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州理发店男女授受不亲 华裔业者受伊斯兰化侵权


(姚秋言评述)很多男人到理发店给女人理发,是非常普遍的事情。但在伊斯兰党执政的吉兰丹,一间由华裔业者经营的理发店自2010年开始营业以来,先后接获11张罚单,其中4张就是因为该店女职员被指违例为男顾客理发。这明显就是歧视女性的行为。

另一间美发院业者则说,过去10年来,粗略估计她经营的多间理发店,加起来收过200张罚单,平均每年收到10张罚单,1个多月就收到1张,非常夸张。

今年1月中旬,一家美发院的东主接获市议会执法人员的口头警告,必须拆掉张贴在店前的女性美发模特儿海报;另外,也有店主因为女店员穿短裙而接到罚单的事件。

在伊斯兰化政策下,丹州政府制定了多项商业营业指南,如穆斯林穿着指南(Tutup Aurat)、超市男女分开付款、商店清洁指南、招牌爪夷文指南等。非穆斯林业者或多或少都会因为抵触有关指南而受到对付。

哥打峇鲁市议会的一份报告毫不客气地指出,理发院、美发院、油站、饮食业或咖啡店和超市是5个“制造问题”的行业,而这些行业的业者和顾客,有大半是非穆斯林。

虽然行动党和伊斯兰党一再告诉华社,伊斯兰化政策不会影响非穆斯林,但这一连串的事件却揭穿了他们的谎言。伊斯兰化政策已经让非穆斯林的权 益受到侵蚀,真不敢想像伊斯兰刑事法落实后的情况,当前的所谓伊斯兰化政策和伊刑法不影响非穆斯 林,完全是自欺欺人的政治谎言。

事实摆在眼前,除了向来反对伊斯兰刑事法的行动党主席卡巴星捍卫丹州非穆斯林的权益,要求他们上法庭挑战市议会的行动之外,其他行动党领袖都噤若寒蝉,继续为伊党为虎作伥,美化伊党欲实行伊刑法的终极目标。

今天的行动党已经丧失了党格与尊严,可以为了政权与官职,睁着眼睛说瞎话。若因为行动党的误导让华社支持伊党,最终落实更多伊斯兰化以及伊刑法,将导致非穆斯林尤其是华裔的权益严重受损,行动党还有什么颜面见江东父老?

首相肃贪有心无力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说,首相纳吉在肃贪工作上有心无力,从我国在各国廉洁指数上的排名节节后退可获印証。

他说,国阵2003年决心肃贪,包括时任首相敦阿都拉至现任首相拿督斯裡纳吉都先后打出肃贪的口号,但结果却越来越差,甚至有可能在2015年让中国超越。

“马来西亚从逾10年前的排名37,掉落到2011年的60名,获得的分数也相当糟糕,证明国阵始终还是摆脱不了贪污的习惯,人民须看清事实和在来届大选作出果断的选择,否则国家将继续因此腐败。”

他揶揄前首相敦阿都拉当时还自喻是包青天,但他在位时没认真肃贪,反而让马来西亚的排行一跌再跌。

林吉祥也是怡保东区国会议员,他昨晚在“全民新展望”晚宴这么指出。

美发店业者勿缴罚款

民主行动党主席加巴星说,丹州哥打峇鲁市议会禁止男女美发院(UNISEX)美发店兼为男女顾客服务,接获传票的业者不要缴付罚款,并可上法庭挑战其不合法。

他说,虽然丹州政府强调不会把回教教义强加在非回教徒身上,女性美发师为男性美发而被罚的事件却发生了,这使到民众担心一旦回教刑事法实施后也会强加到非回教徒身上。

他今日在槟岛市议员哈宾达星陪同下,于亚依淡巴刹一茶室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发表谈话。

他指出,由部长、行政议员、地方政府通过的条例在法律上是属于最低形式的条文,比起州政府或国会通过和制定的高形式条令或条款为低。

他说,虽然伊斯兰党指女性美发师为男性服务的条例不会延伸到非回教徒女性,不过哥打峇鲁市议会已向非回教徒女性实施以上禁令。

加巴星强调,上述禁令已经引起非回教徒广泛关注,担心回教刑事法在推行后也同样会实施到非回教徒身上。

“因此,我吁请那些接到传票的美发店业主不要缴交罚款,以便把事件带上法庭。”

他吁请伊斯兰党领导层关注此事件,因为此种作法是苛刻的。同时,他促请伊斯兰党领导层关注勿在全国大选即将来临之际制造课题让国阵有机会利用作为攻击课题。

他重申,伊斯兰党领导层应该尽速对此事件采取应对措施。

于墨斋促莱士雅丁辞职

沙巴州副首长拿督于墨斋砲轰新闻、通讯及文化部长拿督斯里莱士雅丁表现不力,再次促请后者辞职。

他说,他对莱士雅丁无法解决人民要求开放自由安装卫星天线,及无法达至该部设定沙巴州今年宽频渗透率须达50%目标表现感到失望,并认为如后者无法胜任该职,就应让他人取代。

“我已就要求开放自由安装卫星天线的课题,以口头及书面向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反映,而首相也已同意加以探讨,相信首相已向部长传达有关讯息,唯我不知道那位部长做甚么。”

他昨日出席科技与创业博览会记者会上,入时指出。

于墨斋强调,政府不应在鼓励人民汲取知识同时又落实诸多限制,令人民犹如被绑手绑脚,而开放自由安装卫星天线以获取资讯,对面对地理环境因素问题的沙巴及砂拉越尤其重要。

皈依未必吃素拜師父

星雲大師指出,佛教徒皈依后,並不一定是要吃素和拜師父,吃素是個人道德觀念,與皈依的宗教信仰無關。

“皈依也不是拜師父…,皈依是何等隆重儀式,而師父只是見證你皈依佛法僧。”

他今午在弘法大會主持三皈依儀式說,很多人對皈依佛教存有一些疑問,其中包括皈依后是否必須茹素、有何戒律等。

吃素是個人道德觀念

“吃素與皈依沒有關係,吃是自己的道德觀念,而皈依是信仰。”

他說,一些人顧慮皈依了三寶,會受到戒律約束,其實皈依只是信佛教的儀式。”

大師指出,一些人擔心在皈依三寶后,日后若不再信佛教,是否會有會有罪過。

他解釋,人們擁有信仰自由,他們完全由可以自心決定本身的信仰。

“另外一點是,如果我在皈依三寶后,要到很遠地方去,無法到佛光山道場拜拜,那該怎么辦?其實這並沒有問題,佛祖只有一個,寺廟不同,可是信仰是相同的。”

與5戒吻合 讚大馬是受戒國

星雲大師讚揚馬來西亞是個“受戒”的國家,因為大馬的的法律和佛教的五戒吻合,即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不妄語、不飲酒。

他指出,五戒其實和孔夫子提倡仁義禮智信相似,不殺生即是仁、不偷盜為義、不邪淫是禮、不妄語即是信,而不飲酒則是智。

“五戒也是尊重他人表現,不殺生是尊重生命自由、不偷盜則是尊重他人財產自由,不邪淫是對別人的名節、身體、家庭的尊重…”

他也說,佛教徒不應該害怕受戒,因為受戒比不受戒好。

“五戒不容犯,可是五戒也分輕罪和重罪,以不殺生為例,殺人當然是重罪,殺蟑螂、老鼠或蚊子等是輕罪,輕罪可以懺悔。”

然而,他也提醒信眾,如果不知悔改,不斷地重犯輕罪,那么也是不對的。

慈容法師:帶給善信平安快樂

國際佛光會世界總會秘書長慈容法師在說,週六發心前來的弘法大會的善信,得以見證星雲大師親主持三皈五戒儀式,是一項難得的福分。

法師說,星雲大師從台灣到曼谷、新加坡再到馬來西亞弘法,希望能把平安快樂帶給善信。

慈容法師在法會儀式前,給予到場善信說明,並指儀式中的唱誦的經文都會顯示在熒幕中,呼籲善信勿緊張及聽從司儀指示。

“皈依的善信也需要為過去的過錯懺悔,令身心清淨。”

法師也說,週六法會的第2環節,即祈願祝禱會時,善信可點亮或派發的燈,象征聰明、幸福、平安,並把光明帶給社會大眾。

波德申芦骨大水灾

森美兰波德申的芦骨今早凌晨4时暴雨成灾,百余住屋遭积水淹浸,多段公路淹漫成河,交通瘫痪,汽车像潜艇般半浮潜在水面,一些重灾区的水深达10尺,住屋淹浸只露出屋顶,灾情骇人。

有灾民只能还敲破屋内石膏天花板,逃到屋顶避难。

这是该区开埠70年来水灾灾情空前严重的一次,受影响灾区包括芦骨7里村、芦骨宏愿花园及芦骨美堡城。

波德申消拯局人员更动用救生艇到场施援,解救困陷在灾区的无助灾民。

反公害大队今抵独立广场

百里苦行反公害今日迈入倒数第二天,主办单位称获约2000名民众热烈响应,连成2公里的人龙,大队明日下午将抵达独立广场。

雨中漫步前进

今日的苦行队伍人数众多,约2000人身穿绿衣踊跃响应,今早9时左右从林巴花园开始出发,一路上也获得驾驶人士按响车笛响应支持。

苦行者抵达今日的终站美嘉花园(Taman Melewar),养精蓄锐后明日再出发前往独立广场。

虽然今早天公不作美,自早晨6时便开始下起大雨,但苦行大队依然坚持雨中漫步前进,苦行者穿雨衣、撑伞及戴雨帽,一齐为了反公害决心走完路程。

据活动后勤协调员指出,大队在早上大约11时30分抵达鹅麦收费站;随后天气开始转热,众人在下午2时30分左右继续上路。

“虽然一路上有车主按响车笛表示支持,但也有一些路过的驾驶人士讥笑我们愚蠢等等,不过我们依然会继续前进。”

今日参与苦行的领袖,包括公正党副主席兼峇都区国会议员蔡添强、雪州行政议员刘天球、雪州行政 议员黄洁冰、公正党万挠区州议员颜贝倪及来自捍卫苏丹街工委会等人也前来支持。大约下午4时左右,由黄德率领的苦行队伍终于抵达当日的终站,即是美嘉花 园,众人将会在当地的伊斯兰党旧党所留宿后,继续明日的路程。

“净选盟妈妈”送早餐

从森林公园出发前,约150名“净选盟妈妈”携同孩子为苦行者送上亲自烹煮的“爱心早餐”———五谷粥,并向绿色盛会主席黄德献上向日葵,以示祝愿。

黄德说,向日葵代表光明,为了孩子的未来,绝不会向破坏环境者妥协。

黄德经过了第12站,历经沧桑,脸上长满胡渣,看起来苍老了不少,与之前干干净净的样子有天渊之别,但找他拍照的人却比之前多了几倍。

黄德说,他周六在第12站途中休息,到厕所照镜子时,猛然被满脸都是胡渣的样子吓一跳。

在苦行大队中,除了黄德外,潘家耀医生也一样满脸胡渣,但其妻子冯雪萍则不这么认为,还觉得这样才像“真男人”。

黄德:心已在独立广场

黄德受访时指出,因为自己太专注苦行,过去14天来不曾上网及阅读新闻,甚至照镜子,他不会忘记苦行的目的,就是将反公害的坚持传达给公众。

“虽然我人在路上,但我的心已在独立广场了。”他直言,不知道加入苦行的人数有多少,但可以肯定的是每天都有不少人加入。

他也对越来越多人加入苦行感到惊讶,相信大家都希望看见众人团结一致为国家做一些事的场景。

纯政治动机妖魔化莱纳斯 专家认为提炼稀土非公害

请使用常理推断

(菂荟翻译)Bernama前总编辑阿兹曼乌章(Azman Ujang)在《太阳报》上发表言论,表示支持关丹莱纳斯的稀土厂运作。

“11月9日的《前锋报》头条刊登了来自关丹莱纳斯稀土厂的数百名员工因为得知展延已久的稀土厂终于可以开始运作而下跪感恩。当法官宣布驳回三名关丹市民就莱纳斯稀土厂临时营运准证申请的暂缓令时,在高庭外的他们流下了开心的眼泪。”

阿兹曼乌章表示,这些员工也高举写上“不要砸我的饭碗”、“谁来养我的孩子”、“我真的很爱莱纳斯”等等的布条。这些布条上的字眼表现出很强烈的讯息,并且告诉反对莱纳斯人士,他们的指控都是子乌虚有的。

莱纳斯是在经过大马原子能执照局验证之后才获颁发临时营运执照的,国际原子能机构以及其他独立团体也已经前往工地视察,国际原子能机构也是原子能的最高单位。另外,大马理学院(Academy of Sciences Malaysia) 也欢迎高庭的判决,并且表示稀土已经被妖魔化了。”

大马理学院的其中一名科学家阿末依布拉欣(Ahmad Ibrahim)在其《新海峡时报》的专栏中表示,反对莱纳斯运动最有趣的地方就是这些反对人士很多都不是居住在关丹的市民。他指出,大马理学院认为稀土非常有潜质发展绿色经济。

科学家已经发现稀土的使用能够提高能源使用的效率,这是在全球在对抗气候变化的时候的一个重要议程。中国拥有占据全球市场百分之九十七的稀土生产量,这显示了中国大量投资在稀土身上。

阿末依布拉欣表示,未来稀土的需求量将会提升,因为全球正进入高度效率的通讯系统,而现今的通讯工具都具有稀土成分。

打从一开始,著名关丹物理学家Looi Hoong Wah就表示关丹稀土厂将不会有任何辐射性废料的问题。他表示,莱纳斯稀土厂投入运作之后,将会吸引很多外来投资者来马投资,而这项澳洲来马的最大投资也将会为大马生产价值80亿令吉的出口量,这将会提高国内生产总值。

“对这名物理学家而言,这项反对来西斯稀土厂的运动是纯政治性质的,他的话的确有道理,因为站在这项运动最前线的就是来自人民公正党的关丹国会议员傅芝雅,反对党议员一直都希望可以连任议员。”

行动党自创议员绩效指​标 黄伟益以文告次数骗选​民

(姚秋言评述)槟州行动党秘书黄伟益说,槟州火箭的绩效指标是“每名州议员一个月至少要召开3次的记者会兼发表3则文告”。

原来,槟州火箭的州议员只需要在冷气房闭门造车。难怪有人笑称,行动党的议员不需要服务选民,只需要发文告就可以交差了。

以发文告和开记者会作为绩效指标,火箭是第一个。不值得大惊小怪,因为发文告本来就是行动党主要的宣传策略,过去林吉祥几乎每天都有文告,他的儿子林冠英也一样,中文报编辑接林氏父子的文告接到手软。

在当年英巫报章封锁,又没有社交网站的情况下,行动党支持者是靠中文报刊登林氏父子的文告,得到相关信息。林吉祥至今依然感激中文报,毕竟在行动党陷入低谷时,他的文告,中文报几乎是一律采用。

现在,行动党在槟州当家了,发文告的次数有增无减,林冠英,有了官职后不但整天有记者会,还有文告。中文报不能采用不要紧,槟州政府定期出版《珍珠快讯》,对林冠英歌功颂德和狂踩前朝政府。

现在有了社交网站,林氏父子可以通过部落格、面子书和推特等传达他们的看法。林冠英曾大言不惭地说过,行动党不必靠中文报也可以得到华人的支持。

槟州火箭的绩效指标,看似容易实现,但其实不然,毕竟不是每个州议员都有林氏父子,甚至是黄伟益这样的宣传策略,要保持内容言之有物,不是容易的事。若只是滥竽充数,反而弄巧成拙。槟州彭加兰哥打区州议员刘敬亿最近突然频频发文告,就让人啼笑皆非。

其实,州议员做好本份和在选区的服务,并在州议会开会的表现最为实际,不要以为频密开记者会和发文告就可以唬弄选民。选民应该睁开眼睛看清“文告议员”的面目,在来届大选用手中一票狠狠教训他们。

安华求澳洲政府介入选举 民联私通外国丧权辱国!


(张良评述)澳洲外交部长鲍勃‧卡尔(Robert John Carr) 证实,收到国会反对党领袖拿督斯里安华的信,向他反映担心下届大选出现欺诈和腐败,而寻求澳洲介入协助。但是对于他的要求,卡尔强调,澳洲无能为力,他说,马来西亚的选举是马来西亚人民的事,澳洲很难在马来西亚或者其他国家如何选举方面有任何作为。

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至今未否认以上报道,可见做贼心虚。民联若有信心赢取选民的支持,根本无需出卖国家尊严,要求外国势力介入我国的大选。到底安华要澳洲扮演什么角色?安华是否准备在大选民联失利后,发动大型示威,拒绝承认人民选出来的政府,而借助外国亲美势力围堵政府,逼政府把政权交给安华?

澳洲支持美国继续留驻亚太地区,作为平衡中国的主要力量,她不希望看到中国主导地区事务或者影响力得以扩大,与安华的议程不谋而合。澳洲对美国在本地区的存在绝对欢迎,会一如既往地支持美国重返亚太。但同时也不希望推行太过明显的一边倒对美外交政策而影响与中国的经济关系。

澳洲外交部长拒绝安华的要求,是明智的决定。他指出,大马选举如何,我们不能插手,就如大马及其他国家政府,也不能插手介入澳洲的选举一样。而且,澳洲也并非是我国选举的监督当局。

巫统青年团长凯里揶揄反对党领袖拿督斯里安华已穷途末路,迫于寻求外援干预我国选举制度。巫青团也挑战安华列出他致函寻求外国干预大马选举的名单。凯里相信还有许多国家被要求插手干预,幸好我们可从澳洲外长的透露得知此事。

两年前,美国前副总统戈尔(Al Gore)与前副防长兼世行行长沃尔福威茨(Paul Wolfowitz)在美国《华尔街日报》发表联合声明,促请美国政府,为安华申张正义。却被敦马哈迪医生驳斥,指安华是戈尔与沃尔福威茨的好友,若安华被推选为国家领袖,将如美国领袖般,受到人民的谴责。而副首相丹斯里慕尤丁也抨击安华试图借助美国之力,为自己平反是拙作。

澳洲独立参议员尼克斯诺冯曾被安华的邀请来马观察净选盟3.0大集会,尽管民联在上届大选中赢得5州政权,安华甚至欲收买执政党议员于916集体跳槽推翻政府,但却大义凛然,向世界提出民主选举的诉求,要求列强出手干预大马选举,圆其首相梦。这回诡计被拆穿,已无地自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