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需要勇气 / 夏国文

2013年财政预算案将在下周揭晓,目前,各大媒体都已陆续刊登来自各方的“愿望清单”,希望政府聆听民意“有求必应”。

其实,对于普罗大众来说,我们的愿望并不是想一步登天的苛求,而是最简单不过的想做个有壳蜗牛。

一般来说,凡是踏出社会工作了5年以上,都会想着要买一所房子,不管是有地或高楼,只要有瓦遮头,有窝可躲,心理就踏实多了。

然而,凭着几千大元的薪金,在现今市场要买一间房子谈何容易,打工一族无不感叹房价高不可攀,甚至有产业泡沫的忧虑。

可是,发展商或者是产业投资机构,却异口同声地说房价不算高,产业没有泡沫。

不管谁对谁错,双方都拿出了“论据”。购屋者搬出来的,是薪金永远追不上房价的确实压力,而发展商则搬出各种有利的调查,强化本身的论点。

确实,这是一个没有交集的争论,因为购屋者永远不会嫌房价过低,而发展商则永远不会嫌房价太高。

这种情况就需要政府干预了。让人民更买得起房屋,好让人民安居乐业提高生产效率?还是继续让发展商的业务蒸蒸日上,带动政府的税收?

不管政府靠向哪个方向,都是需要勇气的,最要不得的是举棋不定且朝令夕改。

【快刀斩】叶新田受指示不准攻击正副首相

在华教课题上,董总不必问神都知道,首相纳吉和副揆兼教育部长慕尤丁的权力主宰兴衰。但是,董总叶新田和邹寿汉"痴痴缠",对马华特别是副教长魏家祥穷追猛打,既找错对象无法解决问题,同时又何居心光找配角而放过主角?

如今,有了粗略、有待分解的答案,原来,叶邹双怪早已受到指示甚至是唆摆,不能就华教问题攻击正副首相,矛头只准对着马华和魏家祥干到底。

这就是许多评论人一直怀疑叶与邹欺善怕恶的背后原因,如今这怪影已呼之欲出。

马青教育局主任张盛闻指控:“有人告知我们,其实叶邹两人已经受到某人的指示,绝对不能够攻击首相及副首相,只能够针对马华,只能够针对魏家祥。”

“这是我们收到的消息,如果叶邹两人认为没有这样的东西,我欢迎他们否认。但是,从最近种种过程,再看他今天所写的东西,我相信这个消息来源不是空穴来风。”

既然张盛闻点名狠狠揭露底细,叶新田和邹寿汉即使否认也说不清楚本身是否被"收买",而最能展现他们为华教斗争而视死如归的精神,莫过於冤有头债有主,枪口瞄准对象。

倪可敏: 5大建议留住人才

霹行动党呼吁政府反省和检讨,为何大马年轻一代在自己的国家看不到未来,导致愈二百万国民离乡背井远赴他乡尋找自己的前途。

民主行动党全国副财政兼太平区国会议员倪可敏指出,政府目前劳师动众的做法根本是本末倒置,政府一天不修正种族偏差的政策,国民根本就不可能感受政府施政的〝公正与平等〞,这才是留住人才的关键否则一切只是纸上谈兵。

政府在1990年代曾高调推动专才回流计划,虽然吸引了94名科学家回国,但是由于政策没有修改,最终只有4个人留下來,如今当局的做法又是換汤不換药,令人遗憾。

自从国阵1970年开始实行种族固打的新经济政策,在我国看不到未来的各族人才外流人数就达到愈二百万人,其中35%更是高学历的专业人士,这使到我国损失的人才资本就高达至少数百亿,对此悲哀现象,执政55年的国阵实在应该好好反省和检讨。

5大建议留住人才

倪可敏建议政府废除土著与非土著政策、承认独中统考、制度化发展母语教育、工程公平公开召标及公平彔取非土著担任高级公务员以克服人才外流的危机。政府 应该向印尼学习,公佈废除土著与非土著政策,让全体国民共同拥有同一个身份,因为以膚色区分国民的做法不但早巳过时、也伤害国民团结。

不顾全球华人感受 华总非议日本“购岛”

(吉隆坡17日讯)华总今天非议日本不顾中国和广大海外华人社会的感受与立场,而单方面宣布把钓鱼岛国有化,导致钓鱼岛事件大幅度升温,并把全球华人社会和日本的关系推向紧张、对立和尖锐化。

日本立场专横无理

华总会长丹斯里方天兴今天发文告说,日本政府的这一系列举措,也有“企图让军国主义再度抬头”之嫌,国际社会,尤其是亚洲和东南亚区域,都应该高度关切和共同监督!

他说,对广大的中国和海外华人社会而言,日本单方面宣布“购岛”行动,并把钓鱼岛国有化的任何理由和声明,都是不能让人信服及令人感到愤怒的。

华总是自日本把钓鱼岛国有化,引发中国官民激烈反弹以来,第一个表态的马来西亚重级量华团。

应为二战向中国道歉

方天兴说,日本对钓鱼岛立场的转硬、专横和无理,是导致这一次再度引发“钓鱼岛危机”的导火线,再加上明天(9月18日)是日本发动侵华战争之始的“9‧18”

事变81周年纪念日,相信是导致中国人民深感愤怒而走上街头展开空前大规模反日大示威的主因。

他说,在铁证如山之下,日本也应该对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侵华事件负起全责和毫无条件的向中国道歉,而不是在这道迄今尚无法平伏的历史伤痕中,以本身的政治考量下通过钓鱼岛事件挑起日本国人的情绪对抗中国。

他说,华总全力支持中国政府对钓鱼岛事件上向来所秉承的温和处理方式,以及坚定的立场。

无论如何,方天兴也希望中国人民目前在国内展开的历史上最大规模反日示威行动方面,应该通过更性理的方式进行,而不是毫无克制的带来破坏,对社会安宁构成威胁。

先甜後苦.補貼國庫 煙酒稅大選後或調高

(吉隆坡18日訊)普遍被認為會在2013年財政預算案“逃過一劫”的煙酒2大罪惡稅,極可能“先甜后苦”,即在大選后才遭起稅以補貼緊縮的國庫。

馬銀行投銀認為,開銷大、馬石油股息減,政府迫切需要資金,加上政治壓力,罪惡稅極有可能在大選后遭“秋后算賬”。

馬銀行投銀分析主管黃秋嫻指出,多名部長證實消費稅今年內不會宣佈落實,馬石油明年股息減至淨利30%,根據過去做法,政府皆是透過調高罪惡稅增收入。

“不過,本屆預算案落在國內大選前,為避免引發生活成本提高的爭議,讓在野黨領袖借題發揮,政府料不會在預算案時宣佈起稅,反而會在大選后調整稅務。”

治標不治本

這是我國史上第2次在國內大選前宣佈財政預算案,上一次是1999年10月29日宣佈的2000年預算案;當時內閣在同年11月11日解散,11月29日進行選舉。

啤酒業業內人士亦相信,啤酒國內稅會在大選后喊漲,且最快會在大選后的2週內宣佈調高!不過該名人士並未臆測升幅。

黃秋嫻指出,距離本屆政府任期仍有數月,與其調煙酒高國內稅,政府或會在預算案中宣佈對付非法香煙和私酒措施,打擊非法貿易即有助提高政府關稅收入。

該行亦在另一份報告中指出,在缺乏嚴格執法情況下長期調漲國內稅,對提高稅收而言治標不治本,反倒使消費者傾向購較便宜的走私品。

“數據亦證明,政府未調高國內稅期間,香煙和啤酒稅務皆增加;香煙在2011年凍結增稅前稅收逐年減,啤酒稅收亦在凍結增稅后快速增長。”

啤酒有望受益旅遊業

(吉隆坡18日訊)普遍被認為會在2013年財政預算案“逃過一劫”的煙酒2大罪惡稅,極可能“先甜后苦”,即在大選后才遭起稅以補貼緊縮的國庫。

馬銀行投銀認為,開銷大、馬石油股息減,政府迫切需要資金,加上政治壓力,罪惡稅極有可能在大選后遭“秋后算賬”。

馬銀行投銀分析主管黃秋嫻指出,多名部長證實消費稅今年內不會宣佈落實,馬石油明年股息減至淨利30%,根據過去做法,政府皆是透過調高罪惡稅增收入。

“不過,本屆預算案落在國內大選前,為避免引發生活成本提高的爭議,讓在野黨領袖借題發揮,政府料不會在預算案時宣佈起稅,反而會在大選后調整稅務。”

治標不治本

這是我國史上第2次在國內大選前宣佈財政預算案,上一次是1999年10月29日宣佈的2000年預算案;當時內閣在同年11月11日解散,11月29日進行選舉。

啤酒業業內人士亦相信,啤酒國內稅會在大選后喊漲,且最快會在大選后的2週內宣佈調高!不過該名人士並未臆測升幅。

黃秋嫻指出,距離本屆政府任期仍有數月,與其調煙酒高國內稅,政府或會在預算案中宣佈對付非法香煙和私酒措施,打擊非法貿易即有助提高政府關稅收入。

該行亦在另一份報告中指出,在缺乏嚴格執法情況下長期調漲國內稅,對提高稅收而言治標不治本,反倒使消費者傾向購較便宜的走私品。

“數據亦證明,政府未調高國內稅期間,香煙和啤酒稅務皆增加;香煙在2011年凍結增稅前稅收逐年減,啤酒稅收亦在凍結增稅后快速增長。”

啤酒有望受益旅遊業
香煙須續與非法業者作戰

倘若政府出人意表地提高國內罪惡稅,香煙和啤酒銷量將毫無疑問地下滑且衝擊賺幅,不過啤酒銷量可望受益于旅遊業及一般消費增長,香煙則必須繼續與非法業者作戰。

馬銀行投銀分析師指出,香煙國內稅從2001年開始逐年提高,2012年預算案暫緩調整,銷量在過去5年以平均4%幅度減少。

政府在2002至2006年大幅調高啤酒國內稅,則使過后銷量平均每年跌5.5%;在沒有提高稅務的日子,啤酒銷量每年增6%。

“旅遊業及國內消耗量尚可帶動除啤酒銷量增長;但香煙業不僅面臨非法貿易問題,政府收緊條例等亦影響國內業者。”

假設香煙國內稅起1仙,銷量有可能按年跌1%,可使主要業者英美煙草(BAT,4162,主要板消費)和英美煙草(BAT,4162,主要板消費)2013財年淨利成長縮至0.1%和2.9%。

香煙國內稅過去幾年平均提高1仙至3仙,期間銷量每年跌幅2%至11%;每枝香煙起稅1仙,包括5%銷售稅的售價將起1.05仙,一包20枝裝的香煙將起價30仙。

每公升若漲60仙
酒商盈利流失近10%

國內稅每公升若漲60仙,健力士英格(GAB,3255,主要板消費)及大馬Carlsberg(CARLSBG,2836,主要板消費)盈利料分別流失10%及8%。

馬銀行投銀分析師認為,倘若國內稅再調高,2家公司旗下平價啤酒(VFM)品牌銷量或微幅下行。

“以過去平均每年每公升調高10仙國內稅計算,一旦大選后宣佈調高國內稅,漲幅最高可達每公升60仙。”

國內酒商從2005年9月起需繳3項稅務,即每公升7.40令吉的國內稅、進口稅及20%從價稅(Ad Valorem Duty)。

“倘若調高的是從價稅,消費者即有可能從高級啤酒(Premium Beer)改喝主流、甚至平價啤酒;不過,超高檔啤酒種類則不會受到太大影響。”

分析師相信,鑑于新加坡Carlsberg貢獻至盈利比重提高,且產品品牌更多元化分散銷量下行風險,大馬Carlsberg會比健力士英格更快適應國內稅調漲。

丘光耀痰桶面子书 写下行动党的耻印 / 林文彪

鲁迅说谩骂绝不是战斗。鲁迅的批评,水平是一流。但他绝对不是谩骂,里头有内涵、有质量。

互联网时代的文化批评,优点很多,自由度、空间度都很大。天马行空,满世界跑,你今天一点就到哈佛去了,明天一点就到了剑桥。但是,有些人的心胸却不是随着互联网的大而变大,而是随着互联网的广阔心胸变小了。

最为典型的例子就是丘光耀,在党内找不到立足点,躲到虚拟空间去,做一些大家都不敢在阳光下做的事情,他对国家对政府甚至对自己民族的歇斯底里的诋毁和谩骂,而他享受其中。

政治人物互相攻击,朝野政党互挖疮疤,至少也有个说得过去的基点。在虚拟网络空间如面子书,人性里比较阴暗的一面,在网络空间里有发挥的余地了。反对的东西,不喜欢的事情,一棍子打下去,有的时候干脆把孩子和洗澡水一起都泼掉了。

英国威廉王子和凯特王妃配合英女王伊莉莎白二世登基60周年,周四抵马展开为期4天的访问期间,凯特的半裸照闹得满城风雨,行动党的低俗文化代言人也不堪寂寞,在其面子书制作及发布了一张凯特王妃与首相夫人罗斯玛的合成照,打出《貴妃和鬼肥》的标题,让他的粉丝到他的面子书吐痰。

英国威廉王子和凯特王妃没有前往槟州拜访林冠英,固然让行动党领袖及支持者大失所望,然而,通过诋毁的手段来教训有眼无珠的王妃没有与英明的首长共餐,却去拜会“鬼肥”的手段,比偷拍的狗仔队更为卑鄙可耻。

针对《貴妃和鬼肥》吐痰的行动党支持者令人不堪入目的言论例如:美女与怪兽、天使与魔鬼、山雞與鳯凰、王妃的宠物狮子狗、仙女与PK死肥婆等等。

说丘光耀的面子书是“痰桶’一点也不为过,看看《貴妃和鬼肥》里面的淹渍,尚有嗅觉的过路客也得掩鼻逃离。

如果有一天,民联入主布城,林冠英不小心做了外交部长,而英国威廉王子和凯特王妃有再度访马,林冠英邀请丘光耀出席,他会马上脱掉超人衣物,打上领带,关闭面子书账户,向权势跪拜,英语不灵光也硬着头皮去叩头。丘光耀的最终目标就是要做官,为了当官故,粉丝皆可抛。

丘光耀把行动党的政敌当玩具,粉丝只是丘光耀的自慰器,帮丘光耀手淫,还乐得不可开交,从丘光耀的面子书的"痰桶"景观,这类网交群交、简直就是集体变态,集体堕落。

王赛芝涉金钱政治的内幕 /陈治平

马华公会总会长蔡细历对王赛芝异乎寻常地,义正词严的公开强烈谴责,确实令许多人感到惊奇。许多人认为蔡细历身为马华总会长不应该在媒体公开地训诫一位女性副部长,反而应该在闭门的情况下劝告“政治越界”的政党同僚。

然而,蔡细历是否应该闭门“训诫”是见仁见智的问题。或许,相关事件已经发展至非常严重的地步,身为马华总会长的他不得不严厉警告涉及的人。

蔡细历在务边出席活动时,指他接获投诉,有一位马华女副部长向国阵友党游说,以便让她成为霹雳州务边国会选区候选人。他更进一步的指说,这位副部长也用上金钱政治手段,这是不幸的事,马华强烈谴责这样的行为。

当然,尽管王赛芝是马华公会在政府硕果仅存的女性副部长,她绝不会坐以待毙的对号入座。她在第一时间内否认有关指责。

然而,当博主联系务边国会选区国阵主席兼马华公会务边区会主席曾振銓对相关报导作出澄清的时候,他透露了3宗事件,并认为王赛芝在处理党务和政治人事方面,欠缺政治成熟度与智慧。

王赛芝确实有绕过国阵主席与务边国阵友党联系。她也在没有通知务边马华区会主席的情况下,在农历新年期间与务边马华区会执委进餐,并向在场出席的马华执委分发马币500令吉的新年红包。至于,她有没有自荐为国阵务边国会选区的候选人则不得而知。

政治虽然以收买人心为主,却往往会因为过度的善意而被解读为“贿赂”。500令吉的红包,说多不多,即使再多的红包“馅”也不能够担保获得区会执委的支持;即使支持,也未必如愿成为候选人。

王赛芝应该很明白,在分派与安排国州议席候选人方面,她必须通过马华区会的认同之外,也必须得到马华州联委会主席与及马华总会长的同意,才在提呈国阵州主席和国阵最高领导人,首相纳吉来核准。单单在国阵和马华区会毛遂自荐,是万万不通的!

务边马华区会当然也不能够把王赛芝的“善意”当作自荐为国会候选人的动作。既然党中央委任她领养务边国会选区,就应该让她接触民众。而接触国阵友党和马华区会则为首要动作。可能,她错就错在接触国阵友党和马华区会时,没有通知和邀请同样担任主席的曾振銓。

曾振銓在党内苦苦经营20多载,不是省油的灯,不可能“逆来顺受”。务边马华区会希望他能够和担任务边马华妇女组主席的太太游秀琴,结成夫妻档,一位竞选国会议席,一位再作冯妇竞选州议席,缔造政坛佳话。

王赛芝应该在位时,尽量笼络人心;在务边或巴东色海,不管对普遍民众、基层党员或高层领袖,她都应该以诚意“循规蹈矩”、小心翼翼,以免误踏地雷;若然,等着的,只是政治断头台,贬为“庶民”!

(原载《将心比心》部落客 发表日期 18/9/2012)

棕油黑果偷偷卖 官联工厂弊端曝光 /梁敬义

(真相网梁敬义独家报导)由於官商勾结收购不成熟的棕果榨油,大马棕油局官联工厂内神通外鬼的非法活动最近遭到举报,该局己成立调查队伍彻查。

在现有规章下,榨油厂不准收购俗称"黑果"的未熟的油棕果,因为榨取原油将从正常的23%比例收益遽降到仅18% , 导致神不知鬼不觉的亏损。

黑果之所以流入官联工厂主要有两项诱因。其一,由於採割果实的外劳每吨工资30令吉,功利心驱使下便胡乱採收,导致许多不合格的黑果必须通过特别管道让工厂认购。其二,当前成熟棕果入厂价每吨约600令吉,如果价格攀升,园主或中介商会不惜以黑果牟取急利。

中介商黑果在手,便以每吨5令吉的贿赂金让官联公司的官员允准"黑果"进厂。由於正规的白天入厂前品质检查耳目众多,於此便安排在晚间进行,黑果一进厂不再受到查究。

在油棕产区,这种勾当每天都发生,数量之大无法估计。毕竟,园主无法一一严管外劳採割时小心翼翼只割取成熟果实,而过不了关的黑果,就得由搭通天地线的中介商牵引入厂。

在一些产区,与官联公司有密切关系的中介商,成为这个领域的老大,他们以低价收购,解决园主不符合规格的黑果有长期的"出路",中介商再以时价售卖给官联公司,牟取高利润。

由於黑果不成熟,榨油量最高仅得18% ,这不但不符合经济效益,也可能导致不明不白的亏损。榨取的精华原油转售予国内的食油工厂提炼,其他的则卖给下油工业。

《真相网》获悉,由於奉公守法的园主不同流合污而遭到排斥,自行吸纳黑果的损益,但却看到不法的丑闻横行获利,心生忿怒。尽管这些责怨四起,但却是心照不宣的业界行规。有仗义者於此揭露弊端。

据悉,柔佛州丰盛港和拉美士两间大马棕油局官联工厂已接令不准在夜晚让黑果暗渡陈仓。此一严厉把关势必影响採割果实过程中无可避免存在的黑果的滞销,如果条规全国施行,是否会引起连锁反应,则有待观察。

网络仇恨文化

仇恨文化在现实社会中是一种现象,但是网络技术助长了这一现象的扩散。在1995年互联网上只有一个传播仇恨的网站,而目前这类网站已经超过2000个左右,仅在德国就有500多个,网络仇恨站成为仇恨心理的发泄点和集结点,网络仇恨的内容大致而言有针对宗教,种族和政治等,网络发泄仇恨的对象十分广泛,不仅是青少年,社会名人也不缺乏,是一种极度情绪化的表现,这种现象如不加以控制必然会导致犯罪的源头。

互联网给世界带来了很多好处,改变了人们生活和工作的方式。然而“在信息高速公路上,却仍然有少数几条阴暗的小巷”,有人在那里利用信息技术散布虚假信息和传播仇恨。这些所谓的“网络仇恨”现象对年轻一代的影响尤为严重。

潘基文说,无论是家长、互联网业者,还是各国政府,都可以在清除“网络仇恨”现象方面发挥作用。他说,家长有责任教导孩子如何“安全”上网;互联网 业者应该确保仇恨语言无法在网上驻足;而各国政府则必须认真研究这一问题,在确保网络安全的同时也应注重保护基本的自由和人权。

联合国新闻部2009年专门就此召开研讨会,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指出,“一些最新的技术正被用于传播最古老的恐惧”。在世界各地都有一些极端分子利用网络散播仇恨,煽动犯罪。

2009年6月,华盛顿纳粹大屠杀遇难者纪念馆发生枪击案,2人受伤、1人死亡,嫌犯曾在博客上鼓动反犹主义,指责该纪念馆是“骗局”。此前,美国还发生 一名医生被害案,这名医生被一个反堕胎者网站列入网上打击名单之中,名单上还有数百名医生、法官以及女权主义者的姓名。根据今年5月发布的一份调查报告, 全球范围内至少有1万个散布仇恨和恐怖主义的网站。由此看来,在网络上散播仇恨已不是个别现象。

互联网作为一种新兴媒介,具有匿名性、交互性和时空异步性等特点,其出现对人类社会本来具有突破时空限制、无限交流信息的积极意义。然而,一些别有用心的 人利用网络的特性,将其变成散播仇恨的阵地:一方面,网络的匿名性为散布仇恨或暴力言论的人贴上了一层保护膜;另一方面,跨越时空障碍的网络沟通让那些持 偏激观点的人在全球范围内便捷地联系、动员,甚至“招募”同类。

互联网既是虚拟世界,也是现实世界,网络仇恨所涉及的问题都来源于现实 社会——种族歧视、宗教纷争、信仰丧失以及对金钱和暴力的顶礼膜拜……当电脑技术和互联网技术日益普及后,这些原来存在于现实社会的“病毒”也弥漫到网络 空间。信息高速公路上,出现了“少数几条阴暗的小巷”(潘基文语)。

“网络仇恨”病毒传播迅速,最易被侵袭的往往是那些世界观尚未确立、思想还未成熟的青少年。由于涉世未深,这一群体对“思想病毒”的抵抗力最弱。提升网络用户特别是青少年用户的鉴别能力,使他们能够批判地吸收网络上杂陈的信息,将有助于其抵抗“网络仇恨”。

解决“网络仇恨”问题,不是要让人们仇恨网络,而是要从传者、讯息、媒介(渠道)、受众和效果这五个传播的要素入手,防范仇恨在互联网世界里传播。具体来 说,就是要从源头上找到仇恨的传播者,从渠道上控制虚假信息的传递,当然最有效的还是在受众中开展媒介素养教育,提高其鉴别信息真假对错的能力。

 

教育大蓝图评议 /谢诗坚

政府提出的“教育发展大蓝图”涵盖了13年的改革大计,确实不易消化和理解,但分成几个层次来解读倒是可以理出一些头绪来。

首先政府准备缩短教育年限。在过去的学制是小学6年、中学6年、大学先修班两年及大学3年或6年不等,总共合起来不少于17年。后来学制有所变动,政府控制的学校,比如国民中学或国民型中学(1962年后出现)就改成5年学制,而没改制的成为独立中学则保留6年制。

在这之后又有一些调整,那就是考获SPM的学生可以申请直接进入大学或学院。

换 句话说,他们越过大学先修班而走另一条同样可以通过大学的道路。在80年代后,私立学院雨后春笋地成立,及后又出现私立大学和私立学院转成大学的契机,在 在给学生提供多样化的出路,也有不少以学院为桥梁而考取了外国大学的学位或选择不出国即可在国内读完3+0学士学位课程。这样一来,这些学生只要小学6 年、中学5年、学院两年半即转攻学位(约一年半)或直接进入基础课程,再进入3+0课程,前后所花大概是15年的光景,与传统的教育比较似乎少了两年。

在这方面,我们注意到政府准备推出新的方案,那就是让精英的学生用9年完成教育,即小学5年和中学4年,而后进入大学先修班,再升入大学。基本上,学生能在14年内完成大学教育,这又比当下的15年大学毕业少了1年。

不过,那些非“精英”的学生也将会按原来的时限学习,先后也要花15年完成大学教育。以此来推算,学生6岁入学(政府并不准备提前在5岁入学)来算,他们大概在20岁或21岁就会大学毕业,应是合乎现代社会的需求。

由于政府尚未对“精英学生”作出较详细的安排,我们不知道是把这些“天才学生”编入精英班或采用跳班制?而所谓的跳班制在很早时有的学校已加以采用。

重视英文教学

除 了学制的调整外,我们也注意到政府十分重视对英文教学的提升,这项改进在现在看来是十分必要的。在过去40年来,由于学校大力推动国语教学,也就使到学生 的英文程度有所局限;再加上政府对英文老师的培养未见普及和十分重视,难免影响中小学的英文水平。根据教育部的报告显示,只有28%的学生在SPM英文科 考试中获优等。这就是说,学生的英文程度不尽人意,也影响他们与世界接轨。

因此政府强调7万名英语教师必须通过剑桥英语测试是正确的,因为它被认为是时下评估英文水平的有效途径之一。如果我们不采取统一的方案提高英文水平,这对马来西亚新一代是不公平的。

很 显然的,马来西亚国际学校的日益吃香是与加强学生英文程度息息相关的。原本政府规定国际学校只能收10%的本地学生,后来放宽到40%,来到今天,干脆开 放到100%。这就是说,国际学校可以全面本地化,不必再受条例限制。也因为政府的放宽,可以预见以英文为重要媒介的国际学校将成为家长的选择,但因为学 费偏高,不是家长所能负担得来。因此政府还得正本清源来提高英文程度,不能单靠国际学校。

无论如何,从国际学校的蓬勃发展,意味着重视英文教学又再成为未来的方向。站在教育的立场和扩大学生的视野,灌输更完整的英文教学是没有人会反对的。

当 然我们也看到在强调英文的重要性的当儿,政府也保留华小的特征,也没有触及国民型中学和独立中学。在认同首相纳吉说政府为避免政治化,必须照顾各源流学校 的当儿,我们认为也有必要对国民型中学及独立中学提出较清晰的轮廓,不能当成模糊地带或灰色地带,无法有效地解决争端。就拿前些时候批准的日新威南国民型 中学及关丹独立中学就引发了争议是很不幸的事。

优势渐被取代

虽然教育法令或甚至说大蓝图并没有这样的规划,但既然政府已承认它们的合法化,也不排斥有限度的发展,为何不大方开明的对待各源流学校?

其实不论是国民型中学或独立中学,今天它们的办学方针也没有乖离国家的教育政策,既鼓励学生爱国爱校和努力学习三语外,也安排学生参加政府考试。虽然独中存在着统考,但并不妨碍学生融入教育体系和社会中。

今天当我们的国家已和中国相互承认学位之后,对华校的认可已不是难事,更不应当为政治课题来看待。

整 体来说,政府计划提升大马学生的阅读能力、数学水平和科学程度的努力是值得赞赏的。根据政府公布的数据显示平均得分在414至422之间。马来西亚只比印 尼强,但又差于泰国,更赶不上中国上海、韩国、新加坡、香港和台湾及日本等。这意味着我国的学生若拿来与其他国家比较的话,我们是达不到国际水平的。因此 在教育上的大刀阔斧,采取有效的补救行动是不得不痛下决心的,否则马来西亚的学生将会失去早期的优势。

在过去马来西亚的学生被赞为“语言天才”,较其他国家的学生掌握更好的中英文水平,也得到企业界的赏识。但在今天,这项优势也渐被其他国家取代,如果再加上数理科再走下坡的话,则马来西亚的学生已没有什么好炫耀的。

为 亡羊补牢,我们不能死守住传统的教学法和对媒介语的执着,既然已对国际学校100%的开放,也对华校提供较为开放的政策,又何尝不是好事呢?它也会对国民 的教育起正面的作用;如果我们承认21世纪是亚洲的世界,我们就不能忽视中国的作用,这就需要更多的三语人才,华校生在这方面肯定会成为国家的资产和有用 的人力资本。

这就是说,教育大蓝图若也能重视华校的重要性,对国家的未来也是百利而无一害的。

(原载光华日报 言论版 作者:谢诗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