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中是变种还是绝种?(上)/林怀龙

我于8月22日在本版发表拙作“独中目前会变种吗?”。当天吉隆坡中华独中申请在关丹开办中华独中的批文在报上曝光,我看了吓了一跳,怎么教学媒介语是国文,这还能算是华文独中吗?

我发表那篇文稿时的想法是在一个法治国家,没有任何部长或教育官员能使华文独中的本质改变。

华文独中存在但不增加

感谢我的学生陈强勤硕士,将网络上黄集初硕士所搜集有关我国教育政策的资料转发给我。

我阅读之后才发现到所谓华文独立中学(SEKOLAHMENENGAH PERSENDIRIANCINA(SMPC)早已绝种(不能再增加),而只是保持原状。我现在抄录黄集初硕士所搜集的以下资料以供参考:-

Sekolah Menengah PersendirianCina(SMPC)Sesuatu institusipendidikan yang menawarkanprogram pendidikan peringkatmenengah yang menggunakanbahasa Mandarin sebagai bahasapengantar untuk menjalankanprogram pendidikan yangdikawalselia oleh MalaysianIndependent Chinese SecondarySchool(MICSS)ExaminationBoard.这就是说华文独立中学是以华语为教学媒介语;而其教育计划则是受华文独 中考试局监管。接下去的条文规定全马60所独种即不可减少,也不能再增加:

“Bilangan SMPC yang sediaada sebanyak60buah dikekalkantanpa sebarang dasar untukpenambahan atau pengurunganbilangannya.”

以上条文可能是在1996年,教育法案修正以后的产物。我相信教育部副部长或是在任的独中人士,尤其是华教界最高权威机构董总不应该不知道这些条文的确实存在,或者是某些教育官员所杜撰。

1996年修改1961年的教育法案时,华社及华教人士只注重在废除教育法案第21条B项,“教育部长有权在认为适当时将国民型学校改为国民学校”的条文,而没有注意到对华文独中的阐释。

私立教育机构与华文独中

或者,当时华社可能认为华文独立中学只要不被减少就行;又或者因为华教问题太多,董总和华社为此疲于奔命,而不能关注到所有的问题,结果忽略了这项阻碍设立新华文独立中学的条文。

教育部提供给申请者申请开办“私立教育机构”的表格中并没有申请开办“华文独立中学”

的表格。因此,吉隆坡中华独立中学相信是用教育部申请开办“私立中小学校”的BPS-1表格申请。

课程是根据国家课程,批文中第8项注明教育部有被告知,该校将教导国家课程以外的其他科目。

批准人可能了解华社意愿而开拓法律条文以外的伸缩性范围。

根据上述的条文,除非条文中…“tanpa sebarang dasar untukpenambahan atau pengurunganbilangannya.”这个句子被删除,再增设华文独立中学的申请表格,否则我们华文独立中学已经不可能再增加。但修改法案是 国会的权限,部长或教育官员无能为力。因此,如果我们希望改变现状,我们华社特别是董总,应该强施压力,促请执政党修改法案或法案所附带的上述条文;或者 促情民联公布他们执政后对这些教育问题的处理办法,是否修改法案以解除对发展华文教育的限制。

目前国阵已公布了教育发展大蓝图,对华文独立中学的增办或是对整个华教的政策只是保证存在,而没有提升的计划。

我们希望民联能有明显的表态。如果政策法案没改变,即使民联执政,教育部长或教育部官员也必须依照现有法案条文办事。华社特别是华教的守护神董总,应该明了这个事实。

希山慕丁的角色错乱 / 凌国文

在党政不分的伪民主国家,“角色错乱”是执政党英明领袖们最常见的后遗症之一。虽然在议会民主体制下,执政党领袖掌握政府行政高职乃正常操作;可是,何时该以政党领袖的身份自居,何时又该以政府高官的身份优先,这当中的拿捏,正好折射出英明领袖的民主素养。

当然,民主素养是一种很麻烦的东西,尤其是在我们这种推崇东方价值观的国家,麻烦事能免则免。

公正党以双层巴士展开下乡“独立之旅”,可是却接二连三被人泼洒红漆。公正党领袖的讲座会遭人以石头攻击、木棒恐吓、噪音骚扰,也早已非新鲜事。身为内政部长的希山慕丁被记者问及警方会否保障公正党领袖的安全时,果断地回应:“不需要保障,这是政治,政治是有风险的。”

这番快人快语引起各界抨击,论者认为希山慕丁身为内政部长,不该发出如此不负责任的轻率言论,否则将等同于鼓吹政治流氓文化。

我没有兴趣抨击希山。在马来西亚生存了那么多年,见惯了那么多光怪陆离的荒唐事迹,你还会天真烂漫地相信“秉公处理”、“一视同仁”这种只会出现在教科书里的成语?

一个政客,就算官职再高,也终究只是一个高官政客。官职攀得越高,保住官职的决心就越强烈。你认为一个害怕失去官位厚禄的政客,会优先捍卫自己的金饭碗,还是捍卫政敌公平参政的权力?

在“内政部长”和“巫统副主席”之间,希山慕丁选择了以后者的身份利益凌驾前者的职责要求,这是一种角色错乱,可是犯上这种错乱的,何止希山一人?

两年前的诗巫补选,首相纳吉在前往当地为国阵候选人拉票时,曾公开以协助人民根治水灾问题作为换取选票的“我帮你,你帮我”交易。治水是首相的责任,拉票却是国阵主席的职责。阿Jib哥在台上高呼“I help you, you help me”时,他是以“首相”身份还是以“国阵主席”身份在发言?以首相之便逐国阵主席之利,这是不是“角色错乱”?

类似的例子,早就见惯不怪。这是国家长期由同一个政治阵营垄断政权的必然结果。对于执政党的政客们,这一切都是那么的顺其自然,理所当然。不爽啊?换啦!

(原载《文情并茂》部落格 作者:凌国文 日前:19/9/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