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赛芝涉金钱政治的内幕 /陈治平

马华公会总会长蔡细历对王赛芝异乎寻常地,义正词严的公开强烈谴责,确实令许多人感到惊奇。许多人认为蔡细历身为马华总会长不应该在媒体公开地训诫一位女性副部长,反而应该在闭门的情况下劝告“政治越界”的政党同僚。

然而,蔡细历是否应该闭门“训诫”是见仁见智的问题。或许,相关事件已经发展至非常严重的地步,身为马华总会长的他不得不严厉警告涉及的人。

蔡细历在务边出席活动时,指他接获投诉,有一位马华女副部长向国阵友党游说,以便让她成为霹雳州务边国会选区候选人。他更进一步的指说,这位副部长也用上金钱政治手段,这是不幸的事,马华强烈谴责这样的行为。

当然,尽管王赛芝是马华公会在政府硕果仅存的女性副部长,她绝不会坐以待毙的对号入座。她在第一时间内否认有关指责。

然而,当博主联系务边国会选区国阵主席兼马华公会务边区会主席曾振銓对相关报导作出澄清的时候,他透露了3宗事件,并认为王赛芝在处理党务和政治人事方面,欠缺政治成熟度与智慧。

王赛芝确实有绕过国阵主席与务边国阵友党联系。她也在没有通知务边马华区会主席的情况下,在农历新年期间与务边马华区会执委进餐,并向在场出席的马华执委分发马币500令吉的新年红包。至于,她有没有自荐为国阵务边国会选区的候选人则不得而知。

政治虽然以收买人心为主,却往往会因为过度的善意而被解读为“贿赂”。500令吉的红包,说多不多,即使再多的红包“馅”也不能够担保获得区会执委的支持;即使支持,也未必如愿成为候选人。

王赛芝应该很明白,在分派与安排国州议席候选人方面,她必须通过马华区会的认同之外,也必须得到马华州联委会主席与及马华总会长的同意,才在提呈国阵州主席和国阵最高领导人,首相纳吉来核准。单单在国阵和马华区会毛遂自荐,是万万不通的!

务边马华区会当然也不能够把王赛芝的“善意”当作自荐为国会候选人的动作。既然党中央委任她领养务边国会选区,就应该让她接触民众。而接触国阵友党和马华区会则为首要动作。可能,她错就错在接触国阵友党和马华区会时,没有通知和邀请同样担任主席的曾振銓。

曾振銓在党内苦苦经营20多载,不是省油的灯,不可能“逆来顺受”。务边马华区会希望他能够和担任务边马华妇女组主席的太太游秀琴,结成夫妻档,一位竞选国会议席,一位再作冯妇竞选州议席,缔造政坛佳话。

王赛芝应该在位时,尽量笼络人心;在务边或巴东色海,不管对普遍民众、基层党员或高层领袖,她都应该以诚意“循规蹈矩”、小心翼翼,以免误踏地雷;若然,等着的,只是政治断头台,贬为“庶民”!

(原载《将心比心》部落客 发表日期 18/9/2012)

棕油黑果偷偷卖 官联工厂弊端曝光 /梁敬义

(真相网梁敬义独家报导)由於官商勾结收购不成熟的棕果榨油,大马棕油局官联工厂内神通外鬼的非法活动最近遭到举报,该局己成立调查队伍彻查。

在现有规章下,榨油厂不准收购俗称"黑果"的未熟的油棕果,因为榨取原油将从正常的23%比例收益遽降到仅18% , 导致神不知鬼不觉的亏损。

黑果之所以流入官联工厂主要有两项诱因。其一,由於採割果实的外劳每吨工资30令吉,功利心驱使下便胡乱採收,导致许多不合格的黑果必须通过特别管道让工厂认购。其二,当前成熟棕果入厂价每吨约600令吉,如果价格攀升,园主或中介商会不惜以黑果牟取急利。

中介商黑果在手,便以每吨5令吉的贿赂金让官联公司的官员允准"黑果"进厂。由於正规的白天入厂前品质检查耳目众多,於此便安排在晚间进行,黑果一进厂不再受到查究。

在油棕产区,这种勾当每天都发生,数量之大无法估计。毕竟,园主无法一一严管外劳採割时小心翼翼只割取成熟果实,而过不了关的黑果,就得由搭通天地线的中介商牵引入厂。

在一些产区,与官联公司有密切关系的中介商,成为这个领域的老大,他们以低价收购,解决园主不符合规格的黑果有长期的"出路",中介商再以时价售卖给官联公司,牟取高利润。

由於黑果不成熟,榨油量最高仅得18% ,这不但不符合经济效益,也可能导致不明不白的亏损。榨取的精华原油转售予国内的食油工厂提炼,其他的则卖给下油工业。

《真相网》获悉,由於奉公守法的园主不同流合污而遭到排斥,自行吸纳黑果的损益,但却看到不法的丑闻横行获利,心生忿怒。尽管这些责怨四起,但却是心照不宣的业界行规。有仗义者於此揭露弊端。

据悉,柔佛州丰盛港和拉美士两间大马棕油局官联工厂已接令不准在夜晚让黑果暗渡陈仓。此一严厉把关势必影响採割果实过程中无可避免存在的黑果的滞销,如果条规全国施行,是否会引起连锁反应,则有待观察。

网络仇恨文化

仇恨文化在现实社会中是一种现象,但是网络技术助长了这一现象的扩散。在1995年互联网上只有一个传播仇恨的网站,而目前这类网站已经超过2000个左右,仅在德国就有500多个,网络仇恨站成为仇恨心理的发泄点和集结点,网络仇恨的内容大致而言有针对宗教,种族和政治等,网络发泄仇恨的对象十分广泛,不仅是青少年,社会名人也不缺乏,是一种极度情绪化的表现,这种现象如不加以控制必然会导致犯罪的源头。

互联网给世界带来了很多好处,改变了人们生活和工作的方式。然而“在信息高速公路上,却仍然有少数几条阴暗的小巷”,有人在那里利用信息技术散布虚假信息和传播仇恨。这些所谓的“网络仇恨”现象对年轻一代的影响尤为严重。

潘基文说,无论是家长、互联网业者,还是各国政府,都可以在清除“网络仇恨”现象方面发挥作用。他说,家长有责任教导孩子如何“安全”上网;互联网 业者应该确保仇恨语言无法在网上驻足;而各国政府则必须认真研究这一问题,在确保网络安全的同时也应注重保护基本的自由和人权。

联合国新闻部2009年专门就此召开研讨会,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指出,“一些最新的技术正被用于传播最古老的恐惧”。在世界各地都有一些极端分子利用网络散播仇恨,煽动犯罪。

2009年6月,华盛顿纳粹大屠杀遇难者纪念馆发生枪击案,2人受伤、1人死亡,嫌犯曾在博客上鼓动反犹主义,指责该纪念馆是“骗局”。此前,美国还发生 一名医生被害案,这名医生被一个反堕胎者网站列入网上打击名单之中,名单上还有数百名医生、法官以及女权主义者的姓名。根据今年5月发布的一份调查报告, 全球范围内至少有1万个散布仇恨和恐怖主义的网站。由此看来,在网络上散播仇恨已不是个别现象。

互联网作为一种新兴媒介,具有匿名性、交互性和时空异步性等特点,其出现对人类社会本来具有突破时空限制、无限交流信息的积极意义。然而,一些别有用心的 人利用网络的特性,将其变成散播仇恨的阵地:一方面,网络的匿名性为散布仇恨或暴力言论的人贴上了一层保护膜;另一方面,跨越时空障碍的网络沟通让那些持 偏激观点的人在全球范围内便捷地联系、动员,甚至“招募”同类。

互联网既是虚拟世界,也是现实世界,网络仇恨所涉及的问题都来源于现实 社会——种族歧视、宗教纷争、信仰丧失以及对金钱和暴力的顶礼膜拜……当电脑技术和互联网技术日益普及后,这些原来存在于现实社会的“病毒”也弥漫到网络 空间。信息高速公路上,出现了“少数几条阴暗的小巷”(潘基文语)。

“网络仇恨”病毒传播迅速,最易被侵袭的往往是那些世界观尚未确立、思想还未成熟的青少年。由于涉世未深,这一群体对“思想病毒”的抵抗力最弱。提升网络用户特别是青少年用户的鉴别能力,使他们能够批判地吸收网络上杂陈的信息,将有助于其抵抗“网络仇恨”。

解决“网络仇恨”问题,不是要让人们仇恨网络,而是要从传者、讯息、媒介(渠道)、受众和效果这五个传播的要素入手,防范仇恨在互联网世界里传播。具体来 说,就是要从源头上找到仇恨的传播者,从渠道上控制虚假信息的传递,当然最有效的还是在受众中开展媒介素养教育,提高其鉴别信息真假对错的能力。

 

教育大蓝图评议 /谢诗坚

政府提出的“教育发展大蓝图”涵盖了13年的改革大计,确实不易消化和理解,但分成几个层次来解读倒是可以理出一些头绪来。

首先政府准备缩短教育年限。在过去的学制是小学6年、中学6年、大学先修班两年及大学3年或6年不等,总共合起来不少于17年。后来学制有所变动,政府控制的学校,比如国民中学或国民型中学(1962年后出现)就改成5年学制,而没改制的成为独立中学则保留6年制。

在这之后又有一些调整,那就是考获SPM的学生可以申请直接进入大学或学院。

换 句话说,他们越过大学先修班而走另一条同样可以通过大学的道路。在80年代后,私立学院雨后春笋地成立,及后又出现私立大学和私立学院转成大学的契机,在 在给学生提供多样化的出路,也有不少以学院为桥梁而考取了外国大学的学位或选择不出国即可在国内读完3+0学士学位课程。这样一来,这些学生只要小学6 年、中学5年、学院两年半即转攻学位(约一年半)或直接进入基础课程,再进入3+0课程,前后所花大概是15年的光景,与传统的教育比较似乎少了两年。

在这方面,我们注意到政府准备推出新的方案,那就是让精英的学生用9年完成教育,即小学5年和中学4年,而后进入大学先修班,再升入大学。基本上,学生能在14年内完成大学教育,这又比当下的15年大学毕业少了1年。

不过,那些非“精英”的学生也将会按原来的时限学习,先后也要花15年完成大学教育。以此来推算,学生6岁入学(政府并不准备提前在5岁入学)来算,他们大概在20岁或21岁就会大学毕业,应是合乎现代社会的需求。

由于政府尚未对“精英学生”作出较详细的安排,我们不知道是把这些“天才学生”编入精英班或采用跳班制?而所谓的跳班制在很早时有的学校已加以采用。

重视英文教学

除 了学制的调整外,我们也注意到政府十分重视对英文教学的提升,这项改进在现在看来是十分必要的。在过去40年来,由于学校大力推动国语教学,也就使到学生 的英文程度有所局限;再加上政府对英文老师的培养未见普及和十分重视,难免影响中小学的英文水平。根据教育部的报告显示,只有28%的学生在SPM英文科 考试中获优等。这就是说,学生的英文程度不尽人意,也影响他们与世界接轨。

因此政府强调7万名英语教师必须通过剑桥英语测试是正确的,因为它被认为是时下评估英文水平的有效途径之一。如果我们不采取统一的方案提高英文水平,这对马来西亚新一代是不公平的。

很 显然的,马来西亚国际学校的日益吃香是与加强学生英文程度息息相关的。原本政府规定国际学校只能收10%的本地学生,后来放宽到40%,来到今天,干脆开 放到100%。这就是说,国际学校可以全面本地化,不必再受条例限制。也因为政府的放宽,可以预见以英文为重要媒介的国际学校将成为家长的选择,但因为学 费偏高,不是家长所能负担得来。因此政府还得正本清源来提高英文程度,不能单靠国际学校。

无论如何,从国际学校的蓬勃发展,意味着重视英文教学又再成为未来的方向。站在教育的立场和扩大学生的视野,灌输更完整的英文教学是没有人会反对的。

当 然我们也看到在强调英文的重要性的当儿,政府也保留华小的特征,也没有触及国民型中学和独立中学。在认同首相纳吉说政府为避免政治化,必须照顾各源流学校 的当儿,我们认为也有必要对国民型中学及独立中学提出较清晰的轮廓,不能当成模糊地带或灰色地带,无法有效地解决争端。就拿前些时候批准的日新威南国民型 中学及关丹独立中学就引发了争议是很不幸的事。

优势渐被取代

虽然教育法令或甚至说大蓝图并没有这样的规划,但既然政府已承认它们的合法化,也不排斥有限度的发展,为何不大方开明的对待各源流学校?

其实不论是国民型中学或独立中学,今天它们的办学方针也没有乖离国家的教育政策,既鼓励学生爱国爱校和努力学习三语外,也安排学生参加政府考试。虽然独中存在着统考,但并不妨碍学生融入教育体系和社会中。

今天当我们的国家已和中国相互承认学位之后,对华校的认可已不是难事,更不应当为政治课题来看待。

整 体来说,政府计划提升大马学生的阅读能力、数学水平和科学程度的努力是值得赞赏的。根据政府公布的数据显示平均得分在414至422之间。马来西亚只比印 尼强,但又差于泰国,更赶不上中国上海、韩国、新加坡、香港和台湾及日本等。这意味着我国的学生若拿来与其他国家比较的话,我们是达不到国际水平的。因此 在教育上的大刀阔斧,采取有效的补救行动是不得不痛下决心的,否则马来西亚的学生将会失去早期的优势。

在过去马来西亚的学生被赞为“语言天才”,较其他国家的学生掌握更好的中英文水平,也得到企业界的赏识。但在今天,这项优势也渐被其他国家取代,如果再加上数理科再走下坡的话,则马来西亚的学生已没有什么好炫耀的。

为 亡羊补牢,我们不能死守住传统的教学法和对媒介语的执着,既然已对国际学校100%的开放,也对华校提供较为开放的政策,又何尝不是好事呢?它也会对国民 的教育起正面的作用;如果我们承认21世纪是亚洲的世界,我们就不能忽视中国的作用,这就需要更多的三语人才,华校生在这方面肯定会成为国家的资产和有用 的人力资本。

这就是说,教育大蓝图若也能重视华校的重要性,对国家的未来也是百利而无一害的。

(原载光华日报 言论版 作者:谢诗坚

锁定统考的迷思

日前,青年及体育部副部长颜炳寿指,统考文凭整体水平已超越大马教育文凭考试(SPM),部分科目如数理科,也已接近马来西亚高级学校文凭(STPM)水平。对此,董教总持反对态度,认为这只是国阵不承认统考的藉口。

身为独中生,统考的确在求学生涯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当年,董总主席林晃昇在主办统考时,也是以完善华文教育体系为目的,只是在鼓吹承认统考的同时,独中的师长们是否陷入了统考的迷思之中呢?

作为母语教育的平台,独中扮演的角色如今已经失去其本质。如今的独中以考试作为导向,要求学生按照应付考试的规格去温习功课,量产出不少独中生,但是独中生会否思考却成了当下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扼杀学生创意思维

首先,独中的填鸭式教育成为了家长在国中放牛班教育的第二选择。以南马一所独中为例,就以“贝多芬”教育为名,一切学习都以分数导向,以死记硬背为主。

如今,商界缺乏有知识及胆识的人才,许多公司宁愿闲置空缺,也不愿聘请“菜鸟”担任职务,年轻 人出社会后的就业问题,成为了社会的负担及担忧。如今,必须要靠父母才能还房贷及车贷,这主要都是教育失去激发学生思考的恶果。若情况继续恶化,我国经济 就算改朝换代,也是治标不治本。

再来,独中教育通常没把公民教育纳入学习范围,这明显和独中办学的血泪史是背道而驰的。身为独中生,每天缴交的“第二税金”乃是政府压迫下的成果,学生在缴交学费的同时,还要为母校募集善款,政府不会给予任何援助。

民族必须自强不息

独中生若不懂得身为公民的义务,认识作为人的基本人权。那么,我们怎么能奢望往后的日子,马来西亚会有一个更民主成熟的社会呢?

若无一个更成熟的公民社会,到最后马来西亚的环境依旧停止在90年代的“马哈迪乡愁”之中,试问,如此一来,马来西亚又会否如韩国一样成为后发的现代化国家呢?

韩国之所以能走出九八金融风暴的困境,在于韩国敢于大胆革新。除了在经济上勇于接收国际储备局的贷款外,民族自强不息的精神也是走出困境的重要因素。马来西亚虽然同样走出困境,如今仍然陷入寒冬之中,春天仍旧离我们很远。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教育乃百年事业,独中若不能走出迷思,认识教育的根本,就谈及培养国家栋梁,实在是叶公好龙,不敢见真龙啊!

(原载南洋商报 言论版 / 文:黄康伟)

蔡细历:王赛芝搞金钱政治!

马华拥有官职及中央党职的领袖已为未来大选寻找和筹策在"风水宝地"上阵,唯一的女副部长王赛芝被指搞金钱政治,谋求在务边出战,而她游说国阵成员党让她当候选人的布局,激怒马华总会长蔡细历强烈谴责这种行为。

虽然蔡细历没有点名批判,但政治是非圈没有秘密可言。然而,家庭及社会发展部副部长王赛芝也藉着蔡总没抖出是那一个人,顺水堆舟开脱表明不知情况,自保颜面。

在竞选议席划地自重的另一位财政部副部长林祥才,也暗示受到马华士拉央的领袖的举荐和祝福,频频在这国会议席里活动,并以其官职拨款收买人心,令蔡总认为他身为雪州主席只顾本身的政途而忽略整个格局,搞个人功利主义。

一年前,当翁诗杰表明要在班丹重披战袍时,马华中央计划由王赛芝取而代之。这是因为王与翁关系甚笃,如果翁最终以独立人士或商借公正党名义出战,即使要攻讦王赛芝也有口难言。

不过,随着政局不断更变,有传言王赛芝将被委派到吉打巴东色海竞选。王赛芝并没有政治地盘,被暗喻为政治游牧民族,哪里有的靠拢就在那里落脚。但她认为务边是安全区。

她被指搞金钱政治,乃因她花费不少心机向国阵成员党寻求支持。通常,这都需要许多实惠和承诺才能"买下"成员党的美言。但一些成员党也佯装觊觎务边以便左右逢源,实际上,马华霹雳州务边区会主席曾振荃据说已被圈定为候选人,因此,王赛芝想越界而战肯定有阻力。

务边国席历来是马华的风水宝地,许多马华高层领袖如陈群川和陈祖排都一出即胜。上届大选,林良实的公子林熙隆拿了这上上签却在308政治海啸中惨遭没顶,替马华写下败绩。

隆市敦拉萨国贸中心 绿色建筑获国际认证

(吉隆坡16日讯)吉隆坡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TRX)已获得国际认证为永续绿色发展。

一个马来西亚发展公司发文告指出,美国绿色建筑委员会针对敦拉萨国贸中心建筑群的整体总规划蓝图,进行了严格评估之后,发出认证。

该委员会审查了这些建筑群的位置、建筑群间的相互关係,以及联繫建筑群的公共空间素质。

该委员会已向敦拉萨国贸中心颁发一个领导能源与环境设计(LEEDR)社区发展(ND)计划金级条件认证。这使TRX晋级到更高阶段的预认证。

能源与环境设计认证是国际公认的绿色建筑认证程序,具有设计与建筑世界最绿色、最节能及高效能的评级系统。

能源与环境设计认证社区发展着重于一个适于步行、多元使用空间的充满活力与健康的社区。它认证减少能源与水源使用的建筑和基建,同时提倡其他具永续力的最佳实践。

(星洲日报)

雪州为私利分开选举 牺牲人民投选便利

(吉隆坡16日讯)马华雪州公共服务及投诉局主任拿督汤木炮轰议决不同步与中央政府举行选举的雪州民联刻意拖延,为一己私利置人民利益予不顾。

汤木是针对民联议决雪州将不与中央政府解散国会之际同步举行州选一事,发表看法。
他解释道,如今经已是九月,离开雪州必须在宪法约束下解散州议会只有9个月;倘若国阵政府在这几个月内宣布解散国会进行全国大选,那么雪州子民得到相当靠近的日期内连续回乡两趟以进行投票。他说,这将对在外州工作选民造成重大不便。

“这不单对外州工作选民、海外工作选民不公平,还会拉低投票率,无法有效地反映人民的意愿”。

也是马华公共服务及投诉局首席法律顾问的汤木认为,分开两次投票将令选委会面对人员调动的困扰,更是浪费人民税金。他痛批,总是许下不负责任又无法实践诺言的民联不心疼税金的白白流失。

“单是雪州分开选举便需要额外至少5千万的花费,这些都是人民的税金,本来可用于更适当和利民的方面,但却因为民联的自私和老爱唱反调而白白浪费”。

汤木敦促选民严正地以选票否决民联,切勿再让这群为捞取政治利益典当人民投票便利的政治害虫继续执掌雪州政权。

柔佛火箭即将迎来一场大风暴!

就当大家都以为火箭柔佛州主席巫程豪成功搞定内部分裂之际,却传出之前跟他斗得你死我活的火箭柔佛文打烟州议员魏宗贤在出席自家在麻坡主办的宴会时受阻,更被人推倒受伤。

魏宗贤也是行动党峇吉里国会选区联委会署理主席。他是本月3日晚约7时30分,出席该党峇吉里与麻坡区国会联委会联办“香妃城之夜”冠英与您有约千人晚宴,在步入宴会厅大门口处遭到两名女党员拦阻,并遭身后一名男党员推跌倒,头部击中桌子铁脚而过后在会场出多次出现眩晕。

这又进一步再次恶化了柔佛火箭内部分裂,笔者就从头说起这一切事情的起因2009年麻坡火箭爆出林首长爱将魏宗贤在党所事物上出现舞弊行为,让巫程豪紧咬不放,甚至告上法庭。

听说在林首长发出封口令伸手搭救他的爱将后,风波才平息。而魏宗贤却学不乖,在2011年遭拉下马。失去麻坡行动党联委会主席职的魏宗贤,今日再被党员指控滥用公款买服务车,导致联委会陷入“破产”困境。

新加望支部财政司家吉今日偕逾10名党员,拉着写着“魏宗贤联委会为何破产?”横幅,到麻坡行动党联委会抗议。 魏宗贤也是文打烟州议员,他与数名支持者,于上月25日遭另一批党员,包括党元老推翻。

司家吉透露,联委会新届理事于本月2日召开第一次会议后发现,9月份银行结存从今年1月的逾5万令吉变成2000令吉,意味着新届理事会财务,在扣除付给 魏氏私人助理薪水和日常开销后,下月的财务状况将出现负数。

“新届理事还要承担1000令吉用作服务车的喷漆费用,但服务车的注册人却不属于峇吉里联委会或党中央,魏宗贤利用联委会户头,把1万令吉转入‘阳光计划’,以购买服务车。”

他说,新理事会还被催促支付魏氏私人助理的薪水、2辆服务车的喷漆费用、水电费和纸张等,令理事不满。

他表明明白全国大选将至,将党内丑闻曝光,将严重打击该党在柔州的努力,继而让民联执政布城的希望受挫。但该联委会面对财务“掏空”及“干捞”缠身,与其在大选被国阵抹黑,不如将事件曝光,让党中央正视及尽快处理。

“党员要求党中央彻查麻坡行动党联委会的账目,果断及迅速处理峇吉里联委会财务状况。” 结果魏宗贤被冻结党纪6个月,巫程豪的如意算盘是在大选前魏宗贤将不会被回复党纪结果事与愿违啊。大选迟迟不来而现在魏宗贤的党纪已经被回复了。看来柔佛火箭即将迎来一场大风暴!

 

(作者:hugo jacks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