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迪飓风后奥巴马重新开始竞选活动

美国总统奥巴马重新开始为下周举行的总统选举展开拉票、造势活动。

由于本周美国东北部海岸遭遇强飓风桑迪的吹袭,奥巴马和竞选对手罗姆尼的造势活动被迫暂停。

民调预计本次的选举竞争异常激烈,因此奥巴马把最后的竞选活动对准在选举中非常关键的四个摇摆州内的选民。

而罗姆尼则在弗吉尼亚州继续拉票。

纽约市长布隆伯格公开表示支持奥巴马连任,说奥巴马是解决全球气候变暖问题的最佳候选人。

本周一在美国登陆的飓风造成重大伤亡和破坏,死亡人数超过80人,其中一半在纽约。

奥巴马在竞选活动中警告选民说,罗姆尼如果当选将放松对银行业的监管,减少美国最富裕的人的税收。

奥巴马说,罗姆尼利用自己作为推销员的天赋,把过去让美国惨败的政策拿出来重新包装,并说这些就是他要争取的变化。但是他的那套政策所造成的烂摊子恰恰是美国人过去四年所要苦苦摆脱的。

罗姆尼的竞选阵营则批评奥巴马提议的设置商业部长(secretary of business ),统筹全国经济的设想,说奥巴马能想出来的解决经济问题的高招就是设置官僚架构。

李宗伟婚礼Pa​ttern多过Bad​minton媒体恼怒​耍大牌

(吴德英评论) 大马羽坛一哥和前一姐大婚,该怎么搞?

当然是有多高调就多高调,花样百出,不然,广大粉丝群,绝不会放过他们。若是低调,不想劳师动众,平平静静,准会被人责怪,隐瞒婚事,偷偷摸摸,一定有鬼。

喂!人家中国的神凋侠侣林丹谢杏芳,婚礼热热闹闹,超级无敌豪华,本地报纸杂志至少双开版大事报道,轮到自家伟哥珠姐,没理由低调处理吧?

今天的伟哥,已不是“羽球国手”这个简单身分,他是拿督、也是名流、更是国际大明星。明星大婚,当然得讲究排场、气派、花样,风风光光。

这场婚礼,万众瞩目,全球焦点,并非一般婚礼,而是年度盛事,大event

台上,是恩恩爱爱的一场秀,台下,却是轰轰烈烈的一场媒体战争。

西方明星婚礼,媒体为了抢独家报导权,甚至愿意付出天价,在所不惜。

这种恶性竞争,益了明星名流荷包;媒体互相残杀,只好任人宰割,不能怪别人吊高来卖。

明星婚礼,商机处处,商家觊觎名人效应,从场地、酒店、酒席、饮料,到花车、婚纱礼服、珠宝、化妆品等等,都可以提供赞助,甚至做到费用全包,把人生大事搞成不折不扣商业秀。

明星婚礼,大卖广告,你可能觉得铜臭味,俗不可耐,但是却是不可挡的时尚风潮。

今天的观众读者粉丝,已被养成了大胃口,喜欢重口味,媒体被逼挖掘更多好料。但是,游戏规则始终没变,明星名流需要靠媒体宣传报导,媒体需要明星名流八卦劲料,各有所图,各取所需。

你有好料交差,我有新闻人气,粉丝有八卦题材,商家有产品曝光,四赢局面,没有所谓谁在炒作。

如何做到媒体、新人、粉丝、赞助商,四方皆大欢喜,人人心满意足?这就得看公关手腕多高明,考验行销智慧,也看你平时得不得人心,人缘好不好。

明星婚礼说到底是一场show,也是一场戏,超强卡司,重金打造,万众期待,隆重上演,除了祝福,各方不同的评价,也是配套的一部分。

身为观众,你有选择的权利,喜欢热闹八卦,就继续追捧,不合口味,则闭上眼睛,转台!

原文:http://www.chinapress.com.my/node/366224

婚礼Pattern多过Badminton?

阿兹敏强施调虎离山 卡立一去难回头

(姚秋言评述)国会反对党领袖安华宣布,来届大选卡立将继续在敦拉萨镇寻求连任,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阿里忧喜参半,因为卡立是否还会兼打国州议席,依然是未知数。然而,一体两面,阿兹敏将会利用党内影响力,撮合新人取代卡立竟选依约的州议席,如此一来就达成调虎离山之计,使卡立在雪州没有回头路。

阿兹敏想取代卡立成为雪州大臣,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从安华当初决定选卡立雪州大臣一刻开始,两人就有心结。卡立过后还多次面对逼宫若不是因为有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撑腰,卡立早就下台了。

阿兹敏和其支持者始终觉得,当雪州在308变天后,大臣应该是他而非卡立,因为阿兹敏是安华身边的红人,而卡立只不过是半途插队,虽然在企业界有名气,但却是一名政治新兵。

可是,安华当时就因为卡立的企业背景而圈中他。另一个原因是安华以为,相对阿兹敏,卡立比较易于控制。但后来他才发现自己看走了眼,因为卡立并不是其想像中这般简单。

安华当时也在策划916变天,因此需要阿兹敏助他一臂之力,但最终所谓的916变天演变成一场闹剧,阿兹敏两头不到岸,虽然很无奈却只好接受。

眼巴巴看着煮熟的鸭子飞走的阿兹敏,过后成为公正党署理主席和雪州主席,由于旺阿兹莎只是一个挂名的主席,阿兹敏实际上是仅次於安华之外的实权领袖。

为了取代卡立,他和其支持者曾三番四次藉一些课题指桑骂槐,以打击卡立,包括最近放出卡立将在大选只打国席并出任部长的消息。

然而,虽然阿兹敏控制公正党,但行动党和伊斯兰党对他却似乎不放心。行动党和伊斯兰党立场明显比较倾向卡立。行动党主席卡巴星提醒他,雪州大臣人选是由民联共同决定,而伊斯兰党总秘书慕斯达化阿里直接说他太有野心

这也许是为什么安华不干脆宣布卡立只打国席,非要留下一些空间的原因吧。毕竟,若民联对领军的人选都无法达成共识,未打仗就已经输了一半。

卡立的情况刚好相反。虽然他是民联支持的大臣人选,但他在党内犹如无兵司令,没有基层。而且,即使他在下届大选继续在依约州议席上阵,也未必会连任。这是他最大的致命伤。

至于是卡立还是阿兹敏能够笑到最后,还有待观察。这也要看下届大选后,民联能否保住雪州政权而定。

叶新田搞是搞非 董总迷失斗争路线


(姚秋言评述)
巫统总秘书东姑安南说,董总“贪心惹事”,无论政府对华教落实任何施政都反对。董总主席叶新田则驳斥这种说法,并强调董总是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才号召1125大集会以反对《2013-2025年教育发展大蓝图》。

大家都会认同,国内的华教问题还有许多悬而未决。虽然教育法令已经阐明不会消灭华小,但华社还是不敢掉以轻心,特别是最近公布的《2013-2025年教育发展大蓝图》初步报告有关华小学生从四年级上国小马来文课程的建议,更让华社担心会让华小变质。

职是之故,包括马华和其他华团,以及董教总都一致反对有关可能会让“华小国小化”的建议,而教育部长慕尤丁也已经表明,若华社坚持拒绝接受上述建议,就会保留现状。

换言之,华社的声音,政府有听到。教育大蓝图的最终报告12月就会出炉 ,届时就知道政府是否有兑现承诺,删除华社所担忧的不利华教发展的建议。

可是,董总却急不及待,在教育大蓝图最终报告公布之前,号召大集会,以反对不利于华教的政策。董总在作出这个决定之前,完全没有征询其他组织的看法,包括一直来与董总在华教问题上并肩作战的教总,就像之前的926董总大集会一样。

奇怪的是,926大集会首相署部长纳兹里见叶新田等人不是保证说会把董总的诉求向政府反映,而他们也对他寄以厚望,为什么这样短的时间又要办大集会呢?是他们不相信纳兹里?还是他们确实如东姑安南所言为了反对而反对。

如果今天的华教确实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地步,只要董总出面,其他华教组织和华团都会一呼百应。“325华小师资严重短缺抗议大会”和“520争取复办关丹独中和平请愿大集会” 获得华社积极响应和支持,就是因为这两次的集会争取的目标鲜明,师出有名。

这两次大集会也取得了成果。其中最让华社雀跃万分的,莫过于是争取多年 的关丹中华独中终于开花结果了。虽然期间引起沸腾争论,但现在总算开始进入落实的阶段。

此外,325大集会提出的一些问题也已经获得解决,而教育部也继续 和相关华教利益团体商讨和落实其他尚未获得解决的华教问题。

叶新田整天说董总超越政党不超越政治,但董总近半年来的行动,和政党其实没什么两样。只是,他们这样和政府对着干,是爱护还是伤害华教呢?

AES两年前成形 在野党身在国会不知情

 

(林文彪评述)早在2010年2月17日,《星洲日报》的独家报道就已经掀开“自动执法系统”的面纱。该报针对“自动执法系统”专访陆路交通局总监拿督索拉,在30个月前的这项访谈中,揭露许多至今仍“不为人知”甚至在野党也“懵然不知”的细节。

然而,30个月前,仍在规划阶段的“自动执法系统”却因为离开大选日期太遥远,民联仍在度蜜月,尽管《星洲日报》在2011年2月及8月再度跟进“自动执法系统”的进展,向读者报道这项影响全民的电眼执法计划,却几乎完全不受重视,否则,若当年及早出现当前的反对声浪,或可改写历史。

陆路交通局总监拿督索拉当说,车主若把车借给他人驾驶,那麽车主就必须呈报违规者的身份。

他也透露,AES承包公司也会在全国200个人潮多的据点如购物中心或政府大厦等设立互动式多媒体资讯站(KIOSK),方便违规者缴交罚款;另外,违规者也可使用出纳机或上网缴交罚款,甚为方便。

AES压电薄膜(PIEZO)感应器舖马路

索拉强调,政府推行AES系统目的不在于增加税收,而是为了降低车祸率和道路安全。因此,当局是选择在全国831车祸黑区,而非在驾驶者惯于超速的地点设立闭路电视。

AES也能同时取缔多辆违规的车辆,因为AES系统的压电薄膜(PIEZO)感应器是舖设在马路上,它能根据轮胎的大小自动辨识私家车或商用车,违规资料会直接传输到控制室,再由执法人员做最后的鑑定工作,并会在最长14天内发出附有相片的传票给违规者,同时,可作呈堂用途。

AES配搭电子车牌射频识别(RFID

此外,索拉也透露,电子车牌e-plat系统也会配合AES系统同步实行,当局将通过电子车牌系统来一体化所有的车牌,同时克服假车牌干案的问题,电子车牌将附有射频识别(RFID),能识别车牌的真伪,也有无从彷冒的保安特徵。

他说,电子车牌实行后,只有陆路交通局才能发出电子车牌,车主的车牌损坏后,不能随意到汽车装饰店更换,必须向当局换购一个新的电子车牌,但他未透露车牌的成本和销售价。

AES安置地点曾起内部争议

2011年8月22日《星洲日报》的报道引述陆路交通局的消息指出,双方对安装相机及竖立警示牌的地点起争议,并争论如何更好地传达“驾驶人士受到监视”讯息的途径;交通部希望警示牌与相机放置在一起,但有关公司则希望警示牌与相机放置在14公里拍摄半径,确保驾驶者在路经热点路段时,才获得提醒。

消息人士表示,有关公司认为,如果驾驶人士知道相机确实位置,他们会放慢车速,之后继续快速行驶。

交通部官员认为,安置系统的目的是阻止驾驶人士违反交通规则。

“如果警示牌置放在14公里拍摄半径,驾驶人士可能会接获太多传票,这并不是我们要这项计划的宗旨。我们并不是要赚钱,而是设法挽救更多的生命和减少交通事故发生。

消息说,双方在当年初已让步,同意在部份竖立警示牌的位置,置放静态相机,同时也採用移动相机,保持突袭元素。

中投入股希思罗 伦敦另建机场更无望

在中国主权财富基金入股伦敦希思罗机场(Heathrow),购得英国最大机场10%的股权,伦敦另建新机场的希望更加渺茫。

中国投资公司(CIC)以4.15亿美元收购了西班牙法罗里奥集团(Ferrovial)手里的5.72% 希思罗股权,同时用3.1亿美元从其他股东手中收购了另外4.28% 希思罗股权。

这意味着中国、卡塔尔和新加坡的投资者现在拥有的希思罗股权超过了40%。

伦敦市长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曾希望他在伦敦另择新址建主要机场的计划能够得到包括中投公司在内的多国主权财富基金的支持。

他曾表示这些基金组成的财团将成为新机场蓝图的后盾,现在看来这些基金是希思罗机场的后盾。

许多观察人士认为,伦敦及周边地区不需要两个担当民航枢纽角色的大型国际机场并存。

法罗里奥集团目前仍然是希思罗机场最大的股东,CIC入股后它的持股仍有44.3%;

CIC成立于2007年,其职能是投资管理部分中国庞大的外汇储备,使其资金数额不断增加。

CIC最初的投资活动局限在购买国外上市公司的小额股份。随着时间的推移,它的投资规模越来越大。

去年,CIC宣称希望能收购美国和欧洲的能源、水、交通和其他公共基础设施的股权。

美国对台免签证正式生效

在美国给予台湾的免签证待遇在11月1日正式生效后,台湾外交部与美国在台协会在台湾的桃园机场举行了台湾民众赴美免签首发团仪式。

为宣传此一有助奥巴马观光客增加计划的免签待遇,在台访问的美国商务部副部长桑杰士,周三晚间并亲自到台北市的晴光夜市向民众推销赴美观光。

美国进入倒计时的总统大选,经济议题被广泛认为是决定奥巴马是否能连任的重要因素,而增加到美旅游的外国观光客,是奥巴马振兴美国经济的众多方案之一。

奥巴马今年初在美国旅游大州佛罗里达宣布简化签证程序以促进观光时说,他要让美国成为世界旅游的首选,因为有更多游客到美国,意谓更多的美国人能重回工作岗位。

包括台湾与美国的旅游业者都预计台湾民众在得到免签待遇后,未来到美旅游人数将显着增长。

据台湾外交部说,以尚未得到免签待遇的去年来说,台湾民众赴美人次即达41万,远大于到欧洲各国加总的约24万人次。

政治性解读

相对于美国将焦点放在推销赴美旅游,台湾当局则将美国免签待遇赋予高度政治性意义,总统马英九说这是因为国家受到尊敬,人民就有尊严。

对于继日本、新加坡、文莱等亚洲国家后取得美国此一待遇,台湾当局也以高规格感谢。除了外交部长出席免签首发团仪式外,马英九周三也特地于台北宾馆举行了外交酒会庆祝。

在连任后声望一路低迷的马英九将美国免签待遇作为其外交政策正确的证明,外交部长林永乐在机场仪式上再度表示,美国给予免签是马英九活路外交的新成就。

被列入手续更为简便,费用也大幅降低的美国免签计划,无疑地受到多数台湾民众欢迎,然而对于台湾当局提出的各种美好解读,在台湾内部不乏质疑。

此前广受瞩目的一起事件,是有卫生署官员在个人脸书上质疑美国免签并不像官方宣称的待遇那么好,该官员虽迅即关闭脸书,但仍受到内部调查,并被提出书面警告。

十八大召开前夕中国当局如临大敌

中共十八大即将在11月8日召开,当局为这次会议的召开采取了大规模的保安戒备措施。

据来自北京的消息说,许多安全措施显得非常古怪,包括出租车卸掉车窗摇柄,以阻止乘客摇下车窗。

还有报道说,购买遥控玩具飞机也受到限制,需得到警察的批准。此外,北京朝阳区的一位警官告诉当地养鸽子的居民,不准放飞鸽子。

中国官方的《北京日报》此前曾报道说,北京将有140万志愿者参与“保卫十八大”。

“实名防控和网格防控”

报道说,北京市政府星期二(10月30日)在北京朝阳公园举行了“十八大安保群防群治动员誓师大会”,声称将以“实名防控和网格防控”的方式维持十八大期间的治安。

中国官方的《环球时报》星期四(11月1日)发表社评,承认“一些人在网上对如此细致的准备提出异议”。

但是社评指出,“中国传统政治文化不喜欢‘意外’,尤其是不喜欢在大型盛典期间‘出意外’。把事情做得完美些,是中国人的下意识追求。”

一些观察家指出,中国每逢重要会议召开的时候当局都要大规模加强保安戒备,而今年采取的措施尤为严密。这可能和今年已经出现的一系列“意外”有关。

香港再夺世界金融发展榜首位

香港连续第二年在世界经济论坛发布的金融发展报告中列居榜首之位。

根据《2012年金融发展报告》,香港在金融发展指数7分满分中取得5.31分,而排名第二位及第三位的美国和英国分别获得5.27分及5.21分。

这份年度报告根据体制环境、营商环境、金融稳定、银行金融服务、非银行金融服务、金融市场及金融准入共7个支柱领域评估并综合排名62个金融体系和资本市场。

报告显示,香港在银行金融服务、营商环境、金融准入及金融市场的支柱领域中均排名首5位。

据报告,香港获得高分是得益于发达的税制和基础设施,以及其庞大效率高的银行体系等。

然而,世界经济论坛表示,除却这些强项,香港的债券市场相对来说发展不全,而其金融业也尚未完全开放。

市场信心

去年排名第19位的中国今年以4分下滑至第23位。

而中国排名最高的是在非银行金融服务支柱领域,位列第4。

世界经济论坛自2008年开始每年发表金融发展指数和相关报告。

《2012年金融发展报告》排名首6位的国家均与去年维持不变,世界经济论坛认为这与全球资本市场停滞、经济增长放缓以及人们对金融机构的信任减弱有关。

报告指出,对先进经济体和新兴经济体的政策制定者来说,令市场恢复信心将是一项艰巨的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