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首都爆炸百余人死伤

当地时间11月1日,沙特警方称在首都利雅得的气罐车爆炸已导致至少22人死亡,超过110人受伤,数栋建筑物和汽车被大火吞噬。但沙特当局表示,由于搜索没有完成,因此伤亡人数有可能进一步扩大。

罗姆尼为大选做最后冲刺

11月1日,在美国弗吉尼亚州里士满,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罗姆尼在竞选活动上发表演讲。罗姆尼当日在里士满举行竞选拉票活动,为将于5天后举行的总统大选投票作最后冲刺。

世界银行25年来首次​借贷缅甸

世界银行决定向缅甸提供8000万美元贷款,这是缅甸25年来首次得到世界银行的贷款。

世界银行表示,该笔贷款将给缅甸乡村贫困人口提供援助,包括兴修道路、桥梁、学校和诊所。

该决定是在缅甸政府决定开始实施经济、政治及其他改革后作出的。

上个月,美国方面也取消了对缅甸的制裁及对缅甸的进口限制。

世界银行行长金墉在一个声明中说:“我对缅甸政府目前进行的各项改革感到高兴。希望这笔资金能帮助他们推进各项改革的进展。”

世界银行东亚及太平洋地区副总裁考克斯表示,缅甸欠世界银行的逾期债务清除后,世行还将给缅甸额外提供1.65亿美元贷款。

接下来的几个月,如何合理使用这笔贷款将被搬上议程。

考克斯说:“我们希望为缅甸所有人创造机会,特别是穷人和弱势群体。”

自从吴登盛于2010年11月当选总统,前缅甸军政府开启了一系列的民主改革。在吴登盛的领导下,缅甸政府释放了部分政治犯,也取消了许多审查制度。

缅甸民主象征人物、反对派领袖昂山素季在2010年错过缅甸大选后也开始重返政坛,并在议会中有一定影响力。

日警方送检《环球时报》前特约记者

日本兵库县警方周五(11月2日)送检中国《环球时报》前特约记者萨苏。据悉,萨苏涉嫌欺诈,骗取日本失业救济金15万日元(约1870美元)。

居住兵库县伊丹市的萨苏曾在今年7月离开日本回国。此前他对日本警方说,他是“替中国公司工作,没想到要向日方报告职业”,并否认警方的部分指控。

专注军事

日本传媒周五报道该消息时,纷纷介绍萨苏在中国以作家和军事专家著名,并曾在中国电视上作为军事评论家解说钓鱼岛(日本称尖阁诸岛)问题等,相当活跃。

不过BBC中文网日本记者周五还是首次听说这个名字。在日本网络上搜索时,看到萨苏为《人民中国》写的大量文章,还有他的博客中“不怕像狼一样的敌人,就怕像猪一样的队友”等豪言壮语,并看到不少自称他的粉丝称他“萨老师”、“萨老”等。

据兵库县警外事课介绍,42岁的萨苏1999年来日,辗转电脑和高利贷公司等工作后,2006年起至今年3月是《环球时报》的特约记者。在2010年3月为一家总部位于东京的中国通讯社驻北京工作时,萨苏伪称失业向伊丹市公共职业安定所申领了22天失业救济金。

怀疑间谍

虽然兵库县警周五控告萨苏涉嫌欺诈,不过兵库县警说明,他们是接到防卫省的指示“有一男人进入自卫队基地、收集情报”后开始调查其间谍活动的,无意发现他欺诈失业救济金。

萨苏曾在《环球时报》网络上刊载日本海上自卫队护卫舰的照片,兵库县警方今年5月曾搜查萨苏住所,没收了300张在2010年9月中日东海撞船事件后,萨苏到日本海上自卫队佐世保基地拍摄的护卫舰图片,包括舰艇上的人员配备表和值班记录等。

萨苏在随后接受警方调查时声称身体不适,7月份擅自离开日本回国,至今未返日本。

类似案件

今年5月中国驻日使馆一等秘书李春光也曾被日本警方送检,日方怀疑他伪装身份开设银行账户、从事个人商业活动,违反《维也纳外交公约》。

案件曝光后,日本警方也披露李春光涉嫌间谍活动。与李春光关系密切的时任农林水产副大臣筒井信隆和大臣鹿野道彦都在警方和农水省调查中先后辞职。

李春光当时也已回国,中国外交部否认李春光从事间谍活动,但没否定李春光涉嫌违法从商的指称。

按日本法律,检察机关起诉身在海外的外国人时,如果被起诉者在海外不签收起诉书,超过一定时间起诉就会失效。

2010年东海撞船事件中的中国人船长詹其雄就因此令日本起诉不果。

李春光案发后,日本舆论曾质疑日本何以容许李春光离境,萨苏案可能再次激发相同舆论。

星巴克咖啡中国比美国贵75% 高税率催生高定价

不少知名品牌在中国的价格比国外本土的价格高出许多,但是因为“双重标准”收到中国工商部门的罚单却是少数,耐克便是其一。

10月24日,耐克公司在领到了一张高达487万元的罚单,这也是中国工商部门针对企业“双重标准”开出的首张罚单。

被罚的是耐克公司在中国销售的一款型号为N ikezoom hyperdunk2011篮球鞋,这款价格高达1299元的高端篮球鞋,在耐克美国官网的售价为125美元(约800元人民币),价格提升的同时品质却 在缩水:这款鞋的卖点是足跟和前掌的双气垫,可到中国消费者手中却“缩水”成了单气垫产品。

在福来品牌营销顾问机构董事长娄向鹏看来,此事件如同一个风向标, “中国人的自信心、维权意识、法律执行意识增强,传播途径和手段多元化,内外价差和双重标准问题受到更多关注。”

实际上,已经开始有品牌主动缩小中外价差,这将会是国际品牌价格策略的新趋势么?

“不差钱”标签

内外价差显著的不只是耐克,还有汽车品牌、化妆品品牌、咖啡连锁品牌等等。“不差钱”成了外国商家给中国消费者贴上的标签。

比如,较早进入中国市场的星巴克,是不少小资钟情的品牌。不过相比在美国的平民形象,星巴克在中国就显得“高端”得多。用料并无差别的一杯中杯美式咖啡,在美国仅约合人民币12元,国内要卖21元,相当于贵了75%。

此外,越野车品牌Jeep大切诺基在中国起价人民币53.99万元,但在美国售价还不到3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7.24万元)。2012年的新款Jeep大切诺基SRT8在中国卖到119.99万元人民币,约合19万美元,但美国本土价格只有5.53万美元。

财富品质研究院院长周婷告诉《第一财经日报》,税收是造成价格差异的重要原因。据了解,中国进口汽车需要缴纳的税收主要有关税、消费 税、增值税。关税税率经过多次下调之后降至25%,消费税根据排气量为1%~40%,其中排气量3.0到4.0之间为25%,排气量4.0升以上为 40%,增值税税率为17%。

也就是说,汽车进口到岸综合税率为47.7%~143.7%,其中3.0升以上4.0升以下排气量的综合税率为95.4%,排气量4.0升以上的综合税率为143.7%。这意味着3.0升以上进口车进入中国,在经销商还没有销售之前,其成本就已经是到岸价格的两倍了。

但这还不能完全解释进口车中国价格为美国价格的3倍左右这个事实,因为还有一倍左右的差价无法解释。“除了关税,贸易、运输等方面的物流成本、增加的渠道成本、营销成本等都是内外价差的原因。”周婷分析认为。

此外,还有更隐性的因素,比如,这是一种市场策略:中国这样的新兴市场,具有较高经济实力的消费者大有人在,无论耐克还是星巴克等都有 品牌心理优势。而“以汽车为例,尽管中国的汽车市场已经是一个竞争非常激烈的市场,但是如果将市场参与者分为国外品牌和国内品牌的话,可以发现这个市场并 非完全竞争的市场”。

不可持续的价差?

不过受欧洲经济危机的影响,无论是耐用消费品还是快速消费品,都不能继续保持高姿态而对市场的声音置若罔闻。

如果他们想通过中国市场的发展来做一个销售拉动的话,那么如何避免高额关税带来的过高价位所抑制的需求,进一步扩大市场份额,是当下一个重要的问题。

蠢蠢欲动的还有高档化妆品品牌。国际大牌护肤品维护品牌的一贯做法是提高价格,不过一些品牌也开始尝试“缩小价差”来争取更大销量。

今年9月1日起,雅诗兰黛旗下的倩碧品牌的部分产品降价,四款明星产品降价力度都不小。如“水嫩保湿精华霜”,将从目前的490元降至 340元,降幅为31%;“黄油润肤乳”将从460元降至340元,降幅为26%;“水磁场面霜”将从460元降至340元,降幅为26%。

周婷认为,倩碧品牌的降价行为可以理解为是一种市场策略,以应对今年以来内地化妆品市场的颓势。她透露的一份内部统计数据显示,上半 年,中国海关进口化妆品总数量、总金额与去年相比均出现负增长,幅度在13%~14%之间。化妆品品类市场前景严峻,品牌采取降价策略,可以有效刺激内地 消费。

“这种内外价差的缩小调整是应对本土中高端品牌不断延伸的手段”,凌雁管理咨询首席咨询师林岳表示,国际品牌通常有不同级别的完整的产 品体系,其中高端的品牌一般会采取不断上调价格维持其高端形象,其中低端品牌可以通过降价缩小价差的方式,让人感觉性价比提升,从而抢占市场份额,打击竞 争对手。

在周婷看来,少数国际品牌的价格调整举动可能会形成多米诺骨牌效应,很可能对同档位其他国际品牌的市场策略产生影响,特别是那些定位不 清晰、个性不突出的品牌。“随着经济的发展、物流等成本在降低,以及中国政府在关税方面也在不断调整中,国际品牌缩小内外价差将是一个趋势。”

更重要是的,更多的国际品牌进入中国,他们之间的竞争也在加剧,特别是欧洲市场不景气的状况下,一些品牌争取更大的中国市场份额,价格调整也是方式之一。

娄向鹏认为,市场竞争更充分、中外人员交往更频繁、信息透明度更高的状况下,国际品牌的价格体系也会随之调整,一些不客观的歧视行为会 不得不逐渐消弭。“特别是日常消费相关的、价格敏感度高、透明度高的产品,内外价格趋同会更快。”娄向鹏说。当然也不排除少数具有技术垄断性的、稀有血统 的品牌继续保持较高的品牌溢价,比如一些高端国际品牌的名表,在全球范围内,其竞争对手都是有限的,会有更多定价的话语权。

现金储备16日告罄 希腊去留“命悬”135亿美元

 

10月31日,欧元财长举行电话会议,就救助希腊以及该国经济改革问题展开讨论,由于各方仍在等待“三驾马车”的最终评估报告,预计本次会议不会取得实质进展。

当地时间10月30日,希腊总理萨马拉斯宣布,希腊政府已经与国际救助方完成关于新紧缩和改革措施的谈判,这是希腊争取欧盟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尽早发放下一笔救助贷款的先决条件。

根据协议,希腊政府将根据新的紧缩措施减少135亿欧元的政府开支,其措施包括减少工资和补贴、裁减公务员等。现在的最大风险就是希腊议会会否“自杀”式地否决这一协议。

  谈判取得进展

围绕135亿欧元的紧缩额度,欧元区和希腊国内展开了一系列政治战争。萨马拉斯在一份书面声明中表示,“今天我们完成了关于紧缩措施和2013 年预算的谈判,如果这一协议以及预算得到议会批准,希腊将继续留在欧元区并走出这场危机。”10月31日,希腊财长斯托纳拉斯向希腊议会提交预算案,预计 希腊议会将于11月7日至11日对预算草案及紧缩措施进行表决,以便争取欧元区国家在11月12日的财长会议上作出向希腊发放315亿欧元救助贷款的决 定。

债务危机爆发以来,欧盟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承诺向希腊提供总额为2400亿欧元的救助贷款,同时又把希腊实施一系列紧缩和改革措施作为发放贷款 的条件。今年以来,由于希腊两次举行大选等原因,本应于6月份发放的救助贷款一直未能发放。于是,希腊与“三驾马车”进行了持续数月的谈判,但民主左翼党 拒绝支持新的薪资法案,导致最终协议迟迟不能到位。

  分歧仍存在

希腊政府多次表示,希腊的现金储备将于11月16日告罄,如果在此之前希腊得不到下一笔救助贷款,将面临无序债务违约的风险。萨马拉斯指出,在 谈判已经大获成功的背景下,欧盟财长最后的表决会议将只是走过场,批准向希腊提供援助已是必然,现在的最大风险就是希腊议会会否“自杀”式地否决协议。一 旦这一状况发生,希腊在经济与政治方面都将陷入巨大的动荡之中。

执政联盟内的较小党派民主左翼党已在周二重申了反对“三驾马车”要求的劳工改革的立场,并确认将在议会投票时投反对票。目前,执政的新民主党与 盟友泛希社运在希腊300席的议会中勉强占据半数,理论上在没有第三党的配合下也可以将预算和紧缩法案强行通过。然而,这也意味着一旦其党内有议员突然缺 席、弃权甚至倒戈,整个法案的通过前景就将岌岌可危。

2008年至今,希腊连续5年陷入经济衰退,该国失业率已经高达25%,连番实施苛刻的紧缩政策让希腊国民怒不可遏,10月31日,希腊许多记者走上街头抗议政府的紧缩计划。

不少专家也警告称,常年的经济衰退以及多次苛刻的财政紧缩将使希腊越来越无力偿还债务。IMF最新预测显示,希腊公共债务占GDP的比重今年底 将达到170.7%,2013年将升至181.8%,IMF认为,希腊要在2020年前实现债务比率降至120%的目标已经几无可能。

  德国反对二次债务减记

德国《明镜》周刊10月28日报道称,“三驾马车”已完成对希腊履行援助协议的初步评估报告,将允许希腊将达成紧缩改革的目标期限延长两年,但 将附加额外的改革要求。此外,“三驾马车”还建议包括欧元区国家在内的希腊债务持有者对手中部分希腊债务进行减记。这距离今年年初希腊使私人债权人对其所 持约2000亿欧元的希腊国债减记53.5%不到一年,遭到了各方反对。

德国率先给希腊第二轮债务减记泼冷水。德国政府发言人赛伯特10月29日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对希腊债务进行减记绝无可能,如果德国在债务 重组这个问题上有所让步,将让自己陷入被动局面,因为预算法规定,德国不得向那些事实证明不大可能偿还债务的国家提供贷款。此前,德国财政部长朔伊布勒也 已明确表示,拒绝减记希腊国债。他表示,鉴于德国宪法有明文规定,德国不可能向已经违约的债务方提供新的贷款,把希腊债务违约的后果转嫁到纳税人身上的做 法明显不符合欧盟当前的政治现实。但朔伊布勒暗示,德国可能会在二级市场上以较低的价格回购部分希腊主权债务。自希腊债务危机爆发以来,德国迄今已向希腊 提供了总计152亿欧元的双边贷款援助。

欧洲央行管理委员会委员诺沃特尼也反对称,该行不能参与希腊第二次国债减记计划,因为这等同于欧元区各国政府间接向希腊提供融资。希腊总理萨马 拉斯回应称,新一轮债务重组将使希腊自食恶果。“我们不会落入这一圈套,我们既不需要投资者们减记更多的希腊债务,也不需要更多的援助资金。我们需要的是 更多的时间来恢复经济增长。”

拉菲兹:儿子使用献金代理人名车 纳兹里涉利益冲突

人民公正党策略局主任拉菲兹爆料,该党出动“监视队”跟拍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纳兹里的儿子,发现他正在使用沙巴州首长拿督斯里慕沙阿曼代理谢天福名下的价值45万令吉的“悍马”(Hummer)轿车。

他指纳兹里在沙巴首长4000万“政治献金”事件上,存有利益冲突。

拉菲兹今日在国会走廊出示一张由“公正党监视队”跟拍的照片及从推特得来的资料,指尼丁正在使用这辆“悍马”豪华轿车。

交通传票属谢天福

他说,这辆黑色“悍马”是谢天福所拥有,经查看MYEG服务网站后,“悍马”轿车的交通传票上的资料清楚显示该轿车是属于谢天福(Chia Tien Foh),车牌号码为WNX9776。

他说,截至周四凌晨2时,“悍马”车主名字仍然是谢天福。

“悍马”停放尼丁家范围

拉菲兹也出示尼丁友人在其推特上载尼丁与住家的照片,指“悍马”所停放的地方正是尼丁的住家范围。

“身为一名负责处理贪污和反洗黑钱如4000万令吉政治献金案件的高级内阁部长纳兹里,应该以透明和公正的态度处理,而非捍卫任何人包括谢天福。”

由尼丁司机驾驶

拉菲兹指出,经监视一段时期后,这辆黑色“悍马”轿车是由尼丁家庭司机或保镖驾驶,轿车则泊在尼丁位于白沙罗高原Clearwater Residence住家,每天都会往返白沙罗住家和孟沙购物中心(尼丁经营的商店)。

“通过尼丁妻子Bee Khan在推特上载的相片显示,他们的孩子也乘坐丰田Vellfire轿车,而司机所驾的‘悍马’则是跟随着Vellfire轿车。”

公正党监视尼丁多时

拉菲兹强调,公正党在纳兹里发表4000万令吉属于政治献金课题之前,早已派人监视其儿子多时。

询及“监视”尼丁的日期,拉非兹拒绝透露,只强调有关行为并没有违反法律。

致函香港廉署求证

拉菲兹指出,他已联络香港廉政公署及阐明4000万令吉政治献金的课题进展的要求,目前等待对方的回应。

“纳兹里说香港廉政公署没有扣查谢天福,而廉政公署从未发表任何言论,因此,这关乎公署的声誉,我们将与该署会面时,要求对方澄清一切以及确定该署是否在调查谢天福一事。”

纳兹里日前在国会下议院指出,总检察署在研究与考虑反贪污委员会提呈的调查报告后,认为没有证据显示谢天福的行为含有贪污成分;同时也指香港廉政公署针对这起案件调查后,没有采取进一步行动,而瑞士法庭也以同样的理由撤销了这起案件。

香港廉政公署表明上述案件没有贪污成分,给予任何机构或政党的政治献金不违法。

要求24小时内解释

拉菲兹也促请纳兹里在24小时内就其与谢天福之间的关系作出解释,同时也提醒纳兹里不要以“不清楚儿子的私人生活”为由,推卸所有责任。

他也说,该党将会在周五在党总部召开新闻发布会播出更多短片,以证明“悍马”轿车正是尼丁所使用。

7票支持 4票弃权 槟修宪防议员跳槽

槟州立法议会今日在27票支持、4票弃权的情况下通过修宪法案,以遏止议员跳槽。

这宗修宪法案罕见的以记名方式表决,而不是以声量大小通过。

槟城共有40名议员,民联29名议员中,有两人不在场,即行政议员兼武拉必区州议员王国慧与浮罗池滑区州议员郭庭恺。前者在表决前接到其父亲病逝的噩耗而离场,郭庭恺则因受邀飞往美国观察总统选举而缺席。

在场的27名民联州议员在表决时,悉数表示支持修宪以遏止议员跳槽。

国阵仅4议员在场

国阵的11名州议员,表决时只有4人在场,即直落巴巷区的拿督斯里希尔米、双溪赖区的查斯敏、柏淡区州的查巴利雅及双溪亚齐区的马目。他们都表示弃权。

除了阿查哈今早已被吊销议员资格,其余6名巫统议员表决时都不在场。

议长拿督阿林说,由于这宗法案涉及修正州宪法,必须获得立法议会三分二成员支持才能通过,而27名议员已达法定人数。

较早时参与辩论这宗法案时,巫统议员纷纷提出各种理由,要求展延提呈法案,包括指它违反联邦宪法、题目有争议性等。

三读通过的槟州宪法修正案,是加入题为“议员更换党籍”的第14A条文。

退党须辞议员职

14A(1)条文阐明,民选议员代表在某政党旗帜下中选后,如果退出所属政党或被褫夺党籍,则须辞去议员职,腾空议席。反之,独立人士中选后,若加入某个政党,也必须空出议席。

14A(2)条文阐明,议员所属政党解散或被取消注册,或有关议员因受委为议长而须放弃党籍,这项条文则不适用。

一旦议员在14A(1)条文下因为更换党籍而腾空议席,议长必须根据第4条文通知选委会。不过,辞议员职,腾空议席者仍可在第3条文下重新参选。

林冠英:将面对司法挑战 促法院重审丹州判决

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说,虽然已知修改州宪法以防止跳槽会面对司法挑战,但州政府仍决定修宪,以促使联邦法院重审当年驳回吉兰丹修宪反跳槽案的判决。

没考量选民权利

他在州议会上提呈旨在遏止议员跳槽的修改槟州宪法法案时说,最高法院(现称联邦法院)在1992年驳回丹州修宪反跳槽法案,理由是此法案违反联邦宪法第10条文所保障的结社自由。

他说,槟州政府认为丹州修宪案的判决必须重审,因为该判决只注重从政者结社自由的权利,却没有审慎考量选民投选政府及代议士的权利。

“再说,丹州修宪案下判至今已20年,是时候重新赋权予民。

我相信若通过2012年修改槟州宪法法案,槟州民主制度将更稳定与成熟,人民对从政者的信心也将加强。槟州将因此向全体国人展现及提供更成熟、更诚实及更诚信的国家政治康庄大道,就让我们重新找回本身的政治诚信、民主主权及让人民当家作主。”

林冠英说,在马来西亚历史上,已曾发生3个州属选民不受尊重的事件,即1996年在砂拉越、1994年在沙巴及2009年在霹雳州。

他说,各州人民在大选期间选出合法政府,最终却被不民主的方法推翻,人民失去在大选时重新委托的权利。这种事情不应重覆发生,槟州愿意引领这项举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