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人民有政治素养才举行地方选举 希盟违背竞选承诺理由荒唐

(真相网 / 林敬祥)公正党宣传主任兼班底谷国会议员法米法兹在面子书贴文,指日前在国会辩论时发表看法,指新政府在落实第三票或地方议会选举之前,人民需要有更多的政治素养,遭到网民群起讨伐。其中,网民“Arul Prakkash”反问道,在第14届全国大选投票的选民,是否有足够的政治素养?网民所言甚是,法米法兹被问到哑口无言,原来希盟政府认为希盟上台执政的原因,是“人民缺乏政治素养”。按照法米法兹的逻辑,缺乏政治素养的人民,选出希盟这个缺乏政治素养的政府,又怎能期待她推行具有政治素养的政治决策?
 
我国在独立初期曾经举行过地方选举,但在联盟(国阵前身)各党失去支持后,地方选举被取消。希盟在大选前承诺恢复地方议会选举,509大选后,希盟执政中央,许多非政府组织纷纷呼吁政府早日落实承诺。
 
不久前,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祖莱达指出,政府打算在3年内举行地方政府选举,但部长后来又说,地方政府选举只能在“国家财政和经济稳定”之后才推行。正如预料,希盟政府已经惯性以“国家财政和经济稳定”为借口,拖延或拒绝实践其竞选承诺。
 
政府部长祖莱达当时表示,希盟政府将会在3年后阶段式重新举行地方政府选举,还人民民主第三票。她说 “如果我有这个权力,我会选择在金马仑县作为第一个落实地方政府选举的地区。身为金马仑丹那拉打区的新上任州议员,我对缺乏能够良好施政和尊重民意的地方政府,感同身受。”作为“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如果还没有“这个权力”,是否只有马哈迪拥有绝对的权力?
 
部长既然认定现在的地方政府“缺乏能够良好施政和尊重民意”,为何还要找借口忽悠选民,说人民有政治素养才可以举行地方选举 ,国家财政和经济稳定才可以举行地方选举?
 
希盟八打灵再也区国会议员玛丽亚陈指出,她将在新一届国会提呈有关恢复地方政府选举的私人动议。玛丽亚陈是否清楚希盟现在是政府,不是反对党? 政府若有诚意要恢复地方政府选举的法案,只需由首相或相关部长提出动议即可,为何由政府的后座议员玛丽亚陈来表演,做戏给谁看?玛丽亚陈的私人动议,是否在告诉我们,希盟内阁已经否决恢复地方政府选举?
 
霹雳州行动党主席倪可敏曾经指马华不敢建议民选市长证明该党支持伪民主,事实上若政府尊重民意就应该即刻恢復自1965年终止了52年的地方政府选举,让人民票选市长还政于民!为何今天已经入主布城的希盟,却不见尊重民意,同时“即刻”恢復自1965年终止了52年的地方政府选举,让人民票选市长还政于民!

恢復地方选举不是儿戏!

13

(韦亮)地方议会选举,代表著人民的第三张票,也在民联的盟友关係上劈开了一道新的伤痕,加深了行动党与伊斯兰党间的裂缝!早在1857年英殖民时期,檳城市政局成立之际就已突破性拥有了民选的市议员,虽然当时民眾也许还不瞭解投票的实际意义,但这毕竟也是创举,直到1913年英国才把「民选」改为「委任」。 read more

第三张选票只吹喇叭乱响 民联彻底否决了地方选举


(姚新言评述)
民联公布的《人民宣言》洋洋大观,大派糖果,吊诡的是,这份宣言竟然对恢复地方议会民选制度一事只字不提。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解释,民联竞选宣言提及的是惠民的政策,并不会详细列出所有事项。若要将所有细节都纳入宣言,因为太厚,没有人有兴趣阅读。

民联在308竞选宣言中提出恢复地方议会民选制度,在竞选运动期间,林冠英曾经向槟州选民作出承诺,一旦执政槟州,必定归还人民手中的第三张选票

308大选,民联在雪兰莪、霹雳、槟城、吉打以及吉兰丹获得人民的委托,但5年过去了,没有任何民联执政的州属落实这个承诺,包括林冠英担任首长的槟州,也是迟至201259日才通过2012年地方政府选举(槟岛和威省)州法令。

民联过去以只有联邦政府才有权推行地方选举来推卸责任,旨在说明做不到,但现在干脆不把恢复地方选举列入竞选宣言,其实就是告诉大家不想做。民联有必要向大家交代,为什么民宣言没有对地方选举着墨,否则,我们会认为这是民联为了捞取选票而开出的一张空头支票。

可笑的是,林冠英为了掩饰自己的无能,在国会随时解散之际,向联邦政府和选举委员会发出最后通牒,要求两造在未来两周内同意槟州可进行地方议会选举,否则就入禀联邦法院。

撇开法律的争议,1976年地方政府法令明文划定,县市议员的任用全权交由州政府决断。如果民联执政州属真正有诚意要恢复地方议会民选制度,就应该在任期间这样做,即便是其合法性引起争议,也可以交由法庭作出裁决。若法庭裁定,州政府无权恢复地方议会民选制度,也可以向选民交代。

但是,5年来,我们只看到民联领袖口水多过茶,一直辩解为何不能恢复地方议会民选制度。其中行动党指出,唯有在中央修改地方政府法令之后、筹集足够款项过后,才可能恢复第三张票。

不知道大家是否还记得,当民联执政霹州,公正党在完全不需要修改法令和筹集款项,率先在昆仑喇叭推动村长选举时,以行动党主导的霹州政府对这场实验性地方选举,却采取了否定的态度。一直信誓旦旦要落实地方议会选举的行动党,以30%投票率太低,没有代表性的理由,拒绝将推举村长的权力归还给村民。

从昆仑喇叭村长选举被否决,到槟州政府不热衷推动地方议会民选制度,再次证明火箭是讲一套、做一套。众所周知,槟州政府没有积极推动恢复地方选举,是担心民选地方政府权力太大,会架空州政府,但州政府只是一昧以联邦政府做挡箭牌,如今又想重施故伎,把本身做不到的责任,全部推给联邦政府和选委会 企图转移民众视线。但相比雪州大臣卡立敢公开承认,竞选宣言不是承诺,不是真的要落实的肺腑之言,林冠英扬言起诉联邦政府和选委会,就未免是惺惺作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