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兰丹人没娱乐

最近有一则网络新闻引人注意,泰南一名官员“责怪”吉兰丹的男人,在泰南哥乐的情色场所“烧钞票”,间接“带旺”了毒品和娼妓业,良家妇女也下海接客,產生道德问题。 read more

昨日窃笑安华今天己缠身 性爱短片令伊党选情尴​尬

pas sex long
(姚新言评述)
虽然伊斯兰领袖坚称,貌似伊斯兰党总秘书慕斯达化的性爱短片事件,不会给伊斯兰党选情带来冲击,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和副主席胡桑慕沙也把矛头指向巫统,直指这是捏造的短片,但宣传主任端依布拉欣却指出,伊斯兰党将会内部讨论这起事件,但不会向外公布讨论的结果。

如果短片如哈迪阿旺所说的是捏造的,为何伊斯兰党中央需要特地开会讨论?这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为什么当事人不报警要求警方彻查有关短短片是真或假呢?

一个名为myliescom.my的部落格在网上发布一张伊斯兰党标志的内裤照片,另一张则是伊斯兰党精神领袖聂阿兹无脸看的照片,藉此反击伊斯兰党和民联支持者指短片是捏造的说法。这个部落客也在配文中,是真是假,看了短片就知道。

不论伊斯兰党或亲民联的支持者如何自圆其说,很多人也对类似短片的出现感到麻木,但事件或多或少都已经影响伊斯兰党的大选备战工作,尤其是在传统的马来甘榜,向来标榜高道德的伊斯兰党,要如何费口舌来说服他们的支持者,短片中的主角不是慕斯达化,而是政敌制作的合成照片。

虽然说一图胜千言,但只要当事人否认到底,其他人是奈何不了的,更何况,这只是涉及者的问题,其他人根本无权管,只不过,因为涉及的主角是伊斯兰党领袖,而伊斯兰党主导的吉兰丹州政府,却连女性为异性理发都认为是有伤风化,在处理这起事件时,又是什么样的立场和态度,大家都在看。

慕斯达化已表明本身没有辞职,并指责巫统要逼他退出政坛,如果伊斯兰党高层也力挺他,认为他是清白的,就看看未来数天,他是否会以伊斯兰党大选竞选主任身分统筹大选备战工作,就可得知一二了。

尽管在短片出现之前,慕斯达化已经确定不会参加大选,但他却是伊斯兰统备战大选的“统帅”,同时也是协调党内宗教司派系和专业人士派系关键人物,若伊斯兰党临阵换帅,必然会打击伊斯兰党上下的士气。

可是,若由他继续领军,性爱短片事件必然会在竞选期间被对手提起,而这同样也会影响伊斯兰党的选情。可以说, 伊斯兰党目前进退两难。任何决定都会产生难以预估的后果。

伊斯兰党的宗教司派系,曾经对公正党顾问安华的私德问题提出看法,而且也公开表明拒绝让安华出任首相,并推举哈迪阿旺成为首相,但他们绝对没有想到,本身的领袖现在也涉嫌不道德行为,自家事都管不好,未来若再以本身的道德观对别人说三道四,就会被人笑说是五十步笑百步。

这场戏还在上演,至于最后的结局是如何,是否会对大选的最终结果产生影响,且让大家拭目以待吧。

聂阿兹不知PSY是男人 又以伊斯兰化对娱乐插嘴


(董佳燕评述)
吉兰丹州务大臣聂阿兹附和民联一众领袖说法,认为不该花钱请韩国超人气歌手PSY来马表演,反之应让本地歌手,有所发挥。

当他获知PSY(鸟叔)不是女艺人时,强调若是女艺人,登台演出应“Tutup Aurat”(不暴露)。不暴露的意思即必须包头巾、不可暴露手腕以上的肌肤,更不可露出小腿。

从什么时候开始,连外国非回教徒也得跟从这种标准?伊党主政,回教化政策不言而喻。

聂阿兹认为比起邀请外国艺人来马演出,更应给予本地艺人演出机会,那么为何吉打州民联政府此前会颁布娱乐演出新指南,限制新春团拜不许成年女艺人上 台表演、禁止乐队演出?伊党应该清楚晓得,这些禁令将会扼杀艺人的生存空间。

在民联红卫兵的抹黑下,任何在执政党活动中登台演出的本地艺人都会被描绘成出卖国家人民的走狗奸贼,民联根本没有给予本土艺人自由发挥更大的表演空间。相反地积极地将艺人牵扯入政治漩涡,若艺人还寄望民联施赠一片耕耘娱乐事业的乐土,那将是艺人们的白痴梦。

倪可汉丹州土地大过布城 以民为本乌巴为与民争地


(张良评述)
倪氏兄弟被指控取得吉兰丹州政府赋予的一大片土地,以换取倪氏支持伊斯兰党的尼查出任民联霹雳州务大臣。对倪氏兄弟及行动党来说是严重的指控,该党如何处理这单涉嫌滥权舞弊的指控,对该党领袖的廉正性是一项严峻的考验。

倪氏兄弟凶巴巴扬言控告踢爆“放弃争取大臣职来换取土地”事件的部落格及报道这起事件的媒体,但倪氏兄弟后期的辩解主题已经逃离“行动党领袖获得丹州政府一万公顷土地”的争议性内容,企图转移视线,把焦点放在令倪氏感觉比较有“说服力”的“苏丹自选尼查为大臣”的话题。

倪氏兄弟被指在3.08后突然对种植业有无比的兴趣,“入主”一间价值只有两令吉,但却被丹州民联政府“赋予”10526依格土地(时值3000万令吉)的公司,成为该公司的老板,成为丹州大地主。

布城有多大?有到过布城者一定对布城的辽阔面积有点印象。布城占地2400公顷(24平方公里),而倪氏兄弟成为大地主后,拥有吉兰丹4259公顷(42.59平方公里)土地,几乎比布城大一倍。网民调侃倪氏对财富贪婪无比,若入主布城,岂不掠夺更多土地,变成大马地产大王,与农民争地?

倪氏兄弟不是已经全职当人民代议士了吗?倪氏兄弟不是说行动党“以民为本”的吗?为何还要涉足商业投资,尤其是与民联政府有利益关系的土地私下“商业”交易。这要如何避免利益冲突?

丹州政府能交代为何在没有公开招标的情况下,把一片大过布城的地皮赋予一家两令吉注册的公司(Upayapadu Plantation Sdn Bhd)吗?倪氏兄弟辩称丹州政府赋予该公司土地是3.08之前的事情,尝试厘清“以放弃争取大臣职来换取土地”的指控,但人民质疑的是,倪氏兄弟若非以高官的身份地位,如何获得丹州政府厚待,通过裙带关系成为丹州大地主?

即使排除“以放弃争取大臣职来换取土地”的成分,倪氏兄弟仍需交代为何要购买大片土地,明知有关土地是没有通过公开招标而赋予一家两令吉注册的公司,是一宗违反行动党原则与政策的行为,倪氏兄弟何以蓄意钻营这种不正当的交易,来增加自己的财富?

早期马华公会被喻为头家党,如今行动党已经取代马华,成功“头家化”,转型为”新头家党“。该党领袖追求官职几乎饥不择食,倪可汉想当州务大臣、搞清该党的局限后退而求副州务大臣,最后弄个“高级”州行政议员来做,霹雳州行动党印裔国会议员古拉甚至想争取当怡保市长。倪可敏则被指控涉及指示州议员须向一家与民主行动党高层有关系的公司订制官服。

倪氏兄弟通过官职与裙带关系成为丹州大地主的事件。让人民看透行动党争政权,争官职的背后动机,与该党高喊的“以民为本”根本是两回事。

民联反腐败贪污神话破灭 丹州土地交易激怒马来人


陈英凡评述)这几个礼拜以来,网上和国文媒体疯狂报道吉兰丹伊斯兰教政府和行动党倪可汉堂兄弟的土地交易事件。须知,在马来社会,行动党是个大汉沙文主义的种族性政党,把大片土地移交给行动党的领袖主导的公司,简直是形同叛族的行为,就好像华人的汉奸一样。在话望生和吉兰丹,愤怒的居民纷纷提出质问和指责。

当然,倪可汉已经否认,他说他们堂兄弟纯粹是商业投资,和交换州务大臣职位无关。就算倪兄弟说得对,但是平民百姓怎样想,会相信吗?最重要是,丹州人民认为土地不应该批准给行动党领袖的公司。

由于大选可能在三个月内举行,相信,巫统和国阵必定会加紧利用这一课题,对伊党民联大事攻击,而伊党是民联三党中的马来票仓,现在马来社会对伊党是否维护马来人权益的信心已经发生动摇,土地交易,肯定不会为马来社会接受的,对未来的选情,会有巨大影响。因为人们已经被激怒,廉洁,福利国的神话破灭了,后果难料。

对这宗土地交易的问题,土权机构和亲民党(KITA)纷纷指责聂阿芝的不当处理。他们指出,前霹雳州务大臣尼扎的兄长Fadhil Jamaludin在2008 年就已经说过,尼扎签署了第二个邦谷协议。(所谓邦谷协定是指1824年,霹雳苏丹拉惹慕达阿都拉和英国人签署的协议,让英国人大举进入霹雳实行殖民地统治)一些退伍军人也表示对伊斯兰的作法不满。

根据媒体的报道,吉兰丹的土地交易是吉兰丹回教基金会(YIK),和行动党倪可的公司(Upaypadu plantation Sdn.Bhd.)签署的协定。涉及的土地10,526 公顷。是以承包(pajak)50 年的方式批准拨给上述的公司。

问题是,吉兰丹很多人民渴望土地耕种或者发展种植业生活。他们本身在丹州的人拿不到,却批准给外来的行动党公司,失望可知。

这件事,现在已经不止在吉兰丹,同时也在全马的马来社会中开始发酵,首先就是霹雳州的人民,那些过去死硬支持伊斯兰党和尼扎为州务大臣,现在在马来报纸上发言谴责伊党。要知道,上次大选中,城市马来选民有50%支持反对党(包括行动党)如今这个意想不到的事情闹出来,使得人们对民联说的什么反贪污腐败的神话已经完全破灭,只要20%倒戈回流国阵,民联就会失去很多国州席位。要执政中央将成泡影。

腰斩演唱助伊党推回教法 行动党自我阉割辱族丧权


(张良评述)
吉兰丹发廊风波未平,“少男背着少女跑”被指行为不检而被哥打巴鲁市政局取缔,惊动全国非穆斯林,纷纷要民联,尤其是行动党表态之际,竟然爆发一宗由行动党主导的“伊斯兰化”政策,在行动党自己主办的宴会上腰斩穿着清凉的演唱节目。

彭亨州行动党被踢爆月前在地里望举办座谈会晚宴时,热心村民自掏腰包花数千令吉聘请歌手助兴表演,据知穿清凉装的女歌手才唱完第一首歌,便被禁止继续演唱,引起村民极大不满。

报载文积村村长日前得悉行动党国会领袖前往文冬演讲,半路拦截要求交代,但林吉祥却不予理睬。风波如滚雪球般在文冬传开后,彭亨文冬4大华人新村村委会代表要求该党交代清楚,并公开道歉。他们限行动党在一週内作出交代及向村民道歉,否则将召集村民到文冬行动党党所前抗议。

行动党原本以为在彭亨捡到榴莲,却踩到榴莲。该党自认彭亨大臣安南耶谷的割耳跳河论大大加强该党竞选文冬国会的胜算,但人算不如天算,惊爆该党自我阉割,在自己的主场、华社聚集的场合,竟然主动帮助伊斯兰党实行伊斯兰化生活方式,为伊斯兰党过滤掉不符“伊斯兰教义”的娱乐节目,践踏自己党员及支持者华社权益。

行动党自诩为华社救星,捍卫华社权益的谎言不堪一击,林吉祥逃避交代腰斩清凉演唱事件,等于默许上述事件,认同该党积极帮助伊党蚕食华社权益,这是行动党3.08大选夺取数州政权以来,出卖华社最惊人的“大跃进”。

令人遗憾的是,行动党竟然因为请来几位伊党嘉宾,就出卖行动党的原则,强把伊斯兰党的回教教义施加在全场华裔身上,强迫华社放弃观赏清凉演唱的自主权。

更窝囊的是,作为政治晚宴的主办单位地里望行动党,竟躲在伊党纱笼底下,不敢向购票出席宴会的支持者交代,搞到由马华公会的村长代为出头,地里望行动党应即刻解散,向华社谢罪。

行动党为了入主布城,已经不惜出卖该党原则与华社尊严,公然帮助伊斯兰党侵蚀华社权益。华社若不醒觉,接下来行动党举办的晚宴,恐怕也没猪肉吃了,即使鸡肉,也得甄选符合伊斯兰教义宰割的鸡肉供应商,宴会只能提供茶水,绝对禁酒,餐馆必须拥有提供清真食物的准证。

不必等伊斯兰出手向行动党施压,行动党当下就自行阉割了。

马大教授批伊党制造问题 宗教局还有逼切事情处理


(菂荟翻译)
马大法律系教授阿兹米夏荣在其部落格《勇敢新世界》中撰文批评宗教局官员高调检举“幽会”的作法,并质疑“幽会”课题是否关乎国家利益。首先,他强调非穆斯林绝对不可能被控以幽会罪名。阿兹米指出,“幽会”是一项根据伊斯兰法的罪名,对于不信奉伊斯兰教的人士来说根本不适用。

“行为不检点”而非“幽会”

所以,在吉兰丹州被检举的非穆斯林不断地被冠上“幽会”罪名是不正确的。虽然这个用词某个程度上令更多人对有关案件产生兴趣,但事实上正确的罪名应该是“行为不检点”。其次,阿兹米表示许多相关报导均暗喻,“幽会”课题是伊斯兰党所制造的问题。

“难道大家都那么善忘吗?几年前在吉隆坡曾有一对非穆斯林情侣因行为不检点罪名而被罚款。而吉隆坡根本不是由伊斯兰党所掌管。所以,一旦有人存心把这个课题政治化就会模糊焦点。”

宗教局的责任与角色

阿兹米认为上述课题牵涉到两个问题。其一,主要关系到喜欢展现官威,自我定位成“道德维护者超级英雄”的公务员。然而,更重要的是制度问题,因为只要纠正制度第一个问题就会自动解决。他所指的制度问题是伊斯兰法律的存在。

由于这些法律无论在民联或国阵执政州都存在,因此很明显地无关政治,而是关乎我国宗教局的角色。他表示,宗教局的责任范围十分广泛。因此,比起确保情侣没有接吻,宗教局实在有太多其他紧急的事情应该处理。

“举个例子,教育对宗教局来说是一项很重要的任务,因为它不只涵盖中、小宗教学校,也包括学前教育。宗教局有责任确保上述学府获得妥善管理和保持良好素质,以便毕业生可以应付21世纪的挑战。另外,宗教局也可构思革新的方法,以改善宗教税的征收和分发”

阿兹米指出,宗教局应该善用其研究单位,探讨穆斯林社群所面对的各种议题,例如失业率、贪污、药物滥用等等。他认为宗教局应该持有进步和有前瞻性的想法,设法解决上述穆斯林社群所面对的问题,而不是一味肤浅地认为“这些问题会发生全因当事人不够虔诚”。

他认为本地大学的伊斯兰研究学院培育了许多精通伊斯兰法、经济和神学的大学生。这些高素质人才应该被充分利用以改善穆斯林社群。他坚信只要宗教局多专注于上述建议,肯定能为穆斯林社群带来许多正面的影响。如此,宗教局的存在对国家发展才会变得有意义。

过分热衷追踪“幽会”的官员

作者:阿兹米夏荣(Azmi Sharom),马大法律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