稀土课题受损马华离关丹 巫统顶着上有望扭转劣势


(郑杰评述)
澳洲莱纳斯矿业公司在马来西亚关丹建稀土厂一事,不仅是国内来届大选的大课题,也成为了国际社会的笑话,毕竟稀土厂是一项工业发展的重要投资之一,而对国家的经济和人民的就业机会,提供了相当庞大的收益。然而,工业发展必定存在着环保议题,无论是稀土厂或其他制造业的工厂,都免不了与环保成为对敌,“有工业发展,必定有损环保”,这是不变的道理。

环保分子和民联议员所想达到的目的,不外是希望借助人民的情绪,为莱纳斯稀土厂套上“公害”的严重标签,进而让稀土厂课题成为来届大选的重要议题之一,推翻国阵政府。

关丹是设立稀土厂的地区,这一个国会选区是由马华挂帅胜出。不过在2008年大选时,马华的胡亚桥以1826张多数票败在公正党的傅芝雅。来届大选,若再加莱纳斯稀土厂课题发酵的话,多数人都认为国阵要在关丹取得胜利的话,简直是痴人说梦。

彭亨州州务大臣安南早前放话,若国阵在来届大选,赢得关丹国会议席的话,证明关丹人民接受莱纳斯稀土厂的设立。这番话从口无遮拦的安南口中说出来,看似疯子说话,无需理会。然而,从这番谈话中,却看到“国阵似乎有信心赢回关丹”的端倪,而却不无道理。

这可能性的发生,只会建立在巫统与马华交换选区的大前提上。2010年8月,巫统彭亨州联委会主席兼彭亨州务大臣安南已表明巫统要“收回”原本属巫统的关丹区国会议席。那时候,马华当然不肯,也不接受这说法。然而,今非昔比,莱纳斯稀土厂课题的发酵,马华根本无法在关丹待下去,尤其是数场反稀土厂的大集会,显示华社对此课题的激烈反应。

由此可见,马华与巫统交换选区,可是一场做得过的买卖,也将增加国阵的胜算。关丹国会议席拥有62%左右的马来选民,而华裔选民占了33%。倘若巫统直接对垒公正党的马来候选人,这无疑是一场势均力敌的对垒。此外,2008年大选谣传关丹马华区会不满胡亚桥,而发生抽后退事件,也不会在巫统派出候选人后,再度发生。

马华交出关丹国会选区之后,将获得巫统让出哪个选区呢?据江湖传闻,巫统可能让出柔佛州某一个国会选区给马华,毕竟柔佛州马华中央领袖众多,僧多粥少嘛!

伊党臂膀组织终于翻脸​了 丹州还我华人权益求签​名


(董佳燕评述)
吉兰丹伊斯兰党支持者大会堂(伊堂)顾问兼回声组长利永坤发动“请还我华人权益”千人签名运动,声言要收集州内华社签名以提呈备忘录予伊党精神领袖兼丹州大臣聂阿兹以及伊党主席哈迪阿旺。

伊堂是伊党为了争取非回教徒支持而成立的臂膀组织,负责为伊党背书,唱好伊党。这次伊堂却为了华裔理发师替异性剪发接获传票事件发动“还我华人权益”运动,令人惊讶。

“还我华人权益”,单是口号便足令国内华社愕然,惊觉文明大马中竟有一个华裔同胞基本权利长年被州内执政党剥削的州属。

一个人不到水深火热的时候,哪会高喊“还我权益”?因此,隶属伊党的组织发起“还我华人权益”运动,是项严重的政治问题。

伊党唯一华裔州行政议员陈升顿对外宣称丹州上下皆鼎力配合处理华社土地、民生和各项问题,却漠视对丹州政府实施侵蚀非回教徒权益的伊斯兰化政策,还厚颜无耻地要求华社就伊党暂缓执法一事感恩。

利永坤选择绕大圈,巡回民间收集签名上呈聂老与哈迪,并非为了要让伊党更了解华社对自身合理权益被剥夺的不满,而是因为陈升顿卖族求荣妄顾华人权益,伊党中没有任何让华社下情上达的空间。

伊堂希望以群情汹涌来求取丹州政府的施舍,让华社活得有尊严。

行动党、公正党和回教党结盟,监督并执行民联州属施政将近5年,丹华裔的处境非但未有任何改善,反而越加糟糕。

“还我华人权益”运动,凸显在伊党霸权治理下,华社本应拥有的权益都变成乞讨。这也证明,伊党仁慈国、仁政国外衣乃甜蜜陷阱。若伊党成功执政中央,今日丹州华人的景况,将是日后全国640万华人将要面对的处境。

一朝得志伊斯兰党必落实 行动党成为政教合一帮凶


(周硕文评述)
印尼虽然是东南亚穆斯林最多的国家,其建国原则却强调政教分离。这就是说政治是政治,宗教是宗教,宗教不干预政治事务。

马来西亚也是一个政教分离的国家,虽然伊斯兰是官方宗教。然而伊斯兰党是一个主张政教合一,神权治国的政党,在行动党迷惑华社之下,很多华人误把伊斯兰党当成是一个普通主张世俗化的政党,没什么‘可怕’的,那是一个天大的错误!

伊斯兰党主张政教合一,就是说伊斯兰党主张以伊斯兰教来治理国家,把国家伊斯兰化。这对一个多元民族、多元宗教的国家,这是极端危险的。

伊斯兰党根本就是罔顾这个国家是多元种族,多元宗教的事实。

大家应该记得马来西亚也有一个建国五原则,里面并没有说要把国家伊斯兰化,而是互相尊重和平等。

伊斯兰党的目的就是要推翻马来西亚是一个政教分离的国家,在过去这个政党没有这种机会,现在在行动党的全力合作下,他们的机会来了。不要忘记安华也是一名推动马来西亚伊斯兰化的大功臣。安华没有反对过伊斯兰党的政教合一主张,行动党成为这实现个主张的帮凶。

马来西亚的其他宗教不应该让伊斯兰党放肆,目中没有其他宗教存在,主张修改宪法把伊斯兰刑事法列为国家的法典,终极目标是建立伊斯兰国,全民生或伊斯兰化。

如果伊斯兰党在行动党的全力支撑下梦想成真,达成政教合一的理想,其他宗教在马来西亚将无立足之地。伊斯兰党并没有要和其他宗教共荣共存,而是一教独大,其他异教的空间将越来越小,以致无立锥之地。

其他宗教不要妄想伊斯兰党会和让他们呼吸自由空气,也不要妄想民联上台会压制伊斯兰党的终极目标,伊斯兰党已经公开扬言,如果民联上台,伊斯兰党将在国会修改宪法,把伊斯兰刑事法典合法化,不理行动党的立场。

林吉祥也公开哄骗华社不用担心,伊斯兰党到时在国会只拥有50到60席,没有半数票,不会通过的,大家放一百个心。但林吉祥有没有想到一旦有公正党的部分马来议员和巫统的国会议员投赞成票的话,伊斯兰刑事法在国会就完全有一百巴仙的可能性获得通过。到时林吉祥父子自杀也救不了这个事实,这多么令人害怕的一件事。

华裔选民应该看清楚这个可怕的事实,华社是绝对不能让伊斯兰党上台,要记得支持行动党就是直接支持伊斯兰党的政教合一政策上台,华社可以合力把这个可怕的噩梦除掉,就是在这一届大选,不能支持火箭,这支火箭会掉转头射到华社的身上引火烧身!

绿色黄德脑发烧清算外资 汇丰银行标签为国家叛徒


(张良评述)
绿色盛会委员会主席黄德早前扬言揪出与莱纳斯稀土厂有生意来往的公司,通过网络公布“国家叛徒”(pengkhianat negara)名字,先羞辱对方再号召全国抵制行动。他甚至限定相关公司必须在7天内与稀土厂断绝关系,否则,一律被视为“国家叛徒”,一样打入抵制名单,这些生意来往的公司包括金融企业。

绿色委员会俨然以国家机关自居,擅自标签他人为“国家叛徒”,是一项严重的诽谤罪行,任何公司或个人皆可以针对这种没有证据的莫须有的罪名起诉诽谤者,而却必然胜诉。

绿色委员会领导人,在获得群众及民联媒体的吹捧之下,已经得意忘形、自我膨胀到凌驾一切法律之上,犹如极权国家的独裁统治者,人民的生存权利与尊严全操在他一人手中,任由他高举的“环保”大旗践踏与侮辱。

报载绿色盛会50名成员昨天前往关丹市中心的汇丰银行外举行“黑色圣诞”集会,以施压该银行终止与莱纳斯之间的生意关系。

汇丰银行是在与一家获得政府各相关单位的批准合法营业的企业交易,如果汇丰银行在我国进行非法交易活动,自会受到国家银行及相关部门的取缔,而人民若发现银行正在进行一项非法活动,应该即刻向执法单位投报,而非运用“私刑”向银行施压,羞辱银行。

汇丰银行即使为莱纳斯融资,其融资先决条件,莱纳斯必须是一家合法营运的企业。若绿色盛会针对莱纳斯的法律诉讼,成功争取判决莱纳斯为非法工厂,则银行的融资合约必然失效。无需黄德羞辱,银行也会从莱纳斯撤资。

绿色盛会超越法律范畴,用“私刑”向银行施压,羞辱银行的行为,是干预市场经济自由的不良示范。黄德的主子民联若入主布城,岂不是要吊销汇丰银行的执照?

真正能一手结束莱纳斯营业的人,是莱纳斯的董事大股东,莱纳斯的董事摆出台面的不知名董事或是代理人,但要找出真正的幕后老板并不难。可是绿色盛会吃软不吃硬,欺善怕恶,不敢楸出莱纳斯真正的老板来鞭挞,更不敢到莱纳斯大马老板的家门口去羞辱这些有权有势的关键人物。

在莱纳斯工厂干活的本地公民少说也有三五百人,几时轮到这些人及家人被黄德号召的群众羞辱,莱纳斯员工的妻女到市场买菜几时会被狂热分子吐口水,莱纳斯员工的子女在学校可会被孤立及排斥?

关丹地方政府、土地局、原子能执照局、环境局这些批准莱纳斯营运的政府机关,才是必须问责的单位,但黄德不敢去围堵,因为很难动员华人去直接与政府对着干,绿色盛会又没有马来群众可以动员,唯有挑华人“选择性勇敢”的批斗对象来鞭挞。

当英雄当上瘾后,黄德变本加厉,变成红卫兵,要把汇丰银行批斗到底,下一步呢?银行职员被逼辞职、商家被逼关闭户口、取消该银行信用卡,转换房贷、避免成为“国家叛徒”?

这种无政府主义的极端环保分子,把法律操纵在手中,比公害更危险。关丹如果有一天陷入这种白色恐怖的局面,比环境公害的破坏力更大。 

吉打政府办圣诞嘉年华

吉打州政府拨款2万令吉资助亚罗士打华人基督教联谊会,在吉州首开先河举办圣诞嘉年华,约5千名各族同胞踊跃参与。

5所教会包括三一浸信教会、全备福音堂、卫理公会、卫斯理卫理公会、亚罗士打浸信会,派出老中青演出者,传扬和谐的福音,此情此景也让现场致词的嘉宾,都对近日在双溪大年发生的殴斗事件被传为种族纠纷感叹不已,并提醒民众珍惜种族和谐,勿听信谣言。

陈楚江:大年没肇种族暴乱

散播谣言者不捉不行代表吉大臣出席的吉打州行政议员陈楚江说,大年所发生的事件,只是年轻人逞强引起,完全与种族无关,更未延伸种族暴乱。他讚赏警方在事件后採取的逮捕行动和安抚民心之举措。他认为散播谣言者不捉不行,因此促请警方积极採取行动。

陈楚江在会上宣佈吉州政府拨发2万令吉支持当晚的嘉年华活动。

陈荣发:种族和睦不容被破坏

吉州伊斯兰党支持者组织主席兼大会主席陈荣发致词时说,大年个桉只是有心人故意散播假消息弄大事件,蓄意破坏种族和睦气氛。

黄培基:教会很关注政治议题亚罗士打华人基督教联谊会主席兼庆委会主席黄培基感谢州政府拨款支持。

他说,教会虽然不参政,对政治议题却保持高度关注,民族互相敬爱,和睦共处是教会致力实现的目标。

圣诞老人在会上派送礼物和糖果给孩童、幸运抽奖等。

非“黑區"紛淪陷

豪雨成水患已成了全国各地居民的恶梦,近一个多月以来,连日的雨水已造成多个地区发生水患。

虽然年尾的季候风带来了高雨量,但它并不是造成水患的唯一原因。不同的地区有不同的因素,比如东海岸是天气造成,而一些地区则是因为发展规划欠佳、排水系统不完善、沟渠阻塞、河床没有定时挖深,而成为水灾的首祸。

每逢季候风期,过去的传统水患黑区是东海岸,然而今天再无传统或非传统黑区的界定,一旦雨水过量,恰逢涨潮期,除了东海岸之外,许多州属皆一一沦陷。

2006年南马未发生百年水患前,每年年尾虽雨水多,不过中南马一带如雪隆、柔佛、马六甲及森美兰除了数个低洼水患黑区,大部份地区相安无事,免于遭洪水蹂躏。

儘管如此,根据水患记录的分析,马六甲、雪隆区多半发生闪电水患,次数相当频密,一旦下起豪雨数小时,部份市区容易沦为泽地。因此这些州属的水患不分季节、月份,只要连日数天下雨就会淹水。

当年的南马百年水患,官方的说法是东北季候风反常,原先到东海岸北部,但转而直扑中部地区。

然而自百年水患后,森州、柔州和马六甲逢年尾雨水季节时,已难逃水患的厄运,特别是柔州,几乎个个城镇失守,年年惨遭洪水蹂躏,人为因素和过度发展因素不可忽略。

至于东海岸的彭亨、吉兰丹、登嘉楼,因受到东北季候风的影响,每年皆无可避免地迎水神渡过一年之末。而北马一带如槟城、吉打、玻璃市,也受到豪雨的影响,造成河流泛滥,引起水患。

多州如临大敌防灾

近日全马多州开始传来水患的消息,一些州属已经如临大敌准备防灾工作;中央政府与各州政府过去耗费巨款所实施的治水工程,是时候受到考验。

柔州在经历百年水患后,由于大部份城镇都饱受水患蹂躏,而受到中央特别关注,得到庞大的拨款作为各区的治水计划。

除了东海岸以外,大部份的州属面对闪电水患的问题,如马六甲、槟城、森美兰州、雪隆区等,当地也获得中央或州政府拨款,进行大大小小的提昇排水系统工程。

诡异的是,儘管东海岸一带每年年尾皆发生水患,但是吉兰丹、彭亨及登嘉楼目前并没有展开任何大型的治水计划,比起南马、北马的各项治水计划,东海岸的治水计划则相当消极。

各州防洪与治水计划

森州
挖大沟疏通排水

最近,森州的芦骨连续2小时的豪雨,造成水淹高达10呎,这也是5年来森州境内最严重的水患浩劫。

森州民主行动党主席陆兆福受询时指出,芦骨发生的水患是反常的,除了是雨水过量的问题,另一个原因是灾区附近有新的住宅区计划,旧有的排水系统欠缺规划而无法负荷排水量。

他说,森州政府已开挖大沟疏通排水,不过这只是权宜之计,长期治水需有更週详的计划。

柔州
古来3阶段治水

1.分3个阶段治水,第一期的治水工程耗资264万令吉,第二期工程耗资407令吉以及最后一期耗资逾200万令吉在新古来市建防洪缓冲池。

2.最后一期的工作分别是第一部份是将现有的排水口降低约6吋,以便缓冲池在天晴时能够排出更多水,在下雨时能储存更多水;第二部份是通过州水利灌溉局向政府申请拨款筑建地下水道,将池水直接引入士姑来河。

昔加末耗逾2亿治水

昔县共获得2亿3100万令吉展开大型治水工程。

1.耗资1600万令吉加宽及加深银旺河,重建武吉仕砵通往巴也蒲莱的桥樑。

2.耗资4400万令吉提昇银旺河的下游即佐丹河,包括建设2座桥樑。

3.横渡银旺河的银旺路大桥工程及甘榜爪哇斜街银旺河工程仍未展开。

居銮改善排水引水

1.市议会拨40万令吉改善毛申律3公里君隆南峇第6路,即宜康省百货公司旁的水沟排水问题。

2.市议会工程部耗资30万令吉在凌高花园惹兰峇里(JALAN PARI)展开引水工程,建筑大型排水沟,以便雨水通过沟渠,再流入南峇河支流,把百顺地区部份的水引出去。

麻坡展开3计划治水

麻坡河展开3项治水计划:1.提昇麻坡县银旺河治水工程已经开动,这项工程共耗资1千600万1千613令吉2.提昇佐丹河(Sg.Chodan)工程。

3.提昇佐丹河位于甘榜鲁布士鲁玛,至甘榜巴耶埔莱段落,这项工程共耗资4千344万2千413令吉。

新山耗1500万治水

柔佛再也花园区耗资1500万令吉拨款的治水工程。

霹州
筑河堤加强防灾

1.耗资约3亿4千万令吉实施吉辇治水计划,为吉辇县三大主要河流即吉辇河、古楼河及柏烈河筑堤,加强防灾功能,同时耗资5千万令吉提昇武吉美拉湖,包括清除湖内杂草。

甲州
分2期治水灾黑区

1.中央政府拨出1亿2千800万令吉供甲市区进行治水工程,第一期拨出5千万令吉,治水计划下的7个水灾黑区包括甘榜遮迪、罗弄班让及柠檬眼、榴槤老温及武吉士灵烈、武吉卡迪金孔雀园及武吉卡迪英达花园、武吉卑亚都、武吉波浪默拉威斯花园及双溪乌浪巴也隆布路。

2.8千100万令吉是第二期的拨款,进行马六甲市区突发水灾工程,以便7个突发水灾黑区即邓雨苗花园、葛南阁花园、东街纳、甘榜拉班、甘榜恩南、怡力澹美阿都拉路、巴当德姆,一雨成灾的困境可获得解决。

马六甲行政议员拿督颜天禄不讳言,马六甲市区逢雨必成灾的原因是城市密集发展,旧有的排水管已无法负荷排水量。为此,中央政府已分批拨出1亿令吉,作为提昇市区的排水管。

根据颜天禄的观察,近来雨水频密,原是水患黑区的花园住宅区和甘榜并没有一雨成洪,相信有关的工程已取得奏效。中央政府也拨出1亿令吉,分别在默迪卡花园的河两岸修筑增高河堤至6呎,并在靠近水坝的地区进行防洪计划,开挖近百亩的防洪蓄水池。

“目前正值雨季,可考验工程的效果。我还在观察上述治水与防洪计划是否能够真正解决水患问题,不过我有信心市区的工程,可有效纾缓发生闪电水患。"

槟州
大型治水计划完工

槟州治水工程委员会主席刘子健指出,槟州目前的水患黑区是双溪槟榔河流域(P.Ramli路、回教堂村)以及阿儿玛地区。过去数天槟州下着长命雨,不过迄今为止,并没有任何水灾现象的报告。

他说,槟州发生闪电水患的主要原因是豪雨恰逢涨潮,不过,目前槟州的排水系统和河道管理可以承担一般降雨量。他补充,槟州近期的大型治水计划已完工,并取得积极的治水效应,这些治水计划的地点是双溪慕达、甲抛峇底、华都村、爪夷五公司、爪夷花园、麦谷园、帝沙南眉园、乔治市区、直落公芭抽水站、澹汶区抽水站及日落洞河等。

兰道班让泛滥在即

连续多天的大雨,马(吉兰丹)泰边界的哥乐水位急速上升直达9米的危险水平,兰道班让部分地区开始淹水!

目前,兰道班让通往巴西马的旧路已经被河水泛滥,水深约半米,只开放予重型交通工具通行。

以目前降雨不断的情势看来,哥乐河的水位将进一步升高,预料今晚或明天,兰道班让镇的大部分地区,将陷入水乡泽国。

截至今天下午,该市镇启文华小旁道路已经淹水,仅可让重型车辆行驶。

马泰边界遭到河水泛滥的地区,包括甘榜的密封、鲁布公村、甘榜托克达、甘榜特山、急流勿达、甘榜蝙蝠及山拉塔拉章村等。

此外,勿达都祖的150名居民,目前也陷入水灾困境中,目前等待消拯局及福利局的支援。

8村庄人民进入戒备

目前,有8个村庄的人民进入戒备,随时被疏散至救灾中心。来自甘榜特山的赛再那表示,居民们目前进入防备状态,若雨势持续,该村约500村民将会被迫疏散至两个救灾中心。

他说,每次洪水来袭,河流的水位严重时可达5米以上。

此外,另一居民卡玛鲁丁曼说,其一家人已经作为疏散的准备,包括把重要文件安置在安全地方。

增理工生应从师资着手

政府为了达致先进国理科生与文科生60:40的理想比例,将多管齐下提昇理科生人数,包括为学生家长提供税务奖掖,惟家长对此看法不一。

有家长认为提供学生家长税务奖掖作用不大,若要提昇理科/工艺科学生人数,应该回归到最根本的问题,即专业师资及利于学习的环境。

也有家长认为是语言教学一直变动,致使孩子对理科/工艺科失去兴趣。

副首相兼教育部长丹斯里慕尤丁昨日推介“鼓吹科学文化醒觉运动"兼《达致理科/工艺与文科的60:40比例政策的策略报告》时,宣佈该部将在第一阶段与科艺部、高教部、私人界及相关领域合作,推行其中15项建议以提高修读理科/工艺的学生人数。

其中一项建议为凡孩子在中四、中五、大学先修班和大专院校修读科学和工艺科,父母可享有的所得税扣税额,从现有的1千令吉调高至3千令吉。

黄华生:家长不会为扣税所动

马来西亚华文教育家长总会(家总)主席黄华生指出,通过让父母享有税务优惠来“鼓励"孩子选读理科非正确方法,且效果不大。

他直言,大多父母都不会为了扣税额,而不考虑孩子的未来生涯规划,“鼓励"他们选修理科/工艺科,毕竟孩子的志向、兴趣、能力与成绩各不同。

他认为,与其通过提供奖掖来提昇理科/工艺科学生人数,政府相关单位还不如从问题的根本着手,即有系统与完善的教育体制,确保有足够专业的师资、有利于学习的环境等。

他说,政府应该早就意识到我国需要哪方面人才,从而规划及栽培相关方面的专才,而不是到了供与求失衡,才通过种种举措来提昇相关领域的学生人数。

麦志坚:政府政策自相矛盾

马六甲家长教育行动委员会(Magpie)主席麦志坚认为,政府这边厢以软着陆方式废除英语教数理政策,另边厢却以各种举措与奖掖提昇理科的学生人数,是一种自相矛盾的做法。

他说,语文是学生没兴趣选修理科的原因之一,试想中学科目都以马来语教学,升上大专后转以英语教学,长远来看,学生会变得难以适应及害怕,继而对理科失去兴趣。

他认为,政府若认为理科/工艺科如此重要,应该保留英语教数理,以鼓励更多学生选择修读理科。

“小学阶段可以母语教数理,但中学应以英语教数理;我们同样尊重国语,但英语始终是国际语言。"

蔡细历应公开证实传言

行动党柔佛州主席巫程豪要蔡细历对传言的宽中第二分校的事表态。

他也表示,作为执政党的成员之一的马华不应该揶揄行动党“开空头支票”,因为行动党仍然是在野党。

他日前联同该党多位领导人于士乃旧街坊的咖啡店走访居民,并进行“你的钱,我的钱”一个大马援助金登记活动。巫程豪和该党柔佛州社青团理事黄书琪,等在活动后针对不同课题发表申明。

巫程豪再度强调民联执政柔佛州和布城后,将在新山东北区拨地兴建宽柔中学第二分校,以解决宽中学额和校地供不应求的问题。

巫氏日前在州议会期间曾表明一旦民联同时执政柔佛州和布城,民联将拨地让宽中董事部得以增建宽中第二分校,但马华全国组织秘书郑修强却揶揄巫程豪开“空头支票”。

巫程豪吁请马华总会长蔡细历应该公开证实传言,即:发展商将在新山至达城捐地供建造宽中第二分校的用途。

教部应开放并加速准建独中

巫程豪说,既然有发展商愿意捐地建校,教育部没理由不立即批准宽中建第二分校。

巫程豪吁请副首相兼教育部长慕尤丁,以及副教育部长魏家祥,在第13届大选前批准宽柔中学第二分校准证。

他说,在依斯干达特区内,以英语为媒介语的国际学校如雨后春笋,而我国独中具有一定的国际水准,教育部应该更开放并迅速批准增建华文独中。

他说,民联橙皮书已经清楚表明,一旦执政,将承认独中统考。

黄书琪:性犯罪恶化
强暴桉每日平均10宗

黄书琪指出,我国治安以及性犯罪恶化状况令人担忧。在2000年至2009年期间,我国共发生2万零768宗强暴桉,2004年至2011年间,强暴桉件从每日平均4宗增加到10宗,受害者有一半以上为未满16岁的少女。

黄书琪对于巫统妇女组主席莎丽查对强暴桉件没有任何表示,却在巫统大会上只呼应纳吉捍卫巫统执政权的种族主义言论,表示遗憾和对莎丽查作为一名妇女领袖的表现感到失望。

她说,与巫统成反比的是,民主行动党妇女组在11月25日国际妇女终止受暴日当天开始,就展开一连串宣传,希望唤醒大众对我国妇女受暴事件的关注。

民联的妇女议程已阐明,若民联执政中央,将成立“终止妇女受暴理事会”,拨给资源、增聘受训社工、在各地设立中心与警方和法官合作、专业处理家暴、性侵害桉件。更重要的是,如何让人民可以毫无顾虑地在街道上安全行走,还人民享有人身安全、不被猖獗罪桉侵害的权利,才是民联关注的核心议题。

林敬益是行动党照妖魔镜 民联政府缺敢言著称领袖


(张良评述)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称,已故敦林敬益是前首相敦马哈迪主政时期,少数几位以敢言著称的部长。敦林日前在其八打灵再也住家安详离世,敦林曾经在1980至2007年,担任民政党党主席27年,同时于1986年至2008年担任部长。

林冠英说:“作为其中一位马来西亚历史上在位最久的部长,已故敦林是前首相敦马哈迪主政时期,少数几位能在当时唯命是从的内阁中,以敢言著称的部长。”

已故敦林及林吉祥与林良实被誉为华社政治领袖的三林,林良实及林敬益在3.08大选前先后退休,而三林时代的首相敦马及前国大党主席三美威鲁也已经退休,只剩下林吉祥要继续KSM(Kerja Sampai Mati),林敬益调侃要封赐其老党员索罗门的缩略语)。

林冠英如果真的赏识林敬益的“敢言”,不妨在行动党树立党内的“敢言”风气,宽宏大量容纳异议,鼓励领袖敢于正视及内省,除了批判政敌,更要对党内不公义的事件敢怒敢言。

林敬益凭“敢言”一炮而红,源自他身在马华,要改革马华的时代,林敬益甚至要竞选马华总会长,彻底来个大改革。但陈修信手脚快,枪打出头鸟把他开除,林敬益才转投民政党。

林敬益是出了名的有话直说,但在行动党中,有话直说却是禁忌。该党前副主席有话直说,表达不同意街头示威抗争方式,就被轰走。

针对马来主权的争论,林敬益指:“马来主权"口号犹如一句“政治髒话",当有人喊出“马来主权"口号时,即使喊的是巫统党员,民政党领袖一定要站出来反对。"

可见林敬益领导之下的民政党并没有被巫统同化,这是林冠英应该吸纳的勇气。行动党在民联中,对蚕食非穆斯林权益的事件忍气吞声,躲在伊党纱笼底下,高层领袖不“敢言”,不敢站出来捍卫华社权益。

谈到马来西亚,林敬益说:“有朝一日,如果大部份国民都把马来西亚视为自己的国家,为身为大马人感到骄傲,肯为这个国家而死,那麽我们大致算是成功了。"

这是林敬益的宏观奋斗目标,以国家整体利益为重,小我的名利及政党利益为次。林敬益的“敢言”,是为人民及国家的利益而“言”。林冠英呢?只有“敢骂”的能力,为了维护其个人地位而骂,为了维护党利益而骂。把马来西亚视为行动党,把选民视为其党员,必须尊崇党意,否则就把持异议的人民当政敌。林敬益为身为大马人感到骄傲,林冠英为当行动党秘书长及首席部长而骄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