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动党语言暴力制造仇恨 丘光耀换身份搞恶人政治


(董佳燕评述)
丘光耀辞去行动党全国文宣组长后,在行动党各大宴会、讲座上的发言越加粗暴,如今竟粗鄙至号召全国人民在来届大选中剁掉马华14位男性国会议员的生殖器官,嚷着赞助防腐剂与玻璃箱,把马华所有男性国会议员的生殖器官和耳朵放在文冬公开招标。

马华文冬区署理主席黄初业发给报馆的文告中有附上丘光耀1211日在文冬中华大会堂所发表的污言秽语,惟大部分报章皆以“由于言论过于粗俗,而不适合全文让它见诸报端”带过。单看报章处理丘氏粗口段落的方式,便能意会丘氏当晚的发言有多伤风败俗,不必耳听只看新闻诠释已令人不堪入目。

丘光耀将其言论奉为搞政治者必须懂得应用的“群众语言”,以歪理合理化肮脏用语。

政坛出现此般妖孽,确令举国华社难堪,这一切都得归咎行动党的纵容。

任由他到处站台渲染,由得他发表诅咒政敌全家死光的“扑街冚家铲”、“问候”别人的老母亲,行动党默许低俗作风致使丘光耀行径越加跋扈。

鉴于丘氏的粗言秽语引起华社反弹,迫使行动党安排丘光耀“化明为暗”。这边厢要他卸下文宣组长一职安抚人们不满情绪,却继续在各大场合安排丘光耀上台演讲,显然维护良好社会风气并不在行动党的道德责任范围。

行动党需要丘光耀这种粗俗的人物来煽动人民,尤其是草根民众的情绪,才能达到仇恨政治的最佳效果。

唯有将华裔对马华、对国阵、对政府的恨意提升至沸点,方能使行动党处在最佳政治位置。行动党不断将仇恨注入华人社会,务求令每一个华人都抱持复仇者心态,以铲除国阵这个强势的统治集团为快。

仇恨政治的可怕,是仇恨观念将吞噬人的理性,使人们乃至社会和民族皆处于病态。当仇恨积累到一定程度时,便会成为燃烧的火焰,使国家陷入一片火海。

有说仇恨政治将演变出恶人政治,恶人团伙会在没仇恨时制造仇恨,继而不断制造新的仇恨,却从来不负责任。

乌巴火箭风丘光耀搞到疯 若究政治太监党内尉成风


(陈治平评述)
行动党的改变,归功于下流粗俗政治文化的鼻祖丘光耀博士。丘光耀擅长诅咒,甚至诅咒政敌全家“灭门”;这个歪风在行动党内很快扩散,渗透 每一个层面。血气方刚、入世未深的年轻支持者在面子书和网络媒体掀起一波又一波的低俗风潮。年轻和草根党员久旱逢甘露,有如吸食了毒品般亢奋,将内心压抑 许久的“兽性”一举宣泄出来,污言秽语充斥了整个华人社会。

平面媒体在处理马华文冬区会署理主席黄初业的文告时,连其中提及的丘光耀名字也省略不刊登,让人有不屑一提之的感觉。

丘光耀自诩为“剁烂蕉”运动委员会主席,在庄严的文冬中华大会堂宣称要剁掉马华14位男性国会议员的子孙根,让他所谓的马华国会议员“太监”,彻底净身。

他透过演说,无所不用其极的为政敌套上种种令人铭刻在脑海的“绰号”与“特性” ,用意当然是通过贬低、抹黑、诬蔑的手段来鼓吹仇恨政治,以达到打击对手,捞取选票的政治目的。

如果丘光耀认为马华公会14位男国会议员在处理国事方面,唯唯诺诺,欠缺男子汉的气概;那么,他应该先行将行动党的所谓“太监”、“公公”再次验身,是否已经将“宝贝”切除干净。

伊斯兰党施以非穆斯林社会种种伊斯兰法的时候,行动党仅其主席卡巴星胆敢站出来,直指伊党的不是。丘光耀应该告知民众,行动党如何处置那些只会在宗教侵权事件上含糊不清、唯唯诺诺和没有明确立场的党领袖。

如果以丘光耀的逻辑学来处理相关课题,该党岂不是除了卡巴星,全党男性领导同仁都必须要净身成为名副其实的“公公”?而,第一位必须被阉割的就是对伊党精神领袖聂阿兹吮痈舐痔的组织秘书陆兆福?

行动党当今执政槟州,已经由在野党转变成为执政党将近5年。不但只没有因为掌握一州的政权而求进步,反而任由其党工到处宣扬粗俗龌龊政治文化,令人不敢恭维。

“乌巴”是马来文的Ubah,有“改变”、“变革”和“改革”之意;该党理应以“求好更好”的心态,兼顾中央和执政州属的政治角色。若然,在槟州是执政党,而中央是在野党的身份很容易让党员或领导层混淆不清,不懂得该何时、何地,扮演何种角色,造就了许多“精神分裂症”病患者。

这些患者明知道行动党已经在槟州成为区域性的执政党,必须以泱泱执政党的风范示人;然而,由于该党中央领导层欠鲜明的政治路线缺,导致党基层误以为在监督中央执政党施政时,只要维持其反对党的一贯作风,即会受到人民的热捧和掌声。

也因为如此,党基层一直摆脱不了反对党在野的“狼狗”属性,将“敢怒敢言”与“低俗”、“粗劣”和“污言秽语”混为一谈,不用负责任的随意吠影吠声。这些人向丘光耀看齐,动不动就把性器官挂在嘴边,动不动就“操”别人母亲抑或动不动就灭人“九族”。

乌巴火箭风似乎越变越“疯”,行动党的领袖们并没有因为在槟州成为执政党而改变。反而,变本加厉,整天把性器官挂在口边,变成一个连党格都没有的政党。

靠剁阳具才能乌巴扬党威 火箭剩丘光耀懂群众语言


(林文彪评述)
行动党前政治教育主任兼文宣主任丘光耀在文冬公开演讲时,以下流粗耻的语言及动作宣扬劣质政治文化,公然号召全国人民,在来届大选中割除马华14位男性国会议员的生殖器。

丘光耀的言论引起马华文冬区会署理主席黄初业的强烈抨击,指行动党显然已政治破产,除了鼓吹仇恨式政治,就是以诬蔑和抹黑马华领袖,来挑起人民的不满,如今变本加厉,竟然堕落到公然以散播下流言论,来赢取可耻的政治资本。

丘光耀在接受《南洋商报》访问时嘲讽对方根本不谙“群众语言”,没资格搞政治。他也表示,他日前针对马华14名国会议员发表的谈话,就像“割耳朵论”不要太在乎。

谁在乎“割耳朵论”?还不是行动党紧咬不放?行动党在文冬设立“割耳委员会”,丘光耀怎么没有教育彭亨行动党不要太在乎大臣的“群众语言”?

彭亨州行动党今天被丘光耀嘲笑不懂“群众语言”,把割耳论大做文章,没资格搞政治。丘光耀为了自己的面子,竟然可以把自家的党员贬损羞辱到一文不值,其自私自利,损人利己的作风,令人心寒。

什么是群众语言?中国记协网阐释为:“简单理解,就是采访对象那种原生态的语言,俗称的“大白话”。群众语言的特点是大众化、口语化,简洁明快,通俗易懂。群众语言来自生活,出于肺腑,形诸口舌,是民生甘苦、喜怒哀乐的直接表达。这样的语言尽管可能原始粗糙,却鲜活生动,具有很强的感染力,但不下流低俗。

丘光耀的偶像周恩来,是善用生动的群众语言与人民沟通的高手,但周恩来从来不说黄腔、不讲下流粗口取乐群众。丘光耀早前因为崇拜周恩来而前往中国香港读书,看来中国是白白浪费资源,不小心颁发了博士学位给一个混混,玷污了该大学的名誉。

群众语言就是群众听的懂的话,浅白,但不必粗俗;贴近,但不必黄腔,群众语言是群众日常的“大白话”。但若丘光耀硬要说“剁KUKU(男性生殖器)”就是文冬人的群众日常的生活语言,丘光耀简直就是把文冬华社及选民当作粗俗不堪,没有文化教养的一群。

如果丘光耀认为它所发表的“割除生殖器”论是“群众语言”,那么行动党领袖何以对“安碧嘉被吊死”论反应激烈,严加批判?

今年六月间,巫统柔佛州四加亭国会议员莫哈末阿兹被指口出恶言要安碧嘉被吊死,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巴生国会议员查尔斯圣地亚哥、芙蓉国会议员菲南德斯、大山脚国会议员章瑛、峇吉里国会议员余德华等,强烈谴责为可恶又极端、种族主义并具有威胁安碧嘉的成分。这些行动党领袖竟然不晓得“吊死”论就是丘光耀所谓的“群众语言”,哪里有资格搞政治?

丘光耀的语言暴力,是行动党政治劣根性的集中表现。该党思维上要以暴力夺权,灭政敌全家,正如丘光耀鼓吹的PKHKC(诅咒对手全家死光)。

如果“割除生殖器”论,PKHKC,是行动党领袖,妇女组认同的“群众语言”,该党领袖如林吉祥父子、章瑛及郭素群等等却没有好好掌握及运用这些“割除生殖器”论,PKHKC论,与群众沟通,就是与群众脱节,自鸣清高,不懂得搞政治的一群。

丘光耀终于向全国行动党党员宣示,该党领袖没有一个懂得搞政治,只有丘光耀够资格搞政治。丘光耀说他要做反贪会主席,其实他更想做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这些在丘光耀眼中根本没有资格搞政治的人,应该下台让位给丘光耀来领导行动党了。

 

明知自己难有作为而为之 林冠英玩阿拉课题博宣传


(张新采评述)
坚持不允许基督教徒的马来文版使用阿拉的字眼,要伊斯兰党放弃其建立伊斯兰国的政治斗争目标,简直就是天方夜谭。民主行动党还要误导华社到何时。

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在圣诞节献词中,敦促国阵中央政府允许马来文版圣经使用阿拉字眼,引起伊党不满。伊党宣传主任端依布拉欣表明,基督教徒不能在他们的马来文版圣经中使用阿拉的字眼,因为这会引起穆斯林和基督教徒混淆。

林冠英的政治秘书再里尔则澄清,林冠英是敦促中央政府允许东马原住民使用阿拉字眼,与半岛的基督徒无关。他还反指媒体扭曲林冠英的言论。

再里尔的解释显露出他的无知,也不明白争议所在。第一,林冠英的圣诞节献词并没有特别提及是针对砂沙两州,何来扭曲之说。第二,伊党的立场是坚决反对基督教徒使用阿拉字眼,没有因为砂沙已经沿用了50年而有所让步。再里尔为何要特别澄清林冠英的献词只是针对东马,却没有对伊党的立场作出任何回应,到底是认同还是反对。

林冠英不是说伊党是一个中庸的政党吗?在宗教课题上,特别是伊斯兰国和伊斯兰法,伊党的立场始终如一,没有丝毫动摇。即便是林冠英的圣诞节献词,确实只是针对东马的情况,但他也应该知道,伊党是反对马来文版圣经使用圣经字眼。

更何况,关于使用阿拉的字眼,其实已经有了共识,包括林冠英出任首席部长的槟城州也制定相关条例,禁止非穆斯林使用这个字眼。槟州宗教司哈山阿末说,州宗教局在制定相关条例时已知会林冠英,并认为各族应该尊重这个决定,同时希望各界不要挑战这个决定。

宗教课题本身就是一个敏感话题,明知不可为却为之,林冠英明显就是要是博取廉价的政治宣传,藉此争取基督教徒的支持。讽刺的是,他在献词中说,国阵也必须停止使用成立基督教国的恐吓手段恐吓马来选民来支持国阵,因为基督徒不曾要成立基督国,反而尊崇联邦宪法所列名伊斯兰教是马来西亚国教。但偏偏事实却是他故意挑起这个课题来达到本身的政治利益,在引起争议后,又把罪名推卸给媒体。

华社应该清楚看得出,行动党声称可以抗衡伊党的说法,根本就是瞪眼说瞎话。不论是理发院风波还是行为不检事件,行动党只能眼巴巴地看着非穆斯林的权益被侵蚀,连地方上的宴会也因为有伊党领袖出席,临时把歌唱节目取消,只因歌手衣着暴露

行动党如今只能靠误导性的文告来塑造本身是一个维护全民利益的政党,对伊党在宗教课题上的坚持,敢怒不敢言,甚至有时还默许,一切就是为了实现民联入主中央的目标。

公然表演下流割阳具动作 火箭妇女组被丘光耀强暴


(张良评述)
彭亨州文冬选民不满行动党的臭嘴丘光耀在当地座谈会上爆粗,向马华公会文冬区揭发该党的座谈会放肆散播下流粗耻的政治文化,公然号召全国人民,在来届大选中割除马华14位男性国会议员的生殖器,嚣张狂妄无耻的嘴脸,暴露无遗。

据报道,尽管台下出席讲座的观众不乏女性,但丘光耀还在台上摆出下流的割下体手势,声称要割(文冬区国会议员)廖中莱的下体,黄燕燕没有XX(男性生殖器),(马华)14个国会议员的XX剁完出来云云。

月前引起争论的地里望行动党晚宴清凉装歌舞被腰斩事件,行动党认为“清凉装”违反伊党要向全民推行的伊斯兰文化价值观,因此害怕出席宴会的几个伊党党员不满而自我“阉割”,腰斩清凉装歌舞节目。

行动党在华社推广的“阉割秀”,让伊党党员看了也拍烂手掌,因此在集会上推广“阉割秀”,禁“清凉装”。为了吸引群众,行动党邀请丘光耀表演动作下流的“阉割秀”,不断举性器官为演讲为话题取乐,让台下女性难堪。若以“清凉装”歌舞对比,“清凉装”比丘光耀文明多了。

行动党组织秘书陆兆福说要制定该党晚宴指南,禁止“清凉装”歌舞,让晚宴主办单位遵守。该党若认为丘光耀是行动党的政治教育楷模,是行动入主布城不可或缺的重臣,该党晚宴指南应注明所有讲座及晚宴强制邀请丘光耀表演“阉割秀”

为了造福全民,给丘光耀要阉割14马华议员的壮志加把劲,行动党应该为丘光耀制作“阉割秀”专辑,加配马来文字幕,或录制马来文对白版,印制成光碟全国免费派送给选民及伊党支持者。

丘光耀曾经出任行动党全国文宣主任,尽管已经表面上卸任,但仍肩负及延续他为行动党搞文宣的责任。丘光耀的演讲方式博得如雷掌声,让陆兆福、章瑛、郭素沁等等高层领袖的演讲黯然失色。

丘光耀早前针对该党全国副主席郭素沁公开赞扬朴槿惠当选韩国总统,而在其面书冷嘲热讽,鞭挞郭素沁组织入党、思想不入党,因此扬言要开办党校,教育这些没有水准的领袖。

行动党妇女组既然不反对丘光耀在该党发扬下流文化,不如向丘光耀学习,邀请丘光耀为该党开办“粗口与下流演讲”培训班,强制女党员报名学习。让章瑛、郭素沁、张念群也学会表演“阉割秀”。“阉割秀”如果由行动党女性领袖来表演,台下女性可能比较容易接受,没有这么尴尬。

丘光耀曾经出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局主任,丘光耀的所作所为代表行动党的政治思维,党员应争相向丘光耀学习,仿效其“阉割”下体的动作,不要再文绉绉扮清高,只有丘光耀弘扬的粗口与下流文化,才是行动党所谓的的民主社会主义或社会民主主义。

行动党想要取代马华公会,入主布城做政府,靠的就是割掉对手的阳具,行动党已经丧失论政能力,进入荒蛮下流境界,鼓吹暴力及大男人主义,这就是行动党所谓的民主社会主义。

丘光耀文冬喊剁!剁!剁! 恫言阉割马华议员(录影)


(张良评述)行动党前政治教育主任兼文宣主任丘光耀在文冬扬言在来届大选中,割除马华14位男性国会议员的生殖器的嚣张作为已经引起公愤,有关演讲录影片段已经开始在网路流传。

《真相网》在第一时间为您报道最新进展,提供丘光耀在文冬行语言暴力欲剁掉马华议员阳具的实况录影。

行动党活动禁”辣妹”

民主行动党组织秘书陆兆福说,该党活动将不再邀请“辣妹”演出。

他说,为避免行动党活动引起争议,该党将拟定活动指南,分发予各支部。

他今天在地里望召开记者会说:“我们不鼓励行动党活动上有类似‘辣妹’的表演。”

他透露,该党将拟定指南,再分发到各支部,阐明办活动时须注意的事项。

行动党日前举宴,期间腰斩被指“衣著清凉”的女歌手演出,被指为“畏惧”

伊斯兰党,从而引起争议。

公正党促善用本地师资

人民公正党宣传主任聂纳兹米说,该党支持政府通过教育系统提升人民英文能力,但不同意舍弃本地失业的教育系毕业生,聘用来自印度的英文教师。

他说,该党策略主任拉菲茲最近提出本国许多大学,尤其是私立大学教育系毕业生(英文科)无法前往政府学校执教的困境。

他说,聘用这些失业的毕业生执教比聘请外国人更有意义。

聂纳兹米针对首相拿督斯里纳吉表示有意从印度引进英文教师一事发文告。

不应引进印度教师

他说,今年3月,教育部副部长拿督弗亚博士证实国内有7000名大学教育系毕业生没有获安置执教,成绩好的私立大学毕业生也没有受通知面试。

他说,据知,不少毕业自敦阿都拉萨大学的教育系学生都是来自他的选区。

“从印度引进英文老师,将使情况更糟,因为我们已有很多未聘用的教育系毕业生。”

他促请政府考虑聘用教育系毕业生到政府学校教英文,也不要区分来自政府或私立大学的毕业生,最重要的是拟立开放系统,聘用有能力者执教。

学校禁征收附加费

教育部已发出通令,指示所有学校必须遵守,把所有100令吉援助金发放给学生,不能够擅自扣除作为学校其他收费。

副教育总监苏巴益说,国内的中小学将在明年1月15日开始发放100令吉的一个大马援助金。

“为了减轻父母开学的负担,除了提醒国内所有学校,必须要遵守不可强制向学生征收附加费的指南外,也应该把征收其他费用押后,让应对开学开销的家长们能够喘一口气。”

重点先放在教导课程

教育部是于2011年11月14日发出通令,所有的政府学校(俗称全津学校)或政府资助学校(俗称半津学校)都必须要遵守取消学校附加费的指南。

他说,各学校都必须遵守指南,以避免开课时出现问题。

“新学年,学生在办理入学手续或开学时,只需要准备基本的学校需求,如校服、书写文具、作业簿、技术与文化器材、校徽及名牌。”

他希望学校在明年开学日,学校先把重点放在教导课程上,其他收费可以延迟,以减轻家长开学开销的负担。

2013一年级新生42.5万

截至12月26日,已登记进入2013年新学年就读的一年级新生共有42万5665名,而进入中一的新生则有53万3135名。

苏巴益说,明年新学年,将有23所新的学校投入运作,其中14所是小学,8所为中学,另一所则是体育学校(中学)。

女教师人数仍多一倍明年度全国中小学生人数(包括学前教育)共有530万4201名,其中学前教育18万8192名、小学281万5681名及中学230万4201名。

在教师方面,依然是出现阴盛阳衰的情况,女教师人数依然比男教师高出逾一倍,在中小学执教的女教师共有28万5299名,而男教师只有12万7421名。

分派到小学执教的男教师有7万2266名,女教师则有16万4047名。

在中学方面,执教女教师有12万1252名,男教师只有5万5155名,超出6万6097名。

全国共有1万零66所学校,其中小学占7733所,其余2333所为中学。

从明年初开始,教育部将会扩大派遣宗教老师到国民型华小与淡小,为回教徒学生教导宗教课程。

“明年派遣宗教老师教导的学校将增加2053所,从目前的4874所增至6928所。

农历新年享9天春假

国内华文中小学可从明年2月的农历新年享有9天的春节假期。

今年的年初一(2月10日)和初二(2月11日)落在星期天和星期一,除了公假补假,学校可以申请2天补课及1天特别事假,就可以享有长达9天的假期。

下月1日发250元购书券

教育部将会从明年1月1日开始发出250令吉一个大马购书券予师训学院的学员、大学预科班学生、中六学生(第2年)。

苏巴益说,购书券的有效期是2013年1月1日至3月31日。总共有15万7149名学生在这项援助计划下受惠。

副揆谕设工作队监督开学

为了准备明年1月开始的新学年,副首相兼教育部长丹斯里慕尤丁已于12月19日召开全面会议,并指示成立特别工作队监督新学年开学前的一切准备工作。

苏巴益说,各州教育局与教育部属下各组已于本月17日开始至28日,全面配合为州内所有学校的开学做好准备工作,这包括教课书、桌椅、上课时间及代课老师等,以确保第一天开课,就可以正式教课。

确保开课顺利

依据汇报所有学校已于本月10日接到课本、而至本月20日,国内所有的学生已有一套课本及桌椅。

此外,所编定的上课时间表,已发给教师,因此,教育部的目标是首天开课,学校不会出现有任何问题,老师可以顺利教导学生。

提到代课教师,他说,若有学校有老师将要拿产假、前往朝圣、无薪假期或升学假期,州教育局已授权可以在明年1月1日开始聘用代课教师。


水灾抖出前朝也痛骂民联 行动党无能无才光会放屁


(郑杰评述)
马来西亚每年的11月或12月都会遭遇豪雨来袭,尤其是东海岸各州,甚至会发生严重的水灾。近几年,水灾不仅出现在东海岸,繁荣地区如雪州和柔州,都会发生水灾,导致老百姓有家归不得。

一场水灾,又是朝野政党奋力拉票的时候。有人说国阵救灾的能耐,远比民联来得有经验,而且速度极快 ,急灾民所急。就算是执政超过20年的吉兰丹伊斯兰党州政府也必须在国阵中央政府协助下,才有足够的能力和人力去展开救灾工作。

水灾的发生,朝野领袖的嘴脸无所遁形。国阵领袖二话不说,全力投入救灾工作。然而,行动党领袖却趁机抨击敌对政党,甚至推卸责任,足以证明民联议员“口水多过茶”。

雪州沙登发生水灾,该区州议员兼雪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被该区前州议员廖润强和前国会议员叶炳汉抨击后,反驳两位马华领袖说,沙登水灾问题是数十年的老问题,他们将自己在任时的失责推卸给民联政府,才能合理化他们的无能。

再来,便是彭亨关丹发生大水灾课题,彭亨行动党社青团团长李政贤说国阵州政府无法解决水灾的问题,又如何有能力管理莱纳斯稀土厂呢?话说这一场关丹大水灾是65年来最严重的水灾,以前不曾淹水的路段,都发生水灾了。李政贤的无能治水又从何说起 呢?

吉兰丹州是路人皆知,每逢年末之时,都会面对水灾的威胁,这才是真正的老问题。若说欧阳捍华反驳前任国阵议员的言论成立,彭亨州社青团团长李政贤抨击国阵州政府的做法也正确的话,那套他们的话,来抨击吉兰丹州伊斯兰政府不是更贴切吗?

数十年的老问题,都无法解决,根本无法合理化吉兰丹州伊斯兰党政府的无能。若连治水的能力都没有的话,要如何让人民把整个国家的发展和命运,交到民联或伊斯兰党的手上呢?

朝野政党的骂功虽了得,但是一旦把所有的事件连接在一起的话,就会发现政客说话根本就是自相矛盾,守得了自己的地盘,却丢了同僚的面子。李政贤和欧阳捍华骂来骂去,不也是在说自己吉兰丹的同僚们无能力治水,才会让水灾年年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