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避追截罗里撞民宅

凌晨逃避警方追截,罗里失控撞向民宅,屋内一家七口除一人被撞飞跌至屋外泥地受轻伤外,其他成员安然无恙,仅饱受惊吓。肇祸罗里司机逃之夭夭。

飞来横祸的民宅,是马来高脚木屋,睡房被撞至近乎坍塌,在内就寝的其中3名孩子,一人飞跌到屋外的泥地,其余两人相安无事。屋主夫妇、另一孩子及外甥,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事故吓坏了。

这起罕见意外事故是今天凌晨1时,发生在本市双溪尼蒙附近的爪哇路。屋主莫哈末卡立(43岁)表示,他们一家七口今天凌晨睡梦中被一声巨响惊醒。

“一辆罗里不知何故竟撞向住屋,其中一间睡房首当其冲,被撞至几乎坍塌,罗里则卡在住屋柱子。幸好睡在内的3名孩子都没有被撞或压伤,仅一人跌至屋外泥地,其余两人都没有受伤。

“我和妻子被眼前的情景吓坏了,警方包围现场调查后,发现罗里司机已不知去向。损失一时无法估计。将寻求当局的援助,以便把屋子修复。

肇祸罗里为报失罗里

“我对执法人员仅初步怀疑外甥是肇祸罗里司机‘同伙’,就不分青红皂白,粗暴的以脚踢外甥的臀部感到遗憾和失望。他们没有问清楚因由,就动手打人,所幸伤势不大。”

下霹雳警区主任伍国梁助理总监指出,警方凌晨时分在安顺马哈拉惹丽拉路8里执行任务时,发现一辆行迹可疑的罗里。追至在6里处欲截停罗里时,司机拒停并猛踩油门向安顺市区逃跑。

“警方较后接获上述罗里撞民宅的投报后,赶至现场调查,发现肇祸罗里司机已经逃去无踪。之后证实肇祸罗里为一辆在雪州沙白安南报失的罗里。

59垦殖民起诉土地局

不满被指拖欠债务,马六甲59名垦殖民今日联合通过律师入禀高庭起诉联邦土地发展局(FELDA),要求高庭宣判该局的指责无效,并要求获得合理的赔偿。

起诉状指他们自1973年开始参加位于亚罗牙也武吉生宜敦嘉化峇峇发展芭的种植活动,如今应享有土地拥有权,此外他们也未参与2011年该局的任何活动或计划,所以并未拖欠任何款项。

被指欠债无法转名

垦殖民以达希哈欣为代表,通过律师T古马入禀马六甲高庭,将联邦土地发展局列为答辩人。

起诉状指岀,2011年,一名垦殖民周玄琛逝世,其37岁的儿子周健龙带母亲前往吉隆坡联邦土地发展局总部,申办土地转換名字手续,以将土地转到母亲名下,但该局却指已故周玄琛仍欠该局3万5581令吉11仙,不能办理转换。

此事件也引起其他起诉人的关注及担忧,因为他们同样在1973年参加该局的分阶段性的种植活动后,除了已获土地的拥有权之外,2001年之后,也不再由该局管理。

此外,自1997年,武吉生宜的垦殖民也成立乡委会,同时获橡胶小园主发展局(RISDA)等单位的协助下,进行翻种工作。

成立行动委员会

由于垦殖民被指欠债,当地的垦殖地即成立行动委员会来捍卫他们的权力,2012年4月23日致函给该垦殖区的管理单位,指77名垦殖民并未与答辩人签署任何翻种油棕或橡胶合约,同时要对方列岀常年收入及截至2012年的贷款资料(若有),可是答辩人至今并未作岀任何回复。

去年10月11日,诉方通过代表律师提呈诉状给答辩人,要求提供所有相关的详细资料,也同样未获回应。

要求合理赔偿

诉方于今日入稟法庭,要求法庭作岀以下5项宣判:(1)要求法庭发出声明,指诉方在入禀法庭 前,根本未拖欠答辩人任何款项,(2)要求答辩人或相关的单位发函证实诉方并沒有拖欠答辩人任何款项,(3)若诉方确实有拖欠答辩人款项,要求高庭发出庭 令,要求答辩人出示完整的账目及详细的资料,(4)堂费全由答辩人支付,以及(5)作出法庭认为合理的赔偿给起诉人。

此案的起诉人代表律师古马也是公正党分国副秘书长,他在另一名律师沙哇纳的陪同下,在法庭与公正党甲州主席三苏、宣传主任凯立斯、公青团中委林秀凌、甲州副宣传秘书林祥和及数名垦殖民等,向传媒发表谈话,同时拉横幅,不满联邦土地发展局。

约30余名警方人员也在场驻守,甲中央警区公共内安秩序兼交通组主任古纳西加兰助理警监也在旁监督,并上前阻止他们高喊口号之下,很快便恢复平静及离开。

凌晨洪水淹武吉公满

凌晨洪水突然急速来袭,武吉公满新村近20户村民午夜中惊醒抢救家园,损失暂无法估计。

今天凌晨约12时开始下起为时约1小时的大雨,该村河水高涨涌入村民住家,而正在睡梦中的村民听闻洪水声纷纷惊醒,抢救贵重物品。

根据村民,这是相隔6年后,所引发的严重水灾。

疑垃圾阻塞河床

村民表示,相信是河床遭杂物阻塞,同时因为农历新年期间,河流成为垃圾杂物扔弃处,导致河床排水功能有限,无法在紧急时刻发挥功能。

村民说,河水在短短5至6分钟内,即淹入住家内,位于低处的住家,水位一度高涨至成人腰膝。

对于突如其来的水灾,村民皆感到措手不及。

由于村内有许多年老村民带着年幼的孙辈在家,导致一些重要电器等都来不及搬移,只能眼巴巴看着电器家具泡在水中央。

所有受水困的地区,皆与河边毗邻。

村民希望有关当局关注,并立即清理河床,让他们能够摆脱淹水困扰。

家住169A门牌的萧贵发表示,洪水来袭淹浸了其住家的厨房,电器如烤炉、锯子等工具都被淹坏了。

他说,由于上游河水来不及排放,导致在短短时间内,下游地区的水位快速高涨。

“洪水快速涌入,我们来不及搬离厨房内的东西。”

水位及膝 来不及抢救财物

全家人从凌晨时分开始抢救家园至天亮的陈金枝说,相隔6年后再次遭遇淹水事故,令她苦不堪言。

留下厚厚黄泥浆

她说,昨晚的水位涨至膝盖,也来不及抢救重要的物件。

“洪水退潮后,留下厚厚的黄泥浆,导致清洗工作出现难度。”

她庆幸邻居们都发挥了守望相助精神,在得悉其家园情况严重后,纷纷伸出援手协助她清洗。

此外,住在河边的萧发娣说,事发时全家都在睡梦中,听见洪水声,于是起身探个究竟。

“当我走出家门时,屋前已经陷入一片汪洋。”

她希望有关当局能够找出淹水肇因,并从速解决。

锺绍安助灾民申请援金

都赖区州议员锺绍安今天和助理及党委前往灾区慰问。

他也准备了样本,让有需要的村民前往报警,并申请福利援助金。

他说,根据了解,引发水灾肇因是因为河床遭杂物垃圾阻塞,河水来不及排流所引发。

“希望村民拥有环保意识,通过适当的管道处理垃圾。”

大雨冲刷泥软土崩

双溪内新村约2家村民,也面对屋后土崩问题恶化的困扰。

335门牌的李篱发表示,今天凌晨的大雨后,屋后山坡的泥土软化,并在一阵轰隆声后,泥土大量流泻并冲入其厨房位置。

排水系统出现故障

他说,主要是因为兵营山坡的排水系统出现故障,导致大量的雨水来不及排流所导致。

“泥土的冲力,也冲裂了屋子的墙角处。”

伊党造“福利国”大选战车

伊斯兰党今日仿效人民公正党、民主行动党及马华,推介耗资近30万令吉的“福利国”大选战车!

这辆由拖格罗里组成的大选战车,除了具备国文书写的“福利国”字眼外,也印有淡米尔文与中文的“福利国”字眼。

另外,除了福利国字眼,这辆福利国大选战车也印有民联三党最高领袖搭肩畅笑的肖像。

伊党署理主席莫哈末沙布指出,这部战车将在后天起航,赴吉打本筒举行的政治座谈会,然后再穿梭全国各州。

他说,战车成本约30万令吉,是通过伊党的“朋友们”捐献而购得,该党并没有出钱。

火箭面书翻脸无情大起底 散虫被揭发骗钱欺骗感情


(林文彪评述)
自从行动党网络兵团群起攻击一起“骑劫”专页事件的三名管理员后,其中一名外号“散虫”的管理员被揭发一箩箩的丑闻。包括欺骗女友感情,骗走钻石戒指,与新女友同居不做工吃老拖、为绿色盛会筹款被揭舞弊而惹上官司等等,让人大开眼界,原来这名与行动党大被共这眠这么多年的“文宣要员”是如此素质。

这名行动党柔佛州党员的丑行已经被所谓的《传政联线》作人肉搜寻找出其各种“勾当”的“证据”,制作成图文并茂的讨伐文件散布在面子书《忠政联盟》的专业上。

令人关注的是行动党并未对这名外号“散虫”的党员采取任何行动,而《传政联线》也对行动党包庇“散虫”感到不满。

“散虫”也摆开阵势与丘光耀对着干。支持“散虫阵营的粉丝也不少,搞到丘光耀领导的《传政联线》必须设立多个专门对付所谓“骑劫”者的专页来应对,例如《棒打民联倒米虫》及《网上走狗人渣》等等,对这些被指为“叛徒”及“无间道”的同志穷追猛打。

其实这些所谓《传政联线》的数十个专页,全是行动党培养出来的枪手,无关民联其他政党,但彼等为了壮大声势,而扯上“民联”招牌,得利是自己的,受辱是民联的。

这种为私利而危害民联整体利益的作风,是丘光耀的专长。有些行动党枪手也为“民联”打抱不平,看透丘光耀的阴谋,因此越来越多枪手本着“民联”的大局,而挺身维护民联的整体利益,这当然会被丘光耀排斥与鞭挞,抹黑为国阵的无间道、民联倒米者等等罪名。

以下采集发布在各《传政联线》专业上,批斗“散虫”的图文集合,让读者一睹行动党自揭疮疤的“政绩”:

 

翁诗杰争着出选丧尽尊严 不计名节仰赖纳吉说了算


(张良评述)
翁诗杰这个英雄主义的典型代表,曾经一度借助媒体包装得完美无瑕,如同政坛清流,良心知识分子,不但骗取了少华社的信任,连马华中央代表一度也当他是马华公会的良知,马华重振声威的救星。因此不疑有他,把他推选为马华第八位总会长。

2010年马华重选时已经被中央代表唾弃的翁诗杰,一直伺机东山再起,还想当总会长,但他的跟班两年来已经陆陆续续退党、叛变、退出政坛,翁诗杰仍在做困兽斗,斗的就是一那口气。为了寻求蝉联连任班登国会选区的国阵候选人,翁诗杰说竟说出“国阵派遣谁上阵班登,只有国阵主席兼首相纳吉说了算!”的话,令人震惊以前威风凛凛,当过华社600万同胞最高代表的前马华总会长,怎么会为了当“候选人”这等私事,而窝囊到要羞辱自己的同志,把自家的主权,心甘情愿,口服心服地奉上给巫统主席兼国阵主席?

如果翁诗杰是国阵中的孤魂野鬼(脱离民联的亲国阵议员),那没话说,但翁诗杰仍挂着马华党员的身份,说出那一番话,就是辱族丧权,自取其辱还自以为威风八面。

尽管国阵主席有权对候选人的调派拍板,但在国阵精神之下,国阵主席也得尊重成员党推荐自家候选人的主权。翁诗杰知道什么叫做“主权”吗?翁诗杰还讲“民族尊严”吗?

翁诗杰既然鄙视自己穿的党衣,轻视自己所居的政党,为何没有勇气退党,光明正大,堂堂正正当一个“亲巫统”独立议员呢?既然翁诗杰非常有把握国阵主席纳吉会照顾他,继续委任他上阵班登,允许他“挂国阵旗”竞选,根本不需要挂任何马华党旗,还留在马华受委屈干啥?

翁诗杰既然说得出“国阵派遣谁上阵班登,只有国阵主席兼首相纳吉说了算!”,而又保留马华的党籍,是自取其辱。如果行动党不小心收留了翁诗杰,而翁诗杰为了争在班登上阵,而说出“民联派遣谁上阵班登,只有安华说了算!”的话,24小时内必定被行动党开除。

缺乏民主精神,企图绕过党各级遴选程序,进而与实权领袖“援交”的政客在各政党都有,行动党及公正党也存在不少仗着“林吉祥说了算”或“安华说了算”而耀武扬威的政客,然而这些靠裙带关系,没有团队精神及不服膺民主体制的政客,耍手段所为何事?还不是为了个人官途与钱图?那一个出发点是为选民利益而为?为华社利益而奋斗?为国家利益而拼搏?全是幌子。

以翁诗杰内心中“纳吉说了算!”的心态来看翁诗杰当前的思维,把翁诗杰的原则套在华社所面对的课题上,统考批不批,不就纳吉说了算吗!,独中可否增建,不就纳吉说了算吗?

翁诗杰既然已经当马华一无是处,自认只要搞定“说了算”的国阵主席,就可心想事成,万事如意。翁诗杰又给华社带来新希望,大家期待他为马华所不能为,除了搞定自己的候选人地位,也要赶快帮董总,帮华社搞定“说了算”的国阵主席,在大选前与“说了算”的国阵主席一起宣布承认统考,批准增建独中等等,以证明马华“说了什么都不算”?

行动党即使赢完50个国席 哈迪指民联之内只当老三


(董佳燕评述)
伊党放话,即使民联在来届大选中赢得中央执政权,民联三党中竞选最少议席的行动党绝对无法主导民联政府。伊党主席哈迪阿旺披露,行动党顶多只竞选222国席中的50席,即使全胜也无法主导民联,充其量依旧是老三的角色。

来届大选,选民其实只是在巫统与伊斯兰党之间作选择,此情势被霹雳州代苏丹纳兹林殿下一语道破。

苏丹纳兹林认同巫统与伊斯兰党对国内马来社群有着巨大影响力,点评两党目前是竞争对手,各自正积极捍卫或夺取政权,不看好短期内两党促成合作。巫统与伊斯兰党再度拥抱,只会在悬峙议会出现时才会有可能发生。

即便公正党由巫裔主导,并屡番矢言将捍卫马来人权益,但公正党的种族与宗教色彩远比不上盟友,马来社会中说起能代表马来人的就只想到巫统与伊斯兰党。

从巫统分裂出来的伊党,惟有走比巫统更偏激更激进的路线,才能够抓紧保守派的选票,建立政治势力。否则,两党走相同的策略方针,偶与其他反对党结合又合久必分的伊党必然处于劣势。

为了避开与伊党同争一个政治版块,公正党才会选择以多元种族政党的包装现身,透过玩弄政治心理割据国阵各成员党的地盘。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的策略性安排,使公正党在混合选区中被接受程度比伊党来得高,308时冷手拣了不少热煎堆。

由于公正党与行动党都披着全民政党的外衣,惟议席胜出比率却不及伊党,公正党因而想出渔翁撒网之法,以上阵最多选区来增加本身胜算。公正党为霸地盘,不惜与伊党暗度陈仓,合力限制行动党竞选议席,瓜分行动党本来欲上阵或目前的高胜算地区,使两党经常为议席分配而闹僵。

受到盟党压迫的行动党连腰板也挺不直,无法坚守自己的理念和立场。

丹州禁售彩票,行动党派个二三线领袖陆兆福代表前往丹州面见伊党精神领袖兼州务大臣聂阿兹表达立场,对着记者时大表反对,进去过后让伊党领袖吼两声便脚软,转为尊重丹州政府意愿;吉打州宰猪场被铲平时行动党嚷着要退出州政府联盟,结果4年后的今天,宰猪场重建无期,行动党依然留在民联。

行动党向国民尤其是华裔许下了许多的承诺,发表了数之不尽的伟论,但当中不少从未经过盟友点头,只是对华社哄骗。

单是说承认独中统考文凭,行动党太上皇林吉祥不断抨击首相纳吉前往董总团拜时未公布承认统考,更大表遗憾。令人好奇,林吉祥当时为何不与安华一起当场宣布,或较后三党巨头一起召开新闻发布会发表共同声明,承诺民联若执政将承认统考以博取华社如雷掌声?

至今,民联执政将承认统考这句说话,除了行动党二三线领袖以外,就只有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在前不久公开说过而已。旺阿兹莎是一位代夫从政,没有强烈政治意愿的政党领袖,同时也非公正党实权领袖或民联实权掌舵人,只要伊党这位盟友不悦,她的发言说不定会和行动党主席卡巴星一样,沦为纯属个人意见。

为何伊党和行动党的施政方向和政治理念南辕北辙还可以合作愉快?答案由哈迪阿旺揭晓,因为行动党不可能主导民联带来政治或政策改变,一切还得看伊党爱怎么办。

吉伊党内斗升温变数莫测 政权岌岌可危巫统暗自爽


(
张新采评述) 在国会随时解散之际,吉打州务大臣阿兹然又被逼宫吉打州伊斯兰党长老会连同吉伊党11个区部属下的多名支部领袖,不满阿兹然忽视宗教斗争和宗教司需求,促请党中央插手,要阿兹然下台!

虽然涉及最新事件的吉伊党基层党员和长老会否认此举涉及党内纷争,也声称不是因大选候选人问题而引发,纯粹只是不满阿兹然管理州政府的表现弱,但情况也绝不是如伊党主席哈迪阿旺所说的只是只是大选新闻,而是牵涉到阿兹然和两名行政议员的恩怨。

这已经不是阿兹然第一次被逼宫,而由于获得哈迪阿旺护航,加上大选跫音渐近,相信阿兹然可以再次安然过关。

最新的逼宫事件,其实就是去年2月阿兹然被逼下台的延续篇。当时,巴罗拉兹和依斯迈沙列,因不满阿兹然的领导,在行政议员宣誓就职前夕,拒绝重新受委,藉此迫使阿兹然退位,但两人的逼宫行动,在党中央插手后,最终以失败收场。

当时,伊党中央除了保留阿兹然的大臣职,以及两位造反行政议员继续受委之外,也委任一个督导委员会来监督吉州行政。

但是,一年过去了,所谓的督导委员会并没有真正运作,阿兹然和巴罗拉兹的阵营依然是水火不容,对来届大选伊党吉州候选人问题,也没有达成共识。据了解,最新的逼宫事件,导火线是巴罗拉兹听到风声,指本身会在来届大选弃州攻国,因此决定先下手为强,利用宗教司和吉伊党长老会的势力,加上州内一些不满阿兹然领导与作风的基层领袖,藉此向党中央施压,表明他们要阿兹然下台的立场。

伊党中央可以说是两难,若继续由阿兹然领军,就要面对党内基层不支持的后果。但若不选阿兹然,改由巴罗拉兹带头,也会引起阿兹然派系的反弹。即使保留现状,两派也同样不爽。

折衷的方案是巴罗拉兹弃州打国,这样就不会威胁阿兹然的地位。可是,巴罗拉兹对吉州大臣职一直虎视眈眈,那会甘愿委屈只当一名名后座国会议员?至于健康一直有问题阿兹然若自动让贤,所有问题都会迎刃而解,但他既然在任期内都已经有惊无险地通过一次又一次的逼宫行动,又岂会在大选时做逃兵呢?

民众认同重建旧社尾万山

槟州发展机构总经理罗斯里指出,在300名民众反应中,有238名民众认同需要重建及保留旧社尾万山。

打造成城市公园

他说,有关旧社尾万山修复计划在经过一个月公开搜集人民意见后,共有300名民众给予回馈,而 当中约80%(238名)公众是认同重建和保留旧社尾万山,而88%认同将该地段打造成城市公园,另外有81%人认同将旧社尾万山打造成槟州古迹广场,当 中也有人认为必须要有一个适当的标志。

有人认为须恢复运河

“不过,也有人认为必须恢复运河,但是这将是一项大挑战。”

他是在今日由Think City主办、槟州发展机构及地方政府联办的“打造空间示范计划”活动上,致词时这么指出。

他说,由Think City策划出旧社尾万山新概念其实和槟州发展机构当年的建议相近,因为该机构就与ThinkCity一起配合,推动这项计划。

数利益相关者投资1亿 去年启动商业改进区计划

掌管地方政府委员会的行政议员曹观友指出,旧社尾万山重建计划其实也是在商业改进区计划 (BIDS)之内,而商业改进区计划目前已经成立一家由加马超市、玮力集团、商贸酒店及万兴利公司组成的公司,开始进行一些小型工程,比如设立指示牌、装 饰灯、改善衔接商场走道,而槟岛市议会将在明天对这些小工程作出最后定案。

“商业改进区计划在去年初开始启动,并且由几家利益相关者共投资1亿令吉,作为未来2年的改善计划,包括改善光大3楼、加马超市、时代广场及商贸酒店。”

另一方面,Think City执行董事韩旦指出,旧社尾万山的修复概念是要打造成公共空间,提供综合性的活动,如文化表演空间、市场及绿肺。

“不过,未来将以怎样的市场来运作,比如干市场、湿市场、周末市场等,这些目前还没有定案。”