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鲁宗教自由论动摇民联 广受族群挞伐

(董佳燕评述) 人民公正党副主席努鲁依莎在出席“伊斯兰国:谁的版本?谁的责任?”论坛上表示不管任何宗教都不应强制人们信奉,即便马来人也应享有宗教自由;此言一出,招惹马来社会群情热议。

虽然努鲁依莎较后补充,马来人的宗教必须回归本身信仰是否强烈,更不敢正面回应其言论是否等同倡议马来人应享有宗教自由法律权利,然而,其言论逐步被指冲撞联邦宪法,更违反了回教教义主张。

联邦宪法第1602)条文“释义”中阐明,马来人意指一名信仰回教、习惯于讲马来语、遵守马来习俗的人士。简单来说,一个人除了其出身背景来自马来族群,还必须是信奉回教、惯用马来语文作日常用语并且奉行马来习俗才能够被定义为马来人。

既定思维使到努鲁依莎饱受马来社群抨击,甚至被冠上“叛教”指控。

为防止马来回教徒崇高信仰受动摇,我国在立国之初便在联邦宪法第114)条文中“宗教自由”阐述中,订立州法律及联邦法律可管制或限制向回教徒传播任何宗教教义或信仰,禁止任何宗教向国内回教徒传教。

由于解说与看法不一致,因此回教徒参与其他族群的宗教节庆都将成为敏感议题。

这一点,可从首相纳吉今年身穿印裔传统服饰库尔塔到黑风洞出席大宝森节活动,与夫人罗斯玛戴上大型花环以示亲民,却被伊斯兰党及霹州宗教司非议违反回教教义事件中看出。

纳吉当时回应,促各造切勿混淆文化与宗教。对于首相来说,穿着友族传统服饰是文化的交融,出席含有宗教性质的活动只要不参与或一起进行宗教仪式,并不会造成敏感,反之有助于促进各宗族的了解。

比对纳吉开明回教徒观念与努鲁依莎被指主张“各族宗教自由”的观点,努鲁依莎虽可被新世代解读为属于前卫大胆的新派个性,却不为宪法与教义所容。反之,纳吉所提倡的文化交融,较适用于我国国情。

随着雪州宗教局着手调查,努鲁依莎一旦被确认发表被视为鼓励穆斯林叛教的言论,将会在“中伤伊斯兰教”罪名下被控。

叛教,是努鲁依莎与民联皆无法担当的罪名。

努鲁依莎此次的失误,可能导致民联的马来票源急速流失。这也是为何至今伊斯兰党并未公开表明对努鲁依莎言论的立场。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以备战大选为由,表明不会就宗教自由论召见努鲁依莎,以便转移视线并让时间淡化这个课题。

若非目前必须考量大选风向的关键时刻,若努鲁依莎不是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的千金,伊斯兰党肯定不会那样沉默,势必按捺不着心底里那宗教保守派熊熊烈火,直扑这位鼓吹自由的"叛教者"。

哈迪欲与纳吉北根决斗 仅是幌子难成事实

(董佳燕评述)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表示考虑于第13届全国大选,从马江国会议席移师首相纳吉上阵的北根国会议席,上演“屠龙记”。此言获得公正党认可、行动党称好,同时得到伊党精神领袖聂阿兹首肯。

首相纳吉早于去年12月便表明自己将在来届大选捍卫北根国席,因此若哈迪阿旺直捣北根国席,将与纳吉碰头。

纵横政坛34年的哈迪阿旺,曾于1999年至2004年间出任登嘉楼州务大臣。从其政治资历来判断,北根战鼓敲响将是硬仗一场。

北根国席自1976年大选,便是纳吉的囊中之物。1976年第二任首相敦拉萨病逝,23岁的纳吉从英国返国代父守土,不劳而获成为最年轻的国会议员。

即便纳吉曾于1982年被时任首相敦马哈迪调配竞选州议席,他依然在北根州议席上阵,离不开北根选区;并在中选后担任1届州务大臣,较后于1986年上阵北根蝉联国会议员至今。

纳吉生平有很多个“最年轻”,除了最年轻国会议员,他还是写下大马政坛记录的最年轻州务大臣、副部长、最年轻部长。

回教党(伊党正名前称)曾在1999年大选与顶着国阵旗帜的纳吉对垒。当时,身为教育部长的纳吉仅以241票险胜回教党候选人蓝里莫哈末。其后于2004年和2008年大选,纳吉分别以22922多数票与26464多数票狂胜,击败公正党候选人。

即便在308政治海啸中,纳吉在北根仍是屹立不倒,多数票不降反升,足见纳吉多年以来辛勤耕耘,得到当地人民肯定。

只是,对垒回教党曾险些翻船,使纳吉至今心有余悸。因此,伊党此番行动,明显欲将纳吉限制于北根,制造心理压力使其难以兼顾全国大选。

提倡一个马来西亚理念的纳吉,代表着中庸开明施政方向;而作为视建立神权回教国为终极目标的伊党主席哈迪阿旺,则是集宗教与族群偏激于一体。

2009年,纳吉宣布开放27个次要领域让全民有更公平的竞争平台时,第一个站出来反对的便是回青团,过后还在回青团代表大会中公开敦促政府保留这27个领域中30%土著特权固大制度。

另一方面,聂阿兹公开抨击无法寄望纳吉维护马来族群以及回教权益和地位,试图以偏激方式鼓动马来选民群起反国阵政府。

可见伊党中,无论是老、中、青领导层皆对纳吉现今所推行的一系列中庸政策看不过眼,认为其将侵蚀马来族群权益之余,甚至未将回教摆在国家政策至高位置。

哈迪阿旺与纳吉之战,将是马来保守派与开明派战争。不过,政治上的挑战, 往往是声东击西,伊党内部暗中密谋, 如果民联击败国阵入主中央,哈迪阿旺将力争为首相而不会让安华理所当然上位。

因此,为避免兵走险棋, 哈迪阿旺可能在伊党中央的"劝告"之下,收回攻占北根的念头,回到马江守土。此时放话要与纳吉决一死战,在声势上只是想提振党内的士气。

同时,这将反映纳吉“一个马来西亚”理念中强调在不改变既有种族特征前提下和谐相处,以国内各族群所需为依归的思维,是否获得全民宽心接受,从而决定巫统未来偏左或偏右的政治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