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吉祥U转支持恶法 希盟也需要反假新闻法保护政府

(真相网 / 林敬祥)民主行动党候任伊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强调,大马需要一个反假新闻的法令,但这必须要由媒体和社会来发展,而不能被当作当权者的工具。他因此批评前朝《反假新闻法》,非以人民利益作考量。林吉祥因此宣布他他支持反假新闻相关的法令,但他强调此前国阵政府所推行的《反假新闻法令》,明显並不是以人民的利益作考量。
 
如果反假新闻法令是林吉祥认同的法令,只要它“不能被当作当权者的工具”,林吉祥就可以接受,那么其他种种恶法,只要“不能被当作当权者的工具”,那就有必要保留了来“保护政府”了。林吉祥的论调与马哈迪是一样的。马哈迪上台后,就宣布将检讨反假新闻法令,而不是落实竞选承诺废除这项希盟领袖口中的恶法。
 
林吉祥指出「这个在国会通过的法令(反假新闻法令)並不是为了要消灭假新闻,反而是为了要保护政府,让(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继续其一马发展公司丑闻。」既然希盟领袖在野时大力批判反假新闻法,为何一上台执政就马上U转,宣称大马仍需要一个反假新闻的相关法令?这种换衣不换脑袋的思维,不是一样“为了要保护政府”吗?
 
林吉祥U转支持恶法的立场被批判后,引来媒体和公民团体的隐忧,林吉祥见势不妙,马上否認本身對反假新聞法令的立場U轉,转口说有關他建議在原有反假新聞法令廢除後,由媒體共擬新反假新聞法令的言論,純粹是他個人看法,至於內閣接受與否需要詢問首相敦馬哈迪。
 
内阁是否接受,为何不是由内阁自主决定,而是询问马哈迪?林吉祥是否在告诉我们马哈迪等于内阁,内阁等于马哈迪,内阁没有自主权?一切由马哈迪做主?
 
同样的恶法,在前朝“不是以人民的利益作考量”,换了政府就变成“是以人民的利益作考量”?如果希盟政府真能实践三权分立的原则,被当作当权者的工具,恶法根本没有存在的空间,更遑论有机会“被当作当权者的工具”。即使大马真的需要一个反假新闻的法令,“但这必须要由媒体和社会来发展”,则应该由媒体与社会的自律来实现,无需政府多一把手假借“以人民的利益作考量”理由操控媒体,及企图钳制社会的言论自由。
 
林吉祥在大选前说“反假新闻法生效极度蔑视新闻自由”,为何如今林吉祥又促请媒體從業員、律師公會及公民社會不妨一起探討,包括獻議政府制定新的反假新闻法令?
 
林吉祥及马哈迪都想要保留反假新闻法,以保护各自宝贝儿子见不得光的既得利益,被社会强烈批判后,竟然可笑地把球踢给媒體從業員、律師公會及公民社會。但是,媒體從業員、律師公會及公民社會从来就不支持“反假新闻法令”。 预料希盟政府即使废除前朝的“反假新闻法令”,随后也会制定另一项类似的“反假新闻法令”来保护政府见不得光的丑闻,尤其是林冠英的风水屋案件及马哈迪的一千亿马币炒外汇丑闻。

安华通过法律洗脱肛交罪名 等于向拒绝认错的马哈迪宣战

(真相网 / 林敬祥)希望联盟实权领袖拿督斯里安华表示,儘管已经获得国家元首全面特赦,但他仍然要寻求通过法律洗脱。《砂拉越报告》指出,安华已指示其在英国的律师,针对他於2014年第二次被控的肛交罪,所採集的脱氧核糖核酸(DNA)样本,进行重新测试。安华表示,他不放弃洗脱罪名的决定,將考验大马法律制度和新政府对法治的承诺。「我希望(我的案件)能够在法庭上审理,並且纯粹依据法律原则进行判决,这將显示马来西亚的法治和公正。」

根据报导,安华是在伦敦一场会议上指出,將继续通过法律来洗清肛交罪名,並称其案件將会证明希盟政府不会控制司法和法律程序。如果安华成功通过司法程序讨回清白,那也就证明马哈迪确实曾经控制司法和法律程序,迫害安华。马哈迪一旦被证实控制司法和法律程序迫害政敌,他还能否认滥用司法程序,以肛交罪名把安华关进监牢吗?

拒绝认错的马哈迪当然害怕安华的肛交案件通过司法程序在法庭审理翻案,因为若司法公正得以实现,如今的马哈迪若真的再也无法操控法官,那么,信心满满认为可以翻案的安华,除了有机会通过法庭讨回冤狱的清白,另一重大的意义则是向国际社会指证马哈迪确实以“暴政”对付安华,迫使马哈迪认错,这是安华及其妻女最大的心愿。

2008年,市面上出现一个“证明”马哈迪陷害拿督斯里安华的短片,片中的其中一段谈话是马哈迪声称,每个人都看见他捉安华,把安华放进(监牢),安华并没有任何错,因此,这是一件残忍的事件,不过,那时他有这权力。

公正党当时视这段谈话为马哈迪溜口承认陷害安华的有力证据。时任公正党宣传主任蔡添强受询时向《星洲日报》说,马哈迪否认也没有用,因为那些话的确是出自他口中,除非是有人成功模仿他的声音,不然这些声音是很难剪辑的。

马哈迪在1998年9月2日以鸡奸及渎职罪名,革除安华的所有职务,更令安华入狱。沾有他精液的床褥被搬上法庭的一幕、安华在狱中挨了一拳的黑眼圈,让人至今依然印象鲜明。一直以来坚称安华有犯下鸡奸案的前首相马哈迪怀疑,安华再次重施故技,欲透过声称这是摧毁其政治前途的阴谋,来洗脱其助理赛夫指控遭他鸡奸的罪名。马哈迪也坚称法官当年相信安华有鸡奸罪行,唯却以法律技术理由释放安华。

2016年,马哈迪接受“当今大马”专访时曾经透露,安華過去堅稱,他于1999年因首宗雞姦案和瀆職案入獄,是一場政治陰謀一事,馬哈迪受訪時再度否認此說。马哈迪也否认知道安华于2008年再度面对鸡姦案,是否同样拥有政治动机。马哈迪的上述回应,其实等于承认安华第一起案件含有政治动机。当马哈迪说出“不知道2008年的鸡姦案是否同样(与1998年的鸡奸案)拥有政治动机”,时,也就同时招认1998年的第一起鸡奸案含有政治动机。

虽然行动党领袖口口声声支持安华当首相,但却不敢表态,支持安华通过法律洗脱肛交罪名,还安华一个清白。如今即使安华公开表态要通过法律洗脱肛交罪名,也没有任何行动党领袖敢表态相挺。

马哈迪始终认为安华涉及鸡奸案并且有罪,道德有污点,既然如此,他如何会让安华继承其首相职位?

安华看来惟有通过法律洗脱肛交罪名,才能名正言顺清清白白成为大马首相,但安华如今孤军作战,火箭盟友已经众叛亲离,被马哈迪收编,不再在乎安华是否有机会当首相,更不在乎安华是否“清白”。

稳定油价等于调涨19仙 改朝不换代换衣不换脑!

(真相网 / 林敬祥)本週最新油價出爐,RON95及柴油維持原價,即RON95每公升2令吉20仙及柴油每公升2令吉18仙,但RON97則每公升上漲19仙。选民喊“被騙了!被騙了!選前天天喊今天執政中央明天油價下降,現在不降反升,希盟是一個真正的強盜政府!”现在才警觉被骗?太迟了吧!

民主行动党槟州州委孙意志在不久前指国际油价持续上扬,但国阵联邦政府压制大马油价,这势必会引起火山效应,在大选后国内油价大幅上扬,人民被迫用贵油。他抨击到“国阵联邦政府为了赢得大选不择手段,不惜动用国家机器,包括控制油价来讨好选民。然而这种糖果恐怕只是暂时性的,甚至可以说,是纳吉欺骗选票的阴谋。

为何如今95还RM 2.18 ?出产油国还比人贵?这不是希盟当反对党时所讲的吗?97调涨19仙,是希盟讨好选民,回馈选民支持的惠民政策?为何希盟执政后,在大选后,国内油价仍然更大幅上扬?赢了大选就不择手段?

森州行动党副主席张聒翔去年说森州行动党将发动到各地区展开反对汽油涨价签名运动,如今张聒翔是否也要言行如一,照旧“发动到各地区展开反对汽油涨价签名运动”?

希盟狂热支持者,爱党心切的愚民纷纷挺身为政府辩护,言论荒谬至极,令人喷饭。有者说“这很明显是个利民政策,因为绝大部分车主是打95的”、“国阵时也是起多价少,早就習惯了“(国阵时吃草已经吃习惯了,继续吃也无所谓了!)、“只能怪前朝政府挖了这个無底洞,現在唯有想辦法補救。”,“要吃山珍海味还嫌贵,打不起97就打95,再不不打,打grab咯”、“要是国阵继续掌权95已经2.8O了”、“全部车都可以打95,除非你驾的都是高性能或者昂贵的名车”。

有者庆幸自己没有用新车,幸灾乐祸说新车要打贵油了。为了救国,全民不要买新车,不要用大车,不要买高性能或者昂贵的名车 。大车用户快点去换小车,新车用户快点去换大车,高性能车快点去换低性能车,一切都是为了国家长远的未来啊!

按照这些思维,打97油的车子类型,应该也可以为了国家长远的未来,大大地调高入口税及国产税了,因为大部分人都是用打95油的车子呀!按照这些思维,国阵做过的,早就习惯了,希盟政府照样做下去,愚民一样大力支持,这就是所谓的“改朝不换代”,换衣不换脑!

傀儡财长林冠英在2007年说过:“石油是属于人民的财产,国人有权享受国家的天然资源收益。行动党议决展开全国性抗议行动,以迫使政府承认人民的痛苦,并采取行动减轻人民的经济负担,以及承认人民有权分享国油的利益与成功。”

做了傀儡财长的林冠英还记得要“减轻人民的经济负担”吗?傀儡财长也说过“国油自1974年成立以来,已赚取了5千亿的盈利,以我国的2500万人口来计算,这项巨大的盈利每人可分得2万令吉,一家如有6口,便可分得12万令吉,但人民有从中受益吗?”

如果傀儡财长有心要让“人民从中受益”,为何还调涨汽油价格?是否为了救国,为了国家长远(60年)的未来,人民必须以大局为重,继续吃草,别奢想从中受益?

兼攻国州不该受鼓励

10年前3·08大选,人民公正党人才凋零,所上阵的国州议席,要填满人数都必须绞尽脑汁;而一些无人问津的选区,不管张三李四,只要点一点头,都可以扛着蓝眼党旗出征。

read more

民心难测

公正党“爆料王”拉菲兹说巫裔对巫统支持率,出现有史以来新低,继上世纪90年代后第二度下跌至41%,而大马著名经济学者佐摩则大胆预测,大选落4月同时,国阵仍是赢家。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