巡逻队意识形态如私会党 林冠英外围组织欺善怕恶


(叶丽华评述)
两年前由槟州民联政府成立的槟州志愿巡逻队(简称PPS),协助州政府防范罪案未见其利先见其弊,随着其成员以私会党方式群殴光明日报记者,这个乌合之众的治安组织构成的暴力,本身就是社会毒瘤。

越来越多人加入穿着紫色制服的巡逻队,由於队员的背景未详细审核筛选,以致文化程度良莠不齐。一些人的意识形态凭着有州政府替他们撑腰,有的人甚至自称是CM(首长林冠英)的人,因为有人"罩住",导致他们据一方地盘耀武扬威。

在华人聚居较多的地方,难免会出现私会党文化现象。就像动用暴力者声称是CM的人,就是出於黑帮惯用的口吻。而能穿着紫衣执行巡逻任务,也就能掩饰一些人低劣的背景。

令人深觉嘲讽的是,林冠英处心积虑培植的民间治安组织只是欺凌弱小的外围组织。今年,土权组织曾浩浩荡荡到林冠英出现的场合闹事,PPS不敢插手护主,反倒是光华日报的记者临危抗暴帮了林冠英一把。没想到,巡逻队中的一些欺善怕恶的人如今反转枪头殴打执行工作的记者。

在殴打光明日报的社会新闻组副主任洪健翔的过程中,因为谈话遭到录音而无可抵赖,迫使槟州政府为了灭火而赶紧道歉。

林冠英政治秘书,也是光大州议员的黄伟益在面子书上写道,这是一起非常不幸的事件,槟州政府愿意负起全责,包括彻查整起事件、采取最严厉的行动对付涉案队员,甚至解散这支志愿巡逻队。

不过,黄伟益的"甚至解散这支志愿巡逻队"只是应景之词,向空气说话,身为槟州志愿巡逻队委员会主席的彭文宝表明无意解散。他说,委员会将对事件召开内部听证会,同时促请警方对付袭击洪健翔的肇事者。

为了扑灭延烧的怒火,黄伟益承诺槟州政府将会全面协助警方的查案工作,让警方以法律行动对付涉案者,用法律还以受害者公道。

到了这无可遮掩的地步,他不得不说:“我们不会逃避责任,我已指示立即冻结这支志愿巡逻队,同时中止他们使用无线对讲机。我们也希望全体志愿巡逻队以此为鉴,今后不要再把法律操纵在自己手中。”

《光明日报》在其封面详细报导此事件来龙去脉,殴打洪健翔的暴徒大约有4、5人,每人都自称是槟州志愿巡逻队成员,有者甚至恐吓记者“走不出大路后”,私会党的形态溢於言表。

意外组副主任洪健翔週日凌晨採访华妇跳楼自杀新闻时,因在现场拍到一张相信是槟州志愿巡逻队成员与死者丈夫争执的照片,引来巡逻队员的不满。

为了威迫洪健翔删除照片,该队员佈局将洪健翔载去霹雳冷志愿巡逻队充当行动室的货柜,并召来4名相信也是巡逻队成员的朋友将他围殴。洪健翔身中至少10拳,嘴角破裂,相机遭摔坏,较后负伤到警局报桉求助。

自称C M的人态度极嚣张 林冠英养有牌烂仔打记者


(林文彪评述)
槟州民联政府的护卫队,周日凌晨殴打《光明日报》意外组记者洪健翔时,狂妄嚣张强调本身是槟州志愿队(PPS)队员,是CM(槟城首长)的人,形同有牌烂仔,令人震惊。

<真相网>探悉,PPS队员动粗时声称是CM的人,而有关谈话已被录音, 这些流氓治安队伍的后台不言而喻。首席部长办公室因此不敢推诿责任。

首席部长政治秘书黄伟益和槟州行政议员彭文宝第一时间代表槟州政府无条件道歉,并表示州政府愿意负起全部责任。

滥用权力与行使暴力者,必须被法办严惩,不是暂停职务了事。槟州政府应吸取教训,全面检讨其槟州志愿队的队员素质与纪律,让警方过滤具私会党背景队员,避免浑水摸鱼,假借维持治安之名,合法化私会党活动,并私会党化民主行动党。

《光明日报》意外组副主任洪健翔洪健翔日前凌晨在槟州採访一宗坠楼桉时,先是遭到不明人士动粗刁难,随后即被一名摩多骑士拦截,假称要带他安全离开,岂知对方带他到附近的槟州志愿巡逻队(PPS)服务中心,任由四五名男子殴打他,同时摔坏他的数码相机及毁坏记忆卡。殴打洪健翔的暴徒,每人都自称是槟州志愿巡逻队成员,有者甚至恐吓记者“走不出大路后”。

槟州志愿队殴打记者事件,在社交媒体也引起广泛议论,但民联粉丝对“谴责暴力”的声音极端不满,纷纷把爱好和平,为记者打抱不平的言论视为行动党的政敌来讨伐,责问为何偏袒土权动粗暴力事件,指槟州志愿队的存在源自警队效率欠佳等等,纷纷为行动党的槟州志愿巡逻队护航背书。

有些言论甚至趋向拿槟州志愿巡逻队与警队的素质比烂,行动党支持者的素质令人不敢恭维。其中言论包括:

“不靠PPS难道靠你们这些食屎呜饭的警察吗?”

“ 事情都没有证实是林首长主导,再说,那是他控制范围以外,为什么不说是那鸡的错,大马他管的咧”

“你们不要给国政骗了,那些照片是国政的支持者毆打记者的,网民们你们被国政骗了。”

“应该是国阵的卑鄙手段,想嫁祸由檳州政府成立的檳州志願巡邏隊。不然不会无缘无故打人。

行动党的支持者当中当然也还有正义感的声音,例如“促州政府应当就此事采取杀一敬百的行动!以免以后还会有任何人滥用职权!”

也有谏言者向州政府建议将:“一是联合警方设立社区警察单位,二是成立辅警机制。志愿巡逻队必须采取法治管理过滤人选,受训与约束。”

更有网民爆料称:“据我所知,大部份的所谓志愿队都是由当地的私会党所担任的。”

槟州志愿队殴打记者事件爆发得早,让州政府及早发现隐藏的危机是好事,否则,一旦槟州志愿队把丘光耀的暴力语言视为训诫,到处滥用私刑看人不顺眼就“推冧”(杀光)人家,比被私会党渗透更严重,难免对人民的安全带来新的威胁,而即将来临的大选,若仰赖这些良莠不齐的“保安人员”来维持治安,恐怕弄巧反拙,衍生更大的暴力危机。

安华批政客应自己照镜子 与林冠英同一种系专挑衅


(张新采评述)
国会反对党领袖安华说,各族人民之间和谐共处并无问题,问题在于些一些政客利用课题煽风点火,以致许多获解决的课题一再被挑起。

的而且确,若不是因为政客为了本身的私欲炒作课题,就不会有这样多争议。这类政客朝野政党都有,安华就是其中一位最会制造课题的政客,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也不逞多多让。

正如“阿拉”字眼课题,原本已经获得解决,林冠英在最近发表圣诞节献词时旧事重提,挑起马来文版圣经使用“阿拉”字眼,挑起风波后又澄清只是要求让沙巴和砂拉越的马来文版圣经使用“阿拉”字眼。

问题是,政府已经允许在印尼印刷及含有“阿拉”字眼的马来文版圣经自由进入沙巴,而且还可以翻印;在西马,高庭曾裁决天主教会周刊《先锋报》可以使用“阿拉”字眼 (案件目前在 上诉中)。更何况,对于使用“阿拉”字眼的课题,包括林冠英执政的槟城,都已经有相关条例交代清楚,但林冠英还是挑起马来文版圣经使用“阿拉”字眼,明显就是政治伎俩。

非穆斯林是否不能使用“阿拉”的字眼有法可循,而如果林冠英有诚意解决这个课题,应该是通过适当的管道提出讨论,但他在挑起这个课题并掀起风波后马上退缩, 并要其政治秘书代为澄清,还责怪媒体扭曲他的谈话,这正是安华口中典型的政客。有功劳就是自己的,有问题则全是媒体的错。不论是安华还是林冠英,他们永远 都是对的一方,错的都是别人。

然而,和安华相比,林冠英在这方面还是略逊一筹。安华今天以“救星”姿态告诉民众,国阵政府如何的糟糕,批评政府没 有采取有效步骤振兴国家经济,但他似乎忘了,当年他出任财 政部长时,依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建议,采取一系列严苛措施,差点就弄垮国家经济。

同样的,也是在他出任教育部长期间,发生了调派不谙华文教师出任华小高 职的事件,如今他却说是因为自己过去在“巫统制度框架”办事,所以执行了违背目标的政策,这种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为了达到目的,什么甜言蜜语都可以 说的人,不知道是否就是安华口中的政客?

翁诗杰即使没犯错但犯贱 狂妄症候群应即寻求治疗


(张良评述)过气政客翁诗杰,在位时不懂得发奋图强,退位后又不懂得急流勇退,卡在高不成,低不就的局面,自以为虎落平阳被犬欺,实乃时代洪流的残渣余孽。清·吴趼人《痛史》第一回所言:“既有国度;就有竞争。优胜劣败;取乱侮亡;自不必说。”前人的经验,屡试不爽。

翁诗杰自踏入政坛以来,长期脱离现实,空谈理想。选择参政是翁诗杰最大的错误,翁诗杰应该去教书,当理论上的大师,不必接受政治现实的检验,谎言也无从被揭穿。在朝一事无成,在野还能做什么?

翁诗杰日前声明,除非马华公会正式改名成“蔡氏父子公司”,他才会郑重考虑退党,否则没有犯错的他,没有必要退出马华。

翁诗杰或许没有犯错,但犯贱。翁诗杰既然对自己所属的政党有许多不满,他应该尽一切努力改革党,或离开党。但他两样都不干,赖死不走,身为国会议员,也没尽责评议国事,举凡人民关注的朝政大事如莱纳斯稀土课题、劳勿山埃采金课题、边佳兰石化工业课题、关丹中华独中课题翁诗杰一律缺席,四年来只出现在选区看水沟,当个领国会议员津贴的市议员职。

翁诗杰当总会长时,没在制度上改革马华公会,修改党章禁止领袖老婆子女同时担任马华高职及官职,树立杜绝裙带风的风气。离开岗位后,翁诗杰仍可以坚持他的理念,并坐言起行,他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但是,翁诗杰可曾在行动上反对反对蔡智勇受委官职及参加竞选?

翁诗杰如果不是言论上的巨人,行动上的侏儒,他何不在党内及党外发动严禁家属同时但仍党领导及官职运动,发动全国签名运动,要求马华、民政、行动党及公正党共同杜绝裙带歪风?

翁诗杰日前调侃蔡细历可能压力过大,定期出现批评他的「週期性症候群」。对“症候群”深感兴趣的翁诗杰。2011年翁诗杰形容马华署理总会长拿督斯里廖中莱及马青总团长拿督魏家祥二人患上「否定症候群」,因廖魏否定马华与时代和人民脱节。3.08大选前夕,翁诗杰接受《星洲日报》专访,指反对党患上了大选症候群,每一样东西都联想到大选糖果。

翁诗杰喜欢给人家标签某某症候群,好像全世界搞政治的都有病态,只有翁诗杰最健康。奉劝翁诗杰除了当市议员服务选民,应该返璞归真,多读书,详细阅读英国前外相大卫‧欧文的著作《疾病与权力:诊断百年来各国领袖的疾病、抑鬱与狂妄》,照照镜,看看自己所患的“狂妄症候群”症状到底有多严重。

以下摘录英国前外相大卫‧欧文在书中描述“狂妄症候群”的一些症状,请读者评断,看看其中与翁诗杰当前的状况有多少相似之处:

1)自恋的倾向,把世界当作他们可以在其中施展权力与寻求荣耀的场域,而不是当作有许多问题的地方,需要用务实的、非自我中心的方式来处理。

2)天性喜欢採取行动,如果这行动貌似能让他们正面地曝光,也就是能提升他们的形象。

3)对于自己的形象与呈现有超乎比例的关心。

4)习惯以救世主的口吻谈到自己的所作所为,很容易就意气昂扬。

5)对自己的判断有过度的信心,对他人的建议或批评有过度的鄙视。

6)对自己所能达成的事情具有夸张的自信心,接近一种无所不能的感觉。

7)相信他们要面对与负责的不是由同僚与公众舆论,而认为自己真正要面对的是更伟大的:即历史或上帝。

8)不可摇撼地相信在那个真正的法庭上他们将会得到胜利。

9)不知休息,轻率鲁莽以及容易冲动。

10)失去与现实的连繫,常常伴随着日渐恶化的孤立状态。

11)倾向于因为他们的「宏观视野」,特别是他们对自己预计採取的行动路线的道德正确性的坚定信念,而排除对其他面向作考量的必要。

12)结果成为执行政策的无能,我们可以称之为狂妄的无能。

 

蔡劝廖勿急于挑战

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蔡细历承认,马华党内确实存在着派系,并认为唯有通过不断努力,才能克服这个问题。

不过,他昨日在马华大厦与数名部落格会面时反问部落客:“有哪个政党没有派系?”名为赛阿巴的部落客昨日在其名为“Out Syed The Box”的部落格上写道:“每一次我与蔡细历碰面时,他都快人快语。这一次会面,我们讨论了许多课题,而蔡细历也表明瞭他的关注,同时也展现了他对马华及国阵在迎接来届大选时充满信心。”“蔡细历也对首相拿督斯里纳吉表示支持,并指人民可以看见首相的努力。”

首相身边有2反蔡党员

“但很不幸的是,首相的身边有两个反蔡细历的`马华人’,但他可以克服这一切。”蔡细历也奉劝马华署理总会长拿督斯里廖中莱先不要挑战总会长,要有耐心,如果廖中莱挑战后落败,将会结束他的政途。

他认为,除了他,从来没有署理总会长可以成为总会长。

赛阿巴在其名为“与蔡细历一同喝早茶”的博文中写道:“或许马华不曾出现过一个像蔡细历那样努力的会长,这个党正在取得进步。”蔡细历的助理向记者确定,蔡细历确实于昨早与部落客会面。

蔡质疑聘印度英语教师

另外,赛阿巴说,蔡细历也谈及英语教师课题。

“为甚麽要聘请口音很重的印度英语教师?为何不聘请还愿意执教的本地退休英语教师?他们都非常有经验,那就问问他们谁愿意按照合约的方式重新拿起教鞭?那问题就可以解决了。”

蔡细历认为,所有学校应该强制学生英语科及格,而所有政府学校也应该提供华语课程,作为学生学习自身语言(Pupils Own Language)的一部份。

蔡指有人设障碍阻挠政府项目

据赛阿巴说,蔡细历指总是有人(政府内的其中一员)“抛出”不必要的障碍给政府去阻挠政府的项目。

“蔡细历举例说,政府曾为3所华小的项目准备了一笔数额,惟最后因为程序上的理由,有关基金并没有被分发到这些学校。

“各自都有各自的理由,与此同时,有关学校就没有获得扩建,导致流失选票。”谈及华教及华社子弟的教育,蔡细历重申,没有人比马华付出更多。

“拉曼学院及拉曼大学培育超过20万名毕业生,其中包括行动党领袖。这是他(拉曼毕业的行动党领袖)应该觉得骄傲。

“蔡细历也对朝令夕改的政策感到失望,并指这样令事情更加困难,就如自动执法系统(AES)。因此他建议先利用6个月作为使用时限,以解决所有的问题。”

蔡指翁派甲州图搞破坏

此外,据赛阿巴叙述,蔡细历不讳言前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翁诗杰派系尝试在马六甲“破坏”他,而他认为如果来届大选后,呈现“悬峙国会”,那麽翁诗杰就可收拾包袱后离开,就像蔡锐明。

他说,翁诗杰甚至曾在网上进行投票问题,询问马华是否应该离开国阵。

若友党胜算高愿让议席

马华将在下届大选竞选40个国会议席,不过如果其他国阵成员党认为他们在某国会议席上更有胜算的话,蔡细历愿意“献上”任何一个议席。

“蔡细历已同意让其他国阵成员竞选两个马华的议席,包括人民进步党主席拿督卡维斯所要求的其中一个议席。“他笑说:“有哪个马华总会长这麽好人呢?”

林梦县会新年贺词闹笑话

林梦县议会2013年迎新贺词闹笑话!

在林梦金喜广场设立的电视牆昨晚放映林梦县议会的2013年迎新贺词,下方写着“Selamat Tahun Baru2013,Majlis Daerah Limbang",但上方的“跑马灯"字眼竟是“我们是中国人,我爱中国"的字眼。

据瞭解,有关贺词昨晚起放映,直到今早11时许有民众向当局反映此事,县议会人员获知摆乌龙后立即关掉电源。

儘管如此,此事已成为民众茶馀饭后的话题,也有民众拍下闹笑话的贺词再上载面子书。

大马或实行时段电价

MyPower机构首席执行员拿督阿都拉萨透露,目前民众所使用的每单位(kwh)电力,政府都津贴10至15仙,未来除可能调整电费减轻政府负担外,也可能效彷一些先进国如美国、澳洲及丹麦等落实时段电价(Time of Use)。

电费津贴每年120亿

这类新颖的电费订价系统,是分别针对不同时间的用电进行不同的收费,例如午餐时间(尖峰时段)电价较高,凌晨时分(离峰时段)电价较低,由用户自行选用时段电价,配合调整用电时间,可将尖峰用电移至离峰时段使用。

阿都拉萨日前带领其团队访问本报,并由执行编辑戴秀琴接待。

他说,政府每年所拨出电费津贴,高达80亿至120亿令吉,随着国际燃料价格不断走高,这类模式无法长久维持,而大马电力供应领域(MESI)及电费架构势必要转型和调整,才能符合大环境发展趋势。

他说,发电是一个较为複杂和需要庞大资本的工业程序,政府在是否调整电费或落实新措施保持敏感态度,因为民众最关注电费价格。

“时段电价还处于建议阶段,不会马上落实,可能还需要几年的时间,但总要从现在开始想一些办法。"

目前半岛最高纪录的电力需求量是1万5千826兆瓦(MW),工商业界及家庭用户用电量高居不下,虽然政府之前决定每半年检讨电费一次,但国能自去年6月1日宣佈调涨电价约7%后,至今没有再进一步涨价。

MyPower属
特别独立机构

自2010年3月正式投入运作的MyPower机构,是政府设立的特别独立机构,由能源、绿色工艺及水务部长拿督斯里陈华贵监督,它主要负责管理9大电力业转型计划,惟最终相关建议,交由政府决定是否接纳。

“9大电力供应领域转型计划分成4部份,分别是良好施政、电费、燃料供应及领域结构,宗旨是保持电力供应领域的透明、效率、可靠性及永续性。"

较早前,他也透露,大马目前约有750万个家庭用户,但用电量仅约20%,其馀工业及商业用户佔了约80%。

用电增幅从10%放缓至4%

此外,阿都拉萨透露,先进国家如法国等国,每年的用电增加率维持在1.5%,作为发展中国家,大马的用电增幅已从以前的10%放缓至目前的4%左右。

“以其他发展中国家如印尼和印度为例,他们的用电量需求非常高,中国和越南的年度增幅可能达15%。"

他表示,如果电费调涨,人们势必将谨慎用电,而用电量减少,每年增加需求也将进一步放缓。

“现在的生活形态和以前不一样了,几乎家家户户都有电器,天气热大家开冷气,电力和经济发展息息相关,人们要维持舒适的生活,也离不开电力。

未来或考虑核能发电

阿都拉萨说,如果大马维持目前每年用电量增加约4%的幅度,则未来要正视核能发电的可能性。

他强调,初期建设核电厂也许需要数十亿甚至上百亿令吉计算的费用,但迈入稳定期后,则核电厂可提供相对廉宜的电费。

“无论如何,即使大马日后拥有核电厂,其供电量也不会超过10%的总电量,而要建核电厂,一定要完全符合安全设施。"

较早前,能源、绿色工艺及水务部长拿督斯里陈华贵已一再否认,内阁已决定要在半岛兴建核电厂,指相关单位尚处早期研究阶段,未作出最后结论。

询及为何不考量其他再生能源如太阳能,或水力发电作为替代选择,阿都拉萨说,依照大马的自然环境,太阳能及水力发电无法稳定、长期和大量发电。

“虽然大马位于赤道,但我们的上空很多云,雨季也常下雨,影响了太阳能的收集,而水力发电需要建水坝,半岛目前已没有水量充沛的大河流。"

阿都拉萨:重新洽谈
新购电合约更具竞争力

阿都拉萨强调,电力供应领域转型计划没有只向消费者开刀,在建议调整电费的同时,也检讨国能及独立发电厂的效能,包括重组燃料结构、重新洽谈购电合约、加强监督管理等。

他承认,数家独立发电厂在第一代购电合约(PPA)中,获得较有利的地位,但随着能源委员会重新洽谈即将到期的购电合约,新一代的购电合约已更具竞争力。

较早前,他透露,电费中的主要结构,是由发电厂成本(包括经营成本、燃料成本等)、传送成本(国能安装高压电线等)及分配成本等(国能提供消费者服务)所组成,三项成本中以发电厂成本占多数。

阿都拉萨说,由国能和独立发电厂组成的发电系统,很大程度依赖煤炭、天然气及燃油,其他再生能源如太阳能或水力发电仅占很少的比重。

“MyPower建议,政府可减少依赖天然气,将煤炭现有的发电比重,从40%提昇至55%,主要后者为实体可储存,天然气需要导管运送,建设工程也是一项费用。

至于东马方面,由于砂州有充沛水量的河流,可将水力发电从现有的6%至7%进一步提昇至10%。当然,这一些都可以弹性处理。"

夜生活之都隆市排20

全球酒店预订网站Agoda发出顾客评选的全球十大夜生活之都,泰国首都曼谷、阿联酋的迪拜、菲律宾的长滩岛列前三名。大马首都吉隆坡相对逊色,只名列第20。

据报道,第4到第10名依序为泰国芭堤雅、日本东京、泰国普吉岛、香港、澳门、台北和印尼的峇厘岛。

Agoda办公室表示这是根据超过11.3万份顾客在投宿最后一天对各城市夜生活做出评比,评分标准1到5分,5分最高,1分最差。

曼谷嘟嘟车美食闻名

其中,冠军曼谷是泰国的活力之都,有嘟嘟车(tuk-tuk)、庙宇和街头美食,都闻名全球;亚军迪拜则是一个闪闪发光的沙漠之都;季军长滩岛则以它的纯白沙滩和棕榈树丛闻名。

其他入选城市的特色分别为:芭堤雅“繁忙街巷和喧闹人群”;东京“拥有1300万人口、夜间霓虹灯满布”;普吉岛“泰国最大岛屿,可感受热带夜生活狂欢”。

大中华区的香港“有活力动感的建筑和世界级美食”;澳门“越夜越迷人的赌场和葡萄牙菜美食”;台北“夜市多、店家开得够晚、商圈密集”。峇厘岛则是“知名海边烧烤和库塔区夜店林立”。

腊味上市了!

圣诞节刚过,距离农曆新年还有一个多月,新年应节食品──腊味,已迫不及待上市!

《大霹雳》记者走访怡保旧街场的卖腊味商家,他们指今年的腊味价格与去年不相上下,货源也充足,有者也说今年天气冷,腊味品质更佳。

在这个日新月异的年代,腊味的种类也多得让人眼花撩乱,今年新上市的就有酱鸭、腊鸡、腊乳猪、腊猪肝条等,对于那些求新鲜的市民,可尝到非传统的新滋味。

梁铭登:北风够肉味鲜香

永和隆有限公司负责人梁铭登说,他是近几天才开始摆卖腊味,其实更早前,已开始有顾客到他的店买腊味。

他说,市场反应很好,不过这时候光顾的消费人,一般都是抱着试吃的心态小量购买,以便物色喜欢的口味,在近农曆新年时才买来送礼或过年。

他说,今年的腊味如肉肠、润肠、腊鸭腿、桂花肉、鸭尾巴、五花腊肉等,价钱与去年大同小异,倒是火鸡肠每公斤涨了4令吉。

“我的腊味都是向香港特别订做,货源充足,尤其是今年香港天气特别冷,北风够,就以肉肠来说,肉收缩得很好,肉味鲜香。”

他说,该店通常在距离农曆新年前2个月开始卖腊味直至除夕前夕,明年没有年三十,所以年廿八就收工了。

梁耀荣:早在冬至前已上市

旧街场余仁生店长梁耀荣说,该店的腊味早在冬至前就已上市,因为不少人喜欢在冬至吃腊味。

“顾客的反应很好,腊鸭腿更是卖完了,暂时未有货到。”

他说,余仁生卖的都是香港品牌永洲腊味,这个品牌保持一贯水准,风味特别,特别是桂花肉,很多顾客说味道与众不同。

他表示,目前光顾的消费人是为试味道,对此,该店每隔一两天就会煮腊味饭、蒸腊肠等给消费人试吃。

他说,顾客大量购买要等到下个月中才开始,而该店儘量在农曆新年前一个星期将货清完。

应效法荷兰设风月区

前警察总长丹斯里慕沙哈山建议政府仿效荷兰政府,颁发执照允许成立合法的风月区和嫖妓特区。

他认为,民众届时甚至会羞于到红灯区嫖妓。

他接受《大马局内人》网站专访时,提出上述建议。

慕沙哈山说,风化活动与罪案息息相关,当局如果没有铲除犯罪的根源,将无法解决高罪案率的问题。

高层与黑社会亲密

“犯罪就像一个轮子。如果赌博、娼妓及大耳窿等活动继续存在,罪案就会存在。举个例子,当一个人赌博输了,他就会开始抢劫。”

慕沙哈山说,高层与黑社会头目关系密切的情况,是造成国内出现高犯罪率的主因。

“当罪犯与所谓的‘上级’相熟,最终是社会遭到背叛。”

慕沙哈山说,赌博、娼妓及非法洗钱活动日益猖獗的情况,其实也与高犯罪率相关。

应铲除罪案源头

他认为,政府过于专注处理街头罪案,而非铲除各种罪案源头,因此无法令民众相信国内安全水平获得改善。

“当局必须重视一些较为严重的罪案,例如破门行窃、抢劫、劫车及谋杀等,这些是导致民众感到不安的原因。”

针对如何降低罪案率,慕沙哈山建议警方与民众合作,共同加强收集情报的工作。

“我的经验是,当民众向我举报某宗罪案时,我会将有关讯息交给负责有关地区的警官。这是其中一个我们可向民众收集的情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