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积发现700万吨锡藏

时隔大马锡矿业没落将近30年后,文积再度发现锡藏,锡藏量达到700万吨,估计总值7亿7000万美元(约23亿令吉),足可开采长达50年之久。

一个国际采矿集团,3年前在此探出了一座大“锡米山”,创设了文积锡矿场(Manchis Tin Mines),开始挖山采矿。

锡矿场离文积新村大约5公里,坐落在柏当河(Sungai Pertang)谷里。

一位职员向《文冬新媒体》证实,这里的锡矿是连锡带石从山里挖出,因为整座山都是矿藏,是一座不折不扣的锡米山。

《文冬新媒体》引述说,时隔一个半世纪以后,如今又一座“锡米山”横空出世,只不过地点换了彭亨州文积而已,偌大的矿藏好不惊人。

3年前采矿集团入驻

这个国际采矿集团在马来西亚,成立了展望私人有限公司(Access Hope Sdn Bhd),3年前开始在文积展开采锡活动。

展望私人有限公司在英国的母公司,Electrum矿产资源有限公司(Electrum Mining Resources Limited),在网站有详细介绍。

根据该网站,展望私人有限公司于2009年11月30日,在马来西亚注册创立,缴足资本为100万令吉。

展望私人有限公司乃Summer Gate有限公司(Summer Gate Limited)百分之百拥有的子公司,后者则是英国Electrum矿产资源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

Electrum矿产资源有限公司,为德国法兰克福证券交易所的上市公司,其证券代码为“TXK”。

马来西亚半岛共有3大矿区,即西部锡矿区、中部金矿区和东部锡矿区,文积锡矿场正好坐落在东部锡矿区。

无论如何,根据彭亨州地理科学及矿务局所发出的采矿租约,原矿主是来自彭亨州劳勿的Agenda Jitu私人有限公司。

租约的发出日期是2008年8月22日,租出矿地20.27公顷或50英亩,位于文冬柏朗埃的柏当河,租约为期5年,年租2023令吉。

开拓矿场建设初期艰辛

根据Electrum网站,文积锡矿场已探明锡藏量达700万吨,探明金属锡则为3万5000吨,总值7.7亿美元(约23.2亿令吉)。

整个锡矿场估计长约1400公尺,宽50公尺,深100公尺。按照现有锡产量,锡藏量足可开采长达47年之久。除了锡矿,还蕴藏其他矿物,如铜、硫磺等。

开采初期,展望经历了“打江山难”的困境,2011年几乎耗费整年时间,进行勘探与基建工程,加上缺乏电流供应,只能使用发电机发电,以致锡产量低于预期。

电流供应后增效率

无论如何,随着勘探与基建工程的完成,以及获得国能的电流供应,锡矿场已能正常运作,锡产量也已完全达标。

目前,文积锡矿场每月处理1200吨矿石。该公司计划在近期内,Electrum矿产资源有限公司再投资900万令吉,增设一条生产线。

无论如何,与Electrum网站不同的是,年报所估计的文积锡矿场已探明锡藏价值,为3.24亿令吉,保守估计至少可开采20年。

据文积锡矿场一位职员透露,文积锡矿场主要由中企主导运作,3年来已经投资超过千万令吉,包括大部分机器都是从中国引进。

中企共派出6位职员,包括采矿工程师,驻扎在文积锡矿场,另外聘请了20位外劳,没有聘用文积人。

目前只有一条生产线,所采集到的锡矿运往北海马来西亚熔锡厂提炼,再输出国。

文积村长:锡业盛期辟10矿场

文积村长李树仁说,二战前后是文积采锡业的黄金时期,开辟了不下10个锡矿场,华工纷纷涌入采矿。

文积村民耳熟能详的,就有振兴、积宝、永顺、吴虾、张彭、陈庭华等锡矿公司。

当时,文积最主要的锡产地,就是在柏当河谷一带。

1920年代,还出现过一个犹太人锡矿场。

根据李树仁,文积人最大的希望,就是这个“锡米山”的横空出世,能够带动文积锡矿业的复兴,兴旺文积的经济发展。

网友盼丹政府为顾客设想

华裔网友在吉兰丹州行政议员拿督陈升顿的面子书上留言,指美发是一门艺术美学行业,希望州政府站在顾客的立场上设想。

美发是艺术美学行业

有关网友声称,每一位美发师都有他们的个人美发技巧及专长,在生活当中,每一位男女顾客都有一位她们最信赖和了解她们的美发师,无论是男美发师或女美发师,只要是能了解,达到她们的需求,这一位顾客都会经常找回她们本身的专业美发师。

陈升顿承诺尽力争取

他吁请州政府站在顾客的立场设想,若一位女顾客不能够再给她习惯已久的男性美发师设计发型,那她的感觉会是如何,因此希望陈升顿可跟进美发院课题。此外,陈升顿也在面子书上承诺,会尽全力为大家争取到大家所期待的答案,让美发艺术行业能够在丹州合法经营。

今闭门会议聆听华社意见

吉兰丹州行政议员拿督达基尤丁哈山及莫哈末法迪利将于明日(周四)上午10时,与吉兰丹中华大会堂及吉兰丹中华总商会代表,在州政府会议室进行闭门会议,以讨论美发院为异性理发接传要课题。

达基尤丁哈山说,由于在美发院为异性理发接传票课题中,被指已影响了非回教徒的权益,因此州政府将聆听来自华社的意见。

他说,上述两个华团组织,一个是商会组织,另一个是华社最高领导机构,应该可以代表非回教徒。

他说,他们在接见上述两个组织的代表,并聆听他们的意见后,将整理完整报告提呈州行政议会。

龙仕根:不敢据理力争“马华没资格为华商出头

前任马青丹州分团团长龙仕根说,针对美发院接传票课题,马华没有资格为华商出头,因为马华本身党所也挂有爪夷文招牌,表示马华接受不合理的市议会条文,不敢据理力争。

他说,针对爪夷文招牌课题,马华丹州联委会秘书陈永生宣称尊重哥打峇鲁市议会条例。

现在美发院接传票,陈永生却要通过法律途径协助被取缔的业者,令人感觉马华作为一个有规模的政党,却不敢与市议会对抗,让市民去面对市议会,自己则躲在市民后面。

质疑陈永生动机

他今日在记者会上促请美发院业者三思,勿被从政者利用。

他说,陈永生日前在记者会上提及多项市议会不合理条文,包括商业广告须写爪夷文,可见陈永生在维护华裔权益方面后知后觉。

他质疑陈永生何德何能可代表马华出战哥打拉玛州席,华裔选民又如何可放心对他委以重托?

吁伊党修改条文

他提醒伊党州议员勿以回教教义及文化来看待非回教徒的生活习俗,须尽快修改不利华社的条文,更不要辜负民联这几年来为人民作出的努力。

他说,华社对国阵政府彻底绝望,对民联抱有一线希望之际,他不希望这一线希望被伊党毁灭。

他也希望吉兰丹中华大会堂、吉兰丹中华总商会和回声组织尽快解决美发院传票事件,好让业者安心。

回教法不适用在非回教徒身上 黄保俊:竭力争取公平对待

吉兰丹中华大会堂会长黄保俊说,在美发院课题中,丹华堂了解地方政府条规及法令的存在,无论如何,他将尽其能力,在明日与州行政议员拿督达基尤丁会谈上,争取公平对待非回教徒业者。

他认为,回教法不应加以实施在非回教徒身上,影响非回教徒生活,因此现在他们要争取公平对待非回教徒。

会晤州政府协商

他说,在引发美店院为异性理发接传票风波后,丹华堂已向州政府反映,欲与丹商会共同会见州政府代表,以反映华社心声。

另一方面,随着达基尤丁愿意会见他们后,显示丹州政府有诚意解决问题。

他说,他会尽一切能力,为华社争取权益,同时希望明日的会谈,将会有好的结果。

他说,明日除他本人,将陪同出席的有署理会长陈亚超、理事刘继芳及叶瑞坚。

方忠南:为女病患治疗妇科男医生违回教教义?

马青道北区团团长方忠南说,男医生也同样为女病患治疗,这是否意外医生已严重违反回教教义,同时是否也意味医院也应该严格执行“男女分开”政策?他要示求吉兰丹州行政议员拿督达基尤丁哈山解释。

他说,妇产科的男医生毫无避忌地为妇女检查,这不是更严重吗?为何目前却只针对美发院?更可况,美发院业者也同样属于专业人士,她们花费巨款进修及创设美发院,难道就为了勾引男性吗?”

他今日针对吉兰丹州务大臣及吉兰丹州行政议员达基尤丁,在美发院课题上发表的言论,作出上述反应。

他说,达基尤丁的言论,似乎是在指责所有男性都没有道德观念,到美发院就为寻欢作乐。

他也吁请达基尤丁讲解,12岁以下的男女,是否也必须遵守上述条例。

此外,针对禁赌课题,他说,丹州禁赌政策并无法塑造健康的无赌社会,反而引发更多黑市赌庄的。

不少购买非法万字的人民甚至面对中奖后,无法获得奖金的问题。

严重侵犯华裔权益

他说,这显示了,某些课题是严加管控,比严禁的好。

他说,再来是管制售酒课题,这无形中导致丹州啤酒昂贵,许多非回教徒因此到泰南哥乐饮酒。就算哥乐经常发生炸弹袭击事件,但还是有不少人前往当地。

他希望丹州华裔醒觉,是否还要这样的政府执政。伊党的回教政策,已严重侵犯华裔权益及自由,同时也让华裔难以维持生计。

他希望华裔在即将来临的大选,善用手中一票,投选能够真正捍卫华裔权益的政党。

当今大马为伊党出卖华​社 世华媒体仗义出头护权​益


(林文彪评述
)日前,巫统署理主席丹斯里慕尤丁指出,尽管民联在大选宣言中曾承诺捍卫新闻自由,但民联食言,近几年不断起诉报纸及限制媒体采访,期望报纸不敢揭发他们的缺陷及丑恶一面。

除了起诉报纸及限制媒体采访,民联党报《当今大马》在丹州美发院被禁为异性理发的课题上,充分扮演党报的角色,把不利于民联的伊党,侵蚀华社权益丑行扫入地毡下,象征式刊登三几则文告以显示中立实则刻意隐瞒有关课题的严重性,企图蒙蔽华社,剥夺华社的知情权。

当美发院被哥打巴鲁市政局检举的新闻于本月22日在《星洲日报》刊登后,接下来的整个星期,该议题成为全国非穆斯林,尤其是华社的关注。

几乎所有为华社服务的中文报,无不拨出应有的版位全面为华社跟进报道事件的进展。同时也采访了各造相关人士,例如丹州华裔行政议员拿督陈升顿、伊党支持者大会堂主席符芳桥、受影响的业者、市议会商业执照组组主任罗宾哈山、丹州在野党马华妇女组主席黄金兰、丹州中华工商总会会长吴智儒等等,甚至挖掘出市议会发出的美发院执照附加条件文件,引起全国各地关注伊党及民联施政方针的热烈议论。

作为对读者负责的媒体,持平报道读者关心的切身问题,是大众媒体最基本的原则,除非是党报,则另当别论。以上述美发院事件为例,中文读者如果以为可单从《当今大马》中文版即可获取不偏不倚的大马华裔权益相关新闻及评论,若不是美丽的误会,就是被漂亮的口号误导了。看看其评论作者敢不敢评论这个课题,就知道它的立场及隐议程了。

《当今大马》中文版至今只发表了七则有关美发院议题的新闻,其中大部分为文告。它至今从未正视上述华社关注的课题,从未对上述课题展开采访、分析及评论。这七篇新闻包括1122日周丽玉上议员与国阵槟州青年团团长胡栋强的文告、1124行动党主席卡巴星的记者会、1126日马华全国组织秘书长郑修强及马青总秘书蔡金星的文告、1126日马华副总秘书陈清凉的文告、1127日行动党丹丶登事务主任伍薪荣的文告、1127日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的文告及1128日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为伊党背书的文告。

《当今大马》中文版自诩为华社的正义之声,日前大义凛然地以其党利益的标准,大事挞伐世华媒体集团冷处理反莱纳斯苦行的新闻。如今,却不自觉地在党性使然之下,超级冰冻处理事关华社权益的丹州伊斯兰政策课题。让纯粹看《当今大马》的华社读者以为在伊党的治理下,华社确实不受伊斯兰法的影响,在伊党的福利国政策下,华社的福利因此倍增,以为行动党制衡伊斯兰党的威力所向披靡,让华社如痴如醉。

美发院事件已延烧了一个星期,丹州大臣聂阿兹最终不得不听取民意,考虑让非回教徒不受男女分开理发条例约束。若不是中文报发挥舆论压力,伊党哪里会轻易妥协?

若非世华媒体集团旗下的《星洲日报》、《中国报》、《南洋商报》及《光明日报》等中文报不畏惧民联的压力,据实为华社揭发潜伏危害华社权益的伊斯兰政策,丹州美发院业者还要受尽多少的欺压与极端神权政客的欺压?

《当今大马》中文版的阅听对象主要为大马华裔,但该报却挂羊头卖狗肉,不为华社服务,只向伊党负责。说得难听一点,简直就是出卖华社对她的信任,是大马中文媒体的汉奸走狗!

刑事角度查潜艇军购案

民联国会议员今日在国会走廊证实,法国政府正对“鲉鱼潜艇军购案”展开调查,而法国当局已拟定一份7人的证人名单,其中的关键证人,包括时任国防部长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和首相拿督斯里纳吉。

人民公正党梳邦区国会议员西华拉沙表示,人民之声的法国律师威廉波顿的伙伴阿波琳卡娜在新加坡举行的该案汇报会上指法国当局并没有搁置“鲉鱼潜艇军购案”,反而正从刑事罪案角度调查。

他驳斥巫统,有关法国政府停止对该案件进行调查是不正确的。

“目前有两名法国法官正针对此案进行调查,尽管提出诉讼的人民之声的组织资格可能被取消,该案件仍然会继续进行。”

与蒙女案有密切关联

西华拉沙偕数民联议员在国会走廊召开记者会,包括公正党峇都区国会议员蔡添强、伊斯兰党瓜拉吉赖区国会议员哈达南利、伊党莎阿南区国会议员卡立沙末、公正党柯拉娜再也区国会议员罗国本等。

哈达南利表示,对于有国阵议员试图煽动新加坡禁止阿波琳卡娜在当地举行“鲉鱼潜艇军购案”的汇报会,这种行为让人感到遗憾。

他说,这些举动是想阻止人民获知有关“鲉鱼潜艇军购案”真相,尤其该案件与蒙古女郎案件有密切关联。

令人发指的理发院掀风波 星报总编辑严斥伊党无知


(菂荟翻译)
星报集团总编辑黄振威在《星报》发表评论,抨击伊党勒令理发院必须男女隔离的决定,并且攻击为该党背书的副总秘书达基尤丁(Takiyuddin Hassan)。

黄振威表示,掌管丹州地方政府、文化及旅游的达基尤丁应该被邀请到理发院参观,因为这名行政议员并不了解自己在说什么。

“简单而言,他说的都是废话。他可以不必剪头发或洗头,只需在旁观察理发院的操作。达基尤丁说,大家都知道,混合理发院是最容易造成不道德行为的地方。他还表示,如果他是一名华人的话,他将不会允许太太或孩子踏入这样的理发院半步,因为这将影响他们的名誉,同样地,他也认为华裔太太并不会喜欢另一半常常光顾这样的理发院。”

“跟很多大马人一样,我看了达基尤丁的言论之后哭笑不得。”

黄振威继续表示,许多理发师都拥有国际专业文凭,而多数人光顾理发院也是为了得到专业的服务。

“当然,我们不会期望达基尤丁知道什么叫做渐层剪法。”黄振威讽刺道。

“很多理发师都投资很多钱在他们的理发院上,有些理发师更因为在全国各地开连锁店而成为了商人。这些理发师为了理发院的名誉付出了很多努力,但是伊党并不了解,消费者将会依据他们的喜好来做选择。”

黄振威继续表示,达基尤丁并不知道他自己说些什么,就算家庭成员到混合理发院去让异性剪头发,大家都不会有问题。

“与此同时,我们也为正在理发院工作的亲戚朋友感到光荣,因为他们拥有专业的技巧与能力。”

黄振威预测,一旦达基尤丁与其他伊党领袖掌权之后,水疗也会被关闭。

“根据达基尤丁的说法,那么伊党会不会禁止女医生诊治男病人呢?如果达基尤丁突然病发的话,他是不是会选择等待男医生的到来也不愿意接受女医生的帮助呢?”

“接着,空中小姐也将会被禁止接触男乘客,因为她们的笑容将会导致很多不必要的事情发生。”黄振威这样表示。

吉兰丹落后伊党难辞其咎 伊斯兰化自绑手脚没发展


(张新采评述)丹州人即将有机会到戏院看戏?

丹州行政议员达基尤丁说,只要接受州政府的条件,提出申请的业者可能有机会获得执照。

但是,别高兴得太早,因为即使丹州的戏院重见天日,非穆斯林也无法在戏院内看到好莱坞巨片,或是中港台,又或韩日电影。

为什么呢?因为州政府定下的条例非常严苛,包括必须亮灯看戏、男女分开坐,但家庭成员可以坐一起,同时必须放映符合伊斯兰教义的电影。试问有谁敢开这样的戏院?又有多少人会付钱进这样的戏院看戏?既要亮灯又要分开坐,倒不如在家里看DVD就好,何必浪费钱?

伊斯兰党矫枉过正不仅反映在电影院,美发院也一样。除了从90年代开始就冻结州内业者申请男女混合式美发院执照之外,也严禁女美发师为男顾客理发。

根据达基尤丁的解释,美发院特别是男女混合式美发院是最容易发生不道德活动的地方,并指出,他绝不会允许他的妻子到这些地方理发,也绝不会允许他的孩子在这些地方工作。

看了他的言论,相信大多数人都会哭笑不得,也会奇怪进入21世纪的今天,怎么他好像还生活在过去的世界。也许确有一些美发院挂羊头卖狗肉,涉及黄色事业,但也不能一竹竿打翻整船人。更何况,现在的美发院,大都设在商场,外面的人可以看到里面的人在做什么,有谁敢公然涉及不道德活动呢?

许多美发院业者都非常专业,美发师也同样具有专业水平,一些成功的业者还开连锁店。今天的美发师,不再是一份低微的工作,很多都有学位证书。虽然达基尤丁不屑他的孩子在美发院工作,但相信许多有孩子在美发院工作的父母都会感到骄傲,因为他们的孩子可以凭一己之长自力更生。话又回来,达基尤丁的孩子若没有相关证书,要到美发院工作都难。

丹州的发展比国内其他州属落后不是没有原因的,一成不变且不符合现况的条例,已经严重影响非穆斯林的生活和权益受到影响,也会让许多非穆斯林投资者却步。毕竟,一个连购物、理发和上街都受到限制的地方,有那个投资者不怕血本无归?

少数民族国土上称王称帝 董总激化马来人团结攻守

(陈治平评述)马来社会支持华文教育的家长不少,他们的子弟就占了全国华文小学学生总人数的15巴仙,是一股不可忽视的数目。他们尊重华人社会对华教的奉献和毅力,却对董总的过度执着、忧患得失,甚至杯弓蛇影的心态,感到莫名其妙。

董总没有抓住契机,让这些热爱华教的友族家长成为董事部成员,一同推动他们亲身体验和公认,拥有优质师资与教学素质的华文教育。反而在他们的心目中树立董总是一个种族性特强,并长期以来涉足政治的教育机构的刻板印象。

别的不说,叶新田和邹寿汉两位董总最高领导人于今年就打破了历届董总领导人的记录,在短短的一年内以董总的金字招牌号召了大大小小,在全马各地主办不少于十场的示威抗议集会。

这两人把我国华文教育的前景绘声绘影成为即将在这个国土消失的母语教育,利用华人社会患得患失的华教情意结,搞文宣、搞对抗和搞集会,制造了一波又一波的反国阵政府情绪。

就在两老沾沾自喜,认为可以凭籍群众沸腾的愤怒情绪,向政府施压,达致其幕后议程的时候,他们失望了。他们万万意想不到, 他们的一意孤行,让领导华人社团组织的华总,专业水平高的教总和全国校长职工会等华教团体,不屑与董总走上街头搞群众示威抗议活动,反而导致华教团体的严重分裂。

董总虽然言誓旦旦的强调,他们所主办的集会不是反政府的活动,把集会与“反政府”挂钩,乃危言耸听。他认为,1125反对国家教育大蓝图和平请愿大会只不过是热爱华教人士表达他们对教育大蓝图的立场而已,不能够因为他们有不同的意见,就把他们归类为“反政府人士”。

然而,当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的时候,不管董总说什么,都隐蔽不了其政治动机与议程。《国家教育大蓝图》草拟小组向民众收集回馈的截止日期还未到,呈交建议的大门还敞开的时候,董总就仓促号召和举办示威抗议大会,难道就可以解读为与政府“合作”、“友善”和“亲切”吗?

令人摸不着头脑的是,两老为何匆匆忙忙的,不合作、不交流和不协商,就对着国阵政府“开炮”。难道急以向反对党邀功?抑或是为了民联阵线,为来届全国大选造势?

董总二老打错如意算盘,以为一场又一场的示威抗议活动可以击垮国阵政府。他们万万意想不到,过度激昂的言论与澎湃的群众活动,却在不知不觉中帮了国阵巫统一个大忙。

乡区马来社会普遍上认为,只有26%人口的华人社会之所以比以前更加勇于发表本身的看法,以更激昂的姿态争取,在他们眼中看来似乎“无礼”、“过分”和“越界”的诉求,全只因为在2008年以后,巫裔社会三分天下的原故。

他们认为,只有在来届全国大选时全力支持国阵,才能够保障他们子孙在这个国土上的未来。这个恐惧感,让马来社会不得不深思熟虑,应该如何作出抉择。因为如此,“不要让少数民族在国土上称王称帝”这个运动已经悄悄地在马来社会展开;故此,如果说,董总无形中帮了巫统一个大忙, 立了大功,一点也不为过。

张念群抱女儿赴国会亮相 为博取宣传不惜牺牲家事


(董佳燕评述)
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张念群抱着仅4个月大的女儿赴国会,国会工作人员允许让婴儿在议员专用厕所换尿片,却谢绝张念群把女婴带入议会厅。

张念群自言是受到意大利女议员丽茜雅罗祖莉2年前携女参加欧洲议会启发,因而才携女到国会敦促政府在公共机关设立托儿所,以作良好榜样,继而使私人界仿效良策。

张念群建议固然值得深入探讨,然而将孩子摆上台演政治秀的举措实在过火。

行动党已经不止一次将孩子搬出供媒体镁光灯拍摄,以收廉价政治宣传之效。

2011年6月,行动党梳邦再也区州议员杨巧双和其丈夫拉玛詹德拉为新生婴儿种族栏上填下“大马之子”,被国民登记局拒绝。

当时,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便炮火猛打,指“一个马来西亚”理念空洞,痛批国阵政府不消除种族栏目是奉行种族主义的表现。

为替杨巧双夫妇唱和,林冠英甚至发表“祖辈是谁并不重要”。华人最强调的便是留住自己的根,而林冠英却鼓吹人民“断根”,纵然行动党动用“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美丽修辞,华社却对同化危机的感觉越加强烈,引起华社强烈反弹。

在华社不满回响下,林冠英嚷着行动党要循法律途径追究的声音突然消音,整个行动党静下来,不再炒作杨巧双孩子要登记为“大马之子”一事。

较后,林冠英的儿子遭合成图片恶搞,指其袭胸非礼一名女生。作为父亲,林冠英勃然大怒可以理解。当时,林冠英第一时间集合全体槟州行政议会成员,摆出“倒拇指”手势供媒体拍照,指责国阵行使龌龊政治,以合成照诬蔑林冠英儿子,而非马上向多媒体委员会作出投报和报警处理,务求维护孩子的安全。

当角色对调,有马华女青年遭亲民联网友恶整合成裸照流传成为同类事件的受害者时,林冠英的道德规范却突然间消失了。

对于行动党来说,政治迫害的词汇,只适用于当事件发生在自家人身上。至于同类型事件发生于敌对政党,那一定就是自导自演。

在政治面前,行动党没有规范,连自己的小孩也毫不犹豫地摆上台,为了博取宣传,可耻到毫无知觉。

芦骨灾民怒吼要换政府

芦骨7哩村大水灾引发民怨“要换政府”!

行动党森美兰州委会主席陆兆福今日到访数日前发生空前大水灾的芦骨7哩村慰问当地灾民,灾民纷纷趋前向他诉苦,并告知陆兆福“现在的政府必须换掉”,同时要陆兆福“做个好官”。

当地的灾民也向陆兆福指出,州政府至今还未提供救灾援助金给他们,他们面对金钱及物资上的缺乏。

灾民向陆兆福诉苦

虽然陆兆福今日并未带物资往慰问灾民,惟,灾民对于他亲自到场了解当日的灾情感到满意,纷纷向他诉苦,希望行动党能够协助他们。

今日在灾区内,很多居民都还在清洗被大水蹂躏的家园,纷纷被水淹浸的床褥拿出屋外晒干,并把一些已被大水淹坏的家具及床褥丢在一旁,然后由神手载走丢弃。

一名女灾民在陆兆福到访时,重演当天大水灾时如何攀上铁窗,打破石膏天花板逃命。

灾区一名94岁的老婆婆梁丽芳也向陆兆福诉苦,自水灾后至今没吃好也没睡好,整身骨头疼。

陆兆福:没吸取南马大水灾教训 州政府没救灾应对能力

行动党森美兰州委会主席陆兆福抨击森州政府州政府没有吸取2007年南马大水灾的教训,没有好好规划救灾系统,在芦骨大水灾中更是看出州政府没有救灾应对能力。

“在发生任何灾难时,最重要的不是大臣到灾区拍照,而是救灾系统是否有效,据我所知,当天大水灾后,民众会堂也没有开启作为救灾中心,安顿灾民。”

他说,1124芦骨大水灾是森州5年来最严重的大水灾,比起2007年杪的南马大水灾中,受影响的金马士还来得更严重。

他说,随着全球气候暖化,以前不会发生水灾的森州也变成了水灾灾区,这除了是气候问题,还有就是州内的森林开发太频密所引起。

“很多森林保留区被开发进行翻种,这都是会造成突发水灾发生的原因,这是州政府须深入探讨的问题。”

他说,行动党芦骨选区发动筹募水灾灾民重建家园救济基金,希望通过人民的力量筹款捐助灾民,在两个星期内把筹获的款项移分配给灾民。

他也当场掏出500令吉捐给上述救济基金,而欧阳丁清也先行捐出300令吉。

他说,该党在进行任何筹款活动时,都会是以透明方式进行,该党将在两个星期后对外宣布所筹获的款项。

他也促请州政府马上发放援助金给灾民。

助灾民建家园 行动党发起筹募救济金

行动党芦骨选区发起筹募水灾灾民重建家园救济基金,协助芦骨7哩村的水灾灾民。

上述救济基金将以两个星期为限,在两个星期后将筹募到的款项分配好,并悉数移交给受严重影响的灾民,协助他们重建家园。

芦骨区州议员欧阳丁清抨击州政府及地方政府并没立刻采取行动协助灾民,至今为止,灾民仍未获得当局派发天灾援助金。

他说,虽然森州大臣拿督斯里莫哈末哈山曾到灾区巡视并宣布展开救灾工作,直到昨日波德申市议会主席拿督阿都华合才出现,而县长是至今未见人影。

他说,今早他还接获灾民致电指至今为止,还没看到地方政府施援,包括派送粮食给他们,只是在水灾当天曾派发粮食给灾民。

“我在今早已向国家安全理事会投诉,指地方政府高官在水灾时的救灾工作缓慢,没有理会灾民的生死。”

他说,他将安排福利局到灾区为居民登记,希望当局在登记工作上不要有太多的繁文缛节,当务之急就是协助灾民重建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