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游客大幅消费有助英经济

英国旅游局发布报告说,到英国来的中国游客大幅消费,可以帮助英国走出经济衰退。

英国旅游局的报告说,在中国,消费者只知道有156年历史的高档服饰名牌巴宝莉(Burberry),它成了英国几乎唯一一个吸引高消费的中国游客到英国来的品牌。

而法国、意大利拥有诸多名牌,包括香奈儿、路易·威顿、普拉达等等,德国则有很多品牌汽车和电子产品。

因此英国旅游局制定吸引中国游客的战略,准备下个月组织一个由零售商、著名景点和体育机构、比斯特购物村等组成的“英国最佳”代表团,包括哈罗兹百货(Harrods)、皇家历史宫殿等机构。

他们在伦敦奥运之后对中国的访问将和当年布莱尔时代向中国推广英国的艺术、流行和时尚的努力大不一样。

英国旅游局的目标是在2020年将到英国旅游的外国游客人数增加到4千万,比目前的人数多9百万。其中,来自中国、巴西、俄罗斯和印度的旅英游客数目将大幅增长。

报告说,英国的旅游业占国家GDP和就业的9%,是在化工和金融服务之后第三大外汇收入行业。

裸骑的代价 !智利裸骑自行车游行7人被捕

近日智利两百多人参加了裸体自行车游行,游行者希望借此活动引起大家对骑自行车的风险的重视,同时希望骑自行车的人的权利得到更多的尊重。游行者骑着自行车在圣地亚哥的大街上穿梭往来,他们在途中脱掉部分甚至全部衣服。警方以“公共场合脱衣有伤风化”的罪名逮捕了7人。

燕业联盟徒放空炮 中国有权决定毛燕进口

(梁敬义评析)马来西亚燕业联盟10月9日大阵仗到国会向首相纳吉提呈备忘录,要求正视燕农所面对的问题,特别是全面恢复毛燕自由出口。

这份备忘录按照程序提交给首相署部长纳兹里,再转呈首相,由于纳兹里不在国会,最终只交到纳兹里办公室。没有激出任何火花。

正如早前报导,马来西亚燕业联盟是没有在社团法令下注册的组织,即使备忘录洋洋洒洒,也未必受到应有的重视。政府不可能酬酢名不正、言不顺的团体。

自称为联盟主席的林来顺,诉求重点在毛燕占了燕窝产量的95%没有出路,每月的毛燕产量约为40吨,因15个月无法外销,存货已高到500至600吨。

目前,燕窝主要销往中国。去年,由於燕窝含有超标的亚硝酸盐,以及劣等冒牌货充斥市场,中国严禁上架。不过,中国对这种昂贵的滋补品"斩立决"的用心,主要是数以亿元计的入口产品,在各方业者操弄下逃税避税,政府的税收无利可图,才下定决心禁卖,以便整顿。

马中政府有意推行无线射频识别系统(RFID),以便监督燕窝的品质,但是,大马业者深恐这追踪系统也连带侦查到他们的出口业绩,由於涉及巨额税务,他们极力反对。

即使最近签署的协议免除RFID系统,但中国官方设定的检查和认证的关卡,使到出口环节上,中国进口商必须依循条令缴税。

燕窝联盟责怨没有出口准证导致毛燕滞销,与大马农业及农基工业部没有直接关系。因为中国有绝对的主权决定产品准与不准进口,而出口国无权叫嚣指点。

由於燕窝的盈利被炒高,国内万余燕农趋之若鹜建筑7万余间燕屋。当前严格的检查制度,只允许将燕窝卖给拥有许可证的加工厂,使燕农在买家市场优势下,不得不低价抛售毛燕。

林来顺在公正党士拉央国会议员梁志坚陪同下向农业部左右开弓 ,但看来无济於事。尤其是,凭藉反对党助长威势把燕窝政治化,只将使关系恶化。

在另一方面,与燕窝联盟分庭抗礼的另一个组织,马来西亚燕窝商联合会与农业部合作无间,替燕农取得低息贷款以及申办净燕出口却相安无事,燕业联盟如今的斗争若无法突破瓶颈,属下会员迟早退出,择善而栖。

关丹独中身份敲定 董总忧郁症持续

(魏金良评析)董总总务傅振荃替邹寿汉遮羞,先行证实关丹独中可采用双轨制方式办校,所有学生能报考独中统考。不过,到底有没有朝令夕改,就要看叶新田最后放话。

傅振荃坚持凡事必斗必争的思路,认为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宣布该校能采用双轨制方式办校,所有学生都能报考独中统考,但所谓口说无凭,批文阐明才是最实际。

但是,他忘记,教育部长慕尤丁在国会也证实关丹中华独中的性质,而他的谈话都有记录在国会档案中,具备法律责任。

他也忘记,两周前,叶新田以1975年的剪报,证明马哈迪掌政时刁难统考,而由教育部官员界定统考是校内考试。就凭这一点,董总邹寿汉判定关丹中华独中非纯种独中,决定不释放统考给这所"马来独中"。

在这样短的时间内,总务傅振荃否决了叶、邹的决定,到底可信度有多高,也可解作所谓的口说无凭。所以,董总必须开具文件重新给关丹独中的身份正式定位,才算朝着可靠和积极的方向与华教并肩齐走。

至於董总鲁莽误判关丹独中的血统,招致她受到百般贬损,董总是否会拿出风度道歉,这就要看叶、邹在华文教育的薰陶下,是否会鞠躬认错,以免辜负圣贤的教诲。

傅振荃说,教育部应发岀全新批文,清楚说明关丹中华中学是一所与现有60所独中一样,董事会拥有主权的华文独中。董总如果对国家首号、次号领导人说的话疑神疑鬼,不妨以华教保姆的地位办这件事,直接去理论到底。反正信也好,不信也好,实事求是的复办独中诸多华团都信了,而且义无反顾把独中办到底,董总既然内斗再没有出路,不妨忧郁下去。

跳水队教练杨祝樑 钱不够用

(林文彪评述)月前,我国跳水女将潘德丽拉在伦敦奥运多次为马来西亚取得历史性突破,继在开幕仪式成为大马代表团史上首个女旗手后,19岁的她凭着强大后劲拿下女子10米跳台单人赛铜牌。

潘德丽拉回国后大红大紫不过一个月,现在好像也没有什么新闻价值了。正当媒体聚焦拿督李宗伟的浪漫婚宴之际,却传出栽培潘德丽拉的国家跳水队教练杨祝樑因为钱不够用,而考虑回国(杨祝樑已入籍澳洲)执教这令人伤感的事。

杨祝樑说他独生女在大马念私立中学,一年费用7万零吉,在澳洲,教育是免费的,而且杨祝樑说在澳洲阿德萊德已有自己的居所,负担轻很多。他坦言,若续留大马,他将难以负担女儿的教育开销。除了澳洲正在大力游说他回国执教,新加坡也在拉拢他。

据知,大马给杨祝樑说的月薪为5000美金,别说留不住杨祝樑,潘德丽拉也可能留不住。澳洲如果给予优厚条件招揽她入籍,成为澳洲公民,大马何止流失为国家带来荣耀与希望的优秀跳水教练,连优秀运动员也可能随时被挖角而流失清光。

运动员的青春有限,谁不为自己的前途着想?政府在积极招揽旅居海外的人各领域才回国服务,却留不住已经交出漂亮成绩单的国家跳水队教练。政府认为下届奥运,潘德丽拉会理所当然代表马来西亚出赛吗?

澳洲政府已经在为下届奥运的女子10米跳台单人赛金牌而努力,新加坡也对这面金牌虎视眈眈。

奥运奖牌的价值可以有多个层面的意义,在国家和健儿眼中,金牌是对运动员的能力和努力,以至国家培育制度和训练成效的肯定;在观众眼中,它是人生价值的重要体现,是一种无法用人世俗物予以比较的宝贵荣誉;在国家眼中,那是“国力”的一个象征。

潘德丽拉赢得这一面奥运铜牌,政府给予15万令吉的一次性奖励,而且还可获得每月2000令吉的终生津贴。杨祝樑呢?

2016年奥运会将在巴西的里约热内卢举行,到时女子10米跳台单人赛颁奖台上的潘德丽拉领取金牌时,奏起的可能人家的国歌,大马国旗还有机会升起吗!

七大乡团: 多年来困扰不断 单元教育不合国情

马来西亚七大乡团协调委员会指出,政府以单元文化作为最终目标的教育政策,数十年来一直对我国多元民族、多元文化的社会造成困扰,在实践中,此目标和政策已证明不适合国情。

七大乡团协调委员会(三江总会、福联会、广联会、客联会、海南联会、广西总会及潮联会)发文告,促朝野各界针对2013至2025教育发展大蓝图进行全面检讨,以迎合新时代新社会的需求,因为教育须顺应世界新形势的发展。

七大乡团上周六(10月6日)针对教育发展大蓝图召开联席会议,深入交换意见,一致支持由董总召开的七大华团交流会所达致的“七大华团对教育发展大蓝图的初步看法和建议”。

文告说,与会者达致共识,特别是第一条,即“修改教育法令,废除单元主义教育政策的‘最终目标’,实施多元化教育政策,以符合各源流学校的本质及发展需要。”

当天出席董总交流会的七大华团是董总、教总、校友联总、留台联总、华总、七大乡团及马来亚南洋大学校友会。

七大乡团也表示欣赏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纳兹里在国会接见董总代表时,对华文教育发表的言论和看法。

IMF证实周小川将缺席东京年会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星期三(10月10日)证实,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将缺席在日本东京召开的IMF和世界银行年会。

IMF表示,周小川由于行程安排方面的原因将无法出席IMF东京年会并发表演讲。

不过,分析人士指出,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与数家中国大型银行同时缺席IMF东京年会,与日中钓鱼岛(日本称尖阁诸岛)主权争议密切相关。

IMF发言人说,“我们在两天前获悉,周小川行长的行程安排迫使他不得不取消东京之行。目前已确认,中国央行副行长易纲将代表他出席东京年会。”

新华社在星期二深夜报道称,中国央行副行长易纲和财政部部副部长朱光耀将率团出席东京的IMF和世银年会。

新华社的报道显示,中国财政部部长谢旭人亦将缺席IMF东京年会。

日本表示遗憾

共同社说,中国政府有关人士星期三透露,中国财长谢旭人和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将不出席在东京举行的IMF和世银年会。

共同社引述日本财务省官员说,“在东京举行的年会是重要的国际会议,如果中方主管部门的一把手不参加,令人感到遗憾。”

10月8日,中国工商银行、中国银行、中国建设银行和中国农业银行等中国大型银行已表态将缺席IMF东京年会和世银年会。

中国媒体引述分析人士说,如果中日关系因钓鱼岛问题而进一步恶化,包括中日互购国债等更多金融合作事宜或许可能受到影响。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此前在谈到中日关系时警告说,中日争议会对全球经济带来不良影响,她期望中日双方互相让步。

钓鱼岛争议 日研究妥协方案

有关尖阁诸岛(中国称钓鱼岛)问题导致的日中对立,日本政府正在研究一份妥协方案,拟在坚持“不存在主权问题”这一原则的同时采取“认识到”中方主权主张的立场。

消息人士透露,按照这一方案,日本政府可在不改变既有主张的同时对要求承认存在主权争议的中国予以顾及。但是,即便日方采取上述立场,中国方面能否接受并为改善关系采取行动尚难预料。

日本政府计划在仔细观察中方今后的态度之后决定是否提出妥协方案。

中国强烈要求日本政府取消对尖阁诸岛的国有化,日方则一直予以拒绝。在此情况下,中国全国政协主席贾庆林上月底在北京对到访的日本友好团体表示,日方应“正视钓鱼岛争议问题”。

日方对贾庆林的发言进行了分析,认为中国虽坚持要求取消尖阁诸岛国有化这一原则立场,但把近期目标定为使日本承认“存在主权争议”。基于这一判断,日本政府开始研究缓和对立的办法。

日本政府在研究妥协方案时参考了1972年的《日中联合声明》。中方在该声明中表示“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日方对此仅表示“充分理解和尊重中国政府的这一立场”,没有就台湾的归属明确表明见解。

在尖阁诸岛问题上,如果日方表示“充分理解和尊重”中方的主张,将有可能被误解为“承认存在主权争议”。为此,日本政府考虑使用“认识到”这一表述,以避免与自身的基本立场产生矛盾。

毛燕滞囤500吨无望出口‧燕业联盟要求首相插手

燕窝课题纷扰多时,但仍然悬而未决,马来西亚燕业联盟今日前往国会呈交备忘录,要求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关注毛燕出口的课题,并指马来西亚燕窝商联合会不能够代表燕农。

马来西亚燕业联盟主席林来顺在国会召开新闻发佈会指出,毛燕禁止出口至今已经14个月,国内的淨燕只是佔市场5%,其馀95%是毛燕,在毛燕月产40吨的情况下,目前已经囤积了约500吨的毛燕。

他表示,农业及农基工业部长拿督斯里诺奥马和马来西亚燕窝商联合会于9月19日在中国南宁签署的协议,只是提到淨燕出口中国,完全没有提到毛燕的问题;而协议中列明毛燕禁止出口的。

“我们今天到国会的目的,是向首相提出要求,如果农业部长没有办法做事,就换另一个人来帮忙我们。"他表示,马来西亚燕窝商联合会从南宁回来后,并表示会扩建加工厂,以帮助燕农解决问题。但林来顺指对方到目前还未有任何具体的行动,堆积如山的毛燕还是没有获得处理。

“之前毛燕都是自由出口至世界各地。"当被询及他是否意指马来西亚燕窝商联合会在签署协议后,要求燕农把燕窝卖给他们处理和出口时,林来顺指这是对方的计划,但燕农没有办法继续等待,并指对方“梦想天开"。

该联盟在呈交给首相纳吉的备忘录中提及,燕农只被允许将燕窝卖给一些有燕窝加工厂准证(VHM)的加工厂,导致燕农不得不以非常便宜的价格出售,受影响的燕农不止可能破产,也无法偿还建筑和购买燕屋的银行贷款。

燕屋到加工厂装追踪器
林来顺:换汤不换药

林来顺说,虽然马中签署的协议当中已经删除RFID字眼,但诺奥马从南宁回来后,却表示燕屋到加工厂,甚至是出口,都需要安装追踪器,并制定三项追踪系统供选择,即RFID、条形码(Bar Code)和QR扫描器。

“在9月26日,诺奥马从中国南宁回来后,就说从燕屋开始就会追踪到出口或工厂,这是换汤不换药的做法。"“这是在浪费燕农的时间。如果他们无法做事,麻烦把位子让给其他人去做,不要霸着位子。"出席新闻发佈会的燕农认为,追踪器不切实际,除了为他们带来麻烦,也导致成本增加。

“燕商联会违背诺言"

另一方面,林来顺也指马来西亚燕窝商联合会违背诺言,导致与中国签署的协议当中,只是提到淨燕出口。

他说,马来西亚中华总商会会长拿督林国璋在8月23日与8大公会举行会议后,协议与中国方面同时商讨淨燕和毛燕的问题,但马来西亚燕窝商联合会却违背信诺。

马来西亚燕业联盟在备忘录中提及,马来西亚燕窝商联合会,只维护部份燕业者的利益,已不适合作为全部燕业的代表。

代表东海岸巫裔燕农的苏克里指出,东海岸的巫裔燕农计划在本月20日前往马来西亚燕窝商联合会,表达“马来西亚燕窝商联合会不能够代表燕农"的立场;他预计有300人会出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