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亚眉与安南对骂

反稀土义士涂亚眉单枪匹马杀到彭州政府大厦请愿,要求彭州务大臣拿督斯里安南耶谷为早前对苦行者作出的不当言论道歉;两人正面交锋,互呛“笨蛋”及“畜牲”。

互骂大话精疯子

涂亚眉今早11时30分独自携带一张写着“奸南;野咯,你今天非要向我们苦行者说一声对不起”的大字报前往彭州政府大厦大厅外,誓要见到安南耶谷不可,否则在该处等待数天也在所不惜。

该大厦工作人员及保安告知她安南耶谷不在大厦内。

安南耶谷于中午逾12时出现,经过涂亚眉身边时,以调侃的语气说“哦,你见到我了,可离开。”过后他准备走入彭州政府大厦大厅前往其办公室。

安南耶谷不道歉及嚣张的举动激怒了涂亚眉,大声辱骂安南耶谷是“大话精”及命令他向苦行者道歉。

安南险被大字报砸头

此时,安南耶谷不屑地责问涂亚眉,“说话注意语气”及“知不知道我是谁”;涂亚眉因此更加冲动地大骂安南耶谷“谁不知道你是谁,你是个大话精”。

安南耶谷也不落人后说涂亚眉是个疯子,更向周围人士询问涂亚眉是否有钱买饭吃。

正当两人开骂的当儿,涂亚眉随手就往安南耶谷扔了手中的大字报,基于保安人员挡住安南耶谷,他避过被大字报砸头一劫。

黄俊源叶凤娇劝说反被问话 涂亚眉遭警扣留

较早时,毫不知情的反公害人士黄俊源及叶凤娇也前去奉劝涂亚眉离开彭州政府大厦,转用正规管道请愿,要求安南耶谷道歉。

彭亨州务大臣助理拿督山苏丁也在场想尽办法奉劝涂亚眉离开该地;当他尝试以吃饭来支开涂亚眉时,却遭到涂亚眉毫不领情地反呛他胖,不该多吃饭。

涂亚眉在该处与保安人员僵持了逾30分钟,大伙儿请她喝茶或吃饭都请不走她,她更放声对两位反公害人士说,“已经来到这里,我绝不能打退堂鼓。”

正当黄俊源及叶凤娇打算拉着情绪激动的涂亚眉离开该地时,警方要求3人的合作,前往关丹警局问话。

黄俊源不解警方扣留3人的目的,并拒绝乘坐警车前往警局,因此3人在3名警员的陪同下,乘坐其国产普腾赛佳轿车前往警局,由其中1警员代劳驾驶。

闹剧于中午12时30分结束,3人在警员的陪同下,于下午1时抵达警局。

反公害人士陆续抵达

之后,警局外陆续出现一些反公害人士来力挺3人,律师团也轮流交班,给予3人有关的法律咨询及援助,警局外共聚集了逾30人。

3人被扣近5小时获释

当时,警局外的守卫变得较为森严,全国绿色委员会委员潘家耀及其妻子冯雪萍欲步入警局范围时,警员却阻止潘家耀进入,令他觉得莫名其妙。

潘家耀说,有关警员告知他,站岗的警员只是接获上司指示来例行公事,并无他意。

他说,部分比他迟到警局的人士都可以进入警局范围内,因此他向警员要求进入警局范围5分钟,找朋友谈论一些事情。

被扣留的3人在李健聪与冯翠萍的担保下于下午4时45分获得释放,黄俊源指出,当他们被带离彭州大厦时,一名不明人士拿着一卷50令吉现金交给他,并告知,安南耶谷吩咐他带涂亚眉去吃饭,不过他并没有接受有关现金。

警方将援引刑事法典186的阻差办公条文与第189致伤公务人员条文调查有关事件。

绿色盛会宣传主任李健聪指出,反公害人士们将会全力声援已71岁高龄的涂亚眉。

丹州今日隐忧将构成侵害 华社为自保权益须加警惕


(姚秋言评述)
引起争议的吉兰丹州“理发事件”终于有了一个解决方案。丹州政府宣布即日起暂缓对非穆斯斯林执法,前提是不涉及穆斯林。

这个所谓的解决方案,只是缓兵之计,一切都是为了大选。若不是因为风波愈闹愈大,一向为伊党护航话的民主行动党也担心问题若不解决,将会让非穆斯林忧心伊党的伊斯兰化政策,以及影响民联要夺取布城的计划,丹州政府又岂会妥协?

华社因此不必高兴一得太早,因为丹州行政议员陈升顿之前说过会“特别通融丹州华裔”。换言之,丹州政府是把华裔视为“二等公民”,需要特别施舍,华裔权益才能得到维护。

其实,丹州政府和伊党领导层由始至终都认为,哥打峇鲁市议会执法官员向非穆斯林发出罚单并没有错,因为是非穆斯林违例在先。丹州行政议员达基尤丁就说,2名共车的男子,以及在公园内嬉戏的少男少女,确实有作出有伤风化的行为。伊党主席哈迪阿迪则说,丹州4名非穆斯林是因为在公共场所有亲热行为而被取缔,这是全球的普遍规律,不会因为当事人的种族、宗教信仰而获得豁免。

可是,他们没有告诉华社,到底哥打峇鲁的女理发师为异性理发是犯了什么错误?说她们涉及不道德活动又离谱,因为她们是光明正大地为异性理发。但若只是因为这个理由而接到罚单,已经是严重影响非穆斯林的作息,并造成他们生活上的不便。

如果丹州政府以民为本并有诚意,就应该废除或修改所有已经不合时宜的条例,以及废除所有影响州内非穆斯林的伊斯兰化政策,如女性不能为异性理发、超市付款男女必须分开排队、悬挂的神庙庆典布条必须写有爪夷文等,这样才能让非穆斯林安心,否则非穆斯林的权益还是受到威胁。

伊党已经说得很清楚,建立伊斯兰国和落实伊斯兰刑事法,是该党最终的政治目标。当然伊党也曾向华社保证,即使是这样,非穆斯林的权益和日常生活不会受到影响。

只是,丹州发生一系列针对非穆斯林的事件,伊党的承诺还可以相信吗?目前只是执政丹州就已经给非穆斯林制造这么多不必要的麻烦。一旦民联入主布城并落实伊斯兰法,真不敢想像非穆斯林届时的日子会如何过。甚至有一天,伊党说要关闭云顶赌场,大家也不要惊讶,丹州非穆斯林的权益在伊党主导的州政府推行的伊斯兰政策下逐渐被侵蚀的例子,已经清楚告诉我们 目前看起来是匪夷所思的事情,是真的会发生的。

马大教授批伊党制造问题 宗教局还有逼切事情处理


(菂荟翻译)
马大法律系教授阿兹米夏荣在其部落格《勇敢新世界》中撰文批评宗教局官员高调检举“幽会”的作法,并质疑“幽会”课题是否关乎国家利益。首先,他强调非穆斯林绝对不可能被控以幽会罪名。阿兹米指出,“幽会”是一项根据伊斯兰法的罪名,对于不信奉伊斯兰教的人士来说根本不适用。

“行为不检点”而非“幽会”

所以,在吉兰丹州被检举的非穆斯林不断地被冠上“幽会”罪名是不正确的。虽然这个用词某个程度上令更多人对有关案件产生兴趣,但事实上正确的罪名应该是“行为不检点”。其次,阿兹米表示许多相关报导均暗喻,“幽会”课题是伊斯兰党所制造的问题。

“难道大家都那么善忘吗?几年前在吉隆坡曾有一对非穆斯林情侣因行为不检点罪名而被罚款。而吉隆坡根本不是由伊斯兰党所掌管。所以,一旦有人存心把这个课题政治化就会模糊焦点。”

宗教局的责任与角色

阿兹米认为上述课题牵涉到两个问题。其一,主要关系到喜欢展现官威,自我定位成“道德维护者超级英雄”的公务员。然而,更重要的是制度问题,因为只要纠正制度第一个问题就会自动解决。他所指的制度问题是伊斯兰法律的存在。

由于这些法律无论在民联或国阵执政州都存在,因此很明显地无关政治,而是关乎我国宗教局的角色。他表示,宗教局的责任范围十分广泛。因此,比起确保情侣没有接吻,宗教局实在有太多其他紧急的事情应该处理。

“举个例子,教育对宗教局来说是一项很重要的任务,因为它不只涵盖中、小宗教学校,也包括学前教育。宗教局有责任确保上述学府获得妥善管理和保持良好素质,以便毕业生可以应付21世纪的挑战。另外,宗教局也可构思革新的方法,以改善宗教税的征收和分发”

阿兹米指出,宗教局应该善用其研究单位,探讨穆斯林社群所面对的各种议题,例如失业率、贪污、药物滥用等等。他认为宗教局应该持有进步和有前瞻性的想法,设法解决上述穆斯林社群所面对的问题,而不是一味肤浅地认为“这些问题会发生全因当事人不够虔诚”。

他认为本地大学的伊斯兰研究学院培育了许多精通伊斯兰法、经济和神学的大学生。这些高素质人才应该被充分利用以改善穆斯林社群。他坚信只要宗教局多专注于上述建议,肯定能为穆斯林社群带来许多正面的影响。如此,宗教局的存在对国家发展才会变得有意义。

过分热衷追踪“幽会”的官员

作者:阿兹米夏荣(Azmi Sharom),马大法律系教授

暂缓执行为异性理发条例 陈升顿竞对通融感激隆恩



(董佳燕评述)
丹州行政议会宣布,州内将暂缓执行涉及非回教徒业者禁止为异性理发条例,直至完成评估和研究为止,再作计议。

这个决定是在预料之中,丹州华裔行政议员陈升顿早在州议会商讨前一天便已预告,丹州政府将特别通融,让非回教徒理发师为异性剪发而不受现有条例限制。这也表示,州政府暂无意修改或检讨地方法令与条例,以让华裔理发业回归到原本面貌。

为何这些不合理的政策,不是被废止,而是被暂缓执行和评估?这将让非回教徒时刻心惊胆战,忧心着这些阻挡生计的政策随时卷土重来。

面对这种不合理的伊斯兰化政策,非回教徒获得伊党的“特别通融”才得以幸免,陈升顿从哪门子的道理得到慰藉?难道这就是陈升顿所谓的给华社一个合理公平的交代?

陈升顿是丹州伊党唯一华裔州行政议员,也是少数的伊斯兰党华裔党员。陈升顿曾多次声称自己在处理华社土地、民生和各项问题方面,获得丹州政府上下给予全力配合,以彰显伊党的仁政。

可是,伊党执政的丹州,并未为州内非回教徒带来保障,反之伊斯兰化政策在得到陈升顿的依附下,渗透各处条例不断侵蚀非回教徒的固有生活习俗主权。

为异性理发犯禁,简直有辱理发师的专业和顾客的人格。伊党认定男女混合理发店是从事不良行业场所,除了对理发师们的尊严造成伤害,还令那些平日光顾男女混合理发店的顾客无可适从。

伊党此番“特别通融”暂缓执行的议决,无疑对业者施行二次伤害。丹州政府这项决定,乃暗指业者本来就是犯禁,只是州政府宽宏给予通融,暂不对付而已。

侵蚀非回教徒权益的法制,还得看伊党手下留情,才能有喘息的机会,显见在伊党治理下,非回教徒地位犹如三等公民,毫无话语权,每走一步都必须仰人鼻息,祈求伊党偶尔的“心慈手软”。但从当前大选临近,也是一种权宜之计,给华社注射止痛剂。

雪州房价高涨因征税偷​沙 民联图转移视线淡化责​任



(董佳燕评述)
雪州政府为了增加收入修饰账目,向发展商增收30%发展税,使雪州土地转换价成为全国之冠,加剧房屋售价飙涨。

《2009年总稽查司报告》揭露,雪州非法偷沙活动每月涉及100万吨偷沙量,逃税182万。雪州政府被非法挖沙课题缠身,州务大臣卡立一脚把球踢给能力、公信力与透明度特别遴选委员(SELCAT)公听会处理,展开听证会。

SELCAT只是一个在雪州议会权限下成立的委员会,只能监督雪州政府行政工作,无法针对任何事件采取法律行动和下判决。雪州政府不将州内非法采砂、偷沙事件提交执法单位展开调查,自行当调查官与法官,根本无意向人民交代。当中涉及的重重舞弊,不言而喻。

施政不力问题缠身,民联为转移视线,大力揭前朝州政府疮疤,委派雪州议员黄瑞林狙击前朝州政府贱价将24片土地割让给国阵成员党,现今估价2千万。

根据黄瑞林的说法,巫统成功申请24块土地当中的15片、马华占5片、国大党3片和民政党1片。

民联选择性不提及,国阵州政府在掌管雪州数十年间也开放每方尺1令吉购地的申请予州内非盈利组织,受惠团体包括佛教与道教庙宇、基督教会、回教堂、印度庙、学校、慈善组织的会所和收容所等。

这些团体所取得的土地,远比国阵成员党申请党所的土地来得多,总值也肯定比国阵成员党24片土地合共价值来得高。

民联刻意将数十年前与近年国阵成员党申获的土地以现今价值计算,无疑又是一种误导扭曲的手法。

事实上,不管是国阵成员党兴建的党所或非盈利组织建起的会所或收容所,它们都带给雪州子民便利,提供人们结社的好地方。

虽然民联揭露雪州巫统低价购得,原用来建立党所的两片土地竟然建起了公寓和小贩中心做法不妥,但民联岂能以偏概全,将所有低价购得土地供人民使用的团体都假定为舞弊?

民联管理失当导致雪州年轻子民面临“居者无其屋”,黔驴技穷之下只能翻前朝州政府旧账,再加以扭曲炒作,意图误导人民。

民联为了捞取政治利益,不惜漠视事实,反凸显了民联治州无方,无法以政绩说服人民继续支持。

老妇恢复“在世”身分

一名老妇在2008年全国大选时被官员说她不是选民而无法投票,在上个月到国民登记局调查,惊觉自己在国民登记局的记录是“逝世”,而且是在1974年3月15日就已经“死亡”!

可更新身分证护照

可是,令她不解的是,她本身在1993年申请国际护照,在2004年更新身分证,甚至在2009年更新国际护照时,都不曾有记录指她已经“逝世”,而且在过去以来的全国大选,她都可以投票,只是上届大选才无法投票而已。

这名老妇王成粒(72岁)本身过后向槟州首长办公室公共服务及投诉局威省区主任陈宗兴求助,今天在陈宗兴安排下,她到威中国民登记局办理手续后,她已经恢复了“在世”的身分,而且也顺便更新了身分证。

王成粒在确认了本身“在世”的身分后,显得很高兴。今日其两名孩子庄祥裕(45岁)、庄德财(39岁),也陪同她到国民登记局办理手续。

上届大选无法投票

据其两名儿子透露,其母亲在2008年不能投票,他们也觉得奇怪,但是也没放在心上,只是上个月20日心血来潮到国民登记局调查,才发现母亲的记录是逝世。

“我们所得到的记录,母亲的‘死亡证’是在柔府警局发出,还有编号是A375056。我们向官员解释母亲还健在,欲恢复母亲在世的身分。”

或电脑系统出问题

陈宗兴说,他在协助王成粒恢复“在世”的身分时,官员有解释,可能是该局在2007年进行全面电脑化时,电脑系统出现问题,而王成粒的个案,在威中区也只是首宗。

“如今这个问题也解决了,国民登记局的电脑记录上,也恢复王成粒‘在世’的身分,而她也获免费更新身分证,只是她的名字已从选民册中除名,她必须重新登记为选民,才有机会投票。”

他说,公众人士如果担心本身也遭遇同样问题,可以登上选举委员会的网站查询,一发现本身记录遗失,就要前往国民登记局查询。

300人国民登记局抗议

人民公正党今日率领300名无公民权证件人士从布城司法宫步行至国民登记局,抗议政府漠视印裔无公民权问题。

抗议者今早在公正党数名领袖的带领下,于11时抵达国民登记局,高举印有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和内政部长拿督斯里希山慕丁肖像的模拟身分证大字报,高喊“争取登记权”、“为权利斗争”,抗议政府漠视印裔没有公民权问题。

出席的公正党领袖包括该党副主席苏仁德兰、加埔区国会议员马尼卡华沙甘、梳邦再也国会议员西华拉沙当时也发表演讲。

抗议者度与警方口角

由于抗议者不满登记局仅允许数名领袖进入该局谈判,一度与警方发生口角,但警方坚持不让其余人士进入。

纳吉早前驳斥公正党指有30万印裔没有公民权的说法,并坚称只有9000名印裔没公民权,并炮轰公正党夸大数据,制造谎言,旨在煽动人民憎恨政府。

榴槤长在树干上

你见过长在树干最底部的榴槤吗?

峇南乌鲁利耐有两棵榴槤树,果实不是结在高高的枝桠上,而是结在树干最底部。往下长的榴槤,连树根都结果。

果肉味道一般

怪榴槤树主人为雷门拉丹,他也是峇南内陆巴都布昂国小校长。雷门拉丹接受《星洲日报》访问时说,这两棵怪榴槤树是长在其家乡乌鲁利耐榴槤园,由其祖先所栽种。

他说,这两棵怪榴槤树每年都在同一部位结果,每次结果20至30粒。虽然结果累累,但果肉一般,没有特别美味,因此未卖得好价。

民联只懂邀功和推卸责任 伊斯兰化条规暴露已脱线


(姚新言评述)民联3党虽然在许多课题上立场分歧,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任何成果就会邀功,但一有问题,就归咎于前朝的国阵政府。

不论是执政吉兰丹和吉打的伊斯兰党,还是槟城的民主行动党和雪兰莪的人民公正党,凡是遇到问题,就会自然而然把责任推给前朝政府。

问题是,民联执政州属的政府既然已经知道问题所在,为何不修改,反而继续援引他们认为是错误且不符合当前环境的法律呢?

丹州4名华裔因“行为不检”接到罚单事件愈闹愈烈,老羞成怒的伊党和丹州政府没有自我反省,反而还怪罪媒体政治化有关课题,并辩称地方政府官员援引的条例是前朝政府制定的条例,他们何错之有?

伊党和丹州政府说得一点也没错,有关的地方政府公园条例确实国阵1986年执政丹州时制定的。可是,伊党执政丹州已经长达26年,若认为有关条例已经不适合现代社会,为何不废除?俗话说知错能改,莫善大焉。可是,若明知错了还要继续错下去,才是最悲哀的地方。

1986年制定的条例,也许适合当时的社会情况,但在四分之一世纪之后的今天,肯定已经不合时宜。丹州政府将错就错,在爆发风波后又怪责前朝政府,是最不负责 任,也正好暴露出伊党的无能和失败。如果是一个负责任的政府,在确定问题症结后,马上就会解决,但伊党却不长进,自己没做好本份还要推卸责任。

伊党总秘书慕斯达化澄清,伊党执政丹州以来,没有一位非穆斯林被控上伊斯兰法庭,但他却没有告诉大家,期间有多少非穆斯林因为抵触伊斯兰法而接到罚单。没有人反对丹州政府援引相关条例向进行有伤风化行为的人发出罚单,不管他们是不是穆斯林,但所谓的“行为不检”定义是什么?如果两个人在机场看飞机降落或在公园“玩背背”游戏也违法,那么圣诞节报佳音的活动是否也有违州社会情况?

不论伊党和丹州政府如何自圆其说,哥打峇鲁女理发师为男顾客理发接到罚单,就已经非常明显侵犯非穆斯林权益和影响非穆斯林日常生活,到现在大家还不清楚地方政府执法官员凭什么发出罚单。

也许按照他们的思维,男女授受不亲,女性为异性理发就是不道德行为。大家好奇的是,他们在飞机上是否只接受空中少爷为他们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