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世界最深最长矿洞

关丹市议会主席拿督祖基菲宣布,林明锡矿隧道将于明年1月1日正式开放,民众终于可前往这世界最深最长的矿洞展开探索之旅,从中了解锡矿场曾经辉煌的历史,亲身体验矿工的工作情况。

他说,剩下来的一个月时间,该会将着手处理员工培训、纪念品商店以及最后提升工程检查等事宜后,就可在明年将锡矿场开放予民众以及游客参观。

他是于今日出席关丹市议会创新周活动开幕仪式后,如是指出。

“我们创新周活动的闭幕仪式也将会在30日(星期五)晚上8时在林明锡矿场进行。”

至于入门票方面,祖基菲指出,或将考虑为林明当地居民提供折扣价。

“外地来的游客,每名成人一律收费30令吉、小孩则25令吉;而本地游客则收费成人每人20令吉以及小孩15令吉。”

320公里长700公尺深

全长320公里的隧道、以及700公尺深的林明锡矿场将重新开放,游客可亲睹世界最深以及最长的矿洞,料将成为林明首屈一指的矿洞景点。

有关锡矿场也获得中央政府拨款800万令吉作为提升经费;游客除了可参观并在矿洞内行走了解其辉煌事迹,同时也在矿洞内亲身尝试淘洗锡米的过程。

无惧丹州政府规定

由于不畏惧吉兰丹伊斯兰党州政府“男女分开坐”、“亮灯”等回教政策,加上看中丹州市场,营运商准备在KBMALL设立戏院。

据悉,虽然有关投资者仍未就设立戏院计划做出最后定夺,但KB MALL管理层有信心,这项计划将成功落。

营运商看好市场

目前,KB MALL正在扩建,当中就包括了电影院设施。

经理许锡星受《南洋商报》询问时说,这之前,KB MALL管理层向外州的戏院营运商接洽,虽然尚未达成协议,但戏院营运商皆看好丹州的市场,准备进军丹州。

他说,实际上,这些营运商非常了解丹州的情况,也了解到市议会定下的苛刻条件,不过营运商还是觉得丹州是可以开发的市场,毕竟丹州没有任何的娱乐,只要戏院有一定的高水准条件,还是可吸引民众的。

他表示,该广场目前扩建的楼层主要供戏院及电脑城用途,戏院备有8个屏幕。至于电脑城,则是将楼下的所有电脑及手提电话商店,皆集中在楼上。

他说,该广场主要提供空间及间隔戏院房间,内部设备皆由戏院营运商负责。

明年开斋节竣工

他说,整个工程于今年9月底动工,估计可在明年开斋节时期完工。他们早前提呈给哥打峇鲁市议会的图测,也已表明会扩建戏院,并且已获市议会批准。

许锡星:建戏院合时宜

许锡星认为,时代变迁,建设戏院是符合时宜的。

据了解,丹州已逾15年没有戏院,原有的传统戏院皆因生意没起色而纷纷结束营业;因此,戏院的“重返”,尤其现代化戏院,对于丹州人民而言,将是一项大好消息。

15年来,虽然全国各地的戏院在转型后欣欣向荣,但由于丹州实施各类条例,包括必须拥有足够的灯光、未婚男女必须分开坐,除非是已婚或兄妹关系,同时所放映的电影也必须符合回教教义,许多投资者裹足不前。

但随着投资者的心态有了改变后,睽违多年的戏院,可能在明年就会与丹州人民见面。

据悉,除KBMALL将设有戏院,敦蓉新市镇即将兴建的多元商业大厦也同样设有戏院。

稀土厂为邻出事怎么办

稀土原料已经运抵,莱纳斯稀土厂即将投入运作,其邻近聚集地巴洛及遮拉丁居民的心情不同,多数的遮拉丁居民对此深感恐慌,一些巴洛居民则处之泰然。

莱纳斯工厂位于格宾,距离巴洛只有5公里,距离遮拉丁则约8公里。

毗邻巴洛与遮拉丁

巴洛是个小渔村,大多数居民是巫裔,主要是靠捕鱼为生。

由于巴洛渔夫都是用小渔船捕鱼,因此,多属近海渔业,盛产新鲜鱼只。

遮拉丁是关丹海边著名旅游胜地,有数十家酒店、度假村及民宿,许多居民主要是依靠旅游业为生,经营海滩用品店、小吃店及饮食店等。

莱纳斯工厂一旦运作,若产生任何环境问题,首当其冲的将是只有数公里之遥的巴洛和遮拉丁。

地理位置上,格宾的河流和巴洛及遮拉丁的支流都有交汇,流向南中国海,倘若稀土废水处理不当,或将会污染地下水源和河流,流向大海。

届时,沿海而居的巴洛及遮拉丁居民,无论是生计、健康将会受到最大的影响。

由于巴洛与遮拉丁最靠近莱纳斯工厂,稀土提炼过程中若有事故,最先遭殃的也是巴洛与遮拉丁居民。

莱纳斯将运作 居民有喜有忧

据了解,莱纳斯的100余箱货柜稀土原料已经于本月25日抵达关丹码头,并已经运输至莱纳斯稀土厂,莱纳斯因而近期内将开始提炼稀土。

遮拉丁居民已经开始感到忧心忡忡,恐会对当地旅游业造成影响,游客不敢再到靠近莱纳斯稀土厂的遮拉丁旅游。

他们也担心,稀土提炼过程将对健康造成影响等问题,情况恶劣的话,或考虑搬迁。

但一些受访的巴洛居民则认为,稀土会不会导致健康受损,一切有关辐射等问题都是“危言耸听”,因此,对稀土原料运送到莱纳斯,及有关工厂即将投入运作之事,处之泰然。

他们认为莱纳斯提供当地人就业机会,也给他们带来捕鱼之外的另外一个生计。

支持者心声

外人顾虑太多———巴洛村长

既然法庭都已经裁决莱纳斯可以运作,这已经是最后的决定。我本身接受莱纳斯,因为它提供巴洛居民就业机会。

其他不愿名字见报的居民表示,外地人太多顾虑,巴洛人住在靠近格宾有好处,除了可在格宾其他工厂工作,也能够在莱纳斯稀土厂工作。

提供就业机会———巴洛居民●阿里

莱纳斯提供巴洛居民就业机会,莱纳斯工厂里面的员工,巴洛居民就占了30%。

既然莱纳斯提供当地人民就业机会,我们应该支持它的建设,为巴洛带来发展。

反对者心声

要做好坏打算———遮拉丁金沙滩迷你市场老板●杨世广

我们所能够做的抗议行动都已经做了,可是政府还是让莱纳斯开厂,甚至稀土原料也已经运抵。

我们要做好心理准备,遮拉丁旅游业或会受到影响,游客可能听到莱纳斯靠近遮拉丁,可能不敢前来度假。

届时,我们连讨生活都成问题,若果真如此,我们就打算搬迁。

担心游客却步———遮拉丁海边纪念品老板●马兹

稀土原料运来关丹码头当晚,我已经接到消息,从海边望去运船。我很担心遮拉丁旅游胜地因莱纳斯而让游客却步。

穿绿衣反稀土——游客●邬莉琳

我知道莱纳斯即将投入运作,趁还没有运作之前,从关丹到遮拉丁游玩。

我与孩子连旅游都身穿绿衣,就是要坚持反稀土。

忧影响观光业———遮拉丁萤火虫观光业者●哈费斯

稀土原料已经运输至莱纳斯,意味着莱纳斯即将投入运作。

萤火虫有如我的“孩子”,因此担心遭稀土辐射影响萤火虫生态,继而绝迹,这样,我也不用再从事萤火虫观光业。

村民不知后果———陈文强 摄影爱好者一行人

因为马来报章没有报道,巴洛村民对稀土知识不多,很容易被人“误导”。

一旦受辐射污染,海里的鱼将会大量死亡,届时这些以捕鱼维生的居民,要靠什么讨生活?

巴洛有好几家鲜鱼巴刹,新鲜捕获的鱼只就直接在巴刹售卖。“我相信以后鲜鱼无人问津,毕竟有谁敢吃?”

禁看艾顿庄避免变同性恋 伊党得行动党护航越嚣张


(林文彪评述)
西洋乐坛殿堂级歌手艾顿庄(Elton John)继去年精彩的表演后,将于11月29日晚上8时整再度回到云顶云星剧场! 但伊斯兰党青年团团长扬言,若当局不禁止本周四(29日)晚上在云顶高原云星剧场举行的英国歌手艾顿庄(Elton John)演唱会。该党将展开抗议行动。

伊青年团长纳斯鲁丁哈山指有关演出为社会病态,指为享乐主义(Hedonism),并且强烈反对同性恋艺人。艾顿庄是一名同性恋者,他与一名男子大卫芬尼斯(David Furnish)于2005年于英国伯克郡低调结婚。

艾顿庄去年来马演唱会吸引了6000观众,伊党或认为这些享乐主义者观赏了艾顿庄的演唱会后,隔夜就变成同性恋。因此,要马来西亚隔绝伊党认为不符伊斯兰教义的任何新式文化娱乐表演。

马来西亚艺人协会(Karyawan)主席拿督弗雷迪加以反驳,促伊党提出证据,证明人们观赏艾顿庄演唱会后就变成同性恋的数据。

伊党自308大选后,势力膨胀,也变本加厉把伊斯兰教义延伸到非穆斯林领域,干预其他者宗教信仰者选择休闲文化娱乐的自主权,不断威胁及阻扰外国著名乐团与艺人来马开演唱会。例如,伊党于2008年反对加拿大流行摇滚天后艾微儿(Avril Lavigne)来马献唱以来,指她“太性感”,不符合本地标准。

2009年伊党再发挥其伊斯兰化政策干预文化娱乐表演,反对及恫言抗议丹麦乐团Michael LearnsTo Rock(MLTR)来马开演唱会,指该演唱会在回教徒斋戒月及国庆日期间举行,并不尊重国内回教徒。

伊党还未在彭亨州执政,就不断干预云顶云星剧场的运作,一旦该党主人布城或夺取彭亨州政权,难以想像该党会允许云顶赌场继续经营下去。

伊斯兰党非但在民联执政的吉打、雪兰莪及吉兰丹大肆推广伊斯兰化政策、干预非穆斯林的商业活动与生活方式,也在国阵治理的吉隆坡直辖区抗议美国华丽摇滚型男亚当兰伯特(Adam Lambert)来武吉加里国家体育场演唱,该党也在演唱会场外展开了抗议行动,指责兰伯特的演唱会“宣扬同性恋”。

足见该党根本不理会民联三党是否有一致认同伊斯兰法、伊斯兰政策,更坚决把伊斯兰价值观强加在非穆斯林身上,处处威逼非穆斯林接受伊斯兰生活方式。

行动党为伊党的伊斯兰法及伊刑法背书,为该党护航,加剧伊党推行即所谓的“福利国”,为非穆斯林的文化、娱乐、艺术谋“福利”,过滤掉该党认为违反穆斯林教义的内容,净化马来西亚,净化行动党,然后净化全民,一起过伊斯兰化的生活方式。

邹寿汉胃酸逆流嘲弄教总 华教权益停留在集会叫嚣

(张新采评述)教总、华总和全国校长职工会会见副首相兼教育部长慕尤丁后,达致数项共识,包括保留1年制的中学预备班和检讨建议中的华小四年级的国文课程。

虽然这只是小小的突破,但至少说明政府有聆听华团的声音,并顺应了华社的要求,保留中学预备班。3大华教团体在教育大蓝图最终报告出炉前,以本身专业的意见,向政府和草拟单位直接反映华教的问题,值得给予他们鼓励的掌声。

可是,董总署理主席邹寿汉却对会谈成果嗤之以鼻,还形容这是教育部的缓兵之计,并且对华团代表的谈话持保留态度,因为他说3人只是转述慕尤丁的谈话,加上没有教育部正式文件,因此不能做准。

若不是慕尤丁认同,王超群和方天兴敢在会后转述会谈达成的共识?王叶两人也已经清楚表明,这次会谈只是一个开始,他们未来还会继续通过直接会面的方式,争取把教育大蓝图中所有不利于华教的内容删除。邹寿汉是根据什么逻辑来质疑王叶的讲话。他又凭什么对其他人说三道四?

邹寿汉态度之狂妄,让人感到心寒,因为给人的感觉是,任何没有获得董总祝福的会谈,都是不算数的。办了几场集会后,显然让他和叶新田飘飘然,愈来愈目中无人。

也许,他和叶新田真的以为,只有他们两人才有资格代表华社和政府就华教的问题谈判,看到其他人和政府会谈后取得成果就眼红,并大泼冷水和打压。

问题是,是谁自己关闭了协商之门?是董总自行选择退出解决华教问题的圆桌会议,又拒绝和教育部与草拟教育大蓝图的单位对话。他们有权选择在外喊话和主办集会表达他们的诉求,但他们在搞悲情逞个人英雄主义的同时,也应该尊重其他组织的权利,而不是为了反对而反对。

就像关丹中华独中一样,作为捍卫华教最高机构的董总,从关中获得批文开始,不是协助关中向政府周旋解决问题,反而是打压没有跟随他们激进方式的华团,支持关中的个人和组织,在叶邹口中都变成傻瓜。

他们发表吁请一些华团领袖停止误导和欺骗华社和人民的言论,不仅污辱华团领袖,特别是彭亭州华团领袖。让人不禁要问:他们到底居心何在?难道关中永远不能办起来,是他们想到看到的结局?继续在外叫嚣会比沟通和会谈的方式还有效

PKHKC 丘光耀突然​哑掉 不敢对伊党欺压华裔开​呛


(张良评述)丹州伊斯兰党政府鬼鬼祟祟取缔非穆斯林美发院,干预非穆斯林男女混合式(Unisex)美发院作业事件,让行动党如哑巴吃黄连,无法向华社交代、更无力为丹州华社出头,处于挨打状态,那些平时耀武扬威的林冠英、倪可敏、陆兆福、黄伟益、郭素沁、张念群、潘俭伟等等新青年,行动党的新星新希望,在伊斯兰党的淫威之下,变得无望绝望,一片凄风苦雨。

除了硕果仅存的一个卡巴星勇敢指责禁令违宪,也促请丹州美发院业者挑战禁令之外,已经被伊斯兰党骗到怕的林吉祥不得不施展鸵鸟政策,忍辱偷生,能逃就逃,能躲就躲。

在敌对党排山倒海的攻击之下,文告大王张念群销声匿迹,记者会大王林立迎闭门修心养性,就连天不怕、地不怕,到处向华社代表行动党保护华社权益的行动党超人丘光耀,成名曲PKHKC即时结舌告哑,一句话也不敢碰伊斯兰党。

在丹州华裔美发院被伊斯兰政策打压、电影院要开灯放映超人电影及唐山大兄、伊党抗议埃尔顿约翰云顶演唱会的一连串全国华社最为关注重大事件上,丘光耀却躲在面子书纪念其偶像李小龙72岁的生日,用口水救华社的臭口超人,连伊斯兰党也不敢得罪,谴责一声也没胆。怎样去代表行动党捍卫华社,免受伊斯兰党侵蚀权益?

行动党在极无可奈何之下,笨手笨脚弄出一个什么丹丶登事务主任的伍薪荣来发文告:『敦促丹州政府废除“过时”条例,并以更符合民情的条例取而代之。

林冠英派出一个无名小卒发文告,也要如此低声下气窝囊地『敦促』伊斯兰党,连谴责、非议、警告的语气也得收藏在裤裆下面,低声下气『敦促』主子废除“过时”条例,这就是行动党能为你华社付出的最大努力了。发个文告就这样交差。

针对丹州行政议员达基尤丁捍卫伊党美发院条例的胡言乱语,伍薪荣说“我们将通过适当管道致函丹州大臣聂阿兹及民联最高领道层表达不满。

“行动党的适当管道就是致函聂阿兹罢了?致函聂阿兹也必须强调是“适当管道”?除此之外,其他方式皆不适当管道?

林冠英及林吉祥不是说行动党与伊斯兰党平起平坐的吗?国际之间平起平坐的国家领导人,有重要事故需要紧急商量,不是摇个电话即时沟通商讨的吗?

行动党领袖要飞去见聂阿兹很难吗?聂阿兹的大恩人陆兆福只要摇个电话,聂阿兹能不赶紧接听回报大恩大德吗?

『通过适当管道致函丹州大臣』就是行动党能为非穆斯林做的最大功德,真是无奇不有,写信给伊斯兰党大臣也要符合所谓的『适当管道』才能致函。

行动党全国领袖的舌头都打结了,再向她施压逼供,吐出口来的,顶多就是梦呓般语焉不详的废话了。

丹回教法不扩至非教徒

针对吉兰丹州政府取缔理发院,伊党主席哈迪阿旺今天发文告,强调丹州政府不会把回教法律扩大至非回教徒身上。

伊党副主席沙拉胡丁今天在国会走廊宣读哈迪的文告。

文告说,丹州政府修改该州1993年回教刑事法令(Penggubalan Enakmen Jenayah Syariah(II)Kelantan1993),并没有实施于非回教徒身上,是最好证明。

“伊斯兰党非常重视丹州政府取缔理发院对非回教徒造成困扰。但与此同时,州政府也必须履行人民委托的责任,即保障回教良好价值观。

“伊党相信发廊事件基于上述原因发生。”

他说,伊党总部已知会丹州政府,说明已作好准备考虑非回教徒团体提出的建议,以鉴定最佳方法,在捍卫非回教徒自由的前提下解决这项课题。

伊党总部也欢迎丹州政府的开明态度,并承诺将以协商方式解决任何课题。

丹伊党支持者盼大臣通融

吉兰丹伊斯兰党支持者组织今日移交一份建议书予吉兰丹州务大臣拿督聂阿兹,希望非回教徒经营的理发店不受现有的条例约束。

该组织的顾问利永坤表示,他是在面子书获悉哥市KB Mall购物广场美发店业者谢翠兰的遭遇后,他会见后者了解事件的来龙去脉。

“华裔女理发师为一名华裔男性顾客剪发后被罚款。我跟她拿了传票后,就准备要见州务大臣。”

此事的当事人都是非回教徒,他希望大臣给予通融。

他告诉大臣,今天的理发店模式有很大差异,店面都设在购物广场或霸级市场里,经营方式都很公开。为加强说服力,他拍摄有关理发店的照片,联同新闻剪报要交给大臣,他和几名州行政议员交流后,也得到相当正面的反应。

严格管束性别调侃和隐喻 国会修条文议员必须自律


(董佳燕评述)过去在国会这个神圣殿堂出现的种种性别歧视言论以及调侃性隐喻,伤尽国内女性的心。

议会常规第36(4)条文的修改,将在往后的日子里,让国会议员管好自己张嘴。

2007年时,两位巫统议员邦莫达和莫哈末赛益为国会大厦漏水议题与行动党议员爆发舌战,较后更牵扯有“小辣椒”之称的华都牙也国会议员冯宝君,指冯宝君“每个月都在漏”。

“月漏论”因暗喻女性月经,与大厦漏水相比拟,被指严重羞辱女性。捅娄子二人组在时任妇女部长莎丽扎的陪同下,向全国女性作公开道歉平息风波。

以猥琐言辞羞辱女性的政治人物,往往政治生命将面对终结。受影响最深者莫过于马华籍的蔡崇继。

1999年大选,马华委派时任士布爹区会主席蔡崇继上阵士布爹国会选区,对垒当时还是行动党新兵的郭素沁。原本在行动党“睡觉议员”廖金华被撤掉的情况下,马华占有绝对优势。

蔡崇继在演讲场合发表一则“站蹲论”挪揄郭素沁女性身份必须蹲着小解,男人只需站着。蔡崇继的言论使选情急转直下,激怒了许多女性选民,失去大量妇女票而败北,多数票竟高达5200票。

随后,蔡崇继便被马华送进冷藏库,无法再见天日。

蔡崇继曾在2008年受访时向党中央公开喊话“求饶”,认为“站蹲论”已惩罚他十年,希望党能够解冻让其再战郭素沁。2004年,马华换上士布爹区会副主席陈元虎出战该区国席,怎料多数票距离竟拉开1万2895张之遥,使士布爹国席自此成为“马华男将禁区”。

上届大选马华打出女将牌,派遣马华女青年主任周紫琳硬撼郭素沁以挽回先前因“站蹲论”流失的女性选票,却在区会杯葛助选的情况下让郭素沁渔人得利,创下3万6000张多数票的传奇历史。

来届大选,据悉马华中央属意马华女青年署理主任王晓亭对垒郭素沁,不过由于“站蹲论”每逢大选必遭重提,负面影响深远的情况底下,王晓亭战情并不乐观。

蔡崇继发表“站蹲论”,使他至今与国会殿堂入门票绝缘。也令马华在士布爹选区未战先处下风。显然地,“站蹲论”造就了郭素沁。

议员们虽可仗恃免控权在国会内乱说一通,过后耸耸肩不当一回事,却往往对外边选情制造不利因素。国会此次修改议会常规,对议员发表野蛮和不礼貌言论设立限制,除了是要消除性别歧视推进两性互重,女性选票支持度也是当中深重的考量。

避谈槟州经济成长猛下跌 林冠英把未来投资算今年


(陈治平评述)如果副财政部长林祥才不说,没有人会察觉原来槟州的国内生产总值(GDP)竟在2012年的首9个月急降至差强人意的1.8% 。槟州政府的经济表现比起2008年所达致的5%国内生产总值,有天渊之别。他认为林冠英应该在经济领域加强表现,改善经济,并坦诚告知槟州人民有关经济境况。

以林冠英凭着一张嘴打天下,好勇好斗的性格,那里会让林祥才占口头上的便宜;他即刻反驳林祥才将数据政治化,声称槟州经济“负”成长的说法,不符合实际情况。

林冠英自2008年上任槟州首席部长以来,就一直夸夸其谈的炫耀槟州在民联政府的治理下,成功的将该州的经济发展蓬勃起来,达致前所未有的成长。他于去年就宣称,以槟城州占全国总人口的6%,却成功在2010年为国家吸引海外直接投资额(FDI)的36%,沾沾自喜。

他除了为本身的领导和槟州民联政府涂脂抹粉一番,在宣扬“猫”(CAT)政策的成功当儿,也顺便揶揄国阵前朝政府的种种不力。他曾因为槟州在2010年以122亿名列国家总投资额的榜首,远远抛离其他州属而自鸣得意。

然而,林冠英的忘形,让他更加勤于调侃和诬蔑前朝政府,不务正业地有事没事都拿前朝政府来作为体材,数落一番,以掩饰本身的无能。政治伎俩玩多了,越迷惑得了众人,他就愈加上瘾,穷以宣传,就疏于朝政。由于长期勤于政治宣传,打击政敌,忽略了踏实的政务,槟州经济陷入衰退的局 面,他还懵然不知。

林冠英以一贯作风,即刻发表文告加以反驳。他反指控国阵未列入两家跨国公司在槟州的投资。他在文告中指出,“同一天,德国国际跨国公司贝朗(B.Braun)宣布于今年开始,将在未来的三年在槟州投资17.5亿令吉,而安捷伦科技(Agilent)明年也将在槟城投资2亿美元。

他质疑,这2跨国公司宣布是否有反映在国阵的数据中。他的质疑,却令人对其会计学术背景感到怀疑。林冠英发表如此言论只有两种可能,他不是不晓得会计的原理,就是企图以政治伎俩来模糊混淆人民的视线。

任何稍微有会计知识的人都知道,德国公司在11月24日的宣布,和槟州首9个月的国内生产总额没有任何关系。而且,这项宣布只提及未来的三年,可能涉及的总投资额,还没有落实的投资项目,又如何能够纳入槟州国内生产总值呢?至于安捷伦科技公司的2亿美元投资,即使成为事实,也只能成为槟州明年的国内生产总额。

林冠英除了以大嘴巴强拗数据的真伪,图掩人耳目,根本没有拿出诚意告诉人民,行动党民联州政府将会如何改善槟州槽糕的经济状况。看来,林冠英和槟州民联政府已经黔驴技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