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吉祥:企图加剧国民分化的政党应该受谴责

【林吉祥:独立55周年献词】独立日应该是一个全体马来西亚人不分种族、宗教、地域和政治背景共同庆祝的国家节日,启发人民继续共建一个更民主、公正、有竞争力和富裕的国家。任何企图骑劫独立日并加剧国民分化的政党,都应该受到谴责。

遗憾的是,许多马来西亚人在第55届独立日来临之际倍感焦虑,除了无法在公众场所和居家私人空间内充分享有安全感之外,日益严重的负面和极端声音,在这个多元国度里渲染不信任和仇恨情绪,企图破坏马来西亚各族与宗教间和谐,也是原因之一。

独立日应该是一个举国同欢的节庆,而非只限特定个人、群体、社会组织或政党。独立日不该属于国阵和民联,而是属于全体马来西亚人。

且让所有马来西亚人不分种族、宗教、地域和政治倾向,摒弃纷争,共同庆祝第55届国家独立日,并启发全民共建国家未来,迈向一个全民得以共享自由、公正、团结和良政的马来西亚。

【于2012年8月30日(星期四)在吉隆坡发表独立55周年献词】

蔡细历: 今日成果非一蹴而成 全民携手延续繁荣

[马华总会长蔡细历国庆献词]:今年国庆日主题为“独立55周年,一诺千金”,适时的提醒我们,马来西亚在这55年里已经成功实现和平、稳定、繁荣、发展的任务。

我国今日所取得的一切成就,绝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够达成,而是必须经历和面对年复一年的各种挑战与考验。

大家时刻提醒自己团结对国家的重要性,这种团结应该跨越种族、文化和宗教。

种族融合很脆弱,因而我们必须为这些年来国民能够融合相处而感到庆幸。

但是近年以来,却出现一连串企图试探我们这些年来享有的社会和平的行为。

这些举动往往被伪装成看起来像是一种政治改革的运动,并企图建立人气来达成具破坏性的目的。

当具有这类企图的人在数目上不断增加,取而代之的将是骚动。

虽然国家允许持不同政见者拥有足够发表意见的空间,但是我们必须对某些滥用权利的不良分子,保持高度警惕。

如果我们的国家持续面对国内种种不稳定因素的困扰,政府和全体国民的一切努力将会毁于一旦。因此我们必须向这些足以吓坏国外投资者的破坏分子说不。

政府的一系列的措施已经产生成果。我们不只是讲而已,我们也付诸行动。政府以绩效制推动这些利民措施,也以绩效来证明我们的努力成果。

人民在不久后将做出抉择,即要选择延续目前的稳定和繁荣,或是冒险选择一个没有执政经验的政府。

国庆日再次提醒我们,如果没有先贤们的牺牲,没有各族之间的谅解,没有包容精神的保障,我们根本不可能取得今天的成就。

我们的先贤在超过半个世纪以前播下的种子,如今已经开花结果。我们应该让这些果实茁壮成长,引领大马继续成长和进步。

我们耕种的田地如今已肥沃繁盛,因此我们必须拒绝破坏份子试图摧毁这一切成果。

今年的国庆主题“一诺千金”再次提醒我们,政府虽然不完美,可是也一一实现了它所许下的承诺。

我们成功和进步并非一夜达成,而是几十年来辛勤工作与仔细规划,同时凭着希望与决心,而好不容易取得的。

因此我们必须提醒自己与任何破坏性元素保持距离,它们对国家的未来毫无助益可言。

让我们在家里、办公室里、任何建筑物里,甚至在车里挥舞辉煌条纹,为我国过去所取得的所有成就而自豪。

让我们向世界展示,我们是一个具有高度凝聚力和对过去繁荣充满感恩的国家。

让我们携手并肩一起努力,许大家一个更美好的未来。

国庆日快乐!

诚意为教育付出 施比受更有福

出任教育部副部长的4年多以来,对于愿意为教育伸出援手者,我都无任欢迎,教育部也乐于给予配合,然而,有关援助的前提必须是无私的奉献,而不具有任何动机与企图,需知:“施比受更有福”。

对于槟城首席部长林冠英近日炒作的议题,指教育部或我为难槟州政府派发100令吉给予槟州各源流小学生,对此,我要郑重地作出回应。

首先,我从来都没有禁止或阻止,任何人给予学校或学生的援助,我也欢迎任何人士的援助,毕竟,最终受惠的是教育体制与学子。早在6月份的国会下议院会议中,我便已告知来自行动党的国会议员章瑛,我欢迎槟城州政府给予州内小学生100令吉,但前提是有关发放是没有任何政治动机。同时,槟州教育局高官也与槟州行政议员彭文宝多次的联系和协调,就是希望可以透过最简易的方法,让全体学生受惠。

其次,中央政府在今年新学年时,便已给各中小学生100令吉援助金,当时,也是针对全国所有学校的学生发出,而有关发放也是交由校方处理,无须劳师动众要登记家长的资料。州教育局拥有所有学校的学生人数统计,槟州政府可以透过州教育局的配合,发出有关100令吉给予小学生。身为公务员,有关款项是不会有任何问题的,而我们也应对校长们的诚信有信心。

第三,发放的机制有很多种,小学生在领取100令吉后,我相信,他们最后会交至父母亲手中,毕竟,之前中央政府发出有关援助金时,都没有任何问题。同时,学校也可以透过派发成绩单时,家长前往学校与班导师见时,再直接发出相关100令吉给予家长,这些机制都应获参考。

换言之,只要槟城州政府有诚意发出100令吉给予小学生,而不具任何目的或政治动机,这根本就不是问题,然而,槟州政府执意要获得所有家长的资料,包括住址、联络电话等,这却显得槟州政府不够大方,而且是多此一举,并增加学校教职员的工作,即要为州政府作类似问卷调查的登记工作。

况且,若为获得100令吉,而必须毫无保留地公开家长的资料给予州政府,这对家长而言是否公平?毕竟,学校拥有家长的资料是便于联系与处理问题,然而,州政府借机要获取家长的资料,难免会让人觉得别有用意。同时,若此先例一开,往后有其他团体机构也仿效,那试问我们是否也要允许,家长还哪有隐私可言?

“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槟州政府执意索取家长资料,方愿意发出100令吉,而以诸多的藉口排除其他可行机制与方案,他们何以如此渴望相关资料?教育部不认同有关做法,并提供中央政府之前派发100令吉的方案,槟州政府不但不能接受,还发表各种似是而非的言论,试图引起民间对教育部的憎恨,当中的动机已昭然若揭。

教育不是政治,不要把政治的争斗带入教育领域;教育拥有伟大的使命,我们要为下一代负责任,也要为国家未来负责任。只要有诚意给予奉献,我绝对无任欢迎,也愿意给予协助;至于那些别有用心,或奉献过程中带有条件的,我是不会认同与妥协的。

转载自:《魏家祥部落格》发表日期:12/8/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