務實服務無畏反風

呼籲選民支持,不如務實地為民服務及以身作則;如能延續“阿末胡斯尼”的旋風,相信刮龍捲風也不怕!

内容:年前升格為市的曼絨,近年來發展蓬勃,而且也深受各大小人物包括部長級人馬的關注,不時亮相于地方活動。 read more

新加坡反风吹不起?

18
(郑名烈)新加坡大选成绩出炉了,在野党大热倒灶,不仅没能攻下东海岸集选区,如切、凤山、波东巴西等上届已打下四成以上支持率的单选区,还丟失补选中狂胜的榜鹅东议席。不单如此,就连阿裕尼集选区也贏得惊险,只需再1﹪支持者转向就让行动党重夺江山了。 read more

经济天堂,大选贏家

32
(杨善勇)坐在新加坡河畔那间酒店的咖啡厅,环滁之处,皆是一座座林立的高级公寓,高贵,典雅,现代。酒店和对岸之间衔接了小桥,清晨和傍晚,常有不少人跑步,遛狗。 read more

朝野阵营来届大选的难题

23

(郑名烈) 308大选在野党打的是「改变」的旗號。505大选,民联祭出的则是「换政府」的旗帜。虽然在野党从308大选到505大选的支持率大有提升,尤其505大选一举衝破五成,在民意上算是压倒了执政党,但在国会席次上仅只较308大选增加了区区的七席,距离入主布城的目標仍然有一段距离。如此宏伟的口號打不垮国阵,很难猜测来届大选民联还会推出那些比换政府更耸动的口號。 read more

下届大选 伊党或溃不成军

27

(潘君胜)面对四方八面的阻力,伊斯兰党要在我国国会通过落实伊斯兰刑事法看来困难重重,但是伊党还是一意孤行。说深入一点,伊党是以政治宣传為先,落实与否是其次,只有这样或在保守的马来选民取得共鸣,有望与巫统在马来社会决一高低。可是伊党或会因小而失大,在下届大选失去大部分华裔选民的支持,同时又未取得马来社会的共识而成為最大的输家。 read more

否认孟幽灵选民指控被起底 安华被粉丝质疑健忘隐议程

anwar forgot long


(张良评述)大马第13届全国大选传出有孟加拉人,在505投票日当天前往投票,被绘声绘影指大选期间,有4万名孟加拉“幽灵选民”被安排乘搭飞机来马“灌票”。结果大选期间,国内孟加拉到处受到歧视,连貌似孟加拉人的我国公民,也被民联极端分子刁难甚至粗野对待。最讽刺的是《当今大马》执行长因貌似孟加拉人,在投票时也被质疑阻扰而险些失去投票机会。 read more

邹寿汉怀恨置刘镇东於死地 行动党与董总如今貌合神离

dz vs dap long
(高俊家内幕报导)行动党与董总关系最近显得非常恶劣,大有撕破脸皮,高层不再有来往,一些场合虽然有行动党人出现,却也不过是表面功夫,行动党人对于董总高层在大选中向行动党人背後插刀。虽然没有令该名行动党候选人落马,却令党内高层愤愤不满,却又出不得声,这是很令人感到痛苦的事。 read more

国阵不彻底变革势必式微 阿都拉之败成为纳吉警钟

bn must change lonh

(章力琴评述)国内槍击案日益猖獗,包括警方在内的许多人,将之归咎于废除紧急法令。他们认为前紧急法令扣留犯恢复自由后,有相当大部分的人重回旧路。

他们责怪首相纳吉當初为了兌现改革的承诺而废除紧急法令的做法,並补充,更糟的是,人民还觉得纳吉的改革不夠徹底,而严重罪案率在紧急法令废除后则相应增加,可说两面不讨好。

纳吉目前的处境,就像前首相阿都拉在任时期一样,就是巫统和国阵存在拒绝改变的思维。

根据策略资讯研究中心(SIRD)新出版的评论集《觉醒:马来西亚的阿都拉年代》,阿都拉接受长期观察大马政治发展的美国籍学者碧莉洁和莫纳斯大学政治科学教授詹运豪的访问时说:“不幸的,巫统和国阵中还是有人拒绝接受,我们在2008年表现不好,是因为没有达到人民的改革期望所致。

“他们认为,我们干的不好,是因为我们对人民和在野党开放和允许他们发言。这些就是循着老方式做事的人。这,我相信,是纳吉最大的挑战。”

2004年大选,国阵取得辉煌成就,而这主要是选民对首次领軍的阿都拉充满期待,希望他能真正落实改革议程。

可是,阿都拉很快就碰钉子。虽然他挾着强大民意,但体制內却有很多人拒绝和他配合,加上他本身又没有坚决的态度和立场,造成他的改革议程无疾而终,並为国阵在308 大选惨败埋下导火綫。

阿都拉任期内最引人诟病的是没有依据警察皇家调查委员会的报告建议,成立独立警察投诉及行为不检委员会来监督警察滥权,反而只是成立没有实权的执法机构廉正委员会。

由于没有独委会监督警察滥权,乃至扣留犯在扣留所死亡的事件目前依然发生。这是选民在大选中不支持国阵的其中一个原因。

阿都拉承认政府在推动独委会时面对很大的问题,因为警方的情绪高涨,而政府在面受到警方威胁时选择放弃。

时至今日,独委会还是原步不动,甚至还有人认为,独委会是违反宪法的。这些人也许是故意忽略一个事实,即建议成立独委会的皇委会主席是前联邦法院大法官赛汀,而其中一个成员是前全国总警长韩聶夫。

納吉现在也面对警方的压力。虽然他认同取代紧急法令的新法令,不应有未審先判的条文,但警方却以没有防范性法律难以打击严重罪䅁为由,坚持应有类似条文。新法令内容是否包括未審先判的条文,就能显示纳吉是否会步阿都拉后麈,在压力下屈服的指标。

如果纳吉无法坚持其改革议程,在公民意识日益提升的情况下,国阵尤其是巫統在下屆大选将会面对生死存亡的考验。不改变,只有一條死路。改变侭管充满変數,但已是不可逆流的趨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