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超速却接AES传票

自动执法系统(AES)又惹怒驾驶人士!

据悉,自动执法系统(AES)装置在一个时速90公里指示牌后不远处,一名驾驶人士当时时速超过60公里,但却没有超速,却接获传票,令车主不满,认为事件存有争议和疑点,准备带上法庭抗辩。

太平一名车主吕胜利(55岁,罗里司机),不满陆路交通局发出两张自动执法系统传票给他,其车子在怡保北海的联邦大道第91公里处超速驾驶,即是在时速60公里处,行驶逾70公里。

他说,传票的图片显示,车子是在靠近时速90公里告示牌被摄录,指他的车子10月9日上午10时43分,在时速60公里处,超速至79公里,以及10月16日上午10时55分,被指超速至78公里。

“当时,车子是儿子驾驶,看到时速90公里的告示牌时,自然就根据告示牌的时速行驶,但被指超速而接获传票。”

他认为,自动执法系统设在时速90公里告示牌不远处,取缔从时速60公里处驶来的车辆,使事件存有争议和疑点,准备在庭上抗辩。

他说,案件排期在明年1月7日,而他也向行动党太平国州议员流动服务队队长廖泰义投诉。

章吉遮令AES获逾600万罚款

廖泰义说,章吉遮令的怡保北海大道91公里处,是其中一个被圈定为车祸黑区而装上自动执法系统,时速60公里。

“然而,以时速60公里取缔驾驶人士,再把照片数据传送给陆路交通局,让后者向驾驶者开超速传票300令吉,这种做法非常不公平。”

据交通部的数据显示,短短两个月里已开出25万张传票,平均每个自动执法系统开出2万张。由此推算,章吉遮令的自动执法系统已让有关单位获取逾600万令吉传票罚款,数目确实惊人。

促车主勿缴罚款

他呼吁那些接获章吉遮令怡保北海大道91公里的超速传票者,如果传票显示当时驾驶速限没超过时速90公里者,不要缴交罚款,将案件带上法庭,让法庭裁决。

同时,外州(吉隆坡、新山和槟城等)驾驶人士,如需要任何数据或照片以带上法庭,可以向他本人或太平国州议员服务中心索取。

偷花贼赃物藏父母家

一名巫裔偷花贼上得山多终遇虎,在把父母居家变成藏着花卉赃物的花圃浇水施肥时,被昔加末警方人员掩至逮捕归案。

昔加末警区主任哈纳菲警监披露,嫌犯已婚,育有一名居住在昔加末关丹大道路段的儿子,而且孩子也具有热爱园艺的兴趣。

园艺中心植物被偷

他指出,警方早前曾接获昔加末区内数家园艺中心的投报,指园艺中心内的玫瑰花、芋头、鸡蛋花等植物不翼而飞,而被捕嫌犯相信是把偷来的花卉植物转售给园艺爱好者、家庭主妇、朋友或相熟的邻居,售价介于10至15令吉一盆。

警方起逾百元花卉

他表示,嫌犯是将偷来的花卉赃物藏在位于巫罗加什路的父母居家处,以致该处变成一个花圃,而被警方起获的花卉赃物包括2盆胡姬花、7株芋头和8盆其余种类的花卉,估计价值是逾百令吉。

他说,警方援引刑事法典第379(偷窃)条文调查此案。

莱纳斯图撒谎保声誉

拯救大马委员会指莱纳斯公司尝试以“稀土安全”伎俩欺骗人民,企图掩饰稀土废料无法送出国外的事实,以保全声誉。

该委员会主席陈文德发文告说,莱纳斯急于说服公众,以免该公司面对法庭行动及公众的抗议。

也是关丹居民的陈文德也向法庭提出司法审核申请,以撤销莱纳斯的临时营运执照。

上述案件已交由关丹高庭处理,目前正排期听审;该委员会也通过联邦法院申请临时营运执照禁令,有关案件将于本月10日开审。

市场对莱纳斯缺信心

他指出,莱纳斯之前在澳洲证券交易所是排行百强的公司,目前却是表现最差的公司。

“市场已对莱纳斯失去信心及耐性,大和资本市场于今年1月写了一份调查莱纳斯公司的报告。”

他说,德意志银行(Deutche Bank)、福斯特与UBS(Forster and UBS)近期也给予莱纳斯较低的评价。

“福斯特对莱纳斯股票的评价是“卖出”,德意志银行与摩根大通也对莱纳斯可能出现周转问题发出警告,莱纳斯股票的交易也在上周五创下闭市新低。”

他说,近期的研究发现,稀土会对健康构成负面影响,间接造成低智商儿童,并损害肺、骨骼和肝脏。

陈文德说,莱纳斯不断声明稀土厂废料可循环使用,但废物中存有放射性物质、重金属和有害化学物质,一旦莱纳斯正式投入运作,便将把危险废料置于马来西亚。

马章武莫人选得考虑健康

公正党顾问拿督斯里安华说,健康的体魄也是要成为来届大选候选人的条件之一。

安华昨日(日)在双溪里武新村与村民一起品嚐榴槤时,在新闻发佈会受询及马章武莫州议席候选人人选的问题时,这麽说。

他说,“人人都有贡献,不过,有时候我们也要想一想……不是全部人……(都能成为候选人),就像旺阿兹莎一样,也有一些人像旺阿兹莎一样,我们的态度应该如此,不是所有人都一定要上阵竞选。”

安华没有明示马章武莫候选人是否会换人上阵,不过,他强调,健康的体魄也是成为候选人的条件之一。

马章武莫现任州议员是公正党的拿督陈福良。陈福良也是槟州立法议会副议长。

陈福良中风康复

陈福良早前因中风而面对健康的隐忧,如今已逐渐康复。

陈福良于今年11月25日,在阿儿玛罗占花园草场,举办选区屠妖节开放门户活动后,在新闻发佈会说,他的身体状况已恢复得很好,可以出席活动、州议会及主持州议会,目前的身体状况只是还差不能跑动而已。

针对盛传将取代他上阵马章武莫州选区的雪州士拉央市议员李凯伦,近期频频在马章武莫州选区走动,陈福良以任何人、任何党员都可以到来马章武莫州选区走动来回应。

陈福良也说,他继续为马章武莫州选区人民服务的意愿还很强,并非常有自信可捍卫马章武莫州议席。

巫统力保政权昭然若揭

太平区国会议员倪可敏表示,从最近的巫统大会中见到,巫统只关心保住政权,证明巫统已是过时的政党。

他表示,巫统的政策已不符合新时代的马来西亚,再让巫统执政,最终国家将破产。

倪可敏在太平甘文丁武吉再纳清真寺,为一项小孩割礼仪式主持开幕后,在新闻发佈会这麽说。

他说,这是他连续第四年赞助在清真寺举办的割礼全场经费,体现行动党是全民的政党,不分种族和宗教,所作出的政策是根据马来西亚人的精神出发。

首相或3月中解散国会

首相拿督斯里纳吉预料会在3月中宣佈解散国会,以及3月杪举行第十三届全国大选。

来自国阵的灵通消息披露,儘管首相日前在巫统代表大会上透露大选可能会在12月举行,大选落在今年的成数并不大。

随着首相日前公开表示大选可能会在12月举行后,坊间又开始臆测大选的举行日期,部份马华领袖认为大选会在华人农曆新年后举行,但马华总部则相信是在3月,而坊间也认定3月是佳期。

民联执政州须同步选举

消息向《星洲日报》说,其实,大选落在3月的决定早在9月间便已敲定,而国阵之所以迟迟不举行大选,是因为还受一些无法解决的问题所牵拌,其中包括巫统内部问题如议席的分配及华教问题等。

另一令国阵举棋不定的因素是民联槟城和雪州政府多次恫言不与国阵同期举行选举,而国会和砂拉越除外的各州议会任期都是在4月28日才届满,选举可在满期后的60天内举行,如果拖到无可再拖的3月才选举,才能逼使民联政府无可躲避。

雪州大臣丹斯里卡立日前已表明,如果国会在明年3月解散,雪州政府将别无选择,会同时解散州议会,与全国大选同步举行。

他当时也说,他并不认为大选会在今年12月举行,因此公正党已集中火力为预定明年3月举行的大选做好准备,而如果明年3月大选,雪州民联规划要在5年内完成的计划也将近落实,不会受影响。

根据教育部所公佈的学校上课和假期表,吉打、吉兰丹和登嘉楼3州的3月学校假期是从22日(星期五)开始至30日(星期六);其他11州2联邦直辖区则是23日(星期六)至31日(星期日)。

全国大选的投票中心大多数是设在学校,同时聘请约80至90%教师负责投票中心的工作,因此3月大选在时间上是配合得宜。

事情没完没了
大选日期一再更改

消息告诉本报,有关大选花落何时的传言早在去年10月起便不断出现,而国阵最高领导也一直期望大选越早举行越好,以免夜长梦多,因此早已对属意的选举日拍了板,不过一直都因临时有事牵挂,才老是无法落实,以致大选日期改了又改。

据知首相曾属意的大选良机是今年6月和9月,当时国家经济一片大好,只是国阵尚有事未了,如果早日解决便在6月大选,再不然只好拖至9月。

不过,尤其是巫统内部的问题无法如愿调平,只好眼睁睁看着好机会熘走,接下来的另一选择是10月的财政预算桉后,但最后还是举行不了。

虽然国会届满距今还有约半年,不过良辰吉日并不多,因为吉日的先决条件是安安稳稳、无灾无难,才能确保更多人踊跃出来投票。

儘管首相扬言随时可以大选,包括在年尾雨季,事实上,国阵在考量大选良机时,7月是伊斯兰教徒斋戒月、8月是伊斯兰教徒开斋节、10和11月是朝圣季节、11和12月雨季多水灾、年尾和年初多人出国度假旅行、2月是华人农曆新年,算来算去,3月又是学校假期,是最理想的最新大选佳期。

虽然说4月28日国会任期届满后,还有60天的多馀日子举行选举,但如果等到最后一刻,无疑会把自己逼入牆角,令自己没有转圜的馀地,这是智者所不为。

逾200人分享苦行经历

一众反公害苦行者挺身现身说法,与关丹市民分享及见证一路苦行的经历点滴,200多人齐聚一堂。

不少于10名苦行者轮流上台为“苦行的见证”站台分享,当中包括全国绿色委员会主席黄德、委员 潘家耀、反莱纳斯联盟主席韩丹、关丹中华独中董事会署理董事长黄道坚、退休人士涂亚眉、小表姐弟陈鸿燕及王贤乐,来自外地的苦行者,以及打头阵光脚苦行的 农夫温昭伟等,历时约2小时。

分享讲台以罗里临时搭建而成,当晚逾200人出席于阿亦布爹88茶室举行的“苦行的见证”,4名政治部警员也出现在分享会,当主办单位宣布黄德将现身分享会时,欢呼声四起。

来自关丹武吉士基劳的小鸿燕随公公婆婆参与苦行,当晚她偕同表弟王贤乐,在台上丝毫不怯场。当晚分享会也成功筹获1263令吉,作为主办单位即公正党阿亦布爹及武吉乌美支会的活动基金。

黄德:下周启动人墙运动

刚从印尼返国的黄德说,会在巴洛设反稀土基地,并将于下周启动人墙运动,反稀土。

他说,苦行的意义,在于让人民自觉性的负起对保家园的责任。

“我们感到悲伤、生气,无法接受危害环境的稀土厂在关丹操作。”

黄道坚盼政府放弃高危工业

黄道坚说,最希望看到的是,希望政府不要引进有危害到国家的工业,让人民安家乐业。

“我们要的只是要舒适的居住环境,子孙可以自在的生活,这是最基本的人权,这要求并不为过。再者,保卫家园是每个人的心愿。”

潘家耀:有宪法保障

潘家耀说,只要为正义,做对的事,在宪法权益保障下,是不需要感到惧怕。

“胜利的契机就快到了,还有3个月。”

翁诗祝:换掉坏领袖

筹委会主席翁诗祝希望人民团结一致,不要灰心,继续为反稀土斗争下去。在来届大选,把不好的领袖通通换掉。

旧王宫吸引游客参观

新闻通讯与文化部长拿督斯里莱士雅丁博士宣布,从明年1月1日起,身著马来传统服装的侍卫将驻守在旧国家王宫大门,以带出古时代马来苏丹王朝的传统风貌与特色。

他说,这项新举措相信可吸引更多游客参观旧王宫,继续成为我国热门的旅游景点。

“国内外游客可从中感受到古代马来苏丹皇朝的怀旧与复兴气氛。”

保存旧王宫收藏品

莱士雅丁由新闻部秘书长拿督斯里卡马鲁丁及国家博物馆总监依布拉欣的陪同,在旧国家王宫观赏侍卫的传统武术表演后这样说。

他说,旧皇宫将在明年开放一些房间及大堂供游客参观,让游客了解这座经历13代国家元首居住的历史之地。

他指出,为了保存旧王宫的收藏品,他们将制定一份清单,并要求大马皇家部队及国家博物馆共同配合以管理这些收藏品。

依布拉欣透露,新闻部将在旧王宫安排导游为游客讲解王宫房间及大堂的用途。

行动党沦为街头战士政党 诅咒PKHKC吓跑中间选民


(林文彪评述)行动党实权领袖林吉祥认为,若要在第13届全国大选成功争取到400万名中间选民的支持,民联应更多关注在重要的国家议题上。

他认为伊斯兰法、伊斯兰国议题无足轻重,不足以影响新登记选民和游离选民的投票倾向。反之,他建议强调民联和国阵两者之间的差别,他提出老生常谈的有效管理并减少贪污、团结人民、促进种族和谐、社会平等与经济正义、沙巴与砂拉越内陆贫穷问题及强化民主等等概念性课题,却避而不提民联执政的州属四年半来,民联的竞选宣言落实了多少的承诺。

行动党惯性以黑白二分法,把国阵与民联对比为贪腐与清廉的象征。借此提升民联的道德制高点。这在中间选民数量很少的时代或会奏效,这种冷战时代非友即敌的手段,把人民划分为我方及敌方阵营,非友既敌,应拉去砍头的恐龙思维,已经不具现代意义。

伊斯兰党全国中委姆加希博士一针见血指出,该党若要继续维持非穆斯林选民的支持,同时争取中间选民的支持,首要条件还是要回归民联政府的施政表现。

姆加希分析当今我国选民投票趋势说,非穆斯林不会因为对巫统反感而单纯支持伊斯兰党,因为以当今敢于改变的年轻选民,以施政表现为投票标准,就此民联须完成至少竞选宣言的八成承诺,同时民联属下议员们的表现和出席率,才是胜选之道。

姆加希指出,争取中间选民选票,强调施政表现与执行能力,方可开创以政治宣言为主导政治趋势。然而尽管行动党及民联在一些州属获取人民的委托后,却不断暴露施政弊端,违反宗教自由的竞选宣言,吉兰丹州及吉打州以伊斯兰教义为本的施政,从无间断侵蚀非穆斯林权益。

被人民赋权纠正前朝弊端的民联,只能推诿责任,归咎一切乃是前朝遗留下来的政策。民联政府的执行力差强人意,却一直给华裔勾画一副自己没有强烈意愿要落实的幻觉似美好境界。

行动党雪州议长拿督邓章钦脚踏实地实践林吉祥的号召,在雪州落实议会直播,却被视为嘲弄林冠英的槟州没有诚意推行议会改革的倒米行径。民联政府的执行力与政治意愿,不是单靠概念性对比来取分。

掌握中间选民的多元平衡主义,才能贴近中间选民,赢取400万名中间选民的支持。

行动党一度强调“中道的马来西亚”,提出中庸特点,推崇任何议题皆应以和平的手段争取,并摒弃强硬的作风。但由于该党领袖政治思想水平普遍低落,对“中道”论一知半解。结果“中道的马来西亚”成为纸上谈兵的论调。

行动党早已不再“以和平的手段争取,并摒弃强硬的作风”。它摒弃“中道”论,不再稀罕中间选民。

行动党如今专注于推崇仇恨诬蔑文化,外包党宣工作给安全套博士丘光耀向选民推销语言暴力,鼓吹诅咒政敌PKHKC,沦为街头战士型政党,这策略当然也有市场,流氓地痞会给予热烈掌声,但最终吓跑所有中间选民。

狠狠弃置火箭与伊党合​作 否则如坐炸药桶等待爆​炸

(周硕文评述)印尼人口有2亿4千万人,其中90%是穆斯林。该国一些主要的穆斯林政党,如民族复兴,公正福利党及繁荣团结党,这些政党也是现在执政联盟的成员。这些政党如民族复兴党过去是由已故前总统瓦希德领导,他本身也是一名传教士。

印尼的这些穆斯林政党没有一建立伊斯兰国或‘福利国’,或甚至‘仁慈国’作为他们的终极目标。只有极端的暴力组织伊斯兰祈祷团才把建立伊斯兰国作为他们的目标,这个极端组织的头子阿武巴卡目前在坐牢,他涉及印尼数宗重大的爆炸案,如巴厘岛炸案,死了两百多人。

已故瓦希德是一位非常开明的领袖,他认为印尼是一个多元种族多元宗教和文化的国家,人民需要异中求同。他虽然是一位德高望重的伊斯兰长老,他从来不主张在印尼建立斯斯兰国。

他在下野后,雅加达一间天主教学校被极端的穆斯林在通往学校的道路上用砖建墙,阻止学生及教徒进入学校。天主教领袖向瓦希德求助。瓦希德闻讯非常愤怒,他宣布如果极端分子不把墙拆掉,他次日就带人去拆。结果极端分子自行拆墙。

上述三党中势力较大的是公正福利党,前领导人希达悦也是一名传教士,曾经显示过主张印尼成为伊斯兰国,但想不到提出这个构想后,在上届大选成绩一落千丈。他最近参加雅加达省长选举,以为可以获胜,结果也败落。

在东南亚,印尼是最有条件成为伊斯兰过的国家,马来西亚的穆斯林只有60%多巴仙,没有理由要成为伊斯兰党终极目标的伊斯兰国。

另外是,印尼人民民族主义精神高涨,主要政党,像执政的民主党,从业党,反对党如斗争民主党都是民族主义政党。

在马来西亚,伊斯兰党的问题是这个政党是由狂热的宗教学者领导,他们不像印尼政党领导的宗教学者那么具有宏观视野及包容心。马来亚西亚伊斯兰党的主要领导是一批狭隘的宗教狂热者,他们的唯一目标就是把国家伊斯兰化,排斥别的宗教追求的大同思想。

伊斯兰党早期创党人如巴哈鲁丁是具有民族主义思想的伊斯兰领袖,所以早年的伊斯兰党没有以建立伊斯兰国作为他们的理想。伊斯兰党后来被伊斯兰学者渗入之后,逐渐变质,变成今天的面貌。

今天行动党为求取得政权,不惜与伊斯兰党合作,还处处在华社维护伊斯兰党,像陆兆福之流,为伊斯兰党涂粉抹脂,让非华社对伊斯兰党掉以轻心,其结果是掉入伊斯兰党的陷阱。

必须给华社提醒的是,行动党是跟一批伊斯兰狂热份子合作,这种合作对一个多元种族,多元宗教的国家会造成长远,无法回头的伤害。到时更多华人要移民到外国。这个合作犹如坐在炸药桶上,看什么爆炸而已。

因此不要让伊斯兰党狂热分子抬头,就是不要投票给行动党,让伊斯兰党失败,然后该党的宗教学者、宗教师才会知难而退,知道伊斯兰国在马来西亚的政治是没有卖点的。这样协助该党内的开明人物领导该党,我们的头脑里就不会有‘福利国’,‘仁慈国’阴影的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