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为不会贏的希盟大选承诺” 欺骗了全国选民

(真相网 / 林敬祥)首相敦马哈迪指出,发现当初希盟竞选宣言中,部分承诺会產生很多的问题。「如果我们落实的话,我们將蒙受巨大的损失。」为此,敦马哈迪说,该党將进行研究,或通知希盟政府重新检討当初的竞选承诺。他形容,这些承诺都是当初希盟4党认为不会贏下大选所做出的承诺,如今已经获胜了,需要重新做出改变,否则这將形成一大问题。
马哈迪的声明,等于承认了希盟的竞选宣言是纯粹用来捞取选票,不切实际,无法落实承诺的空头支票。这也证明希盟为了夺取政权而不惜哗众取宠及不择手段,欺骗全国选民。如今政权到手,尽管无法落实大部分空头承诺,竟也厚颜无耻地拒绝为“这些承诺都是当初希盟4党认为不会贏下大选所做出的承诺”向人民道歉,反而大大方方地视欺骗选民为希盟理所当然的行径。
马哈迪因此表示,希望联盟政府將研究或重新检討当初竞选宣言中的部分承诺,否则这將使希盟造成巨大的损失。希盟违背其竞选承诺,造成巨大的损失是选民,而非希盟。希盟政府为了巩固政权而拒绝废除恶法如官方机密法令及大专法令,拒绝废除全国收费站,拒绝关闭莱纳斯稀土厂,拒绝立即承认统考文凭,损失的被希盟欺骗的选民,受益的惟有希盟政府,这就是马哈迪强调的“否则这將使希盟造成巨大的损失”。
希盟政府考量的是政府的既得利益,政府的利益是否受损,而非以人民的利益为本。希望联盟政府將研究或重新检討当初竞选宣言中的部分承诺,其目的,也是以政府的利益为本,而非考量人民及国家的利益。
希盟承诺(12):限制首相任期,至今没有下文,希盟承诺(15):检控司从总检察署分立,至今没有下文,希盟承诺(18):管制政治献金至今没有下文;希盟承诺(25):加强地方政府的角色和权限,至今没有下文,也不愿落实地方选举;希盟承诺(27):废除恶法,至今一条恶法也没有废除;希盟承诺(2):减轻物价上涨带给人民的生活压力,实施SST却没有减轻物价上涨带给人民的生活压力,更没有降低油价;希盟承诺(6):废除大道收费,却空雷不雨,没有任何收费站停止收费;希盟承诺(50):恢复公立大学和高等教育的权威,马哈迪却委任教育部长马智礼出任国际伊斯兰大学主席,引起非议,学生抗议希盟政府破坏公立大学和高等教育的权威;希盟推出主题为“拥抱希望,重建家国”的第14届全国大选竞选宣言列明,承认独中统考文凭(UEC),并可凭统考文凭申请进入公立大学(IPTA)及申请成为公务员,至今没有下文,连行动党也不敢保证这里一路何时可以走完,只管忽悠选民,拖一天,过一天,骗一天,过一天。

務實服務無畏反風

呼籲選民支持,不如務實地為民服務及以身作則;如能延續“阿末胡斯尼”的旋風,相信刮龍捲風也不怕!

内容:年前升格為市的曼絨,近年來發展蓬勃,而且也深受各大小人物包括部長級人馬的關注,不時亮相于地方活動。 read more

新加坡反风吹不起?

18
(郑名烈)新加坡大选成绩出炉了,在野党大热倒灶,不仅没能攻下东海岸集选区,如切、凤山、波东巴西等上届已打下四成以上支持率的单选区,还丟失补选中狂胜的榜鹅东议席。不单如此,就连阿裕尼集选区也贏得惊险,只需再1﹪支持者转向就让行动党重夺江山了。 read more

经济天堂,大选贏家

32
(杨善勇)坐在新加坡河畔那间酒店的咖啡厅,环滁之处,皆是一座座林立的高级公寓,高贵,典雅,现代。酒店和对岸之间衔接了小桥,清晨和傍晚,常有不少人跑步,遛狗。 read more

朝野阵营来届大选的难题

23

(郑名烈) 308大选在野党打的是「改变」的旗號。505大选,民联祭出的则是「换政府」的旗帜。虽然在野党从308大选到505大选的支持率大有提升,尤其505大选一举衝破五成,在民意上算是压倒了执政党,但在国会席次上仅只较308大选增加了区区的七席,距离入主布城的目標仍然有一段距离。如此宏伟的口號打不垮国阵,很难猜测来届大选民联还会推出那些比换政府更耸动的口號。 read more

下届大选 伊党或溃不成军

27

(潘君胜)面对四方八面的阻力,伊斯兰党要在我国国会通过落实伊斯兰刑事法看来困难重重,但是伊党还是一意孤行。说深入一点,伊党是以政治宣传為先,落实与否是其次,只有这样或在保守的马来选民取得共鸣,有望与巫统在马来社会决一高低。可是伊党或会因小而失大,在下届大选失去大部分华裔选民的支持,同时又未取得马来社会的共识而成為最大的输家。 read more

否认孟幽灵选民指控被起底 安华被粉丝质疑健忘隐议程

anwar forgot long


(张良评述)大马第13届全国大选传出有孟加拉人,在505投票日当天前往投票,被绘声绘影指大选期间,有4万名孟加拉“幽灵选民”被安排乘搭飞机来马“灌票”。结果大选期间,国内孟加拉到处受到歧视,连貌似孟加拉人的我国公民,也被民联极端分子刁难甚至粗野对待。最讽刺的是《当今大马》执行长因貌似孟加拉人,在投票时也被质疑阻扰而险些失去投票机会。 read more

邹寿汉怀恨置刘镇东於死地 行动党与董总如今貌合神离

dz vs dap long
(高俊家内幕报导)行动党与董总关系最近显得非常恶劣,大有撕破脸皮,高层不再有来往,一些场合虽然有行动党人出现,却也不过是表面功夫,行动党人对于董总高层在大选中向行动党人背後插刀。虽然没有令该名行动党候选人落马,却令党内高层愤愤不满,却又出不得声,这是很令人感到痛苦的事。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