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刀斩】民联先夺权在先破产在后

(曹义宽评述)首相纳吉提呈2013年度财政预算案,在野党的民联毫不例外指指点点、显示反对党的批评本色,指责国阵的预算案无法大幅减低赤字,持续使国债增加。

民联的论点只要合情合理,即使是老调重弹也无所谓,但讽刺的是,民联一方面批评国阵的预算案抬高国债,而它本身推介的所谓民联替代预算案,却直接把国家推向破产。

民联替代预算案如何使国家破产?只需要一些简单的算术就算得出来。

民联说执政后24小时内废除大道收费站,这将消耗500亿至1000亿令吉;民联说执政后24小时内废除PTPTN,提供免费高等教育,这将耗资430亿令吉;民联说执政后将确保每个家庭月收入平均为4000令吉,这将耗资930亿令吉。

单单这三项预算,总共耗资接近2300亿令吉,而这还没有把民联的其它承诺,包括24小时内降油价、24小时内降车价等等计算在内,而马来西亚每年平均税收2300亿令吉,三两下子就灰飞烟灭。

换句话说,民联执政后的第一年,如果他们将把所有国家收入的每一分每一毫,用以兑现这些承诺,第二年也是如此,而国家在连续两年都没有收入的情况下,只有破产这条死路。

难怪民联一直责怪国阵增加国债,原来在民联执政下,还真的可以做到没有国债,因为国家都宣布破产了,还有什么能力举债?

 

 

胜利与执政并非同轨 民联皇朝谁做主?

308大选转眼间已经过了四年,国人都纷纷猜测下一届大选的日期究竟会落在什么时候,关于大选日期的分析和传言也众说纷纭。

前新海峡时报集团总编辑阿都卡迪耶欣(A. Kadir Jasin)在其博客“The Scribe A Kadir Jasin”中表示,基于国阵是当权政府的关系,也许很多人都不敢作出对国阵不利的预测,因为一旦这样的预测流传出去的话,他们可能会受到国阵的压力对待。

“但是,如果他们没有作出有利于民联的预测的话,将来民联成功执政之时,他们也会面对问题的,因为民联可能会对付那些不支持他们的人。”因此,阿都卡迪耶欣认为,决定国阵或民联执政的关键因素还是选民的投票倾向。

大选的目的是为了选出有效的政府

他表示,对于选民而言,大选只是一个方式,他们的目标是选出一个他们认为比前政府更能够有效管理国家的政府。

“我们已经目睹了国阵的执政方式,与此同时,我们也通过几个州属看到了民联的政绩。但是我们必须知道,管理一个州属和管理一个国家还是有差别的。我不会评论民联是否会在下届大选中胜出,如果多数选民都投选民联的话,那么它就会胜出。问题是,民联能不能够有效地治理国家?”

阿都卡迪耶欣认为,民联是否能够拥有良好的施政有赖于民联各党是否可以突破意识形态、政策和计划上的差异,但是目前看来并不乐观。

他也列下了以下问题作为回答民联是否拥有执政能力的指引:

  1. 作为民联的一份子,行动党是否愿意在拥有多数国会议席的情况下接受回教国政策以及伊斯兰党(伊党)的伊斯兰刑事法?
  2. 伊党是否愿意为了配合行动党和公正党而放弃伊斯兰国和伊斯兰刑事法的理念?
  3. 站在行动党和伊党之间的公正党是否拥有足够的影响力来说服卡巴星接受伊斯兰国或者劝服聂阿兹放弃伊斯兰国和伊斯兰刑事法的承诺?
  4. 伊党憧憬的与行动党所反对的都牵涉到了国家宪法,他们之中又是否有人真的了解和熟悉宪法与法律呢?
  5. 如果民联胜出的话,安华是不是肯定会当上首相?
  6. 民联将会执行的经济政策又是什么?

安华依然保有“巫统特质”

阿都卡迪耶欣认为,在民联的领导人当中,安华是最有执政经验的一位,但是安华并不是一个很全面性的领袖。

“他的专长只是演讲,当任何问题出现的时候就利用身边的人来挡驾或称为代罪羔羊。虽然他曾任副首相及财政部长,但是他并没有令人折服的经济知识。”

他指出,虽然安华如今一直提倡民粹政策,如减少税收、降低车价和免费教育,但是他在1997及1998年金融风暴时期所持的想法却是跟现在截然不容的。阿都卡迪耶欣表示,安华如今所提出的解决方案与国家货币基金(IMF)的方式大同小异。

“我不明白安华如何可以在减少税收及提供免费水电的情况下,达到他所承诺的财务收支平衡。”

他也直指安华至今仍然表现出巫统的特质,只是换了一个徽章和口号而已。

“最近民联领袖乘坐一架据说是跟‘朋友’相借的私人飞机去探访沙巴及砂拉越,这就是一个很好的预告片,告诉我们民联执政以后的局面。安华的口味和行径跟富豪无异,这是他在政治生涯巅峰的时候从身边的贪污者学到的,而这些贪污者依然存在,甚至人数更多了,因为他们都相信安华将会在下一届大选中胜出。”

虽然如此,阿都卡迪耶欣也坦承,民联的方向并不只是由安华一个人主宰的,林吉祥、卡巴星、聂阿兹和哈旺哈迪等人的影响力也不容小觑。

【快刀斩】926行动惨败 董总自揭二仔底

(梁敬义评述)董总发动的926华教救亡与抗议行动,真是呜呼哀哉,只有三五百人。唯独当今大马为了符合议程,以"两千人冒雨出席华教救亡行动"给董总老去的容颜涂脂抹粉。

董总对号召力有先见之明,通过华文报章全版广告呼吁民众踊跃参与。以耗费10万令吉分摊,董总吸引群众的广告费每人333.33令吉,即使满打满算500人,成本每人200令吉.

这场出师无名的救亡行动,彻底暴露董总的"二仔底",也向华社清晰说明,叶新田和邹寿汉把董总丢人现眼,让222名国会议员因这个行动,看穿董总缺乏民意基础,这将使到董总未来的抗争,政党以致政府可以不把她放在眼内。

叶新田在把通过各种管道联署,超过4万人的备忘录提呈后,受到行动党领袖的支持。本网站一早预测董总必会向行动党暗借兵马,以营造声势。

早前救亡行动是以倒魏家祥开出第一枪,结果董总虎头蛇尾,自己中弹。从出席人数来看,救亡对象除了董总的金字招牌,接下来就是叶新田和邹寿汉。

【快刀斩】国阵民联水供较劲 网媒装腔作势偏帮

(梁敬义评述)一支拍摄团队在八打灵再也一座组屋拍摄水供事宜的广告,弱智网络媒体《当今大马》发现大约200人包括临时演员和当地一些居民参与演出,判断是"秘密"行为。

既然摄制创意影片, 受托制片者当然有责任拒绝有关内容以及由谁委托, 这是商业道德问题,与实质上的阴谋秘密不可一概而论。

"(这次拍摄)并非被重重谜团笼罩着,相反它是一项机密。这是业界的标准作业。" 制作公司的执行制作人周俊生(Chow Chun Son,译音)解释,不管谁聘请该公司拍摄影片,他们都会奉行一样的作业。

"如果我们帮《当今大马》拍摄广告,我们也会说一样的东西。",他点破因由。

任何商业影片内容,极尽保密是正常的程序。如果全都公诸於众,那倒不如著书出版、印刷小册子或发表文告,何需劳师动众拉队拍摄?这是普通常识。

为什么《当今大马》对这影片的摄制过程硬要套上神秘的面纱呢?原来,《当今大马》早已旁敲侧击掌握消息,"相信这个广告可能旨在破坏雪州政府的形象"。作为民联党媒,《当今大马》就必须先行打击这个广告可能产生的杀伤力。

商人罗查里在今年7月,指控的雪州水供公司(Syabas)管理不当造成水荒危机,建议配水缓解紧张。中央政府向雪州政府施压,要它接受冷月河第二滤水站计划。

水供已成为国阵中央政府与民联雪州政府的政治较劲。两个政治阵营各自隐恶扬善原本就是政治生态和本能。而能够向对手见缝插针,攻其软肋也很正常。

既然水供是雪州民生问题,《当今大马》就应该用挖掘国阵的臭底的本事和标准去探究民联弊病,才符合他们自命的深度报导。

《当今大马》针对这水供问题的影片,故意引述居民的表示,"当地并没发生水荒",完全撇掉拍摄影片有"取景"这个环节。外国人到大马取景拍片,怎不见《当今大马》幼稚地问,这些故事并没有在大马发生?

因此,《当今大马》把细微的新闻枝节放大以打击民联的对手,就是他们办媒体的强项,不过,这种伎俩用多了就让人一眼看穿它的伪中立。

蔡细历能否挺过历史关口?/张以勒

马华这个成立63年的老牌政党,下届大选成绩如何,乐观者有之,悲观者亦有之,各种说法不一而足。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许多马华党员和支持者都对总会长蔡细历给予高度寄望,希望在他那为人所知的强悍领导和执行能力下,可以带领马华打一场赢回荣誉的翻身仗。

不过,回顾历史,前总会长如雄才大略的李三春和当了最久总会长的林良实,在接过总会长职后领导马华打的第一次大选,成绩其实都不甚理想。

1974年,陈修信引退,李三春出任代总会长,同年举行第4届全国大选,马华在23个竞选的国会议席中嬴获19席,获胜率是86.2%,马华从1969年 大选的惨败中恢复元气。1975年李三春正式中选为总会长,拟定马华5大计划,不过在1978年的第5届全国大选,在竞选的28 个国会议席中,只赢了17 个。

但在接下去的几年内,5大计划的成效开始陆续彰显,对内则凝聚党员士气,对外则提升马华形象,加上李三春拉拢左派劳工势力,把马华原本右倾的资本主义亲商头家路线,向政治光谱的左边移动,扩大马华政治地盘,累积政治实力。

到了1982年,李三春顺势提出“政治突破”,终于一举把马华战绩推上顶峰,竞选28 国席赢24席,而更重要的是,马华也成功攻破行动党保垒区,如:怡保、八打灵、华都牙也、万里望、居銮、白沙罗、大山脚等,李三春本人也在芙蓉险胜行动党主席曾敏兴。

林良实则是在1986年原总会长陈群川遽然引退的局势中接过总会长大位。林良实一上台,就需要立即着手处理接踵而来的挑战,党内问题有因梁陈党争和陈群川新泛电事件遗留下来的合作社风暴、马华大厦拖欠银行巨款等,党外问题则有外来移民事件、华小高职风波等。

1990年大选,林良实领导下的马华竞选32国席赢18席,只比前一届(即1986年大选)增加1席,要到了1995年大选,马华才终于重振雄风,在竞选的35国席中赢取30席,并且佳绩也延续至1999年和2004年大选。

今日的蔡细历跟当年李三春和林良实的境遇几乎一样,都是在风雨飘摇中接过总会长职位的大任,寄望他在下届大选带来马华获取辉煌成绩,恐怕过于乐观,以李三 春和林良实为鉴,起码要先经过一届成绩不太好但也不能太坏的选举,险中求胜,然后用至少5年时间卧薪尝胆,因为要让政绩的成效沉淀至草根群众,累积政治能 量,收复政治失地,直到把整个气势营造起来,都需要时间,绝不可能一蹴可就。

所以真正的关键是,马华不能不挺过下届大选。

(原载部落格《勒不思书》日期:20/9/2012)

 

希山慕丁的角色错乱 / 凌国文

在党政不分的伪民主国家,“角色错乱”是执政党英明领袖们最常见的后遗症之一。虽然在议会民主体制下,执政党领袖掌握政府行政高职乃正常操作;可是,何时该以政党领袖的身份自居,何时又该以政府高官的身份优先,这当中的拿捏,正好折射出英明领袖的民主素养。

当然,民主素养是一种很麻烦的东西,尤其是在我们这种推崇东方价值观的国家,麻烦事能免则免。

公正党以双层巴士展开下乡“独立之旅”,可是却接二连三被人泼洒红漆。公正党领袖的讲座会遭人以石头攻击、木棒恐吓、噪音骚扰,也早已非新鲜事。身为内政部长的希山慕丁被记者问及警方会否保障公正党领袖的安全时,果断地回应:“不需要保障,这是政治,政治是有风险的。”

这番快人快语引起各界抨击,论者认为希山慕丁身为内政部长,不该发出如此不负责任的轻率言论,否则将等同于鼓吹政治流氓文化。

我没有兴趣抨击希山。在马来西亚生存了那么多年,见惯了那么多光怪陆离的荒唐事迹,你还会天真烂漫地相信“秉公处理”、“一视同仁”这种只会出现在教科书里的成语?

一个政客,就算官职再高,也终究只是一个高官政客。官职攀得越高,保住官职的决心就越强烈。你认为一个害怕失去官位厚禄的政客,会优先捍卫自己的金饭碗,还是捍卫政敌公平参政的权力?

在“内政部长”和“巫统副主席”之间,希山慕丁选择了以后者的身份利益凌驾前者的职责要求,这是一种角色错乱,可是犯上这种错乱的,何止希山一人?

两年前的诗巫补选,首相纳吉在前往当地为国阵候选人拉票时,曾公开以协助人民根治水灾问题作为换取选票的“我帮你,你帮我”交易。治水是首相的责任,拉票却是国阵主席的职责。阿Jib哥在台上高呼“I help you, you help me”时,他是以“首相”身份还是以“国阵主席”身份在发言?以首相之便逐国阵主席之利,这是不是“角色错乱”?

类似的例子,早就见惯不怪。这是国家长期由同一个政治阵营垄断政权的必然结果。对于执政党的政客们,这一切都是那么的顺其自然,理所当然。不爽啊?换啦!

(原载《文情并茂》部落格 作者:凌国文 日前:19/9/12)

Suaram要被灭口?

《当今大马》9月19日,《斥未对付潜艇与养牛案公司· 行动党抨打压人民之声灭口》的标题。乍看之下,令人震惊,真有人要杀人灭口,谋害人民之声的人吗?

人民之声事件,怎么看,也不至于发展到有人要“杀人灭口”的地步!

阅读文章,原来里头整合林冠英与张念群针对人民之声事件发表的文告。《斥》文写道:『张念群批评国阵政府正全面利用所有政府机关来打压异己。她说,国阵利用警方和反贪委会采取选择性的提控行动已经不是新闻,现在连公司委员会也成为国阵“灭口”的工具。』

【灭口】谓将人处死。《新唐书·王义方传》:“杀人灭口,此生杀之柄,不自主出,而下移佞臣,履霜坚冰,弥不可长。”

『现代汉语规范词典』对【灭口】的定义是:为防止泄漏内情而害死知情的人。

张念群要把公司委员会或中央政府抹黑成杀人凶手也罢!毕竟行动党仅存的本事,就是一张不负责任的大嘴巴。

但《当今大马》却取【灭口】当标题,表面上哗众取宠,实际上却显示《当今大马》已经沦落为党报,逐渐行动党化。

 

马华无力应战 黄燕燕槟城车大炮 /陈治平

黄燕燕大言不惭的说,国阵能够在来届全国大选重夺槟城州政权。她说,基于国阵的支持率已经日益攀升,她有信心国阵将能够从民联手中夺回槟州政权。

“马华不会在来届大选放过槟州,马华将和国阵成员党团结一致对抗民联。我相信国阵会胜出!”

 而,黄燕燕没有说,国阵支持率的攀升来自那一个地区、一个族群、那一个政党和谁的估算。新闻部、特别任务部、军方和警方政治部等等国阵政府情治单位,也在 上一届全国大选,以政治“情势一片大好”蒙蔽时任首相的阿都拉巴达威,让这位前首相对各单位的情报信以为真,使国阵溃不成军,一举促成二分天下。

当黄燕燕发表相关言论时,博主恰好在槟州与行动党及马华的行动室进行交流。行动党认为,只要他们获得30%马来选票和70%的华裔选票为基本票,他们就能够在一个混合选区胜出;而巫统则认为在华裔和巫裔的混合选区获得70%和30%的华裔选票为基本票,国阵就能够在该区胜出。

问题是,宣称代表马来西亚华裔的马华公会能否为国阵在华裔选民群中得到至30%的支持?如果连3成华人的支持票都不能够获得,又如何能够协助和确保国阵获胜?

国阵巫统所谓的7成马来选票已经非常保守。他们的估算并非凭空捏造,他们以巫统党员作为依据,并采取人盯人的策略,以家访和约谈确定巫统党员的投票趋向,然后删减掉那些离世、搬迁和非该选区选民作为数据。

他们可以随时应需求,将相关选民的住址和联络方式,一一呈列,效率之高令人乍舌!博主在资料栏里头看到,仅有马华公会的各区党员人数分布栏是空白的,让人产生错觉,马华似乎已经放弃竞选有关议席。

当槟州民政党的战车在邓章耀被纳吉委任为槟城州国阵主席,全面启动后,马华还是沉醉在过去身为执政联盟的梦境里头。年长甚至年迈70的前败选议员,还想重作冯妇,再战江湖。安的是什么心,只有他们才知道!

(原载《将心比心》部落格 19/9/2012)

http://cheepeng66.blogspot.com

蔡细历:王赛芝搞金钱政治!

马华拥有官职及中央党职的领袖已为未来大选寻找和筹策在"风水宝地"上阵,唯一的女副部长王赛芝被指搞金钱政治,谋求在务边出战,而她游说国阵成员党让她当候选人的布局,激怒马华总会长蔡细历强烈谴责这种行为。

虽然蔡细历没有点名批判,但政治是非圈没有秘密可言。然而,家庭及社会发展部副部长王赛芝也藉着蔡总没抖出是那一个人,顺水堆舟开脱表明不知情况,自保颜面。

在竞选议席划地自重的另一位财政部副部长林祥才,也暗示受到马华士拉央的领袖的举荐和祝福,频频在这国会议席里活动,并以其官职拨款收买人心,令蔡总认为他身为雪州主席只顾本身的政途而忽略整个格局,搞个人功利主义。

一年前,当翁诗杰表明要在班丹重披战袍时,马华中央计划由王赛芝取而代之。这是因为王与翁关系甚笃,如果翁最终以独立人士或商借公正党名义出战,即使要攻讦王赛芝也有口难言。

不过,随着政局不断更变,有传言王赛芝将被委派到吉打巴东色海竞选。王赛芝并没有政治地盘,被暗喻为政治游牧民族,哪里有的靠拢就在那里落脚。但她认为务边是安全区。

她被指搞金钱政治,乃因她花费不少心机向国阵成员党寻求支持。通常,这都需要许多实惠和承诺才能"买下"成员党的美言。但一些成员党也佯装觊觎务边以便左右逢源,实际上,马华霹雳州务边区会主席曾振荃据说已被圈定为候选人,因此,王赛芝想越界而战肯定有阻力。

务边国席历来是马华的风水宝地,许多马华高层领袖如陈群川和陈祖排都一出即胜。上届大选,林良实的公子林熙隆拿了这上上签却在308政治海啸中惨遭没顶,替马华写下败绩。

林吉祥应交代为何白毛没倒 华人自己跌倒!

(吉隆坡9日讯)马华彭亨州联委会副组织秘书郭大雄指出;行动党在去年426州选拉票期间曾经向当地华裔作出承诺;只要华裔下定决心投选行动党候选人,一定可以绊倒白毛首长,结果行动党大胜特胜,可是,该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如今却转过头来质问首相,如何定夺白毛首长的地位。

针林吉祥提起砂州白毛首长何时退位的问题,郭大雄表述;行动党在州选期间展开排山倒海的攻势,而且推出“白毛不倒,华人吃草”的口号,成功误导华人大规模投野弃朝,现在理应向清楚华社交代,为什发生“白毛没倒,华人自己跌倒”的现象。行动党倾巢而出把当地的人联党连根拔起,最后断送了半个世纪以来,保留给华人担任的第一副首席部长,林吉祥已经忘记这个历史伤痛,可是,砂州华社亲历其镜,可不容易抹掉记忆。

郭大雄强调:林吉祥和行动党也应该告诉华人,砂州华人在去年426州选后面对的政治生态,有那一个层面会比州选前更好,更符合当地华人的意愿?当地华人大量投选行动党议员,除了能够在州议会开会期间,观赏在野的华人议员表演演讲骂架的技能之外,还能够为华社带来什么实质的政治改革或提升?

“很显然,所谓的拔毛行动其实是行动党欺骗选票的幌子,非但无法改朝换代,反而导致砂州政局陷入“华人在野,他族在朝“。原本有作为,而且占据25%强的华裔选票,平白被行动党丢进政治荒野,如果这个党还有丝毫民族政治良知,应该在这个时候向华人表示歉意,然后再追问白毛的去留也不会太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