“马上重选”,我国还需要选举法令来阐明选举诉讼程序、法院及成立皇家调查委员会来调查选举舞弊吗?

公正党署理主席又怎么说呢?阿兹敏不但杯葛在雪州格拉纳再也体育馆举行的“人民之声,圣洁之神”集会,还发推文暗批有关活动,并且敦促民联坦然接受这次的选举成绩。他写道,“人民对过分政治感到疲累。接受裁决,反省自身,承认弱点,向前迈进,注重人民而不是族人。”

以上公正党四名领袖各行其是,安华、拉菲兹、阿兹莎及阿兹敏如四头马车,对选举成绩各自阐释,各取所得,安华为了给狂热的华裔支持者保温,以及合理化他败选不退休的承诺,必须到处奔走煽动情绪。然而联邦法院首席大法官敦阿里芬说,所有聆听选举诉讼的法官,须在法庭接到相关政党入禀选举诉讼后的6个月内进行聆讯和审结。这意味着“马上重选”的幻想也将在6个月内破灭。

公正党选择性提选举诉讼 始终未逮住一个幽灵选民

win no ghost long

(吴立勤评述)政党对选举成绩不满意,或怀疑出现选举舞弊状况,可以在选举成绩发布宪报后的21天内兴讼,通过司法途径检讨选举成绩。但却没有政党或中选的国州议员会针对自己赢取的选区兴讼,它只有面对败选的竞争对手提出兴讼挑战的份。

人民公正党策略局主任拉菲兹说,公正党着手调查27个选举成绩可疑的国会议席后,决定兴讼打选举官司。这些国会选区包括文冬、瓜拉雪兰莪、巴南、大港、巴西古当、拉美士、马樟、格底里、蒂蒂旺沙、地不佬、巴眼色海、哥打马鲁都、保佛、斯蒂亚旺沙、昔加末、礼让、浮罗山背、居林万拉峇鲁、埔莱、江沙、麻坡、本同、乌鲁雪兰莪、沙白安南、梅柏、冰厢岸及砂拉卓。同时而该党决定最迟5月杪将向法庭提出大选上诉。

拉菲兹说他领导的调查团总共接获了237宗投诉,投诉的内容包括选民的选票被他人冒领、贿票、幽灵选民问题、不褪色墨褪色、外劳获投票权及投票站的选举成绩表格(Borang 14)问题等等。

但是该党圈定这27个选区主要有4个因素,即这些选区的多数票率差距仅在5%之内;微小的多数票率与废票不成正比,废票比多数票更多;邮寄选票与提前投票的多数票,高于普通选票的多数票;及这些选区被举报出现选举欺诈行为。这些因素与前述的幽灵选民、不褪色墨褪色、孟加拉外劳投票、停电等闹得沸沸扬扬的“选举舞弊”课题却没有直接的关系。

民联当然期望打赢所有官司,多制造一场补选,民联就踏近布城一步。如果法官也吹反风的话,不必等到5年,民联就有机会入主布城,这是安华的如意算盘。

民联阵营领袖无不在大选前指控这届大选将会是有史以来最肮脏的大选,但为何大选后,只有27个选区被发现“选举肮脏”罢了?民联胜选的89个国席,全都没有可疑选票被他人冒领、贿票、幽灵选民、不褪色墨褪色、外劳获投票权问题了吗?

竞选班底谷国席的公正党努鲁依莎胜选前,指控该选区出现4千637名幽灵选民,前雪州行政议员刘天球将成立的“抓鬼大队",民联出动“抓鬼"大军在班底谷国席十多个投票站“抓鬼”,结果也没能抓到半个“幽灵选民”以便向法庭提出大选上诉?

竞选巴生国会议席的查尔斯投票前披露,巴生国会选区內共571个幽灵选民的身份经鉴定,若他们在投票日当天出现,在监票员核对名单后將被否决投票权。结果呢,巴生国州议席一个“幽灵选民”也没出来投票?571个幽灵选民是查尔斯的幻想还是误把合格选民当幽灵选民?为何行动党刘天球将成立的“抓鬼大队"没抓到半个“幽灵选民”以便向法庭提出大选上诉?

竞选雪州史里肯邦安州议席的行动党欧阳捍华在投票前几天指出,该区出现约600名年龄超过80岁的选民,并怀疑这些选民都是幽灵选民。结果呢?这600名年龄超过80岁的可疑“幽灵选民”全都没有出来投票,还是欧阳捍华的幻想,误把合格选民当幽灵选民?要不然为何行动党刘天球将成立的“抓鬼大队"没抓到半个“超过80岁的幽灵选民”以便向法庭提出大选上诉?

或许,民联胜选的议席是允许存在选举舞弊的,站在胜选一方的角度来看,只有白痴才会自寻烦恼制造未必能赢的补选吧!

换句话说,民联要向法庭提出大选上诉的目的,皆在博看是否可以走捷径入主布城,选举有舞弊与否,得看对谁有利,提出大选上诉27个选区,给出答案,这数目才足以“改朝换代”,革命是否成功是另一回事,给支持者一个虚无飘缈的“梦”,延续政客的政治生涯,才是实相。

马华不入阁有杀错没放过 九品官丢职失业人人自危

mca dead end long

(陈治平评述)马华“不入阁”的定义涵盖面非常广泛,似乎已经由该党推荐的官职,扩大至盟党或非党内推荐的政府职位;如果相关指令属实,丹斯里黄家定必须辞去部长级待遇的中国特使,而丹斯里冯镇安也必须立刻辞去持续能源发展委员会(SEDA)主席职务。

“不入阁”的表面定义是不进入内阁当官。内阁的官职仅包涵内阁部长,副部长不是内阁成员。如果马华将“不入阁”的涵盖面扩大,指令马华党员必须辞去所有由党推荐的官职,该党领导层有必要即刻厘清什么是“不入阁”的官职,什么样的职位应该保留和任何去面对呈辞的种种后遗症!

马华总会长蔡细历辞去了槟城州港务局主席,却未听闻郑敬保辞去吧生港务局主席一职。蔡氏指国会上议员必须呈辞,柔佛州行政议员郑修强却可以向党请假,继续担任州行政议员。许多人表示不满,纪律委员会却没有收到正式投诉。

以廖仲莱为首的特别任务委员会,至今开了多少次会议,没有人知晓。却听闻有一些担任新村发展官、新闻官和团结官等爱党党员, 向政府呈辞时面对一篓筐的问题;这些聘约公务员,除非给各别部门一个月通知,否则必须赔偿一个月工资。

那些向部门贷款购买汽车、房屋者,则必须在离职前偿还贷款或将之转换为私营金融机构贷款。这些聘约公务员,长期以来仅依赖一份微薄的薪水养活一家人,失业将成为一个严重的存活问题。

除了领取服务津贴和义务性质的县市议员、村长、医院巡察员、自愿警卫团(RELA)、市政厅咨询委员和一马社区委员等等;那些月入三几千元的聘约性质由马华推荐的官委公务员有团结官、新闻官、选区协调员、新村发展官和特别任务局官员(JASA)等等。他们为了维护党尊严,呈辞之后,一般上将难以在私人界找到一份差事去养活一家人。

策划捏造各事件蛊惑民众 民联网络造谣阴招皆露馅

pr fake long

(张新采评述)505 大选计票日当晚,有关计票过程发生停电的事件在网络上广为流传,其中传到最炽热的有关马华署理总会长廖中莱是靠“停电”连任文冬国会议员,连Astro AEC在未查证的情况下还报道这起乌龙事件,其主播还在面子书上发表“伟论”,最终证实文冬计票中心从开票到完成计票的过程未曾停电。

之后,网络也张帖了一张照片,以“证明”在计票过程中的确曾经发生停电事件。 选举委员会副主席旺阿末说,经过选委会官员彻底调查后确认,所谓的“停电”照片是假的,这是有心人在大选前预拍的,目的就是要污蔑选委会。

可是,造假的有心人却因为不了解选委会计票工作的标准作业程序,结果破绽百出。 这张在网络上流传的照片显示,因为停电,一名选委会官员被迫在手电筒所照射出来的灯光下计票,但这名选委会官员却没有穿上选委会的制服。

最大的破绽就是这张照片显示,有大批记者和摄影记者在计票中心,但其实除了选委会官员和候选人代理之外,其他人都不能进入计票中心。

这张照片的其他破绽包括用于放置选票的容器并不属于选委会,质料和外形都不一样。 如果真有停电,在计票中心监督计票工作的候选人代理早就报警了,但警方至今尚未接到任何投报。

事件再次证明,民联领袖一早就知道不会在本届大选执政中央,因此策划在网络上散布各种不实的谣言和照片,如指责有数万名外劳投票、停电等。许多人包括受过 高等教育者,也被民联误导的情况下,在网络上分享,故意制造选举有舞弊的假象。当中,又以公正党顾问安华最经典。他在第一个大选成绩都还没有揭晓前,就先 在推特上扬言,民联已经赢得大选。

但真相终有大白的一天,事实证明根本就没有停电,也没有外劳投票的事件,反而是错把选民当外劳的乌龙事件就有。 可是,民联领袖和网络兵团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因为他们成功颠倒了是非黑白,而最可悲的是,许多人失去了理性和思考的能力,宁愿相信谎言,也不接受摆在眼前 的事实,就像有人在网络上散播汽油起价的谎言一样。

大选成绩已经在宪报上颁布,任何落选的候选人若质疑选举的成绩,可以提出选举诉讼,并交由选举法庭根据各方提交上来的证据进行衡量后作出裁决。问题是,民 联至今还选择性拒绝承认败选事实,若选举法庭作出不利于他们的裁决,他们肯定会说选举法庭不公平。对安华来说,只有他当上首相,选举才是公平。这就是安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