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把AES描为榨干​血汗钱 民联议员以偏概全乱大​局

(董佳燕评述)交通部部长江作汉在国会为2013年财政预算案委员会进行部门总结时,遭民联议员以自动执法系统(AES)课题围剿。

伊党波各先那区国会议员玛夫兹指控获得AES合约的承包公司(Beta Tegap)“未卜先知”,早在2004年,在内阁对推行自动执法系统做出讨论前便向公司委员会申请商业注册,列明公司的业务性质,为政府自动执法系统提供一条龙服务,囊括从设计丶供应丶整合丶安装丶测式及操作整个自动执法系统。

而另一间获得AES合约的公司(ATES)则是在获政府颁发自动执法系统合约后,于2009年2月12日成立。

民联议员在部长总结时不断抛问题与作出质询,违反议会常规,被副议长和议长齐声阻止。因此,江作汉拒绝回应并强调一切按照书面答复。

江作汉较后披露,据其所知,交通部早在2003年便生出落实自动执法系统概念,后来于2006年内阁会议中议决并在2007年公开招标。江作汉也强调反贪污委员会在评估招标工程期间曾参与审阅自动执法系统的示范,确保参与投标公司的品质。

江作汉是在2008年才出任交通部长,对AES前因不甚了解可以谅解。

再者,江作汉出席国会总结交通部门预算案事宜,而非前来为AES做出解释。鉴于民联所质询的所需资料根本不在其总结之内,教他如何能如数家珍般一一详细回应。

同时,获颁公司的背景细节和股东资料并不在作为交通部长的江作汉了解范围之内,股东资料更非公开招标的考量范畴。

民联议员抓紧这个时机,失惊无神抛出这类考究根源的问题,部长失神无从回应是预料之事。

民联质疑被点名的“先行者”公司都是未卜先知将得到AES工程承包计划,暗喻承包商名单早被内定,为的就是合理化AES合约颁发涉及朋党舞弊的指控。

只要江作汉无法对所有质疑作出解答,民联就可以继续渲染并假定AES是一个利惠朋党的计划,不会去谈减少车祸率的事实。

这也就是为何,民联至今仍然向公众“洗脑”说,AES是政府要“榨干”穷人血汗钱的计划,批判自动执法系统无阻违规和减低交通意外率。

AES实施至今,相关地段交通违规状况骤减70%;数据正在说话,民联不想正视好的一面,专挑软的吃。

努鲁起诉《前锋报》诽谤

人民公正党班底谷区国会议员努鲁依莎今日在高庭起诉《马来西亚前锋报》诽谤,指该出版社扭曲她所发表的“宗教自由”言论。

努鲁依莎通过代表律师哈尼巴迈丁向该报社索赔;她索取未指定数额的普通、惩戒性损失及严重损害赔偿。

努鲁依莎告诉媒体,她已针对本身的有关言论致函雪兰莪州苏丹,表达了向殿下作出解释的意愿。

苏丹殿下对努鲁依莎在上个月举行的一项研讨会上,发表有关言论感到遗憾。

努鲁依莎因有关言论遭受来自各界猛烈的抨击,但她之后于11月5日,在面子书上否认本身支持叛教。

卖地商用非建公共设施

适耕庄区州议员黄瑞林继日前指雪州24片政府地,在国阵执政期间“贱卖”予国阵成员党后,今日再举证指这些地段并非用作设立民众礼堂或幼稚园,并指巫统领袖撒谎。

“我有文件证明位于适耕庄区及丹绒加弄区,各有一片地段作为商业用途,并没有民众礼堂或幼儿园。”

黄瑞林今天在雪州立法议会午休时联合民联州议员召开记者会,驳斥国阵轰埠区州议员阿都苏谷周三指国阵成员党没霸占地段,反之善用土地建立公共设施,包括幼儿园和民众会所。

州政府绝不妥协

他说,位于适耕庄区其中一地段占地874平方米,目前已兴建一排5间3层楼的商业单位,每间单位售价约100万令吉。

“至于丹绒加弄区的地段占地4370平方米,身为地主的巫统丹绒加弄区部已把土地转售给一家私人公司。”

他质问阿都苏谷,所谓的民众礼堂及幼儿园在哪里,并宣称他持有一些文件,可证明“有人说谎”。

“州政府绝不会妥协,将通过县属及土地局委员会研究,同时为这24片地段估价,一旦有进一步行动,将对外公布。”

刘天球:公务局不可干预 雪政府有绝对权力委市长

雪兰莪州政府宣称,基于中央政府与雪州公务员调职条例存有灰色地带,若双方持续无法达致共识,州政府将迫得考虑公开招聘合格者出任地方议会主席或市长职。

掌管地方政府事务行政议员雪州刘天球强调,虽然公共服务局有权处理人选,但无权决定职位。

“根据1976年地方政府法令第10条文,州政府有绝对权力委任及决定市长人选,以及市长任期,中央政府及公共服务局无权干预。”

刘天球今早在雪州立法议会总结2013年雪州财政预算案辩论时,针对雪州八打灵再也市长拿督罗斯兰被调职一事这么说。

加影区州议员李成金建议州政府通过合约方式,雇用合格者出任县市议会主席,避免雪州公务员调职屡屡出问题。

刘天球指该建议可行,州政府有权这么做。

“若县市议会主席人选问题继续僵持,州政府不排除考虑90年代的做法,莎阿南升格为市政厅时已开了先例,由州议员或国会议员出任市长。”

尽管如此,他强调,州政府暂时不会这么做,反之,尝试通过洽商解决问题。

待罗斯兰回国定夺

他说,雪州及中央公共服务局早前讨论此事,不过由于被调职的士拉央市议会主席罗斯兰目前在麦加朝圣,双方未作出最后定夺。

“需要等待罗斯兰回国后再作决定。”

他说,州政府已致函公共服务局要求厘清调职时援引的条文,再视情况定夺是否通过法律途径解决罗斯兰调职问题。

指大臣维护刘天球失职 莫哈末依沙促2人辞职

刘天球总结时,国阵峇东加里区州议员莫哈末依沙频频打岔,雪州大臣丹斯里卡立出手解围,引起莫哈末依沙不满。

莫哈末依沙较后在记者会上抨击刘天球掌管地方政府常务委员会,没有妥善解决问题,有失职之嫌,卡立则维护办事不力的同僚,两人都应引咎辞职。

刘天球回应,莫哈末依沙是因为对其答案不满意而打岔,因此他没必要辞职。

避免秘书调职不快经验 提早鉴定市会主席人选

雪州大臣丹斯里卡立表明,尽管地方政府法令赋权大臣委任市长或县市议会主席,但法令其实存有灰色地带。

“在原有制度下,被委任或调职的官员将受影响,陷入左右为难的处境。”

他说,昔日因雪州秘书调职一事曾引起不愉快事件,最近士拉央市议会主席在24小时内调职,也显示调职机制出问题。

“州政府会从中吸取经验及纠正问题,以便公共服务局在调动人手前,提早鉴定人选。”

关丹快捷通拟划一收费

即将于下月1日正式投入运作的关丹快捷通(RAPID KUANTAN),可能采取划一收费制度(flat rate),收费介于1至3令吉之间。

当局未公布最后的收费率,初步估计,每趟行程收费介于1至3令吉。

消息称,即将开跑的3路线,如在20公里车程内,车费将一律相同,而超过所规定车程则另一收费。

不过,国家基建公司巴士组主任祖哈里说,政府其实已决定所采取的车费制度,惟将由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SPAD)于12月1日前作出公布。

他是今日出席关丹快捷通巴士司机培训结业礼后,在记者会上如是指出。

出席嘉宾包括人力资源部副部长拿督玛芝娜。

取消往机场路线

他指出,在关丹快捷通未启动前,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与关丹德士及巴士业者举行交流会,获得德士业者的同意,唯一开出的条件是取消往机场的巴士路线,达至双赢。

另一方面,人力资源部副部长拿督玛芝娜说,通过国家技职标准规范(NOSS),所培训的司机除了掌握驾驶技术,同时强调软性技术如卓越的服务文化、紧急救护训练等,成为一名诚实及有责任感的司机。

共63名关丹快捷通巴士司机接受培训,秉持安全第一及舒适等原则,将为乘客提供优质服务。

首阶段开跑的3路线,共32辆巴士投入运作;预计在明年7月的第二阶段,将增加至少2路线,以及增至60辆巴士投入运作。

德士司机忧失客源

随着关丹快捷通即将于下月1日开跑,商家抱观望态度、愁了关丹县793名注册德士司机,乘客或流失至少70%。

在首阶段,关丹快捷通先试跑3路线,即马慕长巴站往甘孟社区学院、英迪拉马哥达2往直落尖布辣至玛慕车站、以及从玛慕长巴站路线往法庭大厦至士满慕区技术学院,共32辆巴士启用。

关丹注册德士及租车公会秘书哈米丁预测,在关丹快捷通投入服务后,在竞争激烈下,德士行业将严重受挫,可能仅可保留住30%市场蛋糕的乘客量,司机收入因此可能锐减70%。

热门路线被“占”———关丹德士司机●阿都拉欣

关丹快捷通首阶段川行市中心的路线为热门路线,如通往直落尖布辣,就是旅客及市民景点朝圣区,一旦快捷通正式启动,这块潜质蛋糕无疑将被“占据”。

德士行业将面临严峻考验,可能将流失70%现有的乘客量,收入骤减。退而求其次,为了求存,德士司机被迫将另辟路线。

惠及上班族旅客———玛慕长巴车站便利店业者●黄先生

关丹快捷通启用有利于在市中心工作的人士,可以减低他们交通费负担。同时,也有利于旅客,自得 其乐的川行关丹市,甚至直达旅游景点。当然,我们也冀望在该公共交通启动后,可以带来新旺象,借着骤增的人潮,引来商机。不过,一切有待关丹快捷通正式开 跑后,才能知晓所带来的连锁效应。然而,有利必有弊,即德士司机将在同行竞争激烈下,面临乘客流失的困境,顾客群更受到局限。

总站前放告示牌——关丹巴刹档口祥记档主●何世松

要到了关丹快捷通真正开跑后,才能知晓其发酵的效应,或带动商机之类等。

我建议在巴士总站前置放显眼的告示牌,避免混淆感,同时方便乘客及旅客等。

带来人潮拓商机——关丹巴刹小食中心业者●陈镁财

如果关丹快捷通川行路线遍布各角落,则可带来人潮,目前因仍然为正式启动,惟有观望中。

峇南居民反对建水坝

峇南水坝课题继续延烧!日前在西马参与绿色游行的峇南保护行动委员会成员特地赶返美里召集峇南内陆居民,反驳峇南人同意建水坝言论,重申不协调索赔及反对到底!

主席菲力爪今早在社运份子约翰峇拉和多鲁斯加旦陪同下召开新闻发佈会,同时也召集近30名峇南内陆居民,除了说明绿色游行进展,也表态反对建峇南水坝的立场保持不变。

菲力爪说,德朗乌山区州议员丹尼斯奥日前在英文报章上发表峇南人民已接受建峇南水坝的言论是一派胡言,而砂国民内陆居民民协会会长阿布峇卡指峇南人除了同意建水坝,如今也等待砌商赔偿也不是实情。

他表示,由于人民代议士和社区领袖在英文报章上发表不实言论,宣称峇南人民接受峇南水坝计划,这与他之前走访峇南多个甘榜长屋瞭解到当地人民反对建水坝的实际情况不符合。

“有关人民代议士也指有32间长屋及1万人口受水坝计划影响,我想知道他如何获取有关资料,之前峇南国会议员拿督耶谷沙岸指有26座长屋和约2万人口受建水坝影响,将面对家园被淹水问题。”

菲力爪指出,峇南保护行动委员会成员与峇南内陆人民坚决反对建峇南水坝,也不会像阿布峇卡所言般会与政府谈判商讨土地赔偿金。

“砂拉越有峇贡水坝已足够,峇南人不需要建峇南水坝,他们需要的是基本设施,包括像古晋、美里般良好的道路及学校拥有齐全设备。”

他也说,峇南水坝的兴建不会惠及乡民,政府筑路只是通往水坝工地,并没有在峇南内陆地区兴建完善的道路。

“我们担心一旦水坝建成,峇南内陆居民传统习俗将随祖传地消失。”

此外,他强调,不是所有内陆居民都是砂内陆居民协会的会员,因此会长阿布峇卡不能代表所有峇南内陆人民发言。

林吉祥26日会见苦行者

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团长陆兆福表示,行动党非常支持百里苦行反公害运动,每天皆有国州议员参与苦行。

该党领袖马六甲市区国会议员沈同钦、马六甲巴樟区州议员林敬贤、林州汝来区州议员叶耀荣及全国副组织秘书伍薪荣今早也随着大队从文冬热水湖步行至武吉丁宜,路程大约19公里。

他表示,每天都会有不同的行动党国州议员参与苦行,反对关丹莱纳斯稀土厂操作。

周日赴独立广场打气

陆兆福今午在武吉丁宜126餐馆享用午餐后召开记者会。

他指出,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将于11月26日(星期一)早上8时前往独立广场会见百里苦行反公害大队召集人兼绿色盛会主席黃德及其他苦行者。

他鼓励行动党领袖及党员于11月25日(星期日)下午4时前往独立广场为苦行者打气。

“这是我国历史上第一次路程如此遥远的苦行,之前的社会运动也有苦行,但没有这么长。”

另外,陆兆福也对稀土原料已经静悄悄运抵大马,而且过程非常机密感到遗憾,他表示,这说明政府完全包庇莱纳斯。

赞助住宿支持苦行者———文冬发展华小工委会主席●陈亚斯

我本来计划安排400多位苦行者在武吉丁宜华小礼堂休息及夜宿,但基于敏感问题,因此安排他们在武吉丁宜夏日饭店。

苦行者为了下一代不惜长途跋涉300公里至吉隆坡独立广场,精神可嘉。

我与其他数名热心人士非常感动,特別赞助午餐、晚餐以及住宿。

李政贤:未出示营运执照 莱纳斯或抵触条例

关丹社青团团长李政贤表示,到目前为止,关丹莱纳斯稀土厂并未出示它的临时营运执照让人民过目,因此稀土原料悄悄运抵大马,没有人知道它是否已抵触临时营运执照条例。

他指出,苦行今日已进入第9天,但是没有任何官员发表意见。

稀土原料登陆是否获准证

拯救大马委员会主席陈文德促原子能执照局公开交代,稀土原料抵达关丹码头是否已获得准证。

他也质问后者,既然都已经批准临时营运执照予莱纳斯公司,为何运输稀土原料不公开搬运。

他是于今午在关丹董联会出席记者会时,这么指出。

陈文德说,至今为止,莱纳斯依然没有任何处置其含有放射性废料的安全方案,而且该会已获得澳洲方面证实,不可能将莱纳斯废料运回澳洲。

“因此,莱纳斯将原料悄悄运入国内的做法,是不应被容许的。”

促警方解释为何护航

同时,针对动员警力全程护送稀土原料至位于格宾的稀土提炼厂之事,他也促请警方交代,是基于什么条件,在未受任何可能的放射性原料威胁的保护下漏夜为莱纳斯护航。

“昨晚在关丹码头出现声称挺莱纳斯的摩托车党,甚至还对在场者有行动以及言语上的‘动粗’,警方也应该负起责任调查此事。”

他说,若警方没有后续行动,该会不排除针对其展开法律行动。

拯救大马委会申请两司法审核

陈文德说,该会下周在关丹高庭,将会有两项暂缓申请冻结莱纳斯临时营运准证的司法审核案件。

他说,这两项司法审核申请,包括由他本人以及关丹居民等5人,以及另9名关丹居民兵分两路入禀关丹高庭,提出暂缓解冻莱纳斯稀土厂的临时营运执照。

另外,关丹高庭将在本月29日审理莱纳斯公司起诉拯救大马委员会主席陈文德等六造诽谤的案件。

星云大师告诫勿削弱国力 做好自己一半莫消灭一半


(张良评述)佛光山开山宗长星云大师访马,语重心长劝勉大马社会,不要有太多的社会资源消耗在斗争,因为这将削弱国力。

星云大师翻开大马报章一看,单是一场反对教育大蓝图集会,华社内部就耗尽心机恶斗,大集会的斗争对象似乎不在教育部,不在单元教育政策,而在华团本身,华社本身的异议者。

星云大师将于11月24日在沙亚南体育馆,举行「大马好,三皈五戒,暨为 社会大众,祈愿祝祷」活动,这是国内佛教界期待的一场万人大集会,次日则是1125反对《2013-2015年教育发展大蓝图初步报告》和平请愿大会;而从关丹出发的绿色集会组织也会在25日抵达独立广场这个终点。

两场人民斗争的方式,选择突出斗争的战斗力,董总及绿色盛会的态度已摆明不再信任政府。在这种先入为主的偏见下,政府的任何承诺已经是多余,唯有换掉政府,才有“可能”达成斗争目标。

董总一意孤行结合行动党举办集会与教育部抗衡,放弃协商谈判,分裂华团与教育组织,危害华社团结、国民团结,不但削弱华社凝聚力,也削弱国家竞争力。

不认同董总采取激进方式,在教育大蓝图仍处于草拟阶段即迫不及待示威抗议的其他华团,本来就具有主权决定本身的策略,及发表不同的意见。但却被“排除异己”及被“非友即敌”的二分法恶斗心态归纳为势不两立的敌人。

例如,槟州16华团把发表“异议”的华团扭曲为“歪曲董总原意”者。槟威华校董联会主席许明海把持异议华团抹黑为“破坏华教”者。本是同根生,却无法容纳异议的同胞,不但放弃游说争取异议者的认同,甚至诬蔑其余华团。

这种思维显示,为华教护航的目标已经失焦,变成捍卫神圣不可评议的“董总”,为董总造神,而非聚焦结合异议,殊途同归为华教前途谋福利。

星云大师谆谆善诱指出,这个社会每个人都要做主导,各党派各有主张,但就应该同中存异异中求同,不必把自己对立,也不要搞对立。只要合作,就皆大欢喜,那是最好。

大师说,他看这个社会,是一半一半的,好的一半,坏的一半,男人一半,女人一半,只要尽量把自己一半做好,让善的一半比坏的一半多一点,那世界就会更美好。

大马政坛的一半一半就反其道而行,这一半非把另一半消灭不可;这一半不专注做好自己这一半,却耗尽心机突出另一半的缺点,结果也没办法让善的一半比坏的一半多一点,充其量只达到“我们没你这么坏”的效果,整体上大家都在比烂,也没有好事可以抵消坏事。

 

捐助文化节反悔要求退款 唐南发郑云城无耻到极点


(林文彪评述)
唐南发及郑云城这两位所谓的“自由时评人”,自认可以自由批评他人,却没有尊重他人自由结社与表达异议的胸襟。这两人最近以为自己捐了点钱给钱给马六甲文化节作为活动经费,就以为可以入侵主办单位的主权,左右文化节的言论与的结社自由。

报载唐南发及郑云城以“节目安排上的失误,导致文化节留下了难以磨灭的污点”为理由,致函作为第29届全国华人文化节承办单位的马六甲中华大会堂,要求退回他们捐给文化节作为活动经费的款项。

唐南发和郑云城在信中表示不满11月16日文化节开幕时,华总会长丹斯里方天兴的致词内容谈到“向政府提意见非反政府”的言论,并不能接受由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主持开幕礼。

两人也强调,他们当初同意捐款给文化节,是因为欣赏甲华堂新作风,不过,由于对节目安排不满,现在要求退款,改捐给绿色苦行活动。

唐南发及郑云城捐给文化节的款项即使高居榜首,比首相署破款的30万令吉翻几番,就自认可以左右文化节开幕人选及开幕人讲词内容吗?

华总会长丹斯里方天兴的致词内容,主办单位既然没有异议,唐南发及郑云城凭什么资格如此轻浮地发飚,来抬高自己的身份?

唐南发及郑云城藉此宣示否决文化节的贡献及不屑与异议者为伍,并暗喻文化节变质,除了搞破坏,打击文化节,能反映他俩的中华文化涵养吗?

唐南发及郑云城对主办当局节目安排不满,除了可自由表达不满的权力,也只能怪自己一开始就有眼无珠。任何人捐款都会事先掂量,事后吹毛求疵要求退还捐款,简直不可理喻。

要求退还捐款事件,也反应一些自诩“自由”、“客观”与“中立”的时评人,向来坐井观天,不但与社会脱节,言论欠缺实践性,经不起挑战与考验。

“退捐”事件曝光后,马六甲中华大会堂面书发布声明,接获郑云城的短讯:『我和南发再商量了,就不退捐了,当我们接受甲华堂的解释吧!』。甲华堂、华堂青与文化节工委会也宣布一切就此打住,不再做任何回应。

唐南发及郑云城饱逞沽名钓誉之欲,打击文化节后,也自知理亏而紧急刹车,发个短讯决定不退捐。但却没有收回对主办当局所作的“节目安排上的失误,导致文化节留下了难以磨灭的污点”指责所造成的伤害道歉。显然是在受到社会压力之下,勉强以极不礼貌与轻浮的语气,不甘愿地说:“当我们接受甲华堂的解释吧”。

唐南发及郑云城吸取这次出丑的经验后,应引以为鉴。今后欲捐款华团前,应先向有关团体设下条件,索求不准邀请首相及华总会长演讲的保证书,同时义务为他们认同的开幕人撰写演讲稿,才符合他们的议程。

此外,全国其他华团也应借鉴甲华堂面对伪知识分子刁难的经验,以后收取唐南发及郑云城的五分一毛捐款前,要先讲明Non-refundable,以免事后胡闹八卦。

唐南发及郑云城的“退捐”表演,也让大马其他评论人蒙羞。盲目崇拜什么名嘴的听众与读者,真是不经一事、不长一智。大家终于看到唐南发及郑云城严以待人宽以律己,言行不一的劣根性,以为自己的言举高风亮节,全民应奉为圭皋,然而,这种文化界败行,真是礼义廉独缺一字,无耻.

伊党得意忘形要独领风​骚 哈迪野心打乱民联布城​路


(张新采评述)欲拒还迎的哈迪阿旺现在已经开始做着入主布城的美梦了。可是,得意忘形的伊党和哈迪阿旺若坚持这个立场,或会打乱民联要执政中央的计划。

哈迪阿旺要成为首相,条件是民联必须赢得大选,而且伊党需是最大政党。308大选,伊党只赢23席,比行动党的28席和公正党的31席都少。

3党的议席数目应该不会有太大差距,任何一个政党都无法单独执政。若根据赢得议席最多的政党,其领袖将成为首相的原则,伊党除非能赢得60席,才有机会一党独大,否则,公正党和行动党加起来的总和,肯定比伊党还要多。伊党有什么条件争取哈迪阿旺当首相呢?

上届大选竞选67席的伊党,乐观的估计下届大选若能赢得35席,就已经不错了,要如伊党妇女组所说要夺下60席,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除非伊党能够获得行动党鼓动华裔选民的支持。

一直来,大家都认为民联的首相人选是安华。许多人也是因为这样才支持民联,但如今杀出一个程咬金后,原本支持民联的非穆斯林和中庸的穆斯林,是否会改变主意,有待观察。

不少民联支持者已经在网上留言,若民联的首相人选是哈迪阿旺,他们就会和民联划清界线。也有网民形容,伊党要哈迪阿旺出任首相,等同是向国阵领袖献礼,因为民联已经未战先乱。

民联尚未成功执政,就已经为首相人选争执不休,证明这个同床异梦的联盟,只想到争权夺利。伊党态度之嚣张,让许多人反感,因为民联似乎觉得他们一定可以在下届大选执政。

安华还是哈迪阿旺出任首相,其实只是民联自己讲自己爽而已。民联过于高估自己,没有把选民放在眼里,最终将会自食其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