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联执政人间自有仙境​? 林吉祥掩盖真相混淆华​社


(董佳燕评述)
林吉祥发表一则“伟论”,教诲民联上下应主攻国阵滥权贪污,而非纠缠于民联执政将落实伊刑法的课题,认定只要专攻并放大国阵涉嫌贪污滥权的例子,忽略伊刑法课题就能够争取中间和游离选民的支持。

林老认为,相比起伊刑法的落实是否对非回教徒带来负面影响,占总选民人数1/4的新选民与游离选民更关注国阵与民联之间,哪个较能有效管理国家减少贪污、团结人民促进种族和谐、实施平等与经济正义、为东马带来持续性发展以及强化民主。

在首相纳吉开放27个次要领域给予全民公平竞争平台时,伊青团第一个出来反对,经济正义何在?

伊党在丹州、吉打州的伊斯兰化政策无时无刻破坏各族团结、加剧宗教敏感,何来促进各族和谐?

看民联执政州属舞弊例子,吉打州便有许多大型工程未有公开招标,当中包括总值360亿的双溪里蒙炼油厂计划、耗资5亿的阿曼中环广场购物中心计划、总值1亿955万的阿苏曼丽苑豪华公寓计划。民联自言廉洁,完全没有贪污滥权的现象,完全是自欺欺人的把戏。

2008年大选,伊斯兰党竞选66席位赢23,行动党攻47席胜28,公正党上阵97席得31,成功率分别为34.84%、59.57%、31.95%。当时1千零74万227名合格选民中,有816万1千零39人出席投票,投票率高达76%。

林吉祥将公正党的支持率定在35%起跳,而非依据第十二届大选的支持率作为基础计算,假定公正党是赢得最多议席的民联政党。由于伊党已放话来届大选将竞选80国席,预料不少公正党的地盘将遭割切,因此在公正党上阵议席减少,再参照其上届大选成绩属民联三党中最差,可见林吉祥的分析完全不符合事实计算准则。

除了存在过度乐观心态,当中更带有掩盖性。行动党正给支持行动党的华裔选民注射麻醉剂,以让选民以为伊党的胜出议席将在行动党和公正党之下,伊刑法全国性修宪将无法成行。

掩盖伊刑法通行的严重性,并夸大、抹黑国阵政府中所存在的弊端来争取选民的支持,是民联的策略。也就是说,民联为赢得争取不惜欺瞒选民,人民权益老早给丢向南中国海。

 

拖车姐失官失控再度发​飚 黄糩璊狂指区会暗中搞​鬼


(陈治平评述)
国阵士拉央国会协调官、”拖车姐”黄糩璊因为国阵协调官职务于今年6月届满之后,没有获得党中央和首相署的续聘,又再口无遮拦地发飙,和父亲黄振峰一起对马华党同志左右开弓。

黄糩璊虎视眈眈雪兰莪州士拉央国会选区已久,被视为有机会上阵的新人。挤身政治的人想成为候选人,获得人民的委托为人民代议士的心意"想当然耳",并没有错;然而,当她没有获得马华总会长的再度举荐和首相的认同,失去更新服务聘约,理应自知检讨,却翻脸对别人责怨,令人对她的从政风度不敢恭维。

她应该清楚知道,国阵协调官职乃党和国阵的一项委托,以让国阵在民联掌权的州属,延续各个选区失陷前的民生服务。国会与州议席协调官的聘约之所以每年更新一次,为的是建立机制以监督和研讨,对有关协调官的服务绩效和表现作出评估,只有那些表现良好和能够深入民间,与人民打成一片的人士,才会获得续约。黄糩璊的聘约既然被搁置,也就反映出她的表现未达标。

黄糩璊的父亲黄振峰,也是士拉央马华区会副主席,他把女儿丢官的事,归咎于区会主席邓诗汉、区会执委与及马华雪州联委会主席林祥才从中作梗。当这番言论剑指区会多数的领导人,正也不言而喻黄糩璊与同僚之间的关系,不得人心乏善可陈。

如果黄振峰父女不能够得到领导层和基层同志的肯定、合作与支持,黄糩璊又如何能够逞强争取出线,代表国阵出战有关国席呢?如果她连所隶属的政党都不到支持她,又如何能够获得士拉央人民的选民支持呢?她根本就不符合首相纳吉”有胜算候选人”的基本条件。

马华雪州联委会主席兼马华副总会长林祥才在士拉央国会选区活动已经不是一件新鲜的事。国阵於2008年全国大选战败之后,他获得邓诗汉的邀请和祝福,一直在选区内默默耕耘,丝毫没有松懈。单单在今年首十一个月,他已经在选区出席了超过200场大大小小的活动,也为该区的各族人民提供了与民生息息相关的选区服务。

论服务素质和知名度,黄糩璊不但小巫见大巫,她成名只因为蔡细历和林冠英的辩论会,她那泼辣和语无伦次的提问态度,使她被冠上"拖车姐"这个嘲讽的外号而在网络上得到骂名。

黄糩璊想当国会候选人想昏了头,她曾在公开场合,口无遮拦的向一位马华上议员表示,要筹集5百万马币作为竞选基金,让听者闻了不停摇头叹息,马华竟然出现了如斯人物。除了讲话不看场合,她的思想也过于膨胀,欠缺稳重。

黄振峰爱女心切,情有可原,但也得检讨情理。任何政府聘约公务员在情理上本来就应该履行本身的职务,聘约届满之后无权无职,必须与先前的身份切割。

黄糩璊不能够在卸任之后,还自己延续旧有身份招摇过市,应认知不在其位, 不谋其事这种规矩。她也不能以为,担任国会选区协调官就是内定的国会候选人。

当一个人的服务聘约结束之后,就应该接受事实。不能够因为自己不获更新合约而怪罪他人。如果黄糩璊有政治理想,就应该痛定思痛,好好的思考如何往政治这条路走下去。毕竟话不能够说过了头,烧了桥,断了路。

民联豹子胆封杀新闻自​由 媒体若不知靠拢非友即​敌


姚新言评述) 继之前禁止数家特定电子与平面媒体采访州议会会议后,民联执政的吉打州又发生记者被工作人员不友善对待而集体离席抗议的事件。

类似的事件在民联执政的州属,已是司空见惯,之前槟城州政府也是禁止某些媒体采访州政府和首长林冠英的节目,证明民联领袖常常挂在口边的新闻自由,都是讲爽而已。

民联领袖最引人诟病的地方是,他们一边厢批评政府箝制言论自由,另一边厢却杯葛任何对其执政政权或所属政党不利的新闻,不是下封口令、动辄扬言要起诉媒体,有时还干脆把他们所谓的不受欢迎媒体记者请出记者会和节目,完全暴露了他们没有当政者应有的广阔心胸来接纳不同声音。

按照民联领袖的思维,新闻自由必须是有利于他们的报道和评论,否则就是倾向国阵,即便有关报道和评论持平和中立。

对他们来说,只有新闻和评论一面倒,倾向民联的网络媒体,才是最有新闻自由的媒体,所以林冠英曾经说过,行动党不需要中文媒体,只要网络媒体也可以在大选中获胜的狂言,这种贬低中文媒体的作法,有过桥抽板之嫌,因为在网络时代未普及化的时代,若不是中文媒体,民联尤其是行动党的信息能够传达出去吗?

民联领袖还会怂恿支持者在网络上围剿媒体和新闻工作者。这些所谓代表民意的网民乱套帽子,谩骂所有媒体,包括一直公平对待民联的中文媒体也难以幸免。

但是,这些所谓捍卫新闻自由的网民,和民联领袖一样,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他们可以在网上粗口满天飞,但只要有人在他们的面子书上作出反驳,他们就会封杀甚至删除这些留言。

民联领袖和支持者的嘴脸,也印证了绝对权力能让人腐败这句名言。民联领袖在308前高喊新闻自由,但一得到权力就得意忘形,想做什么就什么,想禁就禁,而且还有堂而皇之的理由,说因为有些媒体制造谎言因此才禁止他们采访。但民联领袖这样做时却没有扪心自问,他们之前作出的指责,更多的也是无的放矢。所以,民联对新闻自由的诠释是有两套标准,简单来说就是顺我者友、逆我者敌。

民联现在只是执政4个州,就已经如此嚣张,若是执政中央,所有媒体岂不是都要变成一言堂?不要以为这是不可能的事情,现在他们已经禁止某些媒体采访他们的节目,以后所有不利于他们的负面新闻不能见报,一点也不奇怪。到时,群众就无法掌握正确的资讯。

骑脚车抗争2.0开跑

由“受压迫人民阵线”(JERIT)举办的“人民骑脚车抗争2.0运动”,今早在芙蓉开跑,获得35名脚踏车骑士参与为期4天的行程,踏足州内23个据点,并把七项宗旨反映给州内居民知道,并于下週一(10日)在森州大厦移交备忘录给森州务大臣。

反映7宗旨给州民

森州活动负责人迪纳咖安指出,脚车行所提出的七大诉求遍及自由和公平选举、停止破坏大自然、为人民提供舒适的家园、停止私有化公共设施、维护工人权益和福利、维护和平集会和自由发言权利以及废除严厉法令。

他说,这也是继2008年之后再度举办脚车行后,活动也扩散至各州,以便把上述宗旨更深入的传达给各地人民知道。

“自2008年的政治海啸后,人民渴望改变,人民力量在更早之前已举办了不少的醒觉运动,包括淨选盟和绿色大集会等,我们想看到人民对政治及环境的关注。”

森州民联领袖与多名州议员也出席这项活动,森州行动党署理主席古拿指出,他希望森大臣能在下週一亲自接领备忘录,瞭解人民的七大诉求。”

行动党是一个优秀反对党 人民应支持行动党反到底


(张良评述)行动党当反对党数十年,曾想过执政槟城,但一连几回的丹绒战役,让行动党输到脱裤,面对第12届大选时,行动党仍与民脱节,不晓得人民已经掀起反风,行动党竞选主轴仍环绕在制衡执政党,壮大监督政府的力量,不敢再轻言夺取槟州政权,更不敢说一句行动党要取代民政党的首席部长。深恐要取代民政党政府的言论向过去一样,吓跑选民。

最近,雪州民联政府揭发前朝雪州政府贱卖24片地给国阵成员党之后,行动党再度踢爆马华已经在这块位于加影市区的土地,兴建一座党所。

雪州行动党在野时,手头上没有资料,无法有效监督对执政党滥权,找不到证据。现在做了政府,过去50年的公文全落在行动党手中。别说做了四年半政府之后才找到前朝雪州政府贱卖24片地给国阵成员党,以及发现马华已经在一片加影市区的土地兴建党所,行动党政府如果深入挖掘,50年的前朝政府弊端,再挖50年也可以天天制造头条新闻。

做了政府后,不懂政府该怎么做的行动党雪州国州议员,可以选择专攻揭露前朝政府弊端项目,州政府应委任一名行政议员专司揭露前朝政府弊端。雪州行动党也可以邀请公正党的策略主任拉菲兹授课,给雪州行动党讲授揭露前朝政府的技巧及宣传手法。

雪州选民在第12届大选,已经唾弃雪州国阵,再挖掘前朝政府过往50年的50万宗弊端,犹如鞭尸,鞭得痛快,但尸首不会感觉疼痛。国阵过往的腐败,米已经煮成饭,选民不是不知道,因此才选择了行动党做政府,而不是选择行动党做挂名的政府,扮演的却仍是改不过来的反对党角色。

如果行动党领袖当反对党成瘾,而且当反对党的表现如此杰出,可以有效监督执政党,人民应该全力支持行动党继续在全国当反对党。替代那些在槟州及雪州做了反对党,还自以为在做政府,不懂得如何做反对党的国阵成员党,避免这些不合格的反对党监督疏漏,而致执政党处于零监督状态,人民被执政党牵着鼻子去“鞭尸”,而忽略当下的执政党不务正业的问题。

慕沙追述逮捕陈云清事​件 归咎前内长下令非其所​愿


(叶丽华评述)
与政府关系越闹越僵的前总警长慕沙哈山不断爆料,自我开脱人们对他任内的责怨,最新出炉的是,挖掘当年下令逮捕《星洲日报》高级记者陈云清,是时任内政部长赛哈密绕过他的杰作。

2008年9月 ,陈云清报道巫统升旗山区部主席阿末依斯迈所发表的"寄居论",掀起华社群起讨伐,甚至迁怒於巫统。陈云清因此被警方援引内安法令逮捕。

如今时过境迁,慕沙哈山表示当年只是以煽动法令调查陈云清,没有料到,内政部越权跨界,通过时任全国副总警长,现任总警长的依斯迈奥玛援引内安法令来逮捕。

慕沙哈山说,4年前,当时正在国家心脏中心进行心脏搭桥手术。得悉后十分愤怒,痛骂了他的副手依斯迈奥玛,后者哭喊要辞职不干。
根据慕沙哈山追述,依斯迈奥玛开始哭,说是部长所下的指示。

赛哈密否认自己任内有政治干预警务。声称逮捕陈云清完全是警方的决定。不过,慕沙哈山一口咬定,赛哈密尽管可以否认,但依斯迈奥玛告诉他,当时是赛哈密下指示的。

如果检视各自说词,若赛哈密联同依斯迈奥玛否认,慕沙哈山就站不住脚。但是,如果认同慕沙哈山所言属实,为何他今天强硬的态度不在他掌权的时期发挥正义呢?可见得,高官所坐的位子,屁股往往指示他们的脑袋。如果他当年没有奋勇与内长理论,按照今天翻转枪口对准前上司和同僚,也难以逃脱狼狈为奸的罪嫌。

在警队不明文传统,即使时任全国副总警长的依斯迈奥接获内长的指示,也会照会总警长,除非当年卧病在床的慕沙哈山处於昏迷状态。而他既然表示对逮捕陈云清的行动不满,他大可下令释放她。然而,慕沙哈山并没有采取任何补救措施。

慕沙哈山认为逮捕陈云清是错误的决定,用内安法令并不合理。而他今天倒过来置疑:有人发表了任何煽动言论,却没有以这个法令去调查。显然,他指的是,巫统升旗山区部主席阿末依斯迈所发表的寄居论。可笑的是,当年有超过一百桩针对阿末依斯迈煽动的报案促请警方查办,直到慕沙哈山退休时都未下达指令。

八大景点尽在太平湖

太平湖公园,岂只八大景点,只要您多劳动脚步,深入公园内欣赏,肯定让人有“别有洞天”的惊艳感觉。

着名的太平湖的八大绝景,远近知名,八大景点包括翠臂擒波、皇岗听猿、曲桥待月、碧水红莲、竹韵琴声、平塘独钓、春岛幽情及铁骑寻芳,都秀美动人。

太平湖公园尚有其它不少的景色,美不胜收,像小桥流水、碧湖蓝天、小径跑道、花草绿树、红莲绿荷等,一样叫人心旷神怡。

太平湖位于太平市和拉律山麓之间,是我国第一个,也是最古老的湖滨公园,可说是国人最耳熟能详的景点,更被喻为国内其中一个最美丽的湖泊。

因此,很多人说,来到太平而不到太平湖一游,似乎就不算来过太平。

下回畅游太平湖时,如果有时间,不妨徒步转入公园内的石板小径,跨过小桥流水,在湖和湖之间,一边深入窥探太平湖的内在美,一边享受悠然自得的生活情趣。

黄燕燕违道德操守

大马国际透明组织(TI)主席拿督刘胜权指出,旅游部长拿督斯里黄燕燕要求全体职员宣誓为该部门保密资料,会导致职员对部门裡发生的不公事件闭口不谈,站在国家治理者的角度来看,这已违反了道德操守。

他形容这是属于“不正当及违反吹哨者法令"的行为。

“除非危害到国家安全,否则政府部门有责任向公众披露各项开支。若没有做错事,不怕公开给人民检视。"

刘胜权针对黄燕燕要部门职员宣誓保密的做法,向星洲日报作出上述批评。

他说,我国没有法律保障获取信息的自由,导致在国家决策上欠缺问责。

促设完善投诉机制

“部长应该专注在做对的事,而非遮遮掩掩。另外,我觉得必须设立完善的投诉机制,让职员发声,然后针对投诉去进行改善。"

早前有国会议员指黄燕燕使用公帑到奥地利入住“冰酒店",她已针对此事全盘否认,并向警方报桉。

她担心旅游部官员遭有心人设陷阱套话,继而被外界尤其反对党会利用有关资料来操纵事实。因此,她要求该部门职员宣誓效忠政府机构,不能在不适当的情况下透露部门机密。

许文鑫吁民出席1209大会

许文鑫呼吁所有关丹及劳勿居民踊跃出席1209彭亨民联《人民力量崛起》大会,以否决彭亨州务大臣拿督斯里安南耶谷在上週巫统代表大会时,表示来届全国大选,将是选民作出关丹莱纳斯稀土厂的公投。

抨彭大臣目中无人

也是行动党彭亨州副主席兼1209《人民力量崛起》大会第一副总监的许氏,他是在今天下午率领逾20名分别来自而连突、文德甲及吉道的火箭党员一起到来吉道会场安装凉棚及旗帜时,向媒体作出这项呼吁。

他说,国阵政府经常挂在嘴边向人民贯彻“一个马来西亚"及“以民为本"的口号,可是针对彭亨州内两大公害课题,却一意孤行让关丹稀土厂及劳勿山埃采金运作,公然违反民意,没有好好听人民的话,尤其是身为一州之长的拿督斯里安南耶谷,竟然在巫统代表大会公然挑战关丹选民,来届大选将是最好的公投,即选民必会支持稀土厂运作,显见得,大臣的谈话,不但嚣张跋扈,其言谈举止更是目中无人。

许氏吁请,本週日举行的集会,尤其是来自关丹及劳勿的居民应全力支持这项万人大集会,以壮大人民的声势,让彭亨人民的力量在吉道崛起。

除了许氏之外,今天随同到吉道佈置大会场地的火箭党员甚众,计有周幸升、黄亿友、戈宥仁、宁世金、邹帅立、张雅发、和志强、杨金荣、黄冠雄、沉志福、卢志文、叶淞钦、何亚顺、梁保健、林联亿、李雅胜、曾成吉及林元发等人。

煽动情绪违抗AES博宣传 雪民联罔顾人命错误示范


(
张新采评述)
究竟是谁用塑胶袋包住自动执法系统(AES)电眼的闪光灯?AES电眼的侦测器又如何不翼而飞

雪州行政议员刘天球说这不是州政府干的,但到底是谁的杰作,有关当局必须彻查到底,因为这是公然挑战法律,若置之不理,无疑是鼓励其他人有样学样,把法律操纵在手中。

姑且不论是谁这样胆大包天,但明显的始作俑者是民联领袖。就是因为之前民联领袖唆使民众不要理会AES罚单,甚至还扬言将拆除或遮蔽设在他们执政州属境内的AES电眼,带头知法犯法,为民众做了错误的示范。

刘天球之前一再表明不惜对簿公堂也要拆除或遮蔽AES电眼,但在听取雪州法律顾问的意见后,在行动前临时变卦,印证了他针对AES采取的举措,都是为了搞廉价宣传和捞取选票的说法。

雪州政府若认为装置在雪州境内的AES电眼违法,又或是装置电眼的地方不是车祸黑区,可以上庭挑战,而不是自行拆除或遮盖。就像接到AES罚单的驾驶人士若不服,可以上庭为自己讨回清白。目前已经审结的许多案例都显示,只要驾驶人士提出合理的抗辩理由,法官都会裁定他们无罪。

民联州政府其实都认同AES有阻遏驾驶人士违法的作用,但却因为有本身的政治议程而反对有关计划,并怂恿民众公然蔑视法律,是非常不负责任的,更何况这关系到公路使用者的安全,民联领袖若不能提出其他更为有效的替代方案,以阻遏公路意外的发生和减少车祸的死亡率,至少也应要求民众守法。

若他们认为AES罚单不公平,就应为驾驶人士提供法律援助,包括免费安排辩护律师,而不是叫违规者不要理会罚单,万一法官判处他们坐牢,民联领袖能心安吗?

每年命丧公路的驾驶人士不断增加,AES在外国已经证明可以有效减少公路意外和死亡率,民联领袖不妨给一个机会,看一看AES是否也能在马来西亚取得成果。

若在实施的过程中发现有任何弊端,当局没有进行纠正,又或者实施后证明AES是失败的计划,再来反对比较能获得共鸣。

可是,现在的情况是,民联是未审先判,断定AES是政府让朋党公司牟利的计划,以公路使用者的安全作为赌注,并故意扭曲 AES资讯,不停误导群众,才是最让人感到心寒的地方。民联不是常说自己是以民为本吗?为何现在可以为了选票而罔顾公路使用者的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