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大蓝图评议 /谢诗坚

政府提出的“教育发展大蓝图”涵盖了13年的改革大计,确实不易消化和理解,但分成几个层次来解读倒是可以理出一些头绪来。

首先政府准备缩短教育年限。在过去的学制是小学6年、中学6年、大学先修班两年及大学3年或6年不等,总共合起来不少于17年。后来学制有所变动,政府控制的学校,比如国民中学或国民型中学(1962年后出现)就改成5年学制,而没改制的成为独立中学则保留6年制。

在这之后又有一些调整,那就是考获SPM的学生可以申请直接进入大学或学院。

换 句话说,他们越过大学先修班而走另一条同样可以通过大学的道路。在80年代后,私立学院雨后春笋地成立,及后又出现私立大学和私立学院转成大学的契机,在 在给学生提供多样化的出路,也有不少以学院为桥梁而考取了外国大学的学位或选择不出国即可在国内读完3+0学士学位课程。这样一来,这些学生只要小学6 年、中学5年、学院两年半即转攻学位(约一年半)或直接进入基础课程,再进入3+0课程,前后所花大概是15年的光景,与传统的教育比较似乎少了两年。

在这方面,我们注意到政府准备推出新的方案,那就是让精英的学生用9年完成教育,即小学5年和中学4年,而后进入大学先修班,再升入大学。基本上,学生能在14年内完成大学教育,这又比当下的15年大学毕业少了1年。

不过,那些非“精英”的学生也将会按原来的时限学习,先后也要花15年完成大学教育。以此来推算,学生6岁入学(政府并不准备提前在5岁入学)来算,他们大概在20岁或21岁就会大学毕业,应是合乎现代社会的需求。

由于政府尚未对“精英学生”作出较详细的安排,我们不知道是把这些“天才学生”编入精英班或采用跳班制?而所谓的跳班制在很早时有的学校已加以采用。

重视英文教学

除 了学制的调整外,我们也注意到政府十分重视对英文教学的提升,这项改进在现在看来是十分必要的。在过去40年来,由于学校大力推动国语教学,也就使到学生 的英文程度有所局限;再加上政府对英文老师的培养未见普及和十分重视,难免影响中小学的英文水平。根据教育部的报告显示,只有28%的学生在SPM英文科 考试中获优等。这就是说,学生的英文程度不尽人意,也影响他们与世界接轨。

因此政府强调7万名英语教师必须通过剑桥英语测试是正确的,因为它被认为是时下评估英文水平的有效途径之一。如果我们不采取统一的方案提高英文水平,这对马来西亚新一代是不公平的。

很 显然的,马来西亚国际学校的日益吃香是与加强学生英文程度息息相关的。原本政府规定国际学校只能收10%的本地学生,后来放宽到40%,来到今天,干脆开 放到100%。这就是说,国际学校可以全面本地化,不必再受条例限制。也因为政府的放宽,可以预见以英文为重要媒介的国际学校将成为家长的选择,但因为学 费偏高,不是家长所能负担得来。因此政府还得正本清源来提高英文程度,不能单靠国际学校。

无论如何,从国际学校的蓬勃发展,意味着重视英文教学又再成为未来的方向。站在教育的立场和扩大学生的视野,灌输更完整的英文教学是没有人会反对的。

当 然我们也看到在强调英文的重要性的当儿,政府也保留华小的特征,也没有触及国民型中学和独立中学。在认同首相纳吉说政府为避免政治化,必须照顾各源流学校 的当儿,我们认为也有必要对国民型中学及独立中学提出较清晰的轮廓,不能当成模糊地带或灰色地带,无法有效地解决争端。就拿前些时候批准的日新威南国民型 中学及关丹独立中学就引发了争议是很不幸的事。

优势渐被取代

虽然教育法令或甚至说大蓝图并没有这样的规划,但既然政府已承认它们的合法化,也不排斥有限度的发展,为何不大方开明的对待各源流学校?

其实不论是国民型中学或独立中学,今天它们的办学方针也没有乖离国家的教育政策,既鼓励学生爱国爱校和努力学习三语外,也安排学生参加政府考试。虽然独中存在着统考,但并不妨碍学生融入教育体系和社会中。

今天当我们的国家已和中国相互承认学位之后,对华校的认可已不是难事,更不应当为政治课题来看待。

整 体来说,政府计划提升大马学生的阅读能力、数学水平和科学程度的努力是值得赞赏的。根据政府公布的数据显示平均得分在414至422之间。马来西亚只比印 尼强,但又差于泰国,更赶不上中国上海、韩国、新加坡、香港和台湾及日本等。这意味着我国的学生若拿来与其他国家比较的话,我们是达不到国际水平的。因此 在教育上的大刀阔斧,采取有效的补救行动是不得不痛下决心的,否则马来西亚的学生将会失去早期的优势。

在过去马来西亚的学生被赞为“语言天才”,较其他国家的学生掌握更好的中英文水平,也得到企业界的赏识。但在今天,这项优势也渐被其他国家取代,如果再加上数理科再走下坡的话,则马来西亚的学生已没有什么好炫耀的。

为 亡羊补牢,我们不能死守住传统的教学法和对媒介语的执着,既然已对国际学校100%的开放,也对华校提供较为开放的政策,又何尝不是好事呢?它也会对国民 的教育起正面的作用;如果我们承认21世纪是亚洲的世界,我们就不能忽视中国的作用,这就需要更多的三语人才,华校生在这方面肯定会成为国家的资产和有用 的人力资本。

这就是说,教育大蓝图若也能重视华校的重要性,对国家的未来也是百利而无一害的。

(原载光华日报 言论版 作者:谢诗坚

锁定统考的迷思

日前,青年及体育部副部长颜炳寿指,统考文凭整体水平已超越大马教育文凭考试(SPM),部分科目如数理科,也已接近马来西亚高级学校文凭(STPM)水平。对此,董教总持反对态度,认为这只是国阵不承认统考的藉口。

身为独中生,统考的确在求学生涯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当年,董总主席林晃昇在主办统考时,也是以完善华文教育体系为目的,只是在鼓吹承认统考的同时,独中的师长们是否陷入了统考的迷思之中呢?

作为母语教育的平台,独中扮演的角色如今已经失去其本质。如今的独中以考试作为导向,要求学生按照应付考试的规格去温习功课,量产出不少独中生,但是独中生会否思考却成了当下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扼杀学生创意思维

首先,独中的填鸭式教育成为了家长在国中放牛班教育的第二选择。以南马一所独中为例,就以“贝多芬”教育为名,一切学习都以分数导向,以死记硬背为主。

如今,商界缺乏有知识及胆识的人才,许多公司宁愿闲置空缺,也不愿聘请“菜鸟”担任职务,年轻 人出社会后的就业问题,成为了社会的负担及担忧。如今,必须要靠父母才能还房贷及车贷,这主要都是教育失去激发学生思考的恶果。若情况继续恶化,我国经济 就算改朝换代,也是治标不治本。

再来,独中教育通常没把公民教育纳入学习范围,这明显和独中办学的血泪史是背道而驰的。身为独中生,每天缴交的“第二税金”乃是政府压迫下的成果,学生在缴交学费的同时,还要为母校募集善款,政府不会给予任何援助。

民族必须自强不息

独中生若不懂得身为公民的义务,认识作为人的基本人权。那么,我们怎么能奢望往后的日子,马来西亚会有一个更民主成熟的社会呢?

若无一个更成熟的公民社会,到最后马来西亚的环境依旧停止在90年代的“马哈迪乡愁”之中,试问,如此一来,马来西亚又会否如韩国一样成为后发的现代化国家呢?

韩国之所以能走出九八金融风暴的困境,在于韩国敢于大胆革新。除了在经济上勇于接收国际储备局的贷款外,民族自强不息的精神也是走出困境的重要因素。马来西亚虽然同样走出困境,如今仍然陷入寒冬之中,春天仍旧离我们很远。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教育乃百年事业,独中若不能走出迷思,认识教育的根本,就谈及培养国家栋梁,实在是叶公好龙,不敢见真龙啊!

(原载南洋商报 言论版 / 文:黄康伟)

蔡细历:王赛芝搞金钱政治!

马华拥有官职及中央党职的领袖已为未来大选寻找和筹策在"风水宝地"上阵,唯一的女副部长王赛芝被指搞金钱政治,谋求在务边出战,而她游说国阵成员党让她当候选人的布局,激怒马华总会长蔡细历强烈谴责这种行为。

虽然蔡细历没有点名批判,但政治是非圈没有秘密可言。然而,家庭及社会发展部副部长王赛芝也藉着蔡总没抖出是那一个人,顺水堆舟开脱表明不知情况,自保颜面。

在竞选议席划地自重的另一位财政部副部长林祥才,也暗示受到马华士拉央的领袖的举荐和祝福,频频在这国会议席里活动,并以其官职拨款收买人心,令蔡总认为他身为雪州主席只顾本身的政途而忽略整个格局,搞个人功利主义。

一年前,当翁诗杰表明要在班丹重披战袍时,马华中央计划由王赛芝取而代之。这是因为王与翁关系甚笃,如果翁最终以独立人士或商借公正党名义出战,即使要攻讦王赛芝也有口难言。

不过,随着政局不断更变,有传言王赛芝将被委派到吉打巴东色海竞选。王赛芝并没有政治地盘,被暗喻为政治游牧民族,哪里有的靠拢就在那里落脚。但她认为务边是安全区。

她被指搞金钱政治,乃因她花费不少心机向国阵成员党寻求支持。通常,这都需要许多实惠和承诺才能"买下"成员党的美言。但一些成员党也佯装觊觎务边以便左右逢源,实际上,马华霹雳州务边区会主席曾振荃据说已被圈定为候选人,因此,王赛芝想越界而战肯定有阻力。

务边国席历来是马华的风水宝地,许多马华高层领袖如陈群川和陈祖排都一出即胜。上届大选,林良实的公子林熙隆拿了这上上签却在308政治海啸中惨遭没顶,替马华写下败绩。

隆市敦拉萨国贸中心 绿色建筑获国际认证

(吉隆坡16日讯)吉隆坡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TRX)已获得国际认证为永续绿色发展。

一个马来西亚发展公司发文告指出,美国绿色建筑委员会针对敦拉萨国贸中心建筑群的整体总规划蓝图,进行了严格评估之后,发出认证。

该委员会审查了这些建筑群的位置、建筑群间的相互关係,以及联繫建筑群的公共空间素质。

该委员会已向敦拉萨国贸中心颁发一个领导能源与环境设计(LEEDR)社区发展(ND)计划金级条件认证。这使TRX晋级到更高阶段的预认证。

能源与环境设计认证是国际公认的绿色建筑认证程序,具有设计与建筑世界最绿色、最节能及高效能的评级系统。

能源与环境设计认证社区发展着重于一个适于步行、多元使用空间的充满活力与健康的社区。它认证减少能源与水源使用的建筑和基建,同时提倡其他具永续力的最佳实践。

(星洲日报)

雪州为私利分开选举 牺牲人民投选便利

(吉隆坡16日讯)马华雪州公共服务及投诉局主任拿督汤木炮轰议决不同步与中央政府举行选举的雪州民联刻意拖延,为一己私利置人民利益予不顾。

汤木是针对民联议决雪州将不与中央政府解散国会之际同步举行州选一事,发表看法。
他解释道,如今经已是九月,离开雪州必须在宪法约束下解散州议会只有9个月;倘若国阵政府在这几个月内宣布解散国会进行全国大选,那么雪州子民得到相当靠近的日期内连续回乡两趟以进行投票。他说,这将对在外州工作选民造成重大不便。

“这不单对外州工作选民、海外工作选民不公平,还会拉低投票率,无法有效地反映人民的意愿”。

也是马华公共服务及投诉局首席法律顾问的汤木认为,分开两次投票将令选委会面对人员调动的困扰,更是浪费人民税金。他痛批,总是许下不负责任又无法实践诺言的民联不心疼税金的白白流失。

“单是雪州分开选举便需要额外至少5千万的花费,这些都是人民的税金,本来可用于更适当和利民的方面,但却因为民联的自私和老爱唱反调而白白浪费”。

汤木敦促选民严正地以选票否决民联,切勿再让这群为捞取政治利益典当人民投票便利的政治害虫继续执掌雪州政权。

柔佛火箭即将迎来一场大风暴!

就当大家都以为火箭柔佛州主席巫程豪成功搞定内部分裂之际,却传出之前跟他斗得你死我活的火箭柔佛文打烟州议员魏宗贤在出席自家在麻坡主办的宴会时受阻,更被人推倒受伤。

魏宗贤也是行动党峇吉里国会选区联委会署理主席。他是本月3日晚约7时30分,出席该党峇吉里与麻坡区国会联委会联办“香妃城之夜”冠英与您有约千人晚宴,在步入宴会厅大门口处遭到两名女党员拦阻,并遭身后一名男党员推跌倒,头部击中桌子铁脚而过后在会场出多次出现眩晕。

这又进一步再次恶化了柔佛火箭内部分裂,笔者就从头说起这一切事情的起因2009年麻坡火箭爆出林首长爱将魏宗贤在党所事物上出现舞弊行为,让巫程豪紧咬不放,甚至告上法庭。

听说在林首长发出封口令伸手搭救他的爱将后,风波才平息。而魏宗贤却学不乖,在2011年遭拉下马。失去麻坡行动党联委会主席职的魏宗贤,今日再被党员指控滥用公款买服务车,导致联委会陷入“破产”困境。

新加望支部财政司家吉今日偕逾10名党员,拉着写着“魏宗贤联委会为何破产?”横幅,到麻坡行动党联委会抗议。 魏宗贤也是文打烟州议员,他与数名支持者,于上月25日遭另一批党员,包括党元老推翻。

司家吉透露,联委会新届理事于本月2日召开第一次会议后发现,9月份银行结存从今年1月的逾5万令吉变成2000令吉,意味着新届理事会财务,在扣除付给 魏氏私人助理薪水和日常开销后,下月的财务状况将出现负数。

“新届理事还要承担1000令吉用作服务车的喷漆费用,但服务车的注册人却不属于峇吉里联委会或党中央,魏宗贤利用联委会户头,把1万令吉转入‘阳光计划’,以购买服务车。”

他说,新理事会还被催促支付魏氏私人助理的薪水、2辆服务车的喷漆费用、水电费和纸张等,令理事不满。

他表明明白全国大选将至,将党内丑闻曝光,将严重打击该党在柔州的努力,继而让民联执政布城的希望受挫。但该联委会面对财务“掏空”及“干捞”缠身,与其在大选被国阵抹黑,不如将事件曝光,让党中央正视及尽快处理。

“党员要求党中央彻查麻坡行动党联委会的账目,果断及迅速处理峇吉里联委会财务状况。” 结果魏宗贤被冻结党纪6个月,巫程豪的如意算盘是在大选前魏宗贤将不会被回复党纪结果事与愿违啊。大选迟迟不来而现在魏宗贤的党纪已经被回复了。看来柔佛火箭即将迎来一场大风暴!

 

(作者:hugo jackson

 

奸商拟漂白后出售 假血燕或重现

(吉隆坡16日讯)燕窝业者揭发,仍有不法商家死心不息,等待时机准备将血燕漂白后出售。

根据报探得消息,一些燕农透露,有不法商家向他们“灌输”消息,即要燕农杜绝一切燕窝追踪系统管制,好让不法商家仍有机会可将血燕漂白后出售。

马来西亚燕窝商联合会长拿督祝圣才接受本报电话访问时说,确实有燕农向该会领导层投诉。

(原载中国报 16/9/2012)

与三星专利权诉讼 苹果再胜一场

(纽约16日讯)苹果在与韩国三星的专利权诉讼中再胜出一局。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针对三星指苹果iPhone和其他苹果平板电脑的无线电通讯科技,侵犯其专利权进行调查后,认为有关指控不成立。

不过,这项初步裁决还需经过全体委员会成员进行审核后才能定案。

这是继上个月加利福尼亚州法院裁决三星必须支付超过1亿美元(约3亿令吉以上)的专利侵权费后,苹果公司在与三星的专利权诉讼案中取得的另一场胜利。

不过,三星表示“仍有信心”,全体委员会将做出有利于公司的决定,裁决“苹果必须对侵犯三星创新技术的不劳而获行为承担责任”。如果苹果罪名成立,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有权禁止入口相关产品。

科技专利顾问弗洛里·穆勒表示,三星希望能通过国际贸易委员会的入口禁令,对苹果公司起抗衡作用。

华文教育与筹款活动 / 文平强博士

坚持华文教育的生存与发展是马来西亚华人社会的文化传统。维护华教所需要担起的沉重经费已成为华社责无旁贷的职责。本文将略探华社筹款活动的现象及其背后的精神。

华人对教育有特高的期望。

对个人与家庭来说,教育是提升地位的途径;对社会与国家,它则是巩固未来的保障。

因此,华人坚持“再穷也不穷教育”的理念,发挥了“百年树人”的长期文化传承精神。

教育与文化是互相牵连且互相滋养的,教育不仅教人谋生,也教人成为有修养的人,为社群和国家谋求福祉。

《2011年全球慈善指数》显示,依据公民捐款、做义工及帮助陌生人善举指数,大马在153个国家里排行第87,而斯里兰卡、泰国和寮国则排在第8至第10位。然而这个指数却忽略了大马华社在教育上所捐献的巨大款项之善举。

仁义善实践文化精神

作为处在权力中心之外而难于获得官方教育津贴和奖学金适当分配的社群,华人需要发挥自己的文化传统和价值观来维护和确保本身的利益。华人对教育热诚与在资金上的投注是国内其他族群不能相比的。

所以华社资助教育的善举常被称为缴纳“第二项所得税”。

维护与坚持华文教育事业的互助心理源自于华人的文化精神。它启动了华人内在社会机制与潜在力,并以“仁”、“义”与“善”的思想来实践这文化精神。“仁”、“义”与“善”的美德起源于个人的内心关怀与爱。行“仁”就是为人着想,把别人与自己一样的看待;“义”

指的是群体广大、长远的利益,个人或团体是以实际行动来体现“义”所包含的价值观;向善和行善是儒家传统的美德,善也指“共同善”(common good),是个人与社会可共享的利益。

“仁”最主要的含义是“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

对教育伸出援手的人,就发挥了“立己立人”的精神,积极的使他人成才。“义”是实践对社群做出 贡献的理论根据,是华人维护民族利益的社会机制。行善的双层意义是在做善事的同时也促进民族教育的共同善,其目的是体现对社群的爱。在教育方面,向善是无 条件的辅助学子们,让他们能追求理想。

华人以个人的名分或透过各别的组织,自愿且慷慨地捐助华社及国家的公益事业,以造福广大的社 群。供予社群共同使用的共同善设备在华人社会里尤其常见,最显著的是确保华文教育与公共医疗的权利受到保障。华社创办和资助中小学、大专院校、医院、慈善 之家及其他社区服务的事迹亦是不胜枚举的。

自由自励自发捐教育

华社的教育捐款来源包括个人、企业、社团和基金会等,而并肩与筹款单位推动和配合募款的组织则包括华文报馆、企业和社团等。一些募款方式已被制度化并以专业方式定期为学校和地方社团筹款,其中以《南洋商报》和皇帽啤酒公司联合主办的“十大义演”最为典型。

十大义演展现华社在日常生活上对文化精神的“内化”和容纳,并有效地动员各“善者仁翁”以自由、自励和自发的精神,不分贵贱和或男女老幼,也不分方式和时间等,出钱出力为教育作出贡献。

根据《南洋商报》所提供的数据,十大义演从1987年至今已举办563场演出,共筹3亿551万令吉;其中包括269场乃为华小筹募而举办,共筹2亿698万令吉;为中学则办了94场,筹得4965万令吉;为学院则办了48场,筹2706万令吉。

十大义演已成为华校的筹款机制,为华教谋求利益作出奉献。“义”字当头的义演,可视为是华社在教育募款上一项重要的文化活动品牌。

(原载南洋商报言论版 16/9/2012,作者为新院,大马与区域研究所所长。以上所述纯属个人意见,不代表新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