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达因指废大道收费不易 百日承诺原来只是“具有意义”的数字

(真相网/林敬祥)槟城大桥过桥费何时取消,备受槟城人关注。但傀儡财政部长林冠英被追问几时废除槟城大桥收费站时,他回答说,当务之急是兑现希盟政府的“百日新政”,过后再处理其他事项。

若“百日新政”是当务之急,为何废大道收费不是 当务之急? “”真能在百日落实?槟州首长曹观友却不相信希盟政府能在百日落实所谓的新政,他发表令人震惊的言论打脸林冠英。

针对何时取消槟州一桥及二桥收费的疑问,他说道:“在适当时候取消槟城大桥过桥费的承诺将实现;只是实现宣言承诺的时限为一届,即5年时间,不需在100天内“遵守”及实现承诺。曹观友也强调“虽然希联的竞选宣言在100天内实现承诺,但100天只是一个“具有意义”的数字。”

为何林冠英口中的“百日新政乃当务之急”,在槟州竟变成只是一个“具有意义”的数字,不需在100天内“遵守”及实现承诺?

原来希盟的“百日新政”承诺原来只是一组“具有意义”的数字而已,不需在100天内“遵守”及实现承诺的文字游戏或数字游戏?

5.09大选竞选期间,看守槟州首长林冠英表示,希盟承诺废槟城第一大桥收费,是因为特许公司早已收回投资的资本,却仍要不公平地收费至2038年。

既然如此,为何“废槟城第一大桥收费”不是槟州政府的当务之急?仍要继续让第一大桥一天又一天不公平地收费?

倘若槟城大桥真的如林冠英形容般已经是“盲赚”,为何就不能马上废除过路费呢?

希盟政府的元老理事会成员敦达因说,要是马上废除大道收费,政府将会损失超过550亿令吉,因此他召见利益相关者来会商,寻求最佳解决方案落实希盟竞选政策。会商后却不见公布任何对策,看来废除大道收费,废除大桥收费,已经快成为希盟政府的空头承诺,纯粹是一组“具有意义”的数字,只有捞取选票的意义,成为希盟政府最大的讽刺。

林冠英发表文告时说,希望联盟的竞选宣言承诺,分阶段废除大道收费站。他强调,届时会率先废除槟州第一大桥收费站和双溪育(Sungai Nyiur)收费站。大选前承诺“率先废除”,大选后就变成不需在100天内“遵守”及实现承诺,更加不是“当务之急”。

林冠英现在改口说废除大道过路费只会在大马的财务状况有所改善,才会落实。谁来定义何时“大马的财务状况有所改善”?希盟政府看来已经准备以“大马的财务状况未见改善”来拖延落实其竞选承诺,推搪废除大道收费站,拖延落实增加奖学金及贷学金,兴建1百万所可负担房屋等等承诺。

稳定油价等于调涨19仙 改朝不换代换衣不换脑!

(真相网 / 林敬祥)本週最新油價出爐,RON95及柴油維持原價,即RON95每公升2令吉20仙及柴油每公升2令吉18仙,但RON97則每公升上漲19仙。选民喊“被騙了!被騙了!選前天天喊今天執政中央明天油價下降,現在不降反升,希盟是一個真正的強盜政府!”现在才警觉被骗?太迟了吧!

民主行动党槟州州委孙意志在不久前指国际油价持续上扬,但国阵联邦政府压制大马油价,这势必会引起火山效应,在大选后国内油价大幅上扬,人民被迫用贵油。他抨击到“国阵联邦政府为了赢得大选不择手段,不惜动用国家机器,包括控制油价来讨好选民。然而这种糖果恐怕只是暂时性的,甚至可以说,是纳吉欺骗选票的阴谋。

为何如今95还RM 2.18 ?出产油国还比人贵?这不是希盟当反对党时所讲的吗?97调涨19仙,是希盟讨好选民,回馈选民支持的惠民政策?为何希盟执政后,在大选后,国内油价仍然更大幅上扬?赢了大选就不择手段?

森州行动党副主席张聒翔去年说森州行动党将发动到各地区展开反对汽油涨价签名运动,如今张聒翔是否也要言行如一,照旧“发动到各地区展开反对汽油涨价签名运动”?

希盟狂热支持者,爱党心切的愚民纷纷挺身为政府辩护,言论荒谬至极,令人喷饭。有者说“这很明显是个利民政策,因为绝大部分车主是打95的”、“国阵时也是起多价少,早就習惯了“(国阵时吃草已经吃习惯了,继续吃也无所谓了!)、“只能怪前朝政府挖了这个無底洞,現在唯有想辦法補救。”,“要吃山珍海味还嫌贵,打不起97就打95,再不不打,打grab咯”、“要是国阵继续掌权95已经2.8O了”、“全部车都可以打95,除非你驾的都是高性能或者昂贵的名车”。

有者庆幸自己没有用新车,幸灾乐祸说新车要打贵油了。为了救国,全民不要买新车,不要用大车,不要买高性能或者昂贵的名车 。大车用户快点去换小车,新车用户快点去换大车,高性能车快点去换低性能车,一切都是为了国家长远的未来啊!

按照这些思维,打97油的车子类型,应该也可以为了国家长远的未来,大大地调高入口税及国产税了,因为大部分人都是用打95油的车子呀!按照这些思维,国阵做过的,早就习惯了,希盟政府照样做下去,愚民一样大力支持,这就是所谓的“改朝不换代”,换衣不换脑!

傀儡财长林冠英在2007年说过:“石油是属于人民的财产,国人有权享受国家的天然资源收益。行动党议决展开全国性抗议行动,以迫使政府承认人民的痛苦,并采取行动减轻人民的经济负担,以及承认人民有权分享国油的利益与成功。”

做了傀儡财长的林冠英还记得要“减轻人民的经济负担”吗?傀儡财长也说过“国油自1974年成立以来,已赚取了5千亿的盈利,以我国的2500万人口来计算,这项巨大的盈利每人可分得2万令吉,一家如有6口,便可分得12万令吉,但人民有从中受益吗?”

如果傀儡财长有心要让“人民从中受益”,为何还调涨汽油价格?是否为了救国,为了国家长远(60年)的未来,人民必须以大局为重,继续吃草,别奢想从中受益?

小党和第三势力如何立足?

除非是具有地方性的强大资源和基础或有份量的全国性政党,否则在缺乏一对一的条件下,小党和第三势力难以在此选举制度下立足。如果再加上选民的弃保策略,小党或第三势力要突破此情况,恐怕难上加难。

read more

巫统的两只蝴蝶

《星球大战》应该是敦马哈迪医生最爱的一部电影,那是一个关于镇压叛乱及政权更迭的警世寓言,占下风的叛乱者最终却打败强大、且技术上占绝对优势的帝国。 read more

铁达尼号船长

大选,让我们见识到全媒体时代的到来,也改变了选民接收信息的方式,在新闻世界里,真相只有一个,但你却永远不难知道它的全部是什么?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