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争重选却挺旺姐 净选盟最终介入政党政治

29

(真相网/ 郑小龙) 净选盟被指为公正党外围组织之说,向来可以从净选盟的领袖言行得到印证。针对公正党撤换雪州大臣丹斯里卡力的纷争。淨选盟2.0主席玛丽亚陈终于表态,她说:“我感到欣慰,因为有2名伊斯兰党州议员选择出来和民联站在一起。可惜这2名州议员不是行政议员,希望本月17日伊斯兰党(有决定)会坚定和民联站在一起。” read more

净选盟母亲借势入侵校园 民联把学校政治斗争战场


(张良评述)
民联在背后推动的净选盟,搞了一个什么《净选盟母亲》的小集团,企图把学校当作民联政治斗争的战场,她号召家长穿黄衣前往学校领取100令吉援助金,以表明要干净公平选举的坚决心意。

人民提政治诉求,应遵循社会秩序,净选盟可以天天上街头示威,但选择到学校去“表明要干净公平选举的坚决心意”则应受严厉谴责

学校并非执政党权力中心,净选盟母亲应选择到选委会办公室或首相署去展开斗争。校长、老师也拥有个人政治选择权,也有个人政治立场,但这些教育工作者在学校执行的任务是办教育,不是确保“干净选举”。尽管推动““干净选举”也是国民应尽的个人责任,但校长老师可不能公私不分,不务正业,荒废教务,在校园推动政改,把校园搞到乌烟瘴气。

教育部是延续去年惠及国内中小学生的措施,今年再度发放100令吉的教育援助金,在政府学校及资助学校就读的一年级至中五学生,只要是大马公民,就符合资格获得援助金。大多数校方在今天就开始发出通告给家长,安排家长前来领款。

净选盟母亲们也有孩子在学校念书,这些母亲为民联助选用心良苦,却找错对象,净选盟母亲根本没有能力动员母亲们穿上紫色衣参加1.12人民崛起大集会,却企图在学府开辟战场,典当孩子的教育利益,为难教育工作者。

净选盟母亲发文告说她们要“表明自己对要求干净公平选举诉求的坚定心意。”

这也需要到学校去“表明”吗?做给谁看?校长及老师即使对净选盟的诉求有自己的看法,彼等碍于工作关系与专业,也不能在学校中与这些踏进校园“表明”其政治立场的母亲们辩论,这样对校长老师们公平吗?

在校园领取援助金的其他家长也有各自的政治议程,净选盟要入侵校园,能避免与其他家长碰撞辩论吗?

净选盟母亲的文告也强调,就算拿了钱,也不意味着我们能苟同目前执政者的一切手段和做法。

这些净选盟母亲心态上把校长老师当作执政者的代理人,甚至把老师校长当作执政党的党员来办,黑白不分。这些母亲的目的是否要逼老师校长表态支持净选盟还是支持执政党?

最荒谬的就是这些所谓的净选盟母亲竟强调,“这个国家人民目前极为需要的不是100令吉援助金,我们能非常肯定的一点是,如果这个国家没有干净公平的选举,国家就无法拥有真正的民主,这样的后果是非常严重的,也不是领取了几百令吉就能解决的问题。

学校又不是竞选委员会,教育部派发100令吉援助金,也不是旨在解决“干净选举”的问题。净选盟母亲如此不屑几百令吉援助金,又不舍得放弃领取,搬出什么“自己口袋的钱”理论来合理化领取这些政府“不能解决问题”的钱

说到天花地坠,如何正义凛然,最终还不是得想个理由来合法化自己领取国阵政府援助金,避免被人指指点点说民联的支持者也来领国阵政府派发的援助金?

为了100块钱,为了自己放不下的身段与面子,而搞出穿黄衣领援助金的小动作来转移视线,这些净选盟母亲的小人作风,手段毒辣、很不负责任。

传闻净选盟筹措再造辉​煌 明年112又以示威见​真章


(陈治平评述)
净选盟食髓知味,据说,又将策划于明年1月12日在吉隆坡号召净选盟4.0示威集会。今年4月28日净选盟3.0示威抗议,获得热烈反应和支持后,净选盟似乎想再造辉煌。

净选盟4.0的“人民醒觉大集会”(Himpunan Kebangkitan Rakyat)口号和海报设计已经在面子书广泛流传。

伊斯兰党青年团日前于其常年代表大会提呈动议要求在来届全国大选之前再举行一场净选盟4.0大集会的动作,可以看出有关传言并非空穴来风。

有关动议被有些伊斯兰党青年团代表不合时宜。其中一些代表认为,当巫统已经开始下乡和接触村民们时,如果伊斯兰党支持净选盟4.0集会,人们就会误解伊斯兰党只是会上街游行而已。

他们认为,随着第13届全国大选的来临,党中央应该集中火力准备大选筹备工作。虽然有关动议被大多数代表们所否决,相信相关净选盟大集会还是会卷土重来,并继续获得民联3党的全力支持。

民联3党通过傀儡召集人安美嘉和沙末赛益操纵净选盟。当净选盟3.0于4月28日所召集的示威抗议集会获得空前的反应和参与人数之后,他们由开始的逾万人,至最后宣称获得数十万人民的出席。如此“踊跃”的出席率,善搞民众示威抗议运动的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依不拉欣又岂会轻易放过?

尚且,净选盟3.0所发生的骚乱与暴动事件,正合民联3党,特别是安华梦寐以求的心意。因为当发生动乱,人民将会把所有矛头都指向当权政府。

净选盟要求干净、自由和公平的选举,无可厚非。错就错在与政治团体紧紧的捆绑在一起,形成一股反政府的运动。国阵政府明知道净选盟428上街游行会走调,禁止他们把默迪卡独立广场作为集会地点。但民联小撮激进领袖正可以伺机煽动示威者“攻陷”独立广场,促使人民与警方对峙、甚至肢体冲突,演变成暴乱事件。

净选盟2.0和3.0的示威抗议集会最大的输家是国阵政府和首相纳吉。民联已经由净选盟过去所举办的示威抗议运动中吸取了经验,他们知道国阵政府在处理群众运动时,只能够笨手笨脚、畏首畏尾和有欠专业地的应对。民联当然不会轻易放过这个通过净选盟群众运动,制造人民仇恨政府的机会。

净选盟4.0肯定会在第13届全国大选前举办,除了传达所谓的公平选举讯息给当权执政联盟,也让反对党联盟有一个大型的政治平台保温。当然,如果国阵 政府再次笨拙应对,再引发事故,这将会让民联异常欢悦,抑或大事庆祝。在民联的心中,最好的收场,就是这场示威抗议集会能够再次引发骚动、暴力与流血事件。

边佳兰应公投 驳斥阿莎丽娜

(林文彪评述)边佳兰自救联盟提出“永续边佳兰"八大宣言,其中一项诉求为:『公众表决』,要求国会立法通过公投法案,允许全国人民对边佳兰石化与炼油综合发展计划,进行投票表决。

反对莱纳斯稀土厂组织以模拟大选投票方式,在今年7月间举办全国公投,投票成绩结果是20194票支持终止设厂、2票反对终止设厂及4张废票。

大马未制定公投法,莱纳斯模拟公投,即使获得100%一面倒的成绩,也没有公信力。边佳兰自救联盟欲提出公投,却不忘与国会立法通过公投法案先行,再举办公投的做法,比反莱纳斯组织搞模拟公投,自投自爽的抗争方式来得认真务实。

到底边佳兰直接受影响的当地居民,持什么立场,反对者、支持者、无所谓者的比例各占多少,没有公投,无从得知。但从中秋节举办的8000人大集会出席者来看,各地反公害支持者秉持环保普世价值观,到场声援边佳兰居民,惟却明显发现,真正受影响的边佳兰居民,选择作为旁观者。

边佳兰征地程序已经展开,而且赔偿金陆续发放出去。边佳兰土地徵用听证会2012年9月3日展开,根载多数地主不接受农耕地赔偿价码,因此准备通过法律途径争取更高赔偿额。

柔佛州务大臣指边佳兰400户受影响的居民中,接近一半的居民已同意有关徵地赔偿。柔佛州地方政府、房屋、公共工程及公共设施委员会主席阿末惹利透露,政府已发出的第一笔赔偿金1千370万令吉,共有33名地主获得;第二笔赔偿金给64名地主,总数共1亿5千596万令吉。第三笔赔偿金总数共3千520万令吉,以赔给82名地主。

边佳兰国会议员阿莎丽娜指出,最近举行的征地听证会时,179名地主中没有任何人拒绝所提供的赔偿。主对于赔偿的问题有3个选择,即完全接受、接受但要上诉,以及完全拒绝。“179名地主中,70人完全接受当局提出的赔偿建议,其余109人接受但准备上诉,没有任何人完全拒绝。”

如果,阿莎丽娜、拿督阿末惹利及柔佛州务大臣等人所指边佳兰受影响者“没有任何人完全拒绝”,而且受影响的居民只有400户是既定的事实。而且受影响的居民斟酌的是征地赔偿价码,一大半居民已经接受赔偿。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公投在当地举行,让受影响的400户表决,会出现怎么样的票选成绩?

在国会立法允许公投前,反“灭村”保边佳兰组织不妨邀请选举委员会,及有公信力的净选盟给予协助,在边佳兰为受影响的住户举行公投,一户一票,让当地受影响的人民有机会亲身反驳阿莎丽娜的“没有任何人完全拒绝”论。用选票来证明“大多数人”拒绝赔偿,永不搬迁,这总比与阿莎丽娜打口水战来得实际。

非政府组织偷鸡摸狗收外国资金

为什么《人民之声》收取外国资金,今天会成为人民关注的新闻?对这些非政府组织来说,当然是受到政府的打压,是受害者。因此,人民自然给予同情,但除此之外,《人民之声》仍需面对后续的各种压力,官司等等。

除了《人民之声》,当今大马、净选盟及独立新闻中心,也被政府指控收取外国资金,企图颠覆政府。

非政府组织哪一个不是自诩作业透明化的?

既然如此,人民之声,当今大马、净选盟及独立新闻中心,哪一个组织曾经每年主动公开账目,透明化其资金来源?

如果这些组织领取外国资金,是正当不过的事,而且也么有违反公司法令或社团法令,为何不在开始领取外国资金时,就坦然向人民公布详细的“领取外国资金条件”?

如果这些条件都是对人民及国家有利,这些非政府赤裸裸向人民公布后,人民一早就知道国外资金来源与条件,现在就不成为新闻了,而且当这些组织主动透明化其资金来源后,政府也在第一时间取得这些资料,如果现在才来追究,显然就是具有政治议程的秋后算账了。

《当今大马》今天针对该报被牵涉入“收取外国资金”的团体之一,深感不满,归罪于巫统控制的官方媒体欲清算网路媒体。

《当今大马》发表题为“巫统媒体抨人民之声收钱搞颠覆,第三电视打头阵三大报封面伺候”的新闻中,聚焦各报对人民之声所收到的开放社会基金款项,出现不同的数目。藉此证明这些报道没有公信力。

作为一个坦坦荡荡向人民负责的非政府组织,人民之声为何不自己主动公布所收到的开放社会基金款项最准确的数目以正视听?

组织领取外国资金一开始就不敢堂堂正正示人,越是偷鸡摸狗行事,就更加深欲盖弥彰的负面印象。越是神秘,公众就就越有偷窥的欲望。

如果非政府组织自认收取国际著名投机者索罗斯旗下的开放社会基金(OSI),以及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的资金援助,也获得人民的认同,根本就不必躲躲闪闪。

针对主流媒体的“抹黑”,这些非政府组织目前最有效的反击行动,就是向人民宣扬开放社会基金(OSI),以及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对大马人民及国家的种种好处,赢取人民的支持,理直气壮,总比扮演受害人角色博取同情更有志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