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局内人揭露党选舞弊 林氏父子排斥霸权五虎将

lim father n son boycott 5-2

(郑怡恩评述)上周江湖流传一份16页,用四语撰写的小册子,揭露行动党去年12月全国党选的重重黑幕,指控林氏父子操控党选,林吉祥安排亲信进入中委会巩固林冠英势力,力抗威胁林冠英领导地位的“五虎将”。

英文源流网络媒体《自由今日》大马报道该小册子上周在槟州广泛流传。册子以英语、国语、淡米尔及华语印制。作者署名为Father Augustus Chen,册子题为“ The Equity Report (CEC Election Fraud)”,调侃行动党把党选当股权来分配。而林氏父子则被指排除异己,安排亲信通过党选入主中委会,力保林冠英领导地位。

册子内容除了重提行动党升旗山国会议员再里尔在去年的党选落选后,突然莫名其妙被行动党宣布以高票入选的事件,行动党当时辩称计票技术上错误,而该党虾兵蟹将也趁机邀功,大力赞扬该党勇敢认错并即时纠正错误。但却留下诟病,被敌对当嘲讽造马让马来人中选,以塑造行动党多元种族的虚伪印象。

作者指行动党党选有接近1300中央代表没有接获开会通知书,并且还有547个不合资格的中央代表在党选中投票,大部分来自槟州。根据作者的说法,林氏父子企图压制在党内崭露头角的新一代领袖“五虎将”——槟城主席曹观友、霹雳州的倪可汉、倪可敏、柔佛的巫程豪及雪州的邓章钦。

林吉祥本身预料这次是最后一次参加全国大选竞选,因此出手确保林冠英的地位不受威胁。分析指出,林冠英在党内地位其实并不如外界所看到的稳固,他在马六甲及柔佛州并没有获得支持,在雪州也不见得全力支持林冠英。

作者指出,为林氏父子操盘党选舞弊的两人是八打灵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及芙蓉国会议员陆兆福。

册子中也纳入团注册局于4月7日致给行动党,指该局不承认行动党党选选出的中委会函件。社团注册局也指出,由于伍新荣出席了2012年12月16日举行的第一次中委会会议,所以该会议也属于非法。

作者总结道,行动党党选出现各种乱像,问题在于林氏父子要打压“五虎将”,在林吉祥退位前,确保这些对林冠英权位有威胁的“五虎将”势力受到压制,确保不会威胁到林冠英未来的领导地位。

古拉调至金宝对战李志亮 倪氏藉大选一举铲除异己

kula vs lcl long
(张新采评述)
本届大选,民主行动党副主席古拉虽然不用随林吉祥南下柔佛,可以继续留在霹雳州上阵,但在倪氏堂兄弟牢控霹雳州行动党,并操控候选人名单生死大权的情况下,古拉被安排移师到金宝国会选区上阵,其政治生命可能就此完结。

根据《星洲日报》独家报道,霹雳州行动党本届大选候选人大变动,排出“年轻、专业和高学历”候选人阵容,竞选州内的7国18州议席,有不少旧人被割爱。

报道说,竞逐18个州议席的候选人中,有10张新脸孔。料被割爱的原任州议员有5人,分别是余兆佳(保阁亚三)、姚天和(后廊)、梁美明(也朗)、岑卓能(巴占)和谢昂凭(巴硕伯打马)。

这五位料被除名的原任议员,都是古拉派系的人。

古拉本身虽然获得上阵的机会,但却不是在其老巢怡保西区守土,反而要到金宝挑战原任议员李志亮。虽然华裔选民目前普遍上还是一面倒支持民联,但金宝区大体上还是马华的安全区。李志亮在当地的服务有目共睹,获得选民好评。以天兵姿态到金宝上阵的古拉,要扳倒李志亮并非易事。

既然知道这场仗不好打,倪氏堂兄弟还安排古拉到金宝,明眼人都知道,他们是借刀杀人。因为无法不让古拉上阵,唯有把他派到黑区送死。

霹雳州行动党的候选人排阵,其实是两年前霹雳州行动党改选的延续。选举成绩显示,倪氏堂兄弟派系大获全胜,而古拉派系也只有梁美明一人当选,连古拉本身也落选。

古拉在党选成绩出炉时曾表示难以置信,并公开指责倪氏堂兄弟须负起最大责任。

倪氏堂兄弟藉大选候选人名单铲除古拉派系的势力,相信和林吉祥移师南下柔佛州有关。过去,因为有林吉祥,而他的在立场又稍微倾向古拉派系,倪氏堂兄弟“给脸”他,才没有对古拉派系赶尽杀绝。

可是,如今林吉祥不在霹雳州了,倪氏堂兄弟当然要藉此良机,一举铲除古拉派系。他们以新陈代谢堂而皇之的理由,用新人取代属于古拉派系的原任议员,再把古拉调离其根据地。即便古拉最终在金宝获胜,而其政治秘书也获得机会在怡保西区上阵并当选,也无法威胁倪氏堂兄弟竹地位了。

倪氏堂兄弟派系和古拉派系不咬弦已不是秘密,虽然获得林吉祥和林冠英父子撑腰,但古拉派系始终不成气候,完全是被倪氏堂兄弟压着。双方不时在社交网站推特一来一往的交锋,最近两派偃旗息鼓,主要是为了备战大选,却因为倪氏堂兄弟牢控霹雳州行动党,包括确定候选人人选,古拉派系虽然有所不满,但因为形势比人强,也只能无奈地接受。

蔡锐明出战昔加末解围困 古拉留霹雳箝制倪氏势力

battle-long2
(姚新言评述)
原任升旗山区国会议员刘镇东随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南下柔佛后,行动党副主席古拉是否会离开其原本的安全区,到昔加末挑战原任人力资源部长苏巴马廉,备受关注。

虽然这位原任怡保西区议员表明,如果党委派他到柔佛上阵,他很乐意接受,但根据《真相网》了解,他个人意愿是不想,而林吉祥和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为了箝制倪氏堂兄弟在霹雳州的势力,最终也会让古拉留在霹雳。

古拉和倪可汉及倪可敏不咬弦,其地盘在这些年来也逐渐被侵蚀,但至少还有一个立足之地。若他离开霹雳,他的势力也肯定会全盘崩溃。尽管有消息指出,若他南下,他属意其政治秘书张志坚代他在怡保西区守土,但倪氏堂兄弟是否会买这个账?即使是张志坚最终可以上阵,如果以古拉的能耐都不是倪氏堂兄弟的对手,更何况是张志坚。林吉祥走,古拉也跟着走,霹雳州行动党,等于就是倪氏堂兄弟的天下。

对古拉来说,虽然留在怡保西区,会继续面对倪可汉和倪可敏的排挤,但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而且,若他继续留在原区上阵,几乎肯定可以会再连任。上届大选,古拉以1万零534张多数票击退马华的易沛鸿。

相反的,若古拉跟随林吉祥的步伐,到柔佛上阵,其所冒的风险非常大,甚至政治生命可能就此完结。

昔加末虽然是一个华裔为主的选区,但巫裔和印裔选民的人数若加在一起,则会比华裔略增。根据最新的选民名册,昔加末的华裔选民占总数的48%,巫裔41%和印裔11%。换言之,即便华裔选民全部把手中的一票投给古拉,若他无法获得巫印裔的支持,也是没有意义的。

虽然国大党署理主席苏巴马廉在上届大选,仅以2971张多数票,击败行动党候选人彭学良,但不要忘记,昔加末区的选民中,有多达45%是联邦土地发展局垦殖区的垦殖民,而这些都是国阵的忠贞支持者。

此外,若古拉到昔加末挑战苏巴马廉,两虎相争必有一人会落选,印裔社会是否会谅解,也是古拉必须考虑的因素。印裔社会至今依然对已故行动党印裔领袖巴都在 1995年大选到和丰挑战前国大党主席三美威鲁耿耿于怀,因为他们认为,印裔政治人物已经很少,若意气用事而自相残杀,国会就少了一位印裔议员。

而且,在308大选中一面倒支持民联的印裔选民,如今绝大部分已经回流国阵,加上古拉又是以天兵姿态空降昔加末,原本有机会上阵的大马印裔商会会长西华古玛和其支持者,是否会因不满而抽后腿,没人说得准 当然,如果行动党中央为了回报公正党让出振林山而以昔加末作为交换,是古拉最乐于看到的结果。这样他就可以师出有名,继续留在霹雳。最新的发展是,因林吉祥出战振林山而缺了战场的蔡锐明,经过近半个月的斡旋将在昔加末披上战袍,看来,古拉留守霹雳谅无悬念。

林吉祥遗弃霹雳完美逃亡 倪氏兄弟巩固势力呼风雨

lim kit siang run-article
菂荟翻译)《星报》首席评论员陈宝珠(Joceline Tan)指出,林吉祥由霹雳州移师他州就是一个民联已经放弃霹雳州的最明显征兆

“在最近霹雳州行动党举办的一个欢送林吉祥到柔佛州的聚会上,党内势不两立的敌人倪可汉及古拉(M. Kulasegaran)竟然连带微笑地拥抱彼此。媒体摄影记者看到这一幕几乎疯了,因为他们都知道这一幕多么难得一见。他们都记得在党选期间,这两人连望对方一眼都不愿意。”

林吉祥欲逃离倪可汉和古拉之间的斗争

“霹雳州最具影响力的行动党主席,倪可汉在该聚会上发表了一席关于团结、原谅和重新开始的言论。他是一名活跃的基督教卫理公会领袖,因此他表示牧师会告诉那些即将结婚的情侣,争执在婚姻中是很平常的,那些争吵的情侣会白头偕老。”

陈宝珠表示,大家闻言都笑了,只有林吉祥的表情是令人费解的。他当了怡保东区国会议员接近十年,也在倪可汉与古拉之间周旋了很久,有些人怀疑他对于自己即将离开这一切感到松了一口气。

“那么,这两位宿敌是不是从此相安无事呢?也不一定。连林吉祥都不是倪氏兄弟的对手。倪可汉和他的堂弟倪可敏一直以来主导霹雳州政治,林吉祥也无法挣开他们的铁腕。林吉祥的身心早已经在柔佛,一个他引起了阵阵涟漪的州属。”

重要领袖不会离开胜算大的州属

“林吉祥离开霹雳州,意味着民联已经失去了从国阵手中重夺霹雳州的希望。如果霹雳州是民联的囊中物的话,林吉祥是不会离开霹雳州的。另一个民联放弃霹雳州的征兆就是,传言指古拉和华都牙也(Batu Gajah)国会议员冯宝君也将会随林吉祥转战柔佛州。”

陈宝珠表示,一个欲成为政府的联盟是不会将其主要员将调派到其他地方的,相反地,它会希望越多名人留在那里越好,以便能够激发气势。

倪氏兄弟欲刷走古拉和冯宝君

“冯宝君在华都牙也是人人都认识的议员,而古拉的名字几乎都等于了怡保东区,因为他基本上管理了整个怡保东区的运作。行动党党内消息人士透露,倪氏兄弟要用自己属意的人选来代替古拉和冯宝君。”

“最近,倪可汉在实兆远(Setiawan)选区的Kampung Koh举办讲座,却不邀请在当地出生的古拉。倪氏兄弟也不喜欢冯宝君,因为他们认为她没有团队精神,当然他们指的是冯宝君不是他们的团队。”

“因此,有人认为林吉祥的离开是‘完美逃亡’,如今他不再被霹雳州的政治缠身了。”陈宝珠这样表示。

原文:第十三届全国大选:民联在霹雳州的选情看淡,Star

作者:Joceline Tan

小白真面目可致身败名裂 丘光耀包庇蒙蔽不敢揭发

hew vs ngah
(林文彪评述)
假装辞掉行动党全国大选文宣组组长职位的丘光耀,在面子书说自己深受群众欢迎,但在党内却是另一回事。目中无人的丘光耀去年12月初与霹雳州当权派的倪氏兄弟结怨后,就开始给倪可敏套上“小白”的外号在面子书上尖酸刻薄嘲讽倪氏兄弟,影射倪可敏的“西装门”及倪可汗的“大臣换土地门”涉及贪腐滥权。

丘光耀上周在面子书挑衅倪可敏,他写道:“超人忠告小白,请停止冒用他人名堂(「元老」、「小辣椒」等)群发黑函。如果忠贞爱党的同志们不是「顾全大局」,全面反击,你必定身败名裂!这是第一次不点名的忠告,也是最后一次警告!你好自为之!不要让广大的支持者们(尤其年青人)看穿你的真面目而失望,特别是对公义和廉政十分看重的基督徒社群。”

丘光耀自认可以动员“忠贞爱党的同志们”打击任何他讨厌的行动党中央领袖例如倪可敏者,而且还必定令对方“身败名裂”。行动党还有纪律可言吗?行动党有这种土匪流氓,无法无天,还自称要当MACC总监,不但是民主的讽刺,也是民主行动党的悲哀。林氏父子怂恿乱人来制衡霹雳州倪氏兄弟的势力,以达到分而治之的目的,必自食其果。

丘光耀到底已经看穿“小白”什么“真面目”而失望?行动党的中央领袖竟然有如丘光耀口中所说的,不为广大的支持者们(尤其年青人)所知的“真面目”?站在讲台上满口正义的丘光耀怎么又能姑息足以让行动党领袖身败名裂的“真面目”?

“小白”既然有足以身败名裂的“真面目”,丘光耀若不大义灭亲,不是陷行动党于不义,也陷盲目投选“小白”的选民于不义吗?丘光耀若不在大选前公开“小白”的“真面目”,让广大的支持者们(尤其年青人)认清小白的“真面目”,或向他的老板林氏父子禀报,不就是借「顾全大局」之名,包庇足以让党领袖“身败名裂”的罪行吗?

丘光耀所指的“真面目”若非严重罪行,即使受红卫兵围剿,也只不过是夸大的诬蔑与抹黑之词,何至于形成“身败名裂”的结果呢?

丘光耀自从口臭发表中文报援交论后,没有得到党领袖的支持却被新闻工作者群起围攻,丘光耀见前无去路,后无退路,唯有错到底,到处诬蔑与诅咒中文报,号召网民杯葛《星洲日报》,连行动党党员也被丘光耀妖言惑众的言论搞糊涂了,纷纷征询党中央领袖是否真要杯葛《星洲日报》。结果丘光耀被谴责置行动党于不义。

倪可敏在其个人推特上提醒公众注意一些行动党党员企图破坏中文报与行动党关系的言论。他强调“行动党是捍卫新闻自由的政党,因此任何杯葛华文报包括《星洲日报》,从来都不是行动党的立场。若有个别党员发表类似言论绝对与党无关,请勿陷行动党于不义。”

去年,自视为行动党救世主的丘光耀,前往霹雳州倪氏兄弟的地盘为行动党站台,过后《火箭报》报道该讲座会的新闻时,图文并茂,却对“丘光耀”只字不提,照片也没一张。丘光耀在其面子书2度发帖大发牢骚说:『连火箭报也「切掉」丘光耀?巴占当晚我是主讲人之一,讲足一个小时,但是霹雳州负责宣传的同志连我的名字都「切掉」,太过份了!』丘光耀随后再帖文说:『Ceramah要吸引人潮就找我,过后的宣传文告就「切掉」我!真令人心寒!』

丘光耀甚至在面子书写出自己“没有西装,圈地和树桐芭的利益分给大家”,分明在嘲讽倪可敏涉及“西装”贪腐丑闻,“树桐芭”则影射倪氏兄弟涉及的“大臣职换取树桐芭”丑闻。

选民看到行动党假辞职的全国大选文宣主任也嘲笑倪氏兄弟的“西装,圈地和树桐芭”污点,丘光耀何不干脆促请霹雳州选民用选票教训“有西装,圈地和树桐芭”的倪氏兄弟?

丘光耀扛上倪氏兄弟叫​闹 又被切掉只好向古拉靠​拢


(姚新言评述)
整天把“切掉”挂在口中的丘光耀,继之前被民主行动中央宣传局“切掉”后,最近又被霹雳州行动党领导层“切掉”。再次被“切掉”的丘光耀这次把矛头指向倪可汉和倪可敏兄弟,并直批他们是小人。

他于20日傍晚在其面子书发帖说:“有网友问我,今晚会否出席霹雳州怡保九洞区演讲会。我的答案是‘不会’。”

他过后解释了原因:“因为有人‘邀请’我,文告‘切掉’我,我不会再应酬这些‘小动作’”,以捍卫我作为一名普通党员的尊严!

“我在霹雳州本来就不愿意捲入派系纠葛,但是如果某一派系继续整蛊作怪,无疑是推我往另一派系靠拢。今后我只去某一派系的宴会,这样你们Happy吗?

“我再不公开呛声,霹雳州行动党就一言堂,什麽小动作都敢玩,最后整死整个党。”

然而,虽然丘光耀自吹自擂,自认自己是火箭的救世主,倪氏兄弟根本都懒得回应,只有一些网友跟着他起舞,但也有网友挺倪氏兄弟。

署名Chin Boon Tat的网友就帖文:“请不要动不动就说什麽倪氏皇朝~每件不好的负面的事就怪罪倪氏,相同的,做的好是否有称讚呢?投选倪氏的我,难道我就是倪氏皇朝的人吗?怪怪的!我选的是霹雳民行领导层~”

其 实是丘光耀自己往脸上贴金,以倪氏兄弟今时今日在霹雳州行动党的地位,连林吉祥和林冠英都要看他们脸色,否则古拉派系也不会在霹雳州行动党无立足之地。丘 光耀是何许人,他不来站台,倪氏兄弟更高兴,否则他粗口满天飞,倪氏兄弟还要承担这种低俗文化的后果。反正倪氏兄弟本身都很会讲,何必让这个小丑来搅局?

最新的事件也显示,倪氏兄弟的确很讨厌丘光耀。丘光耀之前在巴占举行的行动党全吡第20场 〝改朝换代、挽救大马〞大型座谈会上大骂国阵,讲足一个小时,《火箭报》图文并茂全面报道这个讲座会,独漏丘光耀。

他当时就在面子书上指是霹雳州负责宣传 的同志把他的名字“切掉”。如果不是倪氏兄弟属意,有谁敢“切掉”丘光耀的名字,这次九洞区演讲会的文告又不见丘光耀的名字,本来是要他知难而退,但自命 不凡的丘光耀如何吞得下这股气,所以又在面子书上自暴家丑。

最好笑和悲哀的是,他以为自己很本事,向古拉派系靠拢就可以扳倒倪氏兄弟。丘光耀没有自知之 明,扛上倪氏兄弟,无非就是要自抬身价,但倪氏兄弟根本就不吃这一套,让他自讨没趣,只能在面子书大发牢骚而已。

倪可汉言行只准州官放火 对别人指控动辄威胁提告


(张新采评述)反对党领袖经常在未核实消息之前,作出毫无根据的指责,以达到本身的政治目的,但当他们被其他人指责时,他们就扬言要起诉对方。这就是在野党领袖的嘴脸,只准州官放火,不准百姓点灯。

霹雳州爱大华发生涉及陆路交通局车辆的连环车祸后,网上散布各种不实的消息,包括指责警方隐瞒事实和媒体不敢报道真相;行动党霹雳州主席倪可汉在推特上发表“据很多现场人士指因陆路交通局巡逻车(四驱车)越过路界拦截罗里引致严重车祸。人民问道,若该局不遵守法律,为什么我们要遵守法律”的推文。

身为一名议员和执业律师,倪可汉应该知道自己的言论会引起广泛关注,更需要真凭实据,以免制造不必要的误会和冤枉好人,但他在没有亲身目睹事发经过就根据路人甲的说法,在推特上发表未经证实的推文,是非常不责任的,因为这只是道听途说,有误导群众之嫌。

连环车祸发生后,就有亲在野党的有心人在网上散布事故造成数人死亡的消息,藉此煽动民众的情绪。这些消息最终获证实都是虚假的,但有不少死忠的民联支持者却坚信不疑,甚至还指责媒体掩盖事实。

如果警方的调查确认陆路交通官的执法官员违例,他们就应受到相对的处分,但倪可汉本身不是目击者,在警方未完成调查前就先下定论,对相关人士都是不公平的。如果他知道有人目睹事发经过,就应叫目击者协助警方调查,而不应在推特上发表不实和误导性的言论。

倪可汉以“转述现场人士说法”解释他发表推文的原因,简直是荒谬和可笑。如果这个逻辑可以成立,为什么他和倪可敏要对发表“土地换大臣”博文的亲国阵部落客赶尽杀绝?

倪氏兄弟扬言要起诉这名作出不实指责的部落客,但他们又有没有扪心自问,他们就不曾对别人作出毫无根据的指责吗?像爱大华车祸事件,倪可汉至今还没有为本身的言论向陆路交通局作出道歉,难道他真的觉得,自己没有错?

民联领袖经常把民主和言论自由挂在口中,并经常对国阵政府和领袖作出不实的指责,但当别人挖到他们的痛脚时,他们就批评国阵抹黑他们,动辄就要起诉,连媒体也不放过,说是要为自己讨回清白,但被他们诋毁的人,又要向谁讨回公道呢?

诽谤魔鬼藏倪氏兄弟内心 悬赏寻吹哨者靠吓玩把戏


(张良评述)
霹州行动党领袖倪可敏挑战,制造谎言诽谤他及行动党州主席倪可汉“土地换大臣”的亲国阵部落客Pisau.Net真人在24小时内现身,以便其代表律师可以把高庭诉状交给该名匿名部落客。他是在跟自己的影子打架,明知道那是自己的影子,却当作敌人来打,到不着,出口气,也算英勇杀敌。实际上是自欺欺人。

倪氏兄弟周前向两家媒体及霹州政府发通牒,限期这三造在报章刊登道歉启事,否则将采取法律行动控诉。随着倪可敏高调提供一千令吉赏金人肉搜索吹哨者后,可以预见,控告媒体并非倪氏兄弟首选的行动。

倪氏兄弟批斗的对象应该是转载有关新闻的媒体,公众从这些媒体获知倪氏兄弟“以大臣换土地”的丑闻,公众相信媒体,而非隐形的匿名部落客,倪可敏故意找错对象,故意虚张声势,其实是极为害怕丑闻被带上法庭,而暴露更多不为人知的内情。

倪氏兄弟Pisau.Net标签为“亲国阵部落客”,本来就具有贬义,不足为信的意思。但倪氏兄弟却极为担心“亲国阵部落客”的影响力足以破坏其名誉,反抬高该匿名“亲国阵部落客”身价。倪氏兄弟言不由衷,虽然表面上得理不饶人,心底却要对曝光的“土地换大臣”丑闻吹哨者赶尽杀绝。

“土地换大臣”如果不实,倪氏兄弟澄清后,应该告一段落,专注政务,准备大选。然而,倪氏兄弟却在“土地换大臣”事件没有更多资料曝光的当儿,在这起事件上自己死缠烂打,反而让人感觉此地无银三百两。

倪氏兄弟的敌人是自己的“心魔”,不在外界。倪氏兄弟的悬赏把戏,印证清者自清,浊者自浊的道理。虚拟世界,社交媒体的用户对名人恶口谩骂、诽谤、丑化、诬蔑、侮蔑、恐吓有增无减,不管是民联或国阵、宗教大师或圣哲,无一幸免。倪氏悬赏行动已经成为网民的笑话。

倪氏兄弟遭遇“土地换大臣”丑闻打击,并没有得到林氏父子及其他中央领袖的护航,倍觉心寒,所以才自己在霹雳州老巢搞出一场霹雳州领袖支持倪氏兄弟清白的戏码,勉强撑场面。

此外,与倪氏兄弟敌对的古拉派系,竟然集体缺席霹雳州行动党联委会挺倪氏兄弟记者会。只得半壁江山的倪氏兄弟,当下所面对的挑战除了来自“心魔”,与其对外跟影子打架,不如审视内耗,跟真正的“敌人”较劲,民联政府内部文件泄露,或是“自己人”干的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