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乌兰巴托拆掉最后一尊列宁塑像

蒙古首都乌兰巴托市10月14日星期日拆掉了城市街头最后一尊列宁塑像。

在冷战期间,蒙古几乎成为前苏联的一个卫星国,国内四处曾一度充斥着苏共宣传性雕塑。

当最后一尊列宁铜像被装上平板拖车拉走时,约300多名围观者中有人向塑像丢置鞋子以示鄙视。

在现场的乌兰巴托市长额·巴特乌勒讲话称,蒙古已经摆脱了过去;他还谴责这位当年的苏共领导人为“刽子手”。

巴特乌勒还表示这座列宁塑像将公开拍卖,起拍价为280美元。

他表示,蒙古共和国在共产党统治期间苦不堪言,而如今已经逐渐走向建设开放和自由社会的道路。

在长达数十年的共产党统治期间,列宁曾在蒙古被尊崇为“伟大导师”。

1990年,蒙古终于放弃了一党专政制度,开始了向政治与经济改革阶段过渡的进程。

列宁1924年去世。目前在俄罗斯境内和其它一些原苏联统治过的国家和地区仍然可以看到他的雕像。

日本海上自卫队阅舰纪念成立60周年

周日(10月14日),日本海上自卫队举行大型阅舰仪式显示海军实力,以此纪念成立60周年。

中日两国因钓鱼岛(日本称“尖阁列岛”) 争端之际,日本海上自卫队在东京南部水域举行阅舰式。

包括驱逐舰、战列舰、常规潜艇在内的大约40艘日本战舰以及约30架海军飞机参与了阅舰仪式。

除日本战舰之外,来自美国、新加坡和澳大利亚的各一艘战舰也参与了阅舰,来自包括中国在内的20多个国家的代表出席了仪式。

日本首相野田佳彦登上“鞍马”号护卫舰,检阅舰艇的海上游行和潜水艇的下潜上浮表演后表示,日本的“安全保障环境正在变得越来越严峻”。

但是,野田并没有提到与中国的争端,特别是近一段时间来围绕钓鱼岛(日本称尖阁诸岛)之争引发的紧张局势。

日本海上自卫队每3年举行一次阅舰仪式,为了庆祝成立60周年,本年度的阅舰规模更大,也为其做面临的“新责任”做好准备。

日本海上自卫队是世界上装备和训练最先进的海军之一。根据二战后日本与与美国之间的防卫协议,包括乔治·华盛顿级航母在内的美国海军第七舰队也驻扎在日本。

最近几年,中国海军的崛起使得东京更加警醒,也有战略家认为,这会破坏亚太地区力量平衡,并且削弱日本在关键航线击退威慑的能力。

2万受访教师意见一致 “反对学生带手机上学”

根据全国教学专业职工会(NUTP)的问卷调查显示,100%受访教师齐声向教育部允许学生带手机上学的建议说“不”!

全国教学专业职工会主席哈欣安南说,根据他们近来向该会会员发放的2万份问卷调查显示,受访教师一致认为,一旦开了这个“缺口”,学生滥用手机的问题将陆续发生。

无助学习恐学生滥用

“他们不喜欢这项建议,其中原因包括担心学生利用手机拍摄、摄录或下载不雅照片,并在学校与其他同学‘分享’。他们也担心会发生手机失窃案。”

哈欣安南说,调查显示,教师普遍认为这项建议没有学术作用及学生安全考量,因为学校已有公共电话设备。

目前,教育部已在森美兰城郊区9所各源流学校,推出让学生携带手机上学的试验。

慕尤丁:等试验结果

较早前副首相兼教育部长丹斯里慕尤丁也说,教育部至今未对这项建议有任何决定,需等待试验结果及整理公众的意见后再定夺。

慕尤丁声明,政府会跟进实际需求,再研究此建议落实的可能性。

当今大马灌水 安美嘉吹水 净选盟摇滚政改怕下雨



(林文彪评述)凈选盟于10月13日傍晚在可以容纳2万人的雪州格拉那再也体育馆举办大型活动,即「净选盟8T(8诉求)」演唱会,以人民声音向选委会施压,以落实国会特委会报告的建议及净选盟的8大诉求。

次日,媒体报道该演唱会出席人数落差之大,再次验证净选盟及民联媒体吹水及灌水,习惯性欺骗读者及选民的伎俩,制造这些活动获得人民、尤其是愤怒青年广泛支持,变天在即的假象。

民联媒体《当今大马》报道以上演唱会的新闻时,指由于下雨影响出席人数,但仍获得大约800人的支持;《东方日报》报道,这场週六下午5时开始的演唱会,至近5时,现场约有百人入场观看演唱会,截至7点,场內外聚集人数超过300人;《星洲日报》报道约500名淨选盟支持者出席演唱会。

净选盟于10月初宣布举行“8大诉求演唱会”(Konsert Bersih 8T)演唱会时,预料有万人出席。结果只有500人出席。不过安美嘉还是认为该演唱会是“成功”的。她在演唱会后对记者说,她估计演唱会大约有2000到3000人出席,可算是成功。

另一方面,同样在10月13日,马青教育局和八大华青联合举办的教育大蓝图对话会,会场摆设了整两百个座位,出席者只有大约60人,《中国报》在全国版把场面空空荡荡的照片登得大大,不怕得罪权贵,只据实报道,向读者负责。

主流媒体反而表现得更专业,不像自诩独立的《当今大马》,必须向安华负责,向美国负责,向索罗斯负责,刊登民联的活动场面必须给照片裁剪掉空荡座位,制造声势浩大场面,讨好主子。

靠嘴巴玩断肢法 行动党与狼共舞

(曹义宽评述)行动党粗口博士丘光耀跟马青高祥威博士的讲座后,前者随后将他在讲座上的论点,以“伊斯兰法:转移视线或潜在危机?”为题刊登在《当今大马》,重复声称民联《橙皮书》和其它通过的纲领,都没有写明将落实伊斯兰党的断肢法,来证明民联执政后绝不会落实断肢法云云。

这也是林吉祥和林冠英一贯用来为伊斯兰党断肢法辩护、自圆其说的论点,可说了无新意。

这种论调只有林吉祥、林冠英和丘光耀的死忠粉丝才会坚信不疑,别说稍有常识的一般民众不相信,即使是有点见识的行动党和伊斯兰党领袖,也会视为屁话。

林吉祥林冠英父子和丘光耀说《橙皮书》里面没有写断肢法,所以民联执政后一定不会落实断肢法,但是《橙皮书》和所有民联的纲领,也没有写明会拆宰猪场、制定50%的土著房屋固打、禁售彩票、禁赌禁酒、男女分开站分开坐等等伊斯兰化政策,但是伊斯兰党在它执政的吉兰丹和吉打州早已落实,甚至在雪州也部分落实这类措施。

可见《橙皮书》没有写的东西,伊斯兰党还是可以照样做出来,原因无他,因为这份被林吉祥林冠英父子和丘光耀视为圣经的《橙皮书》,在伊斯兰党眼里只不过应付大选,毫无意义,也没有约束力的废纸。

即使是被行动党视为民联唯一首相人选的安华,也当《橙皮书》没到,曾经公开说他认同伊斯兰党的断肢法目标。

在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最近发表的文告中,也强调“伊斯兰党和民联友党的合作符合伊斯兰教义及伊斯兰政治原则”,根本只字不提《橙皮书》云云。

而从哈迪阿旺的言论,华社才知道原来行动党跟伊斯兰党合作,竟然是基于“符合伊斯兰教义和原则”,但是行动党对华社说的却是,行动党跟伊斯兰党合作是基于“民主、人权和自由”等普世价值,跟伊斯兰党的说法大相径庭。

伊斯兰党用马来话说的是一套,行动党对华社用华语讲的是另一套,这就是民联双面人、两手策略的最佳佐证。

“由于《橙皮书》没有写断肢法,所以民联执政后不会落实断肢法”,这种说法到底可信不可信,只要看看行动党里最有原则,也是唯一还有原则的党主席卡巴星的立场就可知一二。

卡巴星针对伊斯兰党的断肢法,从来只有两种论调,第一是行动党坚决反对,指责伊斯兰党绝不可落实断肢法,第二是要马华不要炒作伊斯兰断肢法。

卡巴星就只有这两种立场,从来没说过民联《橙皮书》没有写明断肢法,就不会落实断肢法这种掩耳盗铃、自欺欺人的论调,因为他知道这种话根本是毫无意义。

国阵将在沙巴不战而胜?

多名沙巴政治评论人均指出,该州大部分议席将在来届大选上演多角战。根据估计,包括5至6个国会议席在内的20个沙州议席将因此落入国阵手中,使得国阵拥有赢得多数席位的优势。目前包括纳闽国席在内,沙巴州共有26个国席及60个州席。

立新党已敲定候选人名单国家立新党(State Reform Party, STAR)沙巴州主席杰菲里(Jeffrey Kitingan)日前表示,该党将在短期内宣布上阵的选区及候选人。然而,当记者询及有关立新党与其他反对党有关议席重叠的协商进展,杰菲里却拒绝透露任何详情。

立新党最初以砂拉越为基,后再被引入沙巴,因此有关该党能否在来届大选以本身旗帜上阵沙巴一直备受瞩目。针对此事杰菲里重申,该党在修改名称并删除“砂拉越”字眼后,已获得沙洲选委会主席依德鲁斯(Idrus Ismail)确认获允在沙洲上阵。

与此同时,部分立新党潜在候选人已经为上阵作出准备,包括辞去教师职务或提早由公务员职位退岗。目前已经辞去教师职务的该党潜在候选人的包括哈斯敏(Hasmin Azroy Abdulah)、麦林(Maklin Masiau)和比努斯(Pinus Gondili)。

作为立新党青年团领袖,哈斯敏可能上阵丹南(Tenom)国席或该区其中一个州席。此外,麦林可能竞选位于沙巴北部的贫穷区必达士(Pitas)州议席,而沙巴进步党(Sabah Progressive Party, SAPP)同样相中了有关议席。

至于比努斯将被安排攻打拉卜(Labuk),国阵方面则确定由担任沙巴团结党(Parti Bersatu Sabah, PBS)副主席的现任议员麦克阿山(Michael Asang)留守原区。由于人民公正党也有兴趣竞选拉卜,导致该区成为沙巴州最可能上演四角战的选区,即国阵及反对党的立新党、民联和进步党。

进步党主席杨德利将有可能上阵实邦加国席底下的佳蓝汶莱(Karambunai)州议席,因为他在该区拥有强大的巫裔支持度。此外,他也可能上阵利卡(Likas)或其位于东海岸的家乡拿笃(Lahad Datu)。

立新党和进步党领袖均曾公开表示,将不会在对方重要领袖的选区竞选,后者更提议必须尊重现有议席分配和在职者。

话虽如此,进步党却对杰菲里资深署理主席丹尼尔约翰詹文(Daniel John Jambun)的下南南(Inanam)选区虎视眈眈。进步党属意该党署理主席兼现任实邦加(Sepanggar)国会议员攻打下南南。2008年詹文以公正党旗帜竞选该区时,以4,293得票胜于行动党的2,864得票。但是,最终的胜利者却是国阵团结党得票5,979的吴清乐。

进步党主席杨德利将有可能上阵实邦加国席底下的佳蓝汶莱(Karambunai)州议席,因为他在该区拥有强大的巫裔支持度。此外,他也可能上阵利卡(Likas)或其位于东海岸的家乡拿笃(Lahad Datu)。

与此同时,进步党计划安排总秘书杨伟光上阵混合区议席丹绒阿路(Tanjung Aru),而杰菲里的另一名署理主席阿末沙(Ahmad Sah Sahari)也有意上阵该选区。据了解,立新党准备向进步党让出丹绒阿路议席,但是民联对该议席同样有兴趣。

分散的反对票

如果反对党领袖无法意识到调解彼此间分歧和议席重叠的重要性,沙巴的政治局势将持续不明朗化,并导致国阵因上述分歧而不战而胜。

一名评论人以卡达迈岸(Kadamaian)为例指出,立新党、民联和进步党三个反对党若各自派出候选人,将可合共获得约6000票,远远抛离得票约3500票的国阵候选人。但是反对阵营的“策略性”分裂却将使得国阵胜选。类似的情况也很可能发生在临近的邓巴速(Tempasuk)州议席。

“毫无疑问地,来届大选反对阵营的得票肯定会增加。但是反对票的分散却将成为国阵致胜的原因”一名政治观察员兼非政府组织领袖指出。

反对党的愚蠢

目前看来,立新党和进步党之间完全没有合作的迹象,更遑论拟定共同的竞选宣言。虽然立新党支持者众,尤其在卡达山杜顺地区,但是进步党的搅局对其选情的影响始终不可忽视。另外,公正党同样在卡达山杜顺地区拥有相当的知名度并累积了一批支持者。

杰菲里、安华及杨德利若能及早醒悟反对阵营分裂何其愚蠢,对沙巴局势来说将是一件好事。依目前情况,即使杰菲里愿意减少该党竞选议席,也必须准备面对党内反弹声浪。

另外,进步党积极追求双赢方案,惟只有立新党有和它合作的意愿。至于公正党,则因为安华新宠拉金乌京(Lajim Ukin)和威弗烈(Wilfred Bumburing)对现任领袖所造成的压力而陷入茶杯内的风波。

(本文摘译自《自由今日大马》报导:卢克林托(Luke Rintod))

 

多名沙巴政治评论人均指出,该州大部分议席将在来届大选上演多角战。根据估计,包括
5至6个国会议席在内的20个沙州议席将因此落入国阵手中,使得国阵拥有赢得多数席位的优

势。目前包括纳闽国席在内,沙巴州共有26个国席及60个州席。

立新党已敲定候选人名单
国家立新党(State Reform Party, STAR)沙巴州主席杰菲里(Jeffrey Kitingan)日前表示,该
党将在短期内宣布上阵的选区及候选人。然而,当记者询及有关立新党与其他反对党有关议
席重叠的协商进展,杰菲里却拒绝透露任何详情。

立新党最初以砂拉越为基,后再被引入沙巴,因此有关该党能否在来届大选以本身旗帜上阵
沙巴一直备受瞩目。针对此事杰菲里重申,该党在修改名称并删除“砂拉越”字眼后,已获得

沙洲选委会主席依德鲁斯(Idrus Ismail)确认获允在沙洲上阵。

与此同时,部分立新党潜在候选人已经为上阵作出准备,包括辞去教师职务或提早由公
务员职位退岗。目前已经辞去教师职务的该党潜在候选人的包括哈斯敏(Hasmin
Azroy

Abdulah)、麦林(Maklin Masiau)和比努斯(Pinus Gondili)。

作为立新党青年团领袖,哈斯敏可能上阵丹南(Tenom)国席或该区其中一个州席。此

外,麦林可能竞选位于沙巴北部的贫穷区必达士(Pitas)州议席,而沙巴进步党(Sabah

Progressive Party, SAPP)同样相中了有关议席。

至于比努斯将被安排攻打拉卜(Labuk),国阵方面则确定由担任沙巴团结党(Parti Bersatu

Sabah, PBS)副主席的现任议员麦克阿山(Michael Asang)留守原区。由于人民公正党也有
兴趣竞选拉卜,导致该区成为沙巴州最可能上演四角战的选区,即国阵及反对党的立新党、
民联和进步党。

沙巴进步党的诡计
立新党和进步党领袖均曾公开表示,将不会在对方重要领袖的选区竞选,后者更提议必须
尊重现有议席分配和在职者。话虽如此,进步党却对杰菲里资深署理主席丹尼尔约翰詹文
(Daniel John Jambun)的下南南(Inanam)选区虎视眈眈。进步党属意该党署理主席兼现

任实邦加(Sepanggar)国会议员攻打下南南。2008年詹文以公正党旗帜竞选该区时,以

4,293得票胜于行动党的2,864得票。但是,最终的胜利者却是国阵团结党得票5,979的吴清
乐。

进步党主席杨德利将有可能上阵实邦加国席底下的佳蓝汶莱(Karambunai)州议席,因为他

在该区拥有强大的巫裔支持度。

拿笃(Lahad Datu)。

此外,他也可能上阵利卡(Likas)或其位于东海岸的家乡

与此同时,进步党计划安排总秘书杨伟光上阵混合区议席丹绒阿路(Tanjung Aru),而杰菲

里的另一名署理主席阿末沙(Ahmad Sah Sahari)也有意上阵该选区。据了解,立新党准备
向进步党让出丹绒阿路议席,但是民联对该议席同样有兴趣。

分散的反对票
如果反对党领袖无法意识到调解彼此间分歧和议席重叠的重要性,沙巴的政治局势将持续不
明朗化,并导致国阵因上述分歧而不战而胜。

一名评论人以卡达迈岸(Kadamaian)为例指出,立新党、民联和进步党三个反对党若各自

派出候选人,将可合共获得约6000票,远远抛离得票约3500票的国阵候选人。但是反对阵营

的“策略性”分裂却将使得国阵胜选。类似的情况也很可能发生在临近的邓巴速(Tempasuk)
州议席。

“毫无疑问地,来届大选反对阵营的得票肯定会增加。但是反对票的分散却将成为国阵致胜

的原因”一名政治观察员兼非政府组织领袖指出。

反对党的愚蠢
目前看来,立新党和进步党之间完全没有合作的迹象,更遑论拟定共同的竞选宣言。虽然立
新党支持者众,尤其在卡达山杜顺地区,但是进步党的搅局对其选情的影响始终不可忽视。
另外,公正党同样在卡达山杜顺地区拥有相当的知名度并累积了一批支持者。

杰菲里、安华及杨德利若能及早醒悟反对阵营分裂何其愚蠢,对沙巴局势来说将是一件好
事。依目前情况,即使杰菲里愿意减少该党竞选议席,也必须准备面对党内反弹声浪。另
外,进步党积极追求双赢方案,惟只有立新党有和它合作的意愿。至于公正党,则因为安华
新宠拉金乌京(Lajim Ukin)和威弗烈(Wilfred Bumburing)对现任领袖所造成的压力而陷入
茶杯内的风波。

IMF与世银年会:中国高层缺席引关注

在日本举行了6天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年会周日(10月14日)正式闭幕。这个188国参与的金融盛会实际上在周六已结束了主要日程,IMF也在当天发表了声明。

声明体现了在全球经济减速的忧虑中,IMF担心欧洲紧缩财政导致的经济低迷会波及中国、巴西等新兴国,从而引起世界经济恶性循环,明确修订了原来针对欧洲债务危机,要求发达国家优先重建财政的紧缩财政路线。

IMF总裁拉加德周六晚召开记者会说:“所有发达国家都有中期重建财政的必要,但以怎样的速度推进,应由各国掌握,没有一律的方法。”

声明具体要求欧洲银行监督一元化、财政统一、通过经济构造改革促进增长和雇佣;要求美国消除“财政悬崖”、提升债务上限、确保财政稳定;要求日本尽快成立消除赤字国债的法案、中长期实现财政健全化;要求新兴国和发展中国家柔软实施支持经济增长的政策等。

两大议论

这次年会有两大台下和场外议论的话题,一个是美国的低调,一个是中国部长级的缺席。

出席会议的美国财长盖特纳在会议期间的低调表现被形容为面对总统大选,奥巴马政权心不在焉的抑制表现。

而中国政府宣称财长谢旭人和央行行长周小川缺席会议“责任在日方”、代替出席的中国代表团又不时缺席日程,令各国广泛认识中日纠纷和东亚涣散特征。除了拉加德公开呼吁中日改善关系外,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秘书长葛利亚也公开说:“中日对立不利世界经济,两国应通过和平与国际法来解决”,他说:“中日经济有相互促进发展的正面效果,希望把这种共同的利益作前提”。

IMF内则透出怨言说,IMF想助东亚经济增长来牵引世界,无奈东亚总在内讧,成不了一股力量。综合日本内外媒体报道,会场内漂荡着对中国失望的声音。

日本批评

日本传媒无论左中右连日共指中国“缺乏大国责任感”,右派报纸《产经新闻》欢呼“日本成功展示复兴、中国呈现不成熟性”;左派报纸《朝日新闻》的社论标题是“大国责任向何方”。

社论说:“在讨论超越国境的世界经济减速时,提出国境问题来背向,怎么也显得滑稽,只给人中国轻视国际合作的印象。”社论说:“在经济成长背景下,中国率领新兴国谋求加强在国际货币体制的声音,IMF也把中国提升至美、日后的第三位出资国地位,中国得到IMF增额的副理事职务。但就在IMF调整新兴国权利和责任的新时代中,中国背弃了自己要求的改革,体现中国是个异端,让世界直接投资中国时,加强考虑风险的慎重论”。

社论说:“与08年中国经济支撑世界得到喝彩不同,现在中国经济减速也是悬念材料,中国本有在国际财政、金融议论场上冰释疑问的大国责任”。

默多克推特称中国“陷入危机”

新闻大亨默多克在其推特上称中国已“陷入危机”,称民众对贪腐民怨极大。

默多克星期六早晨在推特上说:“中国陷入危机,民众对贪腐非常愤怒。也许将发生变革。不过没人能确实预言。”

不过在发表了这条推特的8个小时后,默多克又发布一条关于中国的推特,对自己之前的说法进行修正。

“不是说中国真的已经危在旦夕,起码现在还不是。但是问题很严重。相信习将(同前任)大不相同,慢慢采取行动改善情况。”

有着一名中国妻子的默多克在西方新闻大亨中被视为与中国关系较为密切的一个。

BBC理事会主席彭定康曾透露,默多克曾阻止其麾下的哈珀柯林斯出版集团出版彭定康的回忆录,因为默多克担心出版那本书会影响新闻集团向中国扩展的业务计划。

彭定康说,默多克认为出版对中国领导人持批评态度的书对其商业野心不利,所以他下令哈珀柯林斯出版集团放弃出版回忆录,理由是书写得不好。

彭定康的回忆录后来在美国出版。书的封面上贴了写有“默多克拒绝出版的书”的标签,彭定康说这反而增加了回忆录的销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