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花5元资本控制 姚再添拥森千公顷保留地

人民公正党策略局主任拉菲兹说,根据大马公司委员会的记录,森州一片1014公顷的森林保留地,已被转到马华森美兰州联委会主席拿督姚再添医生控制的公司名下。

他驳斥森美兰州务大臣拿督斯里莫哈末哈山指该保留地未曾交给私人公司的说法。

他说,该党到大马公司委员会进行文件搜索后,发现与姚再添有关系。

他说,更令人震惊的是,该公司总资本只有10令吉,而姚再添拥有5令吉股权,便已是公司的大股东。

拉菲兹今日召开记者会,除了提出来自大马公司委会的证据,也附上森州秘书的信函,指相关森林保留地已转至数家私人公司名下。

他说,虽然森州大臣说,有关森林保留地依然保留在森美兰州基金名下,却只讲出事实的一半,实际情况并非如此。

森议会8年前批准 土地转让私人公司

拉菲兹说,森州秘书志期2004年3月4日的信函指出,州议会在3月3日批准森州基金的申请,将在仁保县斯汀乌鲁的1014公顷森林保留地转让给ASLI-YNS私人有限公司供胶园发展用途。

他说,虽然此公司的名字看似与森州基金进行联营的公司,不过大马公司委员会的记录却显示,该公司由姚再添所拥有及控制。

他说,他准备先等候大臣的回应,才决定采取其他行动。

行动党贪图官禄 国州双打难兼顾利己损​民

(董佳燕评述) 行动党全国主席卡巴星重提“一人限攻一席”课题,表明除了该党秘书长林冠英和东马领袖外,其他国州兼攻的议员们应自行表态要放弃国或州议席。

行动党目前共有9位国州兼攻的领袖,有东马砂州的张健仁和黄和联,西马则有林冠英、陆兆福、郭素沁、倪可汉、倪可敏、曹观友和拉玛沙米。

综合被卡巴星点名要求自动放弃其中一个议席的领袖们,无一给予正面回应。

即便行动党霹雳州主席倪可汉对卡巴星言论表示“认同”,曹观友宣称原则上同意,惟两人亦强调视乎策略分派候选人,不置可否。

陆兆福的回应更是直接了当,将卡巴星的“愿景”诠释为理想境界,暗喻卡巴星过于理想化。

民主行动党纪律委员会主席陈国伟直指卡巴星言论属“旧课题”,并指卡巴星已接受以选战策略为首要考量,让党作出最适合的决定。换言之,行动党中央未接受卡巴星的意见。

308以前,民联不过是凑合的杂牌军,几乎没有足够的人选上阵国、州选区。因此,许多行动党领袖都抱持一个打两个议席的的方式,分身上阵。那时,也只是想, 如果其中一个议席当选就谢天谢地。

第12届大选造就了许多名不经传的议员,一时飞上枝桠变凤凰。当时本以为只有陪跑份儿的二三线领袖忽然一朝当官,经验不足显得手忙脚乱。

可如今,民联执政4个州属逾4年,领袖与追随者理当已累积足够经验独当一面,民主行动党实在不缺候选人。

行动党议员之所以国州兼攻,或许部分出发点是贪图双重津贴,但更大因素乃是为自身政途作铺排。

政客们无时无刻为自己的政途做思量,忽略国州兼任对人民带来的不良影响。

国州兼攻的议员无法国州兼顾,身兼依约州议员和敦拉萨镇国会议员的公正党总秘书丹斯里卡立便是典型负面教材。

卡立出任雪州大臣后,忙于雪州政务忽略国会选区的民生、民情。由于国州无法兼顾,致使区内怨气冲天,让敦拉萨镇国会选区成了危险区,来届大选无论寻求蝉联或委派其他人选出战皆处于劣势。

人民付出两份薪水,领取税金薪酬的人民代议士的服务,却两头不到岸。

议员们兼任两职却无法胜任,未能完善地履行议员职责,不单辜负人民委托,更对人民不公。同时,也叫人民对其所属政党感到失望,带来负面印象。

中国总理温家宝曾说,领袖要把人民放在心上,人民才会让你安然坐在台上。为了一己私利不愿舍弃议席的行动党领袖,绝非以民为本的人们。

 

雪州民联储备金​22亿 竟想押地贷款3千万

 

(魏金良评述)《2011年总稽查司报告》,民联四州财政状况被评为有所改善令雪槟两州喜不自禁。但是国阵后座议员理事会质疑,民联可能在账目上耍障眼法。

如果说,雪州有22亿令吉的盈余储备金,那么,不妨追溯多月前,高等教育部一度要中止雪兰莪大学的高教贷款时,州务大臣卡立连忙筹措,想以达南重组计划下的土地押给银行贷款3000万令吉,以应付燃眉之急这件事。

这个动作,对理财有方的卡立简直是讽刺。达南土地收购计划弊端重重,至今还处於迷离境界中受到挞伐,卡立怎会以为这些水淹地段,银行会轻易释出贷款?

既然雪州有22亿令吉的储备金,这区区3千万又何必拿土地去抵押

农业及农基工业部部长诺奥马揭露,雪州工业大学财务疑管理不当,已从2009年起连续3年出现亏损。卡立于9月2日发表雪州工业大学并没有亏损,且允诺会在8月杪公佈财务报告,惟迄今仍不见卡立公佈任何数据,有企图隐瞒该大学亏损一事之嫌。

据诺奥马揭示,他掌握的2011年雪州工业大学财务报告,该大学在2008年仍有盈额,但民联政府执政雪州后,从2009年起至2011年,已亏损5千400万令吉。

他说,雪州大学在2009年的亏损约1千200万令吉、2010年亏损300万令吉,到了2011年亏损增至3千900万令吉。他讽刺说,民联州政府连一所大学都管理不当,又岂能管理雪州的事务。

巫统理礼让区国会议员哈敏(Hamim Samuri)声称,雪州去年仅用中央政府每年拨款的57%、吉打与吉兰丹分别只用38.3%与36.1% ,其余的钱去了哪里?

维修雪州道路费用为3亿7500万令吉,去年只动用了2亿1800万令吉,剩下1亿6200万令吉,并没有交代。

吉打州政府官联公司与澳洲公司合作在澳洲投资养牛计划半途而废,因资金不足,州政府签署合约直接拨出100万令吉,就此泥牛入海。

因此,民联想要入主中央掌权,委实令人担忧,管理州务已一团糟,整个国家千丝万缕,他们将如何为民造福?

伊党欲插手万圣​节 神权政策侵犯宗教自由

(张良评述)恰逢万圣节的来临,伊斯兰党再度发挥干预宗教信仰自由的本色。万圣节前夜(Halloween)就是“圣夜”的意思。由于种种原因,万圣节前夜(10月31日)已变成一年中最流行和最受欢迎的节日之一,全球许多青年男女及孩童已经去宗教化,共同以极大的热情来庆祝这一节日。

到了万圣节前夕,一些大型外资超市都会摆出专柜卖万圣节的玩具,小商贩也会出售一些跟万圣节相关的玩偶或模型,吸引了年轻人的眼光。 鬼脸南瓜灯、白网黑蜘蛛、白衣鬼等,都是节日的装点,已全然没有骇人之鬼魅色彩。有的女学生还在这时候会买一对南瓜或者鬼骷髅的耳环来佩带。

然而,伊党柔州主席拿督马弗兹医生却发飙指万圣节庆典的装扮会腐蚀道德,崇拜魔鬼,并指这类庆典将可能因喝酒而变得疯狂。在我国,购物中心、夜市、到处皆可看到万圣节装饰品的摆卖,餐厅、娱乐场所、甚至儿童绘画班也加入万圣节内容。伊斯兰党是否要禁止人们庆祝万圣节?或下令万圣节装饰品必须交给该党或宗教司审核,鉴定没有“魔鬼”因素后,才可以出售及使用?

万圣节是西方的“鬼节”,源自基督纪元以前,凯尔特人在夏末举行仪式感激上苍和太阳的恩惠。当时的占卜者点燃并施巫术以驱赶据说在四周游荡的妖魔鬼怪。在中世纪,人们穿上动物造型的服饰、戴上可怕的面具是想在万圣节前夜驱赶黑夜中的鬼怪。

尽管后来基督教代替了凯尔特和罗马的宗教活动,早期的习俗还是保留下来了。现在,孩子们带着开玩笑的心理穿戴上各种服饰和面具参加万圣夜舞会,这些舞会四周的墙上往往悬挂着用纸糊的巫婆、黑猫、鬼怪和尸骨,窗前和门口则吊着龇牙咧嘴或是面目可憎的南瓜灯笼。

总之,万圣节已成为人们很普通的季节性节日。有很多人将此看作秋的结束以及冬的到来。万圣节一过,人们就开始期盼圣诞节乃至新年了。

马弗兹甚至建议制定管制指南,严管万圣节活动。伊斯兰党虽然强调尊重宗教自由,但却始终决意把伊斯兰教义施加在非穆斯林身上,该党欲插手管制非穆斯林庆祝万圣节的动作,显示伊党主席哈迪阿旺要在大马落实全民生活伊斯兰化的目标绝非空穴来风。

随着伊党柔州主席拿督马弗兹日前干预宗教自由的言论后,登嘉楼伊党更变本加厉要求政府全面禁止万圣节庆祝会。

伊党的好搭档行动党至今保持沉默,等于认同伊斯兰党践踏人权,违反人民宗教自由的宪法精神。

 

沙特首都爆炸百余人死伤

当地时间11月1日,沙特警方称在首都利雅得的气罐车爆炸已导致至少22人死亡,超过110人受伤,数栋建筑物和汽车被大火吞噬。但沙特当局表示,由于搜索没有完成,因此伤亡人数有可能进一步扩大。

罗姆尼为大选做最后冲刺

11月1日,在美国弗吉尼亚州里士满,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罗姆尼在竞选活动上发表演讲。罗姆尼当日在里士满举行竞选拉票活动,为将于5天后举行的总统大选投票作最后冲刺。

世界银行25年来首次​借贷缅甸

世界银行决定向缅甸提供8000万美元贷款,这是缅甸25年来首次得到世界银行的贷款。

世界银行表示,该笔贷款将给缅甸乡村贫困人口提供援助,包括兴修道路、桥梁、学校和诊所。

该决定是在缅甸政府决定开始实施经济、政治及其他改革后作出的。

上个月,美国方面也取消了对缅甸的制裁及对缅甸的进口限制。

世界银行行长金墉在一个声明中说:“我对缅甸政府目前进行的各项改革感到高兴。希望这笔资金能帮助他们推进各项改革的进展。”

世界银行东亚及太平洋地区副总裁考克斯表示,缅甸欠世界银行的逾期债务清除后,世行还将给缅甸额外提供1.65亿美元贷款。

接下来的几个月,如何合理使用这笔贷款将被搬上议程。

考克斯说:“我们希望为缅甸所有人创造机会,特别是穷人和弱势群体。”

自从吴登盛于2010年11月当选总统,前缅甸军政府开启了一系列的民主改革。在吴登盛的领导下,缅甸政府释放了部分政治犯,也取消了许多审查制度。

缅甸民主象征人物、反对派领袖昂山素季在2010年错过缅甸大选后也开始重返政坛,并在议会中有一定影响力。

日警方送检《环球时报》前特约记者

日本兵库县警方周五(11月2日)送检中国《环球时报》前特约记者萨苏。据悉,萨苏涉嫌欺诈,骗取日本失业救济金15万日元(约1870美元)。

居住兵库县伊丹市的萨苏曾在今年7月离开日本回国。此前他对日本警方说,他是“替中国公司工作,没想到要向日方报告职业”,并否认警方的部分指控。

专注军事

日本传媒周五报道该消息时,纷纷介绍萨苏在中国以作家和军事专家著名,并曾在中国电视上作为军事评论家解说钓鱼岛(日本称尖阁诸岛)问题等,相当活跃。

不过BBC中文网日本记者周五还是首次听说这个名字。在日本网络上搜索时,看到萨苏为《人民中国》写的大量文章,还有他的博客中“不怕像狼一样的敌人,就怕像猪一样的队友”等豪言壮语,并看到不少自称他的粉丝称他“萨老师”、“萨老”等。

据兵库县警外事课介绍,42岁的萨苏1999年来日,辗转电脑和高利贷公司等工作后,2006年起至今年3月是《环球时报》的特约记者。在2010年3月为一家总部位于东京的中国通讯社驻北京工作时,萨苏伪称失业向伊丹市公共职业安定所申领了22天失业救济金。

怀疑间谍

虽然兵库县警周五控告萨苏涉嫌欺诈,不过兵库县警说明,他们是接到防卫省的指示“有一男人进入自卫队基地、收集情报”后开始调查其间谍活动的,无意发现他欺诈失业救济金。

萨苏曾在《环球时报》网络上刊载日本海上自卫队护卫舰的照片,兵库县警方今年5月曾搜查萨苏住所,没收了300张在2010年9月中日东海撞船事件后,萨苏到日本海上自卫队佐世保基地拍摄的护卫舰图片,包括舰艇上的人员配备表和值班记录等。

萨苏在随后接受警方调查时声称身体不适,7月份擅自离开日本回国,至今未返日本。

类似案件

今年5月中国驻日使馆一等秘书李春光也曾被日本警方送检,日方怀疑他伪装身份开设银行账户、从事个人商业活动,违反《维也纳外交公约》。

案件曝光后,日本警方也披露李春光涉嫌间谍活动。与李春光关系密切的时任农林水产副大臣筒井信隆和大臣鹿野道彦都在警方和农水省调查中先后辞职。

李春光当时也已回国,中国外交部否认李春光从事间谍活动,但没否定李春光涉嫌违法从商的指称。

按日本法律,检察机关起诉身在海外的外国人时,如果被起诉者在海外不签收起诉书,超过一定时间起诉就会失效。

2010年东海撞船事件中的中国人船长詹其雄就因此令日本起诉不果。

李春光案发后,日本舆论曾质疑日本何以容许李春光离境,萨苏案可能再次激发相同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