杉本有美沙滩美照活力动人

杉本有美(Sugimoto Yumi)在小学生时代,就已参选并入围日本著名少女漫画杂志《Ribon》的读者模特儿大赛。2002年5月开始至 2004年5月间担任该杂志的模特儿。自此后,杉本名气开始为人所知,不久又担任了另外三本杂志的专属模特儿。2006年,杉本成为三爱水著乐园的形象女 孩,开始参与水著女星(Gravure Idol)的各种活动。2007年7月参与连续剧演出,走上演员之路。2008年6月,杉本演出了特摄剧《炎神战 队轰音者》,饰演轰音银、须塔美羽,该角色同时是超级战队系列史中,第一位担任银色战士的女性。

雪州打造一流议会 限制言论自由问答时间


(姚秋言评述)
当雪州议员在11月19日走进议会厅时,他们将会发现议会厅内装置了“限时警示灯”,以红、绿及黄灯提示朝野议员及行政议员注意发言时间,要他们珍惜时间发言。

雪州议长邓章钦解释,新制度是为了让州议员做好时间管理并减少无谓的政治争论,达到真正的为民请益。

无可否认,目前有许多国会或州议员在问答环节或辩论时,把时间花在无谓的争论,甚至经常出现本末倒置的情况,为了芝麻小事吵翻天,却把更重要的事抛诸脑后。

新制度表面上看起来不错,同时也迫使行政议员或州议员必须做好功课,在有限的时间内答得准确和问得精采,但有些问题和答案,不可能在新制度阐明的时间内完成。

举个例子,冷岳河2滤水厂计划和达南课题,预料将会成为本期雪州议会会议的热门议题。若根据新制度,提问的州议员可能还没问完就被议长打断,而回答的大臣和行政议员也可能因为时间限制的关系,草草了事,无法提供完整的答案,这样对发问者不公平,也剥夺了民众的知情权。

新制度下的问答环节,大臣与行政议员只有3分钟回答,每道问题只允许两道附加提问,而州议员的附加询问只有30秒。

邓章钦说,雪州议会是向澳洲取经而决定实施这一新制度,并认为新制度是迈向一流州议会的重要一步。

可是,历史悠久的英国国会没有“限时警示灯”的装置,难道就不是一流的国会吗?英国国会下议院没有限制议员的辩论时间,只有在有议员持续地作出沉闷而重复且与议题不相干的发言时,议长才会出面并终止其发言。换言之,主持会议的议长手操生杀大权, 可以允许或禁止相关议员发言,根本就不需要把议员当作学生一样看待,需要借助仪器来控制会议的进行。

说白了,这又是民联说一套讲一套的作风。口口声声说要维护和尊重言论自由,其实箝制言论自由者就是他们自己。

像雪州议会已经通过的资讯自由法,虽然阐明民众可以自由地取得相关的信息,但其实却有附带条件,并非如州政府所说的可以自由获取。雪州议会这次实施的新制度,是否有成效,还有待观察,怕只怕的是,真正实施时,引起民联本身议员的不满,就有好戏看了。

柏特拉责怨非穆​斯林鸡婆 插嘴干预伊斯兰

(菂荟翻译)著名部落客拉惹柏特拉在《今日大马》撰文,指“怕输”和“爱管闲事”是大马人普遍的特征。他举例,近期在努鲁依莎误解和错误诠释宗教自由的课题中,最积极发言的却是非巫裔或非穆斯林。他指出,我国的非巫裔或非穆斯林没有宗教自由方面的问题,他们享有穆斯林所没有的自由,可以自行地选择任何信仰。

“因此,我不明白为何非巫裔或非穆斯林要针对完全不影响或牵涉他们的问题发表长篇大论的意见。我认同思想自由和言论自由的重要性。非巫裔或非穆斯林因为认为穆斯林的宗教自由权利不应该被否决,而站出来帮穆斯林发声继而抨击伊斯兰教,但这有必要吗?既然穆斯林可以接受不能脱教的条规,为什么非穆斯林不能够接受?

穆斯林的思想自由和言论自由

拉惹柏特拉认为,这些有关伊斯兰教的批评将导致巫裔穆斯林在来届大选通过选票表达不满,而巫统将是唯一的得益者。他表示强烈支持思想自由和言论自由,然而这恰巧是穆斯林正在面对同时必须正视的问题。他指出,穆斯林不被允许拥有思想自由和言论自由正是这次努鲁惹麻烦的关键所在:他的谈话被媒体错误诠释和扭曲。

“努鲁并没有支持穆斯林叛教,更没有支持穆斯林改教。我认为他其实赞同伊斯兰价值和教义。实际上,每个人都会依据自己的判断去选择认为正确的事,即便‘正确的事’可能包括脱离伊斯兰教。虽然我们未必赞成但是必须接受这个事实”

拉惹柏特拉也提出质疑,我国的宗教司至今未针对努鲁的争议中发表任何意见,甚或争辩有关他的谈话内容。即便土权会主席依布拉欣阿里和多位所谓的学者先后对努鲁开炮,值得一提的是,没有任何一个人敢提及对于脱离伊斯兰教者的惩罚。

无论如何,拉惹柏特拉认为宗教自由课题的争论重点并非宗教司,而是政治人物。他指出,相关课题全因政治人物的炒作而变成政治议题。因此,每一位政治人物都是我国种族宗教问题趋向严重的罪魁祸首。

民联与国阵的立场

另一边厢,人民公正党全国署理主席阿兹敏阿里表示,我国的伊斯兰教社群受回教法约束是不容置疑的事情。阿兹敏的谈话附和了其他人的意见,即穆斯林必须遵从回教法,同时穆斯林不能脱教。

“身为人民公正党和民联的代表,阿兹敏在回教法课题上与巫统、国阵和土权会的立场竟然一致。看来,来届大选不管你把手中一票投给国阵或民联,都不能改变穆斯林不能改教的事实。既然连民联的看法也与国阵相同,非巫裔或非穆斯林也应该停止针对改教事件抨击伊斯兰教。也许大家认为为了大选胜算考量,民联应该停止发表有关宗教自由课题的立场。只是,民联之前一直公开讨论敏感课题,却在关键时刻为了胜算而保持沉默,这不是很愚笨的事吗?”

林冠英滥权先兆 纵容周玉清垂帘听政



(张良评述)
高渊区国会议员陈智铭11月9日公开指责槟首长夫人兼马六甲哥打拉沙马那区州议员周玉清坐在原是政府部门官员的席位,有垂帘听政之嫌。

三届州议员周玉清应该非常清楚州议会中的席位分配规格,即使要出席槟州议会,欣赏丈夫的表演,也该主动接受议会条规,以观众的身份在观众席位就坐。

周玉清垂帘听政事件被揭发后,槟州议会议长阿都哈林澄清说,在州议会中,周玉清可以坐在访客席上,或是在议长的许可之下,她可以坐在首长后,即政府部门官员席上。

议长的做法明显已经滥用权力,而且,议长批准周玉清坐在首长后的政府部门官员席上,已经令人怀疑议长主持州议会时所持的中立性与专业性,除非首长夫人已经受委不为人知的槟州政府官职,而准备坐在坐政府部门官员席上回答在野党的质询?或者准备亲自回应关于小虹事件的质询?

陈智铭巧妙比喻若在国会中,首相夫人罗斯玛坐在纳吉身后的政府官员席上,民联会如何看待?

周玉清既然可以坐在槟州议会中老公身后的政府官员席上,林冠英是否也可以坐在马六甲州议会中老婆身后的政府官员席上?

反滥权要着眼细节,从认真对待每一件小事开始。任何滥权无不从家属开始并扩散至朋党,以后便可能酿成腐败大祸。林冠英与周玉清明知故犯,受党钳制而无力独立性与专业性的议长,不敢得罪首长,唯有逢迎献媚,讨好周玉清,给予“特别位”,享受超越其地位的“特权”的待遇。民联一众议员更是如哈巴狗般,默许首长滥权,助长歪风。

民联政治化AES 罔顾事实愚弄民众

(张新采评述)在进一步讨论是否应该实施自动执法系统(AES)之前,先看一看陆路交通局公布的数据。

根据陆路交通局的统计显示,部分已装置AES电眼的地区,在AES推行的第五周(截至11月4日),电眼所拍摄到的违规照片数量,比第一周剧减73%。此外,AES电眼每日拍摄的照片数量有急剧下滑的趋势。

这一数据说明,AES确实有阻慑的作用,驾驶人士在有装设电眼的地区,都会自然而然地放慢车速,或是避免闯红灯。

这正是当局要推行AES的原意,即希望通过装置AES电眼,改变公众人士的驾驶态度,进而降低因车祸死亡的人数。目前国内每年有约7千人死于虎口,在东南亚国家中排名居首。

AES已经在全球90个国家运作并证明有效遏制交通违规和意外。就以澳洲为例。到当地租车自助旅游的大马人在马路上驾驶时都会奉公守法,不敢违反交通规则,因为一旦违例,就要缴付巨额罚款,即使是回国后也会从个人的信用卡中扣除。

当然,AES并非完美,还有许多有待改善的地方,而交通部也有必要进一步加强其宣导工作,同时也要针对为何需要外包一事交代清楚。这些问题其实可以通过理性的方式获得解决。

相反的,民联从一开始就政治化AES。公正党迪渣区州议员郑立慷声称本身接到7张AES传票被揭穿是交警的罚单后,竟然不当做一回事,民联高层也可以包庇公然说谎的人民代议士。郑立慷的言行和民联高层的态度,其实正是民联一贯的作风,展现了民联颠倒是非的一面。

此外,槟城、吉打、吉兰丹和雪兰莪都拒绝当局在他们的州内装置AES电眼,但却没有提供替代的方案,只是为了反对而反对,口中虽然说是和民众站在一起,其实 却是藉此来捞取政治资本,还煽动接到罚单的民众知法犯法,不要缴付罚单。

民联只是从他们的角度和利益看待AES,对每天平均有19人死于车祸的事实却刻意忽略。为了选票而漠视民众的福祉,让人感到心寒,让人觉得民联草菅人命绝不心慈手软。

董总1125大​会窝里反 六大华团料不共舞


(梁敬义评述)
董总发动1125和平请愿大会反对《2013-2025教育发展大蓝图》,预料将出师未捷,七个签署及提呈备忘录的六大华团将不会参与其事。

六大华团将於明天(11日)上午召开针对1125大会进行讨论,不过,彼此都有默契,将胪列一些理由以便正式否决董总单独发动的抗议大会,表明不搅和。

这六大华团不跟着董总起舞的暗中责怨和理由分别是:

1,董总号召1125并没有事先照会六大华团取得共识;

2,董总擅自的举动无疑是挟持其他华团的名义,反客为主试图号令其他华团屈从,剥夺个别华团的尊严;

3,各华团虽然殊途同归捍卫华教的完整性,但各华团各有属性,未必需要依附董总的斗争路线和方式;

4,华总的感受最强烈,这个统领华堂的最大组织被降低地位由董总差遣;

5,六大华团也认为,提呈予教育部的备忘录未被抹煞之前,尚存交流商议空间,这种动辄搞对抗大会发难的举措欠缺理性,会被视为是旧时代的帮会流氓行为;

6,六大华团不满教育发展大蓝图而提出纠改的建议,其中主要的有第3及第4项,即:3,反对教育部在华小实行与国小同等水平的国语科课程及考试,以及反对增加华小国文科节数,因为这些措施显然在于改变华小母语教学的特征。4,坚决反对废除中学预备班,同时重新策划及改善中学预备班的课程、师资和运作方式,确保发挥其功能,提高学生掌握国文的能力,顺利衔接国中的课程。

然而,教育部长慕尤丁已回应,华社若坚持所请,政府将从善如流不强硬落实大蓝图的初步草案,而会尊重华社意愿。因此,在主要的障碍移除之后若举行1125集会就出师无名,在大选临近时期会被解读为含有政治议程。

上述怨由分别是华团的感受,,预料只是会议讨论过程的内容,六大华团将商砌、斟酌具体对华社交代的理由,尽量避开与董总伤了和气,留有下台阶,以免动了华教的筋骨。

七大华团包括马来西亚华校董事联合会总会(董总)、马来西亚华教教师会总会(教总)、马来西亚华校校友会联合会总会(校友联总)、马来西亚留台校友会联合总会(留台联总)、马来西亚中华大会堂(华总)、马来西亚七大乡团协调委员会及马来西亚南洋大学校友会。

董总於本月9日在《星洲日报》、《南洋商报》、《中国报》全国版刊登广告,敦促各界积极动员支持"1125和平请愿大会",促民众上网点击签名支持该活动。"董总告全国人民书"广告,批评近期的教育大蓝图坚持单元主义教育,贯彻变质华小与淡小目标。

董总署理主席邹寿汉宣称,国内已有300个民间团体签署支持1125大集会。董总於926的华教救亡抗议行动,号召华社共襄义举,但到国会提呈备忘录的支持者仅数百人。当时,国内主要华团并没有与董总同一步伐。

 

英国各地举行阵亡将士纪念日活动

 

英国女王和英国议员们参加周日(11日)举行的阵亡将士纪念日活动。

宗教领袖、退伍老兵和女王以及议员们一道,在伦敦阵亡将士纪念碑前敬献花环。

该纪念活动缅怀在历次世界大战和冲突中牺牲的英国、和英联邦国家的将士。

包括9500名目前在阿富汗执行任务的英国官兵在内的遍布全球的英国军人,都举行仪式向阵亡将士默哀。

英国女王与英国首相卡梅伦、英国工党领袖米利班德,以及王室其他成员,参加周日在伦敦阵亡将士纪念碑前的活动。

周日大本钟在上午11点钟鸣响时,英国举国默哀两分钟。

今年的阵亡将士纪念日恰逢周日,11月11日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停战的日期。

除了在英国各地的阵亡将士纪念碑前举行敬献花圈的活动,英国各地的教堂也举办祝祷仪式。

今年,所有参加过一战的老兵都已不在人世了。最后一位离世的老兵、来自金斯林的格林,于今年二月去世,享年110岁。他曾是一战期间纳尔堡空军基地的一名炊事员。

周六在伦敦皇家艾尔伯特音乐大厅举办了纪念音乐会,英国女王及夫君爱丁堡公爵,和英国首相卡梅伦、反对党领袖米利班德一同观看了演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