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请中国签证需机票证明

入境中国必须先订购机票和酒店才能办理签证的新规定,基本上不会造成旅华团费喊涨,不过会增加旅行社的办理手续,临时报名的游客难保能顺利成行。

旅行社工作量增加

怡保旅游业者受《南洋商报》询问时指出,新规定造成旅行社工作量增加,自助旅行或经商者会面对困惑。

业者指出,申请旅游签证前往中国的游客和自由贸易商人的比例约为8:2,新规定对旅行团基本上没有影响,个人和小团体的申请则有明显的改变。

首当其冲的将是行程不定的背包客,在没有定好酒店以前,不能前去申请签证,将可能失去浪迹中华天涯、自由神州独行的乐趣。

长期多次入境不易———大马华人旅游同业公会霹分会主席金世纪旅游有限公司董事经理●吴锦文

签证的规定改变了,可能会给游客和商人带来疑问,我们将尽量协助他们申请。只要申请者的资料充分,没被列黑名单,相信都能拿到签证。

可是,我不能保证所有申请都能过关,尤其是没去过中国,第一次就想申请长时间的多次入境,获得签证的难度恐怕很大。

我相信中方实行新规定,是为了掌握赴华外国人的资料,而不是阻止游客入境,尤其是懂得华语和英语的大马华裔商业专才和游客,通过正规渠道入境,中国应该很欢迎。

资料齐全能获签证———华益旅运社有限公司董事经理●沈思源

中国签证提出的要求,算是基本和简单的,申请美国签证需要完整的资料和面试,比中国复杂得多。

每个国家都有权利向申请签证的人索取更完整的资料,确保国家的安全,谨慎处理是符合情理的。

对我来说,背包客自己上网预定机票和酒店再申请签证的手续,与通过旅行社申请的程序是一样的,相信只要资料齐全,就能获得签证。

不过因为新规定的手续增加,希望参加旅游团的顾客至少能在一个月前报名,就算是临时决定,最好让旅游公司有超过两个星期的时间办理。

临时申请恐难过关———豪爽旅游有限公司董事经理●林基祥

旅行社大部分业务是旅行团,通常有制定好的观光路线和住宿配套,影响不大,只是日后需多填一张表格,说明班机号和酒店资料,办理手续比以往复杂,工作量增加。

虽然签证中心建议申请者一个月前办理手续,但常有人临时要申请,这些人受影响最大。在短时间内须提呈资料,难保能顺利获得签证。

先订购机票和酒店再申请签证,可能会使赴华旅游的外国人,尤其是不随旅行团的背包客人数下降。

我担心中国当地的酒店需求量会受影响而喊涨。

小型贸易商感困惑———商人●陈文旺

我持有2年多次入境访问、商务F签证,明年3月到期。相信在与中国商会有联系,也有书函证明的情况下,申请新签证不成问题。

新规定可能让那些想申请多次入境旅游签证,开始在中国进行小型自由贸易的商人面对一些困惑。

尽管今年7月,中国曾宣布让大马华人申请3年多次入境的旅游签证,但第一次申请,通常只批准一年。只有在多次申请后,才可能得到2至3年的签证。新规定较苛刻的是要求确定住宿地点。然而中国在北京奥运前就规定有资格的酒店才能招待外国客,不知道会不会影响签证申请。

中国驻马大使馆宣布,12月3日起执行新签证规定。旅游、探亲L签证申请新增规定:

1.有往返机票订单;
2.住宿证明(酒店订单或中国亲友的邀请信和身分证复印件);
3.申请多次入境L签证需提供以下材料之一
A.在华房产证原件及复印件;
B.在华亲属关系公证或结婚证原件及复印件;
C.有两次以上入境记录及复印件。

绿色盛会设信托户头

绿色盛会将会有信托户头,希望民众慷慨解囊帮助该会作为未来的活动经费。

该会财政黄文生说,这是该会首次公开筹款,此前进行的一系列反稀土活动如2‧26绿色集会、占领巴洛-格宾24小时等均是由民众小数目地捐款。

“为了接下来的活动筹备经费,我们需要公众大力支持,希望热心人士帮助。”

另一方面,黄文生也代表义工团感谢所有“百里苦行反公害”

的参与者以及一路上提供物质上资助的热心人士;给予这次苦行之旅是由黄德提出,却没想到获得民众热烈响应,令义工团感动。

收集资料续反稀土

针对莱纳斯公司发表文告指出第一批稀土已开始进行提炼的消息,委员潘家耀指出,该会已全力投入筹备计划,目前正在收集资料阶段,为接下来的反稀土运动做好准备。

“目前我们已敲定一个适当的地点作为基地,至于经费以及参与人数等一切未知,届时我们会更透明化地向公众宣布有关事宜。”

2委员今被传召问话

绿色盛会委员潘家耀及冯雪萍日前接获警方信函,要求两人于明日(1日)前往关丹警局接受问话调查。

冯雪萍指出,对于传召问话他们毫无头绪,信函上仅列明是援引和平集会法令而传召两人问话。

“我们一直都做公益、环保活动,不明白为何会被警方传召。”

潘家耀说,怀疑这是“白色恐怖”的手法;同时而也表明两人都会出席问话。

黄德:静待良机反击

绿色委员会主席黄德呼吁全民稍忍耐,等待最佳时机再反击。

另外,拯救大马委员会主席陈文德认为,基于关丹人不是“暴民”,莱纳斯稀土厂不必偷偷摸摸运原料,倒可光明正大投入生产。

信托户头持有人
黄文生(Ooi Boon Seng)
黄德(Wong Tak)
潘家耀(Phua Kia Yaw)

伊党宗教化已经火烧眼​眉 林冠英捍卫哈迪空洞保​证


(
姚秋言评述)你不得不写个“服”字?

明明丹州伊斯兰法条例已经影响非穆斯林,但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单凭伊党主席哈迪阿旺的保证,就相信伊党的承诺,并赞扬伊党在宗教课题上比巫统更开明。

可是,保证归保证,丹州行政议员达基尤丁却表明,哥打峇鲁市议会将继续对付为异性服务的美发院业者,只是不会对付上门光顾的顾客而已。林冠英凭什么要误导华社要相信伊党的保证?

林冠英没有为接到哥打峇鲁市议会罚单的美发院业者出一口气,连批评这个政策的勇气都没有,反而唯唯诺诺为伊党丹州政府的政策辩护,再次证明他完全不敢挑战伊党的任何决定,即使明知会影响非穆斯林的权益,还要继续为虎作伥,粉饰太平。

说白了,哈迪阿旺的话只是说给林冠英听的,只是,没有人想过英明的“林神”竟然会天真地照盘全收,且还要发表文告欢迎伊党的保证。

既然他相信伊党的保证,敢问林冠英,他同意丹州大臣聂阿兹面子书管理人在其涂鸦墙上向非穆斯林抛出的2个问题吗?他是否会觉得这两道问题其实就带有贬低美发院业者和职员和歧视女性的意味?他是否认同在美发院为男性理发的女子,又或是到美发院给男人理发的女子就有违道德?

还有,林冠英对伊党青年团抗议公开同性恋身分的艾顿庄来马举行演唱会的立场又是什么?他难道不知道,伊党一直企图潜移默化推动全民生活伊斯兰化,剥夺非穆斯林选择本身的生活方式与文化娱乐权吗?

其实,除了“日落洞之虎”卡巴星表明反对哥打峇鲁市议会的不合理条例之外,不见其他领袖声援他。一如既往,行动党上下,从林冠英带头,到所谓的“丘超人”,对伊党的伊斯兰化政策,不仅是噤若寒蝉,还要一直为伊党护航。

例如社青团团长陆兆福就因为力挺聂阿兹而受到伊党嘉奖,过后还说哥打峇鲁的美发院风波是官员有政治意图,刻意刁难甚至恶意制造敏感且引起民众不满的问题,却完全漠视相关条例已经存在20多年,他不要求伊党废除不合理的条例,反而还要把责任推卸给官员,和现在行动党在伊党伊斯兰化政策上睁眼说瞎话如同出一辙的,说明今天的行动党已经变质,为了夺权的共同目标,即使典当非穆斯林的利益也在所不惜。

林冠英干预华团言论自​由 不准林氏宗亲会评议董​总


(张良评述)
报载大马林氏宗亲总会会长林家仪博士,日前因公开批评1125董总号召的和平请愿大会,进而引起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不满,并会辞去荣誉顾问职。

但林家仪受媒体询问时,表示至今没有收到任何有关林冠英欲辞职通知。他也强调若林冠英确实要辞职,理事会将慎重看待此事,并且会挽留。

林冠英小人作风,通过媒体鞭挞林氏宗亲总会,在没有确认辞职通知已经寄达林氏宗亲总会前,即公开高调辞去荣誉顾问职,是对林氏宗亲总会的不敬。行动党可以婢膝奴颜谨慎选择适当沟通管道『敦促』伊党废除引起非议的禁止为异性理发条例,反过头来,却张牙舞爪对自己的宗亲凶狠讨伐,其行为令人不齿。

林氏总会当年邀请林冠英出任荣誉顾问职时,可有通过媒体,在林冠英接受该职之前,在林冠英收到邀请函之前即高调发文告告知天下?

林冠英答应出任大马林氏宗亲总会誉顾问职时,是否认同该会及领导人拥有言论自由,论政的主权?或林冠英自以为是地认为自己当了大马林氏宗亲总会誉顾问职,就成为该会政治导师,该会欲发表任何言论需请示林冠英,寻求批准及指导后,才可以自由发表意见?

林冠英高调辞大马林氏宗亲总会誉顾问职,乃自取其辱,暴露其小家子气与狂妄无礼的作风。须知华团乃是看得起林冠英,念在宗亲的情谊上才邀请他当荣誉顾问。并非华团及大马林氏宗亲总会因为认同及服从林冠英与行动党,才邀请他做荣誉顾问。

若国内其他数以千计的华团荣誉顾问以林冠英的“言论自由”标准来审核华团领袖政治立场与言论,恐怕有半数荣誉顾问需跟随林冠英辞职了。

同样受委应届大马林氏宗亲总会誉顾问职的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并没有如其宝贝儿子一般见识,轻浮狂妄地欺负自己的宗亲,骨肉相残。

林冠英不满林家仪博士公开批评1125董总号召的和平请愿大会,而高调宣布辞去荣誉顾问职。如果行动党全国基层及领袖有纪律及服从党领袖,其林姓党员及领袖这不就应该响应林冠英的伟大抗敌精神,即刻尾随林冠英集体退出林氏宗亲会及辞去所有职务吗?

否则,林冠英何不号召林姓党员集体加入林氏宗亲会,以备下届宗亲会改选时,一举推翻总会会长林家仪博士。由林冠英自己来当总会长?

火箭宣传策略神化林冠英 演戏天份须凌驾服务能力

(董佳燕评述)论宣传策略和力度,民联三党中以行动党最为突出。

行动党的宣传策略方向,所采用的宣传策略与二次世界大战的罪魁祸首之一,被抨为纳粹狂魔的德国元首希特勒运用的宣传方式有异曲同工之处。贴切地说,行动党是向希特勒与其宣传队伍的行销策略取经,并复制应用到行动党的大马政治征途上。

许多评论者在评述希特勒事迹时都认为,希特勒在自我神化的宣传体系下,使其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混沌潦倒的德国被定位成德意志帝国的耶稣带给所有因第一世界大战后经济低微与战败所造成的困顿以及心理创伤者一个新希望。

造神,便是当中最经典的战略。因此,行动党要造出一个神,那便是林冠英。《铁窗首长》、《28楼窥看林冠英》、《槟城在望》,不管是出自林冠英或是其团队的手笔,目的只有一个,便是要在华社心中刻印对林冠英的良好形象,继而产生崇拜神的情感。

以行动党为首的槟州政府,4年来花费近千万公帑广发塑造首长林冠英个人形象的《珍珠快讯》,刊物中全以林冠英个人资讯为主,忽略其他民联州行政议员或州议员的服务记录。

单是今年5月份出版的《珍珠快讯》,当中便刊登51张林冠英与其家人的照片,与其说《珍珠快讯》是槟州政府的月刊,倒不如说是林冠英个人宣传专辑。

政客要在行动党内生存,其演员天分必须凌驾服务能力方可脱颖而出。林冠英团队“造神”的苦劳确实成功,这也是为何纵然发生许多形形式式的丑闻,仍然还有许多忠实粉丝把他推崇为头上有七彩光环的神。

而作为行动党死对头的马华,要打倒行动党的首要任务便是“诛神”,剥开其神圣不可侵犯的面具,让众人看清那副丑陋得令人生畏的嘴脸。

大集会频密致使民众反感 董总民联狂造势得不偿失


(陈英凡评述)
最近一连串的大集会会打击马华和国阵吗?连串的大集会很可能使得民联流失至少 30%选票。敦马哈迪最近说,国阵可以收复四个州政权,并非全无根据、在这里我们不妨深入探讨。

自从2008 年三月大选后,游行和示威似乎成了一种流行运动。早些时候由净选联盟发动的游行不说他,单单在今年,董总叶新田就号召了三个大集会,325 集会在新纪元学院举行,发生了企图要殴打魏家祥的事件,接下来又是926大集会,不过由于主要华团没有支持,只有区区500人左右出席。

最后是1125 在八打灵举行的反对教育大蓝图的集会,虽然有几千人参加,但是主要华团如教总,(应该是华教的专业组织)华总、校长工会都没有参加。相反的,民主行动党的 25个议员全部出席,同时派出一千名行动党党员参加。这样一来,这个集会就变成行动党和董总的联合大集会了。同日也由关丹起行的发对莱纳斯稀土工厂的苦行队伍,也集中在吉隆坡。

华文报广泛报道,可是英文国文报纸有的几乎一字没提,参加大会的人也是华人占了95%以上。会不会影响13 届大选的选情?不但不会,分析起来对民联可能因为这些大集会流失大量选票。

首先,有多少马来人会支持绿色运动和苦行?多少马来选民会支持董总叶新田的集会?在很多马来政客来说,董总几乎是票房毒药、绿色运动在关丹就已经分成两派,还有,不要忽略了沉默的大众?

首先,我们要看,华人选票历来是投反对党的居多,以往的投票结果来看,反对党和执政党的华人票所得约莫7030.%。这个比例不会因为几个大集会有所改变,因为国阵和马华肯定有一定的基本支持者。特别是308大选后政坛一片乱纷纷,使得很多华人顾忌。马华的华人票就算不增加也不会减少。

民联在上次大选所以有那么好的成绩是因为,原本是国阵票仓的印度票反,80%投反对党,城市的马来人,有50%投反对党(根据巫统的估计)虽然如此,国阵还是得到60 个国会多数席位。

上次大选,城市的马来人军警和公务员投反对党,因为被误导认为巫统都是大老板,平民没有得到利益,可是这四年来的情况怎样,首先民联的腐败和贪污不遑多让。

相反的,自从净选联盟和安华发动连串的游行示威以来,每次矛头对准公务员和军警,指责他们野蛮,滥权,贪污。董总叶新田和净选联盟的示威行动,不但不会争取到更多马来选票,反而会激起他们的反感,毕竟,大马是个和平安乐的国家。

民联主导的几个大集会大游行,以及董总和绿色运动有的参与者的言行能够得到马来选民军警和公务员的认同吗?肯定不会。尤其是董总一连召开三个大集会,态度迫人,在马来人群众里面,简直是一群大汉沙文主义者。所以,上次投反对党的马来票印度票,至少有一部份回流国阵,民联以为这些大集会大游行,大力攻击公务员和警察可以捞到更多的选票,那是大错了。

两大集会种族效应大不同 华裔过度热诚巫裔冷眼看


(郑杰评述)
在过去的周末,大马迎来两场大型的集会,即1125华教和平请愿大集会及“苦行反对莱纳斯”绿色环保大集会。中文报章以头条新闻的方式热烈报导。

从两大集会看来,华教和平请愿大集会是从华文教育出发,华裔占多数,无可厚非;然而,从“苦行反对莱纳斯”绿色环保大集会的势头看来,非华裔只不过占其中的少数。就算是人群中看到非华裔也好,那可说是民联死忠支持者而已,绝非像华裔般,在无政党背景下,以反对莱纳斯为其出席集会的动机。

依据集会的人群,课题在中文报章的震撼力,还有华基政党应付乏力下,看来华社还是保留了那一股强劲的反风,马华和民政党前景堪忧。当然,华人愤怒情绪的高峰期可能已过,就算再吵再闹都好,华社对国阵的支持率,也不会再往下跌。

相反地,那些比较倾向民联的中立者,却有可能因此重新评估国家的局势及两大阵营的执政表现。正如台湾星云大师所说的,不要有太多的社会资源消耗在斗争,因为这将削弱国力。过多的示威是否会影响国家经济,这是华社深思的问题。

我国是一个多元种族的国家,老调所唱的文化、信仰和生活方式不同之外,其实所接收的资讯,也全然不同。对于课题的看待,也呈现出两极化的反应。

莱纳斯稀土厂的建设是最为明显的例子。马来族群对环保的认同感,并没有如华人那么地强烈,而且马来人信任政府所提出的数据,证明稀土厂只要在安全措施严厉执行下,不会有问题;不过,对于华社,对政府的信任度绝不会比马来人高,更不会相信政府提出的数据。因为如此,华社在过去50多年来,都生活在“杯弓蛇影”中。

两场大集会,显见华人反风极强,但马来社群却保持一贯的“冷静”。至于两场属于华社的大集会,会对摇摆不定的马来选票带来怎样的影响?这要视乎巫统在玩弄“种族课题”上,发挥多少的效用。

过桥费恐高过第一桥

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置疑国阵联邦政府是否计划把槟城第二大桥的过桥费,制定在比9令吉40仙更高的价位呢?

林冠英发文告说,工程部长周一在国会书面回答中只有是说明,等到第二大桥整个工程在2013年9月竣工后,当局将会公布有关的过桥费。

“在这之前,国阵联邦政府曾说明,第二大桥的过桥费已定在9令吉40仙。

“这也意味着,届时槟城第一大桥过桥费,也将从原有的7令吉,涨至9令吉40仙,因为若第二大 桥的过桥费高于第一大桥,人民就不会使用新的第二大桥了。若是两座大桥的收费是一样的话,大桥使用者依然会倾向选择使用第一大桥,因为第二大桥全长 23.5公里,比第一大桥的13公里更长及更消耗汽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