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文版报1千中文版报2千 《当今》深度灌水走火入魔

(曹义宽报道)参与董总926华教抗议大会的人数,有的报道说是三五百人,有的报道说是超过千人,而根据叶新田自吹自擂的说法是2000人。结合媒体照片估算和现场人头点算,集会开始阶段的参与人数不超过500人,到了雨停时,人数大约再增加百逾人,但肯定不超过700人。

叶新田自吹自擂号称集会人数达2000人,董总作为主催单位,刻意报大数以便达到装腔作势、抬高形象的目的,这是可以体谅的,而那些自诩“中立客观、深度报道”的网络媒体如《当今大马》,为了达到推翻国阵的议程,每每在报道中灌水报大数,制造“千军万马反国阵”的假象,由于已经见怪不怪,眼睛雪亮的读者早已懂得自我调整,唯有那些反政府反到头脑发热的行动党狂热粉丝,才会依然把《当今大马》捧为良心媒体。

《当今大马》为那些不利国阵的新闻报道灌水加码、加油添醋,本是不足为奇的事,但现在《当今大马》灌水竟然灌到走火入魔,灌水灌到竟然出现自己踢爆自己的笑话。

试看《当今大马》对董总926抗议大会的报导。同一件事情,采访记者也是同样的两个人,即李龙辉及李伟伦(Lee Long Hui & Lee Way Loon),但英文版报导出席人数是1000人),中文版的报道是2000人,两者人数竟然相差整整1000人。(参考下图)

 图解:同样一则新闻,同样的两个采访记者,但中文版说出席者有2000人。

图解:英文版说是1000人(右图),《当今大马》的“深度灌水”已经走火入魔,连记者也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

为何会发生这样的事?唯一的合理解释就是,《当今大马》已经从“深度报道”的原则,“变种”为“深度造假”和“深度灌水”的作风,而且造假的“深度”已经到了自己都搞不清楚自己造了多大的假,灌水的“深度”到了自己都忘记到底灌了多少水,才会发生英文版和中文版之间无法良好协调和统一口径的笑话。

 

纳兹里成华教救星 董总被摸摸头华教得救!

(林文彪报道)董总号召的9.26华教救亡与抗议集会,顺顺利利举行,董总主席叶新田报大数说有2000名来自全国各地的热爱华教人士出席。连同网络签名运动的参与者,华教救亡与抗议行动获得四万人支持。

集会当天,众人游行至国会大厦后,叶新田等5名董总代表把8项有关华教课题的备忘录呈交给首相署部长纳兹里,双方随着会谈35分,报载整个过程气氛良好。

平时得理不饶人,辩才无碍、据说精通三语的叶新田,不晓得可有在35分钟的面对面会谈中,据理力争华教诉求,痛斥巫统行单元化教育,像骂魏家祥那样,把这个被首相派来当替死鬼的部长骂到狗头淋血。不知道在场的董总代表五张口,可有同声谴责巫统死不放弃其消灭华教的最终目标,导致华教如今面临灭亡的困境。

半小时的会谈,谈些什么没人知道。董总至今仍未向华社交代叶新田、署理主席邹寿汉、副主席许海明、黄循积及秘书长傅振荃共5名领袖,如何英明神武地与纳兹里唇枪舌战,激烈辩论,把对方骂到垂头丧气,跪地求饶。

遗憾无法抽生在926当天前往国会见证华教大翻身的广大群众,仍在引颈长待叶新田据实汇报会谈细节,华社也很想知道成功挤进会议室的其他4名代表,是否有为华教仗义执言,还是当哑巴,典当华教。

叶新田及邹寿汉与纳兹里密谈半句钟后,至今保持沉默,不晓得葫芦里面卖什么药。会谈如果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为何董总不主动透明化向华社交代?是否纳兹里给董总5人代表团下达封口令?

既然9.26无法顺利见到首相,董总可有向纳兹里表明要直接跟首相谈?坚持要约见首相?亲自要求首相处理8大华教诉求?

纳兹里在9.26扮演的角色,虽然是首相的高级大邮差,但他毕竟还是当前巫统资深内阁部长。当董总有机会做点事给华社看,为华社争回一口气的时候,叶新田怎么还面对华教“敌人”时,仍嬉皮笑脸,阿谀逢迎,一点也不像毫不妥协,肩负重任的华教斗士?

【快刀斩】林吉祥用嘴巴捍卫华教

(梁敬义报道)董总口口声声秉持超越政党,不超越政治的立场向来是做贼喊贼。曾任主席的林晃升曾加入行动党就是不可磨灭的历史烙印。董总926救亡行动获得行动党暗中搬马助其威势,可从328在新纪元的大集会和926一窥端倪。

既然是暗通款曲,也就需要不断强调立场,撇清关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说,指责该党与董总有关联是完全没有根据和不负责任的说法。在926行动中,双方眉目传情,共襄义举的志向,更需要这类否认。

然而,华社并不在意行动党或董总是名种狗还是野狗,只要能守护、捍卫华教的有利发展便是好狗。但是,狗不是用吠声来区分它的素质和忠义。

譬如说,林吉祥自称行动党向来都支持华教必须被国家纳入主流教育里,而有关华教、统考和独中受承认,都是我们在国会所要争取的。这种声音只是对着影子狂叫。

民联信誓旦旦,而且认为有把握在来届大选中攻下布城执掌政权,与其要在"国会争取"看国阵的脸色,林吉祥为何不把行动党获得80% 华裔选民的支持,以此向华社承诺,一旦当家做主,对华教将天女散花,广施恩泽?

林吉祥如今所说的,"行动党向来都支持华教必须被国家纳入主流教育里,而有关华教、统考和独中受承认",其实不必再废话了,何不直接写入民联橙皮书的政纲里头?但是,橙皮书至今对华教没有着墨,行动党连提也不敢提。

董总一厢情愿以为协助民联改朝换代,就能把华教带入新的境地是与狼共舞。就像痴情的无知少女受到甜言蜜语的俊郎所迷惑而以身相许,结果是始乱终弃。

林吉祥说:"整个华教运动的争取一直以来都得到人民支持和共鸣,而华教也对国家有很大的贡献。",如果这是肺腑之言,为什么不敢逼使伊斯兰党和公正党,在橙及书里写明将彻底纠改1996年教育法令,解放华教受到的压制?如果连这点也做不到,就别给华社编织虚幻的梦。

外汇盈利减低 缺乏优惠奖励 人民币结算暂难成主流

(吉隆坡27日讯)银行外汇业务盈利减低及缺乏优惠奖励,经济学家认为,人民币结算要成为国贸市场的主流,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国家银行总裁丹斯里洁蒂今日出席“大马人民币结算和投资前景”座谈会时表示,目前,在我国的人民币结算数额,仅占大马和中国双边贸易总额的1%。

对于我国从去年起批准贸易使用人民币的结算方式,未能引起广泛使用,拉昔胡申投资研究经济学家白文春向《南洋商报》表示,其中原因可能是跟银行业配合推广的意愿不高有关。

他指出,我国商家若使用人民币结算,就不需要将令吉转换成美元,再从美元转换成人民币;可直接从令吉转换成人民币,省下了当中的兑换费用。

魏家祥:2005年迄今‧3万教师擢升至DG41级


(吉隆坡27日讯)教育部副部长拿督魏家祥说,从2005年至今年9月11日,共有3万零335人具备教育文凭资格(PPPLD)的教育服务官员擢升成为DG41大学资格教师大学资格教师(PPPS)。

他指出,拥有教育文凭资格且符合DGA32年限的教师,将会获得教育服务升级局考虑给予调升。

“不过,若有关教师在服务年限之前就擢升至DG41级,将不会获得升级。"他今日在国会下议院回答巫统立卑区国会议员拿督莫哈末沙仑的提问时说,如果持教育文凭资格的教师在服务年限升级到期时,仍没升级到DG41级,将会受到考虑升至DGA32级。

他指出,如果有教育文凭资格的DGA29级教师,根据原本的年限升至DGA32,唯被献议升到DG41级,该教师可以拒绝升级。

慕尤丁:犹如教长般发言‧“纳兹里令我难做”

(吉隆坡27日讯)副首相兼教育部长丹斯里慕尤丁坦言,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纳兹里在接收董总呈函后发表的言论令他难做,不过,后者已向他表明这纯属其个人看法。

“他接收备忘录后,也可以转交给我们(教育部)处理,而不应直接对外发表意见;他犹如教育部长般发言,那我就很难做人。"“我告诉了纳兹里,他也说,`对,你说得对’,并表明这是他的个人看法。"

指发表错误声明

慕尤丁今日为国家语文出版局主办的“语文与文学嘉年华"主持开幕礼后在新闻发佈会说,纳兹里可能发表了一些错误的声明,不过,后者已经向他做出了一些解释。

他说,他今早已向纳兹里瞭解他所向媒体发表的言论,而他也已向纳兹里解释政府在一些政策上的立场,而且在一些课题上有明确的政策,也做了一些决定。

“我告诉纳兹里,不用紧了,你已经把话说出去了,但未必一定是对的或是根据政府的政策;我已经告诉他,他其实不应该发表这样的言论。"

未详读备忘录

他说,若任何单位要提呈备忘录,教育部将会接受,不会拒绝,并且将研究备忘录的诉求,而他本人还未详读有关备忘录的内容。

“我们研究过后,若是行政和师资问题,这是老问题,我们已成立委员会处理;若是涉及政策和法令,我们就无法直接回答,而必须经过一番的研究。"出席活动者有国家语文出版局总监阿旺沙里恩、华总会长丹斯里方天兴、马来西亚翻译与创作协会主席吴恆灿及董总主席叶新田。

慕尤丁祝校阵获胜
促履行竞选时承诺

慕尤丁祝校阵在校园选举取得的胜利,并敦促获胜的年轻领袖履行责任及实现竞选时的承诺。

“这次的校园选举顺利进行,而且没有不愉快的事情发生,这显示大学生们都有足够的成熟度去面对校园选举。"他希望大学生可以通过校园选举瞭解自己投票的权利,并且希望这些学生领袖未来可以成为国家领袖。

民联预算桉无基础根据

另外,慕尤丁说,民联预算桉可以写得天花乱坠,承诺给星星和月亮,只为了夺权,但如经济学家所说的,预算桉的根据在哪裡?

他认为,若是採用民联没有基础根据的财政预算桉,大马将面对更严峻的危机。

他说,相反的,国阵政府的财政预算桉是较为实际和可行的,考量了国家税收及其他收入,而且这次的预算桉也努力缩小赤字。

【快刀斩】926行动惨败 董总自揭二仔底

(梁敬义评述)董总发动的926华教救亡与抗议行动,真是呜呼哀哉,只有三五百人。唯独当今大马为了符合议程,以"两千人冒雨出席华教救亡行动"给董总老去的容颜涂脂抹粉。

董总对号召力有先见之明,通过华文报章全版广告呼吁民众踊跃参与。以耗费10万令吉分摊,董总吸引群众的广告费每人333.33令吉,即使满打满算500人,成本每人200令吉.

这场出师无名的救亡行动,彻底暴露董总的"二仔底",也向华社清晰说明,叶新田和邹寿汉把董总丢人现眼,让222名国会议员因这个行动,看穿董总缺乏民意基础,这将使到董总未来的抗争,政党以致政府可以不把她放在眼内。

叶新田在把通过各种管道联署,超过4万人的备忘录提呈后,受到行动党领袖的支持。本网站一早预测董总必会向行动党暗借兵马,以营造声势。

早前救亡行动是以倒魏家祥开出第一枪,结果董总虎头蛇尾,自己中弹。从出席人数来看,救亡对象除了董总的金字招牌,接下来就是叶新田和邹寿汉。

伊斯兰刑事法 敲响民联的丧钟

最近,星洲日报引述末沙布在访问中的谈话,指伊斯兰党(简称“伊党”)一旦执政中央将通过国会寻求修宪以落实伊斯兰刑事法(简称伊法),引起了前所未有的风波。末沙布随后所作出的否认听起来既空洞且准备不足,显然是在发现他的言论为自己制造陷阱后的补救说法。

末沙布在访谈中向星洲日报记者指出:“伊党议决一旦执政中央,将通过国会寻求修宪以落实伊斯兰刑事法”。记者在晚报面市后通过电话再次向他确认谈话内容,后者提议将“议决”改为“有意”。记者同意并于隔日早报作出上述修改。

 与此同时,星洲日报也访问伊斯兰党宣传主任依布拉欣(Tua Ibrahim Tuan Man),并确认该党立场与末沙布一致。星洲日报较后也获得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于813日发出有关伊斯兰刑事法的正式声明,以及825日刊登于该党喉舌哈拉卡(Harakah)的声明。同时,针对同样课题向伊斯兰党总秘书慕斯达发(Mustafa Ali)要求回应。不幸的是,有关访问见报后末沙布隔天即否认他说过的话,并声称其言论遭星洲日报扭曲。

 多位伊党领袖曾公开发表声明以促进推动落实伊法。即使伊党清楚落实伊法违反联邦宪法精神,该党从未放弃推动有关议程。“Hudud”(伊法)在阿拉伯语解作限制或禁令,用以指根据可兰经和圣训(Hadith)触犯六种罪行的刑罚。除了沙地阿拉伯及阿富汗前塔利班政权,伊斯兰国家中鲜少实施上述刑罚。尼日利亚、苏丹、伊朗、巴基斯坦部分地区尝试在当地法庭对穆斯林落实伊法。然而,即使埃及、摩洛哥等伊斯兰国家都并不热衷于落实伊法。

伊党主张伊法可作为阻吓犯罪者的预防罪案措施。无论如何,伊法绝不适合在一个世俗及中庸的伊斯兰教国落实,因为伊法本质上属于恶法。许多实施该法的国家均面对遭违反、操控及滥用的问题。一旦落在极端主义者手中,伊法更将压迫女性。事实上,打击罪案可以通过辅导、加强社区及政府机构着手。况且,阻吓绝大部分时候都不能有效解决问题。

民联从未在橙皮书或2008年大选竞选宣言中提及落实伊法。所有,我认为伊法将为三党的结盟敲响丧钟,因为当一个联盟无法对于政治议程达致共识,结局只有分道扬镳。历史证明伊党和行动党拥有无法相容的不同意见,双方分别对于落实与拒绝伊法持同样坚定的立场。伊党及行动党曾经尝试结合,却在1999年全国大选前夕因伊法课题意见分歧,因此导致替阵胎死腹中。

可兰经中并没有提及伊斯兰刑事法。因此伊党必须立论以证明伊法是源自上苍意旨的律法。各国所执行的伊法均由不同程度的差异,许多有关刑罚的细节和执行方法也各异:试问如果伊法是源自上苍的律法,何以会有多种不同版本的刑事法?

(节录自Elviza Michelle 原文Hudud: Pakatan’s Death Knell By Elviza Michelle)

曼梳暗中倒林冠英 槟民联政权鬼打鬼

(颜嘉珍报导)《第三电视台》在8点档新闻中播出一段长达6分钟录音,内容与月前遭部落客泄露公正党州主席曼梳猛烈抨击槟州首长林冠英的会议记录一模一样。

那是一场商讨公正党在来临大选中备战策略的会议。曼梳在会中痛批林冠英傲慢非常,声称308狂胜已让林冠英目中无人。鉴于行动党尚需2席便能单独执政槟州,槟州公正党严防威胁,暗中布署阻止行动党在槟城继续壮大。这是政治上典型的扯后腿。

公正党暗中议计,若争取不到更多议席供自家人上阵,将不惜开打三角战,想以此要挟行动党让步。

曼梳在会议记录外泄后否认曾批评林冠英,连忙与槟州民联领导在媒体前上演“大龙凤”,手牵手展示大团结。当时,林冠英还以“依然稳固”(Masih Teguh)来形容与槟公正党的关系。

尽管勾肩搭背表现民联一团和气,也改变不了民联领袖之间鬼打鬼的事实。会议内容在《第三电视台》公开后,难堪的林冠英,即使心中多有不快,为了稳住槟州政权,不得不装聋作哑。

行动党开始对背后插刀的公正党有防戒之心,如果让公正党压制的手段得逞,政权就得看他党的脸色运作。反过来,公正党必不会因此收手,将按照思路从火箭中捞取政治筹码,有朝一日夺取首长的宝座,毕竟,马来人选民在这个以华人为主的槟岛,人数只差几巴仙就超越华人人口。

林冠英根本无力抵御公正党的野心勃勃,只能任由其横行霸道。公正党与伊斯兰党曾在吉打州议席分配上联手,要行动党“乖乖就范”维持竞选与上届相等议席,灭了火箭飞跃的心。

当今嬉皮笑脸的气氛,在民联仅属外观假象,民联内部实则派系倾轧严重。政党领袖尚未上京便开始各怀鬼胎争相上阵,林冠英从槟城到全国的大选布局,能否掌控有利的形势大有问题。一般认为,行动党激励华裔选民支持民联,最终会被公正党和伊党联手将她边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