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议院议长道歉

民主行动党主席加巴星对国会下议院议长丹斯里班迪卡阿敏趁国会休会最后一刻,向他道歉深表感动。

他说,礼尚往来,他也希望获得班迪卡阿敏宽宥自己过去的错误,并向对方致歉。

“我祝福班迪卡阿敏好,同时也感谢他对国会下议院议的贡献。”

他是针对班迪卡阿敏前天在国会向他道歉,发表文告作出回应。班迪卡阿敏是就一次他要求所有议员举手表决是否通过法案,当时加巴星没有举手。议长因不知道加巴星真的手痛,还打趣地說‘谁知道可能是他的手痛呢?’。

班迪卡阿敏对这件事一直放在心上,前天虽然加巴星不在国会,他还是向加巴星道歉。

彭大臣言论像“玩泥沙”

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对彭大臣指“若败选割耳跳河论”感到惊讶,指简直在“玩泥沙”。

他说,这是全国大选,属于国家大事,并非儿童玩泥沙,怎可以戏言切耳跳河。

他是今早在光大五楼东姑礼堂主持分派1000令吉抚恤金予逝世乐龄人士家属,以及1000令吉援助金予进入大地大学的大专生后,针对“切耳跳河”言论,这么回应。

本身成巫统话题人物

针对安南耶谷指有十足信心国阵将会在文冬胜出,即使行动党书长兼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亲自来竞选也一样会输,林冠英不愿回应。

另外,谈及近日在吉隆坡举行的巫统代表大会,林冠英意识到本身已成为巫统代表们热烈谈的话题人物,更表示本身将在接下来的日子里继续成为新闻人物,否则没有出现其名字的新闻将不叫新闻。

雪州赌博机天王找替死鬼 刘天球球踢多媒体委员会


(张良评述)雪兰莪州民联执政以来,赌博机泛滥成灾,行动党掌管地方政府的行政议员刘天球宽宏大量,为了向伊斯兰党宣示行动党尊重非穆斯林赌博的权利,民联执政以来短短的四年,为雪州境内提供丰富的赌博娱乐场所,不但选择性多元,甚至一条街就有三五家赌博机店。

马华公会指责行动党支持伊斯兰法,入主布城后会禁赌。刘天球以行动反驳指责,雪州的赌博机比国阵州属多,就是最具体的证据。刘天球是州内最低调务实的行动党领袖,年来默默耕耘。把雪州发展成国内最多赌博机,赌博机增长率最高的州属。

但是,马华公会并没有感恩刘天球以赌博机抗衡伊党的伊斯兰教生活化攻势。如今雪州华裔一踏出家门就可以看到赌博机,比公交还便利,找赌博机比找7-11便利店还便利,刘天球若寻求竞选蝉联,华人票一票也不会少。

刘天球虽然推广赌博机功德无量,但由于林冠英说过赌博会败坏社会风气,所以也不宜公开表扬,神庙也不宜馈赠牌匾写着“开赌有功”。

然而,敌对党却不断加以抹黑,数落刘天球的功绩。对刘天球来说,这份工真是吃力不讨好,于是想到一个妙招,把球踢给大马通讯与多媒体委员会。刘天球认为,大马通讯与多媒体委员会(MCMC)在打击非法赌博活动上扮演重要角色,该委员会有权利中止非法赌博活动的通讯网络,阻止他们进行交易。他指出,因相关行业以电话或网上下注等方式进行交易,当局可中止相关通讯服务。

按照刘天球的意思,尽管他的部门循众要求,以火箭的速度批发赌博机制造,只要大马通讯与多媒体委员会敢敢去切断赌博机店的网络,就可以有效控制赌博机。

刘天球也应该建议电讯公司截听脚底按摩及酒廊的电话,一旦鉴定这些场所挂羊头卖狗肉,为顾客提供价值的性服务,即可切断这些违规者的电话服务。

为了提升雪州公务员的办事效率,避免官员上班时间浏览色情网站,刘天球也应该邀请大马通讯与多媒体委员会截阻这些危害民联形象的行为,该委员会有权利中止浏览色情内容的通讯网络,可中止有关部门的相关通讯服务。

刘天球的部门只管发出任何执照,至于执照持有者做什么生意,则不关他的事。雪州地方政府发出的“电玩”中心执照没有像吉兰丹哥达巴鲁市政局的美发院执照那样,以伊斯兰教义为本,列明一匹布那么长的严苛条件必须遵守。

以民为本,放眼强拆雪州境内AES电眼的刘天球,天不怕,地不怕,只怕雪州非穆斯林失去赌博的便利。大马通讯与多媒体委员会是中央政府掌管,不关雪州民联的事,大马通讯与多媒体委员会没有尽本分去切断赌博机的网络,就是中央国阵政府之过,无关刘天球的事。

过气政客言行不一没原则 江雪霞伪正义民联不敢要


(林文彪评述)政治人物在位时,大权在握,要大展拳脚,要为国家人民谋福利,要为民主人权奋斗,此正其时。但偏偏有许多政客要等到大权旁落,或已知被自己的阵营遗弃后,才假惺惺正义起来。好像自己是黄毛丫头,初次踏入政坛,满腔热血。但这些徘徊在棺材边缘的变色龙,该如何向人民解释它在位时,为何没有把握当权时的黄金机会,极力实践变色后才突然涌现的崇高政治理想?

马六甲的江雪霞1993年至96年受委上议员,三年间江雪霞可否向党员交代如何为国家社会伸张正义?

槟城的杜乾焕博士,出任槟州行政议员时,可曾在民政党行政议会中挽救华教,推崇地方政府民选?

旅游部前部长兼巫统资深元老阿都卡迪,退下后吹捧民联,却没有政党要收留他,连剩余价值也没。

前总警长慕沙哈山退休后对接棒者诸多怨言,当年慕沙可曾支持在野党提出的警队改革建议?

还有安华、蔡锐明、陈仪侨、林武灿、周美芬、翁诗杰、这些人的良知为社么要等到落选,被人民遗弃后才涌现?

周美芬及翁诗杰的良知为何只能在专栏里面铿锵有声?在巫统面前就推崇国阵精神第一?

前首相敦马哈迪在3.08大选后宣布退党逼迫阿都拉辞职下台,纳吉接班后敦马就重返巫统。江雪霞不满其总会长的领导,又没有本钱学马哈迪辞职党逼党领导下台,唯有赖死不走,享受回光返照,从昏昏噩噩中看见彩虹的霎那快感。

江雪霞顶着甲州马华妇女组主席的高职不但跟党对着干,还表现得比在野党更积极,何不干脆加入行动党,以便发挥其政治理念,更有效为人民服务?

江雪霞自我行销的策略不管用,公正党及行动党不敢要江雪霞,前无去路,后无退路,今天的江雪霞唯有硬着头皮,赖死不走。

行动党屈就伊党神权治​国 林吉祥副首相职位已放​弃


(周硕文评述)行动党主席卡巴星于11月25日在加央说,行动党建议由公正党顾问安华出任首相,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任副首相。但是他忘记了,林吉祥担任什么职位?

行动党里不是传出民联如果执政,林吉祥要担任副首相的吗?为何现在改变了立场? 可能行动党已经接受了伊斯兰党长老理事会主席聂阿兹的表明,即副首相职位必须有穆斯林出任,也就说非穆斯林不能染指这个职位。

看来行动党在民联都还没有执政,已经放弃了争取这个职位,那以后还有什么条件来跟民联的另外两个成员党谈判。行动党口口声声说,在民联里三党的地位同等,现在看来显然行动党已经矮了一截。

伊斯兰党现在的表现是张牙舞爪,处处以该党的利益和终级目标为主,那里有把民联的所谓立场放在眼内,更没有把行动党放在眼内。

行动党给人们的感觉似乎是在“为了大局吞声忍气”,公正党则从来不表立场。这使到伊斯兰党愈加狂妄,好像马来西亚已经是伊斯兰党的天下。

拿破仑说过:“在政治上,荒谬的不是一个障碍。”行动党和伊斯兰党的合作,根本就是荒谬的合作,但只要行动党对许多问题没有表现出果敢立场,或者静而不语,这就没有障碍了。

行动党遇到问题就拿出橙皮书来做挡箭牌,把橙皮书当成宝物,但伊斯兰党却从不重视所谓橙皮书。如橙皮书并没有写明马来西亚要变成伊斯兰党的伊斯兰国,翻版的福利国或仁慈国。但伊斯兰党认为这是将来执政的目标。行动党不敢公开反击,就是默认。

行动党林氏父子的领导作风是不伤和气走着看,其实很多问题现在不解决,将来木已成舟就无法解决。如伊斯兰党同意吉兰丹开放设立戏院,除男女分开坐之外,但必须亮灯看电影,而且电影内容必须符合伊斯兰的价值和道德,那根本就没解决问题。

马来西亚华人必须认清的是,伊斯兰党的目标是以宗教治国,任何事情,任何决策都必须从宗教角度去评定和诠释。坚持这种立场,马来西亚的多元文化,多元宗教的传统就荡然无存了。行动党与伊斯兰党的所谓公平合作其实就是俯首贴耳,一幅奴才之相。

马来西亚华人通过行动党的带领去支持伊斯兰党,协助伊斯兰党膨胀,达到伊斯兰治国终极目标,如果说马来西亚的政治、经济、文化的前途因此极其明亮,各族非伊斯兰文化,各族宗教会得到公平的对待,华文教育得到公平对待,那根本就是天方夜谭!

马德士司机全球最差

国内外游客对我国德士服务的各种恶评,已令大马德士服务在国际上蒙污。

来自日本、中东及非洲各地的游客投诉导致我国德士司机在LondonCabs.co.uk网站被标榜为全球服务最差的德士司机。

此外,另一个网站Ratestago.com也指出,吉隆坡的德士服务是继金边和雅加达后,服务最差的德士司机。

旅游部工业发展局高级副主任诺里曼说,种种关于司机无礼、粗暴及邋遢等的负面投诉已经玷污了我国德士司机的形象。

“遗憾的是,有些司机甚至涉及犯下刑事罪如抢劫与非礼等。”

漫天开价拒用收费表

诺里曼说,在去年旅游部共接获2467宗投诉,矛头指向我国德士司机的劣行如漫天开价与拒用收费表等。

他说,德士司机是外国游客对我国旅游业的第一印象,因此德士司机必须更加专业,以提高本身的正面形象。

为了提高德士司机的形象,旅游部与德士司机协会及私人德士公司合作,自3月中起开始委任和培训4000名德士司机为旅游大使。

他说,虽然现在分析这项计划的成果未免太早了,然而初期反应令人鼓舞,涉及此计划的德士司机也被灌输大量关于旅游业的知识。

他说,这些被选中的德士司机将接受为期一天的培训,并将与交通安全委员会进行对话交流,已掌握更充分的知识。

他说,我们并不要求德士司机成为导游,至少他们必须知道国内旅游景点。在经过一连串的训练后,这些德士司机才可以成为合格的德士大使。

德士大使月获100元津贴

诺里曼指出,欲参与相关计划的德士司机,年龄必须介于21至65之间、可应用国英双语、非烟民及没有任何犯罪记录。

当然他们拥有我国的驾驶执照,所驾驶的德士车龄也不可超过十年。

这些德士大使在任期间每月都可获得100令吉的津贴。每隔半年他们就会被重新评估,评估方面也包括来自乘客的意见回馈。

其中一名被选中的德士大使古玛说,他在几个月前获知自己中选后兴奋不已。

他说,这项计划有助加强他的责任感,而训练课程也授予他更多有关旅游业的知识。

拉曼生车祸1死4伤

金宝5名拉曼学院生因考完试相约到怡保吃夜宵,回程时撞上大道分界堤车子停在路中,尾随的巴士闪避不及撞上,造成1死4伤。

这起事故发生在今晨3时50分,由于拉曼学生的车子停在大道的快速车道,尾随的长途巴士遂撞上轿车尾部,长巴也失控撞向路边山壁侧翻在紧急车道上,巴士内的乘客饱受惊吓与蒙受轻伤。

事故造成一名18岁拉曼学院女生毙命,其他4名拉曼学院男女生受伤入院,另外巴士司机和数名乘客也受轻伤。

巴士乘客饱受惊吓

金宝警区主任黄光顺指出,根据初步调查显示,事发时,肇祸轿车是一辆5名华裔男女生共坐的马赛地,从怡保往南(即往金宝方向)前进,路经肇祸地点时突然失控撞向路中的分界堤。

他说,出事后,一辆正在右车道行驶的长途巴士在闪避不及的情况下,撞及轿车尾部,继而失控撞向路边山壁,侧翻在紧急车道上。

他指出,死者是年龄18岁的拉曼学院女生蔡育凌,在金宝拉曼学院选修酒店课程,家住在双溪古月新村。

长巴乘客:轿车超车肇祸

长巴乘客阿斯拉(21岁,学生)受记者询及时说,自己坐在巴士内的最前位置,目击整个意外过程。

他说,相信疑肇事轿车是超车的情况下撞及路中的分界堤,长巴为了要闪避撞向山壁。

他指出,巴士乘客约有30人,受轻伤者有三四人,包括司机。

伤者车上大睡不知车祸 警方:刘伟杰驾车

拉曼生1死4伤意外,究竟谁是司机,开始时竟然“语焉不详”没有答案。

据了解,由于警方开始时没有说明谁是司机,而除了不幸身亡的蔡育凌外,其余伤者又声称一上车后就倒头大睡,完全不知道车祸如何发生,而惹人心生疑窦,究竟谁是司机?

据悉,虽然媒体有向各伤者查问司机是谁,但众人语焉不详;后来媒体向警方消息查证,才指事发时是由男伤者刘伟杰负责驾车。

据各伤者所说,一行五人是昨晚9时左右乘车往怡保,凌晨2时才踏上归途。

他们上车就睡着,苏醒时已被人救出移至大道旁的草地,过后送往医院救治。

坐在司机旁的何桂莲也不清楚车祸如何发生,只是透露他们昨晚9时左右从金宝出发到怡保吃夜宵,返回金宝途中,她与其他伤者一样,甫上车就倒头沉睡。

谢乐贤说,事发当时,他人坐在后左边,人因睡着了而不清楚车祸如何发生,醒来时已获救及移出车外。

李文良坐在后排中间座,他说也不清楚事发经过,当他从梦中惊醒,发现自己已躺在大道旁的草地。

至于另一名伤者刘伟杰没有向媒体发言,因此尚无法证实事发时是由他开车。

母亲哭喊女儿回家

死者的母亲黎霜容(48岁)接获女儿不幸的噩耗后,在数名亲友的陪同下,赶往金宝医院太平间,办理女儿领尸手续。

无法接受噩耗的她在太平间嚎啕大哭,众人皆黯然神伤。

她不断的重复哭喊着“女儿,不要睡了,要回家,回家了!”。

父亲:育凌乖巧漂亮

蔡俊财(50岁、罗里司机)今早赶到金宝警察局向记者指出,失事的女儿是家中幼女,向来乖巧、有分寸、长得最漂亮。

他说,育凌昨晚与友人到怡保聚餐和看电影,在回家之前,也曾短讯及致电与母亲黎霜容联络。

“当时妻子没有留意女儿的来电及短讯,直至今日清晨的6时许,接到女儿意外的噩耗,一时难以接受。”

他指出,育凌在金宝拉曼学院攻读酒店管理课程,星期一至四住在金宝,星期五才回到双溪古月,星期天才送她回到金宝。

死伤者名单

姓名 年龄 家乡 就读科系
谢乐贤(伤)20岁 安顺 大港商业管理系第2年
李文良(伤)21岁 太平 商业管理系第3年
刘伟杰(伤)20岁 怡保 商业管理系第2年
何桂莲(伤)20岁 江沙 商业管理系第3年
蔡育凌(死)18岁 双溪古月 酒店课程

拿不出证据须跳湖

绿色盛会宣传主任李健聪挑战彭亨州务大臣拿督斯里安南耶谷,如果后者拿不出“绿色盛会苦行者全程未及200米”的证据,就必须跳入关丹佳乐来公园的湖内。

他说,安南耶谷早前透露,他有线人参与绿色盛会苦行,该线人通风报信指苦行者全程步行的距离未及200米,大部分的路程都是以车代步。

“安南耶谷说,苦行者是表演给民众看,是一群‘骗人的垃圾’。”

他针对这项指控指出,苦行者因长距离的行走,不惜身体被晒伤,脚起水泡,身上晒伤的痕迹都是参与苦行的证据。

他今午连同12名苦行者,在关丹佳乐来公园召开新闻发布会。

28人完成苦行

“如安南耶谷能找出证据证明苦行者仅是‘逢场作戏’,没有步行到独立广场,我与一群苦行者将跳入关丹佳乐来公园的湖内;相反的,如安南耶谷无法为他的控诉出示证据,他必须在跳入彭亨河前,先跳入这个湖。”

他透露,这次的绿色盛会苦行中,共有28名参与人士完成苦行,获得他们所发出的证书,所以他可保证完成苦行的人士绝对行走超过200米。

他狠批安南耶谷仅相信所谓“间谍”的片面之词,就对苦行者作一连串的指控。

安南耶谷昨日出席关丹快捷巴士推介礼后,受访时指出,百里苦行反公害队伍没有从关丹一步步走到吉隆坡,而是途中乘车、到餐馆用餐,引起苦行者的不满。

安南以割耳跳河做为赌​注 马华文冬必胜否则应关​门

梁敬义评述)彭亨州务大臣安南耶谷恼羞成怒,对关丹莱纳斯提炼稀土和劳勿山埃冶金受到连串民众运动的抗争,扬言国阵仍能夺关丹议席,而由廖中莱坐镇的文冬议席也稳如泰山,若是输掉了,他将割掉耳朵然后跳河谢罪。

安南发出豪言壮语,在国阵与民联对峙得旗鼓相当时,这种语气既傲熳也刺耳。但他的自信也有一定的根据。2008年的反风炽热,廖中莱在文冬国席竞逐,以25134票当选,其对手公正党的G波努沙米得票12585,多数票高达12594

2004年国阵辉煌时期,廖中莱对垒行动党的阿武巴卡勒拜苏汀, 得票27144, 对手获10305, 以庞大的多数票距离16829, 让对手难以招架。不过,政治没有永恒不变,来届大选是否仍然能保持这种优势,就要看看选民如何看待武吉甘满的採金计划。

安南如此信心满满,只因他深深觉得,即使反对之势风起云涌,那只是反对党居中造势,当前的绿化也只是外州人搞三搞四,关丹和文冬人民并不热衷於这类把戏。他甚至揭露,绿色盛会最近从关丹到吉隆坡的300里苦行摆姿作状,他安排的"间谍"回报,当没人看见时,苦行队以车代步,蒙骗群众。

根据这种情况,安南认为目前以环保名义的运动震撼不了国阵的根基。他甚至说,如果文冬失手,马华也得关门大吉,而他将割耳跳河。

按照目前的走势,人民公正党副主席傅芝雅将重作冯妇出战关丹。傅芝雅经历1999年、2004年两次出征失败以后,在20083月第12届全国大选时,以1826多数票击败马华重量級的国内安全部副部长兼关丹国会议员拿督胡亚桥。傅芝雅获得18398票,胡亚桥得票16572张。

但是,随着安华领导的公正党声望下跌,国阵要扳回这个彭亨首府关丹,也并非乏力。如果由马华上阵,据知在当地深耕的郑联科有可能披甲上阵。但是,由於申办关丹中华独中的过程中,马华背负着不利的舆论,巫统可能派员与傅芝雅一较高低。

安南以文冬的胜算做为赌注,因为他是文冬辖下一个州议席柏朗埃的州议员。安南以这个地盘建立州务大臣的地位。他掌握文冬的民情甚详,因此才胸有成竹撂下狠话。

发生在劳勿以山埃冶金的计划,现任旅游部长黄燕燕多年来主要受行动党的攻讦,这也意味着行动党对此议席虎视眈眈。

马华党内有一种建议,黄燕燕如果要保住政途,不妨移师到吉隆坡直辖区的敦拉萨镇另筑巢穴,但黄燕燕坚持在劳勿竞选,自认可以再度蝉联,理据与安南一样,山埃淘金课题纵然火热,那只是反对党制造的议题,对劳勿居民而言并不是什么大事,而不以为意的选民才是决定国席谁属的真正老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