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谈槟州经济成长猛下跌 林冠英把未来投资算今年


(陈治平评述)如果副财政部长林祥才不说,没有人会察觉原来槟州的国内生产总值(GDP)竟在2012年的首9个月急降至差强人意的1.8% 。槟州政府的经济表现比起2008年所达致的5%国内生产总值,有天渊之别。他认为林冠英应该在经济领域加强表现,改善经济,并坦诚告知槟州人民有关经济境况。

以林冠英凭着一张嘴打天下,好勇好斗的性格,那里会让林祥才占口头上的便宜;他即刻反驳林祥才将数据政治化,声称槟州经济“负”成长的说法,不符合实际情况。

林冠英自2008年上任槟州首席部长以来,就一直夸夸其谈的炫耀槟州在民联政府的治理下,成功的将该州的经济发展蓬勃起来,达致前所未有的成长。他于去年就宣称,以槟城州占全国总人口的6%,却成功在2010年为国家吸引海外直接投资额(FDI)的36%,沾沾自喜。

他除了为本身的领导和槟州民联政府涂脂抹粉一番,在宣扬“猫”(CAT)政策的成功当儿,也顺便揶揄国阵前朝政府的种种不力。他曾因为槟州在2010年以122亿名列国家总投资额的榜首,远远抛离其他州属而自鸣得意。

然而,林冠英的忘形,让他更加勤于调侃和诬蔑前朝政府,不务正业地有事没事都拿前朝政府来作为体材,数落一番,以掩饰本身的无能。政治伎俩玩多了,越迷惑得了众人,他就愈加上瘾,穷以宣传,就疏于朝政。由于长期勤于政治宣传,打击政敌,忽略了踏实的政务,槟州经济陷入衰退的局 面,他还懵然不知。

林冠英以一贯作风,即刻发表文告加以反驳。他反指控国阵未列入两家跨国公司在槟州的投资。他在文告中指出,“同一天,德国国际跨国公司贝朗(B.Braun)宣布于今年开始,将在未来的三年在槟州投资17.5亿令吉,而安捷伦科技(Agilent)明年也将在槟城投资2亿美元。

他质疑,这2跨国公司宣布是否有反映在国阵的数据中。他的质疑,却令人对其会计学术背景感到怀疑。林冠英发表如此言论只有两种可能,他不是不晓得会计的原理,就是企图以政治伎俩来模糊混淆人民的视线。

任何稍微有会计知识的人都知道,德国公司在11月24日的宣布,和槟州首9个月的国内生产总额没有任何关系。而且,这项宣布只提及未来的三年,可能涉及的总投资额,还没有落实的投资项目,又如何能够纳入槟州国内生产总值呢?至于安捷伦科技公司的2亿美元投资,即使成为事实,也只能成为槟州明年的国内生产总额。

林冠英除了以大嘴巴强拗数据的真伪,图掩人耳目,根本没有拿出诚意告诉人民,行动党民联州政府将会如何改善槟州槽糕的经济状况。看来,林冠英和槟州民联政府已经黔驴技穷了。

张念群带新生女儿到国会

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张念群今天带仅4个月大的女儿颜矜格到国会,要求当局率先为在国会工作的妇女提供托儿所。

她今天带着女儿,与行动党大山脚区国会议员章瑛、人民公正党班底谷区国会议员努鲁依莎,3名妈妈在国会走廊要求国阵政府关注职业妇女的育婴需求。

“载至目前,各政府机构只设有71间托儿所,另20所设于私人机构,如果政府真的想在2015年把就业妇女人数增至55%,所有政府机构都应设立托儿中心。”

她说,根据统计,全国有2700间托儿所,当中有2000间不合法,试问家长如何放心把孩子交给这些托儿所?

各州议会应设哺乳室

张念群说,她这么做是效法欧洲议会意大利成员莉西亚两年前把新生儿带到会议厅,希望唤起人们对就业妈妈需求的关注。

“尽管我国近年来女大学生人数已超越男性,但妇女参与职场的比例仍然低,1995年只有44.7%,2011年仅47.9%,邻近国家如泰国、新加坡和汶莱,妇女就业比例已达71%、63%和60%。”

努鲁依莎说,国会应有一个地方让母亲哺乳,不仅开放给国会议员,也应开放予在这里工作的职员。

“各州议会和政府也应该这么做。”

章瑛说,槟州政府已在州政府大厦17楼设立哺乳室,并且正着手草拟育儿政策。

敦陈修信路外劳盘踞

外劳涌入改变敦陈修信路旧风貌,历史悠久的街道展露“异国风情”,老商家感叹无奈,默默守护艰辛创立的行业!

位于吉隆坡市中心敦陈修信路,前身为哥洛士街(Cross Street),也曾称为西冷路(Jalan Silang),如今改名为敦陈修信路(Jalan Tun Tan Siew Sin)。

街道繁华成佳话

在1970年间,这条街是隆市区内的主要商业街道之一,以卖布匹、洋服及西洋百货等闻名,当时也是最旺盛的年代,街道繁华、人口稠密,成一时佳话。

政府怠慢拖累燕窝出口

马来西亚燕窝进出口商公会批评,卫生部和兽医局怠慢的态度,是导致我国与中国签署马中燕窝协议书后的两个月,仍无法出口第一批燕窝至中国的主因。

该会主席潘文俊说,马中双方在签署马中燕窝协议书后,农业与农基工业部和卫生部理应分别提呈兽医卫生证书以及卫生证书。不过,据该会了解,协议书签署至今已两个月,农业部和卫生部对提呈证书一事毫无进展。

他认为政府应认真看待此事和采取积极的行动解决上述问题,兽医局和卫生部不应各自为政,反之应互相配合加快步伐解决证书问题。

恐赶不上春节大市

“如果中国燕窝市场仍无法在今年12月开放,无法在华人农历新年前出口首批燕窝至中国,那国内燕窝加工厂以及燕农将会受到更大的打击。

“这项问题有必要尽快解决,让中国国家认证认可监督管理委员会(简称CNCA)可派员赴马,对我国燕窝卫生控制体系进行实地考察。”

潘文俊今日出席马来西亚燕窝进出口商公会与中国全国城市农贸中心联合会代表团进行交流后,在记者会上这么说。出席者包括大马燕窝进出口商公会署理主席拿督潘金躍、总秘书拿督戴棋铭、副主席林决锦、理事拿督蔡千根、范仁登和郑振川。

此外,潘文俊也促请政府能够拨出一笔过亿令吉的贷款,供国内燕农和燕窝加工厂业者申请,协助业者解决困境。

中强调未限定追踪系统

中国全国城市农贸中心联合会会长马增俊指出,中方也希望中国燕窝市场能够尽快开放,惟这必须视两国政府协商工作情况而定。

他今日在一个马来西亚燕窝鉴定储存交易中心与马来西亚燕窝进出口商公会代表进行交流后,在记者会上强调,中国政府没有限定燕窝加工厂所使用的追踪系统类别,只要有关系统能追踪燕窝来源即可。

“我们(中国人民)都知道食用燕窝的价值和益处,不过,随着燕窝亚硝酸盐含量超标事件后,大家都非常担忧而不敢吃燕窝。”

马增俊补充,该国人民目前所关注的是他们所食用的燕窝是否达标,即没有问题的燕窝。

投诉吉胆岛用餐砍菜头

三名男学生结伴到民风淳朴的吉胆岛游玩,声称误闯没标价的餐馆用餐惨被“砍菜头”,令超出预算的三人没钱购票船票回家,滞留码头!

领养吉胆岛的巴生市议员宋顺源说,今年截至目前已接获三宗食客申诉在吉胆岛上遭餐馆无理收费的投诉,投诉者分别是3名外国游客、3名男学生及一名老太太。

“目前正值年终学校假期,属于旅游旺季,吉胆岛一些无良的海鲜餐馆业者趁机抬高物价,向游客开刀,导致游客投诉连连,一些甚至到警局报案或向政党人士投诉。”

他举例,三名男学生日前游吉胆岛时到一家餐馆用餐后,才惊觉收费昂贵,超出预算。

三人在付帐后导致身无分文,在码头也没钱搭船回家,其中一人更焦急得哭了起来。

“所幸有热心的岛民见状便代他们支付船票,才化解这宗小插曲。”

普通菜肴收费逾200元

他说,外国游客则投诉在一家餐馆点了数道普通的菜肴,店家竟收费逾200令吉。

“有时遇上海产量减少的时期,海鲜价格自然会提高,餐馆业者应列出新价格表让食客一目了然,避免无谓的纠纷,同时可提升吉胆岛的形象,促进旅游业,有利长远的旅游发展。”

他呼吁餐馆业者确保食物价格合理,以免招惹游客投诉,甚至向国内贸消部投诉。

宋顺源吁渔业局 关注拖网渔船浅海捕鱼

宋顺源呼吁大马渔业局关注吉胆岛深海拖网渔船到浅海捕鱼的问题,以免破坏岛屿的自然生态,也令渔产锐减。

“吉胆岛若要转型就必须确保卫生、自然生态及旅游业方面完善及辅助,才能促进健全的旅游发展,目前吉胆岛的卫生环境仍有待改善。”

他说,吉胆岛有百多户岛民,从今年初起已被不被允许为土地使用临时准证缴付地税,令岛民感忧心不已。

“岛民认为州政府是为方便日后收回土地,不必赔巨款才作此决定,希望雪州行政议员兼巴生海峡区州议员哈丽玛关注。

带旺两岛旅游业 速建吉胆岛五条港桥梁

宋顺源建议当局加速落建由吉胆岛通往五条港的桥梁,以带旺两岛的旅游业。

他说,目前吉胆岛游客较多,相隔不远的五条港,游客人数则比较少。

“我们已向行政议员欧阳捍华反映,若州政府没足够的预算,可考虑与私人界合作。”

同路人羞於为伍渐行渐远 董总独断专行使华社分裂


(姚新言评述)董总主席叶新田说,1125和平请愿大会不是反政府的集会。把集会与“反政府”挂钩,确实危言耸听,因为这只不过是热爱华教的人士表达他们对教育大蓝图的立场而已,不能因为他们有不同的意见,就把他们归类为“反政府人士”。

按照同样的逻辑,叶新田也不应把拒绝参与1125大集会视为“反华教人士”或“华社罪人”。不出席大集会的人,并不表示他们不热爱华教。

事实上,许多缺席大集会的人为华教出钱又出力,不能因为他们缺席就抹煞他们过去的付出和牺牲。

教总、华总和其他相关组织,甚至许许多多的无名英雄,以及马华和民政这些年来通过本身的方式维护和支持华教,这是不容叶新田和邹寿汉否定的事实。

虽然邹寿汉暗讽教总的方式“殊途不一定同归”,但公道自在人心,究竟是董总的激烈抗争方式,还是教总的理性处理方式比较有效,见仁见智。

1125大 集会隔天,教总、华总和校长职工会和副首相兼教育部长慕尤丁见面后,就达成了多项共识,除了应允检讨教育大蓝图之外,政府也同意保留中学预备班。

也许叶邹会邀功说,若不是因为董总施压,教育部不会让步,但教总主席王超群则只是说,教总将会继续通过对话的方式,希望可以解决教育大蓝图中不利于华教发展的课题。他不会与叶邹两人进行无谓的口舌之争,是不是殊途同归,还是“温水煮青蛙”指的是谁,都是没有意义的争论,倒不如把精力用来解决华教问题更好。

大家都感到费解,为何董总不去努力凝聚华社整体力量解决当下华教的种种问题,反而是要排挤和边缘化和他们立场相同,只是处理方式有别的其他组织?

过去 形影不离的董教总只要登高一呼,马上获得华社全面配合,在争取华教权益问题时,能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

如今,董总发动的集会,已经无法引起华社共鸣,因为少了教总,董总这个金字招牌的号召力也减弱了。

叶邹枪口对内,分化华教组织,把华社弄至四分五裂,失去应有的凝聚力,却不自我反省到底是不是他们的领导方式出现了问题,反而还要继续以华教龙头老大的姿态自称,凡事都是在自己作出决定后才要求其他团体加入,不尊重别人的同时,又猛烈批评昔日的盟友(教总)。

从最早的林连玉基金,到后来和新纪元学院院长柯嘉逊,再到现在的教总先后和董总分道扬镳,难道都是别人的错,叶邹都神圣不可侵犯?

示威游行伸张正义须自​律 过度偏激言行反变成公​害


(陈治平评述)
绿色盛会主席黄德披露,由于他不满首相纳吉只忙着捍卫政权,他将会向关丹格宾莱纳斯稀土厂发动“百人攻厂与封厂”绿色先锋队行动,以人墙方式封锁莱纳斯稀土厂。

他并不是第一次发表如此躁动冒进的言论。他就曾经于今年9月28日在关丹与马来西亚反稀土运动3大团体,绿色盛会、拯救大马委员会及反莱纳斯联盟向科学、工艺及革新部长拿督斯里麦西慕发出严厉警告,即刻宣布吊销莱纳斯先进材料厂( LAMP)的临时执照,否则他们将动员超过千人占领其办公大楼,展开抗议行动。

如斯言论,让人听来有点担忧。任何单位发动示威抗议行动,都必须对自己、参与者和各方面的安危作为主要的考量。黄德所率领的“反莱纳斯稀土厂300公里苦行队伍”在前往默迪卡人民广场前,就事先宣布不会推倒路障或闯入广场,是正确的决定。因为,当成千上万的示威者聚集一起的时候,任何火花都可能会激起群众的羊群心理而失控。

而且,参与这场苦行运动的人,有许多携带儿童参与游行,不单只罔顾自身的安全,也违反了法律。万一发生意外,抑或骚乱,主催单位和发起人如何向民众交代与负责?

绿色苦行能够获得约两万名民众参与,和成功激起公民意识是一件令人鼓舞的事。然而,我国是个以法治国的国家,任何人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前提下,都拥有法律的保障。绿色盛会组织和黄德不能够因为在法庭上不能够成功阻止莱纳斯稀土厂获得营运执照,就罔顾法律,为所欲为。

我国是个多元种族、宗教国家,任何行动都必须考虑到其他族群的感受。关丹稀土厂周边的马来同胞已经开始被政治人物所说服,以生活和经济效益等切身问题去鼓动那些因为莱纳斯稀土厂受益的村民,去与反稀土运动组织对抗。

首相纳吉要求反稀土组织以科学实据来证明稀土有害,只要有证据莱纳斯稀土厂对人民有害,他将会采取行动的言论,却被黄德批判为了无新意和对之质疑。

黄德热爱绿色环保运动确实值得嘉许。他曾经是沙巴州拿篤3310区国际扶轮社活跃社员,于1998年主办“一分钟种万棵树”环保活动。他目前是沙巴州环保协会主席。然而,他一会卷入关丹格宾莱纳斯稀土厂,一会涉身劳勿武吉公满金矿,一会到边佳兰义山搬迁课题参与其事,以及抗拒沙巴拿篤液化天然气发电厂课题,几乎都难以与政治划清界限。让许多人质疑黄德是否会在来届全国大选参加国州议席的选举,或是为在野党筹募政治筹码。

黄德在接受媒体访问时,不否认本身“政治化”有关课题。他认为,环保和公害课题处处可见,都是政治腐败所造成,政治课题应该以政治管道解决。

如果黄德的动机单纯,为环保和反公害运动献身,真的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情。然而,在争取人民利益的同时,不能够不顾及他人的福利、安危与及他们所应获得的法律保障。

动辄号召群众占领政府办公大楼,抑或“攻厂”、“封厂”、筑人墙阻止货柜进出莱纳斯稀土厂的后果可不是闹着玩的;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如果意外事件一触即发,主催者就必须负起道德和法律上的责任。反公害组织和其领导必须确定本身在抗争的过程中,千万别成为另一个公害!

即使关莱纳斯也要换政府 拯救大马委员会意图毕露


(张良评述)《南洋商报》推特前晚报道,拯救大马委员会抨击首相在莱纳斯课题上显得“无知”,并强调将续反稀土活动直至莱纳斯撤走及换政府为止。

拯救大马委员会最终说出她的最终目标——换政府。即使莱纳斯稀土厂最终关闭,拯救大马委员会仍会继续其拯救大马的任务,即换政府。

今年7月6日,拯救大马委员会举办模拟投票,让出席民眾投下「支持」或「反对」莱纳斯,以手中一票告诉政府,人民对莱纳斯稀土厂的意愿。其主席陈文德公开强调:「我们只是利用手中一票来终止莱纳斯,不是终止国阵政府。我们只是让人民以模擬投票来告诉政府人民的诉求。」

换政府是人民的权利,是在野党的最终目的。民间组织也可以光明正大换政府,公开让人民自由选择是否要参与其换政府任务。

拯救大马委员会不久前才说:「我们只是利用手中一票来终止莱纳斯,不是终止国阵政府。」转眼就变成「将继续反稀土活动直至莱纳斯撤走及换政府为止。」

要换政府何必如此扭扭捏捏?挂着反公害的旗帜,招摇撞骗,最终还不是露出狐狸尾巴?自己招认最终目的是要换掉国阵政府?

如果民联入主布城后,终止了莱纳斯,拯救大马委员会还要换政府吗?若不,该委员会又如何解释「将续反稀土活动直至莱纳斯撤走及换政府为止。」?

要换政府,可要抓紧时机,拯救大马委员会应成立政党,参加大选,或干脆注册为马来西亚绿党。若来不及注册政党,不妨选择与民联结盟,穿民联党衣参加大选,让人民有个坚决要换政府的对象可以选择。

火箭党工骂星云为老秃驴 亵渎长老衰口骂尽出家人


(林文彪评述)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接见佛光山开山宗长星云大师,原本坐着轮椅进入首相办公厅的星云大师,为示尊重首相,坚持站起来赠送一幅“一字笔”“吉星高照”给纳吉,告诉纳吉“吉星高照”的“吉”代表纳吉,以这4字祝福首相。

这件事,让民联狂热粉丝大为不悦,在面子书等社交网络破口大骂星云大师,一名自称为行动党党工的面子书用户甚至辱骂大师为“老秃驴”,极尽侮辱佛教界德高望重的长者。有人为星云大师打抱不平,指出“秃驴”二字不可乱骂,别忘了反莱纳斯苦行队里也有僧人——空理法師。

2009年,万众敬仰的佛光山开山宗长星云大师与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在槟州会面,在海上结缘!

星云大师在林冠英未抵达前,向媒体谈及对这位槟城新任首长的印象时,把“冠英”念成“观音”,让在场者莞尔。大师说:“现任的首席部长林“观音”(冠英),他是一个很勇敢的人,从政需要智慧和慈悲,勇敢也很重要,才能有魄力带民众往前走。”

星云大师当时以 “一加一等于二”的逻辑来劝勉林冠英及许子根,应集合力量,让两个“一”,加起来等于“二”。针对媒体询及现任首长及前任首长,应该维持怎样的关系以便给槟州带来更好的发展时,大师说:要互相尊重、包容、合作及辅助,就会一加一等于二,集中力量就会加分,若减分就不好了!

但林冠英四年来并没有虚心受教,听取大师教诲,朝野携手合作为槟州人民谋福利。林冠英反而变本加厉视政敌为必须消灭的对象,自以为是代表全民,不但排除党外异议,也对本身党员异议赶尽杀绝。

大师三年前访槟期间赞美林冠英“勇敢”,赠送自己的著作《人间万事》,与林冠英结缘。没有被戏虐为“政治和尚”、“爱与政治人物为伍”。

今时大师赠首相纳吉“吉星高照”一笔字祝福。却被民联支持者嘲讽为“政治和尚”,还被行动党党工辱骂为“老秃驴”,一竿骂尽出家人。不但让大马人蒙羞,也给大师访马行程留下阴影。

行动党应对该党党工出言不逊辱骂星云大师公开道歉,尽管大师不稀罕该党的道歉,不为恶言所动,但作为意欲执政中央的政党,应表现泱泱大度风范,尊重宗教界长者,尊重言论自由应有的风度。否则,该党排斥异议,不尊重宗教自由的作为,将被选民唾弃。

哥市取缔理发业危机四伏 安华乃伊斯兰化开路先锋


(周硕文评述)对于哥打巴鲁市政局取缔华人理发室,发传票给替男顾客理发的女理发师,在华社引起极大的震撼,行动党的陆兆福赶紧替伊斯兰辩护,至于公正党的安华立场又如何,根据以往的记录可以推测他的回答将是‘尊重’该市议会的行动。

事实上,在伊斯兰党还未积极展开伊斯兰化运动之前,安华是第一位在马来西亚推动伊斯兰化运动的主力大将。他在1971年创立马来西亚伊斯兰青年运动,以及1974年起担任大马伊斯兰青年阵线主席。在受到马哈迪的重用进入巫统后,平步青云,官拜副首相。

外国的评论称:“马哈迪的民族主义意识形态,安华则较倾向伊斯兰教的斗争,以争取穆斯林利益為己任,作风比马哈迪更激进。”在1981年进入巫统后,致力推动国家行政伊斯兰化(Menyerap Nilai-Nilai Islam Dalam Pentadbiran Negara)的政策。

自此,马来西亚的面貌逐步改变,比如在电视台报告新闻的马来女性主播开始戴头巾,马哈迪一度对此表示不满。很多伊斯兰化政策在安华主使下推行,达到高峰时期一度要大酒店的穆斯林用餐具用必须分开及分开清洗,不可与非穆斯林用的餐具混合在一起,但引起业界的反对而告吹。

引述这些证据是要说明,马来西亚的逐步朝向伊斯兰化,安华是始作俑者,而马来西亚世俗国的外表逐渐被模糊,安华在这方面居功最大。今天伊斯兰党的激进目标,跟安华奋斗的目标是一致的,伊斯兰党在吉兰丹地方政府颁布的各种伊斯兰法,也符合安华的理想。

伊斯兰党要在马来西亚建立伊斯兰国翻版的‘福利国’或‘仁慈国’。安华一直是‘尊重’伊斯兰党的主张。行动党和他们的合组联盟根本是一个荒谬的结合。

没有行动党的合作,伊斯兰党的终极目标和安华的大伊斯兰理想是绝对不可能实现的,但民联现在都还没有执政,伊斯兰党根本就不尊重行动党,安华把行动党当棋子,而行动党林氏父子和跟班们在伊斯兰党和安华的面前却患了政治阳痿,硬不起来。现在硬不起来,改天真的当政,行动党林氏父子和跟班们不只是政治阳痿,还变成缩阳症!

哥市市议会的上述做法,证明地方政府颁布的伊斯兰法不只用在穆斯林,也用在非穆斯林身上。行动党如果公开反对哥市的伊斯兰法,就是不尊重伊斯兰。

伊斯兰党基本上奉行的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原則;中间是沒有协调的空间,行动党不必梦想可以跟伊斯兰妥协伊斯兰法的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