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盟维护民族主义及保护主义 不再以人民主權代替馬來主權

(真相网 / 林敬祥)希盟政府最近表示,要舉辦土著與國家未來大會,討論強化土著經濟地位和發展的措施。這是很明顯的民族主義及保護主義。

政府可以說得很好聽:強化土著的同時,也不忽略其他族群。马哈迪这种忽悠其他族群的论调,行动党竟然装聋作哑,鼓催“人民经济议程”的安华也已经遗忘民联及公正党的原则。

经济部长阿兹敏日前宣布,政府近期将举办一场“土著与国家未来大会”,届时将广邀经济学家共同探讨如何巩固土著的经济地位,并同时兼顾各族之间资源分配的正义。阿兹敏是在国会代表部门总结辩论时说,目前土著持股权仍未达到30%,2016年的平均家庭收入只有6267令吉,而非土著则达到8213令吉。

但選擇性的只幫助土著,而不幫助非土著,又要如何有一個透明公正的政策?別忘了,馬哈迪才在不久前,說華人大部分都是“有錢人”。所以,只要還存在民族主義和保護主義,這個國家永遠不會公正。

马哈迪不像安華,經過牢獄之災,大澈大悟,放棄狹隘種族主義思想,成立多元種族公正黨!安華曾經多次在公開場合演說,要不分種族幫助貧窮的馬來西亞人,並且以人民主權代替馬來主權!马哈迪何曾說過這樣的話?

马哈迪也指出,他首次任相时並不成功,因为他无法缩小贫富悬殊的差距及拉近种族之间的距离。他表示,他过去卸下首相职务时並没有太多的遗憾,但他一直都在致力於减少这些差距,惟效果不甚理想。他说,他並不喜欢贫富悬殊及各族间的差异,因为这会使国家不稳定。「我曾尝试消除这些差异,以便所有族群能共享国家的財富。我只取得了一点小成就,但大致上失败了。」他强调,「我会再试一次。」

马哈迪及阿兹敏阿里的言论,即刻在社交网络引起网民讨伐,异口同声指“以前是给他们拐杖,结果他们养成了懒惰的习惯,这次应该要给他们轮椅才可以了。”

有些网民直批马哈迪及阿兹敏假接扶助土著拉近贫富差距之名,实质为了恢复朋党和扶持你(马哈迪)儿子们的生意王国!;“送拐杖给人能走多久多快?就拿韓国现代汽車与国产車來说,几乎同期師自三菱汽車,今天现代已是世界闻名,宝腾失去拐杖之后年年做伸手將軍,幸好纳吉给卖掉了。就是马哈迪主义看肤色不看人才,怪誰呢?“。

郭鶴年不是痛批大馬政府的土著特權政策吗?2006年,《当今大马》刊载一份大学研究报告发现,新经济政策底下设定的30%土著企业股权的目标,早在10年前已被落实。 这份由马来亚大学的学者法兹拉阿都沙末所进行的研究报告,是透过分析吉隆坡股票交易所过去10年的上市公司之土著股权变化,而达至这个研究结果。它发现,土著企业股权在1997年就已达至33.7巴仙,超越了所设定的30%目标。

土著股权是个争议不断的课题。大家应该还记得,林德宜博士曾做了一项研究,说土著股权早已超过NEP所定下的30%目标;根据2005年9月交易所的数据,当时土著股权达到大约45%水平。 那这45%如今去了哪里?

根据林冠英于2010年引述马新社的一篇旧闻,纳吉在2009年6月30日便已承认,政府实行的上市公司30%土著股权限制出现漏洞,导致这些股权迅速被转卖他人。报导指纳吉透露说,根据政府研究,转卖情形严重,在总共540亿元的土著股权当中,如今仅剩下20亿元。 也就是说,总共520亿元已被变卖!

前副首相慕尤丁在任时,也指30%土著股权目标未实现,华裔在经济领域的占有率却提高。这样子下去,马来西亚要如何进步,该如何进步?

民主行动党过去基於数个原因,反对国阵政府在第9大马计划延长土著30巴仙股权的政策。行动党全國婦女組主席章瑛担任国会议员时,曾经在国会发表演讲强调“经过政府从70年代推行新经济政策到现在,土著的股权已从1970年的2.4%提高到2004年的18.7%,土著除了控制政权、公共服务业包括军警、现在政府大学里的教职员也以土著马来人为主,在政府的扶助下,土著马来人也控制了新的领域,包括金融与銀行。与此同时,有许多领袖,包括前首相敦马哈迪和现任首相阿都拉巴拉威发现,新经济政策也造成土著养成依赖政府扶助的心理。阿都拉在上任后曾说过,如果马来人不改变思想,有朝一日可能依赖性可能恶化,必须以輪椅代替拐扙,因为已无法自已走路,更别提自力更生了。”

她强调“在国家独立将近50年后的今天,政府仍在第9大马计划继续推行士著30%股权的政策令人民失望,尤其是非土著及反对新经济政策的士著。”

林冠英,章瑛以及其他行动党及公正党领袖,现在已经完全变成了马哈迪内阁的 Yes Man,同时令人民失望!尤其非土著及反对新经济政策的士著。

希盟违反竞选承诺新借口 废过路费將面对极大经济困难

(真相网 / 林敬祥)僱员公积金局首席执行员拿督沙里尔里扎表示,希盟在大选前许下废除大道过路费的承诺,无法在执政100天內实现。他说,若要废除南北大道过路费,將面对极大的经济困难。与其仓促废除大道收费,不如优先解决其他更容易实现的竞选承诺。他强调,取消大道过路费涉及复杂的程序及各方人士。

希盟,你還剩下什麼更容易實現的競選承諾?谁不知道政治改革“涉及复杂的程序及各方人士”?“承认统考也“涉及复杂的程序及各方人士”,承诺的宽频跌价一半,也说“涉及复杂的程序及各方人士”制度化拨款也“涉及复杂的程序及各方人士”?,还有什么承诺不会“涉及复杂的程序及各方人士”?

「我们已经(向政府)提出数个建议及想法,但是重组所有收费站是一个『零和游戏』,我们必须在消费者和特许经营公司之间保持平衡,否则必有一方会吃亏。」沙里尔里扎日前前出席2018年领袖与经济论坛后,向媒体如是指出。为何希盟做出竞选承诺前,不懂得“必须在消费者和特许经营公司之间保持平衡”?

希盟执政后,非但变成国阵2.0,连希盟的支持者也摇身一变,变成国阵支持者2.0。在废除大道收费课题上,这些U转的国阵支持者2.0,纷纷跳出来捍卫希盟无法废除收费站的窘境。当年,当希盟领袖扬言废除收费站时,希盟支持者如吞服迷幻药那么兴奋,如今,已经变成“国阵支持者2.0”的前希盟支持者,仍穿着希盟的衣,却换了国阵的脑。

这些为数不少的“国阵支持者2.0”竟然抄袭前朝支持者的言论,说“收費站廢除後什麼車都走,比以前塞得更厲害,更遲到。後悔寧可給些錢不必蹉跎歲月浪費油錢。”,“其实大部分人根本不介意给过路费,高速公路确实需要给过路费来维修,路坏了需要补,车坏了也需要人来救命,大道也需要巡逻员来清理路上危险的物体,休息站也需要清洁工人”。 国阵政府,不就是因为持有这些捍卫熟藕费站的立场而被推翻吗? 马哈迪及三美威鲁不就是以如此的立场,坚持在全国兴建无数的收费站吗?

原来希盟所谓的政治改革,是被马哈迪的朋党主义荼毒,被前朝的思维改革。如果希盟的“国阵支持者2.0”认为收费站保留是应该的,那么,过去提出南北大道收费站应该废除的行动党领袖例如潘俭伟,林冠英等等,是否无知及不负责任,不懂得“收費站廢除後什麼車都走,比以前塞得更厲害,更遲到。”?不懂得“路坏了需要补,车坏了也需要人来救命”,随随便便承诺废除收费站?

行动党说“文冬的黄金十年,从废除加叻大道收费开始。”现在转口说“废过路费將面对极大经济困难 ”了,承诺废除槟威大桥所有收费,现在也是“废过路费將面对极大经济困难 ”了。

幸好前朝在2018财政预算案宣布废除吉打、雪州和柔佛的四个大道收费站,并且在大选前落实承诺,否则希盟上台执政后,根本没有机会废除这些收费站, 理由肯定就是“废过路费將面对极大经济困难 ”。 如果希盟面对极大经济困难,却无法解决极大经济困难,不如回乡去种番薯?

违反承诺拒绝公开财产 仿效前朝巫统只向首相申报

(真相网 / 林敬祥)反貪會副首席專員(防範)拿督山順巴哈林指出,首相敦馬哈迪指示所有正副部長和部門秘書長等行政高官,須向首相申報財產的舉動,被視為政府領袖施政透明的導向。他說,此舉對確保政治人物遠離腐敗和濫權也很重要。

行动党领袖过去几十年嘲笑国阵政府部长高官仅仅“向首相申報財產”拒绝向人民及国会问责,拒绝透明化公开个人及家属财产,是导致国阵贪污滥权的主因,因此林吉祥等人曾经无数次在国会内外强调部长、首长级高官公开财产以示清廉问政的重要性,并强援引外国肃贪的例子,强调唯有如此,才能真正杜绝贪污滥权发生。

如今,希盟执政,让林吉祥有机会大展拳脚,下令全体内阁部长、首席部长级周五大臣即刻向人民公布财产之际,马哈迪竟然开倒车,走回巫统的旧路,实行他在位22年期间的假假透明化,指示所有正副部長和部門秘書長等行政高官,須向他申報財產。如此一来,任何正副部長和部門秘書長等行政高官一旦有痛脚被马哈迪抓住,就必须乖乖听马哈迪的话,彻底被马哈迪控制。这就是他掌政22年期间建立起来的官官相护,互相包庇,最终导致巫统腐败的原因。

马哈迪做出上述决定后,全体行动党际公正党领袖默默地“欢迎”及接受,正预示希盟政府领袖的腐败滥权已经拉开序幕。希盟反贪污的承诺已经成为国际笑柄。山順巴哈林强调,日後制定的機制也會考量到政治人物申報財產後的人身及家庭安全。然而,林冠英曾经暗中反驳旅游及文化部长纳兹里年前担任首相署部长期间,声称部长公布家人财产将不安全的谈话,强调民联议员公布了个人资产后,人身安全都没有受到威胁。为何如今林冠英不再驳斥反貪會副首席專員拿督山順巴哈林的谈话?

首相敦马哈迪表示,这是在六月八日的今日的内阁反贪污特别委员会(JKKMAR)会议上决定的。这个特别委员会没有行动党际公正党部长?这是希盟内阁一致的决定? 敦马在会后的新闻发布会上指出:“首相不能隐瞒这些信息。报告稍后将交给反贪污相关的机构。”为何不是“公开”这些报告,摊开在阳光之下,让人民检验?

马哈迪强调“因此,首相将无法掩饰政府官员或公务员的任何贪腐行为。”反贪污相关的机构的领导人职位是马哈迪拍板决定的,马哈迪既然可以绕过国会将反贪会主席革职,向“首相”负责,而不是如希盟所承诺的向“国会”负责的反贪会,能不听令于首相吗?再说,为何希盟政府赋权马哈迪一人决定是否将“报告稍后将交给反贪污相关的机构”? 或是黑箱作业,包庇贪污官员,就像他当首相那22年一样,把有问题的报告丢进垃圾筒?

倪可敏曾指1956年官方机密法令助长贪污,甚至巳沦为贪官护身符,因此政府应将之废除并以透明公正的“阳光法案”取代!如今在朝的行动党的国会议员,早已遗忘行动党大力推荐的“阳光法令”,与土团党及马哈迪集体腐败。

林吉祥U转支持恶法 希盟也需要反假新闻法保护政府

(真相网 / 林敬祥)民主行动党候任伊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强调,大马需要一个反假新闻的法令,但这必须要由媒体和社会来发展,而不能被当作当权者的工具。他因此批评前朝《反假新闻法》,非以人民利益作考量。林吉祥因此宣布他他支持反假新闻相关的法令,但他强调此前国阵政府所推行的《反假新闻法令》,明显並不是以人民的利益作考量。
 
如果反假新闻法令是林吉祥认同的法令,只要它“不能被当作当权者的工具”,林吉祥就可以接受,那么其他种种恶法,只要“不能被当作当权者的工具”,那就有必要保留了来“保护政府”了。林吉祥的论调与马哈迪是一样的。马哈迪上台后,就宣布将检讨反假新闻法令,而不是落实竞选承诺废除这项希盟领袖口中的恶法。
 
林吉祥指出「这个在国会通过的法令(反假新闻法令)並不是为了要消灭假新闻,反而是为了要保护政府,让(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继续其一马发展公司丑闻。」既然希盟领袖在野时大力批判反假新闻法,为何一上台执政就马上U转,宣称大马仍需要一个反假新闻的相关法令?这种换衣不换脑袋的思维,不是一样“为了要保护政府”吗?
 
林吉祥U转支持恶法的立场被批判后,引来媒体和公民团体的隐忧,林吉祥见势不妙,马上否認本身對反假新聞法令的立場U轉,转口说有關他建議在原有反假新聞法令廢除後,由媒體共擬新反假新聞法令的言論,純粹是他個人看法,至於內閣接受與否需要詢問首相敦馬哈迪。
 
内阁是否接受,为何不是由内阁自主决定,而是询问马哈迪?林吉祥是否在告诉我们马哈迪等于内阁,内阁等于马哈迪,内阁没有自主权?一切由马哈迪做主?
 
同样的恶法,在前朝“不是以人民的利益作考量”,换了政府就变成“是以人民的利益作考量”?如果希盟政府真能实践三权分立的原则,被当作当权者的工具,恶法根本没有存在的空间,更遑论有机会“被当作当权者的工具”。即使大马真的需要一个反假新闻的法令,“但这必须要由媒体和社会来发展”,则应该由媒体与社会的自律来实现,无需政府多一把手假借“以人民的利益作考量”理由操控媒体,及企图钳制社会的言论自由。
 
林吉祥在大选前说“反假新闻法生效极度蔑视新闻自由”,为何如今林吉祥又促请媒體從業員、律師公會及公民社會不妨一起探討,包括獻議政府制定新的反假新闻法令?
 
林吉祥及马哈迪都想要保留反假新闻法,以保护各自宝贝儿子见不得光的既得利益,被社会强烈批判后,竟然可笑地把球踢给媒體從業員、律師公會及公民社會。但是,媒體從業員、律師公會及公民社會从来就不支持“反假新闻法令”。 预料希盟政府即使废除前朝的“反假新闻法令”,随后也会制定另一项类似的“反假新闻法令”来保护政府见不得光的丑闻,尤其是林冠英的风水屋案件及马哈迪的一千亿马币炒外汇丑闻。

安华通过法律洗脱肛交罪名 等于向拒绝认错的马哈迪宣战

(真相网 / 林敬祥)希望联盟实权领袖拿督斯里安华表示,儘管已经获得国家元首全面特赦,但他仍然要寻求通过法律洗脱。《砂拉越报告》指出,安华已指示其在英国的律师,针对他於2014年第二次被控的肛交罪,所採集的脱氧核糖核酸(DNA)样本,进行重新测试。安华表示,他不放弃洗脱罪名的决定,將考验大马法律制度和新政府对法治的承诺。「我希望(我的案件)能够在法庭上审理,並且纯粹依据法律原则进行判决,这將显示马来西亚的法治和公正。」

根据报导,安华是在伦敦一场会议上指出,將继续通过法律来洗清肛交罪名,並称其案件將会证明希盟政府不会控制司法和法律程序。如果安华成功通过司法程序讨回清白,那也就证明马哈迪确实曾经控制司法和法律程序,迫害安华。马哈迪一旦被证实控制司法和法律程序迫害政敌,他还能否认滥用司法程序,以肛交罪名把安华关进监牢吗?

拒绝认错的马哈迪当然害怕安华的肛交案件通过司法程序在法庭审理翻案,因为若司法公正得以实现,如今的马哈迪若真的再也无法操控法官,那么,信心满满认为可以翻案的安华,除了有机会通过法庭讨回冤狱的清白,另一重大的意义则是向国际社会指证马哈迪确实以“暴政”对付安华,迫使马哈迪认错,这是安华及其妻女最大的心愿。

2008年,市面上出现一个“证明”马哈迪陷害拿督斯里安华的短片,片中的其中一段谈话是马哈迪声称,每个人都看见他捉安华,把安华放进(监牢),安华并没有任何错,因此,这是一件残忍的事件,不过,那时他有这权力。

公正党当时视这段谈话为马哈迪溜口承认陷害安华的有力证据。时任公正党宣传主任蔡添强受询时向《星洲日报》说,马哈迪否认也没有用,因为那些话的确是出自他口中,除非是有人成功模仿他的声音,不然这些声音是很难剪辑的。

马哈迪在1998年9月2日以鸡奸及渎职罪名,革除安华的所有职务,更令安华入狱。沾有他精液的床褥被搬上法庭的一幕、安华在狱中挨了一拳的黑眼圈,让人至今依然印象鲜明。一直以来坚称安华有犯下鸡奸案的前首相马哈迪怀疑,安华再次重施故技,欲透过声称这是摧毁其政治前途的阴谋,来洗脱其助理赛夫指控遭他鸡奸的罪名。马哈迪也坚称法官当年相信安华有鸡奸罪行,唯却以法律技术理由释放安华。

2016年,马哈迪接受“当今大马”专访时曾经透露,安華過去堅稱,他于1999年因首宗雞姦案和瀆職案入獄,是一場政治陰謀一事,馬哈迪受訪時再度否認此說。马哈迪也否认知道安华于2008年再度面对鸡姦案,是否同样拥有政治动机。马哈迪的上述回应,其实等于承认安华第一起案件含有政治动机。当马哈迪说出“不知道2008年的鸡姦案是否同样(与1998年的鸡奸案)拥有政治动机”,时,也就同时招认1998年的第一起鸡奸案含有政治动机。

虽然行动党领袖口口声声支持安华当首相,但却不敢表态,支持安华通过法律洗脱肛交罪名,还安华一个清白。如今即使安华公开表态要通过法律洗脱肛交罪名,也没有任何行动党领袖敢表态相挺。

马哈迪始终认为安华涉及鸡奸案并且有罪,道德有污点,既然如此,他如何会让安华继承其首相职位?

安华看来惟有通过法律洗脱肛交罪名,才能名正言顺清清白白成为大马首相,但安华如今孤军作战,火箭盟友已经众叛亲离,被马哈迪收编,不再在乎安华是否有机会当首相,更不在乎安华是否“清白”。

稳定油价等于调涨19仙 改朝不换代换衣不换脑!

(真相网 / 林敬祥)本週最新油價出爐,RON95及柴油維持原價,即RON95每公升2令吉20仙及柴油每公升2令吉18仙,但RON97則每公升上漲19仙。选民喊“被騙了!被騙了!選前天天喊今天執政中央明天油價下降,現在不降反升,希盟是一個真正的強盜政府!”现在才警觉被骗?太迟了吧!

民主行动党槟州州委孙意志在不久前指国际油价持续上扬,但国阵联邦政府压制大马油价,这势必会引起火山效应,在大选后国内油价大幅上扬,人民被迫用贵油。他抨击到“国阵联邦政府为了赢得大选不择手段,不惜动用国家机器,包括控制油价来讨好选民。然而这种糖果恐怕只是暂时性的,甚至可以说,是纳吉欺骗选票的阴谋。

为何如今95还RM 2.18 ?出产油国还比人贵?这不是希盟当反对党时所讲的吗?97调涨19仙,是希盟讨好选民,回馈选民支持的惠民政策?为何希盟执政后,在大选后,国内油价仍然更大幅上扬?赢了大选就不择手段?

森州行动党副主席张聒翔去年说森州行动党将发动到各地区展开反对汽油涨价签名运动,如今张聒翔是否也要言行如一,照旧“发动到各地区展开反对汽油涨价签名运动”?

希盟狂热支持者,爱党心切的愚民纷纷挺身为政府辩护,言论荒谬至极,令人喷饭。有者说“这很明显是个利民政策,因为绝大部分车主是打95的”、“国阵时也是起多价少,早就習惯了“(国阵时吃草已经吃习惯了,继续吃也无所谓了!)、“只能怪前朝政府挖了这个無底洞,現在唯有想辦法補救。”,“要吃山珍海味还嫌贵,打不起97就打95,再不不打,打grab咯”、“要是国阵继续掌权95已经2.8O了”、“全部车都可以打95,除非你驾的都是高性能或者昂贵的名车”。

有者庆幸自己没有用新车,幸灾乐祸说新车要打贵油了。为了救国,全民不要买新车,不要用大车,不要买高性能或者昂贵的名车 。大车用户快点去换小车,新车用户快点去换大车,高性能车快点去换低性能车,一切都是为了国家长远的未来啊!

按照这些思维,打97油的车子类型,应该也可以为了国家长远的未来,大大地调高入口税及国产税了,因为大部分人都是用打95油的车子呀!按照这些思维,国阵做过的,早就习惯了,希盟政府照样做下去,愚民一样大力支持,这就是所谓的“改朝不换代”,换衣不换脑!

傀儡财长林冠英在2007年说过:“石油是属于人民的财产,国人有权享受国家的天然资源收益。行动党议决展开全国性抗议行动,以迫使政府承认人民的痛苦,并采取行动减轻人民的经济负担,以及承认人民有权分享国油的利益与成功。”

做了傀儡财长的林冠英还记得要“减轻人民的经济负担”吗?傀儡财长也说过“国油自1974年成立以来,已赚取了5千亿的盈利,以我国的2500万人口来计算,这项巨大的盈利每人可分得2万令吉,一家如有6口,便可分得12万令吉,但人民有从中受益吗?”

如果傀儡财长有心要让“人民从中受益”,为何还调涨汽油价格?是否为了救国,为了国家长远(60年)的未来,人民必须以大局为重,继续吃草,别奢想从中受益?

兼攻国州不该受鼓励

10年前3·08大选,人民公正党人才凋零,所上阵的国州议席,要填满人数都必须绞尽脑汁;而一些无人问津的选区,不管张三李四,只要点一点头,都可以扛着蓝眼党旗出征。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