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总926走火入魔 滥用公款打广告

(9月23日梁敬义报道)董总下足重本,在华文报章刊登全版广告,号召民众参加"926华教救亡与抗议行动"。广告列举8项解决华教的问题,声言"提呈文件"予首相纳吉和国会议员,促请政府实施多元化教育政策,公平合理对待华教的建设与发展。

8项诉求毫无新意,全都在过去的岁月中由董总不断呼号。既然把华教定位在生死关头的"救亡"份上,就应在攸关生死的点上反击图存。如果濒临灭亡,还能抗议吗?

董总最初轰轰烈烈的926出师表,集中炮火指责教育部副部长魏家祥办事不力,逼他引咎辞职。董总如今四川变脸又变调,不敢触动魏家祥。主要原因是,舆论普遍认为干掉魏家祥涉及叶新田个人利益恩怨,即使倒魏成就了董总的救亡大业,也不能解决华教受到长期制肘的政治现实。

董总缺乏严谨和贯彻统一方针展开救亡行动,已使到华社出现分裂。尤其是叶新田时而风时而雨的呻吟,使华教斗争蒙上并不光彩的阴影。

在过去林林总总的公民运动中,诸如声势浩大的净选盟示威、反稀土、反山埃、反石化的种种活动都一呼百应,并不需要落足广告费号召群众。董总分别在528926耗费金钱为叶新田个人的荣辱涂脂抹粉,折射出董总对本身的号召力缺乏信心,怀疑本身的动机不受到支持,而需要打广告来左右群众靠拢。

这笔广告费,可以替华小增建教室、可以为陈旧的课室消灭白蚁、可以增加华小的设备、可以资助贫困学生完成教育,可以—–,总之,这笔款项有更具意义的用途,但却用在恩怨之争。

董总的存亡,必须依赖华社络绎不绝的捐助,才能维持捍卫华教的开销。但却滥用公众的热心捐款。叶新田有必要解释有没有这种必要花这笔广告费。

教总反董总 ‧ 不跟叶新田玩926 /梁敬义

过去跟董总犹如连体、共同进退的教总将不出席926华教救亡抗议大会,显示独立思考的教总主席王超群无意跟叶新田同流合污。

沉默多时的王超群认为,教育部副部长魏家祥并非完全没有作为,只是政策上的事做不到。但每个担任副部长者都是无能为力,因为这是政治上的问题。

教总认为目前更为重要的是,必须关注教育大蓝图,因华教将面对危机。教总已针对教育大蓝图成立一个小组,并将会尽快把对教育大蓝图的课程纲要报告提岀看法,召集国内华团一起讨论研究,然后共同拟定一份意见书。

教总虽不出怨言,但明显突出叶新田最近借故到外国参加会议,而缺席教育大蓝图会议。把攸关华教兴衰的大蓝图等闲视之。

教总与董总的关系渐行渐远,反映在董总吹毛求疵,退出教育部主催的解决华小师资圆桌会议时,教总则选择留下来继续商讨如何落实解决方案。叶新田个人意气用事,其实是典当华教的前途,然而,他凡事对抗的态度却被盲目者视为"华教斗士"。

教总并不阻止属下成员出席926集会。然而,王超群亮出教总的立场,已经严重打击董总出师无名、搞是搞非的活动。王超群这项决定,也说明了926并不能为华教斗争取得任何实际成果,反之,在国会大厦的各族群国会议员面前,华教最高领导机构的董总,无理取闹"绝杀"华人副部长的功夫,堪称一流。

【快刀斩】叶新田受指示不准攻击正副首相

在华教课题上,董总不必问神都知道,首相纳吉和副揆兼教育部长慕尤丁的权力主宰兴衰。但是,董总叶新田和邹寿汉"痴痴缠",对马华特别是副教长魏家祥穷追猛打,既找错对象无法解决问题,同时又何居心光找配角而放过主角?

如今,有了粗略、有待分解的答案,原来,叶邹双怪早已受到指示甚至是唆摆,不能就华教问题攻击正副首相,矛头只准对着马华和魏家祥干到底。

这就是许多评论人一直怀疑叶与邹欺善怕恶的背后原因,如今这怪影已呼之欲出。

马青教育局主任张盛闻指控:“有人告知我们,其实叶邹两人已经受到某人的指示,绝对不能够攻击首相及副首相,只能够针对马华,只能够针对魏家祥。”

“这是我们收到的消息,如果叶邹两人认为没有这样的东西,我欢迎他们否认。但是,从最近种种过程,再看他今天所写的东西,我相信这个消息来源不是空穴来风。”

既然张盛闻点名狠狠揭露底细,叶新田和邹寿汉即使否认也说不清楚本身是否被"收买",而最能展现他们为华教斗争而视死如归的精神,莫过於冤有头债有主,枪口瞄准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