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统制造仇恨保政权

国会反对党领袖拿督斯里安华说,刚落幕的巫统代表大会显示该党没有信心在来届大选继续掌权,所以选择以製造政治仇恨和人民之间恐慌的方式来保住政权。

也是人民公正党顾问的安华在该党总部召开记者会时,抨击纳吉和巫统妇女组主席拿督斯里莎丽扎在代表大会上的言论;先是指纳吉表示民联执政后,我国会在3年内失去国家主权,然后莎丽扎重提513事件。

“(纳吉)是要以民联领袖会为了政权而典当国家尊严的概念,来愚弄人民。"

“重提513事件是为了要在巫裔和非巫裔之间製造仇恨,进而在人民之间製造一个`巫统失权将导致流血事件发生’的文化。"

针对民联是否关注大选出现跳槽的情况,安华表示民联目前专注在赢取大选的事宜,并不关注跳槽的事宜;但他们要确保人民的委託获得尊敬,不要有买票和威胁的情况出现。

安华指巫统声称要夺得三分二议席,显示他们根本不瞭解民情,不懂人民疾苦。

他否认纳吉指民联执政3年就失去主权的指责,更指莎丽查之前提出“五一三论"是一再显示国阵/巫统已失去信心,证明民联对国阵是一种威胁。

否认慕沙哈山欲入公正党

安华表示,他不曾听闻前全国总警长丹斯里慕沙哈山有意加入公正党,但如果对方有意加入,他会做出考虑。

“我是因为对方是前全国总警长而有跟进对方的言论。他有兴趣加入公正党?不。"

“但如果他这么做(有意加入公正党),我会考虑。"

安华也强调,慕沙哈山有意加入公正党的说法没有根据,而且也不公平,因为他既不曾听闻慕沙哈山要加入,对方也不曾表示有意加入政治领域。

现年60岁的慕沙哈山是针对安华指他在1998年的“黑眼圈"事件中捏造证据,而在2008年7月21日入禀高庭,起诉安华毁谤,因为对方的言论已使他的名誉受损。但双方在10月16日原定开审日达致协议,和平解决这场法律纠纷。

针对地毯供应商印裔商人迪巴日前对纳吉所做出的指控,安华否认迪巴选择在巫统大会前对外发表的谈话与他个人无关,他并没有指使这一切的发生。

没指使迪巴指控纳吉

他说,由于迪巴和慕沙哈山的指控非常严重,而且也与公众利益有关,首相纳吉应该对这一切解释。

“我认同不是每件事情都需要解释,但迪巴有文件、记录和金钱转账的文件,警方和反贪污委员会应该调查。"

纳吉似承认政权腐败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今日表示,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把自己与埃及的穆巴拉克作比较,彷彿公开承认了国阵正在推行一个腐败和独裁的政权。

也是巫统主席的纳吉在今年9月的巫统庆祝开斋节开放门户活动时,警告人民反对“阿拉伯之春",他日前为人民进步党代表大会致开幕词时重複这项警告。

潘俭伟发表文告说,纳吉尝试反对人民通过集会作出改变,亦如在中东所看到的,这不正是把自己与埃及前总统穆巴拉克的腐败和独裁30年后辞职相联在一起吗?

他说,民主行动党适耕庄区州议员黄瑞林最近揭发国阵掠夺雪州土地,可是身兼雪州巫统主席的纳吉,在这宗土地丑闻事件上却完全选择保持缄默,甚至拒绝针对其领袖在他们“未转型"的封建和腐败心态作出谴责。

他表示,“仍处于寒冬"的暴力威胁说法并不存在,它只是首相和国阵越来越恐慌而製造的空洞威胁论述。这种恐赫性的言论,不断由巫统领袖和其他代表在甫结束的巫统代表大会无数次地重複,似乎已成为他们唯一已剩下的武器,那就是恐吓马来西亚的选民在来届大选避免改朝换代,从而终结了贪腐的国阵政府。

林吉祥预测3月大选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预测明年2月会宣布解散国会,3月将举行第十三届全国大选。

他说,虽然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担心成为巫统末代首相,对大选日期一直举棋不定,但是纳吉应该不会成为大马史上,将大选日期拖延至任期届满、国会自动解散才来大选的首位首相。

明年4月28国会届满

他昨晚出席由民主行动党北干那那支部举行的“告别腐败,迈向布城”筹募大选基金晚宴,致词时这么说。

他说,我国宪法规定,国会将在明年4月28日届满自动解散,然后进入全国大选,距今尚有5个月。

他指出,大马最大的问题是贪污,而且逐年恶化。根据国际透明组织的贪污印象指数排名,大马排名一直下跌,从1995年第23名,到了2003年下滑至37名,去年12月已跌到第60名。

大马贪污问题严重

他指出,在巫统大会上,纳吉在开幕致词与闭幕总结陈词都对贪污问题只字不提,他不认为纳吉能够真正解决贪污问题。

他表示,中国过去贪污问题严重,但中共至今已改善贪污问题,相较之下,国阵政府在肃贪工作远远落后中共。

此外,他表示,民联在来届全国大选能在柔佛、沙巴、砂拉越三个州属各取得三分之一的国席,将能落实迈向布城的梦想。希望选民能从柔佛开始掀起比3‧08更巨大的政治海啸。

巫程豪:仅买地未投资 特区发展令人担忧

民主行动党柔州主席巫程豪指出,不少投资者只在依斯干达特区下的振林山地区购地,没有实际投资举动,因为他们对国阵政府不具信心,也正等待换政府。

因此他认为依特区的发展令人担忧。

他强调这55年来即使民联在大选败阵都没有乱,反而是民联在来届大选可能执政时,国阵要遵守民主游戏规则,不要制造骚乱。

他指出,有超过60%马来同胞无法忍受巫统领袖的严重贪污而选择要改变,也不相信巫统部长的言论。

他披露,自2009年至2011年,柔佛机构从负债93亿令吉增至108亿令吉,该公司如何赔偿柔佛基金的投资者,这点仍存有疑问。

他表示,民联要让前任马华总会长敦林良实在有生之年见证他们是如何成为一个好政府。

华裔选民一棋错满盘皆输 民联执政全民陷入水火中


(董佳燕评述)
巫统一如既往强调捍卫巫裔和穆斯林权益以抗衡鼓吹将伊斯兰神权奉为治国指标的伊党,与此同时还得抵御伪装为多元种族主义的公正党发出的猛烈攻势。

国阵中代表华社的马华虽推出一系列全民计划,实质上却仍以守护华裔权益为主轴,与自称代表大马华人实际上却是一个多元种族政党的行动党相互较劲

首相兼巫统主席纳吉在巫统大会总结时表示若投选民联三党将破坏伊斯兰教信仰、分裂穆斯林和打压民族。马华总会长蔡细历也在党代表大会中一再强调若来届全国大选人民选择把民联送进布城,将导致我国非穆斯林权益遭侵蚀,同时国家也面对体制危机。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嘲讽两者论调冲突,批评国阵此等分而治之的政治戏码毫无权威性可言。

巫统由始至终不认同我国成为伊斯兰神权国以及实施伊斯兰刑事法。这一点在1993年第四任首相敦马哈迪极力阻拦丹州政府意图推行与中央政府司法制度相违的伊法可见一斑。

鉴于伊斯兰刑事法乃依照真主法典,若伊党在民联执政后于国会提呈动议寻求通过,穆斯林议员们将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投支持票。这绝非纳吉政府愿意见到的局面。

此外,公正党正由一个包装着为全民争取公正、平等,实则源自激进派的安华所领导,其开明态度存疑,反观巫统在纳吉领导下却越见开明。

马华一早看穿依党绝不甘于屈居公正党之下当老二,其狼子野心乃是要在执政后主导一切施政,逐步建立伊斯兰神权国。鉴此,马华费尽心力呼吁华社切勿轻信行动党为其盟党背书与粉饰的不实言论。

由此可见,巫统与马华在这课题上始终站在同一阵线。

若民联成功执政中央,伊刑法获通行,司法体制乱象丛生,导致大量外资撤离造成经济动荡,全民皆成输家。

届时,行动党得背负典当非穆斯林权益的罪名,成为名符其实的政治傀儡,亦非赢家。

网媒崛起狠猛打政治神棍 槟行动党政府自陷於危机


(郑杰评述)
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针对槟州民联在来届大选的胜算,从老早发表“槟州比雪州更难”的言论,直到最近在槟州行动党大会说槟州民联可以保住槟州政权,显见槟州民联或林冠英自己对槟州政权的信心,一直都处在动摇的位置上。

我们大可以说林冠英在玩弄政治把戏,把槟州民联政权说得危险的话,绝对可以让槟州华裔子民有危机意识,不会因为“行动党必胜,同情国阵”的情绪出现,而流失一些选票。同样地,在民联内部,更会团结三党的作战精神,也同时对行动党内部派系斗争,起到一定“施压”的作用。

林冠英除了要解决行动党本身内部酝酿已久的“过江龙”与“地头蛇”的较量外,更为重要的是,槟州第一副首长曼梳发表“神论”外泄之后,公正党和行动党之间的恩怨,去到怎样的一个地步,这其中隐藏的危机又有多少呢?是否会暗中倒戈相向?来一个回马枪?

除了内部问题,民联议员的素质,一直都是媒体和国阵大力质疑的课题之一。除了民联议员对党和政治理念的忠诚度外,议员处理民生课题的经验和态度,都是民联胸口的痛。

因此,曹观友疾呼议员和党员不要做出让选民生气的事情,而他也曾发表要选民“选党不选人”的论调。这些言论反映出了行动党无法派出一些“有素质”的候选人,更别说可以尽心尽力处理民生课题的领袖。

全国局势显然,马来人选票局部回流,印度人更是大幅度地倾向国阵。这种趋势是否会在槟州境内获得共鸣?印度人与马来人的选票回来将对槟州民联产生极大的打击,尤其是公正党竞选的混合区及行动党在印度选民居多竞选的两个席位

媒体对行动党的态度,也起着关键性的作用。无论是中文或英巫媒体,都对林冠英主导的政府,起到更严谨的监督作用。媒体的评论文章对猫政府的态度,也从过去的“给予表现机会”,直到近年来的“批评和监督”,形成了另一种对林冠英政府的压力。

此外,多家网络媒体的崛起,一直对槟州民联政府和林冠英本身的穷追猛打,势要打破“人民对造神论”的认同,并群起监督这让槟州子民,乃至全国华裔选民感觉良好的“神棍”。

这多方面的内忧外患,会如何挑战槟州行动党欲继续执政的目标呢?若以上所说的可能性都同时发生的话,槟州行动党绝对有可能在微差席位上,将政权拱手让出。

电动脚车不应列摩托车

陆路交通局准备把电动脚车列为摩托车,骑士必须考取驾驶执照、穿戴头盔和注册电动脚车,乐龄人士大表反对,认为多此一举,造成诸多不便。

电动脚车使用者表示,他们都是乐龄人士,绝大部分没有受过教育,不谙国语,无法听懂以国语讲解的课程,又如何面对驾照考试。

不谙国语难考驾照

他们今日向《南洋商报》说,电动脚车在市场上已经使用多年,从来没有听闻发生过车祸。

文冬慈爱协会副主席关莉莉表示,乘坐电动脚车的乐龄人士都不是富有人家,上课程及考取驾照需花费数百令吉,还需为电动脚车购买意外保险,是一项沉重的负担。

“电动脚车的骑士多是中年妇女、残疾人士及乐龄人士,家境清贫,政府不应该进一步加重他们的负担。”

她说,由于年纪老大或身有残疾,身手不敏捷,乘坐电动脚车的速度皆很慢,时速不会超过25公里,只比脚车快一些。

“另一个能立足的理由是,电动脚车面市已多年,但从来没听说过它发生车祸意外,可见它并不危险,无需把它列为摩托车。”

关莉莉本身也是残疾人士,双脚无力,行动不大方便,每个月领取社会福利局300令吉过活。

不久前修正的1987年陆路交通法令把时速超过25公里的电动脚车列为一般摩托车,骑士必须穿戴头盔和注册电动脚车,否则将面对300令吉罚款。

陆路交通局把时速介于25至50公里的脚车视为电动摩托车,预料2014年1月正式执行。有关条规是由大马道路安全研究院(MIROS)草拟,并于去年7月获得内阁通过。

林明拟申请世界遗产

随着林明获得“2012年最宜居城市”的殊荣后,关丹市议会拟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申请“世界遗产”,以期将林明打造成国际旅游景点。

关丹市议会是以“林明活体博物馆”的概念(living museums of sungai lembing),赢得联合国环境规划总署(UNEP)的青昧,联同德国及土耳其的地方政府,获颁“2012年宜居社区奖“金奖;据了解,共27个国家参与角逐。

关丹市议会主席拿督朱基菲说,林明是个逾百年小镇,保留早期采矿聚集地的特色,古色古香的建筑物,连同博物馆及即将开放全世界最深最长的锡矿隧道,其实就是一个“活体博物馆”。

锡矿隧道活体博物馆

出席者包括彭亨州秘书长拿督沙菲安。

由联合国环境规划总署主办的一年一度颁奖礼,于11月25日在阿拉伯联合酋长国艾因(Al-Ain)举行,当天市议会代表领取的奖杯与奖状,昨晚在革新周仪式里展示,关丹市议会主席拿督朱基菲也召开记者会宣布上述喜讯。

祖基菲表示,林明的自然生态,包括林明山、彩虹瀑布,及被划为森林保留地的大卑士山,都列入裁判考量内。

打造林明成国际景点

他说,林明大街的建筑物被市议会规定不能修改,就是为了保留林明古早的建筑特色。

他说,关丹市议会将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申遗”,打响林明国际旅游的名气。

他说,国际奖项让林明在国际打开知名度,市议会比较容易取得拨款,以打造林明成为国际旅游景点。

参观锡矿隧道可赢巨奖

林明锡矿隧道富有娱乐性和文化历史价值性,还用赢巨奖,可“赢屋”与”赢车“吸引游客。

关丹市议会主席祖基菲表示,第50万名的观光者可以赢取轿车,第100万名观光者可以赢取屋子。

他说,林明锡矿隧道景点是长远性的,可以吸引数以百万计来自世界各国的游客参观。

明年1月1日开放

林明锡矿隧道景点工程已经完工,准备于明年1月1日开放,昨晚关丹市议会主席祖基菲率先充当“导游”,逐一介绍隧道的景点设施。

边参观边玩

他说,林明锡矿隧道极富娱乐性,游客可以边参观边玩,让游客在玩乐中领略林明锡矿隧道的历史,及了解早期采矿的知识。

他说,游客乘坐火车进入隧道是100公尺,徒步参观是500公尺,其中有深邃的音乐响声。

限20人进入

他说,基于游客的安全,每次进入的游客限定20人,整个参观时间是2小时,所以游客须轮流进入,才不会拥挤。

锡矿隧道外建筑了一座景点大门,景点外架构起指示牌,隧道内也设告示牌。

朱基菲指出,门票分为本地人入门票与外国人入门票,本地人入门票成人是20令吉,小孩是15令吉;外国人入门票是30令吉。

组“男人团”赴丹理髮

吉兰丹州禁止理髮师为异性理髮的风波继续延烧,森州民政党副秘书锺伟兴市议员说,该党将于近日组织“男人团"前往吉兰丹州理髮,以身试法挑战丹州地方政府法律!

他今日向星洲日报说,民政党将包巴士带领一批男党员到丹州,让该州女理髮师为他们理髮,看看丹州地方政府会否发传单给他们。

他指出,目前已有十多名男党员响应,“如果真的接到罚单,我们将把罚单交给行动党处理,行动党必须针对罚单给予合理解释。"

指理髮风波行动党没发言

他说,丹州禁止为异性理髮的风波发生多日,但行动党领袖不曾发出一言,他希望行动党领袖自我检讨。

他强调,他本身不反对伊斯兰教,但不认同伊斯兰党以伊斯兰法治国,更不应该把伊斯兰法实施在非穆斯林身上。

“宗教不能与政治溷为一谈,如果民联一天执政,伊斯兰党坚持以伊斯兰法治国,将会影响其他种族的文化、教育及传统等,最终华人将被同化。"芙蓉龙城福利协会主席卓文也说,任何宗教都是教人向善,但伊斯兰党不能把伊斯兰法强制实行在非穆斯林身上,如果没有人出来反对,相信伊斯兰党会有更多荒唐的做法。

人民准备成全安南

民主行动党文冬区社青团团长邹宇晖表示,由于国州议员过去几年表现失职,文冬早已民怨冲天,既然彭亨州州务大臣拿督斯里安南耶谷夸下海口,如果马华输掉文冬,他就会割耳朵跳河,那文冬人民应该准备在下届大选,用选票一举把马华换掉,成全安南的承诺。

“安南似乎不瞭解民情,以为文冬还是国阵的定存选区,放上廖中莱就肯定能赢,殊不知其实在上届大选,廖中莱的多数票就被削减了4千290张,从1万6839张减至1万2549张,而文冬国会属下的四个州席,反对党其实只是输5千105票,来回只有2千503张票,文冬在上届大选就已经开始不是国阵的定存区。”

稀土厂激发民愤

邹宇晖今天发表文告表示,国阵执政了55年,毫不理会人民对于乾淨选举的诉求,更一意孤行,让莱纳斯稀土厂运作,已经激起民愤。

“何况,廖中莱和其盟友何启文在过去数年的表现更是乏善可陈,单单是廖中莱本身,就多次在公共场合公然讲骗话,如709时谎称镇暴队没有射水炮进医院、在WWW15车牌事件上一直说不清到底是谁付钱以及为欺骗华社说被批准的关丹中学其实是一所独中,让投选他的文冬选民感到丢脸之极。”

地方问题未获解决

“在地方课题上,廖中莱及何启文并没有很好解决,首先文冬市议会多宗白象计划,如文冬迎宾馆天价装修事件、文冬停车场建了拆事件、金马苏新村礼堂无电供、以及早前闹得轰轰烈烈的热水湖私营化事件。”

邹宇晖表示,就算安南没有发表“输了文冬割耳朵和跳彭亨河”的言论,文冬人也会用自己一双雪亮的眼睛,在来届大选理性分析,用选票把巫统、马华及民政党拉下马。

他说,没有一个选区是永远属于某个政党的,只有国阵领袖才会常常宣称自己是永远的“不败神话”,2000年鲁乃补选,三美就曾经宣称输了鲁乃会搬家到那边,结果最后没有兑现诺言,前雪州州务大臣基尔更曾经夸下海口,要在雪州实现“零反对党”的目标,结果最后政权也输掉,现在轮到安南发表文冬不会输掉的言论,文冬人势必在来届大选会让国阵尝到甚麽是“骄兵必败”!

槟城200新巴士被“骑劫"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指财政部先前答应交给槟城快捷通的200辆新巴士,最终被“骑劫"变成关丹快捷通,他将指示掌管槟州交通委员会的行动党槟州主席曹观友致函向财政部抗议。

也是槟州首长的林冠英在槟州行动党2012年党员常年大会上总结时,以此事揶揄国阵的“一诺千金"口号成了“一落千丈"。

或报桉指200巴士被偷

“倘若没有人愿意归还这些新巴士,我们不排除向警方报桉指200辆巴士被偷走要求彻查。"

他也在会上要求槟州行动党党员,在本月15及16日举行的全国代表大会上,与其他州属的党员分享槟州民联政府的政绩,让他们有信心面对来届大选。

同时,他宣佈凡是党龄超过35年的元老,将在大会上获得一份象徵式的礼物,表达行动党饮水思源的精神及感谢元老的贡献。

他笑说:“原本我想把党龄制订在入党30年以上的党员就能获得礼物,但是,我加入行动党刚好31年,为免引起大家误会我想得到礼物,最终决定入党超过35年者才可获得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