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留预备班维持华文时间

副首相兼教育部长丹斯里慕尤丁同意保留一年制中学预备班、华小华文授课时间维持于300分钟,并继续推行学生交融计划。

华总、教总及全国校长职工会今天与慕尤丁会面,针对教育发展大蓝图进行交流后,华总会长丹斯里方天兴说,后者已针对上述事项作出决定。

交流会上,一行人也向副首相提呈华文独中统考课程的英文版,后者表示将交由教育部学术鉴定局官员,从学术角度研究承认统考的可行性。

副揆:多元教育非绊脚石

“我们主要是向副首相反映独中统考课程符合本土化方针,只是涉及范围更广。”

副首相今天与华总、教总及全国校长职工会交流时,承认多源流学校制度不是国家团结的绊脚石。

教总主席王超群则向记者指出,副首相指多源流学校制度在独立时期已存在,至今也没有对各族团结构成阻碍。

他说:“副首相也强调,教育发展大蓝图无意消灭多源流学校的特征。”

王超群否认“殊途不同归” 董教总抗争方式不同

教总主席王超群表示不了解董总署理主席邹寿汉指董总与教总已“殊途不同归”的用意,只强调大家处理问题的方式不同。

“我不知道他(邹寿汉)在讲什么,这要问他是什么意思。”

王超群说,董总、教总处理问题方式有别,教总选择直接向政府反映问题。

“好像今天我们与副首相兼教长会面,对一些问题马上有了答案。如果不会面,我们就一直不知道中学预备班是否需继续推行。”

他说,最重要的是大家都有维护华教的意愿。

他说,如果教育大蓝图出炉后真的违背华社意愿,他相信整个华社、朝野政党都会挺身抗议。

捍卫华教生存不妥协

“华教一旦到了真正存亡时刻,大家肯定会站出来坚持到底,不会妥协。”

华总总会长丹斯里方天兴说,虽然华总中委会议早已议决不出席董总的“11‧25和平请愿大会”,但他尊重选择出席的各州华堂。

马六甲、森美兰及隆雪华堂昨天皆出席上述大会。

方天兴说,虽然总会决定不出席,但各州华堂有各自的理由及看法,华总也会尊重。

“最重要彼此尊重,不要互相攻击。”

三造晤教长获积极成果

华总、教总、校长职工会领导层今天到国会,针对《2013-2025年教育发展大蓝图初步报告》与副首相兼教育部长丹斯里慕尤丁交流,长达两小时的会谈取得积极成果。

率领代表团的华总总会长丹斯里方天兴、教总主席王超群、全国校长职工会总务王仕发向慕尤丁反映11项华教课题后,指副揆兼教长耐心与他们讨论各项课题,大家都对这次的会面感到满意。

王超群说,代表团今天把七大华团于10月19日达成的看法及建议浓缩成11项课题,直接向慕尤丁反映。

他指出,除了慕尤丁,教育部秘书长拿督罗斯里、总监丹斯里阿都嘉化及撰写大蓝图的计划管理和教育方针局计划经理哈菲达博士都出席交流会。

老问题愿协商

方天兴则表示,副首相很有耐心地进行讨论,对许多老问题也表示愿意循协商及学术角度研究可行性。

“今天以这种方式与政府会谈,可马上取得一些成果及答案,是最好的解决问题方式。”

他说,华总、教总、校长职工会将继续跟进今日达成共识的课题。

出席交流会的华团领袖包括华总署理总会长拿督锺来福、义务总秘书蔡维衍博士、副义务总秘书拿督陈耀星博士、砂拉越华总会长黄益隆博士、登嘉楼州华堂会长陈明山、教总总务陈清顺、副总务黄稳全等。

交流11课题与回应

1.教育发展大蓝图只强调掌握双语,即国语和英语的措施,不符合我国多元种族社会的实际需求。

2多源流学校制度不是国家团结的绊脚石。

答慕尤丁表示认同,指政府将继续推行学生交融计划,促进各族团结。

3.反对华小从2014年起在四年级开始采用和国小一样的国文课程纲要。

答:慕尤丁同意先了解其课程纲要的难度,再检讨此事。

4.反对华小第二阶段的马来文上课时间从目前180分钟增至270分钟,以及增设每周5小时的国文辅导班。

答:慕尤丁指示官员再与华团代表讨论上课时间,并表明5小时辅导班时间是上限,校长有权调整。

5.反对废除中学预备班。

答:慕尤丁同意维持一年制的中学预备班,让国文能力不佳的华淡小学毕业生能在一年内加强国文,以顺利衔接中学课程。

6.吁政府公平对待华小。

7.吁政府承认华文独中统考课程。

答:慕尤丁表示教育部学术鉴定局官员将循学术角度研究可行性。

8.吁政府关注国民型中学的发展。

答:慕尤丁表示毫无问题,如同槟城日新国中设分校的模式,要开设多少所国民型中学都没问题。

9.吁政府关注国民中学开办华文班事宜。

10.吁政府承认华小和国民型中学董事会的地位。

答:慕尤丁指示总监深入调查,并要求各州教育局划一处理董事会注册程序及标准。

11.吁政府推动国民型中学技职教育发展。

人民期盼绿色大马

林吉祥说,虽然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形容“政府没有坏,何需修理?”,但人民应让政府知道他们执政55年已经坏了,人民应在下届大选将之更换,给予一个新政府、新大马和新未来。

他在现场多次询问出席者是否认为,政府坏了吗?引起出席者高声回应“是”。

林吉祥也说,绿色苦行与人民议员赋予独立广场一个全新的意义,令它不只是独立广场而已,而是成为“人民的独立广场”,成为国人呼吁一个更安全、绿色与干净的大马。

警员凌晨抵达引恐慌

大批警员凌晨分乘巴士抵达独立广场,一度引起恐慌。

绿色盛会宣称主任李健聪今早指出,200余人昨晚在独立广场露宿过夜,当时现场也有街头艺人在表演。

他说,到了凌晨1时许,3辆巴士载着60至70名警员前来独立广场,并进行汇报会。

“由于担心警方采取行动,大家一度惊慌和严正以待,现场气氛凝重。大伙随后手持国旗,以行动告诉警方他们是爱国与和平的一群,最终庆幸只是虚惊一场。”

轮流守夜防滋事者

“为了避免有人滋事和保护出席者,我们轮流守夜至天亮。”

李健聪说,一名按摩师昨晚9时许到场,义务为苦行者提供按摩服务至凌晨12时,今早也有许多热心人士纷纷送上早点予苦行者。

2议员炮轰国行失职

不满国家银行没有尽早就对付一家买卖黄金的投资公司令投资者蒙受损失,两名国阵议员炮轰国行失职。

巫统巴西沙叻区国会议员拿督达祖丁也斩钉截铁地说,相关投资者都受骗了!

他今日在国会上针对“金融服务法”修订草案的辩论时,这么说。

他说,该投资公司必须对本身不当行为负责,而国行没有尽早采取行动,也有疏忽之处。

另一名加入开炮的是冬牙峇株国会议员拿督威拉依得利斯哈仑,他质问为何监管机构用那么长时间才意识到相关黄金投资计划出现问题。

“当尸体已腐烂而爬满蛆虫,我们才会嗅到(发现尸体),然而上千的苍蝇其实早已爬满身尸。这上千的苍蝇不会错认尸体的。”

他借这段话来形容,当有上千苍蝇聚集时肯定是有了尸体(问题),当执法当局却不知道,直到尸体腐烂爬满蛆虫(问题爆发了),执法当局才后知后觉。

他也感叹,国人受到“投资越多越好”的教育有问题,包括他的好友,都成了狡猾的黄金投资计划牺牲品。

黄金买卖不属国行管辖

财政部副部长拿督林祥才指出,国行没有对金玉华(马来西亚)私人有限公司采取行动,主要因为黄金买卖不在国行管辖范围内。

“除非它涉及快速致富、欺骗等违法行为,国行及数个机构,如警方、国内贸易、合作社及消费部、大马公司委员会等才会采取行动。”

他今日在2012年财政法案系列进行总结,一一回应上述两名国会议员的言论时。

另外,林祥才指,2012年内陆税收局共收获了总值1168亿令吉的税务,国民缴税的数额逐年增加。

他指出,内陆税收局在2010年共接获了总值790亿令吉的税务,2011年收获为1022亿令吉的税务,这显示了国家的税务每年明显增加。

他补充,该局为了防止国人逃避缴付税务,采取了数项措施对付没有缴税的国人。

冠英批评副揆高傲

针对副首相兼教育部长拿督斯里慕尤丁指董总发起“11‧25和平请愿大会”有政治阴谋,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员林冠英批评前者态度高傲嚣张。

他发文告说,董总指出教育发展大蓝图有4项不利各源流学校发展的主要问题,但慕尤丁都没有正面回应,甚至不答覆。

针对副首相兼教育部长拿督斯里慕尤丁指董总发起“11‧25和平请愿大会”有政治阴谋,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员林冠英批评前者态度高傲嚣张。

他发文告说,董总指出教育发展大蓝图有4项不利各源流学校发展的主要问题,但慕尤丁都没有正面回应,甚至不答覆。

他说,《2013-2025年教育发展大蓝图》只是一分单元教育蓝图,根本不全面,“慕尤丁应学习聆听民众心声,而不是意气用事指责董总,董总不是政党,没有竞选议席,哪来的政治阴谋?”

他说,教育要民主化,就是要制度化拨款,推行制度化教育体系,教育部必须还人民一套公平民主的教育发展大蓝图。

他说,教育要民主化,就是要制度化拨款,推行制度化教育体系,教育部必须还人民一套公平民主的教育发展大蓝图。

首相漠视科学证据

拯救大马委员会今日发文告,指责首相拿督斯里纳吉针对莱纳斯稀土厂课题显得“无知”,并强调将持续抗议,至莱纳斯稀土厂及国阵政府倒台。针对纳吉接受媒体访问时说“只要拿出科学证据证实莱纳斯稀土厂有害,才会相信它影响大马人利益而采取行动”,该委员会作出上述回应。

批准临时执照不合理

该委员会主席陈文德说,纵使该会曾多次呈上部长听证会结果,以及从网上搜获的有利科学证据等资料,但首相似乎选择“视而不见”,不把有关证据当作科学证据。

“我们明白外资入驻国内可帮助经济成长,但莱纳斯公司未呈上完整处理辐射性废料方案,政府便批准临时营运执照予稀土厂,是不合理的。”

他说,首相纳吉罔顾全国2万人民的反稀土厂意愿,不符“以民为本”治国方针。

陈文德说,该会将积极持续展开各种反稀土厂活动,为了保障人民的利益,更矢言在来届大选把国阵政府“淘汰出局”。

78万信用卡账单呈堂

马来亚银行客户服务部经理证实,砂拉越首长的儿子拿督斯里马目阿布柏基,单在去年12月至今年6月,已以其美国运通白金卡消费超过78万令吉。

银行经理供证

在吉隆坡敦霹雳路马银行大楼任职的47岁客户服务经理姆西娜玛娜在回教高庭供证时说,有关签卡账目资料列在1月8日至6月8日期间的账单。

“账单是寄到他在古晋亮德坊(Brighton Square)大楼的办公室。这段期间的账单显示,马目阿布柏基分别刷了16万6332令吉、14万8763令吉、10万2236令吉、17万2193令吉、3万9454令吉和15万3539令吉。”

账单显示,马目阿布柏基在去年12月22日的旅游开销为12万9660令吉,今年1月6日在伦敦法拉利商品店花了6175令吉73仙,1月17日在伦敦一家百货公司花了11万7919令吉,并于5月14日在新加坡酒店住宿花了4747令吉。”

她今天在法庭回答马目阿布柏基前妻莎娜兹玛吉的律师拉菲伊沙菲伊的提问。

莎娜兹是我国著名歌手拿督茜拉玛吉的姐妹,她与首长之子在1992年1月9日结婚,并于去年5月11日离婚。

无签额上限

莎娜兹向前夫索偿4亿令吉,包括3亿令吉资产及总值1亿令吉的礼物,作为离婚条件。

姆西娜玛娜说,马目阿布柏基的白金卡没有签额上限,要签100万令吉也没问题。

她是获得银行允许,在庭上证实这些刷卡资料。

伊党保守开明派矛盾激烈 顾此失彼难撼动巫统根基


(陈治平评述)伊斯兰党像伊斯兰世界的政党一样,生活在现代的世俗,却痴迷着期盼的永生。它们都不能够随着科技的发达,调整本身的步伐,与时并进;即使同样的祖先、共同的宗教,亦兵戈扰攘,在它们治理的国家,导致民不聊生。

伊斯兰党由上个世纪的人物来领导;其精神领袖聂阿兹盘踞吉兰丹半个世纪,而哈迪哈仑也在该党当了30年的主席。

刚结束的伊斯兰党第58届党代表大会,只有3件事,那就是民联一旦入主布城,为哈迪哈旺争取首相宝座,成立伊斯兰“仁政国”,与及批判党内领袖为争取非穆斯林支持,避谈和不敢表明该党要实施伊斯兰刑事法的意图,让人留下印象。

他们没有在这个党代表大会把握机会,向人民发出一个明确的讯息。反而让民众看到的是,他们企图通过种种政治伎俩来掩饰该党越来越不合时宜,与国际和国内现实状况脱轨的事实。

由宗教司组成的宗教司议会,主宰着该党的斗争路线。那些担任党高职的青年专才,被批过于着重民联成员党的喜怒哀乐,不敢坚持该党以神权治国,一旦执政中央,将会实施伊斯兰法的意愿。此举让开明和雄心万丈的年轻党员,非常不满。

他们认为,这些宗教司只一再强调该党主席哈迪哈旺该成为民联的首相人选与及在执政时以神权治国,乃笨拙、愚蠢和不符实际的行为。他们也认为,民联一日不能够得到打破种族宗教的籓篱,获得全民的支持,执政中央的话,一切都遥不可及!伊斯兰党一日不能够在民联里面赢取最多议席, 成为最大成员党,一切都沦为空泛之谈!

这些开明的青年领袖,一向来主张“团结穆斯林”的政治思维。他们甚至三番四次建议伊斯兰党基于穆斯林的团结和将来,与巫统合作,成为治国伙伴。不过,由于他们被宗教司派系公开批判和边缘化,不敢在公开场合提及有违宗教司议会立场的观点。

宗教司派领导层惧怕失去乡区选民传统的支持,一味强调穆斯林为主轴的伊斯兰教义治国,忽略了非穆斯林、华裔和妇女选民在来届全国大选的决定性选票。

基本上,由宗教司操纵的党代表大会,所提及的议题,来来去去都围绕在落伍和与时代脱节的事项。他们给人的印象是一批“食古不化”的固执宗教长老,只会捍卫狭隘的宗教思维,限制异性往来和社交活动的自由。

虽然,该党一再强调,尊重非穆斯林的生活习俗,不会将伊斯兰法强加予非穆斯林;然而,该党宗教司派的长老们,有别于开明 派,着重流于门面的宗教习作。他们喜欢以最原始的蒙骗手法,去捞取选票。老旧的党形象,让开明派公开批评。他们甚至要求哈拉卡党报以更开明、自主的报导去向党外人士伸出橄榄枝,不要再固地自封。

固执和坚持神权治国的私营派宗教司议会领袖大部分都是中东国家受教育或宗教司出身,而开明派则由青年专才、退休公务员、企业人士或法律界人士所组成。他们的宗教立场比较偏向多元社会,办事作风干净利落,往往与宗教司的宗教偏激形态对立。

宗教司派系领袖担心一旦该党在全国大选获得辉煌的胜利,即意味着他们的大权旁落,许多该派系的精神领袖将会被取代。他们也感到担忧和不安,民联一旦执政,由于他们欠缺领导现代行政体系的能力,开明派将凌驾他们,主导政权。故此,伊斯兰党在来届全国大选差劲的表现,反而是宗教司派所期望看见的情景。这是宗教司派系对于执政中央思想上的严重混乱和迷惑。

党员对于民联仅仅将那些难以攻克的议席选区分配予伊斯兰党竞选而感到非常不满。他们认为,党中央过于俯顺于公正党的淫威,只分配到巫统的乡区政治堡垒去当炮灰。

他们为了赢取乡区民心,不得不强调神权治国的理念与巫统抗衡。然而,在锁定了以穆斯林为主的乡区选民后,他们往往失去了获取非巫裔,特别是非穆斯林的应对良策。一味“强调”伊斯兰法不会施之予非穆斯林,没有说服力!

一言蔽之,没有华人的支持,伊斯兰党根本不能够在2008年的全国大选赢获24个国会议席。该党如果继续浑浑噩噩,以为其民联友党特别是行动党可以保证他们继续获得非穆斯林的选票,则选择对巫裔和穆斯林社会火力全开,以伊斯兰神权治国和实施伊斯兰法作为捞取选票的饵。此举誓将使他们在来届大选失去一些华裔选民成为造王者的选区。

伊斯兰党一日走不出宗教司的股掌,不能与时并进,适时作出政治改革,它不单只难圆哈迪哈旺首相宝座之梦想,也难以在民联中有所作为。

邹寿汉论​殊途不一定同归 嘲讽行动党伊党各奔东​西


(张良评述)
报载董总1125和平请愿大会获得逾万人出席,大会宣称共3万人赴会。但却被《真相网》踢爆《董总集会全靠人头论成败 三千灌水变两万再招耻笑》。董总署理主席邹寿汉恼羞成怒,无地自容,矛头指向拒绝动员参加集会的教总,及其他选择对话与协商解决华教问题的华团,指殊途不一定同归。

为了撑场面,董总这回搞集会,通过各种名目暗中与行动党联办万人大集会,以为这是票房保证,误信行动党有能力动员万人,成全董总与净选盟争集会人数之冠的虚荣心,岂料却遇人不淑,被放飞机。只有领袖,没有党员的行动党,只有巴士,没有乘客,如何给集会制造万人空巷场面?

净选盟集会若非伊斯兰党动员参与,何来万人集会?邹寿汉这回搞错结盟对象,若要挽回面子,应乘大选来临前的热潮,即刻转码头邀请伊斯兰党联办真正的万人大集会,要达到一片青天白月人海场面,填满10个足球草场也不是问题。

董总既然要把大集会搞得“多元”,要强调为各族群母语权益斗争,避免被标签为种族沙文主义,却找行动党合作,又是有眼无珠,殊不知行动党根本就没有几个马来党员,如何动员多元族群?

董总搞1125和平请愿大会,把全部希望寄托在行动党身上,冷落公正党及伊斯兰党,结果该两党领袖唯有选择拉队前往独立广场挺绿色苦行游行队伍。

董总孤注一掷,投资在行动党,邹寿汉认为是此即同途同归。但却连集会出席人数的目标也无法达成,起步艰难,如何同归?董总何不更弦改辙,结合伊斯兰党以达到救华教的殊途同归最终目标?

邹寿汉明知行动党与伊斯兰党同床异梦,是否因为不满行动党动员不力,害到1125和平请愿大会人数不达标,害苦董总被逼再度吹牛灌水把集会人数夸大为三万人,而发表殊途不一定同归论,顺带讽刺行动党与伊斯兰党殊途不一定同归?

行动党网络恶霸攻讦星​云 刻意扭曲大马好隐有议​程



(梁敬义评述)
2012年"大马好"弘法大会,台湾星云大师为华社对当前政局指点迷津的表述,并未迎合行动党要求改变,推翻国阵政府的议程,结果招惹民联支持者通过社交网络,言不及义地胡乱轰伐,政治乱象再度让识者耻笑。

其中最胡址兼且无耻的,就是以"大马好"这三个问候和祝愿的字词颠倒是非。对广受华裔欢迎的星云大师而言,他没有向行动党靠拢就是非友既敌。"大马好"被解读为歌颂政府的政绩好,所以他们质询大马哪里好?

"大马好"取自问候吉祥语言,对佛教的祥和平安是一种祈愿,并不含任何政治动机。星云大师历年来提倡三好:说好话、做好事、存好心,而"大马好"只是延续他待人处事的主张,并非为政治服务。

但头脑发烧的民联网络恶霸却扭曲原本的好意。他们甚至把星云大师亲赠予首相的墨宝"吉星高照",诅咒为"霉星高照",这种意欲拨弄政治仇恨情绪的手法令人对民联支持者的文化素质难以恭维。

一个以报神为名的面子书户口,发贴对星云痴痴缠斗,有一部份人士呼应,但也有义愤填膺者怒斥,其中Huilee Khor说:你们太坏了,没有口德,和尚都要侮辱……..有没有礼貌啊??

针对报神挑起问题,另一位网友连续发文伸张正义。Que Yap Hong评论如下:

——我个人觉得, 这样的评论有些离题! 大马好, 没说是纳吉好, 大马有报神, 难道不好吗? 怨有头, 债有主, 何必针对一个老人家呢?

——难道我们大家争取的华文教育, 就是要我们用这样的”口德”, 来对待一个没对不起我国人民的一个老人家?

——我倒觉得, 这个”大马好”正合时宜,在这个两线制成形的年代… 大马越来越好… 不是吗?

——尤其是近年来佛教徒纷纷积极参与国家建设及社会课题的改革运动, 这难道不好吗?难道要把佛教徒推向纳吉, 是报神真正的目的吗?

——我很纳闷的是: 有人讽刺”和尚涉及政治”没好下场, 却怪罪一个台湾和尚不了解大马政治. 难道星云大师改信回教就可以涉及政治? 别拿石头砸自己的脚!真怀疑这些言论的背后隐藏一些BN的打手,故意扰乱人心。。。

——2009年,星云大师在与林冠英会面前,向媒体谈及对这位槟城新任首长的印象时,大师说,“现任的首席部长林冠英,他是一个很勇敢的人,从政需要智慧和慈悲,勇敢也很重要,才能有魄力带民众往前走。”

如今的症结所在就是,星云大师此次来马并没有抬举林冠英,因此,林冠英冷漠的态度间接造成网霸"揣摩圣意",为林冠英围剿星云大师。

一位在面子书颇活跃,常有精辟言论观点的龙奕发人深省地左右开弓,写道:

"你可以挺胸丶可以悲壮丶可以亢奋去参加百里苦行反公害,打造一个绿色光环,你也可以选择跟为母语教育共存亡,毅然现身参与,去壮大1125和平请愿大会的声势,你甚至可以认定国阵已经无可救药或马来西亚已经衰落丶败坏到让你想跟杨善勇庄迪澎移民流放……但是,你根本就没资格千方百计去否决星云法师的「大马好」之行,你不能因为你认为大马衰坏就凶穷恶极似的,呛声不许星法师说「大马好」,你更不能因为你自告奋勇地参加百里苦行,强调反公害是当急之务,而断定其他一切群众活动(运动)都不关痛痒,都不该被媒体更加重视!

民主和文明是这样讲的~不是靠没涵养没风度呐喊出来或曲线迂回地贩卖虚荣心和矫情所能巧取的……民主和文明绝对不是你讲得,就是星云法师这台湾和尚讲不得!

如果那样恶霸也可以体现民主和文明,那百姓还不如向专权和独裁拥抱!"

陆兆福再替伊党涂粉抹脂 斥指对付华裔为国阵卧底


周硕文评述)行动党社青团长陆兆福自从在国会拍桌为伊斯兰党辩护之后一举成名,已经俨然是伊斯兰党利益的辩护者。针对吉兰丹州哥打巴鲁市议会官员取缔华裔理发室,发传票给为男顾客理发的女理发师的新闻,陆兆福又再出面公开为伊斯兰党辩护。

11月24日报载陆兆福说,他怀疑这名官员有‘政治意图’,目的是“刻意刁难甚至恶意制造敏感且引起人民不满的问题”,用这种方式“损坏民联,然后给马华机会街课题炒作。”他认为,这是一个偶然发生的‘个案’。

根据他的阴谋论,这名市议会官员可能是国阵派来的卧底,“刻意制造问题,恶意涂污,破坏民联及友党包括伊斯兰党形象之嫌。

11月25日星洲日报第7版报道,该市KB Mall购物广场的NICE及E-Life 美发院业主谢翠兰现身说法,过去10年来 ,粗略估计她经营的多间理发店,收过200张罚单。她说,平均每年受到10张罚单,差不多一个月就有一间店收到1张。

看来哥市官员真的是无法无天,陆兆福看了这则新闻肯定怒火冲天,国阵的卧底竟然这么胆大包天横行无忌,要破坏盟友伊斯兰党的美好声誉,非常可恶!

我们建议陆兆福应该火速到哥市,联合友党直杀入市议会,把国阵卧底楸出来示众!

不只如此,哥市5大行业包括超市、饮食业、美容业、油站加上理发店的非穆斯林经营行业,统统遭到市议会的为难,业者频接罚单,接到手抖,还罚款也还到手软。陆兆福阅读到这些接续的新闻,他一定怒拍桌子,大声一喝把桌面也打裂了,这根本不是友党政策,友党绝对不会修理华人经营的行业。

陆兆福应该即刻发表文告,为盟友被抹黑申冤,坚信这些事件和盟友伊斯兰党是无关的。伊斯兰党肯定会遵照橙皮书行事,全国华人可以一百巴仙放心,只要行动党有在,保证这些事件不会发生,这样华社就很安心啦!

从另一个角度看来,陆兆福其实很了解伊斯兰党,也许陆兆福认同拿破仑说过:“在政治上,荒谬的不是一个障碍。”行动党和伊斯兰党的合作,事实上两个全然不同目标的政党合作就是一个荒谬的结合,但这不是障碍,只要行动党能迷惑华社,让华社相信伊斯兰党不是敌对党所指责的洪水猛兽,伊斯兰党主张‘仁慈国’,对各民族、各宗教非常‘仁慈’。向拿破仑学习,把荒谬的障碍除掉,马来西亚前途就光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