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曼生车祸1死4伤

金宝5名拉曼学院生因考完试相约到怡保吃夜宵,回程时撞上大道分界堤车子停在路中,尾随的巴士闪避不及撞上,造成1死4伤。

这起事故发生在今晨3时50分,由于拉曼学生的车子停在大道的快速车道,尾随的长途巴士遂撞上轿车尾部,长巴也失控撞向路边山壁侧翻在紧急车道上,巴士内的乘客饱受惊吓与蒙受轻伤。

事故造成一名18岁拉曼学院女生毙命,其他4名拉曼学院男女生受伤入院,另外巴士司机和数名乘客也受轻伤。

巴士乘客饱受惊吓

金宝警区主任黄光顺指出,根据初步调查显示,事发时,肇祸轿车是一辆5名华裔男女生共坐的马赛地,从怡保往南(即往金宝方向)前进,路经肇祸地点时突然失控撞向路中的分界堤。

他说,出事后,一辆正在右车道行驶的长途巴士在闪避不及的情况下,撞及轿车尾部,继而失控撞向路边山壁,侧翻在紧急车道上。

他指出,死者是年龄18岁的拉曼学院女生蔡育凌,在金宝拉曼学院选修酒店课程,家住在双溪古月新村。

长巴乘客:轿车超车肇祸

长巴乘客阿斯拉(21岁,学生)受记者询及时说,自己坐在巴士内的最前位置,目击整个意外过程。

他说,相信疑肇事轿车是超车的情况下撞及路中的分界堤,长巴为了要闪避撞向山壁。

他指出,巴士乘客约有30人,受轻伤者有三四人,包括司机。

伤者车上大睡不知车祸 警方:刘伟杰驾车

拉曼生1死4伤意外,究竟谁是司机,开始时竟然“语焉不详”没有答案。

据了解,由于警方开始时没有说明谁是司机,而除了不幸身亡的蔡育凌外,其余伤者又声称一上车后就倒头大睡,完全不知道车祸如何发生,而惹人心生疑窦,究竟谁是司机?

据悉,虽然媒体有向各伤者查问司机是谁,但众人语焉不详;后来媒体向警方消息查证,才指事发时是由男伤者刘伟杰负责驾车。

据各伤者所说,一行五人是昨晚9时左右乘车往怡保,凌晨2时才踏上归途。

他们上车就睡着,苏醒时已被人救出移至大道旁的草地,过后送往医院救治。

坐在司机旁的何桂莲也不清楚车祸如何发生,只是透露他们昨晚9时左右从金宝出发到怡保吃夜宵,返回金宝途中,她与其他伤者一样,甫上车就倒头沉睡。

谢乐贤说,事发当时,他人坐在后左边,人因睡着了而不清楚车祸如何发生,醒来时已获救及移出车外。

李文良坐在后排中间座,他说也不清楚事发经过,当他从梦中惊醒,发现自己已躺在大道旁的草地。

至于另一名伤者刘伟杰没有向媒体发言,因此尚无法证实事发时是由他开车。

母亲哭喊女儿回家

死者的母亲黎霜容(48岁)接获女儿不幸的噩耗后,在数名亲友的陪同下,赶往金宝医院太平间,办理女儿领尸手续。

无法接受噩耗的她在太平间嚎啕大哭,众人皆黯然神伤。

她不断的重复哭喊着“女儿,不要睡了,要回家,回家了!”。

父亲:育凌乖巧漂亮

蔡俊财(50岁、罗里司机)今早赶到金宝警察局向记者指出,失事的女儿是家中幼女,向来乖巧、有分寸、长得最漂亮。

他说,育凌昨晚与友人到怡保聚餐和看电影,在回家之前,也曾短讯及致电与母亲黎霜容联络。

“当时妻子没有留意女儿的来电及短讯,直至今日清晨的6时许,接到女儿意外的噩耗,一时难以接受。”

他指出,育凌在金宝拉曼学院攻读酒店管理课程,星期一至四住在金宝,星期五才回到双溪古月,星期天才送她回到金宝。

死伤者名单

姓名 年龄 家乡 就读科系
谢乐贤(伤)20岁 安顺 大港商业管理系第2年
李文良(伤)21岁 太平 商业管理系第3年
刘伟杰(伤)20岁 怡保 商业管理系第2年
何桂莲(伤)20岁 江沙 商业管理系第3年
蔡育凌(死)18岁 双溪古月 酒店课程

拿不出证据须跳湖

绿色盛会宣传主任李健聪挑战彭亨州务大臣拿督斯里安南耶谷,如果后者拿不出“绿色盛会苦行者全程未及200米”的证据,就必须跳入关丹佳乐来公园的湖内。

他说,安南耶谷早前透露,他有线人参与绿色盛会苦行,该线人通风报信指苦行者全程步行的距离未及200米,大部分的路程都是以车代步。

“安南耶谷说,苦行者是表演给民众看,是一群‘骗人的垃圾’。”

他针对这项指控指出,苦行者因长距离的行走,不惜身体被晒伤,脚起水泡,身上晒伤的痕迹都是参与苦行的证据。

他今午连同12名苦行者,在关丹佳乐来公园召开新闻发布会。

28人完成苦行

“如安南耶谷能找出证据证明苦行者仅是‘逢场作戏’,没有步行到独立广场,我与一群苦行者将跳入关丹佳乐来公园的湖内;相反的,如安南耶谷无法为他的控诉出示证据,他必须在跳入彭亨河前,先跳入这个湖。”

他透露,这次的绿色盛会苦行中,共有28名参与人士完成苦行,获得他们所发出的证书,所以他可保证完成苦行的人士绝对行走超过200米。

他狠批安南耶谷仅相信所谓“间谍”的片面之词,就对苦行者作一连串的指控。

安南耶谷昨日出席关丹快捷巴士推介礼后,受访时指出,百里苦行反公害队伍没有从关丹一步步走到吉隆坡,而是途中乘车、到餐馆用餐,引起苦行者的不满。

安南以割耳跳河做为赌​注 马华文冬必胜否则应关​门

梁敬义评述)彭亨州务大臣安南耶谷恼羞成怒,对关丹莱纳斯提炼稀土和劳勿山埃冶金受到连串民众运动的抗争,扬言国阵仍能夺关丹议席,而由廖中莱坐镇的文冬议席也稳如泰山,若是输掉了,他将割掉耳朵然后跳河谢罪。

安南发出豪言壮语,在国阵与民联对峙得旗鼓相当时,这种语气既傲熳也刺耳。但他的自信也有一定的根据。2008年的反风炽热,廖中莱在文冬国席竞逐,以25134票当选,其对手公正党的G波努沙米得票12585,多数票高达12594

2004年国阵辉煌时期,廖中莱对垒行动党的阿武巴卡勒拜苏汀, 得票27144, 对手获10305, 以庞大的多数票距离16829, 让对手难以招架。不过,政治没有永恒不变,来届大选是否仍然能保持这种优势,就要看看选民如何看待武吉甘满的採金计划。

安南如此信心满满,只因他深深觉得,即使反对之势风起云涌,那只是反对党居中造势,当前的绿化也只是外州人搞三搞四,关丹和文冬人民并不热衷於这类把戏。他甚至揭露,绿色盛会最近从关丹到吉隆坡的300里苦行摆姿作状,他安排的"间谍"回报,当没人看见时,苦行队以车代步,蒙骗群众。

根据这种情况,安南认为目前以环保名义的运动震撼不了国阵的根基。他甚至说,如果文冬失手,马华也得关门大吉,而他将割耳跳河。

按照目前的走势,人民公正党副主席傅芝雅将重作冯妇出战关丹。傅芝雅经历1999年、2004年两次出征失败以后,在20083月第12届全国大选时,以1826多数票击败马华重量級的国内安全部副部长兼关丹国会议员拿督胡亚桥。傅芝雅获得18398票,胡亚桥得票16572张。

但是,随着安华领导的公正党声望下跌,国阵要扳回这个彭亨首府关丹,也并非乏力。如果由马华上阵,据知在当地深耕的郑联科有可能披甲上阵。但是,由於申办关丹中华独中的过程中,马华背负着不利的舆论,巫统可能派员与傅芝雅一较高低。

安南以文冬的胜算做为赌注,因为他是文冬辖下一个州议席柏朗埃的州议员。安南以这个地盘建立州务大臣的地位。他掌握文冬的民情甚详,因此才胸有成竹撂下狠话。

发生在劳勿以山埃冶金的计划,现任旅游部长黄燕燕多年来主要受行动党的攻讦,这也意味着行动党对此议席虎视眈眈。

马华党内有一种建议,黄燕燕如果要保住政途,不妨移师到吉隆坡直辖区的敦拉萨镇另筑巢穴,但黄燕燕坚持在劳勿竞选,自认可以再度蝉联,理据与安南一样,山埃淘金课题纵然火热,那只是反对党制造的议题,对劳勿居民而言并不是什么大事,而不以为意的选民才是决定国席谁属的真正老板。

江雪霞: 政治应走入民间

马华甲州妇女组主席江雪霞指出,她绝对认同马华的方针,不过,她认为政治应该走入民间,因而出席“百里苦行反公害”行动。

江雪霞受询时说,当天正巧民主行动党领袖也有出席该活动,双方因此握手问好。

她对于甲首长拿督斯里莫哈末阿里发表不民主的言论表示惊奇,因为反对党领袖也是我国的领袖,也是朋友。

“为什么反对党这么关心莱纳斯稀土课题,为何身为执政党的我们不能出席,我们应该与人民站在同一阵线。”

她说,邱培栋也是关心人民,难道马华就不关心人民?难道国阵的立场就认同莱纳斯稀土的建设?

江雪霞是因为日前出席“百里苦行反公害”行动与反对党领袖握手合照再掀风波,并遭到甲首长及蔡细历的非议。

发表“森林论”侮辱女性

国阵峇东加里区州议员莫哈末依沙因在雪州议会内发表侮辱女性的“森林论”,今遭雪州议会通过动议,扣除1000令吉州议员津贴。

他是首位在州议会内发表侮辱女性言论而被扣除津贴的议员。

莫哈末依沙在动议通过后更情绪激动,数度打断议长邓章钦的谈话,要求平反,不断高喊这项动议不公平,接着在屡劝不听的情况下遭到消音。“这个决定对我太不公平了。”

没意图羞辱黄洁冰

莫哈末依沙要求平反不果后,连同一众雪州反对党议员愤而离席,他在议会厅外召开记者会,强调本身所说“照顾好自己的森林”

言论并不具有性意味,也没有违法任何议会常规,更没有意图羞辱武吉兰樟州议员黄洁冰。

愤愤不平的莫哈末依沙在动议辩论期间说,本身发表“照顾好自己的森林”的用意是促请黄洁冰不要忘记照顾目前仍居住在白沙罗柏兰岭原住民,而非一众议员所诠释的具性意味的意思。

依沙认为是众议员过分诠释其言论,本身依据议会常规行事,而常规并无规定什么字眼足以构成性意味和侮辱。“倘若我所发表的言论有任何构成误解和伤害女性感受的成分,我愿道歉收回言论。”

愿意收回言论及道歉

雪州议会原本动议扣除莫哈末依沙5000令吉的津贴,过后莫哈末依沙表示愿意收回言论及道歉,扣除的款额才从5000变1000令吉。

梳邦再也州议员杨巧双表示,莫哈末依沙愿意收回言论和道歉,她支持修改动议把原本扣除5000令吉的津贴减至1000令吉。

在此课题上,金钱的数额并非重要,而是要让人民代议士明白本身的责任,切勿发表任何有辱女性的言论。

她说,虽然莫哈末依沙多次反驳“森林论”,并指没“其他的意思”。

“根据我的雪兰莪电视的记录显示,对方在发表有关言论后更发出嘲笑,因此有必要借此动议表达雪州议会未来不能允许这类言论再次出现。”

颜贝倪:提供两性课程

这项动议是由万挠区州议员颜贝倪所提呈,获得大多数民联州议员支持。

颜贝倪也呼吁,除了扣除莫哈末依沙的津贴,也必须提供两性课程和正式向雪州行政议员黄洁冰道歉。

她坦承,在性侮辱的言论上不仅是女性,男性议员也会成为受害者,因此,一众议员今后必须慎言,同时谨记本身为人民代议士的责任。

雪反对党领袖:过分诠释

雪州反对党领袖沙甸在记者会上说,在此课题上,莫哈末依沙并无意图侮辱黄洁冰,是议会厅内众议员的自我诠释才会演变出这项课题。

他们对这项课题感到不解,同时认为若莫哈末依沙真的有错,众议员不会同意修改动议将原本5000令吉减至1000令吉。

“这项动议并不公平,为什么他们要认为‘保护自己森林’是具备侮辱和性意味?我想这是他们过分诠释的关系。”

林冠英尚不知危族之恨事 昧着良知隔州犹唱月亮好


(
张新采评述) 建立伊斯兰神权国,是伊斯兰党的斗争最终目标,伊党领袖也从来没有隐瞒这个事实,并已经通过本身执政的吉兰丹和吉打州落实伊斯兰化政策,严重影响两州非穆斯林的日常生活。

继哥打峇鲁市议会严格执行禁止女性理髮师为男性顾客理髮的条例后,亚罗士打市政厅也表示,若接到州政府指示,也会这样做。

亚罗士打市长末诺阿末说,儘管一再引起非穆斯林非议,但市政厅将按照计划,继续根据情况逐渐执行广告牌新指南,包括规定穆斯林女模特儿需戴头巾。

换言之,只要有机会,伊党不会放弃落实伊斯兰化政策,甚至是伊斯兰刑事法。现在伊党已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一旦民联入主布城,这个目标就可以实现了。届时,行动党要阻止也已经米已成饭。

明明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伊党领袖也公开地讲不会放弃他们最终斗争目标,行动党还要继续自欺欺人,误导华社,一直替伊党说好话,并说伊党领袖已经保証,伊斯兰法不会实施在非穆斯林身上。

可是,林冠英难道不知道,伊党最高的决策权不是党主席,而是长老会主席。这意味着哈迪阿旺名义是上党主席,但他还是要听聂阿兹的话。就像这次丹州理髮院风波,最终是否要保持现状或作出调整,是先由州长老会讨论和决定,然后再交回州行政议会核准。

林冠英力挺伊党的另一个理由是伊党在「阿拉」字眼的课题上,允许圣经使用「阿拉」字眼,认为伊党比巫统开明,因此对哥打峇鲁女性理髮师为男性服务接到哥打峇鲁市议会的罚单,非穆斯林的权益被侵蚀的情况,可以轻描淡写。

这到底是什麽逻辑?他似乎是告诉华社,只要允许圣经使用「阿拉」的字眼,伊党实施的伊斯兰化政策即使影响非穆斯林的日常生活也不要紧。

看林冠英一直不遗馀力地为伊党辩护,情况正如民政党署理主席郑可扬所揶揄般,「古代有: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现代竟有:冠英不知丹民恨,隔州犹唱月亮好。」这也难怪,因为林冠英眼中只有布城,只是,一旦月亮在布城上空挂起时,被他误导并支持伊党的华社届时会变成什麽情况,这是非穆斯林必须深思的问题。

若输文冬国席马华须收档

彭亨州务大臣拿督斯里安南耶谷今日抛下狠话,如果马华在来届大选输掉文冬区国会议席,马华可收拾包袱走人,而他也会切掉耳朵跳河。

他今日出席关丹快捷巴士推介礼后,回应民联是否会在莱纳斯课题上占优势时说,马华是彭亨的指标,如果马华在文冬选区输掉,那马华就必须“收档”;相反的,行动党输掉,他们也要关门大吉。

行动党会输

他说:“我有十足信心国阵将会在文冬胜出,行动党会输,甚至是行动党秘书长兼槟州首长林冠英亲自来此区竞选,他也一样会输。

“如果马华输掉文冬国会议席,我就切掉耳朵,然后跳进彭亨河。”

关丹居民后日 可免费搭快捷通

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指出,关丹快捷通(Rapid Kuantan)服务将惠及当地50万名居民,乘客可在下周一(3日)获免费搭车优惠。

他说,这是另一个“一个马来西亚,以民为本,绩效为先”的产品服务,同时也是国阵政府兑现另一个向人民许下的承诺。

首阶段开跑3路线

“仅在两个月(宣布后)的时间内,快捷巴士服务已实现,关丹快捷通在首阶段开跑3条路线。”

纳吉今日在吉隆坡世贸中心推介关丹快捷通后,向媒体发表谈话。出席者包括副首相丹斯里慕尤丁以及彭亨州务大臣拿督斯里安南耶谷。

关丹经过多时没有城市巴士服务的情况后,首相在2013年财政预算案宣布,关丹快捷通将于12月1日开始投入服务。

同时,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主席丹斯里赛哈密说,在20公里以内的路程,每趟车费为2令吉,超过20公里的路线收费为4令吉,将在明年1月才开跑。

新闻背景:梁金福或挑战廖中莱

卫生部长兼马华署理总会长拿督斯里廖中莱自1999年起便出任文冬国会议员。

他在3‧08大选中大吹反风情况下,仍能以1万2549张多数票挫败公正党对手波努三美,保住议席。

不过,来届大选或将由行动党上阵文冬国席。

1986年至2008年的7届大选及补选,行动党曾五度出战文冬国席,即1986年、1989年(补选)、1990年、1995年及2004年,只有1999年及2008年由公正党上阵。

因此,行动党来届大选重新出战文冬的机会颇高,其中又以彭亨州直凉州议员梁金福,在来届大选弃州攻国,前来文冬国席挑战廖中莱呼声最高。

文冬国会选区选民结构
华裔:2万6835人(46.6%)
巫裔:2万4224人(42.1%)
印裔:5303人(9.2%)
其他:1210人(2.1%)

未想过槟建赌场

尽管兴建赌场可吸引更多游客,不过,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却不认为这是一项“好主意”。

他说,赌场将带来更多社会问题,他因此无意在槟城打造赌场。

“你们(媒体)可以去查查新加坡赌场设立后的社会影响。我从未想过要在槟城建赌场。”

林冠英出席第7届亚太生态旅游论坛时,针对记者的询问作答。

此外,他较早前致词说,槟州旅业表现排名第三,仅次于吉隆坡和彭亨,并指这是因为彭亨有赌场,任何州属建赌场,都会吸引旅客。

须靠私人界推动旅业发展

林冠英说,政府可提供设施予旅游业领域,但是,仍需私人界参与及致力打造,才能推动旅业发展。

他大力推荐木蔻山的“阴阳湖”(海水及淡水混合性湖泊),指全亚洲只有两个这类湖泊。

据了解,全世界只有16个“阴阳湖”,亚洲则只有槟城及澳洲有此自然景象。

共有超过150名来自世界各国的旅业代表出席这项活动,出席者包括旅游部副部长拿督占达沃、掌管槟州旅游委员会的行政议员罗兴强及大马旅游同业协会(MATTA)主席拿督莫哈末卡立。

占达沃:莱纳斯不影响彭旅业

旅游部副部长拿督占达沃表示,尽管网上出现很多关于莱纳斯对环境带来的影响,但是有关课题并不会令彭亨的旅业下跌。

他说,莱纳斯的课题关键在于如何处理稀土废料,以及稀土里的辐射量对人体健康的影响,不过,其实根据政府各单位早前提供的研究报告显示,稀土的辐射量其实并不多。

“莱纳斯课题绝对不会对彭亨的旅业造成负面影响。

“旅游业的成绩是看各单位如何以配套方式来宣传推动的,不是因为这个课题。”

他是在出席第7届亚太生态旅游论坛,被记者询及有关问题时,如此说到。

更担心废料处理不当

较早前,他指出,彭亨在我国旅业表现排名第二,仅居次于吉隆坡,槟城则第三。

占达沃说,论及废料处理对旅业的影响,他更担心邻国的废料处理不当影响了浮罗交怡及槟城的海域。

“很多人都说槟城的海水很脏,浮罗交怡也一样受到影响。”

他说,目前各单位正积极解决有关问题,好尽快将两地海域的清澈度提升至A级水平。

共有超过150个来自世界各国的旅业代表出席今次活动,出席的尚包括槟州首长林冠英、掌管槟州旅游委员会的罗兴强行政议员,以及大马旅游同业协会(MATTA)主席拿督莫哈末卡立。

较早前,卡立也向呼吁占达沃严加看紧旅游执照的发放,限制外国业者大举进入我国营业。

他指出,旅游部应该制定更加明确且严禁的条例。

前警察一哥翻脸清算内长 慕沙造势让民联拢络加盟


(张良评述)
退休两年的前全国警察总长丹斯里慕沙哈山不堪寂寞,随着前全国刑事调查总监拿督弗兹于今年5月20日正式加入伊斯兰党后,这位曾被指和黑帮老大“齐齐捞世界”的警队一哥,传闻将成为民联的首任总警长。

今年4月间,公正党国会议员西华拉沙公开一份慕沙哈山前随扈的法定宣誓书,指控慕沙哈山的确与黑社会有关系,并呼吁设立调查庭调查此事。但慕沙自認在任內严厉打黑,才会被指责被黑帮收买。

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据说已经命令该党总秘书赛夫丁招揽慕沙哈山,避免再度被伊斯兰党抢去风头。赛夫丁受媒体询问时不置可否大耍太极。令人关注慕沙哈山与安华是否已经达致台底交易,以民联中央政府第一任总警长职诱惑慕沙哈山加盟公正党。

慕沙是安华第一次被控肛交案的调查警官,安华于2008年7月1日,针对“黑眼圈”事件,指控起诉人慕沙哈山及总检察长丹斯里阿都干尼,涉嫌在1998至1999年,在处理他被扣期间遭殴打事件,涉嫌滥权及捏造证据等行为报案。慕沙哈山就安华的指责,在2008年7月21日入禀高庭,起诉对方诽谤。但今年10月中,慕沙哈山莫名其妙地撤销有关案诉讼,当时江湖盛传他会加盟伊斯兰党,但他极力否认。

今年7月间,慕沙哈山挺身驳斥犯罪率已下降之说,他指责政府隐瞒治安败坏的实情,并声称犯罪率正在上升,而且公众安全问题已经到了“令人担忧的地步"。

慕沙哈山服务警界40年,他于2006年出任全国总警长,并在2010年9月任期届满后,被指因与希山慕丁不合而未获续约。积怨已久的慕沙哈山,日前再度发飙。批评现任全国总警长依斯迈奥马一味只是做好先生,放任政治人物插手警队事务。并重提“内政部插手警务”指责,并罕见的直接点名内政部长希山慕丁干预警务。

随着前警队第三号人物已经加盟伊党,短期内又再有前警队一哥作风形同反对党、对政府左右开弓挞伐,被视为公开帮组民联站台拉票。传闻安华有意拉拢加盟后,一些民联基层怀疑是否国阵木马屠城之计,对慕沙哈山突如其来的善意,有所保留。

即使民联成功夺取布城政权后,慕沙哈山受委民联总警长,也不意外。慕沙临近大选出招一箭三雕,除了报一箭之仇,并为自己早前被指勾结黑帮的指责洗底,还可以咸鱼翻生再当总警长。

安华只要确保这回能顺利当首相,谁可以帮他排除入主布城的障碍,就是好朋友。正如如英国首相邱吉尔二战时期的一句名言:我们没有永恒的敌人,也没有永恒的朋友,我们的使命就是为我们的“利益”而奋斗。

林冠英奏潮州音乐顾自己 小格局领袖不管他州死活


(林文彪评述)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承认建赌场可吸引更多游客,但表明本身无意在槟州建赌场,以免制造社会问题。谁不知道赌博制造社会问题,但作为一名允许在其统治范围可以合法化赌博活动的政府首长,发表以上片面阐释赌场存在意义言论是不负责任的。

或许林冠英为了讨好伊斯兰党,以伊斯兰党的原则来回应槟州设赌场的问题。然而,对于伊斯兰党来说,其最终目标,就是建立伊斯兰国,这当然包括全面禁赌。伊党任何领袖若强调建赌场会制造社会问题,并无言行上的矛盾,看看伊党在丹州如何禁止博彩业即可得知该党的政治意愿。

但作为推崇世俗国的民主行动党来说,该党向来否认民联一旦入主布城,云顶赌场会被关闭。但行动党秘书长泛泛而谈的赌博制造社会问题论,却足以支持伊党关闭云顶赌场的企图。

如果民联夺取中央政权,而又没有关闭国内的赌场,林冠英该如何解释允许国内特定州属存有“制造社会问题”的赌场,却不允许在槟州设立赌场?

以民为本的民联真能让“制造社会问题”赌场继续为人民“制造社会问题”吗?

林冠英的言论暴露其思想已经被伊斯兰党的“伊斯兰化生活方式”同化,林冠英的赌场“制造社会问题”论表面上正常不过,但若出自一名所谓“全国领袖”之口,民联执政联邦后,要如何合理化“制造社会问题”的云顶赌场的存在?

林冠英为了吹擂其槟州政绩,经常刻意贬低其他州属,来抬高自己的丰功伟绩,就连自己阵营的民联州也不放过。为了替槟州招商,他在新加坡公开贬低及破坏其它州属的名誉,指新山治安烂。下届大选若柔佛落在民联手中,林冠英的槟州岂不平白失去招商的好理由?届时,民联柔州政府如何向林冠英讨回清白?

林冠英要领导行动党配合伊党及公正党抢攻布城,但行动党的领袖却没有宏观视野,公平为所有州属的发展谋福利。林冠英开口闭口只有槟州利益,他只确保槟州不要核电厂,却不是说“大马不要核电厂”。他说槟州不要AES,不要稀土厂,却不管马六甲、彭亨、霹雳那边的行动党怎样去处理这些槟州不要的“公害”?

这回林冠英不要槟州出现“制造社会问题”的赌场,彭亨州行动党能与该党秘书长持有同样立场,说彭亨也不要“制造社会问题”的赌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