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或实行时段电价

MyPower机构首席执行员拿督阿都拉萨透露,目前民众所使用的每单位(kwh)电力,政府都津贴10至15仙,未来除可能调整电费减轻政府负担外,也可能效彷一些先进国如美国、澳洲及丹麦等落实时段电价(Time of Use)。

电费津贴每年120亿

这类新颖的电费订价系统,是分别针对不同时间的用电进行不同的收费,例如午餐时间(尖峰时段)电价较高,凌晨时分(离峰时段)电价较低,由用户自行选用时段电价,配合调整用电时间,可将尖峰用电移至离峰时段使用。

阿都拉萨日前带领其团队访问本报,并由执行编辑戴秀琴接待。

他说,政府每年所拨出电费津贴,高达80亿至120亿令吉,随着国际燃料价格不断走高,这类模式无法长久维持,而大马电力供应领域(MESI)及电费架构势必要转型和调整,才能符合大环境发展趋势。

他说,发电是一个较为複杂和需要庞大资本的工业程序,政府在是否调整电费或落实新措施保持敏感态度,因为民众最关注电费价格。

“时段电价还处于建议阶段,不会马上落实,可能还需要几年的时间,但总要从现在开始想一些办法。"

目前半岛最高纪录的电力需求量是1万5千826兆瓦(MW),工商业界及家庭用户用电量高居不下,虽然政府之前决定每半年检讨电费一次,但国能自去年6月1日宣佈调涨电价约7%后,至今没有再进一步涨价。

MyPower属
特别独立机构

自2010年3月正式投入运作的MyPower机构,是政府设立的特别独立机构,由能源、绿色工艺及水务部长拿督斯里陈华贵监督,它主要负责管理9大电力业转型计划,惟最终相关建议,交由政府决定是否接纳。

“9大电力供应领域转型计划分成4部份,分别是良好施政、电费、燃料供应及领域结构,宗旨是保持电力供应领域的透明、效率、可靠性及永续性。"

较早前,他也透露,大马目前约有750万个家庭用户,但用电量仅约20%,其馀工业及商业用户佔了约80%。

用电增幅从10%放缓至4%

此外,阿都拉萨透露,先进国家如法国等国,每年的用电增加率维持在1.5%,作为发展中国家,大马的用电增幅已从以前的10%放缓至目前的4%左右。

“以其他发展中国家如印尼和印度为例,他们的用电量需求非常高,中国和越南的年度增幅可能达15%。"

他表示,如果电费调涨,人们势必将谨慎用电,而用电量减少,每年增加需求也将进一步放缓。

“现在的生活形态和以前不一样了,几乎家家户户都有电器,天气热大家开冷气,电力和经济发展息息相关,人们要维持舒适的生活,也离不开电力。

未来或考虑核能发电

阿都拉萨说,如果大马维持目前每年用电量增加约4%的幅度,则未来要正视核能发电的可能性。

他强调,初期建设核电厂也许需要数十亿甚至上百亿令吉计算的费用,但迈入稳定期后,则核电厂可提供相对廉宜的电费。

“无论如何,即使大马日后拥有核电厂,其供电量也不会超过10%的总电量,而要建核电厂,一定要完全符合安全设施。"

较早前,能源、绿色工艺及水务部长拿督斯里陈华贵已一再否认,内阁已决定要在半岛兴建核电厂,指相关单位尚处早期研究阶段,未作出最后结论。

询及为何不考量其他再生能源如太阳能,或水力发电作为替代选择,阿都拉萨说,依照大马的自然环境,太阳能及水力发电无法稳定、长期和大量发电。

“虽然大马位于赤道,但我们的上空很多云,雨季也常下雨,影响了太阳能的收集,而水力发电需要建水坝,半岛目前已没有水量充沛的大河流。"

阿都拉萨:重新洽谈
新购电合约更具竞争力

阿都拉萨强调,电力供应领域转型计划没有只向消费者开刀,在建议调整电费的同时,也检讨国能及独立发电厂的效能,包括重组燃料结构、重新洽谈购电合约、加强监督管理等。

他承认,数家独立发电厂在第一代购电合约(PPA)中,获得较有利的地位,但随着能源委员会重新洽谈即将到期的购电合约,新一代的购电合约已更具竞争力。

较早前,他透露,电费中的主要结构,是由发电厂成本(包括经营成本、燃料成本等)、传送成本(国能安装高压电线等)及分配成本等(国能提供消费者服务)所组成,三项成本中以发电厂成本占多数。

阿都拉萨说,由国能和独立发电厂组成的发电系统,很大程度依赖煤炭、天然气及燃油,其他再生能源如太阳能或水力发电仅占很少的比重。

“MyPower建议,政府可减少依赖天然气,将煤炭现有的发电比重,从40%提昇至55%,主要后者为实体可储存,天然气需要导管运送,建设工程也是一项费用。

至于东马方面,由于砂州有充沛水量的河流,可将水力发电从现有的6%至7%进一步提昇至10%。当然,这一些都可以弹性处理。"

夜生活之都隆市排20

全球酒店预订网站Agoda发出顾客评选的全球十大夜生活之都,泰国首都曼谷、阿联酋的迪拜、菲律宾的长滩岛列前三名。大马首都吉隆坡相对逊色,只名列第20。

据报道,第4到第10名依序为泰国芭堤雅、日本东京、泰国普吉岛、香港、澳门、台北和印尼的峇厘岛。

Agoda办公室表示这是根据超过11.3万份顾客在投宿最后一天对各城市夜生活做出评比,评分标准1到5分,5分最高,1分最差。

曼谷嘟嘟车美食闻名

其中,冠军曼谷是泰国的活力之都,有嘟嘟车(tuk-tuk)、庙宇和街头美食,都闻名全球;亚军迪拜则是一个闪闪发光的沙漠之都;季军长滩岛则以它的纯白沙滩和棕榈树丛闻名。

其他入选城市的特色分别为:芭堤雅“繁忙街巷和喧闹人群”;东京“拥有1300万人口、夜间霓虹灯满布”;普吉岛“泰国最大岛屿,可感受热带夜生活狂欢”。

大中华区的香港“有活力动感的建筑和世界级美食”;澳门“越夜越迷人的赌场和葡萄牙菜美食”;台北“夜市多、店家开得够晚、商圈密集”。峇厘岛则是“知名海边烧烤和库塔区夜店林立”。

腊味上市了!

圣诞节刚过,距离农曆新年还有一个多月,新年应节食品──腊味,已迫不及待上市!

《大霹雳》记者走访怡保旧街场的卖腊味商家,他们指今年的腊味价格与去年不相上下,货源也充足,有者也说今年天气冷,腊味品质更佳。

在这个日新月异的年代,腊味的种类也多得让人眼花撩乱,今年新上市的就有酱鸭、腊鸡、腊乳猪、腊猪肝条等,对于那些求新鲜的市民,可尝到非传统的新滋味。

梁铭登:北风够肉味鲜香

永和隆有限公司负责人梁铭登说,他是近几天才开始摆卖腊味,其实更早前,已开始有顾客到他的店买腊味。

他说,市场反应很好,不过这时候光顾的消费人,一般都是抱着试吃的心态小量购买,以便物色喜欢的口味,在近农曆新年时才买来送礼或过年。

他说,今年的腊味如肉肠、润肠、腊鸭腿、桂花肉、鸭尾巴、五花腊肉等,价钱与去年大同小异,倒是火鸡肠每公斤涨了4令吉。

“我的腊味都是向香港特别订做,货源充足,尤其是今年香港天气特别冷,北风够,就以肉肠来说,肉收缩得很好,肉味鲜香。”

他说,该店通常在距离农曆新年前2个月开始卖腊味直至除夕前夕,明年没有年三十,所以年廿八就收工了。

梁耀荣:早在冬至前已上市

旧街场余仁生店长梁耀荣说,该店的腊味早在冬至前就已上市,因为不少人喜欢在冬至吃腊味。

“顾客的反应很好,腊鸭腿更是卖完了,暂时未有货到。”

他说,余仁生卖的都是香港品牌永洲腊味,这个品牌保持一贯水准,风味特别,特别是桂花肉,很多顾客说味道与众不同。

他表示,目前光顾的消费人是为试味道,对此,该店每隔一两天就会煮腊味饭、蒸腊肠等给消费人试吃。

他说,顾客大量购买要等到下个月中才开始,而该店儘量在农曆新年前一个星期将货清完。

应效法荷兰设风月区

前警察总长丹斯里慕沙哈山建议政府仿效荷兰政府,颁发执照允许成立合法的风月区和嫖妓特区。

他认为,民众届时甚至会羞于到红灯区嫖妓。

他接受《大马局内人》网站专访时,提出上述建议。

慕沙哈山说,风化活动与罪案息息相关,当局如果没有铲除犯罪的根源,将无法解决高罪案率的问题。

高层与黑社会亲密

“犯罪就像一个轮子。如果赌博、娼妓及大耳窿等活动继续存在,罪案就会存在。举个例子,当一个人赌博输了,他就会开始抢劫。”

慕沙哈山说,高层与黑社会头目关系密切的情况,是造成国内出现高犯罪率的主因。

“当罪犯与所谓的‘上级’相熟,最终是社会遭到背叛。”

慕沙哈山说,赌博、娼妓及非法洗钱活动日益猖獗的情况,其实也与高犯罪率相关。

应铲除罪案源头

他认为,政府过于专注处理街头罪案,而非铲除各种罪案源头,因此无法令民众相信国内安全水平获得改善。

“当局必须重视一些较为严重的罪案,例如破门行窃、抢劫、劫车及谋杀等,这些是导致民众感到不安的原因。”

针对如何降低罪案率,慕沙哈山建议警方与民众合作,共同加强收集情报的工作。

“我的经验是,当民众向我举报某宗罪案时,我会将有关讯息交给负责有关地区的警官。这是其中一个我们可向民众收集的情报。”

加巴星: 林冠英无意伤害

民主行动党主席加巴星认为,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要求让东马的马来版《圣经》使用“阿拉”字眼,并无意伤害任何人,无需道歉。

他说,砂拉越与沙巴基督徒一直使用“阿拉”字眼,而同样字眼也出现在锡克版《圣经》37次,都不曾遭回教徒反对。

加巴星针对林冠英日前圣诞节献词要求中央政府允许东马的马来版《圣经》使用“阿拉”字眼,引起回教徒社会及伊斯兰党领袖的反弹,发文告维护林冠英的立场。

廖中莱巡视灾区

卫生部长拿督斯里廖中莱巡视慰问灾民活动,结果反稀土人士出现且当面质问相关稀土废料处理方案问题。

面对连番追问,廖中莱只是不断回答“一切疑问都可在科学工艺革新部以及原子能执照局网站寻获”,并说明必定会向人民交代清楚。

廖中莱今午出席关丹雅凌国小巡视以及慰问灾民活动,刚抵达现场时,拯救大马委员会数名委员包括欧大赋即趋前询问有关稀土课题。

欧大赋追问,莱纳斯稀土厂指将稀土废料加工提炼成副产品后再卖给其他国家,至于其他细节如卖给谁或哪个国家、副产品是否含辐射等各种问题仍存有疑惑,令人民担忧。

对此,廖中莱不断回答说,科学工艺革新部以及原子能执照局网站有列出相关文章,人民可在此找到答案,并说将会向人民交代清楚。

随后,一名不愿透露姓名,并声称是当地疏散中心的看管出面介入打圆场,事情才告一段落。

不久后,另一名女性也凑前询问相关事宜,廖中莱说将会在事后与他们了解状况。

但在活动未结束前,拯救大马委员会数名委员已离去,廖中莱也在活动后离开现场。

反贪会查倪氏兄弟

倪可汉及倪可敏被指涉及的“吉兰丹州土地换霹州大臣”风波延烧,大马反贪污委员会已介入调查此事,以确认该计划是否有违法成分。

大马反贪会调查组主任拿督慕斯达法向《新海峡时报》证实,该会已采取行动,调查有关吉兰丹州政府与倪氏2人涉及的橡胶园及油棕园投资计划,以确认该计划是否违法。不过,慕斯达法不愿进一步透露详情。

今年内拥部分股权

吉兰丹州行政议员拿督莫哈末阿马指出,涉及4260公顷土地的计划是合法的合作投资案。

他说,行动党两位领袖只是在今年内拥有部分股权,不是像媒体报道所指的2008年开始。

他回应有关此风波时说,吉兰丹回教基金曾一度中止有关发展计划,直到园丘公司寻找新的投资者。州政府相信公司有财务能力恢复该计划,不是因为政治利害关系。

自从闹出上述事件后,行动党霹雳州主席拿督倪可汉及州秘书倪可敏已多次澄清,并声明没接到吉兰丹州务大臣拿督聂阿兹拨出的土地,纯粹是通过公开市场置业的商业交易收购种植公司,且巫统及国阵试图要转移倪氏2人揭露国阵政府批准土地予朋党的视线。

“光明正大投资”

针对“吉兰丹州土地风波”一事,行动党霹雳州主席拿督倪可汉及州秘书倪可敏异口同声说“问心无愧”,指他们不怕接受反贪会调查。

倪可汉与倪可敏今日接受《南洋商报》访问时异口同声表示,尚未接到反贪会要传召他们的通知。

倪可汉说,他是光明正大地收购种植公司,并且参与种植投资计划,不怕被反贪污委员会调查。

他表示,他也没有接获反贪会的联系,要向他进行调查。

抨没查占比里批地

他质问反贪会没有履行其职务,采取行动调查由他和倪可敏在数个月前向反贪会投报,指霹州大臣拿督斯里占比里批准土地予朋党一事,并对此感到遗憾。

倪可敏说,丹州土地只是一宗私人买卖,反贪会不调查国阵的土地丑闻,反对他们的土地买卖有兴趣,不过身为奉公守法的律师,他会协助任何调查。

倪可敏:将起诉部落格

太平区国会议员倪可敏直斥“土地换大臣”之说一派胡言,因民联霹雳州务大臣是由苏丹亲自挑选,何来交换之说!

他说,他和倪可汉将在近日内入禀高等法庭,起诉涉及的巫统部落格和一家电视台诽谤。

林冠英心虚退缩害怕伊党 阿拉用词引争议不敢坚持


(林文彪评述)
针对林冠英日前发表圣诞节献词时,吁中央政府允许马来文版圣经使用阿拉字眼的言论,槟州非政府组织及伊党支持者昨天从清真寺游行示威至光大向林冠英抗议,高举伊斯兰党旗帜/喊口号及缮写“Father Joseph Lim Guan Eng”。但未见林冠英出面解释,槟州政坛传言林冠英当时溜走逃避,不敢面对示威者的质询。

到底是林冠英发表的圣诞节献词,真有这么说,还是媒体片面阐释,以致出现“阿拉”的争议呢?林冠英政治秘书再里尔指媒体扭曲林冠英的言论是否属实?请读者对照以下各报的报道,及林冠吟献辞的原文:

《东方日报》:林冠英是在日前发表圣诞节献词时,吁中央政府允许马来文版圣经使用阿拉字眼,因为沙巴及砂拉越已沿用50年,在中东地区也已沿用了千年。

《当今大马》:行动党呼吁国阵中央政府允许马来文版圣经可以使用阿拉字眼,因为这在沙巴及砂拉越已经沿用了50年,在中东地区也已经沿用了千年。

《星洲日报》:林冠英公开呼吁国阵中央政府,允许马来文版圣经使用“阿拉"字眼。他以文告方式发表圣诞节献词时指出,“阿拉"这字眼,在东马沙巴及砂拉越经沿用了50年,在中东地区也沿用了千年。

林冠英在其部落格发表的圣诞节献词原文:…For this reason, DAP urges the BN Federal government to allow the use of the word Allah on the Bahasa Malaysia version of the Bible as has been allowed in Sabah and Sarawak for the last 50 years and practiced in the Middle East for more than a thousand years.

对比林冠英发表的献辞原文,各报报道完全正确无误。

后来出现一些马来媒体在报道林冠英的献辞时,基于献辞并没有特别提及是针对沙砂两州,因此某些媒体突出林冠英主张要求中央政府允许西马半岛的基督徒也可使用“阿拉”字眼。

再里尔随即反指媒体扭曲林冠英的言论,并澄清林冠英是敦促中央政府允许东马原住民基督徒使用“阿拉”字眼,与半岛的基督徒无关。他还说:“秘书长献词,完全没有提及在大马半岛使用‘阿拉’字眼。他只是要求,允许沙巴和砂拉越基督徒所使用的马来文圣经,使用‘阿拉’字眼。

任何媒体把林冠英的英文原稿阐释为『要求中央政府允许西马半岛的基督徒也可使用“阿拉”字眼』,并没有错。因为既然在东马沙巴及砂拉越经沿用了50年,林冠英没有必要促请政府在东马允许马来文版圣经可以使用阿拉字眼。正如林冠英没有必要促请政府允许“年满21岁者注册成合格选民”,因为这是既成的政策。更何况献辞并没有特别提及是针对沙砂两州。

林冠英不敢为自己的言论负责,却指使他的替死鬼政治秘书再里尔发文告,逼媒体吃死猫,这是小人作风,敢做不敢当。

林冠英如果认为其言论符合国家宪法与宗教自由的精神,为何不敢坚持到底,亲自向媒体解释,甚至重复及坚持其献辞的言论立场?

既然再里尔要谴责媒体扭曲林冠英的言论,为何不敢举出林冠英的原文让公众对照加以驳斥?

针对以上课题,行动党主席卡巴星力挺该党秘书长林冠英呼吁联邦政府允许马来文圣经使用「阿拉」字眼,因为除了基督教徒,国内很多其他非穆斯林也使用该字眼。卡巴星解释,「阿拉」字眼在锡克经书也出现过37次,原住民和马六甲的峇峇也使用这字眼。「『阿拉』字眼也出现在孟加拉文。」

既然党主席卡巴星已经力挺林冠英在献辞中的立场,为何林冠英脚软,临阵退缩?还逼媒体吃死猫?

说穿了,林冠英还不是害怕伊斯兰党的淫威?因此当起缩头乌龟?论者认为行动党只剩下一个卡巴星敢制衡伊斯兰党的说法,一点也没错。

既然再里尔谴责媒体扭曲林冠英的言论,林冠英为何不敢控告那些扭曲言论的媒体,要求名誉损失的巨额赔偿?

“火星文”破坏语文本质

副首相丹斯里慕尤丁今天促请国家语文出版局关注国内年轻人在发送手机短讯及求学时采用“火星文”或网络语文,认为这已破坏语文的优美本质。

他说,随着互联网的普及,加上资讯通讯工艺蓬勃发展,许多人开始采用非正规文字,或被俗称为“火星文”。

他今天在第20届马来西亚首要文学奖颁奖仪式致词时说,处在今天的社会,人们大量采用火星文发送手机短讯,甚至在求学或考试时也广泛使用非正规语文。

“政府有必要严正看待及抑止这项问题,确保它不会日益猖獗,进而破坏语文的优美本质。”

慕尤丁也是教育部长,他指示国家语文出版局展开监督工作及审稽马来文,解决国民大量采用“火星文”的问题。

“我也希望国人推动热爱马来文运动,视它为国家语文,时时刻刻采用正规正确语文。”

作家应创作高素质作品 提升大马文学排名威望

慕尤丁呼吁作家创作高素质及拥有美学价值的作品,类似作品有助于提升大马文学的排名及威望,使我国文学受到尊重及经得起考验。

“其实许多年轻作家以创作受欢迎的作品作为本身的专业,他们也享有优渥的薪酬。”

采数码出版作品

他说,处在资讯发达的社会,被称为Y时代的年轻人过于依赖电子设备获取资讯,他们采取各种先进科技快速与人沟通及取得资讯。他吁请国内作家以各种方式,包括采用数码出版作品。

出席颁奖仪式嘉宾包括国家语文局董事主席拿督沙列教授、国家语文局总监阿旺博士。

默许丘光耀语言暴力非为 火箭不审视则认同脏文化


(张新采评述)
看过了“丘超人”在交冬扬言阉割马华14位国会议员生殖器片段的人,大多数人都会觉得恶心,因为这已经是粗鄙下流的言行。他可以批评马华部长和议员无能,但把生殖器挂在口中时还露出那张洋洋得意和嚣张的嘴脸,以及在面子书上辩称自己要用%¥xyz@#*来对抗国阵的暴政,让人不禁要问:难道这就是民主行动党所谓的清流政治?

难以想像一个在公开场合上出口成“脏”的人,不仅没有一点羞耻,反而还沾沾自喜,认为自己是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有样学样,何错之有。

行动党向来认为自己与国阵不同,推崇的是健康的政治文化,但却对“丘超人”的粗言秽语视而不见,没有一位领袖敢开口谴责他粗鄙的言行,行动党领袖的噤声,反而让人觉得他们认同他以这种方式来抨击国阵尤其是马华领袖。整天批评国阵持有双重标准的行动党,也不是五十步笑百步?

行动党领袖可以辩解,丘光耀现在没有担任任何党职,一切只是他个人的言行,但既然他是在火箭的讲座会上发表演讲,行动党又如何能自圆其说他的观点不代表党的立场呢?

朝野政党理念不同是正常的事,如果丘光耀对为自己的论述有信心,就应以理性的方式向大家说清楚,再由人民自我评估和选择,但他现在却是选择挑衅和羞辱他人,显示其内心严重自卑。

粗口文化是一种非常普遍的文化,在久远时代,就已存在脏话,说脏话也不代表绝对的错,它其实是一种愤怒的表达或作为加强语气的助词。有时你在怒火中烧时突然冒出一句脏话,也许还能缓和怒气。因此,脏话有其存在的意义。

如果是一般的低下劳动阶层滥用脏话还可以让人理解,因为他们学识不多,周遭的人也一样,但像有博士头衔的“丘超人”整天把脏话挂在口中,就有点怪异, 难免会让人怀疑他是藉这种标新立异、哗众取宠的方式来吸引别人注意。

这种激进的言行令人讨厌和反感。行动党一些人刻意和丘光耀划清界线,说明他们也知道丘光耀的光环逐渐褪色,甚至在一些地方会成为负累。只是,若行动党领导层继续默许认同他以这种下流卑鄙的言行来攻击国阵领袖,也等于是认同和推崇脏话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