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动党推特推走马来票 粉碎吸引他族入党努力

 

倪可汉的死亡推特

霹雳州行动党强人倪可汉因为发表了一篇有关亵渎伊斯兰先知的推特,导致行动党在穆斯林眼中的形象被毁,同时也影响了联盟党伊斯兰党(伊党)宝贵的选票。

9月17日凌晨1点43分,倪可汉在观看了《CNN》、《BBC》和《半岛电视台》有关全世界正发生针对巴西利(Sam Bacile)制作的影片而展开暴力示威的世界新闻之后,发表了一篇推文。此推文同时也回应巫统青年团团长凯里打算针对这起事件号召大型示威的决定。

倪可汉在其推文表示:“凯里要求穆斯林示威抗议巴西利,那是为了伊斯兰教或他的政治利益?穆斯林是否为此耗费了太多的时间与精力?”推文的最后一句正是备受争议的一句话。

担任行动党霹雳州主席的倪可汉,与其堂弟倪可敏掌控着霹雳州的行动党。他同时也是木威区国会议员兼实兆远区州议员,是民联的领导人物之一。更复杂的是,他也是一名虔诚的基督教徒,让政敌有更多机会攻击他。

倪可汉立场模棱两可

根据《星报》的报导,当天下午,倪可汉已经面对了许多抨击,但是身为资深政治人物的他并没有作出道歉,即便他对凯里的回应是虚伪的,因为行动党一直都是示威的中坚支持者。

两天后,倪可汉出席一场行动党晚宴的时候依然没有道歉,他在当晚的演讲中还是捍卫自己的推文。据闻坐在台下的林吉祥和林冠英父子已经面露难色,当他回到位子后,林冠英即跟他对话,并且达成共识,倪可汉必须针对此事道歉。

隔天,倪可汉终于道歉了,但是这并没有停止对他的中伤言论。

“我不认为倪可汉有意冒犯穆斯林,但是他的推文来得不是时候,我希望他日后可以更加谨慎。行动党不应该干涉伊斯兰教的事务。”伊党吉兰丹州中委聂阿玛(Nik Amar Nik Abdullah)这样表示。

行动党依然不了解马来人情绪

“不管倪可汉的企图是什么,这次的事件再次证明了行动党依然无法了解马来人的情绪。他们认为马来人是非常随和的,但是一旦触及宗教,穆斯林是可以以死捍卫他们的宗教。说到伊斯兰教,伊党和巫统似乎比跟行动党更加血浓于水,总的来说,行动党低估了马来人及穆斯林。”《星报》评论人Joceline Tan这样表示。

“在这次的事件中,真正受到伤害的是伊党及公正党,因为这两党一直奋力挽回霹雳州的马来选票。无论如何,聂阿玛表示愿意放下此事,继续与倪可汉合作。”

在最近的霹雳州行动党大会上,一名马来代表表示倪可汉已经粉碎了前人欲吸引其他种族加入行动党的努力。不仅如此,该大会上还有许多名代表表示日不满倪可汉处理一些事情的手法。这样的公开批评是前所未有的,因为倪氏兄弟一向以铁腕手法管理霹雳州。他们会这样做,也许是因为意识到倪可汉的势力已经开始动摇。

(本文摘录自Tweet and die 发表于《星报》作者:Joceline Tan)

伊斯兰刑事法 敲响民联的丧钟

最近,星洲日报引述末沙布在访问中的谈话,指伊斯兰党(简称“伊党”)一旦执政中央将通过国会寻求修宪以落实伊斯兰刑事法(简称伊法),引起了前所未有的风波。末沙布随后所作出的否认听起来既空洞且准备不足,显然是在发现他的言论为自己制造陷阱后的补救说法。

末沙布在访谈中向星洲日报记者指出:“伊党议决一旦执政中央,将通过国会寻求修宪以落实伊斯兰刑事法”。记者在晚报面市后通过电话再次向他确认谈话内容,后者提议将“议决”改为“有意”。记者同意并于隔日早报作出上述修改。

 与此同时,星洲日报也访问伊斯兰党宣传主任依布拉欣(Tua Ibrahim Tuan Man),并确认该党立场与末沙布一致。星洲日报较后也获得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于813日发出有关伊斯兰刑事法的正式声明,以及825日刊登于该党喉舌哈拉卡(Harakah)的声明。同时,针对同样课题向伊斯兰党总秘书慕斯达发(Mustafa Ali)要求回应。不幸的是,有关访问见报后末沙布隔天即否认他说过的话,并声称其言论遭星洲日报扭曲。

 多位伊党领袖曾公开发表声明以促进推动落实伊法。即使伊党清楚落实伊法违反联邦宪法精神,该党从未放弃推动有关议程。“Hudud”(伊法)在阿拉伯语解作限制或禁令,用以指根据可兰经和圣训(Hadith)触犯六种罪行的刑罚。除了沙地阿拉伯及阿富汗前塔利班政权,伊斯兰国家中鲜少实施上述刑罚。尼日利亚、苏丹、伊朗、巴基斯坦部分地区尝试在当地法庭对穆斯林落实伊法。然而,即使埃及、摩洛哥等伊斯兰国家都并不热衷于落实伊法。

伊党主张伊法可作为阻吓犯罪者的预防罪案措施。无论如何,伊法绝不适合在一个世俗及中庸的伊斯兰教国落实,因为伊法本质上属于恶法。许多实施该法的国家均面对遭违反、操控及滥用的问题。一旦落在极端主义者手中,伊法更将压迫女性。事实上,打击罪案可以通过辅导、加强社区及政府机构着手。况且,阻吓绝大部分时候都不能有效解决问题。

民联从未在橙皮书或2008年大选竞选宣言中提及落实伊法。所有,我认为伊法将为三党的结盟敲响丧钟,因为当一个联盟无法对于政治议程达致共识,结局只有分道扬镳。历史证明伊党和行动党拥有无法相容的不同意见,双方分别对于落实与拒绝伊法持同样坚定的立场。伊党及行动党曾经尝试结合,却在1999年全国大选前夕因伊法课题意见分歧,因此导致替阵胎死腹中。

可兰经中并没有提及伊斯兰刑事法。因此伊党必须立论以证明伊法是源自上苍意旨的律法。各国所执行的伊法均由不同程度的差异,许多有关刑罚的细节和执行方法也各异:试问如果伊法是源自上苍的律法,何以会有多种不同版本的刑事法?

(节录自Elviza Michelle 原文Hudud: Pakatan’s Death Knell By Elviza Michelle)

伊党促林冠英道歉 伊刑法锁住行动党

(董佳燕报导)伊斯兰党前署理主席纳沙鲁丁公开促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撤回“拒绝伊斯兰刑事法”言论以及公开道歉。

纳沙鲁丁虽然党选中败给末沙布,甚至因被拍到与纳吉同坐,会见阿拉伯宗教司遭“纪律对付”,但伊党决策会议没动他一根汗毛。纳沙鲁丁目前是长老协商理事会成员,在党内尚有一定的势力。

事实上,除了纳沙鲁丁,伊青团长纳斯鲁丁、党主席哈迪阿旺以至精神领袖聂阿兹,他们都不约而同地坚持伊党的最终目标是要落实伊斯兰刑事法。建立神权回教国的宗旨更是早于党章中阐明,没有妥协余地。

行动党向来对伊刑法课题总是避重就轻。林冠英早前发表“行动党不支持伊斯兰刑事法”的言论中,并未强调是反对推行或坚决不准许作为民联盟党的伊党一意孤行,仅是“不支持”。

不支持的定义,可以被解读为反对,惟同时也可被诠释为不反对;在穆斯林看来是,虽不支持但未反对,行动党的玩字眼技巧无法改变事实。

行动党大耍文字游戏糊弄选民,无非是为了自保。得罪伊党失去保守派支持,就会失去伊党支持者的选票,槟城执政无望,迈向布城的荣华富贵梦断,对行动党十分不利。

若被看出为入主布城不惜赌上非回教徒前程,行动党高居於华裔的支持率必然暴跌。于是,火箭任以模棱两可手法试图讨好双方。

民联目前所抱持的一贯态度为,三党皆有自由表达立场与见解的空间,即使意愿相违也不影响合作。

换句话说,就是你有你继续讲,我有我继续做。即使行动党讲到唇干喉渴,伊党还是依然故我,这就是民联共同合作的所谓异中求同原则。

然而,政党的"异",往往就是以本身的实力去同化另一个存异的政党。伊党和公正党的结合,随时吞噬行动党对华社的承诺。

林冠英拒绝评论行动党主席卡巴星公开指伊斯兰刑事法的推行将违反宪法,这完全出於政权的考量而置华社的前程权益於不顾。即使林冠英极尽讨好,斟酌恰当的字眼以免冲撞伊党,仍然招来纳沙鲁丁连番炮轰。

行动党对伊刑法课题持续性含糊态度,想要"骗你骗到底"的伎俩,因伊党的进逼一一露了底细,华社若不省悟仍撑住行动党为伊党护驾,形同自寻灾难。

 

伊党欲禁私人泳池派对 · 《当今》中文版消音

行动党及公正党领袖,针对伊党欲推行的伊斯兰政策、伊斯兰生活方式,一贯向华社保证所有这些政策皆不会影响非穆斯林。这些为了做官,而不负责任地做出空口保证的领袖,不晓得欺骗了多少愚忠的粉丝与盲目的群众。

裸露身体者是“动物”

今年国庆日的前两天,伊党青年团署理团长聂阿都,公开促请宗教执法单位严厉对付吉隆坡安邦一家私人俱乐部举办的私人泳池比基尼派对。聂阿都谴责该俱乐部主办的“潮湿与疯狂的星期三”泳池派对违反阿拉教义及侮辱伊斯兰教,他也指裸露身体者是“动物”。

聂阿都也是伊党精神领袖聂阿兹的儿子,他指出,在作为一个伊斯兰国的国度里,这种活动应该被严厉禁止。聂阿都也对国内到处可见的夜总会、按摩院及迪斯哥厅没有被关闭感到遗憾。

深受华社信任,自诩提供准确与独立新闻的网络媒体《当今大马》英文版报道了上述信息,但其中文版却故意漏掉这则新闻,明明知道这是华社关注,影响华社的事件,她却偏偏没有加以报道,刻意不让华社知道这宗对民联不利的事件。为了照顾民联的利益,她宁可牺牲华社的知情权,令人怀疑《当今大马》的公信力,越来越趋向于成为民联官方喉舌及党报。

位于吉隆坡安邦的The Pool俱乐部,例常举办以沙滩装为主题的湿身狂欢私人派为号召,鼓励女宾客穿上性感比基尼,换取免费酒精饮料!派对免费入场,来宾只需要支付10令吉泊车费,即可进入俱乐部狂欢,穿比基尼的女客将可获免费龙舌兰酒;穿着火辣性感的还有香槟。俱乐部的泳池也开放来宾入水,现场所见女来宾都穿上性感泳衣和比基尼在水中与男伴玩乐,春色无边。

这类型的俱乐部,分明是只供非穆斯林娱乐消遣的场所,伊党竟然也要加以禁止,这说明什么?

伊党青年团署理团长聂阿都发表以上声明至今,行动党领袖完全不敢哼一声。资深行动党领袖也对伊党的晚辈毕恭毕敬,雪州政府的行动党高层领袖刘天球、郭素沁、欧阳捍华,邓章钦,还有国会议员潘俭伟、张念群、方贵伦、陈胜尧及陈国伟,完全成了哑巴!眼巴巴任由伊党领袖把伊斯兰生活方式强加在非穆斯林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