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人宴从旁杀出 汤木出战敦拉萨镇露底

(魏金良评述)马华敦拉萨镇国会议席候选人呼之欲出,如无最后一分钟改变,汤木将以伞兵姿态出战。

敦拉萨镇区会於年初举荐三名候选人,即区会马青团长陈国永、国阵青年团幕僚长符策勤以及没有显赫党职的华总副秘书陈耀星。

但是,举荐归举荐,想法归想法,马华总会长蔡细历最近与区会的会商中暗示这个国席将由"天兵"作战,虽然未点名汤木,但以汤木过去半年频频在该区活动已渐露眉目。

10月13日,由区会举办的"稳健转型,全民共赢"的万人宴,汤木以雪州领袖从旁杀出,登上直辖区的政治舞台亮相,绝非偶然。

这场盛宴,由署理总会长廖中莱为主宾,在高喊"要稳定,不要乱"时,汤木站在区会主席周连琼身边。其他人包括陈国永、张盛闻、符策勤、戴国友、蔡金星、陈耀星、陈金妹、姚长禄、马汉顺和李伟明。

前区会主席陈财和对政治已意兴阑珊,不过,他正集中精力培养儿子陈国永转战甲洞国席,预料将面对不倒翁、行动党老将陈胜尧。这个选区历年来由民政党把关,屡战屡败。陈财和向党内建议由马华出阵,但一直受到民政党拒绝。

不过,内幕消息说,以民政党的人脉关系日渐式微,首相纳吉可能转由马华的陈国永以小刀锯大树的姿态力撼行动党的堡垒。

汤木被视为蔡细历的爱将,因为过去的党争中,他对蔡细历的支持力度从未消减。论功行赏,由他在大选中出线看来是任何党的政治生态文化。

其实,汤木入主敦拉萨镇选区早就有所布署。区会主席周连琼由总会长举荐他出任上议员,就是要他腾出这个"空缺"由汤木填补。

半年前,区会闻讯,不断厉声严拒"天兵",不过,如今这声浪已逐渐退化。不过,汤木要如何圆融地与敦拉萨镇区会寻求合作,也许还需要与反对势力磨合才能顺风顺水。

庄迪澎应景投机 假惺惺捍卫原住民传播权

(梁敬义评述)晋身为"媒体研究学者"的前独立新闻在线总编辑庄迪澎应该以其真知灼见,坐言起行为大马121万原住民建设专属媒体,以便维护原住民的传播权不会遭到"消音"。

他在任期内不说不做的事,如今离职后大放厥词,以本身在台湾生活三年的经验,看到占总人口2.25%或52万人的台湾原住民,於2004年拥有亚洲第一个原住民电台,慨叹大马121万原住民却没有任何媒体。

庄迪澎认为,原住民关切小组可以整合资源,让所有关乎原住民的讯息,如新闻、录像、照片等能在一个总汇平台或新闻平台,使得媒体、学者等关心人士可轻易索取资讯,利便这方面的报导与研究。如何搞这个媒体,以庄迪澎的失败经验,应可以搞出成功之母的原住民媒体。

其实,庄迪澎如果真心实意为原住民策划,大可身先士卒,为这个弱势群体架设完全免费的面子书,每天把原住民的活动及讯息广为流传,强化他所强调的"人生来就有传播权,传播是基本的社会过程。是人权应该涵盖的一部分"。要不然,他的所有大仁大义的理论都只是车大炮。

与主流平面媒体仇情万丈的庄迪澎又不忘旧恨,意有所指表示,以市场经济为导向的平面媒体来看,原住民议题肯定是不卖座的。

"既然如此,基于商业考量的媒体就不会重视它,这使到关于原住民的新闻供应不足。"

"在这种情况下,你是不可能寄望商业媒体出原住民的报纸,因为那是不可能卖的。"

既然庄迪澎看死平面媒体不会出版原住民的报纸,那么,当他在独立新闻在线时,为何不利用他的影响力为原住民架设媒体?如果庄迪澎把办媒体当作易如拾芥,以他"媒体研究学者"的地位应该知道,报纸若要让121万原住民看得懂,必须替他们兴办学校识字、而且也必须敲定是华小还是国小,以免原住民分裂。

此外,如果教育的脉络打通了,庄迪澎也应在山野地带拓展宽频,提供电脑给原住民上网,以符合他所说的,"联合国原住民宣言亦有提到传播权,第16条说原住民有权建立属于自己语言的媒体,也提到国营媒体或私营媒体应当反映原住民多元文化。"

庄迪彭认为,民联必须提出一个传播政策,发挥国家资源再分配的职能,促进媒体多样性与弱势群体赋权。

好吧,这件事就交托给庄迪彭处理,由他向民联施压,要民联的橙皮书制定传播政策,如果行,那么,庄迪彭就可以扮演民联特使向原住民游说选票了。

(砂拉越原住民人权工作者黄孟祚为其新书《乡土情,全球意—来自砂拉越的诉求》推介礼,同时举办《永续发展与弱势媒体》讲座。庄迪彭应景说了上述他不相信、也办不了的理论,纯粹是投机份子。)

拉惹伯特拉:行动党否决思想和言论自由

“很多大马人民都认为大马不是一个自由的国家,他们觉得国阵应该被拉下台,那么大马就可以重获自由,但是他们的想法可能是错的。”大马著名逃亡博客拉惹伯特拉(Raja Petra Kamarudin)这样表示。

他以伊党前署理主席纳沙鲁丁(Nasharudin Mat Isa)的言论风波为例,证明自己的言论是正确的。

“纳沙鲁丁说行动党欲将大马变成一个基督国,行动党因此而想向警方投报。他们也要求纳沙鲁丁为其指控作出道歉。首先,行动党想把大马变成基督国有什么问题?如果我说巫统欲把大马变成马来国、伊党想把大马变成伊斯兰国、马华把大马变成资本主义国、抑或社会主义党把大马变成社会主义国呢?”

他认为,每个人都有表达自己想法的自由,即便那个想法可能是错误的,但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理由,也因此有权利表达自己的立场。

“我研究了伊斯兰教和基督教之后,认为伊斯兰教才是正确的宗教。接着我告诉你我的想法,你会不会因此而向警方投报我并且要求我道歉呢?我有自己的意见,并且具有理由相信这样立场,我告诉你我的看法,这就是思想和言论自由。但是,大马拥有这样的自由吗?只有国阵侵犯思想和言论自由?抑或民联也犯同样的错?”拉惹伯特拉质问道。

把国阵拉下台就可以重获自由?

拉惹伯特拉认为,改变政府并不是正确的解决方案,因为政府不是关键,人民才是。人民并不理解自由的意义,因此,错不在政府,而在人民身上。

“假设行动党真的计划将大马变成基督国,这样又有什么问题呢?伊党想把大马变成伊斯兰国,我们会不会投报伊党并且要求它道歉呢?伊党是否因为想把大马变成伊斯兰国而犯了法呢?如果不是的话,那我们为何怪责行动党想把大马变成基督国呢?”

他表示,如果我们尊重伊党的伊斯兰国想法,同样地,我们也应该尊重行动党的想法。

行动党否决了思想和言论自由

“我不了解为何行动党要投报纳沙鲁丁,这是不是表示行动党承认了把大马变成基督国是一个错误呢?行动党同意纳沙鲁丁的看法,把大马变成基督国是不正确的。为什么行动党要承认这件事呢?”

拉惹伯特拉表示,行动党应该坚持相信思想和行动自由。行动党应该拥有实现它认为正确的想法的自由,而纳沙鲁丁也应该拥有发表他认为正确的看法的自由,这就是思想和言论自由。

“行动党已经展示了思想自由不能被允许的事实。把大马变成基督国是错的,任何人觉得行动党拥有这个错误想法的人都必须被对付。”

(本文摘译自拉惹伯特拉(Raja Petra Kamarudin)创作“Why change will never come”)

 

林吉祥促设皇委会查献金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指出,政府应设立皇家调查委员会,以独立及专业角度调查沙巴州巫统联委会的4000万令吉政治献金案。

林吉祥发文告表示,此案涉及巫统高层,反贪污委员会或总检察长已无公信力展开调查,因此必须由完全独立的委员会介入才能服众。

“身为巫统最高领导人的首相纳吉,应该当机立断成立皇委会,才能证明反腐的决心。否则,他在刚过去的国际反贪污大会上正义凛然发表反贪腐的演讲,将成为最虚伪的表演。”

831台耗资8亿 自动执法摄影机镶钻?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质疑安装831台摄影机需要耗资6到8亿令吉,讽刺我国又创造购买全球最贵的相机纪录了。

“每一部摄影机需要耗费72万2000令吉至96万2000令吉?难道相机镶金镶钻?”

林冠英今日是出席行动党联邦直辖区常年代表大会开幕仪式时,在致词中这么说。

承包商或牟利7亿

他也认为,政府落实自动执法系统让两家私人公司牟暴利,是为预防全国大选失去政权所铺的后路之一。

他说,承包商ATES Sdn Bhd及Beta Tegap Sdn Bhd可以每年在第一层系统获利8000万令吉、第二层系统获利2亿7000万令吉、第三层系统获利3亿5000万令吉,一年获取漂漂亮亮的7亿令吉盈 利。因此交通部有必要向公众交代这种种疑问及是否有通过公开招标。

他说,除非这些问题得到重视,不然全国驾驶人士有权利对于国阵朋党再次从大马平民百姓当中赚取高额利润而感到愤怒。“江作汉(交通部长)能做什么?港口、机场不能管,去管发传票,吉隆坡第二中环大道驾驶者只要放慢速度造成塞大车,人人流大汗。”

他揶揄政府这厢给人民500令吉一马援助金,另一边就发出两张传票给驾驶者要罚款600令吉,人民还要倒贴100令吉给政府。

他呼吁政府立即搁置自动执法系统,并重新研究直到该计划对公众利益完全问责为止。

抨首相拒透露献金来源

林冠英在致词中也抨击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拒绝透露由沙巴商人谢天福在香港携带出境复被扣查的1千600万新币或约4000万令吉的沙巴巫统献金来源,就与国阵从首相、部长、大臣到行政议员都不敢向公众公布他们的财产如出一辙。

他指出,若纳吉相信非法携带出境的4000万令吉巨款是可被接受的政治献金,那么他应该不会反对向公众公开巫统的账目。

“首相害怕民联不敢大选”

针对大选课题,林冠英指来届大选将会掀起历史新页,因为国家政局将会改变的预测不只民联会相信,连首相也会相信。

“首相就是会相信民联将会大胜,否则他早就解散国会,不会拖延至今。”

促党员做好基本工作

不过他提醒党员,不要以为行动党一定会胜或一定输,最重要是要做好基本工作,组织、说服和接触人民,要天天反驳国阵及马华的谎言,让人民看清楚谁是正,谁是邪。

“行动党直辖区不只要维持本身选区的胜算,还要协助民联其他友党的胜利。”

中坤集团与冰岛就租地达协议

中坤集团星期一(10月15日)向BBC中文网证实,该集团已与冰岛政府就租地开发一事基本达成协议。

中坤集团一名发言人称,协议已经基本达成,但目前仍有部分细节仍在讨论中。

这名发言人透露,预计中坤集团将在本月或下个月在北京与冰岛方面签署协议,随后在冰岛进行新闻发布。

另据冰岛方面熟悉此事的消息人士对BBC中文网称,地方政府与中坤集团租地协议的副本此前被泄露给冰岛媒体,当地已经广泛进行了报道。

不过消息人士说,目前冰岛中央政府仍在与中坤集团就租地开发案的一些投资以及优惠细节进行讨论。

他也认同中坤集团可能会在几个星期内与冰岛国家以及地方政府签署租地投资开发合同的说法,但认为具体合同将在中国还是在冰岛签署仍是未知数。

中坤集团董事长黄怒波提出的向冰岛租地并投资数亿美元进行开发的计划无疑对于处于金融危机中的冰岛政府具有极大的吸引力。

但消息人士指出冰岛国内对于接受来自中国商人的巨额投资仍有质疑的声音,有很多反对者认为中国人不可信。

黄怒波最初在2011年提出购买冰岛土地开发酒店以及赛车场等,但冰岛限制外国人拥有该国土地而不能批准。

中国九月出口额增速超过预期

九月份中国的出口额增长速度超过预期,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了人们对中国经济放缓的担忧。

根据中国海关总署周六公布的数字显示,九月出口额同比增长9.9%,与八月的2.7%相比有了长足的增加。

经过连续三个月的滑落之后,九月进口也回升2.4%,

铜进口总额达到过去四个月来的新高,铁矿石采购量是2011年1月以来的新高。

许多经济学家曾经预期,中国九月份的出口可能会增加大约5%。

数字显示,中国向美国的出口增长速度是过去三个月以来的最快,但是向欧盟的出口却降低了10.7%。

不久前,世界银行将对中国2012年经济增长的预测由8.2%下调至7.7%。世界银行指出,中国今年以来经济严重放缓。

有分析人士说,九月的出口数字有助于减轻人们对中国经济快速放缓的担忧。

但是,进口增长幅度不大,也将再次引起有关中国消费者购买力的争论。

周末,美国财长盖特纳强调,中国应该采取进一步措施拉动内需。

在东京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年会上,盖特纳说,加强内需不仅对中国有好处,对世界经济也有好处。

土耳其禁止所有叙利亚航班飞经领空

土耳其外交部宣布,禁止叙利亚所有航班经过领空。

土耳其的这一决定在周六夜间就已经生效并通知了叙利亚,但是到周日(14日)才公开宣布。

这一禁令适用于所有叙利亚军用飞机和民航飞机。

此前,土耳其截获了一架叙利亚飞机,并指称上面载有来自俄罗斯的弹药后,叙利亚对土耳其航班实行了禁飞令。

土耳其战机拦截了叙利亚的这架飞机后,要求它在土耳其首都安卡拉降落。

土耳其官员称,没收了飞机上载有的弹药。但是叙利亚方面否认这一指称。

土耳其还提醒本国航班尽量避免叙利亚领空以防不测。

土耳其和叙利亚在去年之前一直是关系密切的盟国。

BBC在土耳其叙利亚边境地区的记者雷诺茨说,现在这两国除了共有500英里的边境线之外,就只有日益增加的彼此之间的互不信任。

最近在两国边境地区发生的暴力事件导致关系日趋紧张。

本月初,从叙利亚发射的炮弹击中土耳其边境小镇,导致五人死亡后,土耳其向叙利亚境内发射炮火。

土耳其议会还授权政府,在必要时可以派遣军队越过边境向叙利亚动武。

查尔斯王子曾险些成为香港总督

 

《星期日泰晤士报》说,新书揭示,英国王储查尔斯王子,即威尔士亲王在1987年险些成为香港总督。

周日(10月14日)出版的《星期日泰晤士报》报道,1986年,港督尤德爵士在任期间去世之后,当时的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紧急下令外交部提交一份港督人选的名单。

文章称,查尔斯王子在候选人名单中“居首”(topped the list),其后是威斯敏斯特公爵。

撒切尔夫人最终选择了英国外交部的中国专家卫奕信(戴维·威尔逊),即现在的卫奕信男爵。

卫奕信担任港督一直到1992年。那一年,彭定康接替他成为末代港督,即现在的彭定康男爵、BBC理事会主席。

曾经担任英国驻以色列、沙特阿拉伯、阿富汗以及巴基斯坦大使的外交官柯尔兹(Sherard Cowper-Coles)的回忆录中揭示了这些信息。

《星期日泰晤士报》说,外交官的回忆录令人不由得思索:如果当时查尔斯王子成了港督,历史将会是怎样?

相反,10年后的1997年6月30日,查尔斯王子带领英国代表团参与香港交接。

1994年到1997,柯尔兹担任英国外交部主管香港部门的负责人。他的回忆录还坦率地描绘了彭定康担任港督期间与伦敦和北京都交恶的情况。

比如,柯尔兹曾经对彭定康建议,应该有一个战略渡过香港回归,对方则回答称,自己是政客,战略只是到“午饭时间”。

文章说,彭定康想要在香港推行民主,而英国外交官则惧怕惹恼中国。

《星期日泰晤士报》的文章还说,柯尔兹的回忆录揭示,英国统治香港最后阶段,彭定康建议当时刚刚上任的首相布莱尔不要出席政权交接仪式,被布莱尔驳回。

文章最后说,查尔斯王子当时在私人日记中形容参加香港政权交接仪式的中国领导人就像是一组“令人震惊的旧蜡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