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党长老会一根筋硬到底 为阿拉用语民联咬来咬去


张新采评述)到底是要听民联最高理事会,还是伊斯兰党长老协商理事会?

国会反对党领袖安华说,针对非穆斯林使用“阿拉”字眼的课题,一切以民联最高理事会的议决为依归。民联的立场并没有因为伊斯兰党长老协商理事会议决只有穆斯林可以使用“阿拉”字眼而改变。

对安华的声明,伊斯兰党长老会主席哈仑泰益则不以为然,并指安华不是伊斯兰党员,没有必要对这一课题表示关切和忧虑。哈仑泰益之前也警告行动党主席卡巴星不要插手伊斯兰党的家事。

尽管人民公正党和民主行动党领袖坚持,民联已经就使用“阿拉”字眼的课题达成共识,但伊斯兰党领袖,包括被视为开明派的署理主席莫哈末沙布则口径一致,强调他们会遵循伊斯兰党长老协商理事会的议决。

伊斯兰党目前虽然是被开明派控制,除了主席哈迪阿旺是宗教司之外,莫哈末沙布和其他3位副主席都是非宗教司,但最高决策机构却是由保守派控制的长老协商理事会。

党内没有人敢挑战长老协商理事会针对宗教课题作出的议决,更何况是局外人的公正党和行动党。

伊斯兰党从来都不曾掩饰他们的最终目标就是将这个国家变成伊斯兰国,也坚持只有穆斯林才可以使用“阿拉”字眼。只不过,在308大 选取得不俗的表现后,为了协助民联实现执政中央的目标,伊斯兰党为讨好非穆斯林,表明要建立福利国,包括哈迪阿旺和长老协商理事会聂阿兹在内的高层领袖,也表示可以允许非穆斯林使用“阿拉”字眼。

若不是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的圣诞节献词引发争议,伊斯兰党或许就会以换汤不换药的“全新”面貌,与公正党和行动党一起在大选中抗衡国阵。

伊斯兰党恢复原本的斗争方针,除了是因为党内保守派不满领导层过于软弱向行动党和公正党示弱之外,更重要的是,他们也发现到,中庸路线固然可以为他们争取非穆斯林的支持,但马来人的支持率则逐渐下滑,特别是被视为伊斯兰党堡垒区的吉兰丹的传统马来人,也倒戈相向。

伊斯兰党在“阿拉”字眼课题上急转弯,与其说 是保守派的一次成功反扑,倒不如说是伊斯兰党一致的立场。公正党和行动党要嘛就接受,否则就离开。

“阿拉”课题也可以让非穆斯林尤其是华社看清楚伊斯兰党的真面目,在关系到宗教事务的课题上,伊斯兰党的最终目标始终不变,绝不会为了他人而进行调整。行动党向华社保证民联入主中央,伊斯兰党不会落实建立伊斯兰国,只是自欺欺人的说法。

槟州伊党挑衅绝对输得​起 卡巴星受尽耻辱无力反​击


(张良评述)
槟州民联即将面对大选,而槟州行动党最担心失去三份二多数议席的关键时期,民联却出现内讧。行动党要在竞选的混合区取胜,还得依赖伊党党员及其支持者的选票。行动党主席卡巴星一而再公开批判伊斯兰党领袖,令该党槟州领导层左右为难,到底当务之急是捍卫三份二政权,还是捍卫党主席的尊严为重。

日前槟州一些伊斯兰党领袖到行动党主席卡巴星在乔治市的律师楼前示威,喊口号、展示标语抗议卡巴星质疑该党宗教司协商理事会在“阿拉”字眼课题上的决定。抗议的标语写上“我们支持长老会!”,“伊斯兰党应退出民联”、“武吉牛汝莪马来选民別投票给卡巴星”等,表达他们对行动党主席的不满。

抗议人数虽然不多,这类示威呛声活动,一年到头都在各地零星上演着,但令人关注的原因,伊斯兰党这回不是向敌对阵营巫统抗议,而是与自己的盟友民主行动党对着干。

行动党全国主席被伊斯兰党槟州基层公开谴责及踩踏行动党党旗的新闻,刊登在中文报、英文报及国文报,图文并茂,全国行动党数以百计的国州议员及市议员,没有一人挺身而出,捍卫党的尊严,令党主席颜面无光,日落洞之虎,虎威不再!

卡巴星眼见所有行动党高层领袖自私自利,为了在大选中与伊党保持友好关系、保住马来票而置党利益与尊严不顾,唯有孤军作战,父子俩自己辩护。针对伊党的示威活动发言,他怀疑本月24日到他槟城律师楼示威,抗议他认同非穆斯林使用“阿拉”字眼者,并不是槟城的伊斯兰党领袖及党员。

翻查日前的各报新闻,带队前往卡巴星律师楼示威的两名伊党领袖皆大大方方亮出真名,接受记者采访及拍照,照片也见诸各大报章。上述抗议活动以伊斯兰党丹绒区部永久主席再丁(Zaidi Abu Bakar)为首,出席者包括丹绒及巴眼亚占区部党员,及前槟州伊党青年团团长莫哈末哈菲兹。

令人纳闷的是,为何伊斯兰党至今没有否认以上两名示威者是他们的党员,槟州伊斯兰党主席拿督沙烈曼也只是澄清,这个示威行动并非由党所发动,没有否认以上两名伊党领袖的党员资格,令人怀疑是否伊党默许的动作。

卡巴星与其自弹自唱,怀疑示威者非伊斯兰党党员,自我安慰,何不请伊斯兰党鉴定新闻照中的示威者照片,抓出假扮伊斯兰党的“鬼”,揭露“鬼”的身份,不是更令人信服?

两年前民调中心Ilham Centre发布一份“马来人选民对民联槟州政府的印象和看法”的民调显示,55%巫裔选民称遭边缘化。受访者也认为伊斯兰党和人民公正党没有捍卫马来人的权益,而槟州伊斯兰党无法赢取巫裔选民的心。此外,伊斯兰党也被视为行动党和公正党的傀儡。

伊斯兰党会甘愿寄人篱下,为人作嫁,义务帮行动党拉马来票吗?得罪伊斯兰党,林冠英的政权要保住三份二议席是很大的挑战,而伊斯兰党与公正党争夺槟州马来区的纠纷若大选前不能摆平,难免互抽后退,让巫统得利。

伊斯兰党在槟州绝对输得起,她看中行动党的弱点,行动党还需靠其它政党拉马来票,才能共组政府或在混合区胜选,伊党也绝对有本钱嚣张踩踏火箭旗。

纵然槟城是华裔占多数的州属,在3.08大选中,行动党即使拿下19席华人区,还需加上公正党的9席马来区,才能取得三份二多数席,伊斯兰党这回将决定林冠英是否守得住这三份二。林冠英能不怕吗?

伊斯兰党当街践踏火箭旗 林冠英失语躲避尊严尽失


(林文彪评述)
伊斯兰党槟州领袖及基层昨天踩上卡巴星律师楼,挑战卡巴星“若要挑战伊党长老会,先跨过我们的尸体”。

为数不明的伊斯兰党槟州基层昨天游行至卡巴星律师楼,踩踏火箭旗,公开发表促请马来人不要投选卡巴星、伊党应脱离民联、我们捍卫伊斯兰党长老会、卡巴星及阿兹敏不尊重伊斯兰党的政策等等言论。

林冠英在去年发表圣诞节献词时促请中央政府批准马来版《圣经》“阿拉”字眼后,引起伊斯兰党强烈反弹,结果林冠英逃之夭夭,一句话也不敢讲,留下手尾让卡巴星去收拾。

卡巴星被踢馆侮辱、火箭党旗被伊斯兰党当街踩踏羞辱,行动党最威水的秘书长林冠英至今默默忍受,忍辱偷生,让全国火箭党员及支持者在伊党面前抬不起头来。在槟州最勇敢抗敌的行动党街头战士黄伟益也变成盲公及聋子,党主席被羞辱,火箭旗被踩踏也没有反应。

带领示威的伊党领袖为伊党丹绒区部永久主席再迪阿布巴卡及前槟州伊党青年团团长,彼等也对该州伊党领导曾软弱无能表示不满。

伊党示威行动的导火线,源自卡巴星日前公开促请伊斯兰党在使用“阿拉”字眼课题上,不要与民联的立场冲突。他要求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重新检讨该党宗教司协商理事会会议,议决马来版圣经不能使用“阿拉”字眼的决定。

林冠英发表促请中央政府批准马来版《圣经》“阿拉”字眼的言论后,引起伊党领袖强烈抗议。众民联领袖随即逢场作戏,发表联合声明支持林冠英的言论,当时公开挺林冠英的领袖包括伊斯兰党精神领袖拿督聂阿兹、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伊斯兰党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和国会反对党领袖拿督斯里安华。

岂料数日后,伊斯兰党召开长老会讨论阿拉用语课题后,断然否决民联的声明,而聂阿兹及哈迪阿旺也转口支持长老会禁止非穆斯林使用阿拉字眼的决定。

民联的联合声明,有效期不超过7天。选民以后要相信其联合声明之前,先得查看其有效期,误吞过时的承诺,后果自负。

针对伊斯兰党长老协商理事会议决马来版《圣经》禁用“阿拉”字眼一事,林吉祥及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至今三缄其口。根据《马新社》报道,昨天林冠英召开记者会否认州政府涉及举办“2013年槟城跑”时,对记者针对阿拉用语课题发出的问题非但未加以理会,还直接逃离现场。

这是负责任的领袖应有的作风吗?如果林冠英言之有理,何必逃避问题,逃避伊党的围剿?

如果『批准马来版《圣经》“阿拉”字眼』是行动党的立场,为何行动党领导层除了卡巴星,没有任何其他领袖敢站出来挺林冠英?

伊党捍卫阿拉用语硬到底 行动党为政权暂不敢闹僵


(张新采评述)
尽管伊斯兰党长老协商理事会已经议决,非穆斯林不可用“阿拉”字眼,但这一课题继续延烧,民主行动党主席卡巴星和人民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坚持,民联的共识是非穆斯林可用“阿拉”字眼。行动党和公正党是否会因为这一课题和伊斯兰党闹翻,将会对民联入主布城的计划造成冲击。

现在的球其实是在行动党和公正党脚下,因为伊斯兰的立场不会改变。既然作为伊斯兰最高决策机构的长老协商理事会已经作出议决,就是它说了算,不论是党主席哈迪阿旺,还是丹州州务大臣聂阿兹都要乖乖遵守。

伊斯兰党长老会主席哈伦泰益就说得很清楚,伊斯兰党长老协商理事会已经作出决定,而伊斯兰党上下都必须遵守。他还要求卡巴星不要干预伊斯兰党的事务。

民联3党在“阿拉”字眼课题上的分歧,最终是否会像当年的替代阵线一样因了解而分开,短期内这个可能性应该不存在,因为他们目前都有一个共同目标,即是在下届大选赢得中央政权,但如果民联最终无法入主布城,这个同床异梦的联盟,相信难以避免分手的命运。即使是民联执政中央,也只不过是延长他们的寿命而已,毕竟彼此间的差异太过显著。

伊斯兰党之前公开认同非穆斯林可以使用“阿拉”字眼,说白了,就是要博取非穆斯林社会,尤其是基督教徒的好感。“开明”的伊斯兰党确实改变了华社对它的刻板印象,加上行动党为虎作伥,一直为伊斯兰党粉饰,不少华裔不再害怕伊斯兰党,在行动党的误导下,许多人甚至对马华提出的若民联执政,伊斯兰党将会以神权治国和实施伊斯兰刑事法的说法嗤之以鼻。

可是,最近数个月来的演变,以及两年前多场补选成绩显示,马来人回流国阵,连向来是伊斯兰党堡垒区的丹州选区,原本是伊斯兰党支持者的选民,有相当大部分也倒戈相向后,迫使伊斯兰党领导层不得不调整其斗争路线,恢复保守的方针,因为伊斯兰党知道,传统马来社会是他们最稳的票源,若伊斯兰党不再是一个维护伊斯兰的政党,虽然他们也许可以在混合选区有所斩获,但却可能输掉原本对它来说相对安全的选区,得不偿失。

所以,大家可以看到去年杪开始,伊斯兰党主导的吉兰丹和吉打州政府,逐步落实伊斯兰化政策,并强施于非穆斯林身上。而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在发表圣诞节献词时旧事重提,呼吁中央政府允许砂拉越和沙巴在马来文版圣经使用“阿拉”字眼后,让伊斯党兰领导层抓住了这个机会,藉此证明,在宗教课题上,它还是伊斯兰捍卫者。

林冠英这次聪明反被聪明误,原本是要藉此争取东马两州基督教徒选民的支持,结果却惹议上身,让原本应该忙于备战大选的民联自乱阵脚,也使到伊斯兰党和行动党之间的不和公开化。两党若最终分道扬镳,不会让人感到意外。

伊党长老会判阿拉使用权 林冠英龟缩请卡巴星挡箭


(董佳燕评述)
林冠英在去年圣诞节献词中重提敦促政府允许基督教徒使用“阿拉”字眼,欲借此掀起基督教徒对政府不满情绪,无奈物极必反,林冠英的举措反激起回教保守派强烈不满。

为了让伊党息怒,林冠英较后便立场转向,声称仅是要求政府允许东马基督徒使用“阿拉”字眼,而非要求放宽给全马基督徒,反归咎媒体扭曲言论。

伊党总秘书慕斯达法代表伊党发表声明,声言马来文版圣经应以“神”取代“阿拉”字眼。若如此般,东马基督徒目前通用超过半世纪的圣经也必须改版,引用“阿拉”字眼权利也将被剥夺。

纵然伊党主席哈迪阿旺宣称伊党不阻止非回教徒提及以及使用在回教有上苍含义的“阿拉”字眼,却未承诺让马来文圣经使用上述字眼。即便伊党精神领袖聂阿兹较后曾一度发言支持哈迪,动机却仅为“让非回教徒使用“阿拉”字眼将有助宣扬回教”。

伊党长老协商理事会一锤定音,议决应禁止非回教经文使用“阿拉”字眼,而这议决牵连甚广,除了基督教之外,锡克教和印度教也受波及。

2009年12月31日,我国高等法院根据联邦宪法第11(4)条文作出“阿拉”并非回教专用字眼的裁决,强调任何宗教事务上,非回教徒都可使用“阿拉”字眼。

林冠英没事搞事,结果惹出大祸,让民联执政中央后东马基督徒圣经中的“阿拉”字眼使用权受到威胁。林冠英不敢面对伊党,拜托行动党主席卡巴星出来挡箭,促请伊党基于民联合作精神重新检讨议决。

卡巴星固然有权提出要求,可伊党也有权不予理会。

从卡巴星的语气可看出,行动党不敢冲着签署声明的长老会或拥有实权的聂阿兹而来,只敢请求伊党第二号人物哈迪阿旺代为美言。

行动党的立场显而易见,就卡巴星以大选临近切勿扰乱现状,来评论吉州政府颁布娱乐禁令一事,便可看出行动党只要求盟党暂且忍耐,只要撑过大选成功入主,到时候伊党爱怎么办就怎么办。

面对伊党的一锤定音,行动党明显没有勇气多敲一锤!

 

民联隐形人卡巴星逞英雄 行动党处境尴尬时就贴金


(张良评述)
民联三党联席会议的最高代表,应该是三党的全国主席,卡巴星是行动党全国主席理应是民联重要决策时,民主行动的主要发言人,但卡巴星却在行动党实权领袖林吉祥的安排下,在民联联席会议中隐身,这隐身之计,奥妙之处日益凸显。

林冠英去年发表圣诞节献词时,吁中央政府允许马来文版圣经使用阿拉字眼的言论,引起伊斯兰党的强烈反弹,拉了屎就走人的林冠英,非但不敢面对事实,更不敢坚持原则,为自己的立场抗战到底。行动党最后搬出卡巴星这个“与民联没有什么直接关系”的党主席向伊斯兰党呛声,借此显示行动党仍有“最后一口勇气”。

马来文版圣经使用阿拉字眼课题争论了三个星期,行动党眼见处于劣势,即启动“隐身计”应急。民联隐形人卡巴星说:“民联三巨头安华、林吉祥和哈迪阿旺一起声明非穆斯林可以使用“阿拉”字眼,但是伊斯兰党长老协商理事会日前却一致做出决定,不允许非穆斯林使用“阿拉”字眼,因此,他呼吁伊斯兰党领袖做决定时别跟民联分歧。伊斯兰党领袖必须与民联意见一致,别擅自作出意见分歧的决定。”

伊斯兰党长老协商理事会裁决非穆斯林不可以使用“阿拉”字眼后,哈迪阿旺也即刻转口认同,伊党长老会是该党的灵魂,违反长老会的意旨,如同没有灵魂的孤魂野鬼,哈迪阿旺不得不服从。长老会的决定就是伊斯兰党的最终决定。行动党应该明白这一点,何况,民联实际上并无法定地位,亦非注册团体。

卡巴星要说服的,不是伊斯兰党中愿意陪该党做戏愚弄华社的个别伊党开明领袖。而是伊斯兰党长老会中的纯种神权领袖。

行动党搞不定长老会,长老会也当行动党及卡巴星透明,两党就是仅为政权利益表面合作的乌合之众。行动党主席向伊斯兰党长老会呛声,只能在华社逞英雄,永远不能改变伊斯兰党的本性。

卡巴星如果真要说服伊斯兰党,他应该自己取代优柔寡断的林吉祥,成为民联的联系会议的行动党最高代表,亲自与哈迪阿旺周旋,行动党及卡巴星甚至应该与伊斯兰党长老会开个联席会议,说服伊斯兰党诸精神领袖放弃建立神权过的目标。而不是为行动党补锅,在“民联的体制”外面喊话,除了帮行动党贴金,实际上却于事无补,伊斯兰党看不见隐形人,无法改变伊斯兰党。

针对主导民联吉打州政权禁止农历新年乐队及成年女性登台唱歌跳舞事件的争议。卡巴星轻描淡写认为衣着方式是个人喜爱,不可受到政府管制。

民联的“政策统一执行”发挥了什么作用?民联为何没有针对以上两起事件发表意见?可见民联的“政策统一执行”只是形同虚设,没有权威的幌子。

民联三大党巨头在308海啸大选后曾召开联席会议,除了正式同意组成“民联”之外,并通过由行动党、公正党及伊斯兰党所执政的五个州属,将根据民联制定的政策统一执行。

后来霹雳州变天,民联执政州属剩下四州,即槟城、吉兰丹、雪兰莪及吉打,非但没有落实统一的施政,反而彼此渐行渐远。民联联席会议及三党联合声明的用途皆在做戏表演三党手拉手一致入主布城,但施政方针各走各路,三头马车却是不争的事实。

公正党所谓的共主安华,向沙巴人保证提高石油税至20%,要求在2008年9月17日退出国阵的进步党加入民联,但进步党却没有忘记29年前安华对沙巴人民的承诺,1994年沙巴州政变,国阵夺权之后,时任副首相的安华向沙巴人保证发展沙巴的百日承诺,过后未曾兑现,进步党不会傻到被安华一骗再骗。因此沙巴进步党一口拒绝民联要求该党加入该联盟的邀请。

民联的公信力令人质疑,声名显赫的林吉祥、安华及哈迪阿旺高调向人民发表联合声明的“政策”也会隔夜被伊斯兰党长老会推翻。林吉祥及安华竟然默默接受哈迪阿旺的朝令夕改,也没有向人民进一步的交代,最后一招,就是搬出“隐形人”来做秀

行动党若不重选解除疑窦 社团注册局挑弊端判非法


(梁敬义评述)
行动党承认党选选票计算误植,如今留下手尾火烧眉毛,除了遭到国阵全面出击恶评不断, 如果党员出面检举修改成绩的合法性, 分分钟足以让行动党成为非法政党。

社团注册局正等待行动党必须在60天之内提呈的报告,以审视重新洗牌的中委会是否符合章规。

行动党於2012年12月15日党选尘埃落定后,突然於今年1月3日承认摆乌龙,把只获得305张选票的再里尔调整到得票803,从而使他猛然晋级跻身中委会。而原本获得1202票的伍薪荣惨遭淘汰出局。

行动党有8名巫裔参选,全都给1826代表在漠视中挤兑出中央领导层之外,这导致行动党的多元种族色彩黯然失色。林冠英面对巫统的挞伐,指它挂羊头卖狗肉,实行单元主义而是华人政党。

正因为行动党“知错能改”,把林冠英的巫裔政治秘书再里尔翻盘进入中委会,这种改变,被视为有意安插马来人进入中央,以反击各方的负面评议。但是,即使如此坦率认错,也令人猜测其中必有蹊跷,因为再里尔从305票剧升到803票太过神奇。

槟城行动党的非正式臂膀的马来人组织也按奈不住这种惊奇而有回响,认为要排除这些疑虑的唯一方法就是举行重选,否则可能面对官司的纠缠。不过,稳坐中央的获选者,没有一个人愿意为火箭的清白而接受重选的考验。

巫统署理主席慕尤丁揶揄行动党修定成绩,只是为了让再里尔为马来人争一席之地而自行粉饰。副主席阿末扎希认为社团注册局有必要介入调查。

向来与行动党誓不两立的马华总会长蔡细历以巫统于1987年遭法庭裁决为非法组织的例子,质疑最近闹出党选成绩摆乌龙事件的行动党中委会之合法性。他敦促行动党中委会总辞和重新选举,以证明该党透明、民主和具有公信力。

蔡细历提醒:“我们勿忘记巫统,曾被宣布为不合法组织,因一些支部在未注册下举行了选举,令整个巫统被宣布不合法。” 因此,他嘲讽,马华中委会深入讨论行动党党选事件,以探讨马华是否从中借镜,结果发现马华没有东西可学习。

经过这场选绩大乌龙,即使行动党举证纠改,还是不能平息各方面的疑神疑鬼。如果行动党坚持本身的合法性,而社团注册局万一挑出毛病,它分分钟可能被判为非法组织,对即将来临的大选犹如坠入火坑。因此,有人主张行动党在遇到这场浩劫之前举行重选以策安全。

1月15日新任行动党20名中委与其得票票数如下:

1.林吉祥1607票
2.林冠英1576票
3.卡巴星1411票
4.张健仁1211票
5.陆兆福1202票
6.陈国伟1199票
7.哥宾星1197票
8.潘俭伟1162票
9.邓章钦1152票
10.方贵伦1137票
11.倪可敏1075票
12.章瑛1006票
13.曹观友986票
14.刘镇东984票
15.古拉984票
16.巫程豪958票
17.郭素沁925票
18.张念群903票
19.倪可汉824票
20. 再里尔803票

以大臣职换地丑闻明朗​前 倪氏兄弟应该停党职查​办


(张良评述)
倪可汉与其堂弟倪可敏被一部落格踢爆涉及与伊斯兰党达致以土地换大臣职的交易后,尽管倪氏兄弟已经极力否认,反驳称该宗交易只是个人公司买卖,与丹州州务大臣职无关,并向警方报案,而聂阿兹也发出澄清文告,但民主行动党主席卡巴星却不放过倪可汉。

卡巴星认为倪可汉必须针对以地换大臣职的指控,向党领导层做出解释。说的也是,倪氏兄弟至今只是报案及发文告,并没向党交代事件始末,党主席当然不知道以地换大臣职事件的来龙去脉。连党中央领导层也质疑倪氏兄弟的诚信,更别说选民了。

卡巴星公开喊话指出,倪可汉已经承认是有关公司的董事,因此,他必须出席党中央领导层的听证会,以便领导层决定下一步的行动。这是很严重的事件,所以他必须解释其在整项课题中所扮演的角色。

卡巴星的疑虑是可以理解的,在最近召开的霹雳州议会,国阵仕林区州议员拿督胡赛里在州议会出示一份文件,声称证明涉及万亩土地风波的私人公司,倪氏两人拥有股份,尤其是倪可汉更超过90%

倪可汉非但没有彻底透明化整个事件的详情,针对胡赛里的新证据,向人民详细交代,反而凶巴巴威胁媒体或部落客日后制造不实言论,他将采取法律行动对付,并要求赔偿。

如今,公开质疑倪氏兄弟诚信度的不是国阵人马,而是行动党全国主席,对倪氏兄弟的信誉是最沉重的打击。倪氏兄弟如果认为卡巴星干预司法,仍要公开评论已经报案的以地换大臣职事件,倪氏兄弟应该考虑采取法律行动对付卡巴星,并要求赔偿名誉损失。

从另一方面来看,作为党主席,维护党的整体形象也是卡巴星的责任。卡巴星应该即刻召开党中央领导层的听证会,传召倪氏兄弟解释地换大臣职的指控。同时,卡巴星也应该指示陈国伟领导的纪律委员会传召倪氏兄弟。

由于大选临近,倪氏兄弟被指以地换大臣职的指控,报案并不能在短期内厘清真相,更不能有效还倪氏兄弟清白,尤其是党主席的插手下,霹雳州行动党及倪氏兄弟要夺回霹雳州政权,存在更大的障碍。卡巴星也担心以地换大臣职风波延烧全国,若不及早熄火,将影响该党入主布城之路。

卡巴星应该贯彻行动党的原则,即有官职的党领袖若牵涉丑闻,事件明朗化之前应即刻停职查办,行动党领袖过去以此准则要求涉及丑闻指控的国阵政府领袖被停职查办。行动党应该以身作则,良好示范。倪氏兄弟应该即刻被解除党职查办,以恢复人民对该党的信心。

邓章钦倪可汉勋衔留污问 卡巴星自摆清高小题大做


(林文彪评述)
行动党党员不能接受赐封,是一项不成文条例,只要行动党没有明文规定,任何党员接受封赐,也不能置啄。对于行动党来说,明文制定这样的条例,怕皇室不高兴。以致卡巴星即使不能接受,不高兴,也不敢向接受勋衔的倪可汉及邓章钦兴师问罪,更不敢促他俩把勋衔归还苏丹,怕触怒苏丹,搞到三造都不高兴,得不偿失。

2010年雪州苏丹华诞封赐邓章钦“拿督”勋衔时,恰逢雪州行动党改选,被论者视为对邓章钦不利的因素。当权派“团结队”甚至公开指邓章钦声受封,该党州与中央领导层事前未受咨询,若邓章钦接受赐封将有违行动党的传统。

然而,实际上该党基层及邓章钦的支持者,在社交网络留言普遍上支持邓章钦接受封赐。邓章钦为首的彩虹联盟甚至在党选大胜,邓章钦得504票,反观当权派的郭素沁只得437票。当时,郭素沁不晓得可有因为自己没有受封而暗捶。

卡巴星如今要说邓章钦及倪可汉两人接受封赐的行为不能被接受,也犯了错。但为何当时该党第一名党员,即倪可汉接受霹雳州苏丹封赐拿督赐封“拿督”勋衔时,卡巴星不当机立断讲清楚,把话留到今天才讲,反而让邓章钦有样学样。卡巴星此举,实有秋后算账之嫌。

党选后,任何组织不是应该重新整合力量,团结一致共同努力的吗?为何卡巴星选择在党选后,对邓章钦及倪可汉的“拿督”勋衔感觉不爽?是因为同时兼任木威区国会议员与实兆远区州议员的倪可汉不听话,没有自动宣布放弃竞选一席而让卡巴星不爽?而邓章钦高票挤入10名之内,卡巴星也不爽?

卡巴星的言论对邓章钦及倪可汉的威信显然不利,等于公开指着他俩爱虚名,没有奉行与人民平等的原则。如果行动党还崇尚民主,邓章钦及倪可汉有辩解机会吗?如果让该党的中央代表来表决,结果会是如何呢?卡巴星恐怕也没把握。

早前卡巴星提出的一人一席论,争争吵吵了一整年,最后在党代上弄出来的议决案,仍是原装货,是否兼打国州,还是以“特别情况”为由,最终让林氏父子俩人拍板说了算。卡巴星白吵了一整年,议决案最终还是回到问题原点,可说多此一举,纯粹做给卡巴星看,但却不保证卡巴星看了会爽。

卡巴星的一人一席论,被论者指为党主席失去党内沟通管道,而必须公开喊话。这回又来搞“拿督”论,同样令人不解的是,这是卡巴星的个人意见还是中委会的立场?卡巴星的立场是否党的政策,若不能明文规定党员不可受封勋衔,而当领袖又选择性诬蔑接受勋衔的党员,公信力必受质疑,将来也难免引起更多争论。

如果该党要显示平等及清廉,与其在勋衔的课题上大作文章,不如仿效国油禁止佳节接受礼物的廉政措施。既然该党领袖要强调与人民平等,就应该拒绝以高官的姿态接受开幕剪彩及佳节人民馈赠的厚礼。

行动党何不引进香港廉政公署限制接受礼物的条规,规定必须向中央呈报礼物形式及价值,以诚信度来亲近人民。至于拿督不拿督,人民不会因为卡巴星没有拿督而瞧不起他,倪可汉也不会因为有拿督而比林冠英威水。

行动党领袖可不像卡巴星想象中这么贪图勋衔。争官职比较实际,有谁要争受封?看看霹雳州及雪兰莪州民联上台后的行政议员高职争夺战,即可知悉强调与民平等的行动党领袖对权位的贪念是何等疯狂。郭素沁甚至必须对外强调他的行政议员职是雪州第二把交椅,大臣下来就是她,深怕人民不知道他的官位在雪州第二大。这种领袖,会把平等观放在心里吗?

再也不必跨过卡巴星尸​体 伊党原则如如不动撼火​箭


(周硕文评述)
行动党主席卡巴星于12月14日在该党大会发表演讲,盛赞伊斯兰党是一个有原则,并愿意坚守原则的政党,卡巴星赞得很对,伊斯兰党在一般狂热的宗教司的领导之下,确实一个非常讲究原则的政党。

行动党为了和伊斯兰党合作,可以低下头,放弃原则,但伊斯兰党却坚定原则。在吉兰丹所实行的伊斯兰法,经过华社的抗议和支持伊斯兰党的那班汪精卫的哀声求情之下,伊斯兰党是暂缓执行,而非放弃执行,这就是伊斯兰党坚持原则的最佳例子。

卡巴星在大会上再三表明,该党支持安华作为民联政府的首相,但伊斯兰党的高层领袖自始至终没有提过支持安华是民联的首相,这就是伊斯兰党的原则。

该党总秘书总秘书穆斯达法回应卡巴星的支持安华党首相的谈话,慕斯达法猛刮了卡巴星狠狠的一掌,他说谁当首相要在大选提名之后才来谈。因为现在不知道谁上阵和谁当选,不是时候谈这个问题。这就是伊斯兰党的原则。

如果在大选,安华回到原区提名,万一他败选,伊斯兰党主席阿迪阿旺若有幸中选,民联的首相肯定是他出任,因为公正党没有第二个足以令人信服的王牌。因此假设伊斯兰党在安华的选区暗中搞乱,扯他的后腿而落选,公正党没牌可打了,行动党到时啞子吃黄连。

在伊斯兰党的观点,凡是涉嫌肛交者,是罪恶极大的。如果伊斯兰党支持一名涉嫌肛交者来领导国家,这就明显的违反他们的宗教原则。这就是为什么伊斯兰高层领导从未没有表明支持涉嫌肛交者成为他们的顶头上司,这就是伊斯兰原则,行动党应该要尊重伊斯兰党的原则。而且,这个理由,必然会在争夺相位时提出来。

卡巴星说,这是民联走向布城的最好时机。其实这也是伊斯兰党梦寐以求建立伊斯兰国或者‘福利国’,或者‘仁慈国’的最佳时机。这个时机是在行动党不顾危险,不顾后果双手奉送给伊斯兰的大礼物。伊斯兰党得到一个把马来西亚变成他们理想国的果实,行动党的结果是出卖了马来西亚全部非穆斯林社会的利益,换来在内阁里当矮人一截的几个部长,这不是光宗耀祖,这是汪精卫的翻版!

卡巴星赞扬伊斯兰党坚定原则,但卡巴星忘记自己的原则,他没有在大会上宣布行动党反对在马来西亚实行伊斯兰刑事法。卡巴星没有像过去一样的壮烈,指实行伊斯兰刑事法必须从他的尸体踏过!连卡巴星都忘记了自己的原则,林吉祥父子还有什么原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