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不倒 · 网媒吃草?/ 林文彪

日前在吉隆坡举行的一项新书推介礼与题为《独立媒体,从句点延续》的讲座会,主讲人有前《独立新闻在线》马来版主编林宏祥、槟城研究所新进研究员黄进发博士等。

令人纳闷的是,从讲座的命题来看,应是探讨所谓的“独立媒体”往后如何发展的议题。从《当今大马》聚焦的报道内容看来,该讲座会却集中火力炮轰《星洲日报》。非但离题,还避重就轻,不愿正视网络媒体本身的缺陷,尝试从跌倒的地方再站起来,却死性不改,鞭挞主流媒体来泄愤。除了能对个人压抑的情绪起到疗伤作用之外,对网媒如何“从句点延续”的探讨,毫无建树,句点还是句点。

《独立新闻在线》停业,其经营者似乎有意无意归咎中文读者支持《星洲日报》,没有把订阅《星洲日报》的报费转嫁到订阅所谓“独立”的《独立新闻在线》。若按照这些媒体人理论来探讨“独立媒体”的前景,岂不是《星洲》不倒,《网媒》吃草?

林宏祥发表演讲时表示,主流媒体,特别是中文报章,过去都非常喜欢标榜自己是中立客观,然而这所谓的“中立”往往都只流于表面。林宏祥也说“很多人会提出说,某些报纸都是有立场,背后都是有议程的。”

为什么林宏祥不敢“自己”说,而必须毫无根据地借“很多人”的口来说自己不太肯定的指责呢?这种藉"很多人"以自重的鞭挞,本身就没有独立和中立的论据。

这令人想起不久前“行动党名嘴”丘光耀在一场讲座上提到“80%华社看《星洲日报》”的说法。如果视《星洲日报》为离经叛道,非置之于死地不可,丘光耀也得承认《星洲日报》获得80%大马华社的大力支持这个事实。

《独立新闻在线》的前编辑林宏祥怎能不正视80%华社宁可支持《星洲日报》,也不愿意花钱订阅《当今》及《独立》配套的真正原因呢?

《当今》及《独立》是否不愿意其读者兼看《星洲日报》,避免其读者有机会与主流媒体对照新闻的呈现方式时,发现网媒的偏颇、既“不中立” “不独立”呢?假如《独立新闻在线》果真独立和有深度,有麝自然香,何必在自取灭亡之后还哀怨敌不过她心目中的竞争对象是其中一种死因呢?

另一名主讲人黄进发目前已被收编在行动党研究机构旗下,这个时候也谈媒体大方向,令人喷饭。他为网媒索讨求生之道,认为要得到好资讯必须付钱。

黄氏的理论虽然仍有争议,但却值得林宏祥反思。如果《独立》提供的是大马华社非看不可的“好资讯”,为何大马600万华裔却养不起《独立》,不愿付费订阅?即使要责怪80%的华社没有慧眼,那另外20%呢?别说20%,就算有2%华社订阅《独立》,《独立》今天就稳健上岸了,还需熄灯吗?

如果,《当今》及《独立》传播的资讯都是出於尊重言论自由,没有立场,背后都是没有议程的,她需要删除几乎所有尖锐异议的留言吗?

任何人要求媒体立场中立,本身就具有立场,欺望对方融入本身的立场言听计从,这就是当前一些网媒找不到狼狈为奸的自己人时,恣意攻讦主流媒体以抬高身价的真正原因。

行动党基於口臭作孽施杀手锏 丘光耀无缘竞选只好转战网络

以出口"呈脏",自命超人的行动党人丘光耀已在未来大选候选人的名单中遭腰斩。曾经发出豪言将与马华总会长蔡细历或蔡智勇竞选,如今已成绝响,因为柔佛州行动党严以拒绝腾出任何选区,丘光耀只好如丧家之狗放弃政治野心。

以为藉助在面子书名震遐迩的知名度,他过去数月曾奔走乞求柔佛火箭主席巫程豪让他出阵,但由於丘光耀除了衰口常臭之外,党内人士看不出他有胜出的理由。

丘光耀於9月5日出席一家网络电台推介礼时,证实本身不会上阵选举,这也说明时任行动党大选宣传组组长的他,数度要挑战蔡细历和蔡智勇对垒,根本没有底气,其实是放空炮,想藉助他人的地位提高名气。

陶醉在面子书,自认为"获得许多网民的支持",但在网络虚幻世界中走回政治现实,他在党内是得罪人多,招呼人少,自陷神憎鬼怨的处境。党内传言,他因为利用网络得罪雪州高级行政议员郭素沁,被投诉到中央纪律委员会处理。由於他可能面对不光彩的处分,受促辞职。

不过,他虽然没有党职,据说与党保持雇佣关系。丘光耀自诩他通过面子书和政治群众演讲,竟让他在党内获得“雇佣军”(Expendables)的外号。

这位以粗俗语言哗众取宠的博士,他放话要在接下来的每一场政治群众演讲,“唱衰”《星洲日报》。他认为星洲日报封锁他的新闻而"不必屈服",因为本身不会上阵选举,就不需媒体给他宣传。

虽然他仇视世华媒体旗下四大中文报章,但他的政治主子林冠英却为星洲日报撰写专拦《槟城在望》而乐此不疲。

公正党副总财政罗志昌趁机揶揄,他欣赏丘光耀批判《星洲日报》的做法,然而他劝告丘光耀,必须告诉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终止他在该报的专栏。因为林冠英继续为该报写专栏,将会“抵销”丘光耀批判的力度。

罗志昌指出,《星洲日报》会以林冠英的专栏证明本身可以容纳不同意见,而让丘光耀“白白牺牲”。
在当前政治对峙紧绷下,丘光耀已"盘算"和假设民联若执政中央,当务之急将废除钳制媒体的恶法,“解放”《星洲日报》。他说,民联执政中央后,也将成立媒体评议会和教育读者分析和辨别媒体,言下之意,全马的读者都缺乏智慧,唯独行动党可以居高临下指导人民如何接触媒体。

丘光耀如今没有党职也无缘竞选,却俨然以未来内政部长的姿态说梦话。去年,他自诩将在民联政府中担当反贪污总监,以整肃舞弊营私。更早之前,他自称愿当一头狼狗以监督国阵阵府,保护人民的财产。

正由於他头脑发烧,口不择言,令党内以他为耻,他如今东征西伐演讲,求的是掌声,却因为他搞憎恨政治,不务正业地破坏华文平面媒体得离谱,导致群众对行动党人的素质哀叹其乏善可陈而渐行渐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