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行外汇交易丑闻 林吉祥坚持安华需负责

民联近日挑起国家银行于90年代进行外汇交易而令我国损失惨重的课题,并追问国阵为何擢升涉及此事的前国家银行副行长诺莫哈末为部长。

日前,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及巴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要首相署部长丹斯里诺莫哈末耶谷解释清楚国家银行外汇交易丑闻, 同时对于外汇交易在1992年至1993期间导致我国损失158亿令吉甚至高达300亿令吉的丑闻负起责任。

谁应该负起这宗90年代国家银行外汇交易丑闻的责任?知道这个答案的人正是林冠英的父亲林吉祥与及当时的财政部长安华。林吉祥是行动党国会领袖,但他对民联领袖及儿子炒作90年代国家银行外汇交易丑闻事件充耳不闻,不支持,也不反对,为什么呢?

因为林吉祥在1994年出版了一本详述国家银行外汇交易丑闻的著作:《The Bank Negara RM30 Billion Forex Losses Scandal》。

他在著作中,确定当时的财政部长安华必须为国家银行外汇交易丑闻负责。可惜林冠英并没有读书,也不爱读书,不懂历史,也不虚心向拥有丰富政治经验及慧眼的父亲请教。

林吉祥在其著作中这么写道:

“In the special DAP motion on the Bank Negara forex losses in  Parliament last April, the Finance Minister,  Datuk Seri Anwar Ibrahim strenuously denied that Bank  Negara had “speculated”  or “gambled”  in foreign exchange.

“Anwar said that as Finance Minister, he was “fully satisfied with the reasons” given by Tan Sri Jaffar Hussein for the Bank Negara’s forex losses.”

当时国家银行行长丹斯里嘉化及副行长诺莫哈末诺耶谷被逼辞职负责,但林吉祥继续攻击安华,认为安华仍需负责,不可逃避责任,他写道:

“However, the person who must also bear responsibility for the colossal Bank Negara forex losses, apart from Tan Sri Jaffar Hussein, must be the Finance Minister, Anwar Ibrahim, himself.

“As Anwar had assured Parliament last April that he was ‘satisfied’ with Tan Sri Jaffar’s explanation for the 1992  Bank Negara forex losses, what had Tan Sri Jaffar done differently in 1993 with regard to the 1993 Bank Negara forex losses to require his resignation?”

这名反对党强人当时对安华的批判一点也不留情,他坚持基于两个原因,安华必须负责任,他写道:

“There are two other reasons why Anwar Ibrahim must bear personal responsibility for Bank Negara’s  forex losses.

“Anwar Ibrahim said last week that he had directed Bank Negara to stop foward foreign exchange trading when he discovered its forex losses 18 months ago. If Bank Negara had followed his instructions to stop forward forex trading in 1992, then how could Bank Negara suffer RM5.7 billion losses in 1993, on top of the RM 10.1 billion to RM13.1 billion losses in 1992?”

“Furthermore, Anwar Ibrahim had misled Parliament last July when I questioned him whether Bank Negara had suffered more forex losses.  Anwar said that this was not true as he had been monitoring the Bank Negara’s forex dealings weekly.

“On July 19,1993, I asked Anwar Ibrahim a supplementary question during question time as to whether at that  date, Bank Negara’s provision of RM2.7 billion contingent liability for forward forex trading in the 1992 Bank Negara accounts had not only been confirmed, but even more forex losses had been incurred.”

这就是行动党那国会领袖林吉祥不敢在国会提国家银行外汇交易丑闻的原因,林冠英及安华都应该去仔细阅读林吉祥这部著作。林吉祥今天仍坚持安华必须为当年他当财长是所犯下的过错负责任吗?

行动党那些完全不懂历史,又不读书,不做功课的年轻一代,大玩国家银行外汇交易丑闻课题,把责任推卸给他人,不但犯下大错,也让林吉祥及安华难堪。林吉祥有责任纠正这些朽木不可雕的晚辈。养不教,父之过也!

李继香怒告诽谤 放基尔黄朱强一马

(梁敬义评述) 行动党加影市议员李继香10月11日入禀法庭,针对行动党前党员叶观明透过报章影射为赵明福案祸首,起诉他与《星洲日报》诽谤和索偿。

叶观明在2011年8月3日新闻发布会上,指发李继香是赵明福坠楼案罪魁祸首令李继香大感不满。65岁的叶观明於2007年加入行动党,去年被指中伤党领袖而遭开除。

46岁的李继香1993年加入行动党的,是时任党秘书长林吉祥的前政治秘书。

李继香把叶观明及星洲媒体集团有限公司列为答辩人。李继香对起诉《星洲日报》的因由解释为:"为了确保(撰写此文的《星洲日报》)记者上庭供证。",但这宗"诽谤和索偿"的民事诉讼,并不是简单的可以阐释为"要确保记者上庭供证"。

这宗案件,或许源自於李继香与己故赵明福有工作关系。而她为WSK服务公司和鸿志企业担任活动协调员,兼职负责协调该公司为雪州政府所办的亲民活动,成为导火线。

李继香承认,本身曾为与叔叔有关连的上述公司整理账目,目的是让这些公司在为雪州政府办活动后,向州政府索取活动经费。

李继香与承包商李维荣的叔侄关系,一度在赵明福离奇坠楼毙命案发生后极尽跳脱不谈。媒体报道,记者询问她与李维荣的关系时,她提高声量连答4次"不重要"。《当今大马》求证他俩之间的关系时,她当时说,"我只当他是朋友。"

但是,纸包不住火,2011年5月4日在皇家调查委员会听证会上,她承认李维荣是她叔叔。她将大部分的活动计划都交给与李维荣的公司。

由於当年赵明福遭雪州反贪委录供时是针对拨款调查欧阳捍华,李继香因为当时与叔叔的关系"迷朦"而被广传与赵明福的命案有关连。

前雪州大臣基尔的非正式网站"雪州反对党"转载另一个网站《雪州日报》(Selangor Daily)的文章,声称李继香控制雪州行动党的选区拨款和工程合约,继而将赵明福也牵涉在内,以致后者被反贪污委员会调查,也间接导致赵明福在接受调查期间死亡。

该文章声称,李继香要求赵明福准备已经被抬高价格的合约收据,以进行合约舞弊,结果导致赵明福被反贪污委员调查。

李继香因被指控为赵明福坠楼案件的罪魁祸首,当年前往沙亚南警察总部报案,誓言讨回清白。后来,她向大马通讯与多媒体委员会投报,要求彻查两个指责她的网站。

旺沙马朱区国会议员黄朱强也曾揭露,李维荣曾获得每笔数千令吉的8笔拨款,当中涉及贪污成分。李继香当时未曾表明她与李维荣的关系,不过黄朱强却一口咬定,李维荣就是李继香的亲叔叔。

针对上述诽谤和索偿,李继香也要求,答辩方毫无保留在15家报章与2家网络媒体刊登道歉启事,同时禁止答辩人重覆诽谤言论。

不过,为什么她的枪口对准曾是行动党的同志,以及《星洲日报》,却没有向前雪州大臣基尔、《雪州日报》、旺沙马朱区国会议员黄朱强等人兴讼,原因不明。

AES喊停不必拍掌 议员有过无功

(郑钦亮评论)朝野议员罕有的异口同声齐齐反对取缔交通违规的自动执法系统(AES),要求政府重新评估这个弊病多多的措施和取消6万张准备发给车主的罚单。

国会裡的两大阵营能够同一个鼻孔出气,而且还是为民请愿,这种难得的奇蹟将是往后大马政坛珍贵的史料,原来他们不是凡敌对政营提出甚麽意见都反对,他们也有看内容行事,会手拉手为民服务。

不像赵明福案件那样,明明是有这麽多明显的执法偏差和司法遗漏,明明是看到有问题的官员呼之欲出了,就因为死者是反对党议员的秘书,百多名执政党议员都不肯为他说一句公道话,甚至在接下来至今天的赵家跑全国伸冤行动,他们也没有善意甚至是人道表态。

但如果说政府实施自动执法系统的现阶段是一种过失,国会两百多名人民代议士此时的同仇敌忾,可以算是一种功劳吗?值得给掌声吗?

记得当局有意採纳自动执法系统的时候,曾向多家国际着名的供应商接洽,最后还邀请数家比较符合大马条件的供应商来我国作演示和说明会,最后选定了一种系统,并授权两家私人公司承包所有的设置和运作费用,再赋予他们5年的特许经营权。

即是政府根本不必缴付一分钱,便白白赚到这个又先进,又可以减低交通车祸率,还可教育老百姓提高交通安全意识,保护到他们生命的自动执法系统,条件是两家公司拍到的车主违规证据交给当局并成功“收账”后,当局必须付若干的回扣给他们。

据估计,两家公司在5年之内便可将所投资的4亿令吉连本带利赚回来,而它们只是来自违规罚单的“佣金”,可见在当局和两家私人公司的秘密账目上,已经有他们的罚单预算,甚至是欲达成的目标。

所以交通执法已变成一盘生意,因此商家才用尽方法如不合情理的降低时速,製造违规陷阱,拼命的搜集和创造违规证据给当局收账。

在系统施行之前,议员们已知道这盘外包生意,可是他们没有人反对,还有议员歌颂这种世界级的先进系统,好像没有一位议员感觉到其中的不妥。

真要追究的话,其实是他们当初的疏失,才会造成今日的过失;今日突然发现弊病喊停,只能算是知错。

犯错不被惩罚已是宽容,哪有条件获得掌声。

郑钦亮     光明日报专栏:泼墨(2012年10月12日)

莫言作品或被认粗俗而淫荡 充满黑色幽默

备受瞩目的诺贝尔文学奖终于揭晓,中国作家莫言获此殊荣,成为首位夺取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作家。法新社评价称,莫言的作品巧妙避开了时下的各种问题,通过一个个匪夷所思的黑色幽默故事,让人们去反思社会发展过程中的一些问题。

法新社援引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会主席彼得英格伦的评价称,通过讽刺手法的运用,莫言让读者从书中阅读出社会的阴暗面,因为这个原因,他的作品也被认为是粗俗而淫荡的。“莫言书中所写的故事是我听到的最恐怖的故事。” 英格伦在接受采访时如是表示。

法新社报道称,莫言的作品涵盖了各个时代背景,比如1911年清王朝覆灭等。莫言的作品通常都是避开时代问题,转而以故事的形式反思20世纪的中国,在故事中莫言还融入了政治因素以及匪夷所思的黑色幽默感。

法新社还认为,《蛙》是莫言最为勇敢的作品,受到好评。

宗教教育趋单元化 马佛青:学生应有选择权

马来西亚佛教青年总会(马佛青)说,《教育发展大蓝图》不仅凸显单一源流及语言的重视,连宗教教育也趋向单元化。

他说,《大蓝图》旨在希望塑造有优良品格的国民,并从加强伊斯兰教育、道德教育及普世价值着手。在一些相同普世价值的教导,教育部将研究让穆斯林及非穆斯林学生,在一些时段共同上伊斯兰课及道德教育课的可能。

“宪法保障国人信仰的自由,并赋予履行宗教职责的权利,马佛青坚决认为,非穆斯林学生应该有选择学习自身宗教教育的权利。教育部在作深入的研究之际,需把非伊斯兰教育在中小学的传授,也纳入在考量之中。”

马佛青在文告上说,在过去,穆斯林学生上宗教课时,非穆斯林学生则上道德教育班。

一般的道德知识传授,无法像宗教教育般,能启迪并淨化学生的身语意。

马佛青吁请教育部,在同个上课时段,也把非伊斯兰教教育纳入正课,让非穆斯林学生除了道德教育班,也多了宗教课的选择。

呈教育部4书面诉求

马佛青在出席10月6日的《大蓝图》初步报告研讨会,提呈4项书面诉求给教育部副部长拿督魏家祥博士,包括:

*呼吁政府于中小学推行非伊斯兰教育课,因为宗教教育能培育儿童与青少年的正确心智发展与良好品格塑造。

*吁请各教育局部门官员,包括学校校长,重视由总教育总监于2011年所颁布的“2011教育通令”,即非伊斯兰宗教学会是学校正式课外活动之一,只要符合条件,校长需鼓励并批准成立有关学会,并纳入为课外活动学分之一。

*呼吁教育部于中学历史课,加强各宗教历史的叙述,以及较完整传达其宗教教义的篇幅。

*呼吁教育部鼓励中学生在正课以外,多参与由慈善团体、宗教团体及非营利团体所主办的社区服务,并纳入为学校课程之一。

林冠英:无法先行解密‧槟总稽查司报告平淡无聊

已经阅毕槟州2011年度总稽查司报告的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说,他目前暂不能透露有关内容,只表示此次有关槟城部份的稽查报告显得相当“平淡无聊",肯定比不上中央政府的来得“精彩"和吸引人。

中央迟至1个月半仍未公开

他今日在新闻发佈会上说,槟州民联政府在8月30日就收到了有关槟州的年度总稽查司报告,不过,基于中央政府尚未公佈全国的部份,因此,州政府无法先行解密,公开这份针对槟州政府各机关的稽查报告。

“我不瞭解为何已经迟至1个月半后,中央政府却仍未公开报告。这和过去很不一样。

“我们都已经阅毕有关报告,相信其他州也是,现在只等中央政府先在国会公开,我们就会立刻跟进,让人民知道相关的内容。"他说,按照以往的惯例,总稽查司报告和预算桉公佈的期间相去不远,可是自去年开始,公开稽查报告的时间越拖越久,实在很不寻常,也对人民不公平。

他呼吁国阵政府儘快行动,把知情权还给人民,不要等到大选过了才公开稽查报告。

他也提及,州政府以开放的心态来面对此次的调查报告,若有问题就加以改善,若报告有错误的地方,就提出解释。

他也说,州政府打算在11月1日召开州议会时公开稽查司的调查报告,唯他担心,若首相在这之前宣佈解散国会,那槟政府就无法在州议会上公佈总稽查司的这份报告了。

拜登与瑞安在电视辩论中针锋相对

美国民主党副总统候选人拜登和共和党副总统候选人瑞安星期四(10月11日)晚在肯塔基州举行现场直播电视辩论。

在美国总统选情持续胶着之际举行的这场电视辩论,是两人唯一的一场面对面交锋。

辩论开始后,拜登和瑞安首先就国家安全、经济政策、税收和医保等问题展开了“唇枪舌战”。两人在上述多个话题上针锋相对,而拜登则多次打断瑞安的发言。
电视辩论

记者们表示,民主党支持者希望拜登在辩论中的良好表现可以挫败共和党候选人的锐气。

在上周举行的首场电视辩论中,现任总统奥巴马被指比竞选对手、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罗姆尼的表现逊色。

奥巴马在星期三表示,他在首场辩论中对罗姆尼表现得“太有礼貌了”。奥巴马指责罗姆尼在辩论中不讲真话。奥巴马竞选阵营抨击说,罗姆尼在辩论中改变原来的政策立场,以迎合中间派选民。

民主党副总统候选人拜登在此次辩论开始后积极为奥巴马处理美国驻班加西领事馆被袭击事件的手法辩护。

拜登抨击说,在袭击事件发生后,罗姆尼在未知详情前就抢先举行记者发布会,这并非展现“总统的领导才能”。他指出,瑞安批评奥巴马政府的行为“是说大话”。
针锋相对

共和党副总统候选人瑞安则表示,奥巴马政府无视要求加强使馆安全的要求。

两位候选人还就如何对付伊朗的核计划问题展开了辩论,就美国经济问题相互抨击对方,并就65岁以上高龄人士的医保计划展开辩论。

这场电视直播的辩论是在肯塔基州丹维尔中心学院举行的,整个辩论分为9个小节,每小节10分钟。

分析人士说,由于奥巴马在首场辩论中表现欠佳,因此拜登面临为民主党阵营扳回一城的压力。

现年69岁的拜登在外交政策方面经验丰富,他的辩论风格以开诚布公、平易近人见长;42岁的瑞安曾在美国国会工作14年,他在财政预算方面可说是个保守的鹰派人物。

IMF总裁东京呼吁中日改善关系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拉加德周四(10月11日)在东京说,中国财长谢旭人和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缺席正在日本举行的IMF和世界银行年会是“丧失了议论世界经济课题的重要机会”。

拉加德同时呼吁中日两国解决争端,改善关系。

她说:“亚太各国实现经济高增长对世界经济是不可欠缺的力量,我们期待两国圆满和迅速地解决任何不和睦问题,经济层面的协调关系与世界经济整体利益攸关”。

谢旭人和周小川缺席日本举行的国际金融盛会虽没令日本官民十分意外,但各大传媒还是纷纷报道了消息,并共指中国以此报复日本把尖阁诸岛(中国称钓鱼岛)国有化的问题。

内阁官房长官藤村修对中国缺席表示遗憾说“无论如何日中经济交流很重要,日本正考虑如何从大局着眼疏通想法”。

而外相玄叶光一郎则批评中国说:“中国如果考虑国际社会如何看待这个行动的话,就不能说有正面作用,应冷静地从大局着眼采取应对”。
经贸冷热

与政治对抗中国的内阁立场相反,日本经济界已再三警告受到中日关系恶化的影响。

丰田汽车日前宣布9月在中国市场的销量比去年同期减少48.9%、本田宣布减少40.5%等。

世界协力银行行长、前丰田汽车董事长奥田硕日前与世银联合召开记者会时说:“坦率地讲,中日关系恶化令日本经济界很困惑,这两个月日本汽车、家电等产品在中国的生产和销量减少一半以上是现实”。

奥田认为,中日改善关系和日企在中国恢复产销需要时间。

不过就在日本汽车、家电在华生意不景气的风声鹤唳中,周三在东京郊外千叶县千叶市开幕的世界花卉交易会上,中日花商的交易却是另一种景象。

一名来自广东的花商说:“日本花在中国很有市场,中日关系不好应该不会是长期的。”

一名日本花商也说:“本来以为中国商人可能不来,结果不但来了,而且洽谈顺利,中国商人对日本培育的新品种鲜花兴趣很高”。

钓鱼岛“岛主”对华反日不满 扬言中国会分裂

在日本政府宣布对钓鱼岛“国有化”后,关于原钓鱼岛日方“岛主”栗原家族的一些丑闻被日本媒体揭发。对此,拿了政府20.5亿日元购岛款的栗原家族选择“低调”。不过,即将于12日出版的日本《周刊朝日》杂志刊登了栗原家族发言人栗原弘行的最新专访。在专访中,栗原弘行对中国国内的反日情绪表示不满,并称中国“作为多民族国家不久就会分裂”,最多也只能坚持十年。

专访称,栗原弘行说,将钓鱼岛出手心里“如释重负”,他否认栗原家族是因为“见钱眼开”放弃将钓鱼岛卖给东京都政府,而是因为“迫不得已”。栗原说,日本国会参议院上月审议了一项无人岛离岛管理法案,结果是继续对该法案进行审议修正。如果这项法案实施的话,钓鱼岛将被日本政府强行“收归国有”,而栗原家族将一分钱也拿不到。栗原称,他们实际上是被日本政府“恫吓”了,因此不得不与之合作,在新法案付诸实施前将钓鱼岛“卖”给政府。

在专访中栗原还就中日关系大发议论,称中日关系的恶化与中日邦交正常化相关活动的取消和推迟“将持续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他还称中国的“反日教育”是引发中日关系恶化的原因,而反日情绪及其示威升级的结果是将矛头转向中国政府。他信誓旦旦地断言:“(中国)作为多民族国家必然不久就会分裂,无论作如何努力,10年后可能就会发生。”日本舆论称,尽管受到丑闻困扰,栗原家族还是希望在公众面前树立和鼓吹自己“爱国者”与“日本领土捍卫者”的形象。另据日本媒体报道,9月底日本一家出版社还出版了栗原弘行的新书《卖出尖阁诸岛》,书中披露了日本如何“合法占据”钓鱼岛、栗原家族如何获得钓鱼岛的“土地权”等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