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年追月梦惊醒 符芳侨抨伊党遭撤职

40

(每日蚁论/Cecilia Jeyanthi Victor )符芳侨在政治上可能不是熟悉的面孔。但他的政治工作出现了人们支持伊斯兰党的新浪潮,至少是在非穆斯林当中。15年以来,符芳侨一直是伊斯兰党的提倡者,以争取非穆斯林支持该党;其实,于1999年成立伊斯兰党支持者大会堂是符芳侨本人的想法。

read more

伊党独立议案推伊刑法 行动党如何应对?

1

(真相网/ 李沛林)吉兰丹州务大臣阿末耶谷在4月2日宣布,丹州政府将通过民联议员在国会中提呈独立动议,寻求通过两项法案,一是允许丹州落实伊斯兰刑事法,另一项是寻求修订1965年伊斯兰法庭法令以扩大伊斯兰法庭的宣判权限。阿末耶谷指出,州行政议会已通过向国会提呈独立动议的议决。

read more

吉打伊党窝里反两度逼宫 大选未战先衰政权将变天

kedah change sky
(张新采评述)
吉打伊斯兰党内部逼宫风波继续延烧,继哥打士布爹州选区基层领袖和党员今年初倒州务大臣阿兹然后,这次连阿兹然所在的双溪里茂州选区,也有8名伊斯兰党基层党员及支持者窝里反,指责阿兹然在位期间毫无建树、态度傲慢,并有投靠巫统的迹象,导致党内分裂,敦促阿兹然辞职下台。

面对吉州伊斯兰党基层一再逼宫,阿兹然也承认,吉州伊斯兰党存在问题,并已鉴定了数名在党内制造问题的“破坏分子”。

虽然阿兹然没有指名道姓,但他口中的所谓“破坏分子”,其实就是指逼宫主角巴罗拉兹和依斯迈沙列。而一而再三地面对逼宫的阿兹然也没有坐以待毙,利用其作为吉州伊斯兰党主席的身分,提呈候选人名单予党中央时,施调虎离山计,将巴罗拉兹和依斯迈沙列这两名吉州伊斯兰党署理主席,列为国会议席候选人,希望藉此把他们两人排除在吉打州权之外。

阿兹然的如意算盘未必打得响,毕竟巴罗拉兹不是省油之灯。阿兹然在今年短短一个月内,遭基层领袖和党员两次逼宫,是巴罗拉兹先发制人的策略,藉此提醒党中央和阿兹然在调动候选人时,不要作出错误的决定。

据了解,巴罗拉兹与另一名当地人目前都有在万家均乐州议席候选人名单内,但他的名字也出现在尤仑国会选区候选人名单中。为了证明他没有私心,阿兹然还献议,若民联成功执政中央,而巴罗拉兹又在尤仑胜出,推荐他出任内阁部长。

阿兹然面对两次逼宫,是巴罗拉兹先发制人的策略,藉此提醒党中央和阿兹然不要贸然把他调离吉州。

若不是因为大选临近,担心临阵换帅会影响选情,获得宗教司和吉州伊斯兰党长老会支持的巴罗拉兹去年的逼宫行动,早就成功了。眼巴巴看煮熟的鸭子飞掉的巴罗拉兹,虽然口中会尊重党中央的任何安排,但他岂会心甘情愿接受弃州攻国的调动,因为若民联成功保住吉州政权,阿兹然即使能获得连任,相信也会中途下车,因此巴罗拉兹肯定会坚持留守万家均乐州选区。

阿兹然和巴罗拉兹两虎相争,对政权已经岌岌可危的吉州伊斯兰党来说,犹如雪上加霜。伊斯兰党执政吉州5年来表现乏善可陈,其推行的伊斯兰化政策,更令州内华裔和非穆斯林极度反感,而伊斯兰党内部在备战大选时却爆发内乱,不论巴罗拉兹最终是否弃州攻国, 破坏已经造成,若出现抽后腿的情况,吉州政权再次变天几率很大。上届大选,巫统就是因为党内窝里反而拱手把吉州政权让给伊斯兰党。5年后的今天,同样的历史却可能发生在伊斯兰党身上。

民联左右为难谁出任首​相 伊党成拦路虎安华心茫​茫

pr pm fight
(姚新言评述)
究竟是安华还是哈迪阿旺?民联虽然已经公布了大选宣言,但谁将在民联入主布城后成为首相,至今依然有悬念。

民联领袖表示他们已经敲定首相人选,而大多数民联支持者也都认同安华是“新任首相”,既然如此,民联为何不在公布竞选宣言时,一併告诉大家首相人选呢?这又不是见不得光的事。在外国,选民在投票时已经知道谁将是新任总理或首相。

儘管安华轻描淡写这一课题,并反唇相讥只有巫统才会关心首相人选的问题,但却不能掩盖民联对首相人选有分歧的事实。而且,首相人选也绝不是儿戏,因为这将是领导这个国家的领袖,这不是如安华所说的民联不公布首相人选是小事。

安华最大的阻力是来自伊斯兰党,自伊党中央代表在去年杪的大会上,提出由该党主席哈迪阿旺出任首相后,这一课题就一直困扰着民联。虽然安华本身不置可否,而民主行动党则坚称,安华就是民联的首相人选,但却没有任何伊党领袖,包括伊党精神领袖聂阿兹公开表明支持安华,反而是有传言指说伊党长老协商理事会拒绝安华为民联首相。

换言之,民联3党至今尚未对首相人选有共识。当然,若民联执政,首相肯定是安华或是哈迪阿旺。问题是,如果选举结果出炉,伊党赢得的席位比人民公正党还要多,并坚持由哈迪阿旺出任首相时,行动党和公正党的立场又如何?

若出现这种情况,最尴尬的应该就是行动党,因为火箭一直告诉大家,他们支持的首相人选就是安华。若公正党表现差,沦为民联最小的成员时,伊党若坚持由哈迪阿旺出任新首相,火箭又能奈何?

民联至今依然无法对首相人选达成共识,万一民联真的执政中央,行动党、伊党和公正党岂不是会为了首相一职争个你死我活,甚至会因此导致难产?作为选民,我们有必要知道,民联的首相人选到底是安华还是哈迪阿旺,因为这可以作为选民投票时的参考。

拿安华和哈迪阿旺相比,安华有比较大的国际观,同时也曾经在内阁中官拜副首相的高职,这些背景和经验足于胜任;反观哈迪阿旺,虽然伊党党员认为他具备成为首相的能力,但若和安华同台,他就像是活在旧时代的人。

当安华可以滔滔不绝谈民联一旦执政中央的宏愿时,哈迪阿旺的演讲则毫无新意。根据当天採访民联大会的记者反映,他演讲时的语气就好像是坐在一艘抛锚的船隻上六神无主的男子一样。而且,他不能以英语发言,他讲话中提及的社会或经济情况,是援引先知默罕默德时代的例子,而在主要为世俗的民联代表群中,他似乎失去了方向。

即便是如此,只要伊党坚持,民联执政中央,哈迪阿旺还是首相的热门人选,和安华是平起平坐的。只是,我们好奇的是,行动党是否敢因为伊党违背承诺而退出民职?还是为了自己的权位而接受哈迪阿旺成为新首相?

吉伊党内斗升温变数莫测 政权岌岌可危巫统暗自爽


(
张新采评述) 在国会随时解散之际,吉打州务大臣阿兹然又被逼宫吉打州伊斯兰党长老会连同吉伊党11个区部属下的多名支部领袖,不满阿兹然忽视宗教斗争和宗教司需求,促请党中央插手,要阿兹然下台!

虽然涉及最新事件的吉伊党基层党员和长老会否认此举涉及党内纷争,也声称不是因大选候选人问题而引发,纯粹只是不满阿兹然管理州政府的表现弱,但情况也绝不是如伊党主席哈迪阿旺所说的只是只是大选新闻,而是牵涉到阿兹然和两名行政议员的恩怨。

这已经不是阿兹然第一次被逼宫,而由于获得哈迪阿旺护航,加上大选跫音渐近,相信阿兹然可以再次安然过关。

最新的逼宫事件,其实就是去年2月阿兹然被逼下台的延续篇。当时,巴罗拉兹和依斯迈沙列,因不满阿兹然的领导,在行政议员宣誓就职前夕,拒绝重新受委,藉此迫使阿兹然退位,但两人的逼宫行动,在党中央插手后,最终以失败收场。

当时,伊党中央除了保留阿兹然的大臣职,以及两位造反行政议员继续受委之外,也委任一个督导委员会来监督吉州行政。

但是,一年过去了,所谓的督导委员会并没有真正运作,阿兹然和巴罗拉兹的阵营依然是水火不容,对来届大选伊党吉州候选人问题,也没有达成共识。据了解,最新的逼宫事件,导火线是巴罗拉兹听到风声,指本身会在来届大选弃州攻国,因此决定先下手为强,利用宗教司和吉伊党长老会的势力,加上州内一些不满阿兹然领导与作风的基层领袖,藉此向党中央施压,表明他们要阿兹然下台的立场。

伊党中央可以说是两难,若继续由阿兹然领军,就要面对党内基层不支持的后果。但若不选阿兹然,改由巴罗拉兹带头,也会引起阿兹然派系的反弹。即使保留现状,两派也同样不爽。

折衷的方案是巴罗拉兹弃州打国,这样就不会威胁阿兹然的地位。可是,巴罗拉兹对吉州大臣职一直虎视眈眈,那会甘愿委屈只当一名名后座国会议员?至于健康一直有问题阿兹然若自动让贤,所有问题都会迎刃而解,但他既然在任期内都已经有惊无险地通过一次又一次的逼宫行动,又岂会在大选时做逃兵呢?

为大选忍痛收回演出限​制 伊党道德警察必卷土重​来


(姚新言评述)
吉打州政府禁止成年女艺人在新春团拜中演出的风波引起华社激烈反弹后,吉州州务大臣阿兹然发表简短声明宣布,215日在亚罗士打星光大道举行的“2013年一个马来西亚新春团,允许所有年龄层的女性艺人演出。

在针对表演女艺人的部分,声明以括弧方式强调,女艺人是涵盖孩童及成年人kanak-kanak dan dewasa)。声明也强调,主办单位必须确保演出的男女(包括成人和小孩)穿着端庄(bersopan)或服装不刺眼(tidak menjolok mata)

表面上看,在阿兹然厘清管制农历新年期间公开娱乐演出指南引起的争议后,这场风波已经平息,但吉州政府应对的方式,和伊斯兰党吉兰丹州政府处理理发院风波的方式,都只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权宜之计,因为他们并没有取消任何对华人和非穆斯林不利或是影响当地华人日常作息的政策。

单看发出争议性指南的吉州文化、文物及艺术事务委员会主席韩丹在风波爆发后避见记者作出交代,仅以一句之前签署新春团拜活动的信函有所疏忽,没有阐明指南内容,也忘了注明有任何疑问,可以联络他做进一步调整才产生误会的解释,就足以证明伊斯兰党主导的吉州政府,根本就没有诚意解决这个问题。

另外,阿兹然的声明也没有特别注明非穆斯林不受最新的指南影响,而所谓衣着端庄和服装不刺眼的定义到底是什么,也没有说清楚,毕竟伊斯兰党的准绳和女艺人可能不一样,女艺人认为没有暴露的服装,执法官员可能不认同。

伊党吉州和丹州政府解释,他们规范女艺人的穿着,是要灌输正确的伊斯兰教义,同时也是要减少强奸案。但话又说回来,如果丹吉两州的州政府认为,女艺人衣着暴露会引人犯罪,岂不是把所有男人都当作是色情狂?

虽然伊党执政丹州20多年来在州内落实伊斯兰化政策,但丹州的强奸案件,全国的排名还是在前面。伊斯兰党要做道德警显然不及格,反而因为落实影响非穆斯林日常生活和侵犯华裔基本权益的政策引起诟病。

从最近数个月来在丹吉两州发生的一连串事件,大家可以清楚看到非穆斯林面对伊党治理州属的生活,会是怎样的一种方式。虽然伊党喊出全民的伊党 Pas for all)口号,但这全是为了争取华裔选票的甜言蜜语,伊党的立场始终如一,即使是现在向华社拍胸膛保证,伊斯兰化政策不会影响非穆斯林,但摆在眼前的事实是,丹吉两州的华人,无论是穿着、理发、看戏、购物、在公园嬉戏,样样都受到管制,一不小心随时都会中招。若华人还是要继续相信伊党,给他们一个机会执政中央,将来就不要怨天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