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冠英权力狂 想当首长兼副首相

(林文彪评述)《马来西亚前锋报》昨天刊登引述自部落客发布的影子内阁名单,行动党秘书长反应激烈,他谴责《前锋报》诋毁民联为恋权者。他说“不要把我们塑造成像国阵一样的权力狂(gila kuasa),只顾着争权夺利。”

报道中的民联影子内阁成员共有31人,公正党有13个部长名额、伊党及行动党各获分配10及8个名额。除了由安华担任首相,3名副首相分别为伊党的哈迪阿旺、行动党的林冠英及保留一个名额给沙巴或砂拉越领袖。

这份曝光的民联影子内阁名单,被指由公正党州议员苏海米在党内政治局提出,但苏海米已否认此说。民联公正党及伊斯兰党领袖对《马来西亚前锋报》的这则头条新闻不屑一顾,不予理会,为何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却对一份他认为没有公信力的巫统党报报道这么在乎?

林冠英是否担心选民知道他被推选为民联副首相,而如果他又兼打国州,槟州选民会把州选票投给国阵,壮大槟州在野党,实现两线制,集中把国会选票投给林冠英,确保他能顺利入阁当副首相?

林冠英是否因为自己相当首席部长兼副首相的“权力狂”隐议程被人家拆穿,因此暴跳如雷?

为何林冠英会认为这影子内阁的报道,会把民联塑造成像国阵一样的权力狂(gila kuasa)呢?民联没有影子内阁就能证明它没有权力狂,不争权夺利吗?

槟州人都知道308海选大选之前,槟州行动党幸好没有影子内阁,否则,今天的槟州首席部长就是曹观友而不是林冠英了。林冠英被指在民联夺下槟州政权后,自荐当首席部长。行动党做了政府后,做官上瘾后,不再拟定影子内阁,是否要沿用槟州的“自荐”模式,到时看谁的拳头大谁做王?

如果《马来西亚前锋报》报道民联影子内阁的首相人选为安华,而安华也不认为这是把他塑造为权力狂的阴谋,为何林冠英出现在副首相名单中,会让人以为林冠英是权力狂?

没有权力如何当首相及副首相?当首席部长又怎能没有权力?林冠英如果不在乎权力,四大皆空,六根清净,何不索性退位把首席部长宝座让给本来就应该当首席部长的曹观友?并退隐政坛,随证严法师修行去?

阿兹敏图谋大臣权位 伊党也虎视眈眈

(魏金良述评)国阵雄心勃勃要在雪州反攻重掌政权之际,民联似乎胸有成竹把持得住。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阿里突然宣称,一旦来届大选民联夺权执政中央,现任雪州大臣卡立依不拉欣将进入中央担任部长,雪州未来新大臣将由新人顶替。

阿兹敏口蜜腹剑,盛赞卡立表现优秀,为雪州贡献多达23%的国家生产总值。以配合他合理化调离卡立。

阿兹敏对卡立的抬举,其实是他与卡立长期争权夺势的另一波暗战。年前,政坛曾疯传,有人向卡立逼宫施压要卡立辞职,但在党高层斡旋之下,不了了之。

阿兹敏与卡立面和心各异,互抽后腿,人尽皆知。当卡立的大臣办公室被黑手暗装摄像镜头以监视他的一举一动时,他并没有报警彻查,据说是党内所为。而一名貌似阿兹敏的男子,在公寓内接受一名女子替他口交的照片,於今年由部落客发布,也未见阿兹敏报案撇清关系。

这类政治暗斗,都被理解为是对政敌的打击手段,如果闹大了,两败俱伤。

阿兹敏曾不惜狠批,卡立主导的雪州政府提供20立方米免费水计划,令州财政承受严重的经济负担,迫使民联州政府追加附加预算案来维系该计划。

卡立因为达南债务重组出现重重叠叠的弊端,被马华的蔡智勇穷追猛打,阿兹敏由始至终选择默,隔岸观火。不属於阿兹敏的少数公正党领袖出口帮腔,幸亏有行动党的议员力挺卡立,否则就孤独失援。

阿兹敏对安华10多年的政治起落追随在侧而成为亲信,为了攀登高位,不惜疏离母亲,并与揭发安华性丑闻的妹妹乌米反目成仇。

前首相敦马把安华革职及投狱的艰难时期,卡立以庞大的财务支撑起公正党,劳苦功高,使他在安华心目中有一定的地位。这两人的政治角力令安华左右为难,从不轻易向任何一方下封口令。

阿兹敏突然表扬卡立的功绩,观察者认为是替后者"送行",以便他可以顺理成章成为下一任的民联雪州大臣。不过,由於阿兹敏与卡立矛盾过深,他这次以软逼硬的暗功,其动机被看穿是觊觎大臣权位。

由於大选跫音渐进,阿兹敏的野心被批为给民联添乱,因为党争将使公正党内部因各为其主而失去对外的战斗力。

其实,雪州大臣一职,并非公正党理所当然要做就做,伊斯兰也虎视眈眈这个大位。伊斯兰党总秘书慕斯达法表示,两人不应该发类似的个人言论,
民联并未讨论类似的课题。因为民联任何决策都应该先通过三党的讨论和共同拍板。

阿兹敏"调动"卡立的言论既然并没有通过民联三党的任何会议达致,换句话说,伊斯兰党也有资格染指这个权位,轮不到阿兹敏先下手为强。

行动党推特推走马来票 粉碎吸引他族入党努力

 

倪可汉的死亡推特

霹雳州行动党强人倪可汉因为发表了一篇有关亵渎伊斯兰先知的推特,导致行动党在穆斯林眼中的形象被毁,同时也影响了联盟党伊斯兰党(伊党)宝贵的选票。

9月17日凌晨1点43分,倪可汉在观看了《CNN》、《BBC》和《半岛电视台》有关全世界正发生针对巴西利(Sam Bacile)制作的影片而展开暴力示威的世界新闻之后,发表了一篇推文。此推文同时也回应巫统青年团团长凯里打算针对这起事件号召大型示威的决定。

倪可汉在其推文表示:“凯里要求穆斯林示威抗议巴西利,那是为了伊斯兰教或他的政治利益?穆斯林是否为此耗费了太多的时间与精力?”推文的最后一句正是备受争议的一句话。

担任行动党霹雳州主席的倪可汉,与其堂弟倪可敏掌控着霹雳州的行动党。他同时也是木威区国会议员兼实兆远区州议员,是民联的领导人物之一。更复杂的是,他也是一名虔诚的基督教徒,让政敌有更多机会攻击他。

倪可汉立场模棱两可

根据《星报》的报导,当天下午,倪可汉已经面对了许多抨击,但是身为资深政治人物的他并没有作出道歉,即便他对凯里的回应是虚伪的,因为行动党一直都是示威的中坚支持者。

两天后,倪可汉出席一场行动党晚宴的时候依然没有道歉,他在当晚的演讲中还是捍卫自己的推文。据闻坐在台下的林吉祥和林冠英父子已经面露难色,当他回到位子后,林冠英即跟他对话,并且达成共识,倪可汉必须针对此事道歉。

隔天,倪可汉终于道歉了,但是这并没有停止对他的中伤言论。

“我不认为倪可汉有意冒犯穆斯林,但是他的推文来得不是时候,我希望他日后可以更加谨慎。行动党不应该干涉伊斯兰教的事务。”伊党吉兰丹州中委聂阿玛(Nik Amar Nik Abdullah)这样表示。

行动党依然不了解马来人情绪

“不管倪可汉的企图是什么,这次的事件再次证明了行动党依然无法了解马来人的情绪。他们认为马来人是非常随和的,但是一旦触及宗教,穆斯林是可以以死捍卫他们的宗教。说到伊斯兰教,伊党和巫统似乎比跟行动党更加血浓于水,总的来说,行动党低估了马来人及穆斯林。”《星报》评论人Joceline Tan这样表示。

“在这次的事件中,真正受到伤害的是伊党及公正党,因为这两党一直奋力挽回霹雳州的马来选票。无论如何,聂阿玛表示愿意放下此事,继续与倪可汉合作。”

在最近的霹雳州行动党大会上,一名马来代表表示倪可汉已经粉碎了前人欲吸引其他种族加入行动党的努力。不仅如此,该大会上还有许多名代表表示日不满倪可汉处理一些事情的手法。这样的公开批评是前所未有的,因为倪氏兄弟一向以铁腕手法管理霹雳州。他们会这样做,也许是因为意识到倪可汉的势力已经开始动摇。

(本文摘录自Tweet and die 发表于《星报》作者:Joceline Tan)

边佳兰反灭村 保村不如保国

(林文彪评述)中秋节在边佳兰热烈举行的大集会,获得8000名来自全国热爱环境的人民踊跃参加。大会随后也发表了“永续边佳兰"八大宣言。提出永续产业、生存权益、文史价值、 环境保护、详细环评听证会、立法严控PM2.5污染、公众表决及立法制止,共八项诉求。

近期,边佳兰自救联盟也打出感性的“反灭村”口号进行抗争。然而,却因聚焦“保村”,而模糊了“环境保护”的普世价值,尽管“永续边佳兰"八大宣言打出“拒绝有毒工业、保护海洋生态、保护红树林”的坚持,但宣言整体上并没明确坚持国光石化撤离大马,换句话说,并不反对政府推行石化工业计划,只要不“灭村”,不在我家后院,似乎就与“我村”无关了。

柔佛伊斯兰党不久前成立了一支“伊斯兰党维护边佳兰人民土地权益工作队”(MANTAP),以协助边佳兰村民处理徵地问题。对伊党来说,公害不是课题,徵地技术问题搞定就行。

该党也向政府建议保留居民的家园,并在距离10公里外的空地设厂,一方面让计划顺利推行,另一方面又能让当地居民拥有工作机会,一举两得。

这是否边佳兰自救联盟认同的主张?力挺边佳兰人民抗争反国光石化的伊党盟友行动党及公正党是否支持伊党的这项政策?

民联一旦在下届大选攻下柔佛后,把石化与炼油综合发展计划迁离至10公里外的空地,8000名来自全国热爱环境的人民及边佳兰居民,同意“10公里外的空地”,就不必“拒绝有毒工业、保护海洋生态、保护红树林”吗?

伊党认为把石化工业计划搬到隔壁的空地去,还可以为边佳兰人提供就业机会,毕竟10公里并不远,比去新加坡工作近,但有人愿意为宣言所指的“有毒工业”服务吗?

国光石化搬去10里外,边佳兰的“愤怒龙虾”就“息怒”,边佳兰村民与“公害”为邻就可以安居乐业了吗?

国会反对党领袖拿督斯里安华说,民联一旦执政中央政府,“他”将取消边佳兰国油炼油厂及石油化学综合计划。伊党却建议搬去隔壁没人住的地方促进就业机会,可见民联立场并非一致,根本没有认真看待这个课题。

柔佛州公正党联委会主席拿督蔡锐明佩服台湾总统马英九拒绝发出准证给国光石化,并质疑为何大马要接收被别人视为垃圾的工业。

既是垃圾的工业,大马国土应全面拒收,何止边佳兰?保村不如保国?

胜利与执政并非同轨 民联皇朝谁做主?

308大选转眼间已经过了四年,国人都纷纷猜测下一届大选的日期究竟会落在什么时候,关于大选日期的分析和传言也众说纷纭。

前新海峡时报集团总编辑阿都卡迪耶欣(A. Kadir Jasin)在其博客“The Scribe A Kadir Jasin”中表示,基于国阵是当权政府的关系,也许很多人都不敢作出对国阵不利的预测,因为一旦这样的预测流传出去的话,他们可能会受到国阵的压力对待。

“但是,如果他们没有作出有利于民联的预测的话,将来民联成功执政之时,他们也会面对问题的,因为民联可能会对付那些不支持他们的人。”因此,阿都卡迪耶欣认为,决定国阵或民联执政的关键因素还是选民的投票倾向。

大选的目的是为了选出有效的政府

他表示,对于选民而言,大选只是一个方式,他们的目标是选出一个他们认为比前政府更能够有效管理国家的政府。

“我们已经目睹了国阵的执政方式,与此同时,我们也通过几个州属看到了民联的政绩。但是我们必须知道,管理一个州属和管理一个国家还是有差别的。我不会评论民联是否会在下届大选中胜出,如果多数选民都投选民联的话,那么它就会胜出。问题是,民联能不能够有效地治理国家?”

阿都卡迪耶欣认为,民联是否能够拥有良好的施政有赖于民联各党是否可以突破意识形态、政策和计划上的差异,但是目前看来并不乐观。

他也列下了以下问题作为回答民联是否拥有执政能力的指引:

  1. 作为民联的一份子,行动党是否愿意在拥有多数国会议席的情况下接受回教国政策以及伊斯兰党(伊党)的伊斯兰刑事法?
  2. 伊党是否愿意为了配合行动党和公正党而放弃伊斯兰国和伊斯兰刑事法的理念?
  3. 站在行动党和伊党之间的公正党是否拥有足够的影响力来说服卡巴星接受伊斯兰国或者劝服聂阿兹放弃伊斯兰国和伊斯兰刑事法的承诺?
  4. 伊党憧憬的与行动党所反对的都牵涉到了国家宪法,他们之中又是否有人真的了解和熟悉宪法与法律呢?
  5. 如果民联胜出的话,安华是不是肯定会当上首相?
  6. 民联将会执行的经济政策又是什么?

安华依然保有“巫统特质”

阿都卡迪耶欣认为,在民联的领导人当中,安华是最有执政经验的一位,但是安华并不是一个很全面性的领袖。

“他的专长只是演讲,当任何问题出现的时候就利用身边的人来挡驾或称为代罪羔羊。虽然他曾任副首相及财政部长,但是他并没有令人折服的经济知识。”

他指出,虽然安华如今一直提倡民粹政策,如减少税收、降低车价和免费教育,但是他在1997及1998年金融风暴时期所持的想法却是跟现在截然不容的。阿都卡迪耶欣表示,安华如今所提出的解决方案与国家货币基金(IMF)的方式大同小异。

“我不明白安华如何可以在减少税收及提供免费水电的情况下,达到他所承诺的财务收支平衡。”

他也直指安华至今仍然表现出巫统的特质,只是换了一个徽章和口号而已。

“最近民联领袖乘坐一架据说是跟‘朋友’相借的私人飞机去探访沙巴及砂拉越,这就是一个很好的预告片,告诉我们民联执政以后的局面。安华的口味和行径跟富豪无异,这是他在政治生涯巅峰的时候从身边的贪污者学到的,而这些贪污者依然存在,甚至人数更多了,因为他们都相信安华将会在下一届大选中胜出。”

虽然如此,阿都卡迪耶欣也坦承,民联的方向并不只是由安华一个人主宰的,林吉祥、卡巴星、聂阿兹和哈旺哈迪等人的影响力也不容小觑。

曼梳暗中倒林冠英 槟民联政权鬼打鬼

(颜嘉珍报导)《第三电视台》在8点档新闻中播出一段长达6分钟录音,内容与月前遭部落客泄露公正党州主席曼梳猛烈抨击槟州首长林冠英的会议记录一模一样。

那是一场商讨公正党在来临大选中备战策略的会议。曼梳在会中痛批林冠英傲慢非常,声称308狂胜已让林冠英目中无人。鉴于行动党尚需2席便能单独执政槟州,槟州公正党严防威胁,暗中布署阻止行动党在槟城继续壮大。这是政治上典型的扯后腿。

公正党暗中议计,若争取不到更多议席供自家人上阵,将不惜开打三角战,想以此要挟行动党让步。

曼梳在会议记录外泄后否认曾批评林冠英,连忙与槟州民联领导在媒体前上演“大龙凤”,手牵手展示大团结。当时,林冠英还以“依然稳固”(Masih Teguh)来形容与槟公正党的关系。

尽管勾肩搭背表现民联一团和气,也改变不了民联领袖之间鬼打鬼的事实。会议内容在《第三电视台》公开后,难堪的林冠英,即使心中多有不快,为了稳住槟州政权,不得不装聋作哑。

行动党开始对背后插刀的公正党有防戒之心,如果让公正党压制的手段得逞,政权就得看他党的脸色运作。反过来,公正党必不会因此收手,将按照思路从火箭中捞取政治筹码,有朝一日夺取首长的宝座,毕竟,马来人选民在这个以华人为主的槟岛,人数只差几巴仙就超越华人人口。

林冠英根本无力抵御公正党的野心勃勃,只能任由其横行霸道。公正党与伊斯兰党曾在吉打州议席分配上联手,要行动党“乖乖就范”维持竞选与上届相等议席,灭了火箭飞跃的心。

当今嬉皮笑脸的气氛,在民联仅属外观假象,民联内部实则派系倾轧严重。政党领袖尚未上京便开始各怀鬼胎争相上阵,林冠英从槟城到全国的大选布局,能否掌控有利的形势大有问题。一般认为,行动党激励华裔选民支持民联,最终会被公正党和伊党联手将她边缘化。

 

独中是变种还是绝种?(上)/林怀龙

我于8月22日在本版发表拙作“独中目前会变种吗?”。当天吉隆坡中华独中申请在关丹开办中华独中的批文在报上曝光,我看了吓了一跳,怎么教学媒介语是国文,这还能算是华文独中吗?

我发表那篇文稿时的想法是在一个法治国家,没有任何部长或教育官员能使华文独中的本质改变。

华文独中存在但不增加

感谢我的学生陈强勤硕士,将网络上黄集初硕士所搜集有关我国教育政策的资料转发给我。

我阅读之后才发现到所谓华文独立中学(SEKOLAHMENENGAH PERSENDIRIANCINA(SMPC)早已绝种(不能再增加),而只是保持原状。我现在抄录黄集初硕士所搜集的以下资料以供参考:-

Sekolah Menengah PersendirianCina(SMPC)Sesuatu institusipendidikan yang menawarkanprogram pendidikan peringkatmenengah yang menggunakanbahasa Mandarin sebagai bahasapengantar untuk menjalankanprogram pendidikan yangdikawalselia oleh MalaysianIndependent Chinese SecondarySchool(MICSS)ExaminationBoard.这就是说华文独立中学是以华语为教学媒介语;而其教育计划则是受华文独 中考试局监管。接下去的条文规定全马60所独种即不可减少,也不能再增加:

“Bilangan SMPC yang sediaada sebanyak60buah dikekalkantanpa sebarang dasar untukpenambahan atau pengurunganbilangannya.”

以上条文可能是在1996年,教育法案修正以后的产物。我相信教育部副部长或是在任的独中人士,尤其是华教界最高权威机构董总不应该不知道这些条文的确实存在,或者是某些教育官员所杜撰。

1996年修改1961年的教育法案时,华社及华教人士只注重在废除教育法案第21条B项,“教育部长有权在认为适当时将国民型学校改为国民学校”的条文,而没有注意到对华文独中的阐释。

私立教育机构与华文独中

或者,当时华社可能认为华文独立中学只要不被减少就行;又或者因为华教问题太多,董总和华社为此疲于奔命,而不能关注到所有的问题,结果忽略了这项阻碍设立新华文独立中学的条文。

教育部提供给申请者申请开办“私立教育机构”的表格中并没有申请开办“华文独立中学”

的表格。因此,吉隆坡中华独立中学相信是用教育部申请开办“私立中小学校”的BPS-1表格申请。

课程是根据国家课程,批文中第8项注明教育部有被告知,该校将教导国家课程以外的其他科目。

批准人可能了解华社意愿而开拓法律条文以外的伸缩性范围。

根据上述的条文,除非条文中…“tanpa sebarang dasar untukpenambahan atau pengurunganbilangannya.”这个句子被删除,再增设华文独立中学的申请表格,否则我们华文独立中学已经不可能再增加。但修改法案是 国会的权限,部长或教育官员无能为力。因此,如果我们希望改变现状,我们华社特别是董总,应该强施压力,促请执政党修改法案或法案所附带的上述条文;或者 促情民联公布他们执政后对这些教育问题的处理办法,是否修改法案以解除对发展华文教育的限制。

目前国阵已公布了教育发展大蓝图,对华文独立中学的增办或是对整个华教的政策只是保证存在,而没有提升的计划。

我们希望民联能有明显的表态。如果政策法案没改变,即使民联执政,教育部长或教育部官员也必须依照现有法案条文办事。华社特别是华教的守护神董总,应该明了这个事实。

希山慕丁的角色错乱 / 凌国文

在党政不分的伪民主国家,“角色错乱”是执政党英明领袖们最常见的后遗症之一。虽然在议会民主体制下,执政党领袖掌握政府行政高职乃正常操作;可是,何时该以政党领袖的身份自居,何时又该以政府高官的身份优先,这当中的拿捏,正好折射出英明领袖的民主素养。

当然,民主素养是一种很麻烦的东西,尤其是在我们这种推崇东方价值观的国家,麻烦事能免则免。

公正党以双层巴士展开下乡“独立之旅”,可是却接二连三被人泼洒红漆。公正党领袖的讲座会遭人以石头攻击、木棒恐吓、噪音骚扰,也早已非新鲜事。身为内政部长的希山慕丁被记者问及警方会否保障公正党领袖的安全时,果断地回应:“不需要保障,这是政治,政治是有风险的。”

这番快人快语引起各界抨击,论者认为希山慕丁身为内政部长,不该发出如此不负责任的轻率言论,否则将等同于鼓吹政治流氓文化。

我没有兴趣抨击希山。在马来西亚生存了那么多年,见惯了那么多光怪陆离的荒唐事迹,你还会天真烂漫地相信“秉公处理”、“一视同仁”这种只会出现在教科书里的成语?

一个政客,就算官职再高,也终究只是一个高官政客。官职攀得越高,保住官职的决心就越强烈。你认为一个害怕失去官位厚禄的政客,会优先捍卫自己的金饭碗,还是捍卫政敌公平参政的权力?

在“内政部长”和“巫统副主席”之间,希山慕丁选择了以后者的身份利益凌驾前者的职责要求,这是一种角色错乱,可是犯上这种错乱的,何止希山一人?

两年前的诗巫补选,首相纳吉在前往当地为国阵候选人拉票时,曾公开以协助人民根治水灾问题作为换取选票的“我帮你,你帮我”交易。治水是首相的责任,拉票却是国阵主席的职责。阿Jib哥在台上高呼“I help you, you help me”时,他是以“首相”身份还是以“国阵主席”身份在发言?以首相之便逐国阵主席之利,这是不是“角色错乱”?

类似的例子,早就见惯不怪。这是国家长期由同一个政治阵营垄断政权的必然结果。对于执政党的政客们,这一切都是那么的顺其自然,理所当然。不爽啊?换啦!

(原载《文情并茂》部落格 作者:凌国文 日前:19/9/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