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外交部警告批评者“注定会失败”

中国星期一证实中国总理温家宝的家人已经雇用律师回应《纽约时报》的报道。外交部发言人警告其批评者“阴谋注定会失败”。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说:“世界上总有些声音不希望看到中国发展强大,他们别具用心抹黑中国和中国领导人,借此散布不稳定的讯息。”

洪磊说,“你们的阴谋注定会失败。”

洪磊的上述声明是回应有关温家宝家人决定雇用律师反击《纽约时报》报道的问题。

上周五《纽约时报》发表长篇报道,称温家宝一家秘密拥有达27亿美元的家产。

洪磊说:“温家宝总理的家人已经授权律师发布了一项声明,并将继续澄清《纽约时报》的部分错误报道。”

香港《南华早报》周日刊登了温家宝家人律师发出的英文声明全文,并指出这是中国大陆高层领导人首次出面反驳外国媒体的报道。

《纽约时报》上周五的报道刚好发表于中国政治高度敏感时期。中国共产党下个月将迎来十年一次的权力交接,中共也欲在十八大前肃清政治危机。

该文详细列出了温家宝家人所涉及的投资范围,并指出这位中国政府的“2号人物”—常被称为“人民的总理”的家人在其出任总理期间变得相当富有。

根据《纽约时报》文章所列举的1992-2012年间中国企业及财务方面的信息,温家宝的家人,包括他的儿子、妻子等亲戚的投资范围涉及银行、珠宝、电讯公司等行业,家产预计达到27亿美元。

宁波民众抗议 目击者称数百人被打

在宁波市警方周一(10月29日)否认说,近日未发生恶性事件,也没有死人后,BBC中文网通过电话找到了当地居民倪女士, 她讲述了这几天镇海抗议的实况。

据倪女士介绍,在宁波政府宣布镇海炼化一体化项目停止推进前期工作,并且坚决不建二甲苯(PX)厂之后,部分抗议人群散去,但仍有多人围在区政府门前。

她说,抗议人群最多时大约有二、三万人,把政府围得水泄不通,群情激愤。

宁波警方说,近日在宁波市镇海区和海曙区发生的抗议活动中没有发生恶性事件,绝对没有人员死亡,更没有大学生死亡。

对此,倪女士说,虽然大家没有看到任何尸体,但的确有人在抗议人群聚集的隧道口摆放骨灰盒和花圈,至于死去的人是否与抗议事件有关,是不是大学生则不得而知。

另外,她说,镇海人都在传,还有另外一名家境富裕的富二代死亡。

此前,镇海警方说,有个别网民编造传播“特警打死一名大学生”的谣言,产生了恶劣影响,并说,将对散布谣言者依法严惩。

倪女士说,警察所说的没有发生恶性事件是不属实的,因为在抗议中被警察打伤的民众有数百人,有一位妇女的三根肋骨骨折,还有一人眼部上方被打得鲜血直流。

她还说,周日(28日)她的一位参加抗议的同学亲眼看到十几名警察殴打一位手无寸铁的人, 把他的头打出血。

她说,在抗议活动进行期间不断有民众被捕,警察抓一批,放一批,然后再抓一批。她周围的人以及她认识的人也有被捕的。

民怨积久

宁波市民从上周一(22日)开始上街抗议当局修建二甲苯厂计划,认为此举将严重污染当地环境,对民众健康造成严重危害。

倪女士说,镇海这几年几乎被化工厂包围,环境越来越恶劣,她周围很多人都因生癌而死亡,儿童患呼吸系统疾病的非常普遍,她4个月的女儿也患有严重的呼吸系统疾病。

她说,现在很多市民认为政府的公信力太差,即使政府说暂停PX项目,大家还是不放心。

她说,此次发生的抗议事件是一个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是长期民怨积聚太久爆发的结果。

林冠英: AES摄像机据点 4民联州属占40%

槟州首长兼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指出,民联执政的4个州属将搁置装置自动执法系统计划,直到交通部检讨这套系统为止。

他说,当局在全国鉴定的831个装置自动执法系统(AES)摄像机据点,有40%位于民联执政的州属。

“其中56台摄像机将在槟城装置、吉打有95台、吉兰丹40台、雪兰莪140台,一共331台。”

林冠英也是民主行动党峇眼区国会议员,他今天在国会走廊召开记者会说,两家私人公司的自动执法系统营运权在5年后届满,中央政府接手的将是一批落伍陈旧的摄像机。

他说,交通部长拿督斯里江作汉昨天发表的谈话如果属实,对政府可说毫无益处。

他也说,该两家私人公司在这5年内早已赚够本,从而把落伍陈旧的摄像机交给政府,政府拿着这831台摄像机有何用?

他质问当局,既已公布AES至今拍到数万张照片,将在何时发出传票予被AES拍下违规照的驾驶人士?

东盟承认中国拒谈“南海行为准则”

东盟官员说,虽然其成员国希望能够尽早开始有关订立南海的行为准则,但是受到了中国方面的拒绝。

东盟官员因此表示,要相关各方达成协议,可能还要许多年的时间。

在泰国滨海旅游胜地帕塔亚举行的东盟与中国会谈会场外,一名泰国外交官称至少还要两年的时间才能就南海行为准则达成协议。

越南副外长范光荣说,虽然东盟有意就此与中国会谈,以便达成协议,不过被中国坚决地拒绝。

专家说,也许是因为中国即将面临领导层换代,因此中国方面目前无意就此做出任何承诺。

不过中国为加强主权宣示,增强了在南海的驻军,同时也增加了政府机构海事船只在海域内巡逻的频率。

在美国寻求“重返太平洋”的同时,中国指责美国是想要利用南海主权争议,拉拢菲律宾、越南等涉及争议的东盟国家。

今年7月,东盟内部也因为南海主权争议出现分裂,导致出现了东盟成立45年来,首次在峰会上无法发表共同声明的情况。

交通部将派AES技术官员向槟雪州政府解说AES

交通部今日说,交通部将会派负责自动执法系统(AES)的技术官员向槟城和雪兰莪州政府解说自动执法系统。

交通部发文告指出,目前,槟城及雪州政府已提出要求交通部向它们解说自动执法系统,因此该部会派负责自动执法系统的技术官员向它们解说。

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昨天声称,民联四州暂时搁置推行自动执法系统,直至交通部对这项系统给予详细的解说。雪州行政议员刘天球也提出同样的说法。

柔同办大型政治演说 马华行动党隔空喊话

自从柔州被民联列为来届大选矢志攻陷的前线州,民主行动党和马华昨晚巧合的在柔州同步举办大型政治演说晚宴,同时隔空喊话较量。

国阵及民联成员党领袖近日频访柔州,行动党和公正党更频密举办政治演说,赴会者动辄数千,甚至数万名。

马华也不甘示弱,两天前(本月27日)先在宽柔中学古来分校举办“要稳定,不要乱”全民共赢之夜万人晚宴,筵开1500席,估计万人风雨无阻赴会,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蔡细历医生还因为大雨而以福建话说出“真够力”,雨停后,再说“看见月亮,雨就停了”。

接着,马华昨晚在麻坡苏丹公园体育馆足球场举办同样主题的晚宴,约8000人撑着雨伞赴会,这次依然下雨,据悉一名“高人”还在会场一角念经烧符,之后乌云散去,只下细雨,坐在主宾席的众马华领袖淋着雨,大部分观众则撑伞聆听演讲。

行动党昨晚在新山士姑来五福城露天广场举办的“告别腐败,迈向布城”万人晚宴,约1万1000人出席,成为该党在柔州历来最大规模的晚宴,比马华幸运的是当地天气晴朗。

宴上,民联领袖纷纷揶揄马华的“要稳定,不要乱”主题,隔空呛声。

两阵营筹款捐慈善

行动党邀请该党重量级领袖坐镇演讲,包括主席加巴星、秘书长林冠英、国会领袖林吉祥、社青团长陆兆福、柔州联委会主席巫程豪医生、秘书陈正春等;人民公正党副总秘书钟少云、伊斯兰党署理主席末沙布、旅游部前部长丹斯里阿都卡迪等人也是演讲嘉宾。

马华昨晚的演说者,除了蔡细历和马青总团稽查郑有文,也包括麻坡市议员党鞭冯嫊岚、柔州大臣特别事务官李俊滽。

两个阵营都把举办晚宴所得款项捐教育或慈善单位,并各自在会上穿插幸运抽奖环节,以增添趣味。

捐款方面,马华两天前的万人宴先捐出50万令吉给宽中古来分校和南方大学学院,大会主席张秀福更挑战行动党仿效该党捐款;马华昨天再次宣布把34万令吉捐予华小与独中。行动党昨晚则宣布各捐1000令吉予振林山区19所学校与慈善团体,似乎在回应张秀福的挑战。

幸运抽奖方面,行动党赠送10份附上晚宴主讲人签名的大型乌巴鸟布偶;马华则赠送一辆摩托车、电脑、电视机、冰箱等。

泰国第三性私密生活

尽管泰国民众对变性人群体普遍持默认的包容态度,但这种接纳并未延伸到职业领域。很多拥有大学文凭的变性人找不到工作。大众普遍认为变性人隶属于“娱乐行业”。

吉祥冠英神权治党 丘光耀指赏罚不甚分明

 

(姚秋言评述)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说,在槟州,如果有人说认识林冠英,或指和林冠英是兄弟可协助办事,那绝对是骗人的,也不要去理会。

林冠英说得没错,过去在他父亲林吉祥的时代,已经是独来独往,更何况以他今时今日的地位,那屑和其他人称兄道弟。在他眼中,他是至高无人的,只有他可以有嫡系。

今天的行动党,其实就是林冠英说了算。行动党主席卡巴星建议目前身兼国州议员两职的行动党领袖在下届大选中只攻一席,只有林冠英可以豁免,就足以说明连有日落洞之虎之称的卡巴星,也不敢得罪林首长。卡巴星也明白,若不是他的地位,他随时都会像已经退党的东姑阿兹一样被清算。

只要你是林冠英的人,即使你犯了错也不用担心。像之前丘超人批评卡巴星和郭素沁,不仅没有被行动党纪律委员会传召,反而还被视为英雄

类似的例子太多了。像麻坡文打烟区州议员魏宗贤,虽然管理财务不当的指控成立,但因为他是林冠英要打击行动党柔州主席巫程豪的一粒棋子,所以只被冻结党籍半年。

相反的,你若不是林冠英的同路人,在行动党的前途一片暗淡。不论是论资历还是条件,邓章钦受委为雪州高级行政议员也绰绰有余,但因为他和林冠英有心结,结果他被除名,连他自己的徒弟黄瑞林也遭受池鱼之殃,反而是政治新雀欧阳捍华和秘书长的子弟兵刘天球受垂青,邓章钦后来只是获得州议长这个安慰奖

若连邓章钦在行动党陷入低谷时依然能当选的领袖,就因为和秘书长志不同道不合而受到排挤,其他人的遭遇可想而知。原任雪州行动党组织秘书郑文福是另一个活生生的例子,他只是因为和刘天球有些摩擦,后来在一场慈善晚宴上邀请邓章钦赴宴,结果被指为邓章钦的同伙人,最终因利用刘天球的信笺发出支持信而被开除。

其实,行动党这种排挤文化不是今天才出现,林冠英只不过是延续其父亲的路线而已,而且还青出于蓝、更胜于蓝。

林氏父子共治的行动党,都是顺我者生、逆我者死。套用丘超人之前描绘林吉祥性格时的那句话,林吉祥对派系平衡的利益考虑凌驾于对是非黑白的责任追究,导致赏罚不甚分明。

这种情况在今天尤为变本加厉,因为秘书长除了认为自己可以主宰行动党之外,他几乎觉得自己就是神了,连向来对行动党有好感的中文报,也成为他和其子弟兵的箭靶。

 

 

行动党扣帽子文化 制造宗教仇恨分裂华社

 

(林文彪评述)被指在党代表大会发表“兴旺发”为猪狗文化的马华升旗山区会妇女组中央代表陈秋娟,显然是行动党扣帽子文化,制造宗教仇恨分裂华社的最新受害者之一。

自从马来西亚道教总会会长陈和章日前指马华代表把神庙庆典常用的敬酒口诀“兴旺发"形容为猪狗文化,形同侮辱华社,要马华道歉后,槟州首席部长政治秘书黄伟益以为逮到马华公会痛脚,公开抨击,有人之前曾因首长高喊“兴旺发”口号对首长冠上“猪狗脸”不雅称号,严重侮辱槟州华社。

给首长冠上“猪狗脸”不雅称号,等同侮辱槟州华社。这话说的出口,非但把林冠英吹捧为神仙,也把林冠英等同华社。这也说明在黄伟益眼中,林冠英只是代表华社,不代表其他族群。否则林冠英的“猪狗脸”的不雅称号,怎么不同时侮辱槟州巫裔、印裔及其旁遮普族的党主席卡巴星呢?

针对道教总会会长陈和章的指责及行动党领袖的诬蔑,陈秋娟誊清说:“我从来都没有讲过兴旺发是猪狗文化,只是先向代表解释民联领袖常喊的`兴’是`兴风作浪’、`旺’(福建话谐音好像`王’)是`为主王朝’,而`发’(福建话谐音如`法’)是指民联没办法,过后就指民联领袖在喊的时候摆出了猪狗表情……"。她说,她的言论并未提及宗教,只是想藉此讽刺民联领袖。

尽管马来西亚道教总会会长陈和章过后承认被人误导,也承认被摆上台。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仍然不尊重道教总会会长陈和章的立场,继续给陈秋娟扣帽子,在在出席福建会馆周年晚宴时说,将“兴旺发”形容成猪狗文化的人,才是不尊重以及出卖槟城文化的人。

林冠英这种做法,正是猪狗政客的典型代表。林冠英自我膨胀成为代表“槟城文化”的神仙。被嘲讽“猪狗脸”竟也等同出卖槟城文化。实际上,林冠英只需要神话,哪有文化?

教父收拾诸侯 卡巴星欲干掉拉玛沙米

(林文彪评述)行动党未能就候选人是否只能竞选一个议席,不能再兼打国州的课题是似乎有定论。否则该党主席就不必连番向媒体强调动党领袖不该兼打国州的意愿,反驳日前槟州行动党主席曹观友透露该党没有议决禁止领袖兼打国州议席的言论。

去年12月初,行动党全国主席卡巴星与槟第二副首长拉玛沙米的“教父VS军阀”之争在党内掀起轩然大波,这事件也让该党的印裔势力争端白热化,出现前所未有的公开叫嚣局面。

后来,为了假假顾全大局,卡巴星公开呼吁全体党员团结一致迎接大选,并称该党槟州副首长拉玛沙米为“很好的朋友”(close friend)。

但尽管表面功夫做得再好,也难掩饰卡巴星与拉玛沙米派系的白热化权力争夺战。这回,卡巴星再次提出该党候选人在来届大选只可攻打单一议席的建议,并点名只有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沙巴及砂拉越一些特殊情况可以国州兼打。他也建议其他现拥有“双重身份”的火箭国兼州议员,在大选前自行宣佈退选其一。

卡巴星此计针对的目标其实只有拉玛沙米一个,这名向来不问党务的主席,才不理会霹雳州或雪兰莪、柔佛、马六甲州领袖竞选多少个议席。卡巴星必须强调林冠英有“特权”可以同时竞选国州议席,皆在于林冠英进行一项权力台底交易,即禁止拉玛沙米竞选槟州州议席,为自己的儿子佳日星取代拉玛沙米当副首席部长铺路。

卡巴星捧林冠英大脚,与林冠英进行权力交易,辅助自己儿子升官的理由是非常牵强,缺乏说服力的。他说:“林冠英为槟州首席部长,他可以继续国州兼打,以便他可以把槟州问题带入国会探讨。”

既然林冠英需要把槟州问题带入国会探讨,雪州郭素沁、霹雳州倪可汗就不必把雪州及霹雳州问题带入国会探讨吗?

槟州国会议员只有林冠英一人而已吗?其他国会议员度没有能力把槟州问题带入国会探讨吗?

卡巴星的论点其实也在侮辱章瑛、林峰成、曹观友为草包国会议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