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M的人如何列入黑名单? 卡巴星发威要严惩陈国平

karpal beat cm ppl long

(张良评述)行动党主席卡巴星昨天公开声明,槟市局提控涉及开发槟岛湖内山的公司宛如“只是在手上轻拍一下”的惩罚,他建议应把丹斯里陈国平和他的公司皆列入黑名单。

这则新闻即使不是全国大新闻,也算是全槟州选民关心的槟城大件事,尽管所有中文媒体今天下午皆在快讯中简报这个重要的信息,过去对卡巴星的一言一行紧密追踪报道的《当今大马》,这回却帮林冠英封卡巴星的“乌鸦嘴”,避免让太多华人看到这单让林冠英尴尬难堪的新闻。

揭发槟岛湖内山(Bukit Relau)山顶非法开伐山林活动的人是行动党斯里德里玛区州议员雷尔。过后受到槟州在野党紧密施压之下,槟州行政议员曹观友证实,涉及槟城湖内山非法开山活动的丹斯里勋衔地主是槟城富商丹斯里陈国平,而拥有该Lot11396的General Accomplishment有限公司,将在下周四(11日)被控上槟城推事庭过堂。

峇央峇鲁国会议员沈志勤也向槟岛市政局主席芭堤雅施压,要她就湖内山非法开发一事负责任,并要对方揪出罪魁祸首。这回罪魁祸首给曹观友揪出来了。但是,向来鲜少针对司法以外的课题发表评论的行动全国主席卡巴星竟然发威,一时成了环保英雄,促槟州政府把罪魁祸首陈国平及其公司列入黑名单,如此才能杀鸡儆猴,有效确保环境,尤其是山林不受到奸商的破坏,树桐被贪婪的发展商掠夺。

谈环保,在野时可以口沫横飞,一旦大权在握,早就忘记当年捍卫环境的英勇口号,幸好还有日落洞老虎为坚持公义与行动党保护环境的原则,勇敢提醒槟州政府揪出罪魁祸首后,一定要严办,把它的名字及公司列入黑名单,从此不能在碰槟州的任何一寸土地。

总稽查报告希望部门在遴选发展商时更加谨慎,那些未能依据合约完成承建工作的发展商丶顾问及公司都一律列入黑名单。破坏环境不是比“未能依据合约完成承建工作”更严重,更应该被列入黑名单吗?

然而,全槟州人都知道陈国平是CM的人,卡巴星是不知道还是装作不知道?竞选要用到钱,所有政党都需要金主做靠山,要不然,坐吃山空?断了财神财路,也自断后路,落得个双输的局面,林冠英怎么下得了手?

政权是光宗耀祖的事,环境保护是子孙后代的事,政客挂在嘴边的“为我们子子孙孙谋福利”只不过是骗骗选票的甜言蜜语。任何原始森林、保留森林,红树林,只要搞定首长及行政议会,就可以顺顺利益更换土地性质为屋业或工业发展地,有权有势时,是举手之劳。

要像卡巴星这样,在维护环境方面保持绝不妥协的态度,能坚持政党施政纲领与大选承诺的政治人物,恐怕行动党只剩卡巴星一人,是否后续无人,就得看卡巴星的“正义呼声”是否获得伸张,是否得到党内及群众的支持。

林吉祥不当副首相不死心 媲美李光耀邓小平毛泽东

minister opp long

(吴立勤评述)行动党主席卡巴星指出,他和该党国会领袖林吉祥还有能力,可再上阵两届大选。而公正党顾问安华也不言休,不到黄河心不死,战斗力旺盛,不当首相似乎死不瞑目。

林吉祥自1969年至1999年担任30年的行动党秘书长职,然后出任党主席(1999-2004)、过后再以实权领袖的姿态出任中央政策及策略委员会主席(2004-2008),及至3.08大选后成为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5.05大选后仍主导该党立场、政策与论述。林吉祥当行动党实权领袖已经进入45个年头。如果再竞选两届,预料成为全球掌权最久的政党领袖之一。

华裔政治领袖三林时代已经成为过眼云烟,林敬益及林良实早就退隐,已故林敬益医生是在位最久的民政党主席(1980年8月-2007年4月8日)总共领导民政党27年,林氏退位后受封敦勋衔,并没有垂帘听政。敦马退休后,尽管仍不堪寂寞,继续点评时政,但却没有实际党职与官职。

行动党在大选时疾呼人民选党不选人,而人民也按照行动党的意思投选几乎所有行动党派出的候选人,选民支持的是党不是候选人,即使卡巴星及林吉祥派出自己的孙子上阵武吉牛汝莪及振林山,也会中选。所以下放你们的权力,不要再成为权力狂,进而对自己的另一个身份依依不捨,一直在想藉口要确保自己的子孙能在党内掌握巩固权力地位,却剥夺接班人发挥所长的机会,再当他俩的跟班20年。

在人类的所有欲望中,没有那一种欲望,比对权力的渴望,尤其是对最高权力的渴望,更为强烈;没有哪一种诱惑,比权力的诱惑,尤其是最高权力的诱惑,更能扭曲人性;没有哪一种斗争,比权力斗争,尤其是最高权力的斗争,更能带来这么多令人不寒而栗的阴谋、背叛、疯狂和屠杀。但同样,也没有那一条道路,比夺取最高权力的道路,更能产生这么多令人心驰神往的传奇、辉煌、成就和雄心。

托尔斯泰这样评价林肯:“他的地位,相当于音乐中的贝多芬,诗歌中的但丁,绘画中的拉斐尔和人生哲学中的基督。但如果他不当总统,他的伟大恐怕只有上帝才知道。”安华一心一意要当首相,林吉祥想当副首相,卡巴星也想当部长,大概也是怕世人不知道他们的伟大吧!

林吉祥 (生于February1941)
今年:72岁(再竞选两届退休时87岁)

卡巴星 (生于 28 June 1940)
今年:73岁(再竞选两届退休时88岁)

安华伊布拉欣 (生于 10 August 1947)
今年:66岁(可再竞选四届退休时86岁)

聂阿兹 (生于1931)
退位年龄:82岁

东姑阿都拉曼(生于8 February 1903)
退位年龄:63岁

敦拉萨(生于 11 March 1922)
退位年龄:54岁

敦胡申翁 (生于 12 February 1922)
退位年龄:61岁

敦马哈迪 (生于 10 July 1925)
退位年龄:77岁

三美威鲁 (生于 8 March 1936 或 20 June 1937)
退位年龄:71岁

李光耀 (生于 16 September 1923)
退位年龄:88岁

吴作栋 (生于 20 May 1941)
退位年龄:70岁

邓小平 (生于 22 August 1904)
退位年龄:85岁

毛泽东 (生于 26 December 1893)
退位年龄:83岁

周恩来 (生于5 March 1898)
退位年龄:78岁

苏哈多(生于 8 June 1921)
退位年龄:77岁

卡巴星不知社党离开民​联 当家不当权或猫哭死耗​子

karpal singh cat cry for rat death

(郑怡恩评述)行动党全国主席卡巴星昨天公开欢迎社会主义党加盟民联,以便壮大我国的两线制政治,并表示不知道民联已经拒绝该党加盟而大感惊讶,对这项新进展不知情。卡巴星若不是在行动党当家不当权,就是猫哭死耗子,虚情假意。

民联三大党之间争选区,争官职一点也不妥协,兄弟阋墙翻脸相互批斗一点也不留情,小小的社会主义党哪里有立足之地?

行动党在第12届大选前,非常需要“盟友”加强反对党力量,共同抵抗国阵,社会主义党总秘书阿鲁仄万(S.Arutchelvan)在非政府组织中非常活跃,在印裔草根社群拥有一定的支持力量,曾经被行动党视为捞取乡区印裔选票的好帮手,但今天的行动党哪里还需要社会主义党?行动党已经获得八九成华裔的支持,同时也赢得局部马来城市选民的芳心,印度票对行动党来说,已经是可有可无。

公正党更别说了,它在雪州唯一的印裔行政议员也不留了,公正党允许社会主义党中委再也古玛使用该党旗帜上阵和丰国会选区,是因为公正党没有把握派人打三角战可以胜利,所以才放弃争夺这个国席,否则社会主义党在议会中的唯一火种再也古玛早已经没民联消灭了。

社会主义党获得注册后,于2012年6月在党大会上通过决议案,决定申请加入民联,但提出申请后却一直没有获得批准。主要原因还不是“多个香炉多只鬼”?

社会主义党的政策是规定候选人必须在一个选区从事草根服务工作至少4年,它要求在霹雳州59个州议席中只竞选1个议席而已,尽管她可以使用本身的标准上阵,但仍以大局为重,同意让该党副主莎拉丝以行动党的标志上阵九洞,但是,行动党仍坚持派“自己人”上阵。

结果是上演兄弟阋墙,行动党、社会主义党与国阵打三角战,这一战,行动党赢选,但在雪州的两个同样上演三角战的州议席,即士毛月及哥打白沙罗,社会主义党代表阿鲁仄万及纳西博士同样面对国阵及公正党与伊斯兰党的挑战,结果渔翁得利,败给国阵。

对民联来说,今天的社会主义党已经是“搞屎棍”政党。公正党在大选前已经表明说担心社会主义党的拳头标识会吓跑民联的支持者。

社会主义党精神领袖再也古玛自3.08大选后,率先主动公布本身的财产,更让那些不愿公布财产的所有民联国州议员如林吉祥及卡巴星尴尬不已。除了再也古玛本身,上届大选后,该党哥打白沙罗州议员纳西博士及当市议员的阿鲁仄万也公布财产。

再也古玛本身在1999年、2004年与2008年大选前,以及2008年中选和丰国会议员后,每年都公佈财产。他呼吁朝野国州候选人效法该党,公佈他们的财产。他表示,这样做能取信于民,人民代议士是真正为民做事,没有利用职位为自己、家人及朋党牟利。

社会主义党民选议员每年都公佈财产,让始终不主动公布财产的卡巴星及林吉祥汗颜,更让安华难堪。

社会主义党始终相信体制及法制,主动向人民负责,但行动党、公正党及伊斯兰党及其支持者却反其道相信人制。

社会主义党君子坦荡荡,坐言起行的作风不受落,愚民崇拜政客,相信政客,选党不选人,相信党不会贪腐,人就不会贪腐,这样的社会,社会主义党难有立足之地,但非该党之过。

林冠英自家人闹事装不懂 为何不对小红事件也报警

lge report police long2
(张良评述)
槟州首席部长兼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说,他并不知道记者在採访上週六晚上举办的大集会中被人丢石子的事情,并指每个人都有权利向警方报案,就让警方调查。他问道“有没有报警?”

竞选期间,原任首相纳吉走访南方大学学院,爆出随行支持者非礼礼仪小姐事件,顿时成为民联外围党报《当今大马》炒作的新闻,但林冠英忘记问:“每个人都有权利向警方报案,就让警方调查,有没有报警?”

民主行动党主席卡巴星警告该党前副主席东姑阿都阿兹,停止通过揭露所谓的“秘事”来抹黑行动党。东姑阿都阿兹日前指责在野党已经久策划一项称为“大马之春”(Malaysia Spring)的阴谋,意图通过街头抗争和骚乱来推翻政府。卡巴星说他已指示警方主动报案和调查。但卡巴星即不是内政部长,也不是总警长,如何“指示”警方主动报案和调查?

卡巴星到底“有没有报警?”

对于林冠英被指与前女职员搞暧昧关系而闹至满城风雨的事件,林冠英指颜天禄“逼害政治人物”。林冠英说每个人都有权利向警方报案,就让警方调查。林冠英“有没有报警?”

民联耍手段颠覆民选政府 阿都阿兹不怕卡巴星控告

abdul aziz karpal sue long
(陈治平评述)如果民主行动党前全国副主席东姑阿都阿兹指控属实,民联行动党在第13届全国大选前夕已经在谋划一项类似“阿拉伯之春”的系列活动,以街头大集会与群众示威等非法手段来推翻民选政府;警方就不应该姑息养奸,即刻采取行动制止一切威胁公共安宁和社会秩序的活动。

以5月5日大选投票日所发生的一些事件看来,确实有一批人以有组织性的政治伎俩和龌龊手段,在影响、荼毒人民的思想,企图通过各种有预谋和策划性的谣言,来污蔑和抹黑国阵政府,制造人民仇恨情绪,并企图将这股怨恨和不满情绪逐步累积和推高。

就在投票前数天,他们开始散播谣言,国阵将由东马沙巴和砂拉越州转移6万名孟加拉籍外劳到雪兰莪州,以伪身份证投票;他们发放谣言,国阵政府以军车运载这些假选民到拉美士、古来和槟城州造假投票;更为人发指的是,他们在当晚计票过程中,发放计票中心被中断电源,熄灯造假置放选票的虚假消 息等等,企图制造“选举不公”的假象,以便在败选后可以将它利用和渲染为选举舞弊事件,以延续反对党通过非民主方式向国阵展开抗争的“出师表”。

行动党全国主席卡巴星警告阿都阿兹,并恫言如果后者继续对外公开该党的内部秘密和资料,将会面对该党的法律行动。阿都阿兹则认为他身为马来西亚公民,有责任捍卫国家的利益,他不惧怕行动党的法律诉讼,反而会继续揭露更多内幕消息。

人民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依布拉欣在大选前扬言,如果民联在大选中无法入驻布城当中央执政党和首相,将会离开政坛到学府执教。然而,在民联 无法赢得多数议席败选之后,却没有履行承诺鞠躬下台,反而到处策动集会,其司马昭之心,昭然若揭。难道,他认为,民联能够通过非民主票选方式夺取中央政 权?

再加上林冠英刻意颠倒是非,弃我国长期所用的选区多寡、少数服从多数的“简单多数席位”(first-past-the-post)制 度,一而再而三的以“一人一票”选举制度来错误引导和玩弄选票数据误导人民,使人民误以为国阵政府乃依靠“玩臭”、“使诈”等龌龊手段赢取第13届全国大 选。

如果国阵政府“使诈”,民联三党如何能够在吉兰丹、槟城和雪兰莪等州属继续掌权?如果民联三党对全国大选存的公正存有疑惑,为何急不及待的在该三个州属成立州政府?难道,民联赢了政权,选举就公道和透明,败选了就别人“使诈”和“玩臭”?

东姑阿都阿兹有关有人意图发动“大马之春”的言论,看来非无中生有和道听途说。若果民联不承认第13届全国大选成绩,就不应该采取双重标 准,只承认对己方有利和掌权州属的选举成绩,而质疑国会议席选区的选举成绩。如此做法,让人民怀疑民联在各州各地举办“黑色”集会的真正动机。

伊党落实伊刑事法没弯​转 行动党如何向华社圆谎​?

dap lembik long
(周硕文评述
)伊斯兰党长老协商理事会主席聂阿兹在424日一再强调,伊斯兰党一直是以伊斯兰作为斗争目标以及治国政策,向来坚持大马要成为伊斯兰国。奉行伊斯兰生活方式和实行伊斯兰刑事法。

聂阿兹也表明赞同该协商理事会署理主席哈伦丁的谈话,一旦民联执政,伊斯兰党依然会落实伊斯兰刑事法。

伊斯兰党长老理事会主席哈伦泰益说,实施伊斯兰刑事法一直是该党的使命,他于424日说:“我党一直都要实行断肢法。对落实该法我们的立场从来没有转移。”

他说:“落实该法在伊斯兰是一项保证,如果民联接管联邦政府。我看不出为何我们不能落实该法。在民联的新政府之下,这个梦想将会实现。”

根据聂阿兹的说法伊斯兰刑事法是宗教的一部分,因此该党捍卫宗教的理念,必须遵循宗教的做法。这就是说伊斯兰国和伊斯兰刑事法和伊斯兰党是不能分割开来, 一如人体的每一个部分是不能分割开来。如果要伊斯兰党与伊斯兰国的目标和伊斯兰刑事法切开,就等于把身体的某一个部分切开一样,是完全不可能的事。

聂阿兹和哈伦丁的言论,不是行动党或公正党人曲解是“个人立场”,这不是个人立场,这是整个伊斯兰党的立场和主张,行动党的卡巴星或林吉祥父子的所谓反对,只是障人耳目。伊斯兰国是伊斯兰党的头脑,伊斯兰刑事法该党的心脏。

如果行动党反对伊斯兰党这个不可妥协步的主张,那就是要伊斯兰党砍掉他们的头颅,挖出他们心脏一样。这是可能的吗?

行动党和这样一个忽视马来西亚是一个多元种族、多元宗教的和国家,坚持落实伊斯兰国目标和伊斯兰刑事法的政党合作,如果一旦执政,将对国家的多元性造成极大的祸害,华裔选民要提防这个高度的风险!

伊党坚持伊刑法箭在弦​上 卡巴星反对吉祥躲闪推​托

karpal lks long
(董佳燕评述)当林吉祥被记者问及对伊斯兰党长老理事会署理主席哈仑丁指行动党提名日前要求若该党标志不被选委会接受则使用伊党标志代表行动党接受伊党政策与理念,重申执政中央必落实伊斯兰刑事法的言论有什么看法时,第一个反应不是籍机会强调行动党反对伊刑法的立场,而是质疑报道的可信度,拒绝回应。

亲民联网站《当今大马》报道时特意标注有刊登哈仑丁言论报道的报章《马来西亚前锋报》、《星报》和《新海峡时报》是“巫统喉舌”,以此开头来误导读者认为上述言论由这些报章来报道具有刻意扭曲,离间民联盟党感情。

事实上,数家电视台的华语新闻如《八度空间》、《第七台》,还有各大中文报章都针对哈仑丁言论做出报道。电视台播放的还是哈仑丁亲自发表谈话,画面下端加上译文,绝无花假。

看官大可重看电视新闻,细嚼哈仑丁长老的发言。

哈仑丁当时说:“当行动党或会面对提名使用标志问题时,它要求伊党给予协助,在会议上我们批准他们携带两份委任状,以便若选委会不接受他们的标志,他们就使用伊党的标志提名。他们接受伊党的标志,意味着认同伊党的政策”。

“伊刑法是伊党的斗争基础,伊党绝不会改变立场,而伊党确定要推行。当我们为回教斗争,推行伊刑法是普世的要求,差异只在时间与阶段,一切取决于如何推行,我们先看着办”。

“当我们有朝一日掌权的时候,(坚信)一定有掌权的一天,到时候民联三方必须有取舍的政策”。

凡问及伊刑法课题,林吉祥胆怯推托。这也就是为什么,在哈仑丁旧事重提后,行动党没有实权的党主席卡巴星,只他一人召开记者会声明火箭不赞同哈仑丁说法,事关足以颠覆司法影响全民生活的国策,行动党领袖没有人义不容辞地赶到卡巴星身边力挺“党”的立场。

伊党精神领袖聂阿兹认同哈仑丁言论,确认了哈仑丁表示只要民联执政就会坚决实施伊刑法的说法是整个伊党的共同信念。林吉祥闪得就闪,闪不到就躲,继续扮鸵鸟将头塞进沙堆里。

New Picture (2)

享受国阵陷阱合理化需要 老卡从政原则因党选崩堤


(菂荟翻译)
时事评论人邱继平在其博客网中批评民主行动党全国主席卡巴星利用马哈迪时代的恶法产物来解释该党已经决定不会再重选的行为。

“我不认为有任何行动党领袖或代表拥有挑战党选成绩的企图。无论如何,卡巴星已经重申,行动党将不会重新举办党选,来更正之前党选成绩的失误,并表示这是一个最后决定,因为这个决定并不能被法律挑战。”

这名槟州牛汝莪(Bukit Gelugor)区国会议员表示,那些不断要求行动党举行重选的人应该认真考虑《1966年社团法令》的第18(c)条文,当中提及政党拥有作出此事最后决定的权力。这项条文的大意指出,任何政党可以在符合其党章的情况下作出有关党事宜的最后决定,并且不能在法庭上被质疑。

“讽刺的是,这个条文是由当年差点在巫统党选落败的马哈迪所增加的,行动党一直以来都积极批评马哈迪干预司法独立的做法,因为这个法令的修改给予了政党几乎专制的权力。”

邱继平表示,他对于卡巴星利用《1966年社团法令》第18(c)条文来对付那些希望重选的反对声音没有意见,但是这显示了他为了党的需求,不惜利用一个由霸权领袖所制造出来的恶法。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可以相信行动党在赢取联邦政权之前所作出的承诺吗?行动党似乎很享受利用这些由国阵制造出来的陷阱来合理化自己没有政治意愿去作出改变。槟州山边发展以及举行地方选举的承诺都是很好的例子。”

我们可以相信行动党会在没有援引赔偿的情况下停止莱纳斯稀土厂吗?我们可以相信行动将会废除所有恶法,包括《1966年社团法令》第18(c)条文吗?我们可以相信行动党将会公平、透明、专业以及有竞争力地治理这个国家,并谦虚的引领我们吗?”邱继平质疑道。

“我希望卡巴星能够拨出一点时间来冲省他的言论。”

同吃蛋糕一场游戏一场梦 聂老铺排神权国玩卡巴星


(龙奕评述)
谁都不能否认,伊党精神领袖聶老是精彩的,黠慧且自信。

本少爺是说82岁的聶老跑去卡巴星家的那一幕,一身轻便白袍的老人家乘大宝森节带自己生日蛋糕去卡巴星家切,排排坐吃蛋糕。

之前,刚发生槟伊党份子要清算卡巴星的风波,差点砸他律师館!这股基层势力嚣张地号召投卡巴星反对票,还狂踩火箭旗泄愤。

聶老显然来扑灭火势,但也证明他对这把两面刃有足够信心来掌握。

卡巴星反伊党回教国原旨是反出面的,甚至曾扬言:要建回教国,除非踩着吾屍而过!(卡巴星是反神权治国的标志性人物,立场鲜明到极点。)

理念上,聶老跟卡巴星是对立的,这齣政治秀的脚本很明显,要证明政治理念和终极目标不同,却可以二人排排坐,很brother!

关键就在这里,政见理念及终极目标水火不容,两位大佬依然沒反目翻脸,还可相敬如宾地携手为民联挣票。

这样一來,很多本来就只看到表象的追隨者乐死了,忙着粉刷美美。把两大佬的互动当作政治前端议题来炒,当作「天下太平」、「政治奋斗方向一致」、「绝无分歧内訌」!

天呀!摆在全民面前的是政权及治国方向的抉择,是政治信念和信仰模式的取捨,也是未来国家体制的建构的一次票决!

这跟聶老和日落洞之虎能不能相敬如宾完全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码事,这不含私人情感及交情,这不是朋友主义!重要的是,聶、卡之政治理念及终极目标还是水火不容,两大佬谁都沒吃掉谁的坚持,只是屁股排排坐,腦袋可沒被屁股操纵,也沒換掉!

令人肅然起敬的卡巴星什么场面沒睇过?他说,聶老又无来吾寒舍一訪,都影响不了令伯反伊教刑法及回教国的立场!

起立!向卡巴星敬礼!

[转载自龙弈面子书贴文]

民联蛋糕政治人民蒙鼓里 聂阿兹访槟林冠英玩失踪


(林文彪评述)
伊斯兰党精神领袖聂阿兹突然在大宝森节拜访行动党主席卡巴星,以及接见基督教领袖。三方互相馈赠蛋糕,一人一口,吃得心里甜,嘴皮也甜,卡巴星说,这项拜访意味着民联仍巩固,并接受彼此之间的差异。卡巴星说,这项见面展现出无论之前发生任何事情,他们的团结都是稳固的。

《南洋商报》指两党巨头一笑泯恩仇,这也是两人在多项课题对立且隔空喊话后,首次面对面聚会。但双方会谈后并没有发表任何联合声明。这次会面是极为低调处理,没有媒体采访,唯一亲自见证这项会面,并将之公诸于世的人,是槟州著名部落客阿尼尔聂多(Anil Netto)。

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早前在其圣诞节献辞中,促政府允许马来版圣经使用“阿拉”字眼后,引发系列纷争、例如有人被指向穆斯林派发圣经事件、焚烧圣经事件等等紧张气氛。因此以上领袖“应景”的会面被视为灭火行动,旨在消弭宗教课题的纷争。但为何一项原本意义重大的政要巨头、宗教领袖的会面需要如此秘密低调进行?

据了解,两大巨头是在公正党峇都乌蛮区州议员拉文的穿针引线下会面。为何不是行动党及伊斯兰党高层领袖撮合这项会面呢?或许两党不愿为类似会谈的结果负起责任,以便让双方留下否定会谈结果的空间吧!

卡巴星的“接受彼此之间的差异”该如何解读呢?卡巴星与聂阿兹之间,或说行动党与伊斯兰党之间有什么差异?

最为明显的差别,是卡巴星坚决反对建立伊斯兰国及实行伊斯兰刑事法,而这却是伊斯兰党所紧抓不放的原则与目标,两党的原则与信念因此南辕北辙。回教国与世俗国能共存吗? 民联可以实行一国两制来“接受彼此之间的差异”吗?

两党巨头会面,行动党最避忌的就是媒体,因为记者铁定会剥茧抽丝追问“接受彼此之间的差异”的究竟。如果卡巴星与聂阿兹真能针对双方的分歧达到共识,人民应该在第一步时间得到这些好消息。

全民都在推测行动党与聂阿兹彼此之间接受了什么差异,是否卡巴星接受聂阿兹包头巾,而聂阿兹接受卡巴星不包头巾这类的差异。或是两党原则性,政策上的差异?两党党员更想知道双方彼此接受及放弃的差异是什么?

蛋糕表面是甜甜的,蛋糕政治里面藏着什么?强调透明施政的民联领袖如林吉祥,林冠英,安华等等,怎么会是这场在蛋糕政治游戏的局外人?

聂阿兹作为丹州大臣,地位与林冠英相等,宾客远道而来,怎么尊贵的槟州首席部长没有尽地主之宜,以官方仪式礼貌上招待聂阿兹,并亲自要求聂阿兹允许马来文版圣经使用“阿拉”字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