巡航南海美国航母邀越南官员登舰

美国核动力航空母舰“乔治·华盛顿号”正在南海海域巡航,试图向中国政府显示其海上武力。

越南政府和安全官员还乘飞机登上该航母,显示美国与越南军事关系的升温。

越南官员在航母上拍摄了F-16战机起飞和降落的照片,并和舰长会面,参观这艘庞大的航空母舰。

此外,美军还邀请一小批记者登舰采访。

战略竞争

分析人士说,美国此举旨在向国际显示,越南和菲律宾在与中国的领海主权争议中,会得到美国的支持。

据报,乔治·华盛顿号航母将穿越南海以及“帕纳塔格礁”(中国称黄岩岛),然后对菲律宾展开为期四天的“友好访问”。

此前,美国第七舰队发言人法尔沃表示,这次巡航是整个巡逻任务的一部分,“美军定期在亚太海域巡航,多年来一直在这样做,今后也将继续如此”。

美联社的报道说,华盛顿号航母在南海巡航是为了在有关海域展示军力,因为南海已成为华盛顿与北京展开战略竞争的一个焦点。

通行南海

美国派航母通行南海的做法可能引起中国的不满,因为中国与越南、菲律宾和其它一些国家在围绕南海某些岛礁的主权问题上存在争议。

随着中国经济实力和军力的不断增长,中国在与南海诸国就主权争议讨价还价的时候,采取更加咄咄逼人的姿态。

分析人士说,美国航母在南海的巡航,可以让那些在与中国角力的过程中感到紧张的小国感到放心。

随着美军的战略重心从中东转向亚太,美国正加紧与越南和亚太地区的其它国家建立更紧密的经济和军事联系。

中国与多个国家在南海岛礁主权方面存在争议,越南、菲律宾和其它几个小国都声称对部分南海岛礁拥有主权。美国则坚持说,美方有责任维护南海航道自由通行的权利。

中共十八大变数多 江泽民频频露面

中共十八大临近,党内权力争斗加剧,前国家主席江泽民频频在北京公开露面,施加影响,引起外界揣测。

官方人民网以及其它一些媒体报道,江泽民10月9日在北京接见上海海洋大学校领导。

上海海洋大学百年校庆之际,其官方网站说,江泽民和夫人王冶坪在北京接见了专程赴京汇报的该校党委书记虞丽娟、校长潘迎捷等一行。

报道说,江泽民对在场者表示,二十一世纪是海洋的世纪,地球的四分之三是海洋,蕴藏着丰富的资源,而资源缺乏的中国更需要高度重视海洋事业的发展。

86岁江泽民的这一表示正值中日两国钓鱼岛争端陷入僵局之际。

路透社周五(19日)引述与中共高层有联系的三位消息人士说,新一届中央政治局常委人选将由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集体决定。

香港《明报》引述中国人民大学历史系教授张鸣表示,十八大召开前夕江泽民公开露面表示他的影响上升。

张鸣说,江泽民露面表明其“份额”上升,“以前他退不干净,大家都骂他”,但现时政治人物比以前更坏, “现在大家都觉得他比较可爱了”。

张鸣说,“黑箱政治嘛,大家都隔箱子猜,愈黑愈猜。”最近流传各个“名单”是好事,“说明竞争增加了”。

他指出,以往中共党代会前的这个时候,都已经有了确切的消息,“威权主义的时代结束了,以前一指定就完了,现在不行了,就要争,就会吵。”

他认为,竞争带来的好结果是走向投票解决争议,“那党内民主就八字有一撇了”。

江泽民于1993至2003年间担任中国国家主席,目前不担任任何公职,但是据信,他仍然在幕后有重要影响。

江泽民公开露面正值中共十八大召开一个月之前,中国最高领导层即将展开十年一度的接班。

去年,曾经有关江泽民病重的报道,误报他病逝的香港亚视被罚款。

食品安全工作形势严峻

中国当局表示,当前中国食品安全工作面临严峻形势,已经成为“公共安全领域内的突出问题”。

中国全国健康产业工作委员会秘书长李志海周六(20日)表示,从过去各个案例查处和实际情况来看,国内的食品安全事件已经进入一个多发期,这与当前的社会、经济、发展水平密不可分。

中新社报道说,李志海是在“中国安全食品博览会暨争创世博品牌展示会”新闻发布会上做出这番表示。

他表示,每个食品安全事故发生后,都会引起“群情激愤”,几乎所涉及到的监管部门都会受到舆论的批评和声讨。

“食品安全问题的表面原因是不良生产者的违法行为所致,但其深层次原因是中国农业生产方式的转变。”

近年来,中国食品安全问题突出,出现三聚氰胺等影响面极为恶劣的丑闻,引发公众的强烈不满情绪。虽然政府不断采取措施,但是成效不大。

周二(10月16日),民意调查机构皮尤研究中心针对3前多名中国人的调查显示,食品安全问题与腐败以及贫富差距拉大并列为中国民众最担忧的三大问题。

有分析人士认为,要拯救中国的食品安全,只有靠新闻自由和司法独立,只有从改革制度上下手。

多源流教育无阻团结 方天兴:政策偏差为主因

华总会长丹斯里方天兴强调,多源流教育并不是造成国民不团结主要原因,并认为不应该只是把加强各族学生之间团结重点,放在学生身上。

“我们是要消除造成各族不满因素,才能让各族融洽和团结,自然水到渠成。”

他指出,小学生有如一张白纸,不懂得分辨仇视和憎恨,相反的,政策上偏差和不公,以及长期在成人之间积压的不满,甚至部分有心人和高高在上者对某些课题的操弄,才是引起种族关係不佳主因。

他今早为华总和教育部副部长办公室联办的师之道讲座致词时,这么指出。

出席者包括教育部副部长拿督魏家祥特别事务官张瑞慈、华总文化委员会主席陈达真、中国贵州贵阳修文县杨昌洪校长和大将出版社社长傅承得等。

方天兴说,一直以来都只着重强调加强各族学生之间交融,以促进谅解和团结,事实上,除了要求让各源流学校学生共同进行课外活动,加强了解外,家长、校长和老师言行,才是影响下一代对种族团结的看法的关键因素。

“所谓上樑不正下樑歪,散播什么种子就种出什么样的花果,这是恆古不变的道理,我们又怎能期望受教育的学生会团结?”

他也认为,早前公佈的《教育发展大蓝图》,将削弱学校通过各族学生交流和促进团结能力。

民联承认统考论误导华社

马华副总会长拿督斯里曹智雄表示,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所谓“民联的《橙皮书》已清楚列明将承认统考文凭”,是行动党一贯的自欺欺人、指鹿为马言论,以空头支票误导华社。

也是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部长的曹智雄指出,林吉祥自己也说了,民联《橙皮书》里面关于统考文凭的说法是“扩大国家学术鉴定机构的范围以监督与建议来自国內外符合学术标准的文凭、高级文凭与学位的认证,这包括独中统考文凭与双联高级文凭”。

“《橙皮书》承诺的是‘扩大学术鉴定机构的范围’,然后才‘监督和建议’,而不是‘承认统考文凭’,这与所谓林吉祥‘《橙皮书》清楚列明承认统考’,根本是相差十万八千里。但是林吉祥却把这句模棱两可的官腔文字,直接说成民联承认统考,这根本是在指鹿为马,企图误导华社。”

曹智雄也表示,既然林吉祥说民联承认统考的立场很鲜明,那么就不应该只有他和行动党领袖在对华人发表这个立场,行动党如果在民联里有影响力,那就应该要求安华、哈迪阿旺、聂阿兹等全体民联领袖,一起发表民联执政后承认统考文凭的立场,才可证明这个承诺不是行动党自己讲自己爽、只对华社发表的空话。

提刑事法视为侮​辱伊斯兰 言论自由沦丧

(魏金良评述)土著权威组织总秘书赛哈山针对蔡细历实伊斯兰刑事法,可能导致120万人失业的疑虑,认为是侮辱伊斯兰,恫言如果蔡细不及时撤回言论,穆斯林在来届大选禁投马华。

不过,以蔡细历的强悍作风,他将不会屈就於土权。事实上,伊斯兰党执意要落实刑事法以及执掌中央政权后实施生活伊斯兰化,马华处在孤家寡人的抗拒境地。反之,声称代表80%华裔选民却纵容伊党为为所欲为。华社面对这种冲击,已经没有防护墙。

行动党为了获取马来人穆斯林的选票,从不敢正面批评伊党的宗教政策。而这些逐渐影响华社的宗教措施,行动党视而不见,不敢触及伊党的敏感神经。

尽管各政党及非政府组织不断强调言论自由,但是,赛哈山却说,"非穆斯林最好不要触及伊刑法课题,尤其是在马来西亚。",这分明是以种族和宗教的强势要其他族群闭嘴,任由他们摆布。而受到华社支持的火箭没有发过火力捍卫华社的权益。

蔡细历在视频中引述一则来历不明的手机短讯宣称,一旦大马严格实施伊斯兰刑事法,全国会有约120万人失业。

赛哈山驳斥蔡细历,强调伊刑法不会导致人民失业,而是会制造更多就业机会。但是,如何制造就业机会却没有任何理论支持他的说法。

赛哈山说,穆斯林必须捍卫真正的伊斯兰法,而不是伊斯兰党版本的刑事法。这就意味着,同样是穆斯林,他们对伊法的解读各有不同的观点。

民众都期待,马华抗拒伊教刑事法,行动党在这非常时期应撇下与马华的对立和成见,共同为华社的前景共策共力。但是,行动党显然无动於衷。

各报记者鸟林冠英精装版1

(叶丽华整理)

怀念308时亲善的你

308时,林冠英与精英天兵魅力慑服中文报,记者莫不为之疯狂,争破头要守天

兵区,天天大书特写。然而,今天局面叫人情何以堪?

真是中文报都为国阵“服务",还是林冠英忘了脱下战袍,没空上面子书看身边

亲信如何言语中伤对州政府提出批评的记者?

罢了罢了,细说从头太累,只想衷心告诉首长,我怀念308时亲善的你。

—司徒瑞琼 《光明日报》记者专栏    2012年7月18日

————————————————————————————————————

难逃记录

林冠英执政槟州的4年来,有时一天见他的次数与时间,远远超过自己的家人和

伴侣,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语都难逃记录在采访簿、录音机或相机里。

可是,一些“东西”看在眼里却未必可以一一透过手上的那支笔,从新闻清楚报

道出来,当然,这绝对和新闻自由被打压无关。

所以,自然而然,记者会选择通过其他管道把“东西”分享出来,与其他人分享

新闻背后不为人知的所见所闻,专栏就是其中一个管道。

—曾雪爱 《南洋商报》北马版记者专栏“北马调”  2012年7月5日

———————————————————————

造神

我想起一句话,“造神”运动进入“神化”境界时,整个政府就会变成一个人的政 府,一个政党也会因為一个人兴盛,亦会一个人而衰弱。   这是行动党要的局面吗?

—吴慧芳 《中国报》记者专栏  2012年6月29日

——————————————————————————————————-

要求反而被要求

事关一家发展商最近被揭发以11万8千配套售卖原价7万5千的中廉价屋,配套 包括停车位和装修费,至於角间单位索价13万,而且,售卖房屋的发展商职员 还声称单位所剩无几,导致购屋者无从选择。

好奇的是,虽然州政府已接到这起事件的投诉,但仍未对发展商有所行动。购 屋者更难受的是,州政府原本应该协助他们解决问题,如何反而被要求自行联

络发展商高层职员,这难免会引起推卸责任之嫌。

—洪东凯 星洲日报〈大北马〉记者评论─“笔笔皆是”  2011年9月3日

—————————————————————–

照照镜 伊党本身才是“熟悉的魔鬼”

(陈治平评述)当伊斯兰党的纳沙鲁丁揶揄马华总会长蔡细历被“熟悉的魔鬼”上身时,让我们不由自主的想到他所谓的“熟悉的魔鬼”原来是伊斯兰党本身。

如果,纳沙鲁丁认为蔡细历不应该单凭来历不明的短讯,就质疑伊斯兰刑事法将导致120万人失业抑或不够专业,伊斯兰党就必须以实际行动来证明自己并非民联的包袱和执政中央的绊脚石。

纳沙鲁丁应该知道政治没有所谓的“专业”,任何人只要能够以政治伎俩来哗众取宠,迎合群众的口味,就能够捞取选票,“堂堂正正”成为人民代议士。

伊斯兰党不能够认为它们在华社改了包装、换了招牌,不叫“回教党”,就有了新思维。蔡细历或许是对伊斯兰刑事法拥有“旧思维”,然而纳沙鲁丁没有告诉我们,伊斯兰党对伊斯兰刑事法的“新思维”是什么?

伊斯兰党的旧思维在2008年全国大选时候,我们还略略懂得,“新思维”却是历历在目的伊斯兰化的种种神权统治手法。

这个“熟悉的魔鬼”在2008年为了捞取选票、笼络民心,宣传吉兰丹自由养猪吃猪肉,俯顺非穆斯林对文化习俗自由开放的幻想。当伊斯兰党主导吉打州政权之后,其州务大臣阿兹然的首要任务就是铲除州内的宰猪场,逼使州内华人吃贵猪肉。

这个“熟悉的魔鬼”重蹈覆辙、照版煮碗,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把吉兰丹的回教化发挥得淋漓尽致。在斋戒月祈祷时间,非穆斯林必须停止营业;在斋戒月,所有娱乐场所必须停业;男女出席公众场合必须隔席而坐;广告牌的女模特儿必须戴头巾和置放爪夷文,这林林总总都是“熟悉的魔鬼”所作所为!

魔鬼在诱骗人类的时候,通常会以种种幻想来模糊人类的眼睛与视线。纳沙鲁丁呼吁华社不要惧怕伊斯兰刑事法,而该法只施之于穆斯林的身上时,吉兰丹和吉打州的种种伊斯兰化的措施又如何能够自圆其说?

这个“熟悉的魔鬼”从来没有掩饰过,他们的动机要以神权治国。该党主席哈迪阿旺与众多领袖从来没有否定过,他们一旦迈入布城,就会争取修宪,将古兰经圣训作为政经文教的主要价值观。届时,不单只是穆斯林国会议员基于必须接纳伊斯兰真主阿拉的刑法,相信还会有许多诚如公正党青年团宣传主任李凯伦等的华裔人民代议士,为了一官半职,竞相支持修宪,讨好伊斯兰党和巫裔穆斯林国会议员。

魔鬼在诱导人类犯错的时候,甜言蜜语、摧眉折腰或威逼利诱而在所不惜。然而,当人类偷吃了禁果之后,魔鬼的真正面目显现出来的时候,一切已经太迟了。

巫统权势角逐复杂 阿末扎希后市看起

(菂荟摘译)博客沙布丁胡先(Shahbudin Husin)在其博客“shahbudindotcom”中发表了他对于目前巫统各个领袖势力角逐的看法。

“如果说慕尤丁已经逐渐获得大家的注意力,被视为纳吉的接班人的话,那么阿末扎希(Zahid Hamidi)也成为了巫统代表嘴边最能够与慕尤丁并肩作战的人选。”曾经于1980至1990年代担任记者的沙布丁这样表示。

慕尤丁表面上支持纳吉 实则倒戈相向

他认为,即将在2013年4月之前举行的大选将会是决定纳吉生死的一次大选,如果国阵无法重获国会三分二议席的话,纳吉必定会被逼下台。只有获得国会三分二的议席,他才有机会继续担任首相。

除了面对民联越来越有信心的威胁之外,纳吉在巫统内部也面临着慕尤丁的强烈竞争。沙布丁表示,慕尤丁已经开始公开发表言论支持纳吉,但是实际上却是在向纳吉施压。

“其中一个很明显的例子就是慕尤丁希望延续一个大马援助金的计划,原因是此计划能够提高人民的消费能力,另一方面,纳吉只是把这个计划当成政治诱饵来应付选举而已。因此,当慕尤丁表示希望延续计划时,纳吉却一直保持缄默,不敢承诺如果国阵获胜的话这个计划是否会继续实行。”

沙布丁表示,一年内派发500令吉已经耗费30亿令吉,这还不包括纳吉所推行的单身人士援助金250令吉、给大专生的250令吉书券以及给中学生的100令吉,纳吉所需的政治诱饵需要很大的一笔现金。再加上目前不是太理想的经济环境,纳吉的买票行为被认为将会令国家破产。

除此之外,慕尤丁与纳吉对于一个大马的概念也存有分歧。纳吉不断推崇一个大马,而慕尤丁则把自己定位为马来人的代表,甚至表示其马来人身份更甚于大马人的身份。这显示了慕尤丁不想像纳吉一样脱离巫统大众的支持。慕尤丁知道,如果国阵没有得到超过140张议席的话,他的马来人代表身份将会让他在巫统内占优势。

阿末扎希政治前程看俏

“同样地,阿末扎希比起两位巫统副主席希山慕丁(Hishammuddin Tun Hussein)及沙菲益阿达(Shafie Afdal)更能凸显自己作为巫统领导的地位。如果国阵险胜民联而慕尤丁被逼领导巫统和政府的话,无疑地阿末扎希将会是慕尤丁恢复巫统势力的最佳拍档。”曾经活跃于巫统的沙布丁这样表示。

他表示,阿末扎希在巫统内外的知名度、良好记录以及社交网络远远超越其对手,希山慕丁。就像纳吉被认为是一名软弱的首相,希山慕丁也被喻为自独立以来最没有威信的内政部长。希山慕丁处理净选盟集会的手法、称警方抢夺记者相机的行为为符合标准程序尔后却被全国总警长反驳其言论、对于安华巴士被泼红漆事件不重视,在在显示了他对于本身所掌管的部门职权的不了解。

沙布丁认为,希山慕丁不止在人民心目中的地位一落千丈,就连巫统代表和党员都纷纷在社交媒体谩骂他。反之,阿末扎希平易近人、经验丰富的形象,再加上在巫统内拥有庞大的网络,,令他不管是国阵胜出与否,都有机会崛起成为第二把交椅。

“总的来说,相比起在来届大选后肯定沉没的纳吉、生死未卜的慕尤丁以及浮浮沉沉的希山慕丁,阿末扎希拥有更光明的政治前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