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佳兰烧炭自杀与人无尤 遗书曝光自救联盟丢尽脸


(叶丽华评述)
边佳兰一家三口烧炭自杀案被边佳兰自救联盟绘声绘影,描述为"不排除与征地有关",实是欲加之罪,寻死者彭锦荣的一份留给长女的遗书,表明三人共赴黄泉与征用土地无关,而是多年疾病纠缠一家心力交瘁,太累了!

随着这份遗书,戳破反石化组织有意把边佳兰家庭悲剧政治化的谎言,反公害反到如此狂热而不讲道理,却成为社会道德的公害。

死者(彭锦荣)被发现时身份证件都不在身上,长女(彭爱珍,23岁)在昨天中午回家找取他的身份证时,才发现父亲早把身份证、首饰和遗书放在她房内的抽屉,并在信封上列明交予死者弟弟彭茂松。

与彭氏一家从小相识的友人林睦坤(52岁,餐馆业者)在死者一家三口出殡前约20分钟,在灵堂向媒体出示昨日所发现的彭氏遗书。

他说,彭茂松本来不打算公开遗书,但他告知对方应还原事件真相,澄清死者一家寻死动机并非和征地有关。土地局目前只是调查和收取与征地有关的资料,我们至今连征地表格都还没收到,报章从何得来死者拿到2万令吉赔偿金之说?

因此,林睦坤指出,这显示死者寻短无关征地,而是他太累了,其经济不成问题,因为其兄弟姐妹都有资助,尤其是彭茂松。

边佳兰自救联盟副主席沈茂山自认对死者动态了如指掌,判断死因与征地有关。他甚至不满死者弟弟彭茂松与柔佛州马华联委会副主席张秀福联袂召开记者会,澄清三口烧炭自杀是出於病情难熬,试图把这宗案件硬扯到与石化计划有关连,从而激发舆论。

当地的警方已促请公众不要刻意扭曲自杀的原因去煽动情绪。由於反公害组织预设了议程,不惜"栽赃嫁祸",以为死无对证。不过,遗书内容如今曝光,即时揭发了有些人居心不良的真面目。

行动党包庇凶徒殴打记者 助豁免刑事罪用红包援交


(张良评述)
不出所料,林冠英为了包庇打伤记者的槟州志愿治安巡逻队成员林亚财,最终委派他的手下佳日星州议员为凶徒出头,召开记者会。除了隔空向洪健翔道歉,还用红包向洪健翔换取销案,寻求豁免被法治刑事检控与惩罚。

这就是林冠英的立场吗?所谓的绳之以法吗?

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日前低调探访洪健翔,不是已经向洪健翔保证,州政府将提供一切所需援助并将采取一切行动,把两名攻击他的男子绳之以法的吗?是佳日星违背林冠英的意愿,还是林冠英讲一套,做一套,表面上尊崇法治,骨子里却要包庇凶徒,以免凶徒受刑事法典惩罚?“绳之以法”是讲好听的,“待之以礼”才是行动党正在做的事。

林冠英所说的“政府将提供一切所需援助”,读者如果解读为提供一切所需援助给洪健翔,那是美丽的误会。其实林冠英政府是要“提供一切所需援助”给凶徒。

在州政府出面支持凶徒打记者10拳,用红包换回刑事罪豁免权后,洪健翔本着记者的专业,接受道歉,但拒绝红包,而且坚持凶徒必须交由警方法办。洪健翔的回应,在佳日星及凶徒眼中是不给脸吗?佳日星及凶徒这么有把握可以用红包摆平新闻工作者吗?显而易见,行动党更本不尊重新闻工作者。

如果洪健翔接纳了红包,岂不是又要被行动党名嘴丘光耀嘲讽为与凶徒援交,没有尊严与专业吗?

谁的相机记忆卡?

《光明日报》记者洪健翔日前在槟城霹雳冷某组屋采访时,遭两名槟州志愿巡逻队成员殴打10拳,左脸被打至红肿,嘴唇爆裂流血,相机也被摔坏。

然而,行动党州议员佳日星却说,林亚财“不应施暴以取回相机记忆卡”。相机记忆卡是林亚财的吗?如果是洪健翔的相机记忆卡,为何林亚财要“取回记忆卡”?佳日星到底有没有搞清状况?

槟州政府针对这宗事件,成立了以槟州行政议员兼志愿巡逻队主席彭文宝为首的9人内部调查委员。以上红包换10拳的方案就是9人内部调查委员的决策吗?

该内部调委会早前召开了会议,出席者包括包括槟州志愿巡逻队副主席黄伟益、槟城中文媒体记者及摄影记者协会的代表梁振仪及槟州爱心社会的两名代表。会议是否议决采取“红包换10拳的方案”?是否授权佳日星安排凶徒开记者会以红包威胁洪健翔销案?

内部调委会的领导人竟然是槟州志愿巡逻队主席及副主席,如何秉公处理事件?

避开蔡细历挑战谁任大臣 林冠英转话题变缩头乌龟


宋丽评述)行动党把柔佛当作大选前线州, 有意攻克以替民联改变国阵堡垒的面貌, 但无论火箭的力度如何, 始终是为伊斯兰党作嫁衣裳, 替种族主义和宗教至上的盟党增添羽翼, 对本身政治势力的抬头, 是否能为华社权益执其牛耳, 则完全没有底气。

正因为如此,马华总会长蔡细历挑战,如果行动党成功使柔佛州变天,且能由华裔担任州务大臣,他将马上辞去马华总会长的职务,加入行动党,以示支持。

蔡细历语带嘲讽的政治博弈,只是要强调行动党喊出要“ubah"(改变)的口号根本是在製造假象,因为行动党不可能取代巫统,取代巫统的其实是伊斯兰党,而行动党只是在为伊斯兰党铺路,让他们成为老大。

蔡细历说,柔州56个席位中只有15个是以华人选民居多的席位,即使行动党取得压倒性胜利,也不可能为柔州带来具有意义的改变。也就是说,行动党的胜利,最终还是扶植伊党,而本身却成为受到差遣的鹰犬。

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招架不住,连忙使出顾左右而言他的强项,表明行动党不收垃圾是有水准的政党,拒收蔡细历入党,如此把话题转移视线,也就不必解释行动党是否有能耐成为柔佛州务大臣。

林冠英再三表示行动党不志在谋求权位,在政治上,如果无权无职如何落实党的理念?如果真的那么清高,他是否有意让出槟城首长的权位?

蔡细历看死行动党是政治太监,主要是在霹雳及砂拉越州取得胜利后,民联的霹雳州务大臣不是行动党而是伊斯兰党议员,而砂拉越的华人就只能在野,而柔州一朝变天,选民应该以此为借鉴。

伊斯兰党副主席沙烈胡丁已经公开表示有意担任柔州大臣,而行动党因伊斯兰党是最大的党而表示认同,行动党指马华“卖华",实际上行动党才是真正的“卖华"。投票给行动党等于投票给伊斯兰党和公正党。

蔡细历提醒选民,来届大选并不只关乎国阵和民联的胜负,更关乎国家或国人的未来,选民不应投选首相人选未明且无明确目标的民联,致使国家陷入不明确的时期。

数日来,行动党把辩论的焦点扭曲为是否接受蔡细历入党的旁枝细节, 其实这只是挑战行动党中的揶揄, 主题不在蔡细历进入行动党, 重点是, 行动党有胆色自称将出任柔佛州的大臣才是蔡细历点出的死穴。

行动党试图转移话题,更印证了民联三党之中,行动党始终是陪衬的角色,并不能为华社带来新契机,反而会因为扶植伊党而典当华社的前途。

一家三口烧炭自杀求解脱 硬扯为边加兰石化所逼使

張新釆评述)64岁无业汉在元旦日,与其妻兒在边佳兰家中燒炭自杀后,有人马上把他们一家三口之死,和国油提炼与石化工业综合发展计划(RAPID)扯上关系。

边佳兰自救联盟财政蔡平先声称,死者生前曾跟他聊天诉苦,表示即使征地后收到两万令吉,却不知未来何去何从。人民公正党副主席苏仁登则直指这项耗资600亿令吉的计划,直接造成这㘯悲剧。

他们在没有了解情况前就把矛头直指RAPID利用这起悲剧耒博取廉价的宣传,是极不负责仼的行为。这样做不仅对死者不敬,也让他们失分,乖离了要保护边佳兰家园原意。

最可悲的是,这是一起涉及3 条人命的家庭悲剧,死者彭锦荣被高血压和忧郁症困扰多年,加上长期照顾有病妻儿,早有寻死念头。大多数人看到这则新闻时,都会为死者一家的悲惨遭遇表示同情,但偏偏有人还要政治化这起事件,简直就是二度伤害,往死者身上再撒盐。

彭锦荣生前曾向邻居表示因为饱受生活压力而想自杀。邻居也知道他妻子长年中风臥床,儿子又轻微弱智,他本身又有病,却还要照顾妻儿。他在遗书中清楚表明,本身长期照顾中风的太太、弱智儿子,实在太累,寻死与他人无关。他表示长痛不如短痛并劝兄弟姐妹不要伤心。

死者的处境这么可怜,若真的如蔡平先所言死者曾向他诉苦,为什么没有伸出援手,反而还要在他死后消费他,让他死也得不到安息。

边佳兰自救联盟耍要保住家园,必须依理据爭,不应作出毫无根据的指责,更何况是拿死去的人大作文章,在死无对证的情况下,于理不合,也不尊重死者。

为积莪营州席叛离行动党 巴东尼转投公正党寻出路


(董佳燕评述)
加入行动党甫一年半,人称巴东尼的大马首位原住民律师阿玛尼威廉汉特退出行动党转投公正党怀抱,如愿上阵积莪营州议席对垒马华候选人。

2011年6月1日,巴东尼风光加入民主行动党,以期望更有效地反映及协助原住民所面对的问题。霹州行动党主席倪可汉当时还得意洋洋地声称,巴东尼的加入证明行动党是多元种族政党。

早在去年10月,巴东尼便曾绕过州主席倪可汉,向秘书长林冠英递上辞呈,原因是倪可汉始终不愿给要在积莪营州议席上阵的巴东尼一个肯定的答复。巴东尼此举为向倪氏与行动党施加压力,一圆其在故乡竞选的心愿。较后在林冠英劝说下,闹脾气的巴东尼暂打消念头,表示将重新考虑。

由于巴东尼生母是霹雳打巴原住民舌麦族人一个村落首领的女儿,夹着地道人与领袖家族的光环,巴东尼在打巴地区原住民中拥有很高的民望。祖荫和其专业背景,使巴东尼成了朝野的“抢手货”,朝野皆认为巴东尼出战积莪营州席胜算极高,公正党也有同感。

霹州行动党曾声明来届大选要争取19州席上阵,比第十二届大选的18席稍增,希望盟党配合。所谓多增的一席,指的便是原属公正党竞选的积莪营。

看准巴东尼与倪可汉面和心不合,公正党故意不予行动党配合割让议席,更使尽方法拉拢巴东尼跳槽至公正党。只要巴东尼赢得积莪营,便能增加一席争取出任州务大臣的筹码,公正党的如意算盘打得响亮。

打巴一国二州,是国阵的坚固堡垒;即便308政治海啸,国阵候选人全都安然过关,各自以3千以上多数票获胜。积莪营更是角逐16州席的马华唯一赢得的议席,面对来势汹汹的威胁,马华决不会坐以待毙。

巴东尼的出走,值得行动党反思。

巴东尼舍弃行动党转投公正党,证明行动党所抱持的理念与作为无法取得原住民代表的认同,多元种族政党外壳不攻自破。

为了在积莪营上阵,巴东尼不惜退出行动党加入公正党。只为上阵选区而退党,这个人本身就有人格问题。行动党为争得积莪营杀绝马华拉拢一个只为上阵而非认同党理念的人物加入,为捞取政治利益滥收垃圾的个性令人嗤之以鼻。

增加议席不成反被挖角,公正党此番赏行动党的两巴掌,堪称是政坛一绝!

公正党为了政治利益,不惜陷行动党于不义;行动党继续与狼共舞,只会自取灭亡。

槟城3年内吸金逾23亿

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透露,最近德国贝朗公司(B.Braun)宣布将在未来3年内,在槟州注入17亿5000万令吉投资额,安捷伦科技公司(Agilent)也将在明年增加投资2亿美元(约6亿令吉),贡献槟城经济与科技。

外资计划多出3亿

他指出,槟州在2010年和2011年连续两年高居全国制造业投资额榜首,吸金额分别是12亿和9亿令吉,而州政府这2年内对全国外来直接投资(FDI)贡献高达30%。

“去年北马经济走廊机构(NCIA)的报告,指槟州的外资投资计划还多出了近3亿令吉,还比马来西亚投资发展局(MIDA)宣布的额数还要多。”

林冠英周四早上主持威南华都工业区亿成五金贸易有限公司总部开幕礼后在记者会上,这么表示。陪同出席者有槟州第二副首长拉马沙米、行政议员彭文宝、林峰成及双溪峇甲州议员马达等。

另一方面,林冠英说,发展区域最重要的条件是拥有完整的基本设施系统,而槟州民联政府在3‧08大选执政槟州后,积极开发州内道路,有开路商家才会有出路,商机契机处处。

他举例,如北海峇眼亚惹和大山脚宋万庆路的经济繁荣,就是因拥有完善的道路系统设施。另外,峇都加湾衔接峇都茅的槟城二桥一旦通车,也将带旺威南区域的发展。

冠英讽部长拥澳居留证 “大马孩子生活待提升”

槟州首长林冠英揶揄,我国一名部长拥有澳洲居留证,足见大马孩子的生活有待提升。

他今日在槟城出席一项活动,受询及2013年全球最佳出生地排行榜,我国排名第36位的看法时说,他本身认为幸福并不能与金钱并列,而一个人的“富有”,并非取决于他是否有钱,而是他的家庭生活是否幸福和家人的平安,而这些是物质所不能取代的。

雪州布特拉高原山泥倾泻

雪州蒲种布特拉高原今午发生山泥从山坡倾泻,淹埋6辆汽车及1辆摩哆车,所幸没有造成伤亡报告。

据悉,遭殃的7辆交通工具,都是在事发时路过灾场。雪州消防与拯救局接获投报后,已派员赶往现场进行救灾工作。

雪州消拯局助理主任(行动)山尼对记者说,该局于傍晚6时12分接获投报,指蒲种布特拉高原靠近警局的山坡发生山泥倾泻,淹没一条车道。

8女乘客虚惊

他说,从山坡倾泻至马路的山泥,约有1呎深,遭殃的7辆交通工具内,共有8名男女乘客,惟全部只是虚惊一场,没人受伤。

事发后,发展商调动4辆剷泥机至现场进行清理工作,延至晚上8时30分,受困于泥浆内的车辆已全部被拖出,而消拯队也以灭火喉喷水为这些车辆清洗泥浆。

据1名遭殃的威拉轿车车主阿都达立(58岁)对记者说,当时他载着妻儿,一家三口准备返回第二区的住家,却在路过灾场时遭殃。

他形容当时的情况,犹如海啸般恐怖,他们呆坐在车内至山泥停止倾泻后,才开车门逃至安全的地点。

据知,遭殃的7辆交通工具,分别蒙受不同程度的破坏。

据一名目击者陈先生(六十余岁)形容,在整个过程中他没有听到任何巨响,只有类似流水的声音。

两条路受影响关闭

“我初时以为是水管爆裂,当看着山泥倾泻,流入布特拉柏兰岭路和布特拉巴哈基亚路三叉路口,才知道发生山泥倾泻。"陈先生说,一些车子被山泥掩埋后,司机迅速弃车踩着泥泞离开,一些则紧急转弯离开现场。

根据记者观察所见,布特拉柏兰岭路受影响范围约有100公尺,而布特拉巴哈基亚路则约有500公尺。这两条路已关闭,以进行救灾工作。

附近有屋业计划
调查是否与填土有关

山泥倾泻的灾场附近,正在进行着一项屋业发展计划的填土工程,当局刻在调查,有关意外是否与填土工程有关係。

据有关发展商丹斯里吴明璋今晚在现场对记者说,其公司在当地进行一项建造半独立式与独立式洋楼的屋业发展计划,而二手承包商目前正在进行填土工程。

暂停填土工程

他表示,目前还不确定填土工程,是否造成山泥倾泻的导因,惟他不排除,可能承包商违反安全作业程序,造成这场意外。

他说,公司已决定暂停填土工程,并会配合公共工程局进行调查,至报告出炉后,才决定下一步行动。

随着山泥倾泻意外发生后,有关发展商也调动4辆剷泥机到灾场协助受影响的车主及清理灾场。

另一方面,雪州太子园州议员苏海米今晚到灾场巡视后也对记者说,距离灾场约1.2公里外,正在进行一项轻快铁站的兴建工程。

他怀疑轻快铁站加上屋业计划的填土工程,是造成这场山泥倾泻的导因。

绿色运动变质反蓝色国​阵 黄德政治色彩妄顾人安​危


(陈治平评述)
许多时候,当一个社会群体与政府当局基于某种权益的冲突与对立时,会因为某种微不足道 的星星之火进而燎原,如煽动性言论抑或行为举止等,刹那间会擦出火花,,引发失控的群众反应(Mob reaction);当某个场面失控,导致群众与执法当局爆发肢体冲突时,主办单位和领导人物是否能够担保每一位在场人民的安全?

反对莱纳斯稀土厂的有两位人物,分别为“绿色盛会”主席黄德和“拯救大马委员会”主席陈文德。从言论中看来,黄德的“激进”和陈文德的“循规蹈矩”形成了强烈的对比。他们俩在反莱纳斯的斗争路线与方式,似乎出现了裂痕与分歧。

陈文德再三强调反莱纳斯稀土厂的抗争将继续遵循法律行动,以希望通过法律途径尽快让稀土厂的运作终止。他们将在新的一年主办更多的活动,以协助改变政府,以求在反莱纳斯抗争上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

黄德则在搞了几项集会和苦行之后,过度沉溺在掌声和赞美声中,迷失了自己。他一直想通过群众的力量,展开一连串挑战执法当局底线的抗争运动,继续成为绿色环保的“英雄”和“斗士”。在其领导下的组织,于去年6月发动了“占领巴洛、格宾24小时”、焚烧幡旗棺木、11月的“百里苦行反公害”、“跨年绝食100 小时”和元旦的“万车跨年淹莱纳斯”行动等。

由于抗争运动带有鲜明的政治立场,支持民联反对国阵政府,于元旦发动万车围攻莱纳斯稀土厂,结果以冷谈反应,只能够唤来区区的三百辆轿车参与相关行动,失败 告终。元旦的“万车”行动证明,人民基于政治势力的渗透,他们的参与的热忱、抗争的力量不单只没有如黄德所扬言般日益壮大,反而日益萎缩。

英雄和烈士主义作祟的他曾经放话,如果政府不宣布吊销莱纳斯先进材料厂的临时执照,他将率众占领科学、工艺及革新部的行政大楼,展开抗议行动,最后却不了了之。

黄德再次语不惊人死不休,如果莱纳斯不愿意自动撤离马来西亚,他将号召群众,组成“绿色大军”强硬闯入稀土厂。如果在敦马哈迪时代,相信他会在发出豪言不到一个星期内,到甘文丁或新邦令甘扣留营“修身养性”。

他屡次发表挑衅性的言论,不但只挑战国家法律的底线,也罔顾那些本着热爱绿色、和平和环保人士的安危,一味利用群众的无知,去鼓动他们的情绪,参与非法和高危的行动。

热爱绿色的人应该是一群热爱环保、和平和生命的人民;也因为这样,我们看到他们一家扶老携幼,齐齐出现在示威抗议的现场,完全没有居安思危和自我保护的意识。他们没有想到,场面一旦失控,吃亏的是那些随同父母出席活动的儿童和老年人。

人民要环保,保护家园免受到任何形式的侵害是值得推崇的。然而,黄德硬生生的谴责那些在莱纳斯事件选择“中立”的人民,并将他们标签为我国最不负责任的国民,是非常无理和傲慢的行为。

民联反腐败贪污神话破灭 丹州土地交易激怒马来人


陈英凡评述)这几个礼拜以来,网上和国文媒体疯狂报道吉兰丹伊斯兰教政府和行动党倪可汉堂兄弟的土地交易事件。须知,在马来社会,行动党是个大汉沙文主义的种族性政党,把大片土地移交给行动党的领袖主导的公司,简直是形同叛族的行为,就好像华人的汉奸一样。在话望生和吉兰丹,愤怒的居民纷纷提出质问和指责。

当然,倪可汉已经否认,他说他们堂兄弟纯粹是商业投资,和交换州务大臣职位无关。就算倪兄弟说得对,但是平民百姓怎样想,会相信吗?最重要是,丹州人民认为土地不应该批准给行动党领袖的公司。

由于大选可能在三个月内举行,相信,巫统和国阵必定会加紧利用这一课题,对伊党民联大事攻击,而伊党是民联三党中的马来票仓,现在马来社会对伊党是否维护马来人权益的信心已经发生动摇,土地交易,肯定不会为马来社会接受的,对未来的选情,会有巨大影响。因为人们已经被激怒,廉洁,福利国的神话破灭了,后果难料。

对这宗土地交易的问题,土权机构和亲民党(KITA)纷纷指责聂阿芝的不当处理。他们指出,前霹雳州务大臣尼扎的兄长Fadhil Jamaludin在2008 年就已经说过,尼扎签署了第二个邦谷协议。(所谓邦谷协定是指1824年,霹雳苏丹拉惹慕达阿都拉和英国人签署的协议,让英国人大举进入霹雳实行殖民地统治)一些退伍军人也表示对伊斯兰的作法不满。

根据媒体的报道,吉兰丹的土地交易是吉兰丹回教基金会(YIK),和行动党倪可的公司(Upaypadu plantation Sdn.Bhd.)签署的协定。涉及的土地10,526 公顷。是以承包(pajak)50 年的方式批准拨给上述的公司。

问题是,吉兰丹很多人民渴望土地耕种或者发展种植业生活。他们本身在丹州的人拿不到,却批准给外来的行动党公司,失望可知。

这件事,现在已经不止在吉兰丹,同时也在全马的马来社会中开始发酵,首先就是霹雳州的人民,那些过去死硬支持伊斯兰党和尼扎为州务大臣,现在在马来报纸上发言谴责伊党。要知道,上次大选中,城市马来选民有50%支持反对党(包括行动党)如今这个意想不到的事情闹出来,使得人们对民联说的什么反贪污腐败的神话已经完全破灭,只要20%倒戈回流国阵,民联就会失去很多国州席位。要执政中央将成泡影。

追讨石油税脚车行

石油税联盟在2013年展开的追讨石油税脚车行,周四抵达登州甘榜拉惹,目的地是吉隆坡城中城。

目的地隆城中城

这趟脚车行全程700公里,沿途经过登嘉楼、彭亨、雪兰莪,终站是城中城。

一路上为支持丹州政府追讨石油税活动进行宣传,并号召更多人参加本月12日在独立体育馆举行的人民崛起大集会。

该联盟主席纳兹里说,虽然陆续下豪雨,但脚车队仍风雨无阻的前进。

备忘录呈丹联邦发展局

石油税联盟今午移交备忘录予吉兰丹州联邦发展局副局长莫哈末哈尼菲。

该联盟认为吉兰丹州联邦发展局接受石油税,已抵触1974年石油发展法令,因此要求该局解散。

上述移交备忘录仪式有500人出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