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州民联储备金​22亿 竟想押地贷款3千万

 

(魏金良评述)《2011年总稽查司报告》,民联四州财政状况被评为有所改善令雪槟两州喜不自禁。但是国阵后座议员理事会质疑,民联可能在账目上耍障眼法。

如果说,雪州有22亿令吉的盈余储备金,那么,不妨追溯多月前,高等教育部一度要中止雪兰莪大学的高教贷款时,州务大臣卡立连忙筹措,想以达南重组计划下的土地押给银行贷款3000万令吉,以应付燃眉之急这件事。

这个动作,对理财有方的卡立简直是讽刺。达南土地收购计划弊端重重,至今还处於迷离境界中受到挞伐,卡立怎会以为这些水淹地段,银行会轻易释出贷款?

既然雪州有22亿令吉的储备金,这区区3千万又何必拿土地去抵押

农业及农基工业部部长诺奥马揭露,雪州工业大学财务疑管理不当,已从2009年起连续3年出现亏损。卡立于9月2日发表雪州工业大学并没有亏损,且允诺会在8月杪公佈财务报告,惟迄今仍不见卡立公佈任何数据,有企图隐瞒该大学亏损一事之嫌。

据诺奥马揭示,他掌握的2011年雪州工业大学财务报告,该大学在2008年仍有盈额,但民联政府执政雪州后,从2009年起至2011年,已亏损5千400万令吉。

他说,雪州大学在2009年的亏损约1千200万令吉、2010年亏损300万令吉,到了2011年亏损增至3千900万令吉。他讽刺说,民联州政府连一所大学都管理不当,又岂能管理雪州的事务。

巫统理礼让区国会议员哈敏(Hamim Samuri)声称,雪州去年仅用中央政府每年拨款的57%、吉打与吉兰丹分别只用38.3%与36.1% ,其余的钱去了哪里?

维修雪州道路费用为3亿7500万令吉,去年只动用了2亿1800万令吉,剩下1亿6200万令吉,并没有交代。

吉打州政府官联公司与澳洲公司合作在澳洲投资养牛计划半途而废,因资金不足,州政府签署合约直接拨出100万令吉,就此泥牛入海。

因此,民联想要入主中央掌权,委实令人担忧,管理州务已一团糟,整个国家千丝万缕,他们将如何为民造福?

阿兹敏强施调虎离山 卡立一去难回头

(姚秋言评述)国会反对党领袖安华宣布,来届大选卡立将继续在敦拉萨镇寻求连任,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阿里忧喜参半,因为卡立是否还会兼打国州议席,依然是未知数。然而,一体两面,阿兹敏将会利用党内影响力,撮合新人取代卡立竟选依约的州议席,如此一来就达成调虎离山之计,使卡立在雪州没有回头路。

阿兹敏想取代卡立成为雪州大臣,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从安华当初决定选卡立雪州大臣一刻开始,两人就有心结。卡立过后还多次面对逼宫若不是因为有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撑腰,卡立早就下台了。

阿兹敏和其支持者始终觉得,当雪州在308变天后,大臣应该是他而非卡立,因为阿兹敏是安华身边的红人,而卡立只不过是半途插队,虽然在企业界有名气,但却是一名政治新兵。

可是,安华当时就因为卡立的企业背景而圈中他。另一个原因是安华以为,相对阿兹敏,卡立比较易于控制。但后来他才发现自己看走了眼,因为卡立并不是其想像中这般简单。

安华当时也在策划916变天,因此需要阿兹敏助他一臂之力,但最终所谓的916变天演变成一场闹剧,阿兹敏两头不到岸,虽然很无奈却只好接受。

眼巴巴看着煮熟的鸭子飞走的阿兹敏,过后成为公正党署理主席和雪州主席,由于旺阿兹莎只是一个挂名的主席,阿兹敏实际上是仅次於安华之外的实权领袖。

为了取代卡立,他和其支持者曾三番四次藉一些课题指桑骂槐,以打击卡立,包括最近放出卡立将在大选只打国席并出任部长的消息。

然而,虽然阿兹敏控制公正党,但行动党和伊斯兰党对他却似乎不放心。行动党和伊斯兰党立场明显比较倾向卡立。行动党主席卡巴星提醒他,雪州大臣人选是由民联共同决定,而伊斯兰党总秘书慕斯达化阿里直接说他太有野心

这也许是为什么安华不干脆宣布卡立只打国席,非要留下一些空间的原因吧。毕竟,若民联对领军的人选都无法达成共识,未打仗就已经输了一半。

卡立的情况刚好相反。虽然他是民联支持的大臣人选,但他在党内犹如无兵司令,没有基层。而且,即使他在下届大选继续在依约州议席上阵,也未必会连任。这是他最大的致命伤。

至于是卡立还是阿兹敏能够笑到最后,还有待观察。这也要看下届大选后,民联能否保住雪州政权而定。

安华突把卡立摆​上台 阿兹敏大臣梦渐清晰


(张良评述)
人民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28日公布,雪州大臣卡立将在来届大选寻求蝉联敦拉萨镇国会议席。但安华并没有确认卡立是否继续竞选州议席的问题,留下手尾,引人猜测卡立的州务大臣职是否正如江湖传言会被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阿里取代。

阿兹敏阿里觊觎雪州大臣已是不争的事实,尽管他公开否认,然他的言行却掩饰不了急着确立本身为未来大臣地位的心态。一家马来日报10月初报道,阿兹敏声称一旦民联入主布城,理财有方的卡立应入阁出任部长,因此雪州可能会迎来新大臣。这番言论当然引起双方派系一场公开骂战。

雪州大臣卡立出身高阶企业主管,经营雪州政权犹如掌管一家大企业,被指处处以绩效为本,欠缺政治考量,政治智慧,让政客难有营私牟利的机会,在龙蛇混杂的党内不得人心,在所难免。

江湖上两年前即传闻卡立厌恶党内派系倾轧批斗的环境,意兴阑珊打算只当一届大臣。这名作风低调,鲜少对政敌作出尖锐抨击的大臣,是华社公认最具大臣相的领袖,堪称民联州大臣典范。

可惜,未能全面适应大马党政合一、党政不分作业环境的卡立,在党内不得人心,这类领袖被阿兹敏阿里推举入阁当部长,也是把他送入安老院——上议院的必经步骤,迟早被冷藏或被逼隐退政坛。

雪州人民关注的是卡立放弃依约州议席或是敦拉萨国席呢?对比担任大臣的表现与国会中的表现,丹斯里卡立的成绩单是不言而喻的。安华宣布卡立为下届大选敦拉萨国席候选人,并未有获得民间的热烈回响,证明安华与民意脱节,若不是违背民意,就是与人民渐行渐远。

安华为何不同时宣布卡立将捍卫其依约州议席呢?这让人怀疑安华已经默认阿兹敏阿里为未来大臣人选。若安华真正支持卡立续任大臣,何不宣布卡立将放弃国席只捍卫州议席?终止内耗的公正党内部大臣争夺战?

卡立出战敦拉萨镇祸福​难料 马华有望雪耻

(陈治平评述)人民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出乎意料之外,于1028日宣布丹斯里卡立依不拉欣为敦拉萨镇国会议席寻求蝉联的候选人

卡立的第一个反应,当然是亢奋异常。因为,安华的宣布,意味着公正党对卡立器重和肯定。卡立冷静下来的第二个反应当然是惧怕随着这个宣布后,他不再获得委派出来竞选和角逐雪兰莪州议席,不再获得委任为雪州州务大臣。

卡立的未来的政治命运和发展,还得看安华和公正党的意向。然而,随着公正党的“提前”宣布,乱了国阵马华的阵脚。

国阵马华在2008年败下阵来,陈财和以二千多票输了给卡立。当年,令人惊讶的是,马华栽在的票仓堡垒,竞是拥有两千多票的军营票,约半数的铁票流失。是国阵马华忽略了军人的福利?

马华打着“要稳定、不要乱”口号,在全马各地举办万人宴,向各地人民、各国阵友党展示,马华拥有一定的基层和选民的支持力量,并显示马华已经由政治谷底走了出来。

一场又一场的政治秀,圆满结束了。留下来的却是千头万绪、剪不断理还乱的内忧外患。马华没有立即正视党内的派系斗争,也没有作出努力安内攘外。

每一位想出线的马华候选人都会认为本身就是国阵“可胜选”(Winnable)的候选人,因而勾心斗角,为成功出线而费尽心思。

敦拉萨镇马华区会向党中央提呈和举荐了该区会活跃的3位准候选人。该区会所举荐的3位准候选人是马华区会秘书符策勤、马青区团团长陈国永和区会经济局主任拿督陈耀星博士。

3位的来头都不小。符策勤是当今国阵青年团长凯里的幕僚长,陈国永则是敦拉萨镇前国会议员兼现任马华总财政陈财和的公子,而陈耀星博士则是华总副总秘书与及数政府机构的顾问。

除此之外,力争出线的还有被敦拉萨镇马华基层称为“天兵”、“伞兵”,来自马华蒲种区会的拿督汤木律师和没有在区会推荐名单的丘应权律师。

汤木被视为马华总会长蔡细历“内定”的候选人,频频在选区内曝光和活动。汤木在党内公共投诉局服务了相当长的时间,拥有良好的服务记录。他唯一欠缺的是,不能够获得联邦直辖区敦拉萨镇马华的认同和支持。

如果汤木能够突围成为国会议席候选人,出线对垒卡立,他就必须懂得拢络党基层同志的心,才能够拥有党基层选民的基本票,从而提高胜算。

丘应权毛遂自荐,也获得部分巫统敦拉萨镇区会领袖的支持。然而,由于他在2008年争取上阵时开罪了当时寻求蝉联的陈财和,与及与现任敦拉萨镇马华区会主席周连琼不咬弦,相信会再次成为涸辙之鲋,难乎为继。

符策勤和陈耀星两人,最大的敌人是自己。两人对于是否准备投身政治还有点犹豫不决,成为候选人的意愿不高,间接影响了他们二人的参与和投入,以至到目前还没有在敦拉萨镇选民当中建立起本身的知名度。

至于陈国永,一直以来在隶属民政党的联邦直辖区甲洞国会选区服务,似乎有意染指甲洞选区,鲜少参与敦拉萨镇国会选区的服务工作。然而,陈国永是否如传言般项庄舞剑,志在“沛公”,最终会因为争取不到甲洞国会选区而返回敦拉萨镇,则不得而知了。

不过,以目前看来,能够与丹斯里卡立分庭抗礼,实力不相仲伯的只有马华总财政陈财和一人。如果陈财和肯接受党的委任,重作冯妇,再次出征敦拉萨镇国会选区,他将会是对垒卡立,国阵胜算最高的候选人。

选民将会基于陈财和过去的服务记录和所建立起来的关系,与卡立过去几年来的服务作比较;卡立因为兼任雪州州务大臣,鲜少到选区服务与亮相,而极可能会阴沟里翻船,栽在陈财和手上。

本文转载自:http://cheepeng66.blogspot.com/

卡立出战,敦拉萨镇国阵何去何从?

电缆工程冲击选​情 民联推卸责任自保

 

(董佳燕评述)

名为“蕉赖皇冠城高压电缆传输线计划工程”,经雪州经济行动理事会2008年底一批、2011129日二批(即准许国能沿用原有路线进行高压电缆工程),其中一条高压电缆路线将从蕉赖老街场开始,途径敦拉萨镇、康乐花园、大成园、蕉赖九英里和蕉赖皇冠城,涉及14个住宅区及商业区,受影响居民超过2.5万人。

自从“鱼骨”形柱子建起后,涉及地区的居民便群起反对,纷纷自组反对委员会传达不满。

200名来自蕉赖区的居民在安邦再也第24区反对高压电缆计划行动委员会率领下,于20111220日“杀上”雪州政府大厦以及国能总部呈交反对备忘录。

民主行动党莲花苑州议员李映霞也曾带领大成园居民做出抗议,但抗议对象却只是承办工程的国能,避重就轻,不敢对准雪州政府这罪魁祸首。

鉴于受到多方反对,电缆工程曾一度停工约10个月。无奈,于10月又再悄悄复工,迅速架起了准备衔接电缆的轮轴,再度触动居民的反感神经。

“康乐反鱼骨电缆运动委员会”举行记者会揭发后,公正党马上挂起“敦拉萨镇公正党与康乐居民坚持反对国能未经咨询民意兴建高压电缆工程”横幅,摆明将所有责任推卸国能。

雪州大臣卡立曾推说该工程是由国阵前朝政府批准,事实上承建电缆的9千万费用却是在卡立领导的雪州经济行动理事会上核准。

有鉴于这项工程的最大受惠者是雪州子民,纵然面对强烈反对声浪,卡立为了雪州利益,妄顾吉隆坡地区人民权益,被视为不智。

民联有感这项工程或将冲击其雪隆选情,竭尽所能将责任推给国能身上,务求令人民迁怒中央政府。来届大选,高压电缆工程依然是双方踢皮球的议题。

卡立担任的敦拉萨镇国会选区,上届大选康乐投票站3259票中有1893票投给公正党,多数票为542张。敦拉萨镇投票站方面,4274票中有2227票是投给公正党,多数票208张。

截至2012年第二季,敦拉萨镇选民人数增至4654人,康乐花园则大增至5020人,当中4801人或95.64%为华裔选民。

12届大选,卡立凭着2515多数票击败国阵候选人陈财和。倘若这两个投票站的原来支持票倒戈,民联议席随时翻船。

卡立即使逃离,不再出战敦拉萨镇国会选区,改由其他民联领袖上阵,国阵若善用这项课题,在高压电缆受影响地区打击民联,有可能翻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