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巴星消灭伊斯兰党招口祸 林吉祥父子身陷尴尬情境

karpal pas long
(林育琪评述) 
尽管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打圆场,并指责媒体错误引述,但行动党主席卡巴星呼吁禁止全部单一种族或宗教性质的政党和专业团体,包括伊斯兰党的言论所引发的风波,已经不是林吉祥一篇文告就能平息。若处理不当,肯定会影响伊斯兰党和行动党的关系。 read more

伊青团促学汶莱推行伊刑法 火箭劳勿国会议员大力支持

pas want hudud law dap yb support

(吴立勤评述)汶莱苏丹波基亚日前宣布,汶莱将在6个月后分阶段实施严格的回教刑事法,包括以乱石击毙犯下通奸等罪行的人。伊青团兴奋不已,除了马上呼吁大马政府应该效仿邻国,似乎也遗憾大马被汶莱趴头,成为东南亚第一个实践伊刑法的国家。
read more

伊党开明派接二连三受挫 年底党选重新洗牌有变数

pas open down long
(姚新言评述)伊斯兰党在瓜拉勿述州议席补选败选,虽然是意料中事,但这个结果相信会对11月的伊斯兰党选举产生影响。

对伊斯兰党党内的埃尔多安派或开明派来说,补选成绩是继505选后的另一项重挫,因为负责统领伊斯兰党应付这场补选的,是副主席胡桑慕沙。

虽然无法在补选中取胜,并不是胡桑慕沙之错,因为瓜拉勿述向来是巫统的堡垒区,但伊斯兰党候选人阿兹兰在投票率减低的情况下,表现竟然比505大选时还要差,显示伊斯兰党的竞选策略出错,无法打动选民的心坎。

505大选,伊斯兰党埃尔多安派遭遇重大挫折。署理主席莫哈末沙布在本同国会议席落败,副主席沙列胡丁和胡桑慕沙分别在埔来和布城国会选区败选,只有另一名副主席马夫兹成功保住波各先那国会议席。

埃尔多安派在大选中的黯然失色表现,和他们在2011年党选大奏凯歌时的意气风发,形成强烈的对比。

当时,立场比较倾向公正党顾问安华的埃尔多安派,在党选中获得大多数中央代表的支持,除了囊括署理主席和3名副主席之外,也牢控中委会。至于由原任署理主席纳沙鲁丁为首的宗教司派则一败涂地。

风水轮流转,原本被视为终结或改变巫统的埃尔多安派,如今却因本身在大选中惨败,加上民联又无法执政中央,伊斯兰党甚至连吉打州政权也拱手让给国阵,因此年杪的党选,埃尔多安派能否继续获得伊斯兰党中央代表支持,有待观察。

有“笑话王”之称的末沙布自大选后,脸上不再常挂笑容,因为他了解,在大选中落败后,要捍卫其署理主席职会有很大阻力。

许多伊斯兰党党员指责末沙布无法保住“党的遗产”,因为本是已故伊斯兰党主席法塞诺的选区,在法塞诺于2002年心脏手术离世后,哈雅迪奥斯曼继续为伊斯兰党守土。

本届大选前,埃尔多安派坚持要末沙末在本同上阵,希望藉着他的胜利,为未来接班铺路。但是,伊斯兰党基层把末沙布视为天兵,从一开始就拒绝和他配合,导致他必须孤军作战,结果因为扯后腿,他要再圆国会议员的美梦也随之破灭。

纳沙鲁丁被开除党籍后,宗教司派这次原本属意现任宣传主任端依布拉欣挑战末沙布,但同样大选中落败的端依布拉欣参选意愿不大,因此宗教司派不排除拉拢沙拉胡丁加入。

相对末沙布的高姿态,宗教司派可以接受沙拉胡丁。虽然沙拉胡丁也无法协助伊斯兰党在柔佛取得重大突破,但伊斯兰党党员认为,这不是沙拉胡丁的责任,并认为他已经打稳了基础,下届大选一定有所作为。沙拉胡丁投向宗教司派,无疑可以鼓舞宗教司派的士气,若出现这种局面,对末沙布来说,将是硬仗。

穆斯林被禁止参加选美 再益伊布拉欣指为歧视

zaid beauty contest long(张良评述)穆斯林被禁止参加选美,成为新闻,不成为争议,因为没有人敢议论,国阵不敢,民联不敢,伊斯兰党感到欣慰,民主行动党默默认同,公正党没有意见,只有一个著名的穆斯林敢表示“遗憾”,他就是曾在政坛风云一时的前首相署部长再益伊布拉欣。再益伊布拉欣指不管宗教司(Mufti)怎么说,这简直就是歧视。

这名被前首相阿都拉委以重任担任内阁部长的名律师,曾因反对政府动用内安法令逮捕拉惹帕拉特等3人而愤然辞职,后来被公正党拉拢重用,成为瓜雪国会议席补选候选人而名噪一时,但却不敌国大党候选人,随即与民联闹意见而退党并另起炉灶,借壳将Akim(人民公正阵线)改名为Kita(惠民党)并自任党主席。尽管再益伊布拉欣没有在第13届大选上阵参选,但他也积极为民联候选人站台助选,至今不断通过推特针砭时事。PTJ05_160908_ZAID
2013年「马来西亚世界小姐」总决赛将会于8月2日(星期五)晚上7时,假吉隆坡廓思酒店举行。冠军除了将赢取3万令吉奖金,还会成为各种品牌的代言人,并代表我国参加9月于印尼举行的选美盛事。

据《马来西亚前锋报》报导,选美赛主办人拿督凌美玉表示,她遵照联邦直辖区伊斯兰法律顾问拿督旺扎希迪指称穆斯林女性是被禁选美的谈话,所以决定将4人除名。这4名入围20强的穆斯林佳丽是卡特丽娜(23岁)丶麦拉赛(19岁)丶瓦法佐哈娜(19岁)及莎拉阿美利亚(20岁)。

联邦直辖区伊斯兰法律顾问拿督旺扎希迪早前指出,当局已在1996年2月8日于宪报公布禁令,禁止穆斯林参加选美比赛,而这也记录在《1993年联邦直辖区伊斯兰法管理法令》之下。是否各州也存在这项法令?禁止穆斯林参加选美比赛,这是否全国禁令?民主行动党及公正党持什么立场?

印尼的2013年世界小姐选美总决赛将于9月在印尼巴厘岛举行,该赛会由于禁止选手穿比基尼而取消比基尼竞赛环节而引起争议。巴厘岛是国际旅游圣地,每年都有大量外国游客涌入这里,沙滩上更挤满了穿泳装晒日光浴的女性。但是世界小姐选美大赛组委会主席朱莉亚莫利坚持称,参赛选手不能穿比基尼。

《马来西亚前锋报》报导,选美赛主办人拿督凌美玉表示,她遵照联邦直辖区伊斯兰法律顾问拿督旺扎希迪指称穆斯林女性是被禁选美的谈话,所以决定将4人除名。2011年5月30日英国《每日邮报》报道,乌克兰一名19岁的穆斯林女孩因参加选美,被三名穆斯林男青年按照伊斯兰教法,将其石刑处死。

2006年,澳洲维多利亚省伊斯兰社区曾经对该地一位穆斯林少女报名参加选美一事发生激烈争议。“澳洲青春少女”评选是南半球最大规模的选美活动。年仅十六岁的土耳其裔穆斯林少女艾顿报名参加。她还散发了类似“宗教与选美无关”的论点,称参加选美的目的是为了给其他青年树立正面形象。然而,在所有选美活动中必不可少的泳装表演使她的报名引起了争议,原因是部分穆斯林高层人员斥之为亵渎神灵。

维州伊斯兰领袖沙利曼也批评艾顿报名参加选美不符合伊斯兰教义。因为伊斯兰教义认为,“上主所赐予的美丽只可与丈夫分享,而不应用作商业花招,沽名钓誉、赚钱或作娱乐之用。”而澳洲伊斯兰联盟理事会发言人哈赛德则为艾顿辩护。他认为,此乃个人决定。澳洲是一个自由国家,只要选美活动形式合理,只要不是举行脱衣舞表演,那便无可指责。

在大马,为何既然有关禁令早已存在,参赛的穆斯林及主办单位仍一无所知?以致顺利过关斩将入选,而且所有入选佳丽还上电视宣传后才紧急刹车,取消穆斯林选手的参赛资格?

揪出五州改教法罪魁祸首 民联应承诺执政修正法案

ngah islamic long

(张良评述)针对“改教法案”的课题,行动党太平区国会议员倪可敏今天揭露全马共有5个州属早就立法,允许单一家长为未成年儿女改教。

这5个州属分别是森美兰、吉打、霹雳、马六甲与砂拉越;倪可敏说这种做法已违宪。联邦宪法第12(4)条款,阐明18岁以下儿女的改教,必须获得父母双方或监护人同意。

倪可敏因此促州政府修法免违宪,以上五州之中,目前幸好没有民联执政的州属州。尽管球在国阵脚下,但倪可敏并没有说明以上五州是在何时通过有关法案,到底是在民联执政霹雳及吉打期间还是国阵统治期间通过。

如果不是在民联政府统治期间通过,行动党应该很引以为豪地宣布,民联执政霹雳及吉打州期间,从来没有通过类似法案,为何倪可敏不愿透露法案通过的日期,以免让人怀疑是民联做政府时通过了上述法案?

如果吉打及霹雳州在308前就通过上述法案,为何民联上台统治这两州的时候,没有即刻在州立法会议上修改各自的伊斯兰行政法令?

正如马华总会长蔡细厉要求那些在内阁有关改教法案的部长负责,国内五个出现上述改教发法案州属中的非穆斯林行政议员,不管是马华、民政党还是民联的非穆斯林议员,一样必须交代为何让这些法案得以在州行政议会上通过。

当前以上五个州的行动党州议员们,包括倪可敏,应该交代得清楚一点。即刻找出每一个州属通过相关法案的日期,楸出当时在任的非穆斯林行政议员,要他们解释。

如果发现全都是在国阵统治期间通过,行动党应发动人民力量向州政府施压,在下届州议会召开时提呈动议。

如果国阵拒绝修正,民联何不当即向选民许下承诺,一旦民联夺取这些州属的政权,民联召开州议会第一件事就是修改这些法案,这是人民所期待的。

华裔选民不介意伊斯兰化 伊党好意规范女性勿暴露

islamic long

(吴立勤评述)伊斯兰党兰斗班让区国会议员茜蒂再拉,昨天在国会辩论总结元首御词的环节,积极发扬该党的精神。她说,在公共场合穿着不得体是造成女性被性侵犯的其中一个原因,因此她促请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规范女性在公共场合的穿着,制定穿着指南。

茜蒂再拉认为大马女性爱穿短裤的现象,她就此谴责女性在公共场合的这种穿著是极为不礼貌的行为。伊党类似言论与主张并不是什么新鲜的看法,华社一点也不在乎,一些穆斯林女性也爱穿短裤,可惜民联无法顺利改朝换代,入主布城,否则,伊斯兰党兰斗班让区国会议员茜蒂再拉就不是在国会“呼吁”,而是当了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部长,在民联内阁三党一致支持下,制定了我国首创的“女性在公共场合穿着规范(etika berpakaian)”法令,并于昨天的国会,以部长的身份向国会提呈法案。法案在三读过后,获得所有民联国会议员顺利以简单多数票通过。大马从此零强奸案,零非礼案、零性骚扰案,成为全球强奸案最低的国家。

茜蒂再拉并没有点明是哪些人爱穿短裤,短裙可以不可以穿,是否在公共泳池及参加马拉松赛的女性选手都必须穿长裤,禁止播放没有包手包脚的体育节目在电视播映,例如女性跳水及体操。

早前,巫统因为不够回教化而失去穆斯林的支持后,如今醒觉后已经群起直追,巫统丹那美拉国会议员依克玛比茜蒂再拉更早在国会发飙,指亚航空姐的制服「太性感」及「无法反映马国的国家特征」;他认为政府在更新亚航的许可证时,应要求亚航检讨空姐的制服。对此,代交通部长希山慕丁已经答应将指示亚航改变制服,且新制服将带有马来西亚文化色彩。

亚航空姐的制服已不是第一次引起巫统代表的批评。2007年巫统代表大会时,巫统妇女组中央代表就曾炮轰亚航空姐的制服“太过暴露,露出小腿、大腿和膝盖”,引来男乘客“放肆的目光”,因此促请亚航更换空姐制服,改穿比较密实的马来装;一些男中央代表也认同亚航空姐应穿类似马航空姐那样的马来装,以反映马国以伊斯兰教教徒居多的国情。

巫统及伊斯兰党在这个课题上可以合作无间,共同推广及落实“女性在公共场合穿着规范”,华社不会有异议,毕竟任何能减低女性受到性侵犯的良好施政都是为女性的安全为出发点,人们不会把它政治化为宗教课题,华社女性对伊党宣扬的“全民伊党”口号深信不疑,伊党要推行“女性在公共场合穿着规范”全民应该大力支持,净化社会,净化人心。

我国公务员其实早就有制定及实践“女性在职场穿着规范”,包括裙子必须遮盖到膝盖,上衣不能露出肩膀等等,低胸或露背更是被严厉禁止。

可惜,由于国阵政府保护女性不力,做得不够彻底,只在公务员范畴实践衣著规范,无法防止女性下班后就换上短裤去购物中心炫耀玉腿。结果全国强奸、非礼及性骚扰案件有增无减。气得非穆斯林女性在大选中全力以选票教训国阵,全力支持伊斯兰党入主布城,全面实行伊斯兰化穿著,包头、包手,包脸,包脚,戴手套、只能露出双眼,让色狼想非礼也无从下手。

 

茜蒂再拉的提议,行动党及公正党妇女组应该大力支持,社清团及公青团更要主动表态支持,否则会被怀疑其“放肆的目光”。若国阵政府没有反应,民联可以搞百万女性签名运动,甚至走上街头去争取制定“女性在公共场合穿着规范”,著名的街头示威代表性人物“安妮安娣”一定会站在前线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