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独郑修强苦尝纪律处置 黄家定冯镇安却逍遥法外

double standard

(陈治平评述)如果拿督郑修强因为奉旨出任柔佛州行政议员而必须受到马华公会纪律委员会对付和党员的百般凌辱;那么,那些应辞官职又不辞、宣称辞职却没有真正呈辞与及没有呈辞却又拒绝服务人民的各级领袖又应该如何处置?

马华自第13届全国大选输剩7国11州之后,那些不思长进的党领袖毅然发现原来没有了官职的政党,还有雄厚的财力与党产。他们开始对数以亿计的资产虎视眈眈。他们认为只要能够赢得党高职,就能够从中捞取一些利益。

没有人认真的探讨党为何失去华裔的支持或真正的寻找对策赢回华裔选民的心;他们没有探讨为何马华在国阵政府联盟中身居老二,权力却日渐式微,更也没有去研究为何马华在官联公司的代表性已经完全被友族和非党代表所取代。

马华代表曾经在马来亚银行、国家能源公司和国家铁道局(KTM)等任副主席和董事,然而这一切都已经成为过去。众多过气领袖之中,仅存只是马来西亚驻中国特使丹斯里黄家定和循环再生能源委员会(SEDA)主席丹斯里冯镇安。

连入不入阁都不敢坦诚面对、“不入阁”所涉及的官职都不能够厘清和拿那些说辞不辞的党员没有办法的时候,对付皇命难违,出任柔佛州行政议员的郑修强,除了让人感觉到马华领导层在为“不入阁”议决案“护航”之余,也显现他们的冷酷无情。

其实,华社眼睛是雪亮的,他们知道马华终究会重新入阁。马华领导层即使不入阁也坚持不了多久。他们万万料想不到,华社会冷眼旁观,也没有像他们想像犹如1969年马华不参与内阁般苦苦哀求该党“重新入阁”。中央代表来推翻现任领导层错误的抉择。他们认为,届时再重新“入阁”就可以重获尊严,名正言顺的当官。

也因为这样,许多拥有既得利益者当然不想辞去与利益和“钱途”息息相关的大小官职。为了避免他人的指指点点,他们“高调”附和不入阁,宣称辞职乃剧情所需。因为只要紧紧抱着这些职位,他们就继续“有利可图”。

在当前的政治局势看来,马华的各方人马声讨、羞辱郑修强都是为了打击该党总会长蔡细历,他们意图削弱蔡派的党内势力。

其实,解决目前的“不入阁”争议不难,马华中委会和会长理事会可以特别商讨吉打、马六甲、玻璃市、霹雳和彭亨州等几个州属的个别情况,并作出决定是否出任行政议员一职。毕竟,马华不应该让支持他们的各族选民受到变相的惩罚!

当然,寻找代罪羔羊比解决问题来得容易。马华领导层却不能够罔顾那些占大多数,拒绝遵从党“不入阁”议决案,所谓“违反”党纪律的基层党员不理,却选择向郑修强一个人开刀!除了那些没有真正呈辞的各级领袖,黄家定和冯镇安身为马华前总会长和副总会长为何就能够逍遥法外?

保送赴台技职学生腰斩 · 何国忠留台联总使黑手

(真相网独家报道)由马华保送华裔学生到台湾技职专班的300个名额,已被台湾教育部腰斩。实行两年的保送计划紧急煞车,据说有黑手操弄,阻截华裔子弟的教育出路。这方兴未艾的教育嘎然而止,令华社惊愕。

台湾教育部内幕消息,随着大马留台联总选出的新领导层於不久前拜会新上任的教育部高官"说是道非"之后,台湾方面也同时基於联袂访问的高等教育部副部长何国忠,表述马华内部对保送计划意见不统一,从而加强台湾"吊销"的决心。

马华过去两年,以2万令吉免息贷款保送华裔学生到各个领域的技职专班就读,以便让华裔学生谋求更宽广的创业和就职空间。不过,留台联总过去五十年从台湾侨务委员会获得保送的"优惠权",独占执掌地位,因而界定马华介入这个领域抢地盘是"吞噬教育资源",极力排斥马华,以维持既有的领导地位不受威胁。

虽然留台联总从侨委会接到约略1400报考生个名额,但报读学生因各种因素临时放弃,最终动身赴台就读的学生平均约800之数。留台联总本身无法"填满"全数名额,却不准其他党团另开门路惠泽华校生,曾遭到舆论狠批"损人不利己",活生生扼杀华裔子弟的求学机会。

据知,马华深感吃暗亏,因为党内副高教部长何国忠与留台联总关系密切,认同他们否决马华的保送计划。消息说,由於何国忠有官职,说话份量相应提高,导致台湾教育部误判为马华对保送学生意见分裂,意向不强烈,从而应就留台联总处心积虑的阻截要求,干了这场"好事"。

马华总会长蔡细历、冯镇安和颜炳寿等人於年前赴台,向教育部取经,以便台湾卓越的技职教育能够在拉曼学院开班授课,让缺乏深造文凭或家庭经济能力有问题的学生更上一层楼。

当时的教育部长吴清基释出善意,以其权力提供300个学费全免名额,让马华通过汲取初步实践经验,布署日后在拉曼学院的技职班长远计划。但是,马华起步时便遭到留台联总的反对。在首批126名的学生中,4顽皮学生因为在当地喝酒闹事、破坏公物与校监发生语言冲突,一度被亲留台联总的留台生借题发难,恶意质疑马华所保送学生的"素质"。

面对里应外合,拦截了保送计划,马华至今哑子吃黄莲。据悉,马华原本要在吉隆坡拉曼总校扩充校舍为技职斑自立门户,奈何周遭约40亩校地被非法木屋侵占,要强力驱赶面对阻力。因此,该党正商议另觅校地,应付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