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华首相哈迪副揆

民主行动党主席卡巴星说,如果民联在第13届全国大选成功取得中央政权,应由有执政经验者担任首相。

他指出,行动由党保持人民公正党实权领袖拿督斯里安华任首相,及伊斯兰党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任副首相的建议和立场。

“重要的是,国阵主席拿督斯里纳吉届时将担任反对党领袖,民联要让人民看清楚什么是‘权在人民手中’。”

卡巴星是昨晚出席行动党“乌巴战车”政治讲座时,这样指出。

卡巴星说,民联在来届大选中把原属民联的霹州政权夺回,以向人民证明“权在人民手中”,并呼吁选民要把握手中重要一票。

经济负成长不实

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说,国阵不应将经济数据政治化,声称槟城经济负成长,因这说法不符合实际情况。

“因为即使是中小型企业也申诉,他们最大的问题反而是员工短缺。”

他今日发表文告说,槟州政府遗憾财政部副部长拿督林祥才,不负责任地操弄经济数据,让国阵在政治上获利。

他说,林祥才声称槟州国内生产总值今年首9个月下跌至1.8%,这不能确实反映槟州的真实商业氛围及槟州的员工短缺。

“我出席中小型企业协会晚宴时,会长告知中小型企业的订单一直非常稳定,他们面对最大的问题是寻找员工。”

他也说,槟城作为工业化州属,高达97%州国内生产总值出自製造业及服务业。

“当全国国内生产总值增长时,槟州的表现只有比全国更高出10%,相反就算是放缓时,槟州表现最多也只会比全国落后10%。”

他说,在没有天然资源情形下,槟城靠人力资源带动製造业及服务业成长,促使槟城贡献全马25%的进出口额,佔据全马医药旅游60%的市场额,及2010年、2011年外资投资额佔据全马28%的外资。

巫统大会上向贪污宣战

针对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指我国并没有坏,人民无须改朝换代,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挑战纳吉在即将举行的巫统代表大会上宣佈贪污是我国首号问题并向贪污宣战、落实一个马来西亚理念及证明我国是个民主典范国家。

他于昨晚在此间举行的“改变沙巴,人民力量”千人晚宴上指出,虽然首相形容政府没有坏,何需修理?但事实上,国阵政府已经坏了,包括政府重要机构让人民失去信心、我国教育制度一团糟、高等教育素质滑落、我国经济情况也每况愈下,因此,人民要在来届大选中必须修理它。

林吉祥也指出,国阵正在试图分裂民联,因为国阵自独立以来首次面对如此巨大挑战,以致首相没有信心能赢得作为国阵生死战的第13届全国大选。

民联会更团结迈进目标

他说:“国阵及巫统想尽办法分而治之、製造课题以便民联三党破裂及分裂,因只要民联三党分裂和互相残杀,国阵就可高枕无忧。”

惟他指出,民联绝不会掉入国阵巫统的陷阱,反而会更团结,并以一个团队、一个力量及共同目标迈进,达致推翻国阵的目标。

末沙布:国阵企图分裂民联

伊斯兰党署理主席末沙布声称,国阵政府与巫统企图以种族及宗教课题设法分裂民联三党,但民联绝不会让他们成功。

他表示,如果民联分裂,例如任何一个民联友党,即伊斯兰党、民主行动党或人民公正党今天宣佈退出民联,其相信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将会于翌日就宣佈解散国会举行大选。

他表示,如果斗争只为了要执政,他们大可加入国阵,他本身肯定就是部长,而行动党也一样可加入国阵,取代已不受欢迎的马华。

黄德恫言阻莱纳斯运作

绿色盛会主席黄德说,如果到了明早9时,政府仍没有派员与他商讨莱纳斯课题,他将离开吉隆坡回关丹,着手部署阻止莱纳斯在马运作。

他于下午5时半宣布绿色苦行队伍抵达独立广场外围,并站在车顶上以播音器发言。

他说,虽然音响系统欠佳,有人可能“听不见”他讲话,但是大家的心都同在。

警方指违和平集会法

“我们终于抵达这里,我们不是最后一代的大马人,总有一天大马会公平及绿化。

“今晚我将在这里过夜,大家可以选择要不要留下,让我们享受大自然。”

黄德发言后,警方及吉隆坡市议会代表与他接洽,指他已违反和平集会法令。

他强调自己是以个人身分进行绿色苦行,会为本身的行为负责,并坚持在独立广场过夜。

“我会找个角落留下来过夜至明早9时。”

他说,身为奉公守法的公民,他将遵守一切指示。不过他也强调,警方的指示并不明确。

斗争刚开始

“如果他要我助查,我一定合作,我已走了13天,已精疲力尽,何况来这里并不是为了与任何人斗。”

他强调,从关丹走到独立广场并非终点,反之,其斗争刚开始。

“如果明天政府没派人过来讨论莱纳斯问题,即代表政府已放弃这个国家及人民。”

呼吁跟随者冷静自律 黄德:勿闯独立广场

黄德在临出发前,“恳求”跟随者保持冷静,只要抵达独立广场的围栏处静坐就好,切勿太“热血”闯入有警方驻守阻拦的广场范围。

“大家请勿推翻障碍物,只要团结在一起就好!”

不与执法员对峙

黄德今早10时在鹅唛美嘉花园伊斯兰党旧党所发表演说时,促请“百里苦行反公害”

的参与者在抵达目的地独立广场后,必须保持高度自律,不要与驻守的执法人员对峙。

他说,参与者必须以最冷静的心,辅以最高昂的精神,才能迈向国家的光明前程。

他说,只有大家愿意挺身而出,让这些善心人士联系在一起,才能让我国下一代人过得更好的生活。

“13天来我们步行走过15个地区,走过马来半岛很多个城市及甘榜,都换来当地人民对我们的爱戴,我看到的是大家不分种族,真正展现马来西亚人民的精神。”

在他发表演说后,大会也使用投影机播放这几天来百里苦行的录影片段,换来出席者如雷般的掌声。

理髮院条例沿用前朝

丹州地方政府委员会主席拿督达基尤丁说,前朝国阵政府制定的1986年理髮及电髮院条例沿用至今,该条例影响所有种族开设的理髮院。

他今早召开记者会时说,该党在1991年上台后冻结男女溷合(Unisex)理髮院执照,过去22年未解冻,非穆斯林业者也受影响。

他说,哥打峇鲁市议会曾在1995年检讨女子理髮院执照,因为一些业者不遵守条例,甚至为男顾客理髮,1997年6月正式冻结女子理髮院执照,至到1999年解冻及加重条例。

“男子理髮店的执照也有相同严格的条例,也是不准招待异性顾客。”

达基尤丁说,根据中央政府批准的地方政府第171条法令,第107(2)条文,市议会可在不告知理由的情况下,取消或收回营业业执照。

指卡巴星受误导

询及民主行动党主席卡巴星建议,频接罚票的业者谢女士,把“为男性理髮而接罚票”事件带上法庭,达基尤丁不愿回应,并指卡巴星是受到媒体误导。

另一方面,达基尤丁说,哥打峇鲁市议会已发出223张执照,给理髮院业者。

他说,冻结溷合男女理髮院的执照,是符合州政府“与宗教同步迈进”的政策,理髮院男女分开也是符合家庭理念的要求。

“从家庭角度理性的看待,任何一个妻子都不想丈夫接触另外一个女人,何况一些理髮院还涉及按摩等特别服务。

“男女分开政策无关宗教,这关係到性别课题,我相信华裔家庭也会认同。”

他坚持理髮院男女分开,跟其他国家推行的男女分开没有两样。举一些例子,日本和印度孟买铁道局推出女性列车、台湾和俄罗斯等地推出女性德士。

市会有权每天发罚票

达基尤丁说,市议会有权每天发罚票!

他也说,在广场营业10年的谢女士,其中两间理髮店频遭执法员最近频发罚票,应向市议会了解情况,积极的解决问题。

他说,该名业者被拒发执照,一定是以前触及其中一个条例。

“一旦不纠正过来,就不会受考虑发执照,市议会有权每天发罚票。”

他引述1976年地方法令,任何业者违规营业,每张罚票是最高2000令吉罚款。

“执法员发罚票之后并不能阻止业者开门做生意,但每次检查发现没有执照,就会每次发罚票。”

列席记者会的执照组罗菲依则说,谢女士的营业执照分成4个文件,其中两间店已拥执照,另外两间不获更新,为何不来询问详情?

他建议谢女士勿在报章上渲染,有任何问题应该直接找市议会。

不增加餐馆售酒执照

除了理髮店的执照受到控制,哥打峇鲁市议会也不考虑增加华人餐馆的售酒执照。

达基尤丁透露,全城35间华人餐馆已有售酒执照,这些业者也反映不必增加执照,否则会影响他们的生意。

“如果州政府要增加执照,一定会尽快发出通知。”

目前,哥打峇鲁市议会并没有接到戏院申请,传闻本市一家购物广场有意开戏院,但尚未有实际行动。

达基尤丁声称,戏院也必须遵守男女分开政策,一家老少除外,而且戏院必须亮灯,以免成为未婚男女拍拖地点。

“我们欢迎任何人提出申请,但必须遵守所定下的条件。”
女子理髮院业者受限制条例

1.女员工不准为男顾客理髮或电髮。

2.理髮院不准间隔小房间或以门帘间隔。

3.穆斯林女员工的服装必须符合宗教规定,非穆斯林穿着必须符合礼仪。

4.理髮椅子不准超过员工一倍(例:女员工5名,理髮椅子不能超过10个)。

5.不准提供饮料。

6.最迟晚上10时打烊。

7.週四晚上不准营业。

8.临时执照6个月,违例者不准更新执照。

9.营业时段不准男子在店内逗留(开门或寄信除外)。

漫步综艺文化大展

只要在这个学校假期,抽空到来怡保舜苑酒店10楼,放鬆心情、漫步穿梭在各国文化馆之间,就能感受到不同文化带来的撼动,享受一场文化艺术洗礼……

明日最后入场免费

这项综艺文化大展的展出日期为11月23至25日,时间为上午9时至晚上9时,入场免费,欢迎大家一起来参观。

在这个过去被称为“文化沙漠”的城市里,文化活动向来就不可多得;一场以艺术呈现的“综艺文化大展”,今日掀开大旗,希望能尽一份绵力,让沙漠中浮现绿洲。

这场“传统文化,促进和谐”综艺文化大展设有9个国家的传统文化馆、1个世界综合馆,馆内展出的都是幼稚园、小学及中学学生的艺术作品,以孩子最纯淨的视角,表达出他们心目中的文化风貌。

微风拂面如身历其境

这些馆可不只是展出平面或立体艺术品那麽简单,有的还具有“四觉”特色;如印度色彩馆内,你可以听到印度歌曲,嗅到澹澹茉莉花香;荷兰风情馆里,你还可感受到微风拂面,就好像身历其境!

现场也设有一个中华传统文化馆,裡面除了挂有儒家思想哲理布条,还展示中华传统节日风俗资料,以及《弟子规》三语字句,让孩子一踏入,就能感受到浓浓的中华文化熏陶,接受一次自身文化的洗礼。

每个文化馆旁都设有资料板,让观众先从板上瞭解该国文化的基本面貌,再慢慢走入其中;馆旁有导览员为观众讲解馆内的设计及文化。

蔡兴俊:以环保为主(童年童悦儿童美学教育顾问)

“综艺文化大展以环保为主,我们採用了叶子、纸箱、报纸等环保物品,製作出各馆及画作。”

“我们先给孩子一个主题概念,然后再让孩子根据自己的想象作画。”

锺欣颐:最喜欢日本文化馆(11岁,小学生)

“文化艺术展和学校活动不一样,学校内的活动比较少这类艺术活动。我很喜欢来这裡,可参观漂亮的艺术作品。”

“我最喜欢的是日本文化馆,因为裡面有家喻户晓的动漫人物。”

“这不是我第一次参观艺术文化展,每次都是父母带我去;下次如果我看到哪裡有这类展览,我会主动叫父母带我去参观。”

曾伟天:感受文化艺术气氛(17岁,学生)

“现代人每天都上面子书、玩iPad,发觉不到身边有这麽美好及漂亮的艺术;所以应该从网络抽身,来这些展览馆感受文化艺术气氛。”

“我有玩音乐,这项活动让我看到音乐以外的另外一种艺术;我本身画画很差,看到这麽多漂亮的画作,让我感到惊喜。”

“怡保被称为‘文化沙漠’,这类活动能帮助改进这一点;我本身是第一次参观艺术文化展,下次如果还有这类活动,我会出席参观。”

翁秀金:带两个孙儿来参观(60岁,家庭主妇)

“我这次是带两个孙儿来,今年7岁的大孙子有学画画,他的补习老师告诉他有关这个活动的消息,他就吵着要来看画。”

“主要参观展览的是孙儿,我本身带他们游览时看到展出的画作,也觉得很漂亮。”

董总集会全靠人头论成败 三千灌水变两万再招耻笑


(颜欣萍评述)由董总主办的1125和平请愿大集会得到3千余人参与落幕,纵然如今集会地点是民联执政州属,却也无法获得亮丽的出席率。

中午12时30分,第八台新闻现场连线报道1125集会人数达3千人、《中国报》报道逾3千人,只有民联网媒《当今大马》计算人数翻了一倍,宣称超过6千民众参与。

不过,不管是平面媒体或是网络媒体,皆不约而同地补充“中午时分主办单位宣布出席人数突破2万人”,与董总迳自宣称获得2万人支持1125集会划清你我,让读者去领会。

董总宣布大会出席率的时间与电视台的现场连线观察相差不到半小时,人数却相差6倍。可见这并非缪差,而是主办方蓄意灌水。这比死人灯笼报大数,不知恐布几倍。

董总事前声称共获逾700个各组团体支持,行动党方面自称调动1千民党员“盛装”出席这项和平请愿集会,集会最终只能凑合3千人出席,灌水不言而喻。

若以董总获得700个正经文教团体力挺来评估,每个团体只需派出10名代表,该集会便会至少获得7千人参与,再加上行动党与公正党的动员和公众自行参加,至少都有万人空巷的场面。这显示董总声望已跌入谷底。

鉴于行动党副主席陈国伟早前宣布动员千名党员到场参与,同时公正党也表示将动员支持,於此推算出席率,政党代表率有1/3人数。

当董总等人到各州举行汇报会为1125集会暖身时,有的州属出席人数甚至不超过60人,当时董总自家人已对这次集会出席率抱持悲观心态。

行动党从幕后走到台前,使董总“超越政党,不超越政治”的虚伪面目完全拆穿。与行动党密谋借华教课题打击国阵政党的议程,使董总号召力不断急剧滑落。

集会上不少集会者皆打着辱骂马华和政府的标语,董总自言集会不涉及政治议程的说法沦为谎言。

在教总、华总坚决不支持1125集会,董总集合700个冬眠或微型组织也抵不上“325华教救亡集会”时获得国内各主要华团现身支持的空前盛况。

董总靠灌水聊以自慰,这场看似成功的集会,事实上却是董总与行动党最失败的作品!

雪州遍布垃圾引野狗光顾 四年干净绿化承诺全落空


(董佳燕评述)雪州民联执政的干净、绿化承诺, 4年又7个月的政绩,不管在水供或是垃圾废料处理方面都强调着“主权”,数度拒绝与中央政府的政策配合,以致棋错落索,当前漆在路上干净区域“Zon Bersih”的字眼,变得十分讽刺。

单是处理垃圾这么一件事都纠缠不清,拿不出具体办法,导致州内垃圾堆积如山,野狗处处,这个先进州真是不堪入目。

雪州民联政府执政为取回垃圾处理权,自个更换州内各地区垃圾清理承包商,取替原承包商自然花乐(Alam Flora)。

可是,由民联州政府所委任的新承包商,绝大部分皆没有清理垃圾的经验和能力,甚至缺乏基本配备。鉴于雪州政府饱受抨击却依然故我,至今拒绝列出成功获得政府委任却没有配备的承包商名单,普遍认为委任过程中有着浓厚黑箱作业嫌疑。

雪州政府甚至为替新承包商解套,耗费千万公帑购买100辆垃圾压缩车,再交予有能力维修的地方政府以低廉价格(6500令吉)出租予地方政府与垃圾承包商。

掌管雪州地方政府事务的州行政议员刘天球宣称此举是基于州政府体恤现有承包商垃圾压缩车过于残旧,才给予执行力有问题的承包商上述援助。

承包商必须具备足够资格才能够投标,以承担起计划或工程的履行,顾客提供计划与工程所需设备无疑违反常理。若以客户与服务提供者的关系作基本判断,刘天球的理论完全不合乎正常交易逻辑。

6月时首批运抵大马的50辆垃圾车,其中25辆交给沙亚南市政厅、18辆移交八达灵再也市政厅、7辆交予达鲁依善集团,原定于8月投入服务。可是,至今这批垃圾压缩车却仍处于停放状态。

雪州大臣卡立表示,民联政府向中国分销商订购的垃圾压缩车种类经已停产,剩余的50辆订单被迫暂缓,换言之,经已购入的垃圾车若损坏将面对零件更替供应问题。

雪州地区如沙登、斯里甘邦安一带,垃圾车几乎每周只来一趟,久积的垃圾未获全面清理,导致野狗、老鼠、蟑螂等动物四出乱窜。

加上雪州民联政府拒绝参与中央政府私营化处理固体废料承包商计划,致使州内本已恶劣的卫生环境更加严重。现时的雪州,普通类垃圾无法妥善清理,固体废料更是无人回收。

卡立曾就“雪州垃圾处处”指控剑指有心人蓄意破坏制造课题,在垃圾承包商处理垃圾后将一斗或半斗罗里分量的垃圾丢弃在垃圾处理地点以制造课题;如今看来这些问题乃是雪州民联政府一手造成。

垃圾堆积引来野狗,致使垃圾问题肆虐的住宅区居民出门随时脚踏“黄金”(狗粪)、鼻迎恶臭。雪州人民怨声载道与其臭气熏天的程度相等。委任没有垃圾车的承包商,买了垃圾车又没零件更替,民联政府连垃圾课题都处理不好,施政就如一堆垃圾。

丹州理发店男女授受不亲 华裔业者受伊斯兰化侵权


(姚秋言评述)很多男人到理发店给女人理发,是非常普遍的事情。但在伊斯兰党执政的吉兰丹,一间由华裔业者经营的理发店自2010年开始营业以来,先后接获11张罚单,其中4张就是因为该店女职员被指违例为男顾客理发。这明显就是歧视女性的行为。

另一间美发院业者则说,过去10年来,粗略估计她经营的多间理发店,加起来收过200张罚单,平均每年收到10张罚单,1个多月就收到1张,非常夸张。

今年1月中旬,一家美发院的东主接获市议会执法人员的口头警告,必须拆掉张贴在店前的女性美发模特儿海报;另外,也有店主因为女店员穿短裙而接到罚单的事件。

在伊斯兰化政策下,丹州政府制定了多项商业营业指南,如穆斯林穿着指南(Tutup Aurat)、超市男女分开付款、商店清洁指南、招牌爪夷文指南等。非穆斯林业者或多或少都会因为抵触有关指南而受到对付。

哥打峇鲁市议会的一份报告毫不客气地指出,理发院、美发院、油站、饮食业或咖啡店和超市是5个“制造问题”的行业,而这些行业的业者和顾客,有大半是非穆斯林。

虽然行动党和伊斯兰党一再告诉华社,伊斯兰化政策不会影响非穆斯林,但这一连串的事件却揭穿了他们的谎言。伊斯兰化政策已经让非穆斯林的权 益受到侵蚀,真不敢想像伊斯兰刑事法落实后的情况,当前的所谓伊斯兰化政策和伊刑法不影响非穆斯 林,完全是自欺欺人的政治谎言。

事实摆在眼前,除了向来反对伊斯兰刑事法的行动党主席卡巴星捍卫丹州非穆斯林的权益,要求他们上法庭挑战市议会的行动之外,其他行动党领袖都噤若寒蝉,继续为伊党为虎作伥,美化伊党欲实行伊刑法的终极目标。

今天的行动党已经丧失了党格与尊严,可以为了政权与官职,睁着眼睛说瞎话。若因为行动党的误导让华社支持伊党,最终落实更多伊斯兰化以及伊刑法,将导致非穆斯林尤其是华裔的权益严重受损,行动党还有什么颜面见江东父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