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阵文冬根基动摇?

民主行动党只用一天的工夫筹备讲座,竟然吸引逾千民众出席,文冬是否不再是国阵的堡垒区?

行动党全国大选备战委员会是临时决定在文冬举办“安南无赖,火箭还在”讲座会,只用了24小时筹备和宣传,就吸引逾千人潮挤爆文冬华人大会堂,反应异常热烈,而且观众掌声不绝,看来文冬一国四州已受到强烈撼动,可能不再是国阵传统堡垒区。

彭亨州务大臣拿督斯里安南耶谷日前夸下海口,如果马华署理总会长兼卫生部长拿督斯里廖中莱来届大选失守文冬国会,他将会切下耳朵及跳河,这种豪言壮语,似乎已经激起一些民愤。

此外,闹得沸沸扬扬的关丹莱纳斯稀土厂课题、关丹独中课题、劳勿山埃采金、浄选盟、华教以及贪污滥权等等课题都深深困扰着国阵。

要看安南切耳跳河

文冬一国四州议席,由国阵四个政党瓜分,分別是马华署理总会长坐阵文冬国会、马华文冬区会主席拿督何启文坐阵美律州选区、民政党彭亨州主席拿督黃恭才坐阵吉打里州选区、巫统彭亨州主席拿督斯里安南耶谷坐阵柏朗埃州选区及国大阵彭亨州主席拿督德温德兰坐阵沙拜州选区。

林吉祥说,切耳朵运动不只要在文冬发起,更要遍布至全彭亨州乃至全国,大家要看到彭大臣切耳朵跳河,以及关闭关丹稀土厂。

梁金福:文冬人思变 “廖中莱难再中选”

行动党彭亨州主席梁金福说,从今晚的反应来看,文冬人已经准备改变,不会再让廖中莱继续中选。

“蔡细历时常恐吓华社,如果支持民联就会形成马来人在朝,华人在野的局面,这是错误的,前晚出席人民力量大集会的90%是马来人,而且每场都是几万人,如果马来选票真的回流国阵,不会有这样的人潮,因此华社不需害怕改变,换政府绝对不是只有华社在换。”

丘光耀:切下体

丘光耀炮轰国阵为了敛财而漠视人民的生命权,如果还把票投给国阵,子孙日后将会质疑大家当时为何傻傻的支持国阵。

他也反驳安南指控黄德是坐车完成百里苦行的言论,如果安南有证据证明,他将切除下体。

其他主讲人包括霹雳州也朗区州议员梁美明、关丹区社青团团长李政贤、文冬区社青团团长邹宇晖,以及彭亨州顾问聂德志。

大会主持人薛智祥说,除了现场逾千观众,当晚共有4500人收听行动党网上电台直播,现场也筹获5275令吉款项。

林吉祥预言民联三党鼎立

林吉祥预测来届大选,民联三党所获得的国州议席会很平均,不会一党独大,分别公正党45席、回教党40席及行动党40席,三党势均力敌,互相牵制。

“因此,伊斯兰党要推行回教刑事法,或者要关闭云顶赌场,必须要三党同意才能成事。”

林吉祥也询问现场观众行动党彭亨州主席兼直凉区州议员梁金福是否可以击败廖中莱担任文冬国会议员,观众高呼“可以”。

“切耳运动”委会陆兆福任主席

民主行动党与大马绿色盛会将携手在文冬举办切耳朵运动,誓要拨起国阵在文冬一国四州议席的根基。

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也宣布委任刚卸下全国社青团团长职的陆兆福担任“切耳朵运动”委员会主席,并也配合绿色盛会的100天抗争,在文冬发起100天“告別腐败改朝换代”运动。

机会主义者借AES逞英雄 一条人命等同几张选票?


(张良评述)
自动执法系统生不逢时,成为政客争取每一张选票的工具,如果政府早三年推行这项计划,效果肯定不一样。首要媒体营运总监再努阿里芬在其专栏问道:“一条人命等同几张选票?”遗憾政客过度逞英雄排斥自动执法系统,为了捞取选票而草菅人命。

华总要求陆路交通局搁置在全国安装逾800个电眼的行动,直至民众“都能认同”自动执法系统为止,“大家认同”才继续安装

华总要求搁置电眼,其实不必画蛇添足,牵强把“民众”及“大家”拉下水以壮声势。华总既然名誉上看起来如代表马来西亚华人的最高机构,华总的代表性不容置疑,所以华总讲了算,不必自己不太肯定立场地把最终决定推给“民众”及“大家”裁决。

即使政府花三年的时间推行宣传工作,三年后再实行自动执法系统,民众有可能“都能认同”及“大家认同”吗?

即使民联入主布城后,撤消私营化合约,执法改为国营,收入全归国库,而且最高罚款减低至三令吉,公众及民联的支持者有可能“都能认同”及“大家认同”吗?

尽管董总质疑关丹中华为变种国中,华总在未厘清关丹中华中学的地位前,仍坚决先建校招生,这需要华社“都能认同”及“大家认同”吗?

废除英化数理政策、废除内安法令、把独中纳入国家教育体系、废除死刑,谁敢说民众“都能认同”及“大家认同”?

为了争取党员、会员、选名、愚民的支持,只顾眼前利益的领袖,只要促政府搁置任何与“罚款”有关的政策,必定受到欢迎。然而,众多呼吁搁置电眼计划的政党及团体领袖中,有谁认真探讨过搁置后是否牵涉毁约赔款?在野党扬言执政后搁置电眼,这要付出什么代价?到时可要转口说赔额太大,政府会破产,无奈必须继续下去?

公共及民事职工总会主席奥马促交通部严正看待自动执法系统争议,包括薪金不高的司机被迫承担昂贵的罚款。

国内大小团体,例如小贩公会、居民协会、读书会、象棋公会等等有意当英雄,加强改选蝉联胜望的大小头目,可以模仿公共及民事职工总会发文告,促交通部严正看待自动执法系统争议,包括薪金不高的“会员”被迫承担昂贵的罚款。隔天新闻见报,就成了”以民为本“的大英雄。

火箭党选关键一击论成败 各地诸侯为入主中央比拼


(张新采评议)
本周末在槟城举行的民主行动党中央执行委员会选举,预料多州行动党候选人将因派系之争自相残杀而落选。

雪兰莪、霹雳、柔佛和槟城都是出现派系纷争的州属,其中雪霹的情况最严重,目前几乎是不相往来的地步。尤其是大选将近,派系之争更是白热化。行动党领袖表面上说党选只是一场友谊赛,暗地里其实却是斗个你死我活,务要把潜在的对手置于死地,以巩固自己的地位。

雪州行动党目前是由郭素沁与潘俭伟为首的当权派领导,与邓章钦和黄瑞林组成的非主流派各占据一半江山,虽然两派势不两立,但两派都有一个共同目标,即是一定要确保雪州行政议员刘天球在党选中落选。

刘天球在2010年的雪州行动党选举中已经落选,过后也被排除在州委员会的阵容。若他这次竞逐行动党中委失败,来届大选要上阵的机会非常渺茫。

以目前的形势 来看,他要突围而出可能性不大。但是,他若有这样的下场是咎由自取。当年他得宠时,也是把邓章钦边缘化,只是他自己也没有想到,现世报来得这么快。

其实,郭素沁和潘俭伟更不想邓章钦当选,特别是经历了雪州行动党代表大会出席率只有廿多巴仙的耻辱后,他们对邓章钦从中搞鬼更是恨之入骨。

但是,即使是在林吉祥和林冠英最强势的时候,我行我素的邓章钦还是获得行动党中央代表的垂青,其中一届的选举,他的得票甚至比林冠英还要高。这次选举相信也不会有例外,搞不好郭素沁和潘俭伟的得票还比他少呢。

霹州倪派和和古拉派之间的战火预料也会蔓延到中央选举,两派支持者相信都不会把票投给对方。当然,倪可敏和倪可汉堂兄弟要连任没有悬念,但古拉的形势则有点不妙,必须靠林氏父子的庇荫,才有可能保住位子。

柔州行动党主席巫程豪是林冠英的眼中钉,但因为他在柔州的势力太强,加上和巫程豪关系好的陈泓宾在刚举行的社青团改选中又击败林冠英的政治秘书黄伟益,当选为秘书,巫程豪这次可以顺利连任。

槟州行动党有多达15人参选,曾经和党主席卡巴星闹翻的槟州第二副首席部长拉玛沙米,是5位旧人中最危险的一位。中央代表能否原谅他对卡巴星的无礼,是决定他命运的关键。

行动党奴颜媚骨讨好伊党 腰斩歌唱节目奉上投名状


(陈治平评述)
民主行动党否认本身与伊斯兰党狼狈为奸,一再向华社强调即使民联入主布城也不会实施伊斯兰刑法。然而,当今人民所见所闻却足以证明行动党的所有承诺乃志在瞒骗人民,捞取迈向布城的选票。

行动党言誓旦旦的口头承诺,只是该党无所不用其极的政治伎俩。行动党上上下下为了执政中央,宁可与豺狼共舞的心态,已经开始在民间显现, 无可遁形。如果不是地里望村长率众向林吉祥投诉,没有人会知道,行动党上个月在地里望主办政治晚宴时,该党领袖就因为与会者里面有伊斯兰党代表出席而腰斩正在进行的歌唱节目。

林吉祥以快闪的行动脱开众人,拒绝聆听村民的心声的态度,已经显现出行动党的狰狞面目。该党的前社青团长陆兆福就曾于月前为聂阿兹的“强 奸论”在国会拍桌护航,过后还因为获得聂阿兹的感谢信,开心得昏了头,拿着信件如“圣谕”公诸于世,差一点还要下跪,来一个“谢主隆恩”。

民联都还没有执政中央,行动党的衮衮诸公就已经竞相讨伊斯兰党各级领袖的欢心,其卑躬屈节、摧眉折腰和阿谀奉承的程度令人乍舌。

行动党还没有在中央当权,就已经奴颜媚骨,谁敢相信该党不会当民联入主布城时,出卖华社权益,去支持伊党通过修宪实施伊斯兰刑法呢?

更为惊人的是,在腰斩相关歌唱演出时,行动党州主席梁金福和文冬社青团长邹宇晖受到村民的交涉时,也没有获得两人的反应。此种行径让人察觉,行动党为了获得伊党的支持,为伊党党员吮痈舐痔也在所不惜。

如果不是行动党的趋炎附势,伊党就不会一再宣称对伊斯兰法的落实决不妥协。伊党主席哈迪哈旺声称,该党在这些年来针对伊斯兰法向行动党及 非穆斯林主办研讨会,让他们更了解伊斯兰法。通过该项努力,该党所进行的调查问卷结果显示,国内已经有40%的非穆斯林赞同伊斯兰法的执行。

然而,所谓的40%非穆斯林乃参与伊党座谈会的行动党领袖和党员的回馈,不能够代表华社的普遍意愿。这些行动党人的回馈数据证明,他们已经急不及待要入主布城,以取代马华民政党遗留下来的各级官职。

他们一向来辱骂马华公会“卖华”,出卖华人权益。然而,行动党更可怕的是,在还没有当权之前就已经尽显奴颜,遇到伊党就立刻乖乖的往纱笼底钻,不敢哼声。

取缔发廊事件潘检伟失魂 卡巴星讲鬼话帮伊党漂白


(林文彪评述)丹州伊党政府取缔发廊事件,尽管行动党认为该课题被敌对党无限放大来捞取选票,但如果该党认为这只是芝麻绿豆小事一桩,该党领袖何致慌张失措,频频发表自打嘴巴的荒谬言论?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潘俭伟说,森美兰州民政党一行人到哥打峇鲁接受女理髮师的理髮没有接获罚单,已经证明在吉兰丹州男性可以接受女理髮师的理髮。

潘俭伟的理论,是年度最牛,最荒谬与无赖的说辞。潘俭伟的目的在于为伊党背书,帮伊党否认丹州曾发生执法员躲在暗处向发廊开罚单,以“行为不检”的罪名取缔业者为异性理发的事实。

但其理论也适合用来评估雪州的治安状况,潘俭伟如果没有在雪州被打劫,被鸡奸,足见证明雪州治安非常良好。

潘俭伟开车经过十字路口交通灯时,没有被闯红灯的车子撞到,说明雪州驾驶者完全没有闯红灯。此外,当年潘俭伟没有被内安法令扣留过,证明内安法令没有违反人权。

另一方面,向来对伊斯兰法毫不妥协的行动党主席卡巴星,这回也不得不为入主布城的“大局”妥协,立场软化。他认为,伊党主导的丹州政府宣佈暂缓对非穆斯林执法,还是无法解决问题,丹州政府应寻求修改地方条例,确保有关条例不影响非穆斯林才是上策。

丹州行政议员陈升顿已经讲得很白,伊党政府是引用全国各州皆存在的1986年地方政府公园法令执法,卡巴星不明白陈升顿要说的是,除了国阵州属,槟州及雪州也在沿用上述前朝政府制定的法令吗?

既然民联槟雪两州至今不否定存在同样法令,为何卡巴星选择性要求丹州修改?槟雪两州为何不做个好样,先改给丹州参考?槟州首席部长不是样样第一,不像国阵的吗?为何不率先废除或修改槟州地方政府的公园条例?

丹州政府宣布“通融”及“暂缓”,皆在避风头,无意解决问题。卡巴星避重就轻,问题的根源不在条例,而是“骑劫”公园法令的伊斯兰党,该党擅自为该法令添加伊斯兰生活方式的定义,才会出现“背着女友跑”成为伤风败俗的“行为不检”罪名。卡巴星为何不敢否认“背着女友跑”不算“行为不检”?

卡巴星说应该修改有关地方政府条例,等于承认执法员引用该条例开罚单具法定地位,承认执法员依法行事,市政局检举行动没有违规。

卡巴星要说的是,错在国阵制定的条例,而非依条例执法的伊党政府,为伊党漂白。否则,卡巴星何不为少男少女伸张正义,为他俩提供法律援助,讨回公道?

121212最牛婚礼

121212最牛的婚礼!

拥有8辆泥机的32岁印裔商人摩根纳逊德兰,趁着难得的121212良辰佳日,在亲友陪同下从双溪督江住处,浩浩荡荡的乘坐12辆泥机改装的新娘车,前往5公里外的阿曼再也迎娶28岁娇妻玛丽卡。

一对新人在小花童陪伴下,坐在泥机前的挖斗内,整辆泥机以橙黄色丝布包装,挖斗上置有沙发和地毡,新人头顶上还有一把黄色雨伞,为一对新人遮挡烈日。

迎亲车队从阿曼再也经过双溪督江、英雄花园及惹兰峇丽莎,最后抵达位于惹兰中的礼堂,所经之处引起众多路人驻足围观。

大马数理成绩大倒退

2011年国际数学与科学研究调查(TIMSS)显示,我国是59个受测试国家中,数学及科学成绩下滑最多的国家。

我国数学排名从2007年的20名跌至26名,平均得分少了79分,从474分减少至440分。

科学的排名则从2007年的21名跌至32名,平均得分也从471分跌至426分,少了66分。

民联教育行动小组今日针对甫在昨日公佈的这项调查结果,召开新闻发佈会,批评这项调查显示,国阵政府已经严重毁坏我国的教育体制,使我国在这项国际调查中,取得令人担心及难以接受的排名。

该行动小组要求这段期间的教育部长,包括丹斯里慕沙莫哈末(1999至2004年)、拿督斯里希山慕丁(2004至2009年)及丹斯里慕尤丁大马年轻人及国家未来的退步,负上全责。

该小组成员潘俭伟指出,经过比较后发现,只有我国和约旦,在所有项目成绩皆下滑,包括所有数学认知领域及科学项目。

“而大马是在1999和2011年之间,数学和科学成绩下滑最多的国家。"他指出,全科优等的学生当中,他们的数理科成绩也不好,从中可以看到大马学生在数理科方面的成绩不理想。

他举例,简单的代数题:

“xy+1"的意思是甚麽(答桉是x乘y再加1的意思),只有43%的学生答对。相比香港,这一题有94%的学生答对。

他说,这样的成绩,让人担心,我国的年轻人,已经失去建立人力资本的能力,协助我国的经济成长。失去人力资本,对我国的经济成长是一个严重的损失。

该小组促请教育部儘早设法解决大马学生教育程度退步的情况。

努鲁促教长向人民交代

另一名成员努鲁指出,在其他国家若国家的教育排名如此糟糕,有关的教育部长早已经引咎辞职。

她促请教育部长针对此情况向人民做出解释。

另一名成员王建民指出,学生可以马来文或英文参加这项测试,而我国只有中二的学生参加此测试,此测试是获得教育部的支持。

“全国共有180所学校约6千名学生参加。"

丹州政府应修改条例

民主行动党主席加巴星说,吉兰丹州政府只是暂缓执行不准非回教徒业者为异性理发的条例是不足够的,州政府应该修改有关条例,以免实施在非回教徒身上。

他希望丹州政府对非回教徒享有的宪赋权利保持敏感度。

加巴星今天发文告,针对丹州行政议会今天通过暂缓执行不准非回教徒业者为异性理发条例,至完成评估及研究为止一事作出上述回应。

腰斩演唱助伊党推回教法 行动党自我阉割辱族丧权


(张良评述)
吉兰丹发廊风波未平,“少男背着少女跑”被指行为不检而被哥打巴鲁市政局取缔,惊动全国非穆斯林,纷纷要民联,尤其是行动党表态之际,竟然爆发一宗由行动党主导的“伊斯兰化”政策,在行动党自己主办的宴会上腰斩穿着清凉的演唱节目。

彭亨州行动党被踢爆月前在地里望举办座谈会晚宴时,热心村民自掏腰包花数千令吉聘请歌手助兴表演,据知穿清凉装的女歌手才唱完第一首歌,便被禁止继续演唱,引起村民极大不满。

报载文积村村长日前得悉行动党国会领袖前往文冬演讲,半路拦截要求交代,但林吉祥却不予理睬。风波如滚雪球般在文冬传开后,彭亨文冬4大华人新村村委会代表要求该党交代清楚,并公开道歉。他们限行动党在一週内作出交代及向村民道歉,否则将召集村民到文冬行动党党所前抗议。

行动党原本以为在彭亨捡到榴莲,却踩到榴莲。该党自认彭亨大臣安南耶谷的割耳跳河论大大加强该党竞选文冬国会的胜算,但人算不如天算,惊爆该党自我阉割,在自己的主场、华社聚集的场合,竟然主动帮助伊斯兰党实行伊斯兰化生活方式,为伊斯兰党过滤掉不符“伊斯兰教义”的娱乐节目,践踏自己党员及支持者华社权益。

行动党自诩为华社救星,捍卫华社权益的谎言不堪一击,林吉祥逃避交代腰斩清凉演唱事件,等于默许上述事件,认同该党积极帮助伊党蚕食华社权益,这是行动党3.08大选夺取数州政权以来,出卖华社最惊人的“大跃进”。

令人遗憾的是,行动党竟然因为请来几位伊党嘉宾,就出卖行动党的原则,强把伊斯兰党的回教教义施加在全场华裔身上,强迫华社放弃观赏清凉演唱的自主权。

更窝囊的是,作为政治晚宴的主办单位地里望行动党,竟躲在伊党纱笼底下,不敢向购票出席宴会的支持者交代,搞到由马华公会的村长代为出头,地里望行动党应即刻解散,向华社谢罪。

行动党为了入主布城,已经不惜出卖该党原则与华社尊严,公然帮助伊斯兰党侵蚀华社权益。华社若不醒觉,接下来行动党举办的晚宴,恐怕也没猪肉吃了,即使鸡肉,也得甄选符合伊斯兰教义宰割的鸡肉供应商,宴会只能提供茶水,绝对禁酒,餐馆必须拥有提供清真食物的准证。

不必等伊斯兰出手向行动党施压,行动党当下就自行阉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