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富豪人数首超北美

去年,可投资资产超过100万美元的亚洲人达到340万人,这使得亚洲第一次超越北美,成为富豪人数最多的地区。

加拿大皇家银行(RBC)和咨询公司凯捷集团(Capgemini)的年度调查结果显示,世界经济力量向高增长经济体主导的亚洲地区转移,催生了一个新的企业家群体,他们大部分的财富来源于自己拥有的公司。

一年前一项类似的调查显示,在可投资资产超过100万美元的人数方面,亚洲超越了欧洲,这些资产不包括房地产和收藏物品。

尽管如此,可投资资产达到100万美元或者以上的北美人,在财富价值总量上依然占据最大比例,达到11.4万亿美元,而亚洲则为10.7万亿美元,比2010年下降2.3%。

最新调查表明,亚洲富豪人数的增加对新加坡和香港离岸财富中心地位的提升有所贡献,使得他们比瑞士和卢森堡更有优势,因为欧洲正加强在银行保密方面的监管。

加拿大皇家银行新兴市场财富管理主管百仁•詹森(Barend Janssens)说:“他们吸引离岸财富的能力显然在上升。”

译者/王慧玲 (原载FT中文版)

凯特裸照与隐身衣

在剑桥公爵夫妇东南亚访问的第一站新加坡,一位13岁的小女孩问威廉王子,如果你是一位超人的话,你想要什么超级神力?

威廉王子说,这个问题可不好回答,我要好好想想。思忖片刻,威廉王子说,我想是隐身(invisibility),一件隐身衣。

没有隐身衣

小女孩转身问凯特公主,哪你呢?凯特说,既然威廉要了隐身衣,我也要能隐身,不然他偷偷摸摸到我身边我都不知道。

不经意中,威廉凯特或许流露出了常人无法体会的焦虑和无奈。

就在第二天,凯特的半身裸体照片上了法国《Closer》杂志。威廉和凯特出访前在法国一处私家庄园度假,日光浴互相涂抹防晒霜时,被盯梢的长焦镜头调到。

满城风雨。剑桥公爵夫妇代表女王的登基钻禧庆典出访被“裸照”笼罩。

高调打官司

威廉夫妇的反应是愤怒的,出手是迅速的。威廉的委托律师立刻飞到巴黎打官司。不仅是民事诉讼,而且超乎寻常地对杂志和摄影师提出了刑事控告。

初战告捷。法庭裁决,刊登这些照片是对威廉凯特夫妇私生活的“最野蛮的展示”。

法庭责令出版商必须将刊登的偷拍照片交给威廉夫妇、禁止重新刊登、发行、出售这些照片。

法国公诉方说,他们正在对剑桥公爵夫妇的刑事控罪要求进行讨论,考虑是否有提出刑事控罪的依据。

不愿母亲悲剧重演

英国王室成员被盯梢偷拍,私生活漏光,上至女王,下至王子公主,几乎无一幸免。为何威廉王子夫妇这一次反应如此强烈,行动如此坚决?

我想,威廉王子的代表律师哈米丽(M.A Hamelle)在法庭上的一段陈述可能是最好的答案:“照片是在9月5 日偷拍的。如果减去6天,就是威廉王子的母亲的15周年忌日。15年前的那场险恶的、病态的、毫无意义的追逐,导致了威廉母亲的死亡。”

15年前,在狗仔队的疯狂追逐中,戴安娜王妃在巴黎遇车祸身亡。 15岁的威廉永远失去了母亲。

王子办公室发言人说:“这一事件让人联想起戴安娜生前媒体小报最恶劣的一面。对于剑桥公爵夫妇而言,这更令人伤心”。

跟随威廉王子夫妇报道的BBC最资深的王室记者维彻尔(Nicholas Witchell)说,他跟随王室这么多年,从来没有看到任何一个成员像威廉王子这一次那样如此公开强烈的表示愤怒。他要竭尽全力保护妻子的隐私不受侵犯,免受像他母亲那样的媒体追逐之苦。

所以官司要打,高调的打。用威廉王子律师的话说,这不仅是要表明威廉王子保护隐私的决心,也是要划一条界线,不许越界。

界线在哪里

谈何容易。官司还在打,爱尔兰、意大利的小报相继“隆重推出” 凯特半裸照特版。

在法国法庭上的胜利,也只是象征性的。法庭的禁令只适用于法国,而且只限已经发表的照片。《Closer》杂志的主编暗示,她手上还有两人更亲密的照片。而且,照片的版权在摄影师和经纪人手中,除非拿到直接针对他们的禁令,很难阻止照片的继续传播。

稿子还没写完,瑞士、丹麦也登出了“未来的英国王后半裸照”。难道剑桥公爵夫妇要一个国家一个国家的把官司打下去?

这还只是技术层面。更关键的是媒体的态度。

英国媒体经过电话窃听丑闻风暴的洗礼,一致认为刊登凯特半裸照“越线”,同声谴责。但是,他们的国际同行中,不以为然者大有人在。

法国《Closer》杂志主编对英国的一片哗然觉得莫名其妙:“这些照片有什么呀?不过是一个年轻女人在半裸着晒日光浴,就像在海滩上你看到的千百万其她女人一样。”

刊登凯特半裸照的意大利杂志《Chi》的主编更是理直气壮:“我是杂志主编,不是超市经理。我不是卖萝卜的,我卖的是独家照片。”

这话也不完全是借口。法国法庭下达禁令时,《Closer》杂志在伦敦销售法国杂志的报摊上早已售罄。

剑桥公爵夫妇的东南亚和南太平洋之行,是凯特作为未来的英国王后第一次正式在国际舞台上亮相。媒体、公众的关注程度已经让人想起当年的戴妃。

隐身衣是童话,现实也不允许剑桥公爵夫妇隐身。

(原载BBC中文网)

邹寿汉是华教杀手

(振林山23日讯)马华柔佛州联委会副主席张秀福指出,董总署理主席邹寿汉若坚持不让关丹中华独中生报考统考,他将成为名符其实的华教杀手,阻碍独中继续在我国发展。

他指出,教育部发出的批文已经阐明,准许关丹独中学生报考任何其他考试,这意味着该校可以目前任何一所采用双轨制的独中相同的模式办校。

他说,此举若成为先例,预料将成为政府或教育局在未来禁批独中建设的强大理由,并且有理由相信,这将导致国内各区开设全新独中,成为历史。

张秀福表示,他一向来都非常敬佩董总在华教发展上的功绩与贡献,但是却强烈反对叶新田指「捐款给关丹中华建校的热心人士是大林憨」,更不能认同邹寿汉「非独中不准考统考」的立场。

张秀福今日针对叶新田及邹寿汉早前各项扼杀华教的言论,发出上述提醒,并且呼吁热爱华教的华裔同胞,认清楚谁才是独中的杀手。

他表示,邹寿汉只是个人一厢情愿的错误认为这是一所「非纯种独中」,在没有厘清事实前,即对关丹独中采取封杀统考的决定,实为存心阻碍这间新独中的建设。

他说,邹寿汉不断误导民众,尤其是对独中办校模式不甚了解的华裔同胞,以便达到阻止华裔支持关丹独中办校的目标,有意令建校工作胎死腹中,是一项恶毒的阴谋。

他形容,这是一种「砒霜拌辣椒」的行为,又毒又辣,其意图非常明显的是要扼杀这间未建成的关丹中华独中,剥夺彭亨州华裔子弟接受中学华文教育的机会。

他指出,邹寿汉既然身为董总领袖,其身负的重任是努力办好国内的华文教育,同时也尽所能让华裔子弟有更多机会学习华语,其言论不应与董总的目标背道而驰。

他表示,关丹复办独中工委会执行顾问丹斯里方天兴努力建设独中的成就,绝对值得各界的赞扬与配合,而这项工作获得教育局的批准后,却受到董总领袖叶新田及邹寿汉的蹂躏及诬蔑,令人深感痛心。

他指出,华文教育是华人文化传承的大事业,无论是在「复办关丹独中」或是《教育发展大蓝图》,各造应该心平气和的坐下来,通过圆桌会议磋商及寻求对策,方为上上策。

他认为,叶新田及邹寿汉应倾全力关注的焦点,是如何确保关丹独中顺利开办,并且以目前60所独中采取的双轨制度办学,而不是隔空喊话,混淆民众,造成关丹独中及华教发展的工作停滞不前。

 

董总926走火入魔 滥用公款打广告

(9月23日梁敬义报道)董总下足重本,在华文报章刊登全版广告,号召民众参加"926华教救亡与抗议行动"。广告列举8项解决华教的问题,声言"提呈文件"予首相纳吉和国会议员,促请政府实施多元化教育政策,公平合理对待华教的建设与发展。

8项诉求毫无新意,全都在过去的岁月中由董总不断呼号。既然把华教定位在生死关头的"救亡"份上,就应在攸关生死的点上反击图存。如果濒临灭亡,还能抗议吗?

董总最初轰轰烈烈的926出师表,集中炮火指责教育部副部长魏家祥办事不力,逼他引咎辞职。董总如今四川变脸又变调,不敢触动魏家祥。主要原因是,舆论普遍认为干掉魏家祥涉及叶新田个人利益恩怨,即使倒魏成就了董总的救亡大业,也不能解决华教受到长期制肘的政治现实。

董总缺乏严谨和贯彻统一方针展开救亡行动,已使到华社出现分裂。尤其是叶新田时而风时而雨的呻吟,使华教斗争蒙上并不光彩的阴影。

在过去林林总总的公民运动中,诸如声势浩大的净选盟示威、反稀土、反山埃、反石化的种种活动都一呼百应,并不需要落足广告费号召群众。董总分别在528926耗费金钱为叶新田个人的荣辱涂脂抹粉,折射出董总对本身的号召力缺乏信心,怀疑本身的动机不受到支持,而需要打广告来左右群众靠拢。

这笔广告费,可以替华小增建教室、可以为陈旧的课室消灭白蚁、可以增加华小的设备、可以资助贫困学生完成教育,可以—–,总之,这笔款项有更具意义的用途,但却用在恩怨之争。

董总的存亡,必须依赖华社络绎不绝的捐助,才能维持捍卫华教的开销。但却滥用公众的热心捐款。叶新田有必要解释有没有这种必要花这笔广告费。

猛料!玛丽莲·梦露竟然是同性恋

《印度时报》22日转引英国《每日邮报》的文章称,研究梦露生平的米歇尔·摩根的新书称,性感明星梦露并不如外表所展示的那样———迷惑男人的性感女郎,她去世50年之后,她的性取向受到怀疑。

教总反董总 ‧ 不跟叶新田玩926 /梁敬义

过去跟董总犹如连体、共同进退的教总将不出席926华教救亡抗议大会,显示独立思考的教总主席王超群无意跟叶新田同流合污。

沉默多时的王超群认为,教育部副部长魏家祥并非完全没有作为,只是政策上的事做不到。但每个担任副部长者都是无能为力,因为这是政治上的问题。

教总认为目前更为重要的是,必须关注教育大蓝图,因华教将面对危机。教总已针对教育大蓝图成立一个小组,并将会尽快把对教育大蓝图的课程纲要报告提岀看法,召集国内华团一起讨论研究,然后共同拟定一份意见书。

教总虽不出怨言,但明显突出叶新田最近借故到外国参加会议,而缺席教育大蓝图会议。把攸关华教兴衰的大蓝图等闲视之。

教总与董总的关系渐行渐远,反映在董总吹毛求疵,退出教育部主催的解决华小师资圆桌会议时,教总则选择留下来继续商讨如何落实解决方案。叶新田个人意气用事,其实是典当华教的前途,然而,他凡事对抗的态度却被盲目者视为"华教斗士"。

教总并不阻止属下成员出席926集会。然而,王超群亮出教总的立场,已经严重打击董总出师无名、搞是搞非的活动。王超群这项决定,也说明了926并不能为华教斗争取得任何实际成果,反之,在国会大厦的各族群国会议员面前,华教最高领导机构的董总,无理取闹"绝杀"华人副部长的功夫,堪称一流。

抗议被拖欠工资两个月 怡中央医院保安员罢工

(怡保22日讯)针对怡保苏丹后端姑拜浓医院保安公司拖欠员工工资问题,霹州行政议员拿督马汉顺将联系卫生部长拿督斯里廖中莱,并与保安公司接洽,以尽速解决此问题。

据悉,一家保安公司拖欠91名员工工资两个月,因此,引起员工不满于今日上午展开罢工行动。

公积金没汇入户口

马汉顺接到通知后,前往医院了解情况后,召开记者会说,他将着手处理保安公司的问题,希望一周内能解决,并希望保安人员继工作。

他指出,合约从2011年3月1日至2013年3月1日,期间该公司无法履行责任,不仅没有提供充足的保安人员,共132人,无法发放工资,也出现所扣除的公积金没有汇入户口的情况。

他说,院方曾在数月前给该公司一个月的期限,以促他们达成指定任务,但该公司无法完成,于是院方分别在今年5月、8月和9月致函卫生部,要求终止对其的合约。

他今日尝试联络保安公司最高的管理层,可是对方没有接听,但已吩咐支部管理员莫哈末西比,与其领导交涉,但西比目前无法给予回应。

另聘25保安员 暂时填补空缺

马汉顺说,今日院方已得到另一间保安公司提供至少25名保安人员,暂时填补空缺。

当记者与医院巡察委员会主席陈桂鸿巡视医院病房区入口的工作情况,只见医院人员临时志愿站岗,探访者却依然在探病时段外自由出入。

员工:曾答应12日付清 要工作也要工资

诺玛拉:“我们要工作,也要工资,如果今天没有工资,我们就不工作,就算这个保安公司被解约,我们也想要这份工作。”

她说,该公司曾答应在9月12日付清所有职员工资,至今仍不了了之。

接受美国NED资金 ‧《当今大马》认了/魏金良

自诩为独立网络媒体的《当今大马》,终於承认一项指控收取外国资金。不过,首席执行员詹德兰把美国资助,解释为"募集"基金的目的,是支援东南亚电子媒体中心的计划,以协助亚洲15个国家运用网络技术来推动新闻自由与民主人权。

此外,他也胪列一份各国受到金援的非政府组织和媒体名单,合理化本身的行为是正常运作。

然而,《当今大马》创办至今,从来没有对外透明化这项宏图大计,人们也不能理解一个声称独立的媒体,为何要听命於外国资金推动所谓的"新闻自由与民主人权"。因为还有其他非政府组织更有鲜明的地位和专业能力落实这项使命。网络媒体掺和就有不务正业之嫌。

詹德兰在主流媒体的报道压力下,证实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 NED)提供资金给大马人民之声及《当今大马》等组织。

既然是"吃人家的嘴软,拿人家的手软",詹德兰却夫子自道:《当今大马》坚守"编辑自主的原则,秉持核心价值"。不管从那个角度审视,《当今大马》必须依附国际资金的动机办事,世界上还未出现抛出金钱而不讲求目的的机构。因此,所谓"核心价值",就是美国金主的价值,《当今大马》的"编辑自主",也就是来自金主主意的自主。

詹德兰解释说:这就是为什么至今《当今大马》的70%主要股权仍然掌握在创办人与员工手中。我们也要求读者缴付订阅费,以便大部分的收入是来自读者或者广告。

"读者缴付订阅费"只是从去年开始的幌子,用以掩饰《当今大马》的经济独立,问题是订阅费开跑之初,仅仅实施在华文版上。若以民主人权界定,《当今大马》在种族和语文上,其实是搞分裂和搞"特殊"。

假如《当今大马》贯彻深度报导,就应该一早自掘其深度之中,拥有美国NED资金的支撑,以示君子坦荡荡。正如《当今大马》誓死捍卫人民知情权,但却没有给读者应有的知情权。读者在获得新闻资讯时,也因此无从对以民主之名,颠覆其他国家的NED表示"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