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到国会解答疑问 马夫兹要装AES“捉”江作汉

 

遭朝野议员讽刺没到国会解答自动执法系统(AES)疑问的交通部长拿督斯里江作汉,他今日再成为众议员标靶;波各先那区国会议员马夫兹更笑言,必须要安装自动执法系统来“捉”部长出席议会。

此事源自交通部原订今天针对2013年财政预算案委员会阶段作总结;惟国会下议院议长丹斯里班迪卡阿敏援引议会常规第66(5)条文临时编排工程部总结,把交通部调至本月20日。

要求规定江作汉出席

华都亚也区国会议员冯宝君就此动议,并援引议会常规第66(5)条文,要求议长规定江作汉必须当天出席国会下议院代表其部门总结,并回答朝野议员的问题,尤其是自动执法系统的各项疑问。

“波各先那区曾针对自动执法系统问题提出部长减薪动议,不过他(江作汉)却逃过一劫,因为这项动议遭驳回。

“朝野议员都有相当多的疑问,而不止民联议员,国阵议员如四加亭区国会议员莫哈末阿兹、林茂区国会议员凯利、国阵后座议员俱乐部副主席拿督邦莫达等人,也曾一度要求交通部搁置自动执法系统的落实。”

她也提到江作汉曾在国会外或其他场合针对自动执法系统发表谈话,但是却一直未在国会议会厅,回答众议员的提问。她质疑江作汉此举是否是有心回避各人的问题。此举也获波各先那区国会议员马夫兹附议。

没权要部长出席国会 议长驳回冯宝君动议

不过,班迪卡阿敏最终以议会常规第66(5)条文仅能用于当问题出现时方可援引,而驳回冯宝君的动议。

他指出,议会常规没有赋予议长权利,以要求特定部长出席国会下议院。

没权强制部长出席

他强调,交通部长是否亲自或透过副部长出席议会回答问题,或在委员会阶段总结,是由部长决定,身为议长是没有权力强制部长出席。

他驳回马夫兹建议议长应用本身权力促部长出席国会时说,如果指示或劝请部长出席议会回答问题,议长将可能违反议会常规。

“我们不可以猜测部长是否因为某个课题而不要出席会议,但是,我相信交通部长,或者副部长及官员都听到冯宝君及马夫兹的请求。”

据了解,江作汉在这一季国会并没有到下议院回答朝野议员的问题,也没有在2013年财政预算案二读时为部门总结,引起民联议员的不满。

车速非车祸上升元凶

马夫兹在接下来参与2013年财政预算案委员会阶段辩论时,也提及自动执法系统的弊端,并强调车速并非是造成交通意外率上升的元凶。

他相信,车祸发生主要导因是路面情况,而非车速。

他说,据英国纳税人的一份调查报告,英国在安装自动执法系统后,车祸率不降反升,高达90.9%;反而是拒绝安装的温斯顿,车祸率只有2%。

他说,调查显示,伦敦交通意外率偏高的主要原因,是路面情况不佳,而不是超速驾驶造成;同时,这也是基于伦敦的交通没有规划所致。

“如果说车速是元凶…我们看看救护车不是开得很快吗?国家元首及首相座车,以及为他们开路的交警车也不是一样跑得很快?”

他就此驳斥交通意外率主因与车速的说法,更扬言自动执行系统根本无法解决国内车祸率问题。

陈水扁三案合并被改判18年半刑期

台湾高等法院周四(11月1日)针对前总统陈水扁所犯下的相关案件做出最新裁定:陈水扁应执行有期徒刑18年6个月,并科新台币1亿5600万元罚金。

陈水扁前年就已经因为龙潭购地弊案与陈敏熏买官案,裁定应执刑17年6个月、并科罚金1亿5400百万。

不过,陈水扁在今年七月间又因为洗钱罪,被判有期徒刑两年、罚金3百万元。

现在三个案子合并,台湾高等法院撤销先前的裁定,改定新的应执行刑期为18年6个月。

陈水扁的最新刑度增加一年,罚金增加两百万元。

健康

台湾高等法院做出这一最新裁定之前,有关陈水扁的身体状况受到各方面的关注。

台湾14个地方县市的议会曾通过提案呼吁当局让他保外就医。

华盛顿人权行动中心创办人希利也曾访问台湾了解陈水扁的情况。美国前司法部长克拉克8月前往监狱探视陈水扁。

作为国民党政治明星之一的台北市长郝龙斌,也公开呼吁陈水扁保外就医,并说这在抚平社会伤痕上具有指标性意义。

不过,台湾法务部表示,陈水扁病况不符法定的保外就医条件,不应以政治压力,要求监狱违背法律规定,准许陈水扁保外就医。

总统马英九也呼吁不要把陈水扁保外就医政治化。

美飓风死亡人数超过80而且还在上升

飓风桑迪在美国造成的死亡人数超过了80人,而且这一数字还在上升中。

仅纽约州就有37人在飓风中丧生,另外还有一些人失踪。

目前,纽约州和新泽西州仍有450万个住宅和商号没有恢复供电。

国民卫队将向纽约的风灾受害者提供一百万份食物和瓶装水。

根据预测机构的估计,飓风桑迪给美国带来的损失将达到500亿美元,比先前的估计高了一倍。

纽约

在纽约,虽然地铁系统已经部分重新开放,但位于纽约东河下的七条地铁隧道中,仍有三条被水淹。

郊区火车、巴士和地铁实行了暂时免费的措施,以吸引更多人乘坐公共交通,缓解纽约道路的拥堵。

纽约市当局目前只允许乘坐三人以上的汽车进入曼哈顿。

纽约市以及新泽西州的许多加油站仍然关门。

纽约西南的斯塔滕岛地区灾情严重,仅那一个地区就发现了15具尸体。

这使得飓风桑迪造成的死亡人数在过去一天快速增加。

斯塔滕岛地区处于纽约的低洼地带,飓风带来的汹涌潮水将当地许多房屋从地基上掀起。

而当地许多居民没有听从纽约市政府的撤离命令。

周三时,美国总统奥巴马乘飞机巡视了新泽西州遭飓风摧残的大西洋海岸。

桑迪飓风也给美国内陆地区带来灾害。

西弗吉尼亚州的一些地区降了大雪。

巴西女孩480万卖初夜给日本人

巴西一名20岁的女孩日前在网上以78万美元(约合人民币480万元)的价格拍卖出自己的处女之身,最终的买主是一名来自日本的竞拍者。
据这名叫做卡塔里娜·米廖里尼的巴西女孩说,她要用拍卖得来的钱改善家里的经济情况。卡塔里娜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拍卖仅仅是一档生意。我心里还是一个浪漫的女孩,相信真爱。此次拍卖会令我的处境有所改变。”

三苏巴林现身国会 促请公正处理牛案

国家养牛公司弊案的商人拿督三苏巴林在公正党安邦区国会议员祖莱达的陪同下,今日到国会走廊现身说法,促请法院和反贪污委员会公正处理国家养牛公司弊案。

她在国会走廊召开记者会时指出,根据反贪污委员会提供的证据,国家养牛公司执行主席拿督莫哈末沙烈确实曾给钱三苏巴林。

她说,三苏巴林过后被指用钱贿赂警方,要求停止调查国家养牛中心案件。

“为什么只有三苏巴林一人面对种种审讯,有人却逍遥法外?”

三苏巴林目前正面对17项欺骗国家养牛公司主席莫哈末沙烈的指控,涉及款项达414万1176令吉,他在周一(11月29日)要求高庭撤销对自身的所有控状却遭驳回。

曹海波网上宣扬民主被判监八年

中国昆明异议人士曹海波的律师表示,昆明市中院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对曹海波判处八年有期徒刑。

曹海波的委任律师马晓鹏表示,昆明中院在星期四(11月1日)打电话通知了他这个消息。

马晓鹏说,他至今尚未收到判决书,所以不清楚昆明中院为何宣判曹海波犯下“颠覆国家政权罪”。

曹海波于去年10月被中国当局逮捕,当局指控曹海波在网络开设论坛,还指控他在一些海外网站发表文章。

被判监八年

设在美国的人权组织“中国人权”说,现年27岁的曹海波曾在昆明打工和开网吧。他在网上发表了一些主张中国应当实施民主、进行政治改革的文章。

曹海波案宣判之际,中共即将在北京召开第十八届全国代表大会,进行十年一次的高层权力交接。

分析人士说,在中共十八大召开前夕,当局正加紧打压境内的政治活动人士和异见人士。

据报道,2001年1月,曹海波利用腾讯网的QQ群,在网上建立了一个名为“振华会”的QQ群组,与一群年轻人在网上讨论时政。曹海波于去年10月在其原籍江苏盐城被捕。

美国自由亚洲电台引述曹海波的妻子张念女士说,从曹海波被起诉到判决,昆明中院从未联系过她。对于丈夫被判处八年监禁,她坦言毫无心理准备。

美联社引述张念说,正跟律师商量准备就案件上诉。

桑迪飓风后奥巴马重新开始竞选活动

美国总统奥巴马重新开始为下周举行的总统选举展开拉票、造势活动。

由于本周美国东北部海岸遭遇强飓风桑迪的吹袭,奥巴马和竞选对手罗姆尼的造势活动被迫暂停。

民调预计本次的选举竞争异常激烈,因此奥巴马把最后的竞选活动对准在选举中非常关键的四个摇摆州内的选民。

而罗姆尼则在弗吉尼亚州继续拉票。

纽约市长布隆伯格公开表示支持奥巴马连任,说奥巴马是解决全球气候变暖问题的最佳候选人。

本周一在美国登陆的飓风造成重大伤亡和破坏,死亡人数超过80人,其中一半在纽约。

奥巴马在竞选活动中警告选民说,罗姆尼如果当选将放松对银行业的监管,减少美国最富裕的人的税收。

奥巴马说,罗姆尼利用自己作为推销员的天赋,把过去让美国惨败的政策拿出来重新包装,并说这些就是他要争取的变化。但是他的那套政策所造成的烂摊子恰恰是美国人过去四年所要苦苦摆脱的。

罗姆尼的竞选阵营则批评奥巴马提议的设置商业部长(secretary of business ),统筹全国经济的设想,说奥巴马能想出来的解决经济问题的高招就是设置官僚架构。

李宗伟婚礼Pa​ttern多过Bad​minton媒体恼怒​耍大牌

(吴德英评论) 大马羽坛一哥和前一姐大婚,该怎么搞?

当然是有多高调就多高调,花样百出,不然,广大粉丝群,绝不会放过他们。若是低调,不想劳师动众,平平静静,准会被人责怪,隐瞒婚事,偷偷摸摸,一定有鬼。

喂!人家中国的神凋侠侣林丹谢杏芳,婚礼热热闹闹,超级无敌豪华,本地报纸杂志至少双开版大事报道,轮到自家伟哥珠姐,没理由低调处理吧?

今天的伟哥,已不是“羽球国手”这个简单身分,他是拿督、也是名流、更是国际大明星。明星大婚,当然得讲究排场、气派、花样,风风光光。

这场婚礼,万众瞩目,全球焦点,并非一般婚礼,而是年度盛事,大event

台上,是恩恩爱爱的一场秀,台下,却是轰轰烈烈的一场媒体战争。

西方明星婚礼,媒体为了抢独家报导权,甚至愿意付出天价,在所不惜。

这种恶性竞争,益了明星名流荷包;媒体互相残杀,只好任人宰割,不能怪别人吊高来卖。

明星婚礼,商机处处,商家觊觎名人效应,从场地、酒店、酒席、饮料,到花车、婚纱礼服、珠宝、化妆品等等,都可以提供赞助,甚至做到费用全包,把人生大事搞成不折不扣商业秀。

明星婚礼,大卖广告,你可能觉得铜臭味,俗不可耐,但是却是不可挡的时尚风潮。

今天的观众读者粉丝,已被养成了大胃口,喜欢重口味,媒体被逼挖掘更多好料。但是,游戏规则始终没变,明星名流需要靠媒体宣传报导,媒体需要明星名流八卦劲料,各有所图,各取所需。

你有好料交差,我有新闻人气,粉丝有八卦题材,商家有产品曝光,四赢局面,没有所谓谁在炒作。

如何做到媒体、新人、粉丝、赞助商,四方皆大欢喜,人人心满意足?这就得看公关手腕多高明,考验行销智慧,也看你平时得不得人心,人缘好不好。

明星婚礼说到底是一场show,也是一场戏,超强卡司,重金打造,万众期待,隆重上演,除了祝福,各方不同的评价,也是配套的一部分。

身为观众,你有选择的权利,喜欢热闹八卦,就继续追捧,不合口味,则闭上眼睛,转台!

原文:http://www.chinapress.com.my/node/366224

婚礼Pattern多过Badminton?

阿兹敏强施调虎离山 卡立一去难回头

(姚秋言评述)国会反对党领袖安华宣布,来届大选卡立将继续在敦拉萨镇寻求连任,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阿里忧喜参半,因为卡立是否还会兼打国州议席,依然是未知数。然而,一体两面,阿兹敏将会利用党内影响力,撮合新人取代卡立竟选依约的州议席,如此一来就达成调虎离山之计,使卡立在雪州没有回头路。

阿兹敏想取代卡立成为雪州大臣,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从安华当初决定选卡立雪州大臣一刻开始,两人就有心结。卡立过后还多次面对逼宫若不是因为有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撑腰,卡立早就下台了。

阿兹敏和其支持者始终觉得,当雪州在308变天后,大臣应该是他而非卡立,因为阿兹敏是安华身边的红人,而卡立只不过是半途插队,虽然在企业界有名气,但却是一名政治新兵。

可是,安华当时就因为卡立的企业背景而圈中他。另一个原因是安华以为,相对阿兹敏,卡立比较易于控制。但后来他才发现自己看走了眼,因为卡立并不是其想像中这般简单。

安华当时也在策划916变天,因此需要阿兹敏助他一臂之力,但最终所谓的916变天演变成一场闹剧,阿兹敏两头不到岸,虽然很无奈却只好接受。

眼巴巴看着煮熟的鸭子飞走的阿兹敏,过后成为公正党署理主席和雪州主席,由于旺阿兹莎只是一个挂名的主席,阿兹敏实际上是仅次於安华之外的实权领袖。

为了取代卡立,他和其支持者曾三番四次藉一些课题指桑骂槐,以打击卡立,包括最近放出卡立将在大选只打国席并出任部长的消息。

然而,虽然阿兹敏控制公正党,但行动党和伊斯兰党对他却似乎不放心。行动党和伊斯兰党立场明显比较倾向卡立。行动党主席卡巴星提醒他,雪州大臣人选是由民联共同决定,而伊斯兰党总秘书慕斯达化阿里直接说他太有野心

这也许是为什么安华不干脆宣布卡立只打国席,非要留下一些空间的原因吧。毕竟,若民联对领军的人选都无法达成共识,未打仗就已经输了一半。

卡立的情况刚好相反。虽然他是民联支持的大臣人选,但他在党内犹如无兵司令,没有基层。而且,即使他在下届大选继续在依约州议席上阵,也未必会连任。这是他最大的致命伤。

至于是卡立还是阿兹敏能够笑到最后,还有待观察。这也要看下届大选后,民联能否保住雪州政权而定。

叶新田搞是搞非 董总迷失斗争路线


(姚秋言评述)
巫统总秘书东姑安南说,董总“贪心惹事”,无论政府对华教落实任何施政都反对。董总主席叶新田则驳斥这种说法,并强调董总是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才号召1125大集会以反对《2013-2025年教育发展大蓝图》。

大家都会认同,国内的华教问题还有许多悬而未决。虽然教育法令已经阐明不会消灭华小,但华社还是不敢掉以轻心,特别是最近公布的《2013-2025年教育发展大蓝图》初步报告有关华小学生从四年级上国小马来文课程的建议,更让华社担心会让华小变质。

职是之故,包括马华和其他华团,以及董教总都一致反对有关可能会让“华小国小化”的建议,而教育部长慕尤丁也已经表明,若华社坚持拒绝接受上述建议,就会保留现状。

换言之,华社的声音,政府有听到。教育大蓝图的最终报告12月就会出炉 ,届时就知道政府是否有兑现承诺,删除华社所担忧的不利华教发展的建议。

可是,董总却急不及待,在教育大蓝图最终报告公布之前,号召大集会,以反对不利于华教的政策。董总在作出这个决定之前,完全没有征询其他组织的看法,包括一直来与董总在华教问题上并肩作战的教总,就像之前的926董总大集会一样。

奇怪的是,926大集会首相署部长纳兹里见叶新田等人不是保证说会把董总的诉求向政府反映,而他们也对他寄以厚望,为什么这样短的时间又要办大集会呢?是他们不相信纳兹里?还是他们确实如东姑安南所言为了反对而反对。

如果今天的华教确实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地步,只要董总出面,其他华教组织和华团都会一呼百应。“325华小师资严重短缺抗议大会”和“520争取复办关丹独中和平请愿大集会” 获得华社积极响应和支持,就是因为这两次的集会争取的目标鲜明,师出有名。

这两次大集会也取得了成果。其中最让华社雀跃万分的,莫过于是争取多年 的关丹中华独中终于开花结果了。虽然期间引起沸腾争论,但现在总算开始进入落实的阶段。

此外,325大集会提出的一些问题也已经获得解决,而教育部也继续 和相关华教利益团体商讨和落实其他尚未获得解决的华教问题。

叶新田整天说董总超越政党不超越政治,但董总近半年来的行动,和政党其实没什么两样。只是,他们这样和政府对着干,是爱护还是伤害华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