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对权力带来绝对腐败! 大臣限两届槟首长做一世

slg 2 term pg lg term long

(张良评述)意兴阑珊,却因为有表现而被逼继续当大臣的丹斯里卡力伊布拉欣,蝉联雪州民联第二任大臣职后,也没有宣布什么宏图大计,毕竟他亲口说过,竞选宣言不是承诺。而且雪州单亲妈妈控告州政府违背竞选宣言的官司也败诉,证明大选后民联也无需为其竞选宣言负责任,更遑论落实承诺。

但这挣扎求存的大臣才宣誓就职就即刻宣布不再寻求连任,可见他是多么厌倦民联的内耗,多么地肝肠寸断。他也建议民联立定条规,限制大臣及首相任期不可超过两届。言喻之下,似乎在告诉阿兹敏阿里,先别急,下届轮到你做吧!

人民公正党实权领袖拿督斯里安华依布拉欣认同限制大臣任期的建议吗?其实早在2011年11月安华就就强调,假若民联执政,首相将不会兼任财政部长,与此同时,民联到时也会限制首相的任期最多两届。

此外,砂州在2011年举行州议会选举时,公正党副主席兼时任槟州第一副首长曼梳针对砂州首长泰益玛目长期执政的课题继续成为在野党的攻击焦点,他因此建议,一旦砂州成功变天,将会限制首长职的任期。他也表示,这项建议也符合公正党党章,即限制党主席最多只能担任3届的原则

第13届大选前,柔佛州民联发表的竞选宣言也突出“大臣任期限制在两届”的要点。三党当时以“绝对权力带来绝对腐败”,的理由,决定限制两届州务大臣的任期。林吉祥领军出征柔佛前线州,而伊党沙拉胡丁当时也是内定大臣人选,他们俩一定认同限制两届州务大臣的任期吧!

既然林吉祥同意柔佛州大臣任期应限制两届,行动党对限制槟州首长任期又持什么立场呢?行动党主席卡巴星曾在2011年11月指出,通过提名选出槟州首长才符合民主的程序,但不应限制首长的任期,避免找不到接班人。

此外,林冠英宣布槟州民联竞选宣言时,受询为何该竞选宣言没有如民联柔佛的宣言般,即州务大臣只能出任两届时。他回应,(槟州首长任期)原本是有的,但是在讨论过程中,行动党主席卡巴星指此举将会涉及法律上的问题,所以才会取消。林冠英说,至于是怎样的法律问题并不清楚,必须咨询卡巴星。

卡巴星所指的“法律问题”莫非就是他自己所说的“避免找不到接班人”?林冠英要做一世人首席部长,槟州华人一定全力支持,即使有一天实行首长直选制,林冠英最少也可以蝉联10届,这么好的首长去哪里找?林冠英及卡巴星有何必扭扭捏捏?

公正党及伊党空喊限制首长,大臣及首相任期,但民联共同政纲《橙皮书》或“百日新政”中,并没列出这项建议。此外,民联执政的槟城、吉兰丹与雪兰莪,也没有这项首长或州务大臣任期限制。

柔佛州民联竞选宣言认为大臣任期限制在两届,可以防止“绝对权力带来绝对腐败”,这也是“告别腐败”的实际措施,与其空喊口号“告别腐败”,不如明文规定。当过民联大臣的丹斯里卡力最清楚大臣的绝对权力会带来绝对的腐败,因此他才会建议民联制定条规限制大臣任期,这是他的肺腑之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